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八卷 第一章 破封而出

第八卷 第一章 破封而出

时间:2014/12/3 19:56:47  点击:1079 次
  封神台。

  女王柳静心中充满了杀机,是的,她要杀的人便是这上天注定的宿敌,真正的火神祝融!

  “我便是君子国的这一代女王柳静!”柳静的声音极冷。

  “哦。”火神祝融有些惊异,惊异来自柳静身上的杀意,他深深地觉察出了柳静语气中的恨意,可是他却不明白柳静为什么会恨他,就算他六十年前犯了什么大错,可时隔了六十年;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恨意呢?

  “六十年呀,真是不短!六十年,这一去便是六十年,这个世界多么可爱,这火焰,这天空,这云啊!”火神祝融在一愣神之后竟大发感慨起来了。

  “六十年啊,人事全非,没想到柳摇红竟去的那么早,我这故人出关,也不能来迎接,唉!”说到最后火神祝融竟叹了一口气,又扭头问道:“柳摇红是你什么人?”

  “我的娘亲!”柳静冷冷地道。

  火神祝融神色间又变得沉郁,似乎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半晌才怆然大笑,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怨愤之意。

  “魔头,我是绝对不会容许你再出去害人的,你就受死吧!”柳静轻叱道。

  “六十年啊,就是这鬼域般的地方让我耗废了六十年的大好时光,上天是多么残忍啊!

  难道这些真的是我种下的错吗?”火神祝融如厉鬼哭一般低嚎,但很快疯狂地道:“不是!

  不是!不是我的错,而是那些自认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老不死的错,什么女娲,什么伏羲,什么太昊,什么少昊、蚩尤,全都是他娘的狗屁,我要去杀了他们,谁敢阻止我去杀他们,我就杀谁!”

  “那好吧,你便先杀了我!”柳静双袖一拂,背上的双剑电射而出。

  ****************************************

  轩辕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天象,那毁灭性的地火自东山口喷出,在百里之外犹可清晰地看到那火舌,那遮天的烟雾,那难熬的高热。

  在百里之外,有许多房子被强烈的震动给震塌,地面也有裂开的迹象,像是一张张饥渴的巨嘴无助地对天张开。

  许许多多的人仍在继续撤离,熟知这种大自然灾难的人,他们知道,在这地火过后将有一层残灰飘来,那时这里也将成为一片废墟。不仅如此,这里所有的水源将会含有毒素,甚至会带来一场灾难性的瘟疫,这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命运,就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与天地大自然作对。

  正如柳静所说,大自然并不只是仁慈博爱,它同样残忍和暴桀,它所代表的是生,也是灭,没有人能够猜透它的心意,除非你真的已经与它融为一体,与天地合一,但那又是多么遥远的梦?

  当然,许多人都会在幻想,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将会出现怎样一种局面。

  轩辕与百合诸人并没有如其他人一样远离君子国,他们只是守候在百里之外的一个山头上,一个可以逃眺的山头上观望着远处的君子城。

  虽然,他们并不能看到君子城,但他们却可看到远处那冲上高空,映红天幕的地火,与那浓浓的黑烟。

  白天,他们望那浓烟,晚上他们望那火焰,他们在期盼,期盼一个奇迹的出现,那便是柳静和跂通能够双双而返。

  就为了这样一个愿望,他们在这座山头上呆了五天五夜,而那一场地火已整整烧了四天四夜。很明显,轩辕等人所住的山头上的树木也全都枯死,于是,轩辕诸人不得不远走,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没有人能够抗拒大自然的威力,他惟有期盼奇迹的存在,惟有在心中为柳静和跂通祈祷。

  *****************************************

  跂燕居然病倒了,也不知是因为那些含有毒素的灰烬所引起的,还是其它的问题所引起的,不过,她不愿意吃药。

  轩辕虽然为她担心,但却也没有办法,他明白,很可能是因为心里的伤痛使得跂燕病倒了。

  在这几天中,跂燕并不想谈到柳静的问题,只说出是柳静将她自九黎贼人手中救出来的,然后的事便闭口不谈,或许只是因为怕提起这些事情而伤感,轩辕也尽量回避这些问题。不过,这几天中,轩辕的功力突飞猛进倒是一件值得欣喜之事。

