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八章 天乐长老

第八章 天乐长老

时间:2014/11/22 13:11:21  点击:1052 次
  轩辕出手,叶七出手,花猛也在同一时间出手,风大、风二诸人亦没有闲着,他们与轩辕一心,知道该如何做,同时明白若不先下手的话,天乐长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这已经是不可缓解的局面。

  轩辕实在不想再受这些窝囊气,从昨日到今天,这些狗屁杂八的事几乎让他焦头烂额,虽然凭其聪明已抽丝剥茧地理出了一个头绪,可是共工氏也没来由地胡绞蛮缠,使他心情大坏。年轻人本来火气就大,岂肯向人低头?在一再容让之下仍然被人咄咄相逼,怎叫轩辕不怒?

  当然,轩辕并不是一介莽夫,今日的局势他很明白,如果叶皇真的杀了尚禾和尚武,又伤了宣天长老的话,那他们与共工氏的怨是结定了。轩辕自不可能再将叶皇送给共工氏偿命,有时候,生活并不必讲究某些原则,再则轩辕根本不相信这之中就如天乐长老所说全是叶皇的错,因此,他不想再与任何阻碍他行动的人客气。

  天乐长老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轩辕说打就打,而且来得如此之快,没有半点征兆。

  “砰砰……”花猛的动作与轩辕的剑招配合得默契无比,挡住轩辕利剑的两人根本就没能沾上轩辕利剑的边,便被花猛自底下攻至的脚踢得飞跌而出,为轩辕的剑打开了一条无阻的路。

  此时轩辕的剑正对天乐长老,那倒跌而出的两名共工族人也是向天乐长老撞去,使得天乐长老有种应接不暇之感。

  叶七一声冷哼,一缩身撞入了共工氏族人围起的圈子之中,剑与鞘同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充满了强大的杀伤力,对于共工氏族人这种不入流的人物来说,犹如虎入羊群,包围圈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天乐长老错在不是在远距离以弓箭相对,而要近距离与轩辕对话,这便使得他必须正面面对轩辕这一群精悍强霸的高手。

  “叮……”天乐长老险险截住轩辕的剑,那是一根古怪的铁棒,但他却倒退了一步,也正好逼过两具躯体的袭击。

  轩辕一声低啸,剑锋斜偏,以快捷无比的速度侧身刺去。

  天乐长老的怪棒一绞,欲挡轩辕之剑,但却挡空了。

  并非因为轩辕的剑快,而是因为轩辕的剑并非击向他,却是改向自侧面攻来的共工部族人。

  “砰……”轩辕的脚没有半点征兆地蹋在天乐长老的小腹之上,剑却利落无比地切断了共工氏族人的兵刃,且在对方的胸口上划出了一道血槽,这却并不是轩辕的目的,轩辕的目的是要对付天乐长老。

  天乐长老一声怪叫,几乎被轩辕那一脚踢得吐出了隔夜饭,轩辕的脚实在太重了些,只这一脚,大概便可以让天乐长老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绝不好惹,更不该去轻易得罪这个年轻人,此刻后悔自可不必,但却忍不住吃惊。

  吃惊于轩辕的剑,轩辕的剑根本就不给对方半点喘息的机会,犹如一片被风吹动的云彩,没头没脑地向天乐长老罩去。

  剑气和杀意犹如一张寒意逼人的网,紧紧束缚着天乐长老的心神,他看不清轩辕的脸,看不清轩辕的身子,轩辕便像是隐于云间雾里的魔豹,只有两只雪亮的眼睛是那般清晰而深邃,轩辕已经破除了众人的包围。

  天乐长老的五脏仍未从震荡之中平复下来,但却不能不出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竟然被孤立起来,无论是在身体和心理上,他都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

  “叮……”天乐长老只感到手心一热,震荡并不十分激烈,然而他已经被那片隐现不定的剑云所罩,暗潮自四面八方袭来,汹涌澎湃的是轩辕的剑意,在这剑云之中,天乐长老迷失了自己。他没有料到自己曾经不可一世,竟然会碰到今日这种无助的局面。

