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十卷 第一章 内丹玄宗

第十卷 第一章 内丹玄宗

时间:2014/12/23 15:30:49  点击:1433 次
  隐凤谷中尹恬儿已记不清自己在石殿地下室中逗留了多久才离开,出了地下室之后,尹恬儿又失魂落魄地在石殿里徘徊了许久。对她来说,石殿本是十分熟悉的,即使把她的双眼蒙上,她也能分辨得清路径,但极度的哀伤以及种种难以言喻的心绪使她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般,毫无目的地在石殿中游走。这期间,惊怖流弟子曾奉哀邪之命进入石殿搜寻隐凤谷残存弟子,誓要将隐凤谷一网打尽,但鬼使神差地,这些惊怖流的人进入石殿后,在错综复杂的通道中穿插搜寻,竟没有人与尹恬儿相遇,尹恬儿就此逃过一劫。

  而后情况突然逆转,惊怖流优势尽失,自顾不暇,自然再也无人进入石殿了。

  当尹恬儿从昏噩中清醒过来,出了石殿时,隐凤谷已经历了一场浩劫,物是人非!

  偌大一个隐凤谷,竟只剩尸体,而无一个活人,隐凤谷呈现着从未有过的萧条。

  虽然尹恬儿与二哥尹欢一向不和,但这并不代表她对隐凤谷毫无感情,毕竟这是她生于此长于此的地方,一草一木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而如今隐凤谷却毁于一旦,她如何能不伤感?

  尹恬儿在隐凤谷仔细寻找了一遍,没有见到尹欢、石敢当、歌舒长空的尸体,这才稍稍心定,心中猜测他们会去了什么地方?又为什么要离开隐凤谷?是为了追杀对手,还是被迫逃亡?

  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答案。

  尹恬儿随后也离开了隐凤谷。隐凤谷已毁灭了,留下除了徒增伤悲之外,还能有什么作为?而且尹恬儿仍是希望能知道父亲、二哥的下落,尽管她对他们的感情是那么的矛盾、复杂。

  尹恬儿离开隐凤谷的时间,其实与战传说、石敢当、爻意一行人离开隐凤谷的时间相距不远,可以说是战传说等人前脚刚出隐凤谷,尹恬儿就出了石殿。

  所以,当尹恬儿离开隐凤谷时,竟被惊怖流弟子候了个正着。事实上,这些惊怖流的人本是守候战传说一干人的,但却被战传说以诈兵之计吓得不敢露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传说、爻意他们扬长而去,尽管心有不甘,却也徒呼奈何。

  还没等他们由隐身处撤走,尹恬儿却出现了。

  因为受战传说的诈兵之计的影响,这几名惊怖流弟子已分不清对方的虚实了,虽然见尹恬儿是独自一人离开隐凤谷,但他们一时也不敢有贸然之举,只恐这又是战传说等人施出的诱敌之计。

  这也难怪,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别有蹊跷,尹恬儿又为何不与战传说等人一起离开,而非要一人独行?

  心中这么自作聪明地想着,但又不甘就此放弃,眼见尹恬儿这样年轻美丽的女子孤身独行,哪怕就是明知可能会有危险,他们也忍不住既可以立功请赏,又能饱餐美色的双重诱惑。

  所以,这一次,他们“冒险”跟踪尹恬儿,当跟出相当远的一段距离时,结果他们惊喜地发现尹恬儿的确是落单一人,并不是战传说等人有意安排。

  惊怖流弟子欣喜若狂,这才毫无顾忌地现身拦截尹恬儿。

  尹恬儿的修为并不高,因为她一出生,歌舒长空就进入了地下冰殿,没能向她传授武学,她的武学还是大哥尹缟所授,但尹缟英年早逝,之后尹恬儿与尹欢不睦,自然不可能愿意自尹欢那儿习练武学。如此一来,尹恬儿的修为与她隐凤谷谷主胞妹的身分就颇有些不相称。

  以她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对付六名如虎似狼的惊怖流弟子,眼看就要遭受凌辱之时,妩月正好路过,见此情形,便出手相救。妩月既然已是内丹宗宗主,六名普通的惊怖流弟子如何是其对手?很快就抱头鼠窜而逃。

  妩月救下尹恬儿后,提出护送她回家,但尹恬儿却说已无家可归,并如实告诉了妩月自己的身分——妩月也是女子,又对她有恩,她当然不会有什么顾忌。

  妩月听罢,便提出如果尹恬儿愿意,可以随她入内丹宗,甚至还可以收其为徒。尹恬儿一直不知道石敢当的真实身分,当然更不知道妩月与石敢当之间的恩恩怨怨。她只知道内丹宗本属于玄流,玄流乃正道,由玄流分离出来的内丹宗自然也是正道。至于尹恬儿也曾听说玄流三宗之间的争斗,在她看来,这只是内部的纷争,并不影响内丹宗正道名门的性质,既然如此,那么暂时栖身于内丹宗也无不可。不过妩月提出可拜师的事,尹恬儿倒是婉拒了,而妩月也没有刻意勉强,只是让她再考虑考虑。

  就这样,尹恬儿成了一名内丹宗的弟子,而且妩月对她似乎很偏爱,虽然入门不久,却常被妩月带在身边。这一次,尹恬儿随妩月到道宗,她没有料到会见到石敢当——进入内丹宗之后,她已听说过道宗昔日宗主是石敢当,但却没有将石敢当与她的“石爷爷”联系在一起。

  这一次天机峰之行,对尹恬儿来说,可谓是事事出乎她的意料。

  听完尹恬儿的述说,石敢当略作沉吟之后,道:“你对以后有何打算?是否还留在内丹宗?”

