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七章 乐土禅都

第七章 乐土禅都

时间:2014/12/22 16:11:54  点击:912 次
  狂飓突进之时灵使犹自背负双手凛冽逆风使他所着青衣猎猎作响凛然万物的气势向晏聪三人疾迫而至。

    一时间三人竟无法分辨出灵使所攻击的第一目标是谁。

    故三人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反应。

    而对于灵使来说无论三人做出的是什么样的反应他都已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一旦顾浪子无法确知他所攻击的目标是否会是晏聪、南许许那么因为担忧晏聪、南许许的安危顾浪子必然难以全神应敌而这正是灵使所欲达到的效果。

    杀机迫在眉睫而自己的兵器“断天涯”却在草庐之中情急之下顾浪子无暇多想双掌齐出掌风如无形长刀般凌厉疾扫数丈之外的草木为掌风所牵引连根拔起向灵使席卷而去虽只是断木弱草但破空射出之声却是惊心动魄。

    晏聪亦立即拔剑自保顾浪子以刀成名晏聪虽为其弟子但此前为查明姐姐晏摇红被杀真相而进入六道门六道门为剑门故晏聪这些年来一直携剑而行。

    一方面晏聪与大多数武道中人一样对不二法门元尊及“法门四使”尊崇万分尤其在灵使助他报了家仇之后更让他对其心生仰戴之心灵使在举手投足间便拨云见日使真相大白的绝风范让晏聪心仪不已;另一方面晏聪又深知师父与不二法门有不可化解的仇隙否则灵使绝不会连续十几年二十年都在试图追查师父的下落契而不舍。

    身为顾浪子的弟子晏聪注定要与不二法门与灵使为敌但在晏聪离开六道门返回师父身边之前顾浪子一直未向他透露半点真相晏聪非但不知师父与不二法门的宿怨甚至连师父的真实身分都不知道。对不二法门的敬仰已在晏聪心中根深蒂固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改变他的看法这绝不现实!

    所以在扬剑出鞘的那一刹间晏聪心头竟感一阵茫然。

    心神恍惚间蓦闻顾浪子大喝一声:“小心!”晏聪一惊之际骇然现无数断草如箭般漫天射至目标齐指自己一人!

    灵使已然从容化解了顾浪子的攻击并借顾浪子的攻击反噬晏聪而且出手毫不留情。如箭断草来势之疾之猛更胜先前!

    晏聪手中长剑光芒暴炽幻作光盾笼罩于自身三尺范围之内。

    密如骤雨的激烈撞击声持续冲击着晏聪的心神几乎使他气息大乱。仅仅是一些弱草但与晏聪手中之剑相撞时竟有惊人的力道且方位、角度、度百变莫测。

    晏聪剑势顿滞光盾亦即刻消失他“踏踏踏……”一连退出数步且在间不容间接连更换剑势最后总算免去兵器脱手之厄。

    但他已感到虎口剧痛且有粘湿生出显然虎口已裂!晏聪虽竭力把持手中之剑犹自持久颤鸣似乎剑也在心悸不已。

    晏聪的目光不敢自灵使身上错开一瞬自也不能顾及手上的伤势。

    南许许显然亦受波及不知何时已由石桌的一侧移至另一侧他双手用力按着石桌边缘身子前倾似在竭力稳住自己的身形。

    灵使骈指成剑遥指顾浪子眉心以平稳却奇怪无比的步伐欺身而进。

    凭借这平淡无奇、毫无诡变的攻势灵使竟对顾浪子保持了始终如一的强大压力并予晏聪、南许许心灵以极大的冲击。

    顾浪子的瞳孔不断收缩仿佛是在畏避阳光而眼中的光芒却比阳光更亮。

    他的身躯凭空飘起如同一片毫无分量的轻羽。

    灵使的指尖与他的躯体始终保持在六尺之距两人似被无形的纽带紧紧连系在一起并以一个固定不变的姿势凭空飘掠情形近乎诡异。

    一进一退。

    进者为灵使退者为顾浪子。

    最先力竭的必是顾浪子无疑!

