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此间的少年 >> 第十节 爱情进行

第十节 爱情进行

时间:2014/12/26 21:32:17  点击:1356 次
  这下面的一幕是令狐冲站在了大宋臣民大会堂,他身后的却不是段誉,而是乔峰。

  乔峰攒电脑的生意日渐红火,不得不隔几天出来进配件。令狐冲正好蹭他的出租车就来帮段誉买票。

  “唉,给你小子害死了,”乔峰长叹,“没你的事,你热火什么劲儿?你不是也看上王语嫣了吧?”

  “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你懂不懂。”令狐冲站在那里没个正弦,正看演出简介。

  “你让段誉自己来买就是了,你跑来算什么?”

  “他今天不是考试么?这场演出很火的,今天不买怕就卖完了。”

  “就是太火了,”乔峰摇头,“可是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啊。”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条绵绵五百米的长龙,他们屁股后面还跟着长龙的后半截。可怜的乔峰足足陪令狐冲等了三个钟头,距离售票处还有五百米。

  “靠,没文化,不懂别瞎扯,上面说这次是SDSO(作者按:SDSO,SongDynastySymphonyOrchestra,宋朝交响乐团)第一次尝试用古筝、古琴、编钟、唢呐等中国民族乐器演奏西域吟游诗人马勒的第四交响曲,气势宏大之余更具中国传统气息,完美地结合了西域独神宗教体系和中国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最后的女高音独唱完全改为汉语版,由原文的《HeavenlyLife》翻译做中国本土风味的《天宫的生活真红火》……”令狐冲读着演出说明。

  “让我死了算了……”乔峰一捂脸。

  “那么多人,不知道好位置还有没有剩下,要是有第一排的位置就好了。”令狐冲望了望前面的长龙,喃喃自语。

  “听交响曲有抢坐第一排的么?你当看杂耍呐?”乔峰呸了一口,“不过你小子也够邪门的,没你什么好处。皇帝不急太监急。不过就是你作太监,也犯不着把我一起拉来陪阉吧?”

  “唉,”令狐冲看出乔峰是真有些不耐烦了,只好解释说,“你没看见段誉那个样子,这事儿成不了,老五死心眼,不知道遗憾多少年。我们出来排一天队,也就是个兄弟意思。是没什么好处,不过真成了对段誉是个大事。”

  乔峰低头看了令狐冲一眼,令狐冲没看乔峰,只是探长了脖子去数前面的人。愤青没笑,一脸淡淡的认真,一半身子在雨伞外面已经淋湿了。那天正是阴雨的天气。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乔峰嘟哝。

  也怪不得乔峰不仗义,那天乔峰也是半身湿透。他脚下堆着两台彩显,两只机箱,手里还拎着五只硬盘三只光驱,就这么进一步挪一步,确实也苦不堪言。

  “你自己先打车回来不行么?”后来乔峰给郭靖抱怨的时候,以郭靖那样的智商也觉得乔峰是犯傻了。

  “靠!”乔峰一瞪眼,“都推给令狐冲我不是太孙子了么?”

  早晨,晨曦淡淡,敞开的窗口吹进一片凉风。

  满宿舍的人都出去了,王语嫣在自己身后合上门,轻轻伸了个懒腰。早起去给晨跑发票是个艰苦的差事,王语嫣也和所有的女孩一样睡懒觉。可是学生会主席赵敏问到她的时候,她还是老老实实点头说好,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摘下玳瑁的发卡,一幅柔软的长发自由自在地垂落。王语嫣从简陋的绿漆书架上拿了她的牛角梳子,安安静静地坐在窗口梳头。

  王语嫣也很懒,不喜欢选早晨的课。她就喜欢同寝室的女生都出去以后坐在窗口梳头,就着凉风,一脑袋思绪飞啊飞,和自己的发丝一样乱。

  一阵风紧,长长的棉布窗帘飘了起来,窗户上挂的风铃叮当叮当响得清脆。一串铃声不绝,空虚而乱,王语嫣沉浸在冰水一样冷的风里,开始走神。同宿舍女孩不喜欢王语嫣的一个原因是,王语嫣寡言少语,比较沉闷,一脑袋都是小资产阶级的情调。比如这个时候,王语嫣就觉得自己是在暴风雨前的小木屋里,听惟一一串风铃的声音,铃声和风一起穿堂而去,听的人无可寄托。

  “唉……”王语嫣叹了口气,是一口很长的叹息,幽幽脉脉,渐至不闻。

  然后她一手抓着自己披落的长发弯下腰,把桌子底下一块纸板拿起来放在窗台上。

  纸板上一行水笔涂的黑体大字:“休息时间,请勿参观,王语嫣自习去了。”

  对面男生楼某个窗口光学玻璃的反光退去。观察者放下望远镜,挺了挺肚子对背后的兄弟说:“哟,算了,人家不乐意咱们看了……”

  对面是大四的男生楼,大四比较闲,一干兄弟买了望远镜的不少,晚上一边洗脚一边往女生楼这里看,顺带大口吃面喝汤听着上铺兄弟的广播,吃喝玩乐样样齐全,人生之乐无过于此。

  大三这边女生楼的女孩们自发现对面老有光学玻璃的反光闪烁,就有点愤愤。本来想告诉楼长让校警管一下,可是王语嫣宿舍的阿碧比较捣蛋,有一天表坏了,就拿报纸写了个大字牌:“现在几点了?”

  对面的兄弟一看,先是有种阴谋被揭穿的羞涩,不过很快就厚起脸皮,大书一张贴在窗口:“十一点半,吃午饭吧,学一有大排。”

  这种城墙拐弯厚的脸皮和幽默感分明很得汴大女生欣赏,于是阿碧就和对面那个拿望远镜的男生去买大排了。一屋子女生笑得前仰后合,只有王语嫣觉得缺乏安全感,于是拿了两个衣服夹子把两页窗帘夹在一起。女生们觉得好笑,一是因为对方的创意实在不愧是在汴大呆了三年多的人,二是因为自己毕竟还是受欢迎的,至少在汴大男生中,同校的女孩依然有些神秘感。

  相比汴梁大街上的莺莺燕燕,汴大的女生们还是太朴素了些。再时尚也是那一把清汤挂面一样的长发,不施脂粉的脸蛋上即使青春,不过总是欠点妩媚。所以看见同校的傻小子们还是有兴趣拿只望远镜雾中看美人,“美人”们也觉得只要不是真的春光乍泻,被看看也没什么,至少是魅力的证明。
 

 
分享到:
白雪公主
5这是我们秋天的园服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幅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谁是红楼梦中最成功的一个女人
三字经72
孟婆汤1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