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章 双王齐逝

第十章 双王齐逝

时间:2014/12/14 11:57:11  点击:1280 次
  轩辕不由得微讶,但见歧富向他点了点头,便径自在一旁点了几炷香,先在虎叶灵前拜祭一番,后又分别在凤妮和元贞长老的灵前将祭香插上。

  陶莹也没有说话,接过歧富递给她的香来到虎叶的灵前深揖一礼,强忍着泪水没有哭出声来。随即再来到凤妮的灵位时,想起与凤妮这些日子来的相处,泪水却忍不住滑落于地。

  陶莹拜完元贞长老后擦了擦泪水,来到轩辕的身边,语调有些哽咽地道:“人死不能复生,夫君要节哀顺变。”

  轩辕抬头望了望陶莹那泛红的眼圈和隐含泪光的眸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极为怜惜和疼爱地将之揽坐于身边,轻轻地抚了抚那飘逸的秀发,淡淡地道:“我爹与凤妮是不会白死的,我将会用蚩尤的鲜血来祭她在天之灵!会为她完成所有未完成的心愿,她将不会有任何遗憾的!”说到后来,轩辕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陶莹听到此处,不由得伏在轩辕的肩头痛哭起来。她本还想强忍着,害怕一起了轩辕心头的痛处,谁知轩辕早已为之哭过,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反是轩辕的话,引得她再也无法控制内心悲痛的情绪。凤妮不仅是她的好知己,更是好姐妹,因为轩辕的关系,她们之间的感情简直比亲姐妹还要亲,是以,陶莹实在是无法再忍住自己的情感。

  歧富也鼻头微酸,他在为轩辕难过,他明白轩辕内心的痛苦,可是轩辕却必须坚强地活着,这自轩辕那无可奈何的叹息之中完全可以听出来。

  轩辕紧拥着陶莹那纤瘦的躯体,只是轻柔而缓缓地抚摸着陶莹的秀发,强行控制内心再次被掀起的伤痛,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陶莹。

  良久,陶莹已经稍稍缓过神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似乎记起了什么似的,仍带哭腔地道:“夫君你去安慰一下燕妹吧。”

  轩辕一怔,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柳静女王和践通圣王双双仙去!”陶莹悲蹙地道。

  “什么?”轩辕大吃一惊,讶然盯着歧富问道:“怎么会这样?”

  “是刑天所为。当我们赶到之时,他们已经心脉尽碎,仅剩一口元气保住性命老夫也无能为力,致使他们伤重而逝!”歧富说到这里之时不由叹了口气道。

  “刑天干的?”轩辕此刻才明白,何以在他击杀刑地之时和之后,刑天一直都不曾露面,看来就是因为他正在与跂通和柳静交手。天下间,除蚩尤之外,也便只有刑天才拥有这样的力量,即使太昊和少昊也不可能在独对跂通的情况下,能够伤到跂通。

  事实上,跂通在服食了地火圣莲之后,其功力之高,绝不会在太昊和少昊之下。因此,陶莹说跂通仙去之时,他才会这般吃惊。同时,他也明白了跂燕何以会悲痛的原因。

  轩辕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想不到柳静当日在东山口君子城之时并未死于火神祝融之手,反而在今天死于刑天之手,而且连跂通也没有幸存。这或许是天意,想来,柳静确实是深爱着跂通,而跂通更是至死不渝地爱着柳静,两人能够结伴而去,也是一种不幸中的大幸。

  *********

  跂燕见到轩辕来了,再一次伏在轩辕的怀中大哭起来,桃红和陶莹及满苍夷怎么劝都劝不住。

  轩辕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心中的苦涩并不比别人轻,可他作为男人,作为跂燕的夫君,

  却必须展现出自己强硬的一面.

  跂燕终于得到了父母的承认,但是她仅只叫了父母一声爹和娘,柳静和跂通便双双去逝.这对于跂燕来说,确实有些残忍,她宁可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上有爹和娘的存在。可是,她偏偏知道了这一点,而且是在这最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知道的,轩辕也深深地理解跂燕的心情。

  *********

  轩辕整夜没睡,他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熊城之中的伤者达到数千,各处受伤之人皆送到熊城来治疗,熊城之中的一些药物皆用得差不多了,可是战争尚在延续,伤者将会越来越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也是一个关键。

  轩辕回了熊城,那失陷的五大联城也相继被夺回。这之中,土计确实立下了极大的功劳。

  不过,这五大联城虽相继被夺回,可是城中己是面目全非,无论是城墙还是城内的建筑。其破损程度都极为厉害,不过,这已没有多大的关系。

  东夷大军这次损失之大,几乎折损了一半的兵力,根本就无力再行北征,整个黄河北面的力量全都成了有熊所辖,仅余东临海边的鸟夷,但这些人已经不足为患。

  少昊的实力仅剩下济水之南的地方,可以说,整个黄河之北全都已是华联盟所辖。黄河与济水之间存在着高阳氏,另有在大行之西南的有虞氏。北方的鬼方现在更是不存在威胁,或许还有一个刑天,但此人毕竟太过单薄,一人之力总有限,何况有熊拥有轩辕这个已经变得不可思议的高手。

  大部分军将各就各位,十大联城重新在控制之下,但是现在分派在十大联城的兵力不是很多,所有的重要人物都赶返熊城,因为熊城将要召开自战事以来,最为特别的一个大会.那便是关于大阳的遗嘱,确立新太阳人选的大会。

  轩辕当然是主角,无论怎么说,他都已是有熊的第一号人物,军事大总管,所有的兵权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而且,轩辕乃是天下公认的有熊新一代支柱人物,无论是武功还是智慧,都足以让天下所有的人对有熊另眼相看。因此,轩辕昨夜在劝得跂燕睡着后,便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他连一点休息的时间也没有,像是一个完全不知疲劳的超人.跂燕、陶莹诸女确实是累了,这些天来,自崆峒山没日没夜地赶回熊城,这一路奔波的疲惫可想而知,她们虽然功力深厚,但是却无法与轩辕那超人般的体质相比。

