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二十章 御水无敌

第二十章 御水无敌

时间:2014/11/22 8:34:46  点击:1112 次
  “轩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燕琼六神无主地问道。

  猎豹和花猛诸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实在不知该如何去做,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觉得头大。

  凡三独自嘀咕道:“怎会这样呢?事情一波接着一波,到底有完没完?下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真他妈的窝囊!”

  猎豹没好气地望了他一眼,道:“如果这一路上一帆风顺才是怪事呢!”

  凡三嘟了嘟嘴,将手中的一根草茎狠命地拉成数截,咒骂道:“若是让我看到化金,一定捅他十刀八刀!没人性的东西,连兄弟也出卖……”

  “你行吗?就凭你那功夫能抵抗人家五十招就不错了!”花猛的心头似乎也有些烦,出口不知轻重地道。

  “花老大,你别这么看不起人。我凡三虽然不如你,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像你说的这么差!”凡三也被花猛这尖锐的话锋激怒了,愤然抗议道。

  “你们别吵了好不好?在这节骨眼上,我们要的不是吵闹,而是冷静,以后发生的事情也许更加糟糕,我们不是早有心理准备吗?”轩辕大声道。

  几人相视望了一眼,全都撇了撇嘴,不再言语,也似乎明白了轩辕所说的确是事实。

  “大家的心情我理解。这只是刚开始,后面的路还很长呢。我们应该冷静地分析一下这背后的凶手是谁?藏在哪里?为什么要做出这一连串的神秘行动?”轩辕语调显得十分平静地道。

  “轩郎真的能在三天之内救出共工氏的公主吗?”燕琼有些担心地问道。

  轩辕长长地呼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惟有倾力而为了!”

  凡三和猎豹几人俱惊,讶然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对方三天时间?”

  轩辕叹了一口气,道:“我能不这样说吗?如果我不这样说,在这三天之中叶皇一定会受到比死还难受的酷刑,这样对他更为不利。我们这样至少可以争取到三天时间去准备,如果三天之内没找到圣女等人,也没有找到共工族公主的话,那我们只好去救出叶皇逃离共工集了。”

  “啊……”轩辕的这个决定即使是花猛也吃了一惊,但仔细一想,事实也只能这样去做了。

  “会是刑月那一群人所为吗?”花猛突然问道。

  “这很有可能,只不过敌暗我明,形势对我们来说极为不利。”轩辕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你们对化金的情况是不是很了解?”轩辕又问道。

  凡三有些不解地道:“这个还用说?他可是在我们族中土生土长的,我们自然十分了解。”

  “土生土长,也就是说他绝对可以算是真正的有邑族人了?”轩辕又问道。

  “这当然是!”花猛毫不犹豫地道。

  轩辕的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又为何会成为奸细?他这样做又有什么动机呢?目的何在?”说到这里,轩辕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凤妮那绝世的姿容,清丽而不沾尘俗的绝美!暗忖道:“那群人该不是因为凤妮的美色才如此做吧?”

  “这个只有问化金了,唉,对了,刚才叶皇对你说了些什么?”凡三不经意地问道。

  轩辕望了凡三一眼,吸了口气道:“他说他怀疑凶手是另一个人,暂时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断定这人就是凶手,只是一种怀疑,所以他不想对大家说出这个人!”

  “哦,那这个人是谁?”凡三、猎豹诸人齐声问道,就连燕琼也不例外。

  轩辕的面上显出一丝为难的神色,呵了口气,半晌才道:“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你们最好不要知道这人是谁,而且我也不能说。”

  几人一阵错愕,凝视着轩辕,似乎皆想自轩辕的神色间找到一丝蛛丝马迹。但是,他们失望了,轩辕的神情显得极为平静,目光深邃得完全看不到底。

  “这人的身分很重要吗?”花猛旁敲侧击地问道。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这人的身分举足轻重,我又为何不敢断言?”轩辕毫不否认地道。

  “身分很重要,又为何对我们设下如此多的圈套呢?”猎豹哺哺自语道。

  “不必胡思乱想了,吃饱了我们还有事情待办呢。”轩辕认真地道。

  “我们去哪里?”凡三讶然问道,他实在已经想不到现在该怎么去做了,若是如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又能够得到一些什么呢?