  “全都给我住手!”轩辕一声暴喝,声若雷震。

  共工氏的族人在吃惊之余,目光全都投向轩辕,却见轩辕的剑已横在面若死灰的天乐长老脖子上。

  “谁若想他死的话,不妨动手试试?”轩辕的声音极为冷厉,杀气逼人,犹如魔神。

  花猛和叶七诸人也停止攻击,迅速退到轩辕身边,风大诸人也围着轩辕而立。

  共工氏的族人禁不住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但却没有人敢再动手。

  轩辕冷冷地笑了笑道:“我不喜欢那些给脸不要脸的人,自高自大、自以为是之辈很讨人厌!今日之举实是长老逼我这么做的,我只是想向你证明一点,你并不是一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自高自大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

  天乐长老的脸色涨得通红,只差点没有吐出血来,但此刻他的命运掌握在轩辕手中,无可奈何,羞愤之际,只想速死。

  轩辕一声轻笑,在天乐长老的身子前倾的一刹那,伸手止住其势。

  天乐长老分毫动弹不得,他无法抗拒轩辕那天生的神力,连求死也不能。

  “哼,可悲呀可悲,一个连现实都不敢正视的人只能算是一个懦夫,世上最可怜的人莫过于此。你以为死了就可以证明你很勇敢、很高傲和神圣不可侵犯吗?你错了,别人只会当你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弱者,不敢正视失败的蠢物!”轩辕说话极为刻薄,就是因为天乐长老说了那句“我还用得着你来教训吗”,所以,他故意刺伤天乐长老的自尊心。

  花猛本也被天乐长老那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态度激怒了,此刻听轩辕一说,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仍感太快人心。对付这种人,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还以为你是软蛋好欺负。惟有叶七心中多了一丝阴影。

  轩辕从小就受环境的刺激,对那些高高在上之人有着一种偏激的仇视心理,更是心高气傲,心机深沉,从来没有服过谁,根本就不在意天乐长老究竟是什么身分。因为他已经决定,在了结这件事后,让“青云剑宗”迅速准备几张大竹筏。其实那全没必要,因为秃龟的那几张大竹筏他完全可以拿来用,只怕此刻那几张大竹筏已经在黄河边准备好,只等他们的行动了。

  “快放下长老,有什么话好好说。”

  说话之人轩辕也认识,是尚禾的兄长尚木。

  轩辕淡淡一荚道:“我自然不会伤害长老,只要你们不无理取闹就行了,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如何救回你们的柔水公主和我的兄弟。至于叶皇的事我们早说过,并未见过他,眼下这件事也是逼不得已而为之,请尚木兄勿怪!”说完,轩辕扭头向叶七道:

  “七叔,你带他们立刻去追击叶帝,我随后就来!”

  “你小心一些!”叶七扫了众共工氏族人一眼,微微有些担心地道。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一切都按我们的原计划行事。”轩辕自信地笑了笑道。

  叶七向花猛望了一眼,道:“花猛,你与阿轩一起,风大,我们走!”

  风大轻轻拍了一下轩辕的肩头,提醒道:“你小心一些,我们先走了!”说完便跟在叶七身后向叶帝逃走的方向行去。

  “你不杀我,我也绝对不放过你!”天乐长老阴冷地道。

  “我从来都没有怕过谁,自然也知道长老说到便能做到,不过我希望长老能够三思!”

  轩辕淡漠地道。

  “有什么话先放开长老再说!”尚木又道。

  “先别急,我还有话要问尚木兄,尚禾和尚武是不是真的遇难了?”轩辕悠然问道。

  尚木的神色一变,显得有些愤然,道:“这是事实,我的两位兄弟还未下葬,你要不要去看看?”

  轩辕一呆,他知道尚木是不会说谎的,但若让他相信这两个人是叶皇杀的却不是易事。

  轩辕虽然认识叶皇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十分了解叶皇,也极为信任他。既然叶皇答应了跟宣天长老一起走,他又怎会出尔反尔伤了宣天长老?再诛杀尚禾和尚武呢?

