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一章 威扬熊城

第十一章 威扬熊城

时间:2014/12/6 21:13:42  点击:1094 次
  癸城迅速传开,洛书为刑天所夺,那一场大比拼更是被描绘得有声有色,什么轩辕三招擒土计,大战魔王刑天之类的那可是越描越神,仿佛人人亲见一般。

  轩辕和凤妮自不在意这些消息的传扬,也可以说这是他们故意让消息传出,以让那真正得益者听到这个消息。

  伯夷父和蒙赤武也无法阻止这些消息的传播,他们总不能堵住所有人的口呀,当然,只要轩辕和凤妮没怪罪,他们便没有必要太过追究责任,让消息继续传下去,而凤妮没找他们责任已算是万幸了。

  洛书在癸城被刑天抢去,这是何等大事,对于伯夷父和蒙赤武而言可算是丢足了脸面,但他们又能说什么?因为事实确是如此。

  凤妮和轩辕吃过早餐便领着两百多人前往熊城。

  凤妮身边当然没有这么多人马,除了轩辕一百多人之外,还有癸城相派的护送高手,加上凤妮的太阳战士,一起浩浩荡荡几近三百人,倒真不怕遭到敌人的袭击,即使是刑天也没有胆量拦截。这近三百人之中有一半是高手,余者皆是以一敌十的精锐战士,即使是东夷和鬼方的伏兵,也无所谓惧。鬼方和东夷总不可能派出大部队潜过十大联城,而让人无法觉察吧?

  一路上众人的前进都极为小心,皆有人在前方开路,这任务当然是癸城的高手,圣女凤妮在癸城已经出过了一些事,如果再在路途遇袭的话,只怕伯夷父再也无脸当癸城之主了,也没办法在有熊族混下去了。

  事实上,伯夷父作为伯夷族之人,却坐上癸城城主之位也是个异数,若非上代太阳惟才是用,只怕伯夷父永远都不可能当上城土。太阳一死,蒙络和创世大祭司便对癸城这个外人当家作主的地方有些看不顾眼,甚至想找人代替,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借口,而且伯夷父也确不是个好惹的角色,无论是武功还是才智,都是极为了得之人,是以这才能够得到太阳的信任。

  十大联城之主的地位,仅在太阳和创世大祭司及蒙络之下,与有熊族中的六太长老平起子座,但却比长老们拥有更多的实权,也能参加族中的一些重大决议。

  此刻太阳英年早逝,族中便是创世大祭司和蒙络地位最高,族中的大小事务,两人分管,几成两派,而各有私心,若是癸城有缺,谁都会提自己的心腹为接任人选,正因为两人明白谁也不想相让,这便使得伯夷父仍能稳坐癸城之主,关于这点伯夷父也明白。

  凤妮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对伯夷父极为关照。她明白,若能够将这位城土拉拢来,她的实力便会增加不少,因为伯夷父只忠于太阳。当然,凤妮不能对此人推心置腹,因为有些事情很难说,在某些情况下,人也会改变,除非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伯夷父虽然忠于太阳,但却不能不为其千余名族人着想,若一旦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他怎肯用千余名族人之命来为凤妮卖命呢?这也是凤妮苦恼的原因,她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造出一种声威,赢得别人的看好,虽然有许多人忠于太阳,但对创世大祭司和蒙络也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人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还有家人的生命。

  有轩辕相助,凤妮便打算孤注一掷,至少,此刻的轩辕已非昔日人单势孤的轩辕,其后有君子国的千名精锐战士。要知道,君子国人人尚武,皆是用剑的好手,其国人强悍是出了名的,更是高手众多。因此,便是东夷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是以,他们能够穗守东山口数百年而不衰,这绝非偶然。不过,君子国在柳摇红死了之后,也慢慢衰落,不再声威如昔,当年便是神族八圣也不敢去君子国张狂,皆因其国内高手太多,而女王柳摇红更是剑宗的大师姐,武功比剑宗宗主更可怕。若是柳摇红仍在世,鬼三诸人也不敢轻上东山口。不过,君子国虽一再没落,但其根基仍不会差,也远胜于其他部落,皆因其无论是妇孺还是老头,皆是用剑的好手,而自君子国中走出的每一个人都绝不能小视。

  凤妮也惊讶轩辕的变化,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轩辕自身的武功可怕至如斯之境,那惊天动地的一刀确让她震惊了许久,对付土计竟如此利落,与昔日之轩辕相比实有天壤之别。

