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十五章 冰中奇人

第十五章 冰中奇人

时间:2014/12/13 13:53:34  点击:735 次
  尹恬儿俏皮地皱了皱鼻子,道:“以我现在的功力,就是在里面逗留半日,也不会有事,石爷爷还把我当作小丫头么?”

  石爷爷慈和地笑道:“我真是老糊涂了,忘了隐凤谷的三小姐是大姑娘了。”

  尹恬儿做了个鬼脸,这才以食指按在石门右侧一个鸡蛋大的凹陷处,只听得低沉的轰鸣声响起,石门缓缓开启。

  石门开启之后,一阵彻骨冷风自里面扑面而来,此冷风足以让人误以为时节已易,秋去冬至。

  尹恬儿默立于门前少顷,方举步向里面走去。门内赫然是向下延伸的地道,地道内甚是森寒,但尹恬儿对此似乎并不在意。

  下了一级石阶,她身后的石门合上了,但地道中却并未因此而变得一片昏暗。在地道两侧石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芒。

  地道不断地延伸,尹恬儿的脚步声在地道中回响着,似乎地道会一直延伸下去,没有尽头。

  或者,尽头处就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越往前走,寒意越甚,到后来已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谁会料到,在隐凤谷中,竟有如此诡异之境?

  战传说若是置身此地道中,再想到在隐凤谷谷口遗恨湖中又有睡莲怒放,只怕会心神茫然,无以适从。

  走了足足有一刻钟,地道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洞穴之中赫然有无数巨大的冰柱、冰岩!夜明珠珠光在坚冰的交辉映射下显得格外晶莹璀璨,恍惚似若进入另一个银色的世界,初次步入此地者,难免会目眩神迷。

  尹恬儿径自走至一座冰台前,跪伏地上,面向冰台,忽然开口道:“爹,恬儿有话要告诉爹爹。”

  “恬儿,你身上为何会有血迹?”竟有一个粗犷浑厚的声音自坚厚的冰台中传出,与尹恬儿的声音相呼相应。

  透过厚厚的冰台,赫然可见冰台中竟有一人盘膝而坐,四周皆为厚厚的坚冰完全密封!因为冰层极厚,所以只能看见冰台中的模糊姿势形体,却无法看清此人的容貌身材如何。

  除他之外,四周再无他人,与尹恬儿对话者,自是此人无疑,亦即尹恬儿之父,但尹恬儿之父既然是隐凤谷谷主之父,又怎会困于这奇寒之冰台中?!

  尹恬儿这才留意到自己裙裾下摆有数点血迹,便道:“遗恨湖中发生变故,恬儿身上的血迹便是那时沾上的。”当下,她将在遗恨湖发生的一切叙说了一遍,当她说到“三皇咒”时,冰台中的尹恬儿之父将她的话打断道:“你二哥真能断定那雷大之死是因为三皇咒之故?”

  未等尹恬儿回答,他已接着道:“不错,惟有惊怖流之三皇咒,方具凭妖戾之气噬魂,遇血而作之能!”

  “惊怖流岂非在三十年前就已销声匿迹?”尹恬儿的语气并不十分肯定,虽然是跪伏于坚冰之前与难睹神容的父亲交谈,但她对此已习以为常。因为,自她出生之日起,其父就在这冰殿之中。此事在他人眼中或许不可思议,但对她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

  幼时为进入冰殿探望父亲,她需得以皮衣裘帽包裹得严严实实,方能进入冰殿,而且在冰殿中所能逗留的时间亦极为短暂。

  直至她八岁时,其父开始向她口授调动内息的密诀,尹恬儿常练不懈,竟渐有御寒之能,且与日俱增。如今,出入冰殿,对她而言,已是轻松自如,再也不惧刺骨之寒。

  幼时,她多半是由其大哥尹缟领入冰殿,大哥尹缟比她年长十四岁,对她疼爱有加,但在她九岁那年,尹缟突然暴病而亡,而她对二哥尹欢一向不喜。至于她的生母,更是自她懂事之日起,就不曾见过,从此尹恬儿来与父亲相见,多半是独自一人前来。