  “那除了宣天长老外的其他人呢?”轩辕又问道,他记得与宣天长老一起离开的并不只尚禾和尚武,还有另外一群共工氏的族人。

  “他们也是死的死,伤的伤!”尚木愤然道。

  “以叶皇一人之力怎么可能伤得了这么多人?你分明是在说谎!”花猛断言道。

  “我没有说谎!”尚木涨红了脸道。

  “如果不信,你们大可亲自去看一看。”另一名汉于也插口道。

  “我会的!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但却不是现在。现在我们还必须去找回叶皇,如果叶皇是被你们所害,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们的!”轩辕强硬地道。

  他对眼前这群人并没有太过在意,虽然明知共工氏不能够得罪,但越是难啃的骨头越要啃,既然与他们已经闹翻了,索性就一翻到底。

  “好,我们走着瞧!”天乐长老语气竟异常平静,但谁都可以听出他骨子里的那股杀机。

  “当然,咱们走着瞧!”轩辕自信地笑了笑,又向尚木道:“我们要走了,你们全都给我退后五十步,否则你们便提着他的头来杀我吧!’尚木望了天乐长老一眼,又望了望共工氏的族人,无可奈何地道:“好吧,我们退!”

  猎豹浑身浴血,凡三似乎也好不了多少,但他们的神情却显得十分欢快。

  叶七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们使这个结局变得更为圆满。

  当轩辕赶来之时,不由吃了一惊,也跟着大喜过望,因为他看到了褒弱,看到了圣女的三个婢女春韵、秋杏、冬宁。

  四女似乎仍在昏迷之中,犹未醒来,看着她们那美丽而憔悴的容颜,让人感到一阵心痛和怜惜。

  看到轩辕,猎豹却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几人的手用力地握在一起,竟无言相视。

  良久,轩辕才喜极而问道:“你们是怎么将她们救出的?”

  猎豹苦笑道:“我们?若只凭我们两个,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是叶皇救了我们!”凡三脸色有些难看地道。

  “叶皇?”轩辕和花猛齐声惊呼出来。

  “不错,如果不是叶皇,只怕我们再难见到你们了。叶帝那混蛋可真够狠,连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本来我俩想跟踪他们,谁知他却出现在我们的后面,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跟你们打招呼,就这样被他擒住了。幸亏阿轩揭穿了他的诡计,否则可真把族长给害了!”猎豹无可奈何地道。

  “阿轩可真是神机妙算,当时你们的对话我们全听清楚了,你居然猜到叶帝那混蛋会将我们俩放在能听到你们讲话的地方,可真是神了!”凡三无限敬慕地道。

  叶七和风大诸人也不由得暗自吃了一惊,此刻他们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轩辕的智慧了。

  “叶皇呢?他在哪里?”轩辕想到天乐长老的话,不由急切地问道。

  “他去追查那个什么柔水公主了。”猎豹道。

  “他一个人?那怎会是叶帝和大昊神的对手呢?”花猛不由急道。

  “你别着急,叶帝绝对不会对付叶皇的,我们和褒姑娘都是叶皇让叶帝放的。”凡三解释道。

  叶七似乎明白凡三所说的,也并不感到奇怪,如果真是叶皇要求叶帝放人的话,叶帝绝对不会阻拦。

  在这个世界,若说只有一个可以让叶帝心软的人,那这个人大概便是叶皇。

  轩辕似乎也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讶异地问道:

  “叶帝没有和叶皇动手?”

  “没有,叶皇提出要放人之时,叶帝连想也没想就将我们放了,并且还向那个什么神将说这件事由他一人承担!”猎豹认真地道。

  “他们本是孪生兄弟,其中的微妙感情是外人无法知晓的,这件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值得怀疑之处。”

  凡三出言道。

  “可是刚才你们怎么又说叶皇去追查柔水公主的下落呢?难道柔水公主不是被叶帝抓去了吗?”轩辕有些不解地问道。

  “本来是的,可是后来来了一群怪人,大杀一气,便连那神将也无可奈何。后来这群人将柔水公主掳走了,奇怪的是这群人似乎对于裹姑娘她们和我们不屑一顾,只抓了柔水公主就走,好像他们专门为柔水公主而来似的。”猎豹也有些不解地道。

  “一群怪人?怎么个怪法?”轩辕讶然问道。

  “那些人的头发都是棕色的,像是树皮那种颜色,鼻子极高,头颅似乎比一般人要大,而且手特别长!”猎豹形容那群人时,神色间似乎有些紧张,似乎想到了刚才那群人一气乱杀的情景。