  而轩辕身边的高手也使凤妮心惊,单只满苍夷一人便足可称得上绝世高手,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身法令凤妮无法想象,竟与刑天硬拼数招而无惧意,相信比之伯夷父也不会丝毫逊色。

  而剑奴、木青、叶七无一不是高手,当然,她也看出了此刻的叶七与昔日的叶七有着根本上的变化,那便是从气势上,叶七已经具备了一派高手的风范,而猎豹。花猛诸人无不是如此,还有那些来自君子国的剑手,而轩辕的真正实力龙族战士对外人来说却像是个谜。

  凤妮也不知道轩辕究竟有多强大的实力,不过,她绝想不到她所猜的实力远远没有轩辕的真实实力强大。

  轩辕自不会向凤妮解释,这件事情越隐秘越好,只有这样,在关键对敌时才能真正起到以奇制胜的效果,让所有人都轻忽他绝对是一件好事,这样才更方便、更有利他经后的发展。

  距熊城尚有五十里左右时,前方有快骑来报,是伏朗亲自来接圣女。

  轩辕和凤妮听了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却并没有太感意外。

  “他对你缠得可够紧的,看来他已经知道你去癸城是为了见我。”轩辕笑道。

  “如果他还不知道,定是个傻子。”凤妮也笑了笑道。

  “我看他可能是急了,这也都怪我,出尔反尔,如果他知道我们上次只是演戏给他看,不知道他会有名精锐战士。要知道,君子国人人尚武,皆是用剑的好手,其国人强悍是出了名的,更是高手众多。因此,便是东夷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是以,他们能够穗守东山口数百年而不衰,这绝非偶然。不过,君子国在柳摇红死了之后,也慢慢衰落,不再声威如昔,当年便是神族八圣也不敢去君子国张狂,皆因其国内高手太多,而女王柳摇红更是剑宗的大师姐,武功比剑宗宗主更可怕。若是柳摇红仍在世,鬼三诸人也不敢轻上东山口。不过,君子国虽一再没落,但其根基仍不会差,也远胜于其他部落,皆因其无论是妇孺还是老头,皆是用剑的好手,而自君子国中走出的每一个人都绝不能小视。

  凤妮也惊讶轩辕的变化,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轩辕自身的武功可怕至如斯之境,那惊天动地的一刀确让她震惊了许久,对付土计竟如此利落,与昔日之轩辕相比实有天壤之别。

  而轩辕身边的高手也使凤妮心惊,单只满苍夷一人便足可称得上绝世高手,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身法令凤妮无法想象,竟与刑天硬拼数招而无惧意,相信比之伯夷父也不会丝毫逊色。

  而剑奴、木青、叶七无一不是高手,当然,她也看出了此刻的叶七与昔日的叶七有着根本上的变化,那便是从气势上,叶七已经具备了一派高手的风范,而猎豹。花猛诸人无不是如此,还有那些来自君子国的剑手,而轩辕的真正实力龙族战士对外人来说却像是个谜。

  凤妮也不知道轩辕究竟有多强大的实力,不过,她绝想不到她所猜的实力远远没有轩辕的真实实力强大。

  轩辕自不会向凤妮解释,这件事情越隐秘越好,只有这样,在关键对敌时才能真正起到以奇制胜的效果,让所有人都轻忽他绝对是一件好事,这样才更方便、更有利他经后的发展。

  距熊城尚有五十里左右时,前方有快骑来报,是伏朗亲自来接圣女。

  轩辕和凤妮听了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却并没有太感意外。

  “他对你缠得可够紧的,看来他已经知道你去癸城是为了见我。”轩辕笑道。

  “如果他还不知道,定是个傻子。”凤妮也笑了笑道。

  “我看他可能是急了,这也都怪我,出尔反尔,如果他知道我们上次只是演戏给他看,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轩辕每想到这个问题时,便充满了一种报复的快意,对伏朗这种人,他实是没有什么好感,同时更恨若非伏朗出卖他,便不会牺牲几位好兄弟了。

  “当然要再跟你打一场。”凤妮也笑了。

  轩辕不由得耸耸肩笑了笑,一带马缰,道:“我们上前迎接吧。”

  剑奴和木青也策马相随,而凤妮却乘鹿而行,身边相护着金穗剑士,两人鹿马相映成趣,倒也气派不凡。

  少典神农与蚊龙也双双乘马,这五匹战马便是这么分的,至于龙族战士和君子国战士,却是走路,叶七与猎豹诸人及有侨族和少典族的几个重要人物乘战鹿,余者皆步行。

  伏朗身后也随着近二十名好手,上次那几名伏羲神庙的高手也在,其中,轩辕竟意外地发现了几个人,那便是颛臾大主祭身边四大护法之二风际和风游,还有一人轩辕事前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人竟是当初神堡之中管理奴隶的总管伍老大。