  尹恬儿之父嘿嘿一笑,笑声自坚冰中传出,显得极为沉闷,似乎连笑声也在这酷寒的冰殿中被冻住。

  笑罢,尹恬儿之父道:“惊怖流犹如虚空之尘埃,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却又难分难辨,难以捉摸。惊怖流之神秘,堪与异域废墟相提并论!武界各派多半是将惊怖流视作最可怕的杀手组织,却不知惊怖流的可怕,远非寻常意义上的杀人所能比拟!当年惊怖流的所作所为,引起武界公愤,更重要的是,惊怖流与异域废墟一样,从不愿追随不二法门!环视整个天下,能与不二法门分庭抗礼者犹如凤毛麟角。正因为如此,惊怖流方难有立足之地,在武界中再难寻其踪迹。而异域废墟之所以未与不二法门正面冲突,只是因为异域废墟偏于一隅,除非有人主动滋犯,否则异域废墟绝不插手其他门派之事,不二法门方容它存在。至于惊怖流,本是踪迹神秘,从无人知晓其总坛所在。惊怖流的门徒忽聚忽散,聚则成百成千,散则如泥牛入海,销声匿迹。若说真正地将惊怖流灭绝,又谈何容易?这一次三皇咒再现隐凤谷,就是明证!”

  “二哥总算比我见多识广,若是换了我,只怕就无法看出雷大神情大变,功力暴增是因为惊怖流的三皇咒所致。”尹恬儿道:“但不知惊怖流此举有何目的?我隐凤谷又该如何应付?”

  言罢,她凝视着冰台中的父亲,静候他的回答。虽然她从未与父亲真正地相处,在她父女之间,有着冰冷的坚冰相隔,虽然她未曾享受到常人所能享受的父亲的关爱,但她仍是深爱着父亲。

  冰殿内一时极静。

  柔和的珠光在寒冰的反射下,映在尹恬儿那绝世容颜上,显得十分恬静幽美。

  隐凤谷中人皆知三小姐尹恬儿性情古怪刁蛮,谁又会料想她竟也有如此娴静之时?

  又有谁会知道,哪一种性情,才是她的真实?

  不知为何,尹恬儿之父竟久久无言。

  尹恬儿手抚那光滑而寒冷的坚冰,心中思绪涌动,恍惚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幼时的一幕——

  在通往冰殿的长长地道中,高大而俊朗的尹缟牵着他齐腿高的尹恬儿向冰殿走来。尹缟的五官如同岩石雕就般棱角分明,充满了力感。他那挺拔的鼻翼与自信的眼神,使其显得异常坚毅,尹恬儿仰首望着尹缟,感到他就是一座高高的山,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尹恬儿全身穿着厚厚的衣裳,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也戴了狐皮帽,全身上下,几乎只有一双亮如星辰的双眼与已冻得通红的鼻子露在外面,她的脖子上系着围巾,捂住了她的口。

  尹恬儿将一只手缩入衣袖中,将另一只手放入尹缟宽大的手掌中,让尹缟紧紧握着。尹缟就如同今日的尹恬儿一般不惧酷寒,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尹恬儿感到暖意源源不绝地自尹缟手心传到自己的小手中,这暖意甚至温暖了她整个身子。

  “冷吗?”尹缟关切地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而浑厚,让人感到这不是从嗓子里发出,而是从胸腔内直接发出。

  尹恬儿飞快地摇了摇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大哥,爹爹冷吗?”

  尹缟沉默了片刻,方缓缓地道:“爹爹不怕冷。”言罢,他眉宇微纠,若有所思。

  “爹爹为什么不出来,与恬儿在一起?”

  “因为爹爹患了一种可怕的病,惟有将全身闭守于玄冰内方不会发作。”

  “那,有什么办法能将爹爹的病治好?”

  “爹说能治他的病的人,早已去逝。”

  “难道,爹爹要永远留在冰中吗?”

  “不,爹说隐凤谷既是神之福地,又是魔之地狱,终有一天,神魔交战,那时,也许就是爹重见天日之时。”

  ……

  尹恬儿正自沉思,忽被其父的言语声惊醒过来:“恬儿,你可查清水舍中受伤者真实的身分?此事至关重要,因为你初见受了伤的鸟儿时,鸟儿是与他同在一处。三皇咒其实是一种妖玄内家心法,一旦它加诸某人身上时,此人便可在极短的时间内功力倍增无数,性情变得疯狂嗜杀,再无是非善恶之念。除了一死,根本无其他方法可以解脱,最为可怕的是三皇咒可以遇血而作,一旦被三皇咒这一妖玄心法加诸其身后再伤及他人,则后者亦会性情大变,功力暴增!为父推测,雷大并非直接为三皇咒所毒害,而是由你所饲养的鸟儿传与他身上的。”

  “二哥亦是如此认为。”尹恬儿道。

  紧增添中传来一声轻叹:“为父自建立隐凤谷基业后,因为隐凤谷暗藏玄机,故武界中对隐凤谷窥视者甚多。数十年来,隐凤谷时有异变。这一次,惊怖流竟也觊觎隐凤谷!惊怖流要对付的绝不是雷大,为父相信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你!因为按常理论之,你所饲养的鸟儿回到隐凤谷,最先必然应是回到你身边,若是如此,一旦鸟儿身中的三皇咒发作,毫无防备的你,必会为之所伤,这才是惊怖流所要达到的真正目的!”