  “梁湖!”轩辕淡然道。

  “梁湖?”猎豹不解地问道。

  “不错,去梁湖找那个秃龟,他也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轩辕悠然道。

  “秃龟?”凡三立刻想到在梁湖之上卖大木筏的那个秃头以及小木船上的遭遇。

  “对,我们要查清他的身分,也许昨晚之事就是他所为。”猎豹也附和道。

  “但我必须先去一趟青云堡!”轩辕又道。

  “还去青云堡干什么?”花猛惊问道。

  “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要将琼儿先安置在那里!”轩辕一手将燕琼揽入怀中,淡淡地道。

  燕琼一惊,道:“不,琼儿不与轩郎分开!”

  “青云剑宗的人不将我们恨之入骨才怪,他们又怎肯帮我们照顾琼儿呢?你送琼儿去岂不是更糟?”猎豹有些担心地道。

  轩辕那充满信心地道:“不会的,我相信在共工氏部落所辖之地,只有‘青云剑宗’的人可以帮我们,他们绝对不会对琼儿不利的!”

  燕琼神色欲泣地道:“是不是琼儿拖累了你们?”

  “傻琼儿,是你为我带来了勇气,又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是我们的活宝,比圣女更重要,所以我再也不能让你多受一点惊吓,这才送你去青云堡,我们很快会去接你的。”轩辕抚了一下燕琼的秀发,爱怜地道。

  燕琼虽然仍是一脸的不乐意,但心里却欢快异常。她自然能体会到轩辕对他那份真诚的爱意。

  ※※※

  轩辕自青云堡行出来时,神色依然显得十分平静,他在青云堡中只呆了一炷香时间。

  猎豹诸人见轩辕大步行了出来,心头微松了口气,这就是说,轩辕所言并没有错,青云堡是在共工集中惟一能够帮助他们的。只是他们仍然有些疑惑,不明白轩辕与“青云剑宗”

  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也不明白轩辕为何如此肯定“青云剑宗”一定会相助。惟猎豹知道其中的秘密可能就是因为那柄含沙剑,而那,又是关系到轩辕身世的见证。当然,他们不知道轩辕根本就未曾失去昔日的记忆,更不知道失去记忆后会是什么样子。因此,他们对于轩辕的过去,就像一个谜团一样难以解开。

  “走吧,我们就去把那秃头揪出来审一审,相信可以从他身上发现一些问题!”轩辕充满信心地道。

  ※※※

  梁湖,仅距青云堡大里之遥,这并不是一个很远的距离。

  当轩辕出现在湖边之时,梁湖上的生意已经开张,买卖竹筏、木筏、小船的商贩客旅不计其数……

  今天的阳光很好,在深秋之际,能出现这般温暖的阳光,实在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对于秃龟来说,今天的日子似乎并不是很好。至少,当他看到轩辕的时候,便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也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次跟随轩辕前来的人,只有花猛。因为对付秃龟这种小角色,人多只是一种浪费。

  走到湖边的轩辕,目光变得极为冰寒,与这外在的世界并不协调,阳光暖,目光寒,几乎寒透了秃龟的心。

  那是一种感觉,一种致命的感觉,秃龟毫无来由地避开了轩辕的目光,也许是因为轩辕的目光太过清亮,亮得有些刺眼、寒心。

  正因为这种感觉,所以秃龟跑,撒腿就跑,自木筏上向湖心跑去,他甚至想都不敢想如何去面对轩辕。

  轩辕的厉害之处,秃龟已经领教过,是以他此刻一见轩辕来意不善,也就迅速想借水逃遁。但秃龟却低估了花猛的速度,因为他可怕的敌人并不只有轩辕一个。

  当秃龟的身子刚跃离大木筏之时,便有一块石子疾射而至。

  其实,杀人并不需要亲自动手,直接和间接有时候是同样的效果。

  “哗……”秃龟似乎也感觉到这颗石子的力量,竟踏开大木花,从裂开的长木之间滑入水底,那颗石子自他头顶掠过。

  花猛一呆,他并不是一个擅于水性的人,但却知道秃龟乃是在梁湖边做了若干年生意的人,如果说这种人水性不精的话,那简直是无稽之谈。但在花猛一呆之时,轩辕的身子疾掠向几张大木茂的前端,在大木筏之上带起一根捆扎木筏的绳子,飞身向水中跃去。

  花猛发现轩辕在跃入水中的瞬息间,将那短刀咬在唇间,只溅起一些细微的浪花,便如一只青蛙跃入水中一般。

  “轩辕……”花猛仍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快步赶到轩辕入水之处,却见水面涌起一大团白茫茫的水花,使本来清澈至极的水面变得有些模糊,其实也不算是模糊,只是因为那些洁白的水花反射着大阳的光芒,而使得花猛眼睛一时看不清水下的景象。

  可以想象,轩辕和秃龟在水中的交战必定正激烈地进行着,否则怎会涌起如此多的水花?

