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二十章 魔气之引

第二十章 魔气之引

时间:2015/1/3 16:27:44  点击:1415 次
  影子缓过气来,凭着尚未被极寒冻得完全消失的神志,将自己的嘴巴对上了可瑞斯汀的嘴巴,他知道可瑞斯汀此时比他更为危险。

  于是在两人体内形成了一个有效的内在循环,而他的神志却不可思议地因此而清醒,身体四肢也产生了一股热量,抗拒着极寒之气的入侵,所以也让他恢复了活动功能,得以继续下潜。

  原来,除了水之精灵在最关键的时候度气给影子,让他能够生存下来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这接近死亡的关键时刻,激发了他体内天脉及时产生自救,释放出一部分能量,而给可瑞斯汀度气,两人之间产生有效的内在循环,却给这部分能量产生了导引的方向。

  可瑞斯汀本为魔族的圣女,这从远古时期遗传下来的这一职位,其最根本就是为了相助魔族的圣主在转世之期重新回归认识自己。她体内有着最原始最纯正的“魔气之引”,是魔族得以延续的根本之气,其作用便是为了导引出魔族圣主的强大魔气,重新让圣主的转世之身认识自我。简单地说,“魔气之引”便是完成上古给魔族圣主所订契约的导引之道。没有“魔气之引”,就无法解开上古时期、天地初开之时给魔族圣主所订下的契约。

  可瑞斯汀与影子嘴唇相对,由于影子体内那释放出来的能量,很自然地引起了圣女体内的“魔气之引”作出反应,与那部分能量相结合,产生出了抗寒之力,也让影子体内有了一股可以供自己支配的巨大能量。

  但这并不表明已经解开了上古时期所订下的契约,让影子得以认识自己乃魔族的圣主,事情的完成并没有如此简单,这只不过是完成了最初的胚胎孕育。

  花之女神当初想以“万花之精魂”唤醒影子的记忆,却没有成功,就是因为没有一个类似在娘胎里的胚胎孕育过程。而影子此刻与可瑞斯汀处于极寒的寒潭内,就好比是在完成娘胎里的胚胎孕育,与外隔绝。

  对于影子体内的天脉而言,其寄宿在内的并不仅仅是魔族的圣主。

  影子抱着可瑞斯汀不断地下潜,终于到了寒潭底,也就是说,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与寒潭相连的地下河床。

  沿着地下河床,影子快速游动着。他惊讶地发现,在黑暗的河床底下,其视觉距离可以达到十米,体内的那股能量让他感不到一丝疲惫。以往,总是在受到外来某种因素刺激的时候,体内会莫名地产生一股力量,待刺激对他大脑的影响过去,又恢复成了平常。而现在体内的那股能量,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存在的,可以随自己的意念需要而支配。这让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又感到莫名地兴奋。

  他导引着这股力量至自己的双脚,轻轻弹动,竟然似箭一般地在地下河床飞了起来,速度惊人至极。

  就在影子与可瑞斯汀双唇相对,在河床内快速畅游之时,从侧面一个方向突然冲来一股激荡的水流,他身不由己地随着这激流而改变了方向,进入了另一条地下河道。

  当激荡的地下水流变得平缓之时,影子看到自己所处的,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道。

  影子感到十分诧异,人工开凿的地下河道显然是极为罕见的,但这也让影子感到了希望。既然这地底河床有人工施为的痕迹,那说明出口也就在望了,有了出口也便有了生还的希望。

  可瑞斯汀在昏迷中醒了过来,原来两人口嘴相对所形成的胚胎孕育,不但有益于影子,也将她因惊天一击而受的重创得以快速修复,实在是奇妙至极。

  当她发现自己正被影子紧紧抱住,肌肤相贴,口嘴相对的时候,她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紧张,虽然在水里,但脸还是条件反射似地红了。

  从影子口里缓缓度过来的气,让她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倒也显得安详。

  作为魔族的圣女,她早有心里准备为圣主奉献一切,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因为若想完成圣主转世的契约,便必须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

  况且,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中,这个爱作怪的男人也让她内心产生了最原始的情愫。

  她的手竟有些不自觉地揽上了影子的腰。

  影子也感到了可瑞斯汀的醒转,但他只是眼睛望着前方,双脚不停地游动着。

  这种游动却让醒来后的可瑞斯汀感到生理上和精神上有种特别的愉悦感,因为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游动使影子的身体与可瑞斯汀的娇躯产生了磨擦,这种磨擦又刺激着可瑞斯汀娇躯某些很敏感的部位,酥而麻,触动着可瑞斯汀大脑中敏感的神经。