  听到这儿,尹恬儿不由凛然一惊,跪直了身子。

  尹老谷主继续道:“能设下如此周密计谋,说明惊怖流对我隐凤谷已颇为了解!”

  尹恬儿谨慎地道:“当时那年轻人伤势很重,这是我后来才看出来的。在来冰殿之前,恬儿曾向谷中弟子问过此人身分,才知他并非我隐凤谷的人,而是二哥救起的二位伤者之一,当时他是在水舍中养伤。二哥救了二个人的事,恬儿早在两天前就听说过,但恬儿以为这又是……又是二哥的障眼法,假借替他人疗伤,另有……另有古怪,所以见到此人时,一时倒忘了此事。”

  不知为何,说到尹欢替他人疗伤之事时,她竟显得极不自在,甚是尴尬。

  尹老谷主“哼”了一声,道:“孽子!”显得甚为气恼,停了片刻,方接着道:“这不肖之子,他自幼便容貌俊美,喜着明鲜衣饰,没想到如今竟愈演愈烈……”

  尹恬儿极不自在,双手抚弄着自己的衣角。

  尹老谷主沉声道:“为父已吩咐你们兄妹二人,江湖险恶,不可轻信他人。我隐凤谷之医术冠绝天下,既然此人你识之不得,你二哥为何要将此人留在谷中养伤?莫非眼中早已没有为父,可以对为父之言充耳不闻?”

  其声低沉有力,到最后有若猛狮怒嚎低吼,虽是相隔坚厚寒冰,但犹可感受到难以言喻之震撼。

  尹恬儿虽从未见过父亲之面,而且父亲待她,多是言语温和,但她对父亲仍是敬畏交加。

  她感到,即使是玄寒之坚冰,以及二十余载光阴,却仍是无法掩盖父亲惊天撼地的气概。

  尹恬儿惶然道:“爹爹息怒,二哥这么做应是事出有因。被救二人中一人是六道门弟子,另一人虽是无名,却杀了苍封神……”

  语至此处,立被尹老谷主打断:“苍封神?六道门门主?!”

  “正是,此人是在与那六道门弟子携手对付苍封神时,将苍封神杀了的,但他们自己也受了伤,正好被不二法门灵使救起,送至隐凤谷……”

  “哈哈哈,哈哈哈……”尹老谷主忽然纵声长笑,笑声穿透冰层后,竟仍是极具震撼,整个冰殿都为之轻颤。

  尹恬儿一惊之下,赫然发现十几年来一直完整无缺的冰台,此刻竟以父亲所在的部位为中心,向四周延伸出无数如闪电状的裂隙。

  这一幕对尹恬儿的心灵震撼极大,无可名状的感觉紧紧抓住了她的心,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

  只听得尹老谷主道:“能杀了苍封神,又为不二法门灵使救起的人,必定十分有趣!恬儿,你一定要设法留住此人!”

  △△△△△△△△△

  日暮西沉,秋风正紧。

  “求名台”乃一天生石台,前临一条宽阔的大河,后倚狰狞危岩,石坪方圆达十余亩,平坦如人工凿就,堪谓天造地设、鬼斧神工。

  晏聪立于“求名台”两侧,面向最后一抹血色夕阳,神情凝重。

  通向“求名台”有一座石拱桥,石桥横跃大河,可四马并驰。此刻,桥上有四名不二法门的黑衣骑士默然肃立,不二法门的旗帜迎风飞扬,猎猎作响。

  无论在何处,只要有不二法门绣有“独语剑”的旌旗出现,任何人都会收敛轻视之心,因为它所代表的,就是最高权势!

  不二法门之喜憎,已俨然成为天下人的喜憎,没有人能违背不二法门的旨意。

  事实上,亦没有人会违背不二法门的旨意。法门元尊明察秋毫,洞悉万里,但凡不二法门介入的武界公案,没有任何冤屈不公之处。

  只是,不二法门并非对武界中的每一件争夺都介入其中。武界自有武界的规律,生死血腥本就是武道存在的外在形式,消除了生死血腥,武道无异于不复存在。

  便如潮涨潮落,自来有之,谁也无法消除,不二法门所做的便是让这潮起潮落不会成为汹涌海啸!

