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五章 美女剑士

第五章 美女剑士

时间:2014/12/27 16:58:35  点击:2247 次
  影子见圣摩特五世也点了点头,于是道:“皇儿近来所有之事,皆由侍卫长罗霞代为打理,若是罗霞能够陪同皇儿,相信对皇儿恢复记忆有所帮助。”圣摩特五世像是知道罗霞这个人,道:“罗霞本非我国之人,原是皇儿要求,朕才答应让她做你的侍卫长。按照皇族规矩,她是不能够进宫的,但既然皇儿请求,朕也只好破此一例了。”影子心中甚喜,看来这两人对好色的古斯特还真不错,于是谢过圣摩特五世恩典。

  圣摩特五世微笑点头,然后又道:“朕留你在皇宫住下来,尚有三个原因。朕知道,你们兄弟三人之中虽然表面融洽,但暗中对皇位却你争我夺,你的这次神秘失踪,朕虽然不敢说是二皇子与三皇子所为,但我敢说,他们也有此之心,这种事朕也经历过。你是皇家长子,朕早已诏告天下,立你为太子,皇位本应传于你。为了免除你们兄弟间的明争暗夺,伤了和气,留你在宫中,也是为了告诉他们,朕意已决,让他们死心,免得弄出更大的乱子。第二,朕希望你在宫中学得何为为君之道,不似在外面那般任性胡来,惹得风言风语,传出也不甚好听。第三,云霓古国以武技传国,朕想让你进入帝皇神殿,开启心智,修练武道。”影子看了圣摩特五世一眼,没想到这个看似肥胖发福的老人,肚子里装的不仅仅是油水,而考虑问题竟也是如此深刻周全。

  雅菲尔皇后喜道:“还不快谢过父皇恩典?”影子第三次跪谢圣摩特五世,心想:照此下来,自己岂不很快就会成为云霓古国的皇帝?思及此处,他像是在做梦,也显得荒唐,但似乎又是即将实现的现实,心中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

  影子所住之处乃后宫的怡宁苑,两边前后皆是后宫嫔妃的别苑,影子觉得自己真有了一种置身花丛之感,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个所谓的“父皇”为何会将他置身于此处,难道是为了考验他的“色心”?

  影子一声讪笑。

  “你笑什么?”罗霞抱了一堆书走了进来,看着影子兀自一人,傻傻发笑的样子,不由诧异地问道,然后将那一堆书放在了桌子上。

  影子从床上起来,走近前来,抱着罗霞的腰道:“我是笑有了你这样的侍卫长兼老婆,那我下半辈子就可以不用操心了,一切都有你代我准备好,睡在床上成一个大肥猪就够了。”罗霞似乎已习惯了影子的举动,也伸手揽着他的腰,道:“那敢情很好,当你成了大肥猪,我就免费将你送给哪个屠夫,把你斩了当肉卖。”“你敢!”影子嘻笑着道。

  “你看我敢不敢?”罗霞也笑道。

  影子伸出一只手作张牙舞爪状,道:“你再嘴硬,我这大肥猪就把你给吃掉。”“那我就在大肥猪的肚子里大闹天庭,要你痛不欲生!”影子突觉鼻头酸酸的,有一种特别感动的感觉。便将罗霞紧紧地搂在了怀里,紧贴着自己的身体,深情地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心里感到特别亲切。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女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女人,有时我甚至把你当成了她。”罗霞诧异地道:“殿下,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影子道:“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说。其实我并非什么云霓古国的大皇子殿下,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是一个魔法水晶球让我来到了这里,我来此是为了找一个女人,她叫影,与我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可在一年前,她突然凭空消失了,不知怎么回事来到了幻魔空间,我也不明所以地来到了这里。”罗霞轻轻推开影子的身子,一脸惶惑地看着他,仿佛不相信这话是出自眼前这个男人之口。

  影子于是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罗霞听,还讲了在地球上许多相关的东西,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突然间有将这些讲给罗霞听的欲望。或许是他潜意识中将罗霞当成了影,不愿意骗她,或许是这些天充当另一个人让他感到厌倦,或许是那即将成为云霓古国皇帝的这一事实让他感到无法承担的责任,从而会使许多事发生改变……这一切都违背了他的想法,他的原则,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找到影,而事情则往不可遇测的方向发展。又或许,长时间承担在心里的情感需要找一个人分担。

  半晌过后,罗霞仍怔怔地看着影子,眼睛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她怀疑这个男人是在与自己开玩笑,她希望这个男人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在他的眼里,她丝毫没有找到可以凭借的依据。

  他是在说真的?他是在说真的!