  对于第一次感受男人带来特别愉悦感的可瑞斯汀来说,这种刺激是要命的,虽然身在水里,却仍让她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她的香舌不禁动了动,但霎时,又意识到此举的“可怕性”,不禁停了下来,不敢有任何反应。

  她偷偷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影子,急速跳动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她的这种“异常举动”似乎并没有引起影子的注意,影子仍只是专注地望着前方,游动着。

  可瑞斯汀克制着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从身体敏感处传来的刺激却是真切的,让人无法逃避。它就像是波浪,一次一次冲击着可瑞斯汀敏感的神经,让她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这种眩晕不但让她感到口干舌燥,而且让她的双手和娇躯感到了不自在,想着换一个姿势,换一个方向。

  于是,娇躯微微移动,不敢让影子有所觉察,可她没想到,这种移动是最要命的。

  娇躯敏感部位的刺激不减反增,不再是一下一下的波浪,而是连绵不绝的冲击波,让人不能够有丝毫的逃避。

  于是,娇躯不再是逃避性地移动,而是一种迎合,一种想获得更大快感的迎合,甚至是带着疯狂的扭动。小香舌早已经不是静止不动了,似着了魔般地伸进了影子的口内,四处寻找着可以生津止渴的“良药”。

  影子忍不住笑了,终于忍不住笑了,他岂会没有体会到可瑞斯汀微妙的反应?他只是在等待着有更大的反应,而现在时机终于来临了,可瑞斯汀的反应更引起了他的欲念。

  生命之根猛地顶住了可瑞斯汀的敏感部位。

  “嗯……”可瑞斯汀发出如梦呓般的嘤咛娇呼声,诱人至极。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引起了这个男人的反应,但她没有平时害羞停下来的意思,这只会让她显得更加疯狂,恨不得与对方融成一体。

  影子的双脚不再游动了,此刻,等待着他的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他大口地吮吸着,双手已经不再局限于一个部位,而是充满了魔性,掀开衣衫,伸进软滑无比、吹弹可破的凝脂肌肤,从后背轻缓地游弋着,手指似弹琴般轻点到位,带着强烈目的性地刺激着可瑞斯汀的敏感部位。

  每轻点一下,总能让可瑞斯汀感到蚀骨般的销魂之感,仿佛那不是一只手在移动,而是电流恰如其分地刺激。

  先是从后背,再是玉颈,然后是耳垂,每一处都是敏感至极,令可瑞斯汀心旌摇荡,娇喘不息。

  最后,影子的另一只手又从平缓的小腹游弋到高耸的酥胸,轻缓抚摸,再恰到力道地捏动,并不时轻弹着乳尖。

  可瑞斯汀感到自己彻底地醉了、碎了,直入云端,变得不再存在,惟有精神和生理上的快感达到一次次不可企及的高峰。

  就在这时,生命的最终交融开始了,紧锁的玉门关遭到了生命中第一次来敌的入侵,些微的疼痛感带着超越时间空间的飞翔,进入了全新的生命的境界,那是不曾想到的一种存在,那是超越生命本身的存在。

  是风?!是雨?!是雾?!是一切迷离和不真实?!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就在两人达到激情的巅峰之时,奇妙的变化在两人体内同时进行着。

  “魔气之引”通过生命之源快速窜入,如箭一般地找到了天脉,对天脉进行冲激引导。

  天脉缓缓有了反应,似乎有一扇门在徐徐开启,如狂潮的能量乍现泄出。影子的脑海中现出无数陌生的记忆的碎片,快速闪过。

  可瑞斯汀脑海中陡现解禁远古契约的咒语:“天之为物,地之为物,生命之为物,洪蒙初开,创世之儿女,让你的生命呼请出天下间最伟大的能量,解开创世之契约……”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一束强光在两人心灵最深处乍现,刚刚开禁的天脉之门陡然关闭。

