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十五章 冰中奇人

第十五章 冰中奇人

时间:2014/12/13 13:53:34  点击:1529 次
  尹恬儿俏皮地皱了皱鼻子,道:“以我现在的功力,就是在里面逗留半日,也不会有事,石爷爷还把我当作小丫头么?”

  石爷爷慈和地笑道:“我真是老糊涂了,忘了隐凤谷的三小姐是大姑娘了。”

  尹恬儿做了个鬼脸,这才以食指按在石门右侧一个鸡蛋大的凹陷处,只听得低沉的轰鸣声响起,石门缓缓开启。

  石门开启之后,一阵彻骨冷风自里面扑面而来,此冷风足以让人误以为时节已易,秋去冬至。

  尹恬儿默立于门前少顷,方举步向里面走去。门内赫然是向下延伸的地道,地道内甚是森寒,但尹恬儿对此似乎并不在意。

  下了一级石阶,她身后的石门合上了,但地道中却并未因此而变得一片昏暗。在地道两侧石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芒。

  地道不断地延伸,尹恬儿的脚步声在地道中回响着,似乎地道会一直延伸下去,没有尽头。

  或者,尽头处就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越往前走,寒意越甚,到后来已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谁会料到,在隐凤谷中,竟有如此诡异之境?

  战传说若是置身此地道中,再想到在隐凤谷谷口遗恨湖中又有睡莲怒放,只怕会心神茫然,无以适从。

  走了足足有一刻钟,地道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洞穴之中赫然有无数巨大的冰柱、冰岩!夜明珠珠光在坚冰的交辉映射下显得格外晶莹璀璨,恍惚似若进入另一个银色的世界,初次步入此地者,难免会目眩神迷。

  尹恬儿径自走至一座冰台前,跪伏地上,面向冰台,忽然开口道:“爹,恬儿有话要告诉爹爹。”

  “恬儿,你身上为何会有血迹?”竟有一个粗犷浑厚的声音自坚厚的冰台中传出,与尹恬儿的声音相呼相应。

  透过厚厚的冰台,赫然可见冰台中竟有一人盘膝而坐,四周皆为厚厚的坚冰完全密封!因为冰层极厚,所以只能看见冰台中的模糊姿势形体,却无法看清此人的容貌身材如何。

  除他之外,四周再无他人,与尹恬儿对话者,自是此人无疑,亦即尹恬儿之父,但尹恬儿之父既然是隐凤谷谷主之父,又怎会困于这奇寒之冰台中?!

  尹恬儿这才留意到自己裙裾下摆有数点血迹,便道:“遗恨湖中发生变故,恬儿身上的血迹便是那时沾上的。”当下,她将在遗恨湖发生的一切叙说了一遍,当她说到“三皇咒”时,冰台中的尹恬儿之父将她的话打断道:“你二哥真能断定那雷大之死是因为三皇咒之故?”

  未等尹恬儿回答,他已接着道:“不错,惟有惊怖流之三皇咒,方具凭妖戾之气噬魂,遇血而作之能!”

  “惊怖流岂非在三十年前就已销声匿迹?”尹恬儿的语气并不十分肯定,虽然是跪伏于坚冰之前与难睹神容的父亲交谈,但她对此已习以为常。因为,自她出生之日起,其父就在这冰殿之中。此事在他人眼中或许不可思议,但对她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

  幼时为进入冰殿探望父亲,她需得以皮衣裘帽包裹得严严实实,方能进入冰殿,而且在冰殿中所能逗留的时间亦极为短暂。

  直至她八岁时,其父开始向她口授调动内息的密诀,尹恬儿常练不懈,竟渐有御寒之能,且与日俱增。如今,出入冰殿,对她而言,已是轻松自如,再也不惧刺骨之寒。

  幼时,她多半是由其大哥尹缟领入冰殿,大哥尹缟比她年长十四岁,对她疼爱有加,但在她九岁那年,尹缟突然暴病而亡,而她对二哥尹欢一向不喜。至于她的生母,更是自她懂事之日起,就不曾见过,从此尹恬儿来与父亲相见,多半是独自一人前来。

