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七章 乐土禅都

第七章 乐土禅都

时间:2014/12/22 16:11:54  点击:1499 次
  狂飓突进之时灵使犹自背负双手凛冽逆风使他所着青衣猎猎作响凛然万物的气势向晏聪三人疾迫而至。

    一时间三人竟无法分辨出灵使所攻击的第一目标是谁。

    故三人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反应。

    而对于灵使来说无论三人做出的是什么样的反应他都已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一旦顾浪子无法确知他所攻击的目标是否会是晏聪、南许许那么因为担忧晏聪、南许许的安危顾浪子必然难以全神应敌而这正是灵使所欲达到的效果。

    杀机迫在眉睫而自己的兵器“断天涯”却在草庐之中情急之下顾浪子无暇多想双掌齐出掌风如无形长刀般凌厉疾扫数丈之外的草木为掌风所牵引连根拔起向灵使席卷而去虽只是断木弱草但破空射出之声却是惊心动魄。

    晏聪亦立即拔剑自保顾浪子以刀成名晏聪虽为其弟子但此前为查明姐姐晏摇红被杀真相而进入六道门六道门为剑门故晏聪这些年来一直携剑而行。

    一方面晏聪与大多数武道中人一样对不二法门元尊及“法门四使”尊崇万分尤其在灵使助他报了家仇之后更让他对其心生仰戴之心灵使在举手投足间便拨云见日使真相大白的绝风范让晏聪心仪不已;另一方面晏聪又深知师父与不二法门有不可化解的仇隙否则灵使绝不会连续十几年二十年都在试图追查师父的下落契而不舍。

    身为顾浪子的弟子晏聪注定要与不二法门与灵使为敌但在晏聪离开六道门返回师父身边之前顾浪子一直未向他透露半点真相晏聪非但不知师父与不二法门的宿怨甚至连师父的真实身分都不知道。对不二法门的敬仰已在晏聪心中根深蒂固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改变他的看法这绝不现实!

    所以在扬剑出鞘的那一刹间晏聪心头竟感一阵茫然。

    心神恍惚间蓦闻顾浪子大喝一声:“小心!”晏聪一惊之际骇然现无数断草如箭般漫天射至目标齐指自己一人!

    灵使已然从容化解了顾浪子的攻击并借顾浪子的攻击反噬晏聪而且出手毫不留情。如箭断草来势之疾之猛更胜先前!

    晏聪手中长剑光芒暴炽幻作光盾笼罩于自身三尺范围之内。

    密如骤雨的激烈撞击声持续冲击着晏聪的心神几乎使他气息大乱。仅仅是一些弱草但与晏聪手中之剑相撞时竟有惊人的力道且方位、角度、度百变莫测。

    晏聪剑势顿滞光盾亦即刻消失他“踏踏踏……”一连退出数步且在间不容间接连更换剑势最后总算免去兵器脱手之厄。

    但他已感到虎口剧痛且有粘湿生出显然虎口已裂!晏聪虽竭力把持手中之剑犹自持久颤鸣似乎剑也在心悸不已。

    晏聪的目光不敢自灵使身上错开一瞬自也不能顾及手上的伤势。

    南许许显然亦受波及不知何时已由石桌的一侧移至另一侧他双手用力按着石桌边缘身子前倾似在竭力稳住自己的身形。

    灵使骈指成剑遥指顾浪子眉心以平稳却奇怪无比的步伐欺身而进。

    凭借这平淡无奇、毫无诡变的攻势灵使竟对顾浪子保持了始终如一的强大压力并予晏聪、南许许心灵以极大的冲击。

    顾浪子的瞳孔不断收缩仿佛是在畏避阳光而眼中的光芒却比阳光更亮。

    他的身躯凭空飘起如同一片毫无分量的轻羽。

    灵使的指尖与他的躯体始终保持在六尺之距两人似被无形的纽带紧紧连系在一起并以一个固定不变的姿势凭空飘掠情形近乎诡异。

    一进一退。

    进者为灵使退者为顾浪子。

    最先力竭的必是顾浪子无疑!

    力竭之时岂非就是他命丧灵使指下之时?!