  罗霞心里有些迷茫,有些失措,她似乎感到了一种不可承受压力逼向自己。

  影子从罗霞的腰间掏出那只史努比,对着罗霞道:“它叫史努比,是一种叫做漫画的书里面的卡通小狗做成的,在你们这里没有这种东西,是我送给影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罗霞一脸正色地问着影子道。

  影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叫我将一切告诉你。”罗霞不语。

  又是半晌过后,罗霞将影子搂在自己腰间的手分开,指着桌上的那些书道:“殿下,你要的书我已经给你找来了,对你了解幻魔空间会有所帮助。”说完便走了出去。

  影子望着罗霞消失的背影,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接受。

  △△△△△△△△△

  影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是一个月圆之夜,洁白的月色就像一个女人冷漠的脸孔。

  影子置身于冷漠的面孔之下就有了一种身在雪地里的感觉,四周的冷气在入侵自己的身体。但这似乎不是全部,在他心里某一个未曾被开启的角落里,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滋长,跃跃欲试地想主宰他的身体,他的思绪,当影子努力想抓住它的时候,它又倏地消失不见了。

  影子感到很奇怪,在以往杀人的时候,他也感到身体内有一种力量的存在,但那种感觉很模糊,而现在却清晰得多,仿佛是另一个潜藏的自己,熟悉而又陌生,被漫长的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所阻隔着……

  正当影子思忖间,突然他感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向自己逼近,接着身了一震,好像有一个无形的东西侵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思维头脑很清晰,但他的手和脚似乎不受控制,一种力量在支配着他的手和脚,向前大跨步移动着,他想要停止,但手脚与大脑相连系的神经仿佛被切断。

  莫名的力量推着他沿着长长的回廊向另一座别苑方向走去,那里住的是圣摩特五世的皇妃迪芙儿。

  影子惊骇万分,他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会出现此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难道是鬼缠身?”影子大脑闪过恐怖片中的情节,但被鬼缠身的人似乎连自己的意志都没有了,看来这魔幻空间什么诡异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影子大脑飞速运转,惊骇不已的同时,他的双脚已经走到了回廊尽头,穿过一扇月牙门,来到了迪芙儿皇妃的别苑,并且疾步向皇妃所住的房间走去。

  这时,一队巡夜的皇宫禁卫刚好出现在影子的面前。

  一名禁卫头领看到疾步而走的影子,上前道:“殿下,这么晚来此不知有何事?”影子想说话,但他的喉咙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他的身子却突然以闪电般的速度出动,在禁卫头领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掐住对方的脖子,那禁卫头领尚未来得及发出半点声音,只听“咔嚓”一声,脖子已被强行扭断。

  众禁卫见状惊骇不已,腰间佩剑齐齐拔出,严阵以待。

  “殿下,你这是干什么?”其中一名禁卫骇然问道。

  影子拼命地想发声作出解释,但一切都是徒劳,同时感到嘴角在不是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微微向上翘起,并发出一声凶残的冷笑。

  掐断禁卫头领脖子的手轻轻一挥,那名死去的禁卫头领便轻若鸿毛般向远处飞去,而这时影子的身影也动了,在完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动了。

  他可以感到风在自己的耳际疾逝而过,他可以看到所有的景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变化,而他最直接的感受还是动起来的速度相当于自己所具有最高速度的十倍,真正的比子弹的速度还要快。

  站在前面的一名禁卫尚未有所反应,脖子已被扭断,而早有准备的第二名禁卫的剑这时挥向影子伸出的手,可影子另一只手却似灵蛇一般绕过剑身,一拳击在了第二名禁卫的脸上,随着“咔嚓”一声,他的脖子也应声而断。

  就在影子击杀第二名禁卫的同时,他的身后左右四个方位有凛冽的剑气袭来。

  影子的大脑还未有所反应,他的左腿已经向后踢去,右腿也已经攻向了前面的禁卫,左右手齐齐幻动,绕过同时逼来的长剑,击向了左右两名攻来禁卫的下巴。

  “咔嚓……”一声脆响,眨眼之间,四名禁卫的脖子同时被扭断。

  影子双脚飘然站定,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尚未倒地的四人是自己杀的。

  这不但要有极快的速度,还要有精确的对自身和对方的出击方位、角度的计算,最不可思议的是四人都是脖子被扭断而亡,手和脚的目标保持一致。

  剩下的三名禁卫站在原地呆立不动,他们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手中紧握的剑就像是在风中颤抖的百合花,随时可能被狂风摧残。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他们的思维跟不上变化,醒不过神来。

  “殿下,你……你……”一名禁卫惊恐着不知说什么好。

  影子又感到自己的嘴角露出了凶残的笑意。

  这笑意让剩下的三名禁卫太熟悉了,刚才就是因为这凶残的笑,六名禁卫眨眼间命赴黄泉,他们已经可以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快来人,殿下……”一名禁卫大声叫喊,可他想说的话尚未表达出来,声音便戛然而止,同样是因为脖子被扭断。

  剩下的两名禁卫转身欲跑,可他们跑动的步子尚未迈出第二步,一切动作便停止了。

  “咔嚓……”声音在空寂的夜空下回荡。

  一阵夜风吹过,九名站着的躯体颓然倒地。

  影子心生寒意,他不知道接下来失控的自己会做什么。

  “砰……”门被踢开了,是迪芙儿皇妃的房门。影子走了进去,径直走向迪芙儿所睡的床上。

  受惊吓而醒的迪芙儿惊恐地看着闯进来的大皇子,用被子掩住自己的胸部,露出粉嫩的手臂,颤抖着道:“殿下,你……你想干什么?”影子欲辩无言,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但他却听到自己的声音道:“深夜来此,当然是要与皇妃欢好啰。”迪芙儿听得花容失色,颤声道:“殿……殿下身为云霓古国的太子,岂可做出这般大……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皇妃有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独居深宫,被父皇冷落,因此皇儿想安慰安慰你,皇妃何须惧怕?”影子听到自己猥锁地笑着道。