    力竭之时岂非就是他命丧灵使指下之时?!

    灵使与顾浪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已以此独特的方式向草庐方向迅接近。

    虽只有极短的瞬间但晏聪却感到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那么漫长内心深处已萌生虚脱之感。

    “咔嚓……”一声厚厚的石桌竟被南许许压断一角而南许许仍像未曾知晓额头冷汗涔涔。

    “轰……”一声暴响顾浪子的身躯撞碎了草庐的门扉巨大的撞击力使本就不甚牢固的草庐轰然向这一侧倾倒顾浪子的身躯顿时没入其中。

    灵使毫不犹豫地紧随而入!

    晏聪的心莫名紧缩!

    “呛啷……”一声长刀脱鞘之声倏然响彻整个天地此声充满了压抑已久之后终破樊笼的激荡之气顿时一扫方才晏聪、南许许心头的压抑。

    长刀脱鞘声中刚刚坍落的草庐复又四分五裂朝不同方向轰然倒下。

    尘埃飘落复归寂然。

    废墟中灵使、顾浪子各据一角遥遥对峙。

    “断天涯”已握于顾浪子手中顾浪子单手持刀刀身斜指地面通体黝黑亮的“断天涯”仿若是一件来自地狱的兵器。

    “‘长相思’、‘断天涯’、‘玄流九戒’、‘红尘朝暮’乃四大齐名的奇兵‘断天涯’落在你这种人手中是明珠暗投未免可惜。”灵使漠然道。

    顾浪子的目光落在“断天涯”刀身上。刀宽而厚呈一片玄黑色黑得幽幽亮。渐渐地顾浪子那双显得过于冷酷的双眼中有了一丝暖意他淡淡地道:“是否可惜还是见识了我的无缺六式再作定论吧。”

    灵使自负地冷笑道:“二十年前你的‘天阙六式’胜不了我今日的‘无缺六式’也难免有落败的下场这片山野将是你的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他顺手自身旁坍塌的庐顶中抽出一截枝条胸有成竹地道:“今日本使就凭它胜你完成我法门维护武道公正的神圣职责!”

    南许许忽然怪笑一声讥嘲道:“在老朋友面前就不必再拿腔作调了吧?不二法门是什么货色你我心知肚明此处也没有外人你又何必费劲为不二法门脸上贴金?”

    灵使长叹一声似若悲天悯人:“将死之人多言何益?不二法门公正不阿天下共知纵是杀人千百亦不曾有一人死得冤屈。你南许许当年救了九极邪教教主勾祸一命便是人神共怒的死罪!”

    晏聪心道:“九极神教之祸乱是当年轰动整个乐土的大事关于其教主勾祸重创后又被南伯救起的事几乎是众口一词应不会是灵使强加于南伯身上。救勾祸一命后患无穷以此罪加诸南伯身上的确不为过却不知南伯会作如何解释?”

    却见南许许眼皮一翻满不在乎地道:“勾祸的确是我保了他一条命但我为何要这么做相信你比我更清楚。”看他的神情显然是不愿在这件事上与灵使分辩。

    晏聪颇觉有些意外忖道:“不论有什么理由救勾祸之命终是大错其后不知又有多少人为此丧命。”

    灵使不再理会南许许转而向顾浪子道:“你们三个人的性命皆系于你的刀身之下你可莫让他们失望。”

    言下之意自是暗示一旦顾浪子落败南许许与晏聪根本不堪一击必死无疑。

    晏聪虽已承受了灵使的一击但直到这时才确信灵使将连他也不会放过!这使他心头大为愤怒暗忖灵使绝不可能知道自己是顾浪子的弟子仅仅因为此时自己也在场他就要取自己的性命未免太霸道无理!

    南许许断定灵使说这番话是为了让顾浪子牵挂自己与晏聪的安危从而影响其刀道修为的挥心念急转之下他大声道:“顾兄弟大可放心我南许许不单是药疯子还是毒疯子休说杀我就是敢接近我三丈之内的人也没有几个!”