  轩辕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自猎豹的表情中可以知道那群人一定是极为凶狠和残忍的,否则以猎豹的胆量也不可能露出这种表情。可是那些人为什么只是抓走柔水公主而放过褒弱诸女呢?难道柔水公主比褒弱更美,抑或那群人实际上是共工氏的人?但共工氏之人的头发又怎会是棕色的,而且高鼻梁大头颅?当然,那群人应该不是少昊的人,否则的话定不会与大昊神作对……轩辕的心里正想着,叶七突然似有所觉地说了一句话:“难道那些人便是传说中的祝融族人?”

  “祝融族?那是个什么族系?”轩辕好奇地问道。

  “传说这一族是火神祝融的后人,但其行动极为神秘,且每人都是棕色的头发,力大无穷,行动如风,可是这群人怎会出现在共工集呢?他们掳走柔水公主又是为了什么呢?”叶七的神色有些微变,也有些不得其解地道。

  “猎豹、七叔,你们和风大一起将几位姑娘送回青云堡,我和花猛去帮叶皇!”轩辕沉声吩咐道。

  “阿轩,没用的,叶皇的速度你们根本就跟不上,除非他找你们,否则这么大一个世界,你们怎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以叶皇的身手,单独行动反而会更好,你们去只会为他添麻烦!”叶七认真地道。

  “是啊,阿轩,你也受了伤,我看还是先回青云堡再想办法吧。共工氏的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我们还需尽早作出安排!”风大也提醒道。

  轩辕向远方望了望,神色间闪过一丝无奈,他知道叶七和风大所说的也是有理,他必须先去做一下安排,最主要的却是必须将圣女安然地送出这片危险的地带,而他自己却又答应了另外一个人的一件事。这是他必须做到的承诺,因为他承诺的人是“青云剑宗”的创始人青云。

  “好吧,我们立刻返回青云堡!”轩辕果断地道。

  ※※※

  当轩辕赶回青云堡时,堡中的葬礼已经完毕。

  这种葬礼虽然是族中最高勇士所能享受的葬礼,其实也极为简单,只是将最为古老的大树挖出一个洞,然后把尸体放入树洞之中,再将洞口密封起来,如此而已。

  轩辕带回了褒弱诸女,让人大感欢欣,事情的进展之顺利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褒弱诸女在路上便已醒转,几疑是在梦中,褒弱更是差点投入轩辕的怀中痛哭一场。但那只是一刹那间的激动,很快又幽幽地退开,心神黯然之下,竟不敢看轩辕的目光。

  轩辕心中多了几分怜惜,他自然明白褒弱为何会如此,甚至能够读懂褒弱的心,便连猎豹和花猛也有些痛惜。

  轩辕并不是一个木头人,这一路上虽只三天时间,而他们相处的时间更是只有两天,但当褒弱知道他是真正的轩辕之时,便产生了这种似乎有些尴尬的局面,褒弱甚至在回避他。

  当然,他们一路上根本没有时间交谈,而刚有机会之时,又发生了这种事情,使得他们又分开了,所以两人一直都没能好好地交谈。

  在圣女凤妮的队伍之中,褒弱始终有点孤立,只是因为她是自虎口中救出的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物,而另外三婢女却是圣女凤妮自有熊族带来的,是以,这之间似乎总有些隔阂。

  回到青云堡,褒弱似乎更为孤立,轩辕却像是大英雄一般被一大群人簇拥着。

  而花猛那张嘴,若让他不将那惊险的场面吹嘘出来,只怕比打死他还难受。何况青云堡中的女眷也在场,花猛吹起来更是有劲,凡三和猎豹却被带去包扎满身的伤口了,他们的伤势更为花猛添了不少吹牛的材料,可以想象出那场面是如何的激烈,如何的惨烈,叶七却与施妙法师在一起商量正事。
 

 
分享到:
明孝陵
狼和七只小山羊
揭秘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到底是何物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3
中国哪个皇帝一天娶九个老婆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1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揭秘光武帝刘秀不可言明的“痛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