  迪芙儿虽然素知古斯特大皇子是个好色之徒,却没有想到他竟如此大胆,竟然敢打父皇爱妃的主意,如此色胆包天之徒,真是人间少有。她道:“殿下可知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陛下必定会斩首示众,受天下之人所唾弃!”影子恨不得咬舌自尽,如果真的将迪芙儿玷污的话,虽然不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到时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他的声音却无耻地道:“有美人相伴,何须管那么多?不是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之言吗?我想若是真的发生了这种事,皇妃也不会笨到将这件事告诉父皇,让自己下半辈子在冷宫度过。”说着,在迪芙儿皇妃猝不及防之下掀开了她的被子,洁白如玉、滑若羊脂的肌肤上只是轻裹着红色的肚兜和亵裤,高低有度,错落有致地身材充满着魔鬼般的诱惑。

  迪芙儿无疑是美女中的美女,这不仅仅表现在完美的脸孔和身材上,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的韵味,这是有着良好修养内含的女人所具有的,无怪乎在后宫众多嫔妃中深得圣摩特五世的宠幸,就是连影子自己看来,也会情不自禁地为这个女人发出赞叹。

  迪芙儿身子蜷缩成一团,用手护住自己高耸的酥胸,退居到床的一个角落,央求着道:“殿下,不要,千万不可……”影子尽力地想要用自己的思维控制自己的手脚,但他却相反地发现自己如饿狼一样扑向了迪芙儿皇妃。

  就在他闭上眼睛不敢看即将发生的一切时,他听到了罗霞熟悉的声音。

  “殿下!”惊呼中的罗霞飞身出手制止影子的扑势。

  就在罗霞的手抓到影子臂膀的同时,她感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迫向自己的胸前。

  罗霞连忙飞身后退,但她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一只脚已经踢在了她的酥胸上。

  罗霞连连倒退了十大步才稳住身形,阵阵疼痛透过酥胸传遍全身,若非她反应快,御去了一大部分力道,只怕要身受重创。

  “好快的速度!好重的力道!”罗霞心中惊叹道。

  “反应还挺快。”影子转过身来,面对罗霞冷笑着道。

  罗霞长剑指向影子,厉声道:“你到底是谁?”因为她发觉,如此大的力道和如此快的反应速度,绝不是以前大皇子古斯特和现在的影子所应该有的,这一切她都在暗中观察过,绝对逃不过她的眼睛。

  影子听到自己的声音冷喝道:“大胆奴才,见了本殿下,竟然还敢如此放肆!”如果说刚才罗霞还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的话,现在她就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了。她不屑地一笑,道:“如此把戏竟然敢来骗我,你当我是混饭吃的?何方妖异,还不快点从殿下身上离开!”影子也冷冷一笑,道:“你的眼睛倒挺厉害的,有本事你就将我赶出来啊?”“如此雕虫小技,你以为我不能奈你何?”罗霞冷声道。

  “光说不练有什么用?有本事就将我这大逆不道、亵渎皇妃的太子杀死呀!”罗霞心中一怔,对方明明是想用殿下的身体作掩护,如此一来,自己便有所顾忌,不能放开手脚施为。但罗霞并没有将心里的顾忌写在脸上,她道:“你以为拿殿下的身体作挡箭牌,我就不敢拿你怎样?那你就真的小看我了!”说话中,罗霞手中的剑动了,不!剑没有动,动的是剑鞘,她要在对方心神尚未完全集中时,打乱对方的阵脚。

  剑鞘快若惊鸿,让静止不动的空间充满了生机,就像虚空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而汹涌的劲气从裂缝里面四溢狂涌。

  控制影子的力量没有动,他很悠然,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动,身体不是他的,就算是再如何厉害的外在攻势伤害的也不会是他,况且,他相信罗霞不会伤害这具躯体。

  他的判断完全正确,罗霞确实不会伤害影子的身体,但他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罗霞的实力,能成为大魔剑师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何况是一个女人?

  剑鞘快若惊鸿地击在影子身上,影子没有感到痛,但他感到一道细线般的力量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剑鞘正是由一道细线般的力量所带动,那一线力量进入影子体内就爆发开了,像狂起的一道强劲的旋风,无形地在他肌理内渗透,似清除着什么。

  控制影子的力量让影子脸色大变,他吐出了三个字:“风元素!”



 

 
分享到:
松鼠的暖房子1
小周后是怎样被姐夫骗上龙床的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让纪晓岚一生不忘的一个女孩
小马过河3
凡正史 廿四部 益以清 成廿五80
隋唐萧皇后的风流逸事 一生嫁六夫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