  思过和剑奴的伤势也全都好了,轩辕的伤势更是早已痊愈,百合和丁香二女也一直都郁郁不肯多言,所有人都似乎沉浸在一种深沉的悲哀之中。

  事实上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当一个人的家园被毁,曾经熟悉的故土在一夕之间化为废墟,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毕竟,人是有感情的生命体,所以这一点轩辕完全可以理解。

  跟随轩辕的有数十名君子国剑士,他们都是留守在最后才离开君子国的勇士,他们的责任本是护送受伤的轩辕、思过和剑奴,不过,此刻他们已不想再回到大部队中,而且愿与思过、剑奴一起效力于轩辕。

  这几十名君子国的剑士本就是守护东山口的幸存者,他们平时便负责东山口与君子宫之间的守卫,他们也可算是君子国剑士之中极为优秀的一群人。

  轩辕并没有立刻追赶柳洪的队伍,如果单只就他而论,他并不想再去与他们会合,他来君子国的目的已经达到,或者可以说,事情的发展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此刻的轩辕比任何时刻都更自信能够应付任何突然的变故,更有信心面对九黎族的挑战。

  不过,轩辕接受了柳静的嘱托,更得柳静慨然赠送地火圣莲,而他本身又成了君子国的新圣王,对君子国,他不能没有一分责任。何况,他还要将那假圣女带回去,那将会是他一个有力的筹码。

  当然,如果君子国能够与龙族战士结合,那当然是最为理想的结局。那时候,轩辕自信可凭手中的实力称雄一方,再也不用让龙族战士们躲躲藏藏。

  是啊,这一直是轩辕的梦,在很小的时候,轩辕便在梦想有一天能够成为万人敬仰的大人物。自小到大,几乎没有多少人看得起他,在有侨族中,更因为他的身分特殊而不为人所欣赏,这便在他幼小的灵心中埋下了一颗意欲出人头地的种子。他从来都不会自暴自弃,只要想到他的爷爷曾是有侨族之长,他便不能自暴自弃。于是,他学会了深思,学会了隐藏内心的想法,而在沉默中,他内心的梦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他知道有一天他会实现梦想的,只要他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心力。

  此刻,轩辕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他自信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不过,他知道自己仍有许多不足,至少,他知道在这个世上仍有许多人武功比他更强,他的对手多得数都数不清。

  未来的路实在是太长太长,前途的险阻也绝对不少。

  轩辕眼下最迫切的却是想了解火神祝融的情况,最让他弄不明白的,也就是火神祝融为何会在封神台囚禁了六十年之久。他知道,这之中绝对关系到某个典故。也许,这个世间只有剑奴知道得最为清楚。

  剑奴的辈分比思过更高,甚至比女王柳静还高,因为他本是前代君子国女王柳摇红的剑童,柳摇红仙逝后,他便成了柳静的剑奴,并驻守封神台。因此,他知道整个故事的始末。

  而火神祝融仍然活着这也是不用置疑的,剑奴绝对敢保证自己的判断没有失误。

  这六十年来,剑奴有五十年是在封神台渡过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封神台的结构。所以,他能够清晰地感应到火神祝融在这次地火来临之前苏醒了。

  这数十年,火神祝融犹如蛰伏的动物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甚至连生机也都完全收敛,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将有限的生命活得更长久。不过,火神祝融能够活到今天,这也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火神祝融因当年促成蚩尤夺走了地火圣莲而酿成了神族大乱,有熊分裂,于是神族众高手四处追杀火神祝融。也就因为这样,祝融部变得极为神秘,但是后来火神祝融仍被种族众高手擒住,其中以水神共工出力最大。

  以火神祝融之罪本应处死,但最后决定将它密封于君子国的封神台下,让他死在圣莲绽放之处,但却没有人想到,六十年后,火神祝融依然未死,反而借地火爆发之时碎裂了封神台而重获自由。但君子国有看守火神祝融的重责,因此柳静只好面对火神祝融了。

  火神祝融一被擒,祝融氏部落立刻由神将火烈掌管,火烈以为火神已死,于是四处找当初为擒火神出过力的部落的麻烦。比如共工氏,他们数十年来都是宿敌。只不过,火烈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水神共工的对手,是以,一切的行动只能暗中进行,更不敢明日张胆地去对敌。也正因此,火神祝融部落便被人认为乃邪魔外道。