  伍老大竟是伏朗的人,这确实太出乎轩辕的意料之外了,同时他也明白伍老大之所以出卖了他们,害得帝十三能准确截住他们,使之两百多奴隶兄弟死伤大半,只是受了伏朗的指使,这也是伏朗安下的毒计,其目的当然是为了消除圣女凤妮的外援。想到这里,轩辕对伏朗的恨意不由得陡地加深了许多。

  “咱们又见面了,伏朗兄!”轩辕故意不瞧伍老大,装作一副极为客气的样子拱手道。

  伏朗竟然还能够勉强笑出来还了一礼,风际和风游却同时拱手行礼道:“真是有缘,何处不相逢,陶唐氏一别,我们竟再会熊城外,真是幸会呀!”

  “轩辕也有同感,两位护法未随大主祭南返神庙吗?”轩辕淡然反问道。

  “哈,因我们尚有事待办,故来回神庙,否则如何能得再见公于呢?”风际打个“哈哈”

  道。

  “听说公子已成了陶唐氏的乘龙快婿,还未能讨杯喜酒喝喝,公子可一定要补上哦。”

  风游故意望了凤妮一眼,有些不怀好意地道。

  轩辕心中暗怒,风游此语正是在离间他和凤妮,故意挑起凤妮的醋意,他禁不住扭头望了凤妮一眼,但见凤妮若无其事地保持着淡笑,却没看他,心中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道:

  “是护法走得大过匆‘忙,补顿喜酒简单,不过护法可得补礼哦,俗话说’天下无白吃之宴席‘。”

  众人一愣,不由得大笑,风游也被轩辕的直接逗笑了,大声道:“应该,应该。”

  “凤妮是否也准备送这份礼呢?”伏朗故意道。

  凤妮淡然自若地笑了笑道:“事实上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彩礼,只是一直没有机会送出去而已,待回到熊城,立刻便自凤宫中搬出来献上。”

  “哦。”伏朗脸色一变,讶然问道:“难道凤妮早已知道7这事?”

  “当然,事实上这个世间我不知道的事情并不多。”凤妮傲然道,同时扭头向轩辕露齿一笑。

  轩辕顿时心胸开阔,一身轻松,但伏朗却妒火狂炽,一张脸几乎涨得通红。

  他哪曾料到凤妮竟会如此回答,而她对轩辕的表情更是让伏朗无法压抑心头的怒火。

  凤际忙打了个“哈哈”插口道:“如此说来,轩辕公子到了熊城可得再大摆宴席了。”

  凤际的话使得场中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轩辕这才扭头向伍老大望去,悠然道:“伍者大近来可惬意?”

  伍老大也于笑一声道:“托公子的福,伍某近来还不算坏。”

  轩辕冷哼一声,他对这个卑鄙的小人动了杀机。

  仔细一想,当初自己之所以可以入神堡成为奴隶,然后借擒风扬反出神堡并统领奴隶兄弟,很可能都是这个卑鄙小人一手所安排的。换而言之,那一切也都在伏朗的计算之中。

  抑或打一开始,伏朗便处处算计着轩辕,故意让轩辕的行动去完全吸引九黎族的注意力,而他好在暗中行动。自始至终轩辕都成了他的一颗棋子,只不过,伏朗却没有估计到阴错阳差地造就了龙族这股潜藏着的强大势力。

  轩辕也不能不对伏朗的头脑重新估计,这人实在很不简单。不过,看来洛书并不像是他所得,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着紧凤妮。当然,伏朗也没有这个机会,因为凤妮对他始终存在着极大的戒心,自然不会让伏朗有任何机会。太昊惟一的失误,大概便是不该派来伏朗,因为伏朗真的爱上了凤妮,因此在某些事情上仍有些感情用事,就免不了露出许多马脚。更在某些决策上带着些许情绪化,自然难以成事。若换了不是伏朗深爱凤妮,以伏朗的才智,只怕早就已经得逞了。另外便是凤妮太了解伏朗了,因此,伏朗的心思又如何能瞒得了聪慧的凤妮?所以太吴的这个安排可以算是失误,或许是他们小看了凤妮。