    顾浪子微微点头心道:“不论你这么说是否夸张你的心意我却是知晓的。”他不知灵使有没有召聚其他不二法门的人故自忖还是战决为妙。

    心念即定顾浪子胸中刀意大炽肆意纵横并不断膨胀攀升至全新的高度。

    晏聪忽然感到师父忽然之间像是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但见屹立如山锋芒毕露大有横扫千军之势。

    甚至连他那纵横如沟壑的深深皱纹中似乎也蕴藏着坚毅的力量眼神更是沉稳如千年磐石。

    “断天涯”似乎更为幽亮虽色泽幽黑此刻却比当空明日更为引人注目。

    刀俨然已与顾浪子融为一体成为他不可割离的一部分。

    灵使无比清晰地捕捉察辨到了顾浪子身上的这种变化亦感觉到了丝丝刀气如无孔不入的水雾般在悄无声息中向自己这边延伸过来。

    灵使知道这只是顾浪子的试探但一旦为对方捕捉到他的气机有何空当这种试探性的接触将会在短得不可思议的时间内转化为绝对致命的一击。

    灵使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从容自若的浅浅笑意显得举重若轻——这是世人在法门四使身上最常见到的表情。但能在顾浪子凌然刀势压迫前依旧保持这份从容自若无疑需要无比强大高深的心境作为坚强的后盾。

    为了让顾浪子安心对敌南许许一直以镇定示人但此刻他的心却已高高悬起再也无法保持表面的镇定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场上的每一丝变化。他那极不正常的肤色此时更显灰郁而消瘦的脸庞则更显瘦长几近刀脊。

    对于晏聪来说他一生之中尚从未身临如此巅峰之战。原有的紧张、愤怒、疑惑不知不觉中已被抛至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有对绝世武道修为本能的敬仰与向往。

    他的灵魂似乎也已被这无言对峙、于无声处闻风雷的局面所摄走在一种半迷离的状态中竭尽所能地以自己一呼一吸以自己所视所闻乃至所嗅去细细体味其中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滋味。

    灵使手中柔韧的枝条忽然微微一颤随后震颤的幅度不断加大枝条在虚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弧看似杂乱无章事实上灵使却借此破坏了顾浪子向他延伸而至的力的灵气并以自身无上修为在身前布成了一道再难逾越的气机屏障使顾浪子的试探性接触无功而返。

    顾浪子目光一跳。

    灵使嘴角处浮现出的笑意更为醒目!

    顾浪子心头刀意已攀至无以复加之境。

    虽然未能探明灵使的虚实但顾浪子亦已不能不出手。

    否则刀意一竭以灵使心境之高明必能及时察觉若是借机难顾浪子必败无疑。

    一声大喝顾浪子主动起了攻势!

    “断天涯”破空而出沉扬顿挫之间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起伏莫测的弧线暗合攻与守两种变化刀势虽然有长驱直入的霸气却又步步为营能将攻与守揉合得如此天衣无缝而且各具惊世威力绝不简单。

    顾浪子甫一出手便将天阙六式衍化而来的无缺六式中的“逶迤千城”挥得淋漓尽致。

    与灵使之战他自知毫无保留实力的资本。

    灵使与顾浪子已是老对手乍见此刀式脱口呼道:“此式定是由‘逍遥千城’演化而来。”

    言语之间他已以玄奥快捷绝伦的步法倏然前移竟是毫不避让以攻对攻。

    手中枝条竟穿破如惊涛骇浪般的重重刀气准确地击在了“断天涯”刀背上电光石火之间灵使凭借手中仅有拇指粗细的枝条与“断天涯”数度撞击因为力度、角度拿捏得妙至毫巅竟丝毫不落下风。

    “无缺六式”中的“逶迤千城”讲求使自身立于不败之地后再图克敌制胜顾浪子之所以先以这一式攻袭灵使就是先试探灵使虚实一试之下顾浪子深感近二十年不见灵使的武学修为已更为深不可测几乎已至无迹可寻的然境界。

    “无怪乎灵使敢在现了我与南老兄弟的行踪后只身而来而不担心功亏一篑只是不知他今日又是怎样现我们的行踪的……”

    顾浪子心头飞闪念间手中“断天涯”却没有丝毫顿滞眼见灵使如影随形而至刀势倏变一改逶迤曲折之风双腕运力“断天涯”自下而上全斩出其势之盛宛如一道黑色弧虹纵贯天地。

    是“无缺六式”的第二式:刀断天涯!