  轩辕的体质得到了完全的改变,几乎根本不用食用任何食物,便像广成子一般达到辟谷的地步,只要稍饮一些水,便差不多可以补充自己的体力。支持他的,是天地间无穷无尽的生机,只要天地间生机不绝,轩辕便可以无忧地活下去……这或许只是一种理想的境界,抑或只是一种妄谈。

  *********

  赶至熊城的,不仅仅有有熊各路重要人物,更有各降部的代表和首领,同时,华联盟的许多部落也派来了使者。

  这几天之中,熊城城墙的坍塌之处已经补好,熊城内外也清理了一遍,就只有熊山有些变化。昔日宗庙的建筑极多,但这次除主殿周围的几座大殿外,余者全部倒塌,几乎不留痕迹,这是当日太阳神盾出世的结果。不过,这并不影响熊城的盛况。

  熊城,依然是不可怀疑最为繁荣和坚固的城池,就因为城中密集的人口和许许多多雄奇的建筑。

  盛会也不能算是盛会,所在之处却是在凤妮、虎叶及元贞长老的灵堂之上.熊城上下,仍然在为凤妮和元贞长老戴孝,而虎叶的灵位之所以能摆在熊城的灵堂之上,是因为他是轩辕的父亲,所以便连轩辕也不例外地披麻戴孝。外来之客也是人人手扎白布条,以示心中的哀悼。

  今日熊城的气氛与昔日大有不同,每位来到宗庙大殿的人最先要做的便是对着摆在左边的凤妮和元贞的灵位行礼,这才向几位长老和轩辕等身分极高者致意,一切没有必要的话全都省下了。

  大殿之中极静,只有脚步之声和门外金穗剑士让来者报名的声音,其余的一切都显得极为沉闷和安静,包括陶基和君子国的人及土计诸人。

  客人基本都到齐了,而有熊的十城八寨七营的主要首领除战死者之外,余者皆到,另外便是山海战士副统领之一的神农诸人,蚊梦和族中诸人也列位而坐,整个大厅之中坐着数十位高手。

  尚九和吴回则是今日的主持。吴回首先主持了对凤妮和元贞长老的祭悼,之后便由尚九宣读凤妮的遗嘱。

  遗嘱的大意便是:“有熊今临大难,凤妮决意以身殉城,与敌人决一死战!若有任何不测,则将太阳之位传给轩辕,让其主持有熊内外一切事务,力兴有熊,除魔为道,以安定天下为志……”

  听罢凤妮的遗嘱,人人点头称赞,更是对凤妮的高尚情操和伟大志向钦服不已,由此也更对凤妮的死生出了许多惋惜,有些人则是淌下了泪水,一时之间呼嘘一片……

  “有熊不能一日无主,现请大总管禀承太阳遗命,继承有熊第十二代太阳之位!”尚九长老压下所有人的声音,高呼道。

  “轩辕年轻无为,实不宜担任太阳之职,只怕是得太阳错爱了,还请长老另找贤能,轩辕定倾力相辅!”轩辕突地立身而起,出言道。

  众人全都一阵错愕,没想到轩辕竟会如此表态。

  他们都觉得轩辕成为有熊太阳乃是理所当然之事,又有凤妮太阳遗嘱,怎地轩辕却要推托呢?

  “试问有熊之中,有何人贤过大总管?大总管虽然年轻,但功绩之高,世所共睹!试问,若大总管不担此任,谁人敢担此任?”尚九长老似乎明白轩辕的意思,高声反问道。

  “不错,大总管的功绩谁人不知?首先送凤妮太阳自南方面回,出生入死,再到力战九黎,破快鹿骑,破鬼方大军,杀天魔,再到智斗太昊、少昊,威服诸部,现又杀刑地,平鬼方,而且治军治族有道,否则哪有今日有能之兴盛团结?”吴回也附和道。

  “是呀,除了大总管之外,谁任大阳,我齐充第一个不服!”

  “我们全力支持大总管,若谁认为自己的功绩盖过大总管,我木青倒要与他比试比试!”

  “除大总管外,谁当太阳我都不服……”一时之问七大营、八大寨和十大联城之主人人神情有些激愤,对轩辕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反对的人。

  尚九长老伸手压下众人的呼声,来到轩辕面前,突地跪下,诚恳地道:“请大总管为我有熊大局着想,放下一切不必要的顾忌,领导我们有熊吧!同时,也请大总管看在众兄弟的份上……”

  “长老你这又是何苦呢?”轩辕大惊,没想到尚九长老竟会当众下跪,一时之间,有熊十城八寨七营的首领全都跪下,外族客人也全都肃然起身。

  “请大总管接大阳之令吧!”众人全都恳求道。

  “大家这又是为何呢?快!快!快起来,有话好商量!”轩辕慌忙扶起尚九长老、伯夷父和
 

 
分享到:
 打坐姿势图片2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唐太宗李世民身后的四个极品女人
日本艺妓的“露乳装”
被一个偷情女人毁掉的契丹王朝
三字经40
于是“美”成为了清朝后宫女子生活中的一项重之又重的内容。她们不仅注重容颜之美,更重视服饰之美等。拿即使宫中事务再繁忙,每天也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温水洗脸、敷面,用扬州产的宫粉、苏州制的胭脂和宫廷自配的玫瑰露护肤美颜等。连对牙齿的护理也不疏忽,不仅用中药保护,还用药具医疗。
自愿陪心爱男人赴刑场的京城第一名妓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