  伏朗和众人都听出了轩辕对伍老大的语气不善,剑奴诸入也仔细打量了此人几眼。这段日子来,剑奴已渐渐明白轩辕的心态,也知道伍老大是轩辕所要杀的人。

  “伍先生与轩辕可是旧识吗?”凤妮微讶问道。

  轩辕笑了笑,道:“何止旧识。”

  “轩辕兄到了癸城,怎么不派人通知我一声?也好让我亲自来迎接呀。”伏朗忙转过话道。

  “哦,伏朗兄的好意我心领了,此刻你远迎五十里,此等盛情已让轩辕感激不尽了。”

  轩辕淡然道。

  “传闻凤妮与轩辕兄之间存在着少许误会,我便知这是讹传。”伏朗又道。

  “伏朗兄看事可真是透彻,我与凤妮之间又怎会存在误会呢?即使有误会,也已在上次解开了,此次轩辕前来便是要归顺凤妮的。此来之人皆是有熊族的后裔,可谓是认祖归宗来了。”轩辕不想再跟伏朗再作任何虚伪的应酬,他自然明白,这次他来熊城,与伏朗之间总会见个真间,与其笑着玩阴招,倒不如光明正大的摊牌。此刻便是伏朗欲与他作对,轩辕也不会害怕。因为伏羲氏总部设在黄河以南,与熊城相隔了千余里,不可能调集大量人手前来熊城对付他,但他却可以随时召来大批好手,甚至是几旅劲骑。因此,与伏朗相拼,轩辕绝对占着优势。

  不过,轩辕自不会傻得与伏朗交手,那样的话,只会让蒙络或创世大祭司得利。

  “路上不宜谈话,我看还是先回到城中再说吧。”凤妮打断两人的话道。

  轩辕轻轻一笑,策马与凤妮并行,似乎根本就不去注意伏朗那嫉妒得快要发狂的目光,众有侨战士与少典战士一声欢呼,紧随轩辕和凤妮之后,甚至差点将伏朗挤到一边凉快去了。

  伏羲氏的高手人人色变,伏朗甚至预感到自己的危机已经逼近了,而这种危机则来自于轩辕。

  是的,凤妮对轩辕的态度似乎极为亲密,竟与轩辕并肩而驰也毫不为意,而这可是伏朗昔日所享受的待遇,却横里杀出一个轩辕来。当日他对轩辕所产生的感觉并没有错,轩辕确确实实是他的劲敌,只是在九黎没有杀轩辕这确实是失策,而他也失去了击杀轩辕的最好时机。

  任何人欲对付此刻的轩辕,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绝对不用置疑的。

  但伏朗绝不会甘心,这点轩辕自也是心知肚明。

  得知轩辕与有侨战士及少典战士的到来,龙歌和六大长老也齐齐迎出城外。

  在熊城之中,六太长老仍是代表着太阳的支持者,虽然长老中也有人倾向蒙络和创世大祭司,但却不会公开表示。在平时的许多事情上,他们仍会摆出一种超然的姿态。

  有侨族和少典族乃是有熊两个失散外迁的支系,今日重返熊城,可谓是认祖归宗。虽然其实力并不强大,但其意义却是不可小看。何况少典氏的人丁也极旺,有千余众。当然,此次回归熊城的只是精锐的少数人。同时,这群人也算是护送龙歌返往熊城的功臣,受到热烈欢迎自是难免。不过,蒙络与创世大祭司似乎并没有对他们怎么在意,更不会亲自来迎接。

  事实上,以蒙络和创世大祭司的身分,怎会亲迎这些后生小辈?何况蒙络本就是一个极为傲慢之人。

  熊城确是一座极为雄伟的大城,依山而建,但却几平将整座山都包括在其中。

  并利用天然成形的岩壁为墙,峡谷为开阔的城门。另有几面加以人工修砌而成的高墙坚壁,比之癸城至少要大三四倍。

  熊城之外是一片沃野,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村落,还有几条河流,河水的源头似是在熊城之内。

  熊城其实更像是一座圣山,成为方圆数百里沃野平原上的权力中心,有种高高在上的皇权象征。

  居住于熊城之人皆为有熊贵族及战士,也有居于熊城的百姓,但并不是很多。

  熊城虽大,但居所并不是很多,主要的战士都集中在熊城周围十数里的八大寨口之中,也算是熊城的对外防线了。

  当然,若有人想进攻熊城,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便得经过十大联城的防线,然后必须破八寨,这才能够正面与熊城大战。但以这种强大的坚城,只要城中粮草储备充足的话,自外向内攻确是难比登天。而若欲断熊城之中的水源,也是枉想,因为这几条河流的源头便在熊城内的熊山上,自是不可能自外断其水源。