  两人睁开眼睛,却发现已经从地下河道浮出水面,张眼望去,却发现身处在宏伟雄奇的地下宫殿被水淹没的台阶之上。

  “魔气之引”迅速回归可瑞斯汀体内,两人神志也已为之清醒……

  △△△△△△△△△

  挡住褒姒和法诗蔺去路的是一名游剑士,是那个被可瑞斯汀抢走马的游剑士。

  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憨厚,透着让人容易产生亲近的诚实之感。

  他搔了搔自己的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们的故事让我感动,也让我自愧不如,我想请你们喝一杯酒,可以吗?”眼睛中充满着期望。

  褒姒扬起高傲的头,望着他道:“你凭什么请我们喝一杯酒?”看上去有些憨厚的游剑士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金币,看上去他也只有一块金币,道:“我只有这块金币了,所以只能请你们喝一杯酒。”样子显得有些无助。

  褒姒心中不由得好笑,这样憨厚的人她倒是第一次见到,不禁产生了几分好感,但她继续扬着高傲的头,道:“你应该知道我乃西罗帝国的褒姒公主,你以为我会接受你一杯劣酒的邀请吗?况且本公主连你姓甚名谁也不清楚。”那人又搔了搔头,道:“不好意思,我叫铭剑,有很多人也叫我傻剑,我知道……”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哗……”地一下,整个剑士驿馆又一次沸腾了。

  在幻魔大陆最负盛名的游剑士之中,落日居其一,傻剑居其二,整个幻魔大陆,没有人不知道这两名游剑士的。

  剑士驿馆刚刚闹完落日之风波,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傻剑。不过,幻魔大陆从来没有人冒充傻剑的,因为在众人眼中,像傻剑这样的人不适合成为一名游剑士,也没有游剑士应有的个性,但世事往往出乎人的意料。

  褒姒颇感意外,望着他道:“你是傻剑?”他又搔了搔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想还没有谁会冒充我吧。”褒姒看着傻剑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声就像银铃一般在驿馆内响起,让人感到了一种蚀骨的销魂之感。

  傻剑也笑了,他道:“公主的笑声真好听,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笑声。”褒姒把目光投向法诗蔺,征求法诗蔺的意见。法诗蔺明白她的意思,对着傻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来此要找人?”傻剑道:“因为我知道,幻魔大陆两个最美的美人,是不会没有事情无缘无故来到这种地方的。”这话虽然有点傻,但是显得实在。

  法诗蔺又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找什么人?”“朝阳。”傻剑道。

  法诗蔺心中一惊,褒姒也感到了意外,在场的游剑士也非常意外。在帝都的人都知道,朝阳所杀的只是一个假的落日,欺世盗名,与真落日相约于武道馆,却又不敢出现,虽然真的落日也没有出现,但这足以证明他是不敢接受落日挑战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朝阳与落日曾在那晚有一战)。在场的游剑士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两位绝代美人会是来找欺世盗名的朝阳,更没有想到的是法诗蔺的回答。

  法诗蔺知道众人的反应,毫不避讳地道:“不错,那你又是如何知晓的?”法诗蔺虽然不会为众游剑士道出朝阳与落日的一战,但她的话无疑表明了她对朝阳的看法并不同于一般人。

  褒姒也没有想到法诗蔺来此是与自己同样的目的,但仔细一想也就不足为奇了,剑士驿馆是没有人可以与朝阳相提并论的,况且,传出朝阳与落日之战在武道馆的人正是法诗蔺,也是她订下的这场战事。只是褒姒有些不明白,朝阳前去暗云剑派捣乱,而法诗蔺却亲自上门找他,样子显然不是为了寻仇。

  傻剑回答道:“因为那晚,我刚好自武道馆路过,看到了法诗蔺小姐与朝阳、落日一起畅谈,并且也见到了朝阳与落日之战。至于褒姒公主,我是见她从朝阳所在房间方向走出来的,所以……”今天,令人意外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先是两位绝代美人的出现,接着是傻剑的出现,而此刻傻剑又说,亲眼见到落日与朝阳曾有一战,并且有法诗蔺在场,他当着法诗蔺的面说出,显然这事显然是不会假的,这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更让人对这场战事的结果充满了好奇。

  于是,当场有人问道:“铭剑,朝阳与落日之战的结果怎样?”傻剑呵呵一笑,道:“两人战成了平手,并且成了朋友,畅谈至深夜。”结果让每一位在场的游剑士感到了意外,可想而知,“欺世盗名”的朝阳在众游剑士心中瞬间产生的变化,朝阳既然可以与落日战成平手,并成为朋友,这样的人是绝对值得推崇的。

