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六章 祖族之客

第十六章 祖族之客

时间:2014/11/16 10:28:40  点击:1366 次
  轩辕的目光随着笑声向燕琼望去,忍不住大感惊艳,她那抿嘴轻笑的样子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雪莲,十分醉人,有着一种回肠荡气的含蓄美,更因那白玉羊脂般的肌肤,在挽起的布裙之下,有着一股如彩虹般令人迷幻的震撼,那玲珑娇巧的身段,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皓齿明目,琼鼻樱桃小嘴,脸型的流线犹如一颗被大水冲琢了千万年的玉石,是那么的自然清爽。

  燕琼与轩辕的目光一触,脸上立时泛起一丝羞红。

  “人家阿轩眼里可只有小琼儿,哪里还有我哟?”俏寡妇对轩辕的视线敏感至极,不由微微有些吃醋地道。

  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向夹在中间的燕琼。

  “清姐在……在瞎说!”燕琼慌乱之中,有些惶急地辩驳道,俏脸却红得犹如熟透了的柿子。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却是越描越黑,众女不由都笑了起来。

  燕琼更是羞急不已。

  轩辕见她这样,不由自若地笑道:“这是清姐说的哦,以后不先救你,可别怪阿轩无情,其实我本来想说先救你的,既然……唉,算了,我没想好了。”

  众人见轩辕如此坦白,不由又将攻击的对象转向了俏寡妇。

  燕琼见轩辕出言为她解窘,禁不住感激地望了轩辕一眼,却见轩辕向她眨着大眼,不由又羞得回过头去。

  “不跟你们胡搅了,今晚有客人进入族中,我还得早点把水挑回去。”轩辕说完在俏寡妇的美目相送之下很快在河水的上游打满了两桶水,快步离去。

  河边留下的惟有几个女人的惊叹,惊叹轩辕的力气,因为轩辕所用的水桶乃是族中很少有人能提动的大木桶,每只水桶几如水缸,足足可装一百五十多斤水,这一担水便有三百来斤,而轩辕挑着犹如没事人一般,走得飞快,更连水星也不荡出来。单凭这一点,族中就没有多少男人可以做到,但她们又不知轩辕的真正来历,就是族中的祭司也无法知道,因为轩辕正是祭司以法力唤醒的,而祭司却说轩辕已忘记过去。

  祭司的话没有人会不相信,是以轩辕在有邑族中就成了一个谜。

  ※※※

  轩辕正在后院用着晚餐,他虽然在族中算是自由人,属于族中的一员,但却只能同妇孺等级,特别是在有客人前来的时候,只有族中的勇士们才可以与长老、族长、客人们一起吃饭,是以轩辕只好留在这个院中做一些烧火打杂的事情。

  客人来时,一般都在客厅中,那是一个以石头砌成的大殿,也极为气派,连屋顶都是以石梁搭起,然后以木板夹缝,上面再盖一层厚达五尺的黄土,并向两边稍稍倾斜。

  顶上的黄土在建造时以水浇湿,待干燥时就会结成一大块板,连雨水都无法渗入其中。

  客厅的大门高有二丈有余,宽六尺,更有几扇一丈见方的活动窗,夏天可全都打开通风,冬日便紧紧关闭,那也是族中惟一值得人们骄傲的建筑,因为它花费了五年时间才建成。

  一般来说,当有重要客人前来“有邑族”时,都会在宴会之后举行野火会,轩辕来到族中已有三个月了,却未曾参加过一次野火会,因为在这三个月中没有什么重要的客人需要调动全族人的热情。不过,今天前来“有邑族”的客人十分重要,因为族长在下午就已宣告今晚会举行野火会,可以让族中的男女们尽情欢舞。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特别是年轻人,因为在这个晚会上,所有的年轻人都可向自己喜欢的人示爱,可以在这一晚与相爱的人结为夫妇……总之,这是一个极为受欢迎的夜晚。

  ※※※

  “阿轩,待会儿有什么准备?”俏寡妇挤出人群来到独处一角的轩辕身边,笑嘻嘻地问道。

  轩辕瞟了俏寡妇一眼,扒了一口麦芽饭,嘀咕着道:“能有什么准备?我可是姑娘出嫁头一回参加这等热闹,能准备啥?需要准备啥?”