    灵使与顾浪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已以此独特的方式向草庐方向迅接近。

    虽只有极短的瞬间但晏聪却感到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那么漫长内心深处已萌生虚脱之感。

    “咔嚓……”一声厚厚的石桌竟被南许许压断一角而南许许仍像未曾知晓额头冷汗涔涔。

    “轰……”一声暴响顾浪子的身躯撞碎了草庐的门扉巨大的撞击力使本就不甚牢固的草庐轰然向这一侧倾倒顾浪子的身躯顿时没入其中。

    灵使毫不犹豫地紧随而入!

    晏聪的心莫名紧缩!

    “呛啷……”一声长刀脱鞘之声倏然响彻整个天地此声充满了压抑已久之后终破樊笼的激荡之气顿时一扫方才晏聪、南许许心头的压抑。

    长刀脱鞘声中刚刚坍落的草庐复又四分五裂朝不同方向轰然倒下。

    尘埃飘落复归寂然。

    废墟中灵使、顾浪子各据一角遥遥对峙。

    “断天涯”已握于顾浪子手中顾浪子单手持刀刀身斜指地面通体黝黑亮的“断天涯”仿若是一件来自地狱的兵器。

    “‘长相思’、‘断天涯’、‘玄流九戒’、‘红尘朝暮’乃四大齐名的奇兵‘断天涯’落在你这种人手中是明珠暗投未免可惜。”灵使漠然道。

    顾浪子的目光落在“断天涯”刀身上。刀宽而厚呈一片玄黑色黑得幽幽亮。渐渐地顾浪子那双显得过于冷酷的双眼中有了一丝暖意他淡淡地道:“是否可惜还是见识了我的无缺六式再作定论吧。”

    灵使自负地冷笑道:“二十年前你的‘天阙六式’胜不了我今日的‘无缺六式’也难免有落败的下场这片山野将是你的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他顺手自身旁坍塌的庐顶中抽出一截枝条胸有成竹地道:“今日本使就凭它胜你完成我法门维护武道公正的神圣职责!”

    南许许忽然怪笑一声讥嘲道:“在老朋友面前就不必再拿腔作调了吧?不二法门是什么货色你我心知肚明此处也没有外人你又何必费劲为不二法门脸上贴金?”

    灵使长叹一声似若悲天悯人:“将死之人多言何益?不二法门公正不阿天下共知纵是杀人千百亦不曾有一人死得冤屈。你南许许当年救了九极邪教教主勾祸一命便是人神共怒的死罪!”

    晏聪心道:“九极神教之祸乱是当年轰动整个乐土的大事关于其教主勾祸重创后又被南伯救起的事几乎是众口一词应不会是灵使强加于南伯身上。救勾祸一命后患无穷以此罪加诸南伯身上的确不为过却不知南伯会作如何解释?”

    却见南许许眼皮一翻满不在乎地道:“勾祸的确是我保了他一条命但我为何要这么做相信你比我更清楚。”看他的神情显然是不愿在这件事上与灵使分辩。

    晏聪颇觉有些意外忖道:“不论有什么理由救勾祸之命终是大错其后不知又有多少人为此丧命。”

    灵使不再理会南许许转而向顾浪子道:“你们三个人的性命皆系于你的刀身之下你可莫让他们失望。”

    言下之意自是暗示一旦顾浪子落败南许许与晏聪根本不堪一击必死无疑。

    晏聪虽已承受了灵使的一击但直到这时才确信灵使将连他也不会放过!这使他心头大为愤怒暗忖灵使绝不可能知道自己是顾浪子的弟子仅仅因为此时自己也在场他就要取自己的性命未免太霸道无理!

    南许许断定灵使说这番话是为了让顾浪子牵挂自己与晏聪的安危从而影响其刀道修为的挥心念急转之下他大声道:“顾兄弟大可放心我南许许不单是药疯子还是毒疯子休说杀我就是敢接近我三丈之内的人也没有几个!”

    顾浪子微微点头心道:“不论你这么说是否夸张你的心意我却是知晓的。”他不知灵使有没有召聚其他不二法门的人故自忖还是战决为妙。

&nbs
 

 
分享到: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影响历史的中国古代十大酒局揭秘
三位黑公主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4
十跪父母恩2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