  尹恬儿道:“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入内丹宗对尹恬儿来说,的确只是权宜之策,否则她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将会朝不保夕,至少惊怖流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但难道从此就这般在内丹宗一直生活下去吗?

  这似乎也不是尹恬儿所愿意的。她已习惯了隐凤谷的生活,忽然成了内丹宗弟子,还真的很不适应。

  石敢当道:“你想不想设法找到你的父亲及二哥?”

  尹恬儿沉默了片刻,出乎石敢当意料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石敢当吃了一惊!尹恬儿不欲寻找尹欢尚属正常,因为他们兄妹本就不睦,但尹恬儿对她的父亲歌舒长空的感情却一直不错的,这次为何却一反常态,竟连父亲的下落也不欲知道?照理,尹恬儿并不会知道歌舒长空与尹欢之间的种种恩怨,更不知道歌舒长空曾不择手段地对付尹欢,那就没有理由突然对歌舒长空态度有很大变化啊!?

  尹恬儿又一次缓缓摇头,神色有些黯淡。

  石敢当心头隐隐一痛,心道:“这孩子一定是发现了一些什么,她现在的性情与以前颇为不同,变得沉默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但我倒宁可她依旧是从前那个直率中带点刁蛮的丫头。”口中道:“也是,要找他们父子二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若是哪天你突然想去寻找他们,石爷爷希望你去见陈籍,他一定可以帮你。对了,陈籍的真正名字叫战传说。”

  其实石敢当自己都不知道尹欢、歌舒长空如今是否还活着。在坐忘城中,他们父子二人拼死一战双双受伤后,尹欢突然被人带走,而后已伤得难以下床走动的歌舒长空又突然离奇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生死如何,实难定言。当然,歌舒长空神智尽复以及尹欢投奔灵族一事,石敢当也不知情,所以在石敢当看来,尹欢因为仇恨歌舒长空,应该不会如何善待尹恬儿,而歌舒长空双臂尽废,又神智全失,自保尚且困难,尹恬儿就是找到他,父女二人也只会是相互拖累。

  所以,石敢当其实也并不希望尹恬儿去找尹欢、歌舒长空,他之所以提出这件事,其实就是为了让尹恬儿有朝一日去见战传说。他相信只有战传说才会真心地帮助尹恬儿,甚至比尹欢、歌舒长空都更可靠。这仅是因为石敢当信任战传说的人品,也是因为石敢当对战传说的修为很有信心。

  尹恬儿却不知石敢当的更深用意,她对是否要寻找父亲与兄长的下落真的不十分在意,所以石敢当这么说时,她也只是出于礼节地应承道:“恬儿记下了。”

  石敢当自是能看出尹恬儿的心灰意冷,心头暗叹一声。

  尹恬儿道:“无论如何,石爷爷一定要对他们说出天瑞重现所在的方位、位置,真的也罢,假的也罢,否则,若是石爷爷有什么不测,恬儿将会内疚一生。”

  尹恬儿不知道石敢当早已抱有必死之心。他已明白,妩月之所以以种种手段对付道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对他的怨恨。正如她所言,只要他一日不死,她就一日不肯停止对道宗的破坏,换而言之,那岂非等于说只要他一死,妩月自然也就罢休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念头,石敢当才明知妩月所给的的确是剧毒之物,也将之服下了。死亡,本就是他所愿意达到的目的,又还会惧怕什么?

  石敢当正思忖着该如何回答时,忽闻下方传来道宗示警的响声,不由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

  他绝对不会想到,这示警声,会是因为术宗宗主弘咒而起。

  ……

  道宗在天机峰设下了三道防线以拒敌,但第一、第二道防线被术宗宗主轻易逾越,守在第三道防线上的皆是道宗的精锐,当然不会让弘咒轻易逾越,及时封挡。

  而示警之声直到弘咒已抵达第三防线时才响起,足见弘咒来势之快疾绝伦。

  第一、第二道防线的道宗弟子地位相对较低,而弘咒又来速奇快,竟没有一人能阻挡其脚步!但第三道防线则是不同,守在这儿的都是地位辈分相对较高的人,他们不但止住了弘咒前进的步伐,更识出了他的身分,一时皆震动莫名。

  在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如白中贻一样,是被蓝倾城完全控制的心腹,自然就知道蓝倾城与弘咒的关系,并不是如表面上那样水火不容,而是暗中勾结;但也有一部分道宗弟子对此根本不知情。所以,那些知道内幕的人此刻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该对弘咒出手。

  道宗、内丹宗、术宗三宗宗主之间有着某种不为外人所知的联系,但对外甚至对自己的手下,他们仍是刻意掩盖这件事,正因为如此,妩月在天机峰出现时,才一直以面纱掩藏真面目,加上有蓝倾城亲自出面掩饰,并无几人知道妩月在天机峰出现。妩月的面纱,也只是在密室中与石敢当相对时才摘下,离开清晏坛之前又重新蒙上了。

  但弘咒却与妩月不同,他竟根本未作任何伪饰,就那么显山露水地独自一人直闯天机峰,一望可知他是有恃无恐。这也等于给那些蓝倾城的心腹出了一道难题,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

  反倒是弘咒从容不迫,仿佛这儿不是天机峰,而是他的青虹谷。弘咒目光扫过剑拔弩张的道宗弟子,从容若定地道:“本宗主此来是为见蓝宗主有要事商议,你们不必紧张。”
 

 
分享到:
八仙过海
爱因斯坦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西游记中唯一被贼人玷污的女人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苹果
三字经65
慈禧鲜为人见的生活照,此照片应该拍摄于颐和园中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