  熊城之中的粮食却必须自外运进城中,那便是来自城外的一片沃土,还有在有熊族周围相依附的小部落。至于十大联城,则皆为自给自足,他们拥有自己的领土,拥有自己的管辖权,但在重要的时候却必须听从熊城的吩咐安排。

  以有熊族的实力本可以向南或向东北方向扩充自己的势力,但是偏偏遇上两大宿敌,鬼方与东夷,熊城夹在两大势力之间以至于无法发展。

  鬼方联盟了北方诸族,东夷联盟了东南诸族,而后以海为边向北部扩展,这样便等于将有熊东、南、北三面给封死了。有熊族能够突破的只有西面,但西面过去,又有太行山脉相阻,这大概也是有熊族的痛苦。

  由于地势所限,加之鬼方和东夷皆对有熊这块沃土虎视眈眈,使得有熊族终年陷入一种战争的状态。

  是以,人丁绝难兴旺,孤儿寡妇也极多,也便再无力西进。何况西面的陶唐氏也极为强大,能够与陶唐氏修好已算是有熊之幸了。不过,有熊本部仍有数万子民,可战之兵也在万余众,其强大是不可否认的。若非东夷和鬼方都组成了强大的联盟,即使强若九黎族、荤育部也不能独抗有熊之实力,但鬼方十部联盟,再征服了一干寄于北方的小部落后,其战士也是以万相计,足以与有熊相抗衡,何况有熊族兵员之中有三分之一是女子。

  东夷的地源最广,几可与南方的三苗相比,其地也多为沃土。是以,东夷的强大绝不逊于鬼方和有熊,其实,在三股强大的势力中,数有熊的力量单薄一些,但有熊族却有坚城相守,便是鬼方和东夷联手,也不能占到多大的便宜。否则的话,有熊族只怕早就被鬼方和东夷给吞并瓜分了。

  然而,有熊却是祸不单行,族王太阳暴死,族中内部不和,局面未稳,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只是熊城之中的兵众似乎全然没有看到这个危机,创世大祭司与六太长老又迟迟不肯推举出新的太阳,便连合法的继承人凤妮和龙歌也遭到排挤和否定。

  龙歌和凤妮自是无可奈何,熊城之中虽有人支持他们,但却又怎拗得过蒙络与创世大祭司的权势?有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当然,站在创世大祭司一边的人更多,一旦否决起来,立刻有大半人响应创世大祭司的话。于是,龙歌和凤妮也只能有气无处出。蒙络虽身为他们的王叔,却亦不出面发言,只是在暗中拉拢人手为己用,使得龙歌与凤妮孤掌难鸣。

  或许,当初太阳送龙歌与凤妮远离熊城去三苗学艺便是一个错误的安排,当然,这是一个无法追究责任的问题。

  熊城之中驻扎着近千余名战士,另外便是蒙络的亲卫有百余人,创世大祭司所训的死士营有两百余人,六太长老所掌管的宗庙有两百多名战士,再加上三百多名太阳战士,熊城之中共有两千精锐的战士,但其居民却达到四千余众。因此,在整个熊城之中有六千余人。

  拥有六千余人的大城在当时来说确应算是超级大城了,但熊城之中仅居有熊族六分之一的实力,余者皆在十大联城和八大寨口之中。另外,在原野上分布的一些村落中居住了有熊族四分之一的子民,这也是有熊族的主要劳动力,这些人不仅仅种植五谷,同时也以狩猎为生。

  事实上,蒙络在熊城之外尚建有自己的别城。当然,那座城池的规模和气势与十大联城没法比,那是在山谷建造的行馆,也算是一处别居。太阳在位之时,蒙络便住在行馆中,并不经常去熊城。因为太阳看不惯蒙络那种架式,而蒙络也不想常看太阳的脸色,所以他便搬出熊城另建行馆。但太阳一死,他又立刻回到熊城的王府之中,他绝对不会让熊城的局面由别人掌管。

  龙歌一步入熊城之中,便有人疾步前来快报。

  “不好了,王子!”那人冲开围观的民众,慌张地奔至龙歌的座前道。
 

 
分享到:
史上唯一被太监卖给敌国的皇帝
照片电视剧新水浒中的宋江和阎婆惜
古代哪些女人倡导性解放
揭秘杨贵妃出逃日本的历史真相
玄武
她,算是清朝后宫中的“另类”吧!
咏鹅
周总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