  轩辕有些心惊火神祝融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单是他的神将火烈便足以成为超级高手,那其本人的武功又会高到什么境界呢?这六十年的蛰伏究竟让他有什么变化呢?如果柳静和跂通真的死在火神祝融的手中,那么,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和火神祝融交手,会去面对这个可怕的高手。

  轩辕知道,火神祝融是神族八圣之一,与水神共工齐名,而另外六圣则是木神苟芒(注:

  据《山海经》所载,东方的木神苟芒,长着鸟的身子,人的脸,驾着两条龙)、风神禺疆(注:据《山海经》海外北经所载,禺疆为北方的风神,他的形状是:长着人的脸,鸟的身子,耳朵上悬挂着两条青蛇,脚下踩着两条青蛇)、剑神青山、电神应龙、金神蓐收(注:

  据《山海经》海外西经所载,蓐收:神话传说中的金神,样子是人面孔,虎爪子,白毛发,手执钺斧,他的左耳中伸出一条小蛇,乘两条龙而行)、山神石聪。

  (注:《山海经》所述众神之貌实不足为凭,是经过数千年的以讹传讹,这才将众神的形象描述得似是而非。所谓“神”其实也是人,只是由于他们在当时的时代中具有超人的智慧,超然的地位,所以他们被人们当作神去崇拜,去渲染,甚至将他们的能力夸大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一个个具有超凡脱俗武功的绝世高手而已。因此望读者别为《山海经》之中众神形象所感,说不定某神的形象跟你现在的模样相同也说不准呢。)

  八圣之中,山神石聪、剑神青山、金神蓐收、风神禺疆都已早死,惟木神苟芒生死未卜。

  八圣幸存者也已仅寥寥数人而已。

  *****************************************

  地火之后,君子国方圆百里竟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地面深深地塌陷,成锅状凹下去,许多河流改向,四面八方的水流全都注入了这片陷落的死亡之地中。

  只在数日之间,这里便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那些曾经的高山有的仍屹立在湖泊之间,成了一个个孤立的岛屿,一切的生命全都淹没在深深的水域之中。

  君子城从此便再不复存在,甚至让人难以想象那里曾是武人向往的东山口。

  那本是一块平原,并无太多高山,有的基本只是一片起伏的丘陵。此刻陷落,也没有多少山头露在水面上。

  这里地面的陷落,便是在千里之外都有很强烈的感应,这是一场真真切切的巨大灾难,强烈的震动使得九黎族的许多房合倒塌,山体滑动,也死伤了许多人,损失极大。

  由于地面的陷落,使得凭空生出一股强大的风暴。风暴肆掠之下,又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在这种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人力显然无比的弱小,简直是不堪一击。

  而这种大自然之力给人的震撼那的确是无与伦比的,便是轩辕也不能不为这一切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

  *****************************************

  轩辕并不想再自死亡沼泽返回跂踵族,那种经历实在让人有些不寒而栗。或许,他有能力安然返回,但是他此刻并不只是自己一人,他不希望这许多人都跟着自己去冒险。何况,他还要追赶尤扬和柳洪,追赶君子国的大部队。

  君子国人并不是聚成一队而行,而是有些零散,有些人是自己拖儿带女地独自而走,也有些三五成群结队而行,抑有数十人一队,百多人一队的,而且所有人所行的方向也不尽相同,也有些人在路上结聚,然后犹如蒲公英的种子一般随地落户扎根。

  轩辕这才明白什么跂踵国和青丘国竟以这种形式存在,而又与君子国有着这些关系。事实上,跂踵国也可能是上一次灾难时迁移而出,然后扎根在死亡沼泽的另一端。

  柳洪所领的人显然是向西北方向行走,因为东南面是九黎与东夷诸族的势力。

  东夷诸族对君子国无不是虎视眈眈,如果柳洪领人向东南撤走,只可能走入东夷诸族的陷阱之中。而西面则是死亡沼泽,自然不能领着整族人去冒险穿越。何况在死亡沼泽之中有渠瘦和花蟆人的存在,若是贸然进去,只怕会死得很难看。没有人能在沼泽之中比花蟆人和渠瘦人更可怕,而渠瘦与君子国更是宿敌,入沼泽正好等于是送入虎口之中。而向北面,为有熊与东夷敌对的势力范围之中,柳洪并不想趟有熊族的浑水,最主要的是柳洪不肯放弃君子国的利益。如果他向北去,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与有熊势力结合,他当然不敢奢望比他们强大十倍的有熊会听他指挥。事实上,有熊族乃是神族的分支,但又与三苗有所不同。