  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朝阳又将会成为整个皇城帝都众人谈论的焦点,这不但是因为朝阳与落日战成了平手,并成为朋友,更重要的是,朝阳获得了幻魔大陆两位最优秀的女子的青睐!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也许,当男人在谈起他的时候,不免会带上个人的嫉妒之心。

  法诗蔺对傻剑那晚在场观看的举止并不感到意外,事实上那晚也并非只傻剑一个人在旁观看。

  褒姒倒是刚刚才知道这场战事,对于法诗蔺来找朝阳,也就更有深一层的理解了。

  法诗蔺看着傻剑道:“你只是想请我们喝一杯酒吗?”她知道傻剑并不傻。

  傻剑又呵呵一笑,搔了搔头,道:“如果能够与两位大美人成为朋友就更好了,傻剑每到一个地方都喜欢结交朋友。”褒姒也一笑,道:“既然想请我们喝酒,可不能让我们站在这里,本公主与法诗蔺小姐可都是千金之躯。”“这傻剑当然知道,两位请!”当众游剑士看到傻剑请到两位绝代美人一起同桌共饮之时,也就不足为奇傻剑为何会成为与落日并起的游剑士了。其实他们也认识到,傻剑并不傻,因为他们知道有一种人往往是“大智若愚”。

  △△△△△△△△△

  影子与可瑞斯汀分离了开来,可瑞斯汀顿时满脸绯红,她总是喜欢脸红,刚才之事让她记忆犹新,此时却又显得如此不可思议。

  也许她不知,她在水中的反应并非仅仅来自情欲的刺激,更多的是“魔气之引”与影子体内的天脉在胚胎般的环境中产生共鸣,急于想解开远古所订立的契约,完成魔神之灵的彻底解放,但世事往往出乎人的意料。

  影子看着可瑞斯汀害羞的表情,想起她与惊天相战时的凛然之气,心中顿时大为怜爱,轻轻托起她的颔首,在她绯红诱人似苹果般的俏脸上亲了一口。

  可瑞斯汀心中涌起甜蜜之意,她感到了身为女人被人怜爱的幸福。

  这时,影子突然用力一握她的小蛮腰,故意道:“一个’男人’怎么老喜欢脸红?”可瑞斯汀正有娇嗔之意,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身分,于是下身半跪道:“圣女可瑞斯汀参见圣主!”影子当然知道可瑞斯汀这句话的意思,但他却道:“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管可瑞斯汀的反应,沿着被水淹没的台阶向地下宫殿走去。

  可瑞斯汀知道影子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也没有办法让他接受,于是道:“跟你开玩笑的,你以为你真是魔族的圣主?那我们魔族可就倒霉了。”影子回头一看可瑞斯汀,笑着道:“没想到你一个会脸红的’男人’也知道开玩笑,我倒是没有看出来。”可瑞斯汀连忙跟上影子,道:“难道就只许你开玩笑,而不能让人家开玩笑?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况且,跟着你这个坏男人,学也学会了。”影子抱着可瑞斯汀的香肩,意味深长地道:“会脸红的’男人’,你学得倒是挺快的嘛。”可瑞斯汀想起刚才在水中相欢之事,本应又一次脸红的,但她这一次却没有让自己的脸红,而是高挺着酥胸道:“’男人’会脸红怎么啦?难道’男人’就不允许脸红吗?”影子看着她的样子,点了点头,装着讶然道:“看不出来’男人’倒是越来越厉害了,佩服佩服,实在是佩服。不过,’男人’的这地方倒是挺得太高了。”趁机在可瑞斯汀高耸的酥胸上占了一大把便宜。

  可瑞斯汀身体又传来异样的震荡,在这个“坏男人”身上她总是占不到半丝便宜,只得娇嗔道:“你老是这样欺负人家。”影子感受着可瑞斯汀带来的特别快感,哈哈大笑,这让他感到实在的轻松。与可瑞斯汀在一起,每一次总是能够有特别的感受,仿佛这个“男人”是他生命中的调节剂,难道自己真的与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只遵从着自己内心的真实意愿,一切看事情的发展。

  《圣魔天子》卷二终


 

 
分享到: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弟子规
曰国风 曰雅颂 号四诗 当讽咏45
小红帽6
自羲农 至黄帝 号三皇 在上世56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魏跃文
 打坐姿势图片3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