  俏寡妇差点没把口中的饭给笑得喷出来,紧凑在轩辕的身边好笑地道:“你不想去为你心爱的人夺一朵红花吗?”

  “谁呀?我咋不知道自己有了心爱的人?夺一朵红花来只怕要扔到灶堂里当柴烧了,你看我这副模样,上台还不给人家三下两下给轰得鼻青脸肿?我看还是免了吧,在台下看猴把戏多精彩?”轩辕没好气地白了俏寡妇一眼,毫不在意地道。

  “嘿,看不出你这人怎么如此没信心?也挺会装傻的,你不是看中了小琼儿吗?……”

  “你可别瞎说啊清姐,人家可是天上的月亮,我算什么?我要是敢打她的歪主意,族中的一百多个如狼似虎的小伙子不把我踩扁才怪。不过,依我看呀,清姐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轩辕打断俏寡妇的话笑了笑道。

  俏寡妇向轩辕抛了个媚眼,嗲声反问道:“我有什么不对劲吗?”

  轩辕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又笑了笑,却无言地继续闷头吃饭。

  俏寡妇不由没好气地笑骂道:“只知道吃,撑死你就好了。”

  “喂,你们俩在这里可说得挺投机呀。”化三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身后突然响起。

  俏寡妇倒吓了一跳,一副受惊不小的样子,十分夸张地拍了拍那高挺而晃悠的胸脯,白了化三一眼,笑骂道:“你这小子想吓死大姐呀?如幽灵般神出鬼没!”

  化三两眼放光地盯着俏寡妇那饱满高挺、起伏有度的胸脯,油嘴滑舌地道:“我哪敢呀,又怎舍得?”

  轩辕似乎没有看到这一幕似的,放下已吃得很干净的竹碗,抹了一下嘴巴,回头向化三问道:“你怎有闲情下桌?可是又要送菜去了?”

  化三这才似乎记起了正事,向轩辕笑道:“族长叫你到客厅去一趟。”

  “送什么东西呀?”轩辕问道。

  “叫你把自己带去就行了,其它的东西就不用带了。”化三好笑地道。

  轩辕“哦”了一声,却有些疑惑地问道:“族长找我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族长只是让我来传个话罢了,你自己去问族长吧。”化三没好气地道。

  “还不快去?”俏寡妇也媚声催道。

  轩辕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跟在化三身后,在众女人的目光下行出了大院。

  “喂、小子,我们的寡妇大姐看来是对你小子很有意思,小子,不知你意下如何?”化三突然有些神秘兮兮地笑问道。

  轩辕淡然一笑,道:“别瞎说,我没感觉,我只是当她是个姐姐而已。”

  “你小子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试过她的味之后就知道不会亏待你的,许多人想都想不到呢。”化三吞了一口口水,低笑着骂道。

  “那让别人去好了,我阿轩可是个死心眼的人,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为好,否则我一不小心在芸老大的耳边说漏了什么,那可就不好办了。”轩辕也笑了笑,略带威胁的口吻笑道。

  “你小子别好心没好报,我可是有心帮你,你反倒威胁我,你看我是那种人吗?”化三忙辩道。

  “看,看,急了吧?放心吧,我嘴巴紧得很,好男儿多娶些老婆有什么不好?多为族中添些人丁,以你这种人才,十个八个老婆也不多。不过,芸老大对你可是一片真情哦。”轩辕笑道。

  化三大乐,心头更是飘飘然起来,口中却不得不谦虚地道:“哪里,哪里,不过我对芸妹情真意切,苍天可表。对了,你小子怎地称芸妹叫老大了?”