  尹恬儿之父嘿嘿一笑,笑声自坚冰中传出,显得极为沉闷,似乎连笑声也在这酷寒的冰殿中被冻住。

  笑罢,尹恬儿之父道:“惊怖流犹如虚空之尘埃,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却又难分难辨,难以捉摸。惊怖流之神秘,堪与异域废墟相提并论!武界各派多半是将惊怖流视作最可怕的杀手组织,却不知惊怖流的可怕,远非寻常意义上的杀人所能比拟!当年惊怖流的所作所为,引起武界公愤,更重要的是,惊怖流与异域废墟一样,从不愿追随不二法门!环视整个天下,能与不二法门分庭抗礼者犹如凤毛麟角。正因为如此,惊怖流方难有立足之地,在武界中再难寻其踪迹。而异域废墟之所以未与不二法门正面冲突,只是因为异域废墟偏于一隅,除非有人主动滋犯,否则异域废墟绝不插手其他门派之事,不二法门方容它存在。至于惊怖流,本是踪迹神秘,从无人知晓其总坛所在。惊怖流的门徒忽聚忽散,聚则成百成千,散则如泥牛入海,销声匿迹。若说真正地将惊怖流灭绝,又谈何容易?这一次三皇咒再现隐凤谷,就是明证!”

  “二哥总算比我见多识广,若是换了我,只怕就无法看出雷大神情大变,功力暴增是因为惊怖流的三皇咒所致。”尹恬儿道:“但不知惊怖流此举有何目的?我隐凤谷又该如何应付?”

  言罢,她凝视着冰台中的父亲,静候他的回答。虽然她从未与父亲真正地相处,在她父女之间,有着冰冷的坚冰相隔,虽然她未曾享受到常人所能享受的父亲的关爱,但她仍是深爱着父亲。

  冰殿内一时极静。

  柔和的珠光在寒冰的反射下,映在尹恬儿那绝世容颜上,显得十分恬静幽美。

  隐凤谷中人皆知三小姐尹恬儿性情古怪刁蛮,谁又会料想她竟也有如此娴静之时?

  又有谁会知道,哪一种性情,才是她的真实?

  不知为何,尹恬儿之父竟久久无言。

  尹恬儿手抚那光滑而寒冷的坚冰,心中思绪涌动,恍惚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幼时的一幕——

  在通往冰殿的长长地道中,高大而俊朗的尹缟牵着他齐腿高的尹恬儿向冰殿走来。尹缟的五官如同岩石雕就般棱角分明,充满了力感。他那挺拔的鼻翼与自信的眼神,使其显得异常坚毅,尹恬儿仰首望着尹缟,感到他就是一座高高的山,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尹恬儿全身穿着厚厚的衣裳,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也戴了狐皮帽,全身上下,几乎只有一双亮如星辰的双眼与已冻得通红的鼻子露在外面,她的脖子上系着围巾,捂住了她的口。

  尹恬儿将一只手缩入衣袖中,将另一只手放入尹缟宽大的手掌中,让尹缟紧紧握着。尹缟就如同今日的尹恬儿一般不惧酷寒,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尹恬儿感到暖意源源不绝地自尹缟手心传到自己的小手中,这暖意甚至温暖了她整个身子。

  “冷吗?”尹缟关切地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而浑厚,让人感到这不是从嗓子里发出,而是从胸腔内直接发出。

  尹恬儿飞快地摇了摇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大哥,爹爹冷吗?”

  尹缟沉默了片刻,方缓缓地道:“爹爹不怕冷。”言罢,他眉宇微纠,若有所思。

  “爹爹为什么不出来,与恬儿在一起?”

  “因为爹爹患了一种可怕的病,惟有将全身闭守于玄冰内方不会发作。”

  “那,有什么办法能将爹爹的病治好?”