  突然之间,花猛发现水中又多了几道黑影,像是几只大鱼一般向那国水花处靠去。而这一刻花猛也似乎可以看清那团水花之中的景象。

  轩辕的对手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四人之多,并且又有几名敌人赶到。

  花猛心情之急可以说达到了无以复加之境,但对正在水中力斗群敌的轩辕却爱莫能助,因为他并不擅于水性,如果下得水中,反而会拖累轩辕。正当花猛急得团团转之时,却发现了一根竹篙。他大喜之下迅速拾起大竹篙,瞅准水下的暗影直捅下去。

  “哗……”一颗人头破水而出,刀光一闪,却是划向花猛的脚。

  花猛吃了一惊,那根竹篙还没进一步捅下去,便慌忙倒翻而回,再看之下,那人已经再次潜入水底,也不知是在竹筏底下的哪一根木头之下。

  花猛心中所受的闷气可真不小,但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他这次变得小心起来,赶到大木筏边沿,却见轩辕如一条游鱼般,在水底灵活至极,时而犹如水蛇扭身,时而犹如青蛙倒翻,时而犹如巨鲨扑食……

  那一截截绳子竟然似在水底下结成了网,已有几人被绳子所缠所绊,在水中努力挣扎着。

  花猛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他怎会想到轩辕在水底之下竟也如此厉害?蓦地,一点白光闪过。

  轩辕似乎在水中出刀了。

  花猛发现有一大串水泡涌出水面,然后便出现了一片潮红,而几条黑影似乎受惊的虾群,四散而开更有丝丝血水涌出水面。

  花猛又惊又喜,他几乎可以猜到水中的结局如何。

  当轩辕入水之时,秃龟似乎感到一阵欣喜。他苦于应付岸上轩辕造成的杀伤力,如今对手入水了,这对他们这群熟知梁湖水域的人来说,自然是一件极为有利之事,但他们怎知厄运也已随之降临?

  轩辕入水,只觉水下的景物微带昏黄,但人形却清楚至极,甚至目力可达水下十丈之外,这连轩辕自己也大吃一惊,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往日在水下他最多只能看到两丈外的景物,而且眼睛还有一丝胀痛,但此刻非但没有那种感觉,反而有一种无法说出的清凉之感,仿佛他已成了水中的游鱼一般,这种感觉很怪。

  轩辕并不觉得水中阻力很大,当初他在有侨族偷偷练功时的所在地就是瀑布之下,这才使他的天生神力得以开发,促使体内的功力飞速增长,虽然没有名师亲自指点,但以他的聪明和智慧,在长年累月的苦练之下,武功的进境之快,是外人根木就无法想象的。这种水下的阻力相当于那强劲瀑布的冲击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轩辕却明白这之间与巨蛇的内丹一定有关系。

  巨蛇的内丹本就是一件极为神秘的东西,由于巨蛇在水下生活了数千年之久,其内丹对深水之中的水压及各种因素绝对会有一些相依的效果,只是这之间的奥妙绝不是轩辕所能明白的。轩辕误食龙丹,使其体质在地下河道之中进行了一系列外人所无法知道的改造,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眼睛。龙舟本就是由蛇胆变异之物,蛇胆又是最好的明目清火之物,再加上几千年的日月精华的凝聚,那效果确非常人所能理解的。

  半晌过后,花猛方见一颗脑袋探出水面,在这人的脸上,花猛却发现了绝望和恐惧至极的表情,犹如有一只水怪在追逐他一般。

  那人双手在水面扑腾了几下,含糊地呼道:“救命,救……”后面一个字还没说完,身子便似乎被一股巨力给拖入水中,水面涌起一股水泡。

  “哗……”花猛的目光随着一处破水声望去,却见秃龟脸无人色地爬上一张大木筏,像是在水底遇到了妖魔鬼怪似的,一上大木筏,便没命地向岸上跑。

  花猛不由得冷哼一声,身子如掠波之燕,平射而出,直撞秃龟。

  秃龟竟也不是个庸人,竟能够极快地作出反应,他虽没有估到花猛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但却感到那疾掠而至的风声,是以秃电用力在大木筏上一点,他的脚下竟竖起一根粗壮的圆木,准确地挡住了花猛的攻击。