    一刀甫出似乎顷刻间已将大千世界生生划为两个截然分离的部分:一边为生一边为死。

    纵是强如灵使者在这一刀面前亦不得不暂作退避。

    不得不取退势之时灵使眼中杀机却更甚!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已有多久的岁月无人能将他逼退半步了虽然在“刀断天涯”前他毫无损地抽身而退且没有丝毫败迹但被迫退却的事实却足以让灵使无法接受。

    “负隅顽抗只会死得更惨!”

    冷喝声中灵使手中的枝条突然脱手飞出向顾浪子面门疾射而至。

    顾浪子挥刀疾挡枝条被利可断金削铁的“断天涯”一挡竟出类似金铁交鸣般的撞击声非但未应刀而断反而向虚空激射而上直入数十丈高空其划空而过的啸声惊心动魄。

    灵使沉声喝道:“当它落地之时便是你殒命之际!”

    他的声音并不甚响却无比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这便是绝对强者才有的压倒性的心灵之力。

    有时它对对手战意的摧残甚至比重创对手更为严重。

    但顾浪子终究是顾浪子亦绝不会如此轻易被摧垮战意他毫不示弱地大喝一声:“好!就让你我在最短的时间内做个了结!

    “请试一试这式‘天地悠悠刀不尽’吧!”

    顾浪子如天马行空般掠空而起人刀合一恍如一体怒射向灵使!

    一股改天易地、吞灭万物的肃杀气势刹那间笼罩了极广的范围连晏聪、南许许也倍感压力。

    刀芒暴闪幻象无数重重刀影组成一团包含无尽杀机的黑色旋风一下子将灵使卷裹其中密不可分、疾不可辨的刀影如涛涛江水般向灵使当头罩下似乎无始无终绵绵不绝。

    灵使在兵刃加身前的那一刹那蓦然出手!

    若是仅凭肉眼甫天之下只怕无一人能够窥破顾浪子这一式“天地悠悠刀不尽”这一式刀法以快疾绝伦的抢攻使每一个细微变化即使有所漏洞也因为接踵而至、丝丝入扣的下一变化的惊人杀伤力而完全弥补真正是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但灵使却凭借自身对武道奇迹般的感悟摒弃肉眼所见而以心灵去感觉顾浪子这一式刀法可趁之机的存在。

    “天地悠悠刀不尽”所牵动的气流被灵使在第一时间迅捕捉而灵使脑海中立时幻现一道道玄奥复杂的弧线。

    那是“断天涯”在虚空中滑行飘掠的轨迹!

    就在死神即将吻在灵使颈部的那一瞬间灵使的嘴角再度浮现出了绝对自信的笑意。

    这种自信的笑在这等情形下出现极具震撼人心的力量堪称在生与死的边缘如闲庭信步。

    这种自信与从容已是冷酷得可怕——对生命的冷酷!

    晏聪、南许许都未曾察觉到灵使在与死神近在咫尺时的神情。

    而顾浪子却看得清晰无比。

    那一瞬间一股寒意自他脚下升起直透心底!从来未将生死放在心上的顾浪子也不由为灵使在生死之间进退自如、游刃有余的心度所震愕。

    同一瞬间灵使出手了。

    他的右掌竟不可思议地穿透了重重刀影让人感到他的右掌一定是虚幻的影子否则面对几可破碎虚空的刀锋他的右掌又岂能幸免?

    但事实上灵使的右掌却的的确确穿透了重重刀影以快如鬼魅的度抢在被“断天涯”斩杀之前闪电般直插顾浪子胸前要害! 




 

 
分享到: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1
马年大吉
水浒寡妇潘巧云爱上野和尚的隐情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5
Lady gaga
难得一读的古老的俗话经典
皇帝吃醋 杨玉环因出轨遭唐玄宗休妻
傻瓜汉斯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