  “爹说能治他的病的人,早已去逝。”

  “难道,爹爹要永远留在冰中吗?”

  “不,爹说隐凤谷既是神之福地,又是魔之地狱,终有一天,神魔交战,那时,也许就是爹重见天日之时。”

  ……

  尹恬儿正自沉思,忽被其父的言语声惊醒过来:“恬儿,你可查清水舍中受伤者真实的身分?此事至关重要,因为你初见受了伤的鸟儿时,鸟儿是与他同在一处。三皇咒其实是一种妖玄内家心法,一旦它加诸某人身上时,此人便可在极短的时间内功力倍增无数,性情变得疯狂嗜杀,再无是非善恶之念。除了一死,根本无其他方法可以解脱,最为可怕的是三皇咒可以遇血而作,一旦被三皇咒这一妖玄心法加诸其身后再伤及他人,则后者亦会性情大变,功力暴增!为父推测,雷大并非直接为三皇咒所毒害,而是由你所饲养的鸟儿传与他身上的。”

  “二哥亦是如此认为。”尹恬儿道。

  紧增添中传来一声轻叹:“为父自建立隐凤谷基业后,因为隐凤谷暗藏玄机,故武界中对隐凤谷窥视者甚多。数十年来,隐凤谷时有异变。这一次,惊怖流竟也觊觎隐凤谷!惊怖流要对付的绝不是雷大,为父相信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你!因为按常理论之,你所饲养的鸟儿回到隐凤谷,最先必然应是回到你身边,若是如此,一旦鸟儿身中的三皇咒发作,毫无防备的你,必会为之所伤,这才是惊怖流所要达到的真正目的!”

  听到这儿,尹恬儿不由凛然一惊,跪直了身子。

  尹老谷主继续道:“能设下如此周密计谋,说明惊怖流对我隐凤谷已颇为了解!”

  尹恬儿谨慎地道:“当时那年轻人伤势很重,这是我后来才看出来的。在来冰殿之前,恬儿曾向谷中弟子问过此人身分,才知他并非我隐凤谷的人,而是二哥救起的二位伤者之一,当时他是在水舍中养伤。二哥救了二个人的事,恬儿早在两天前就听说过,但恬儿以为这又是……又是二哥的障眼法,假借替他人疗伤,另有……另有古怪,所以见到此人时,一时倒忘了此事。”

  不知为何,说到尹欢替他人疗伤之事时,她竟显得极不自在,甚是尴尬。

  尹老谷主“哼”了一声,道:“孽子!”显得甚为气恼,停了片刻,方接着道:“这不肖之子,他自幼便容貌俊美,喜着明鲜衣饰,没想到如今竟愈演愈烈……”

  尹恬儿极不自在,双手抚弄着自己的衣角。

  尹老谷主沉声道:“为父已吩咐你们兄妹二人,江湖险恶,不可轻信他人。我隐凤谷之医术冠绝天下,既然此人你识之不得,你二哥为何要将此人留在谷中养伤?莫非眼中早已没有为父,可以对为父之言充耳不闻?”

  其声低沉有力,到最后有若猛狮怒嚎低吼,虽是相隔坚厚寒冰,但犹可感受到难以言喻之震撼。

  尹恬儿虽从未见过父亲之面,而且父亲待她,多是言语温和,但她对父亲仍是敬畏交加。

  她感到,即使是玄寒之坚冰,以及二十余载光阴,却仍是无法掩盖父亲惊天撼地的气概。

  尹恬儿惶然道:“爹爹息怒,二哥这么做应是事出有因。被救二人中一人是六道门弟子,另一人虽是无名,却杀了苍封神……
 

 
分享到:
水晶棺材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三字经31
张献忠攻安微时用妇女下体破大炮
揭秘岳飞背后为何要刺“精忠报国”
三字经76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9
揭秘光绪当年为何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