  “好!”花猛暴喝一声,倏地头下脚上,以双手在大木筏的数根木头上轻按,脚下以其快无比的速度踢出。

  “轰……”那竖起的圆木竟断成了数截,四散而出。花猛已自数截断木之间射过,依然是手按木条,脚出如风。

  秃龟吓了一跳,他似乎没有料到花猛的腿法竟如此精妙,有着如此霸道的力量,但躲避已是不及,只得迅速回臂相抗。

  “砰砰……”连秃龟也记不清自己究竟挨了多少脚,当花猛的身子停下来时,他已倒飞三丈,向另外一张筏子飞坠而下。

  “轰……”“哗……”秃龟那百多斤重的身躯重重砸在那张大木筏之上,几乎砸断了一根木料。大木筏震动了一下,在水中一阵晃荡,激得水花四射溅出。而此时,那一根被花猛踢成数截的木料也飞溅入梁湖之中,使湖面一片零乱。

  秃龟惨嚎一声,那秃头在木筏之上撞起了一个大包,脊骨险些砸断,但他却不敢有半丝停留,迅速向大木筏另一边翻去,他宁肯在岸逃命,也不愿在水中面对轩辕的无情攻击。

  轩辕太可怕了,其水性之佳比他身负的武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秃龟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当然,如果他知道轩辕的过去,也不会想将轩辕引入水中了。

  在有侨族中,只有两人敢下龙潭,一个是死去的木孟,另一个便是轩辕。这可以说是有侨族中的一个秘密——轩辕的秘密。

  所有族人都以为轩辕所练的武功只是蛟梦传授的流云剑道,但事实上轩辕的武学却是在水中练习得更多一些。而有侨族中只有两处水域可以吸引轩辕,一个是龙谭,一个是神洞汇入姬水的那道瀑布,而这是两个很偏僻的地方。是以,真正注意到轩辕练功的人并不多,也许除黑豆之外,便再无他人。

  正因为轩辕的水性比他的武功更可怕,所以才能够出其不意地独立诛杀木艾、华雷和禾田,更神不知鬼不觉地逸走。而这一刻,秃龟引他入水,正合轩辕的心意。他又岂会不知水底之下潜藏着许多杀机?但却并不在意,更不会害怕。

  轩辕不怕,但秃龟却怕了,怕得要死。其实,有句俗话说得好“怕鬼遇鬼”!秃龟就是如此。

  秃龟那飞奔的身子突然摔了一跤,当他发现绊倒自己的东西竟是同伴的一具尸体之时,秃龟差点没昏过去。因为轩辕那冰冷得如同死神的目光此时与他相隔不过两尺。

  “呀……”秃龟一声尖叫,双拳同出,完全乱了章法地去向轩辕。

  “噗……”“呀……”秃龟额头上的大包被轩辕重重地敲了一下,只痛得秃龟一阵抽搐,那攻出去的拳头又变成了回捂自己的秃头。

  花猛禁不住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其实这也的确很滑稽,不过他却发现轩辕的右手上牵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却串着一大串或死或伤的人,不由惊问道:“全都解决了?”心中却惊喜莫名暗忖道:“原来阿轩的水性竟如此高深莫测。”此时他即使再笨,也会想到这是轩辕的杰作。

  “这些脓包,根本就是一堆死鱼!”轩辕淡然笑道,说话的同时甩了甩湿漉漉的短发,一只脚已经踏在秃龟的咽喉处。

  花猛又为之笑了起来,方才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至少,他现在知道在水上不用再为任何事情担心了,只凭轩辕那神鬼莫测的水性,便足以应付任何困难,这绝对不是空谈。

  秃龟却是面如死灰,他不敢想象轩辕的水性厉害到何种程度,居然在水底将这么多人用一根绳子全都串了起来,这是什么武功啊?简直比魔鬼还可怕!但此时更让秃龟差点昏死过去的却是轩辕满是水的靴底发出一种极为古怪的气味。

  《洪荒天子》卷二终
 

 
分享到:
羊羔跪乳2
牡丹花仙9
弟子规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水浒中被推向断头台的三个美少妇
三字经79
鬼门关3
三字经4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