  晏聪实应称幸才是,但凡有不二法门过问插手的事,向无冤屈。

  但,晏聪的心情依旧沉重。有关苍封神的秘密,也许惟有他自己方知,虽然苍封神生前曾承认自己与当年六道门四旗旗主晋连之妻晏摇红之死有关,但此刻苍封神已死,死无对证,仅凭晏聪、战传说所言,又怎能让他人信服?无论何人,都会想到他们如此说定是为自己开脱罪责。

  那么,不二法门这次是否能如以往一样,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六道门心服口服吗?

  不二法门四大使者之灵使并未现身此地,但晏聪知道灵使必会在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仿若天下诸般事宜,皆在不二法门掌握之中——这,本就是武界中人共有的感觉。

  心神不定间,晏聪想到灵使毙杀苍封神时所说的话,心中稍定,同时暗忖道:“灵使如何知道苍封神勾结外人,残杀六道门中人?其实即使是我自己,先前也是略有猜疑而已,直到两天前苍封神自以为稳操胜券,亲口承认方能确定这是事实。而灵使何以如此神通广大?”

  正自思忖间,东面传来急骤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踏碎了黄昏的寂寥。

  回首望去,只见三匹快马如飞驰来。暮色沉沉,三骑便如同在夜色中滑翔而至,如此快疾行进,犹隐约可闻鞭击虚空之声偶尔响起,显然可见骑者心急如焚。

  晏聪轻吸一口气,凭三骑来势判断,他相信必然是接到自己传讯赶来的六道门中人。

  他不由向石桥那边扫了一眼,灵使尚未出现。

  仅在短短的瞬息间,三匹快马已如飞而至,马嘶声中,马上骑者飘然掠下,马儿犹自在躁乱不安地跺着步子,铁蹄踏于石台上,发出清脆的“嗒嗒……”之声。三匹坐骑皆在大口大口地喷着热气,光亮的皮毛上渗出点点汗珠。

  石桥上四名不二法门武士对此视若未睹,没有任何举措。

  晏聪快步上前相迎,虽是在暮色中,但即为同门,晏聪仍是一眼便认出三人。当他辨清三人中年龄最大的老者时,微微吃了一惊,因为此人论辈分比苍封神仍要高,乃苍封神的师叔景睢,亦是六道门他这一辈人中硕果仅存的一人!当年武界群豪与邪道九极神教大战时,六道门出力甚多,正因为如此,六道门方被世人视为名门正派,但为此六道门亦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伤亡大半。六道门与九极神数度血战后,景睢被斩断一腿一臂,仅能以假肢代步。他的六位师兄中有五人遇难,惟有掌门师兄文过非虽受致命重伤,却暂保性命。其时苍封神刚拜文过非为师,文过非在重伤将亡之前,将苍封神托付给景睢,并把“六道归元”传于了他。

  景睢不负文过非所托,对苍封神勤加点拨,因眷顾师兄弟之情义,景睢待苍封神之恩义甚至在其谪传弟子之上。苍封神亦不枉景睢一番心血,无论武学智谋,都为同辈的佼佼者。最终,景睢将掌门之位传与了苍封神,而非自己的一干弟子。

  之后,因为手足有疾,行动不便,加上年岁已高,景睢便将六道门全权交与苍封神主持,从此门内之事他极少过问。

  晏聪仅是六道门普通门徒,进入六道门二年,亦只见过这位老门主三次。此次连景睢亦不辞辛劳策马而至,晏聪心中更为忐忑不安。

  与老门主景睢同来的另外两人的身分亦不寻常,其中一人赫然是四旗主晋连,亦即当年被杀的晏摇红之夫!晋连面容消瘦,目光沉晦,在晏聪的印象中,晋连是六道门诸旗主中最沉默寡言者。



 

 
分享到: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一幅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6
三字经39
虬龙,拼音 qiú lóng ,解释 1.古代传说中的有角无须的小龙。屈原《天问》:“虬龙负熊”。宋《瑞应图》:“龙马神马,河水之精也,高八尺五寸,长颈骼,上有翼,修垂毛,鸣声九音。有明王则见。”虬龙则是传说中的瑞兽,“神马”,“马八尺以上为龙”,“两角者虬”
史上第一个因不会说普通话被废的皇后
三字经11
古代女子缠足和性有什么关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