  三苗虽也属神族分支,但他们却是由神族分裂而来,但有熊却是经过数百年的演化而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体制,虽是神族的分支,但却并不隶属于神族。因为它在盘古大帝之时便已形成,而盘古大帝却为神族众异类所害,因此,有熊与后来所说的神族只能算是姐妹关系。

  在神族中,没有人会不重视有熊族。

  有熊族的存在对南方神族的安定起到了极为有效的作用,那便是它挡住了北方鬼方十族的力量,使得鬼方的实力无法南扩,这不可否认是有熊族的一大贡献。

  正因为柳洪知道有熊族的影响力,他才不想将自己的族人带到阪泉,他选择西北方而行也确是一种明智之举。不过,他这一路向西北行走也都留下了暗记,以便柳静和跂通诸人赶来。当然,君子国中最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

  当然,这些暗号也正为轩辕提供了追寻的方便。

  轩辕一行人便是追随着柳洪所留下的暗记向西北方向追寻。

  行程近半日,众人的心情似乎轻松了少许,或许是已经渐渐远离灾难发生之地,所有的人心情都稍稍轻松一些。

  跂燕的病情也有所好转,百合和丁香二女的情绪也好了很多。毕竟,事情已过去了七八天,有这么长的时间,应该也能够调整好心情。

  “这次追上族人,护法有何打算?”轩辕突然向思过问道。

  思过淡淡地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一切都听圣王的,女王吩咐过我们。不过,我想,君子国的安逸生活大概从此就要打破了,我以为应跟随圣王,圣王到哪里,我也去,那里。”

  “不,我希望护法能够留在君子国之中,那里还有很多事情有待你去主持,而我却另有要事待办!”

  说到这里,轩辕不由得摸了摸怀中那特制的皮囊,皮囊之中便是地火圣莲,禁不住悠悠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猎豹、花猛和叶七诸人现在怎么样了,而对能否让这几人恢复本性更是没有多大的把握。

  “难道圣王不准备留在君子国?”剑奴奇问道。

  “不,君子国应该由柳洪去主持,否则君子国只会更乱,我始终只是一个外人!”轩辕认真地道。

  “但你却是君子国的圣王,又怎算是外人呢?”

  思过不服气地道。

  “事实就是如此,对于柳洪来说,我仍只能算是外人,君子国只能有一主,而我龙族兄弟仍在等我回去主持大局。所以君子国只能由柳洪去作主,也只有这样,龙族战士方能够与君子国结盟为共同的战友!”轩辕道。

  “不管怎样,剑奴都会跟随着圣王,我已是一把老骨头了,便是留在君子国之中也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倒不如随圣王征战天下来得痛快!”剑奴说到这里突地叹了一口气,接道:

  “想我如今也没多少年好活,而我这一生竟是如此单调贫乏,真是惭愧。”

  “君子国没有人会忘记你的,这些年来,你为君子国默默奉献,你的生命是给了族人!”

  百合突然插口道。

  “哈……”剑奴听了老怀大慰。

  “百合和丁香何去何从呢?”轩辕又问道。

  “当然是追随圣王了!”百合毫不犹豫地道。

  轩辕突然停步,同时喝住前行的几名君子国剑手,道:“你们找找,这附近的血腥味很浓!”

  那几名剑士一愕,却没有嗅到血腥味,但轩辕既然这么说,只好四下去找了。

  对于轩辕,他们总有一种高深莫测之感,似乎在这个人身上总会有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

  “是我们的兄弟!”一名剑士在左边二十丈处的土丘之后高喊道。

  轩辕诸人微惊,迅速赶了过去,却发现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但自这堆尸体的衣着打扮来看,犹可辨出是君子国的兄弟。在这高热的天气里,这些尸体竟没有发臭。
 

 
分享到:
揭秘:导致东汉快速灭亡的罪魁祸首是谁
黄泉路2
揭秘古代花花公子的坑爹把势
郑和下西洋线路图
周总理
木兰辞10
汉景帝刘启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