  轩辕无司奈何地摊了摊手,道:“难以抗拒她的雌威,不叫她老大,她会吩咐更多的活儿让我做。嘿嘿,叫她一声老大,今晚的碗都不用洗,水也不用烧了,多划算。”

  化三先是一怔,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

  ※※※

  客厅,分两进,前为大厅,乃是族中之人的会餐之厅,有十丈见方,中间以几根巨大的方石架着,这些粗有一丈见方的大方石起着支撑大梁的作用。

  后厅才是主客所用之厅,但也有三丈见方,虽然所有的装饰都极为简陋古朴,却也显示着其气势的宏大。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很宏伟的建筑了。

  后厅之中,摆了两张大桌,桌上摆满了仍是热气腾腾的食物,有清蒸肥猪、爆烤山羊、清蒸熊掌、虎耳……等等一些丰盛至极的肉食,还有山果之类的小吃……

  轩辕独自步入后厅,眼睛的余光已经看清了厅内的布置,那股香酥无比的肉香味可不是前厅所能比拟的,猴儿酒的甜香更让他暗吞口水。后厅只有十余人,但这些食物足够六十人吃,轩辕心中大叫浪费。

  轩辕步入后厅的第一眼就落在一位极为清丽美人身上。

  那美人坐在第一桌上席,与族长叶放并排,但她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质犹如独具一格的完美艺术品,让人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任何一点俗物可以与之匹配,任何东西都无法融入她那种独立的格调之中。

  那不能说是一种美,因为那已经超出了美的范围,因为任何人看到她,都会觉得是自己曾经梦想中美丽的最高境界,在这丽人面前,自己竞显得如此黯然,如此庸俗。

  丽人身穿一袭似丝非丝、似皮非皮、似布非布的黑色软质长披风,极为惬意地在那纤长如天鹅般的美颈上轻绕而过,在锁骨之处挽了个接近蝴蝶般的结,灯光之下,滑嫩的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更让那种意境飘然出尘。披风里面一袭浅绿色的紧身装更将那勾魂慑魄的躯体勾画得入肉三分,没有任何男人不会为之拜倒。

  但轩辕脑子里却不敢有半丝歪念,就因对方那冷如止水的眸子,深邃得似乎是无底的龙潭,那似乎有形有质的目光更如一盆冷水,可以浇灭任何人心中升起的燎厚之火。

  轩辕呆了一呆,尽量抑制自己,使目光从那丽人的身上移开,他看到了族长叶放,这也是一个极为英武健悍的男人,平时轩辕觉得叶放应该算是族中最有魅力的男人,可是此刻一看,顿觉一片黯然,索然无趣。

  与那丽人相伴的还有叶放最得宠的五夫人,五夫人可算是族中最有魅力的女人,除了她大侄女燕琼之外,族中没有任何女人可以与她相提并论。特别是她那勾魂的媚眼与燕琼的清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性格,这个女人曾经让轩辕暗慕了两个月。但此刻轩辕竟觉得她竟也不过如此,就像是一只凤凰身边的母鸡。另外几个引起轩辕注意的也是四名少女。

  四名少女没有一个不是绝色佳人,甚至更胜燕琼几分,比起叶放的五夫人燕灵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特别是其中一个有几分娇弱,丹凤大眼,身着鹅黄轻裙的美女,正在仔细地打量着轩辕,而且眼神很怪。

  轩辕被对方看得心神禁不住一阵枉跳,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那个身着鹅黄轻裙的美女竟是他曾放走的“祭品”褒弱。轩辕心中的极度吃惊很快平静下来,知道自己此刻不能与对方相认,而且他根本就不清楚对方的来意,一个不好,反而会惹祸上身。

  “咳……”轩辕故意轻咳一声,低下头极力避开那身着黑披风的丽人和褒弱投向他的眼光,有些心慌地道:“不知族长找阿轩前来有何事吩咐?”

  内厅之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轩辕投来,靠里面一桌的几人又继续不声不响地吃着食物,他们并没有对轩辕这个人物太过在意,但叶放这一桌的人都将目光盯在轩辕的身上。

  “抬起头来!”叶放以命令式的口吻道。在他的眼中,轩辕只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在族中只比那些在山谷中种地的奴隶强一些,是以叶放对轩辕并没有什么好的口气。

  轩辕依言抬起头来,却不敢斜视。

  “弱儿说的就是这个人吗?”那丽人轻缓地向那位自轩辕进门开始就上下打量他的黄裙少女问道。

  轩辕心中打了个突,暗忖道:“这丽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是她让我来的?该不会是褒弱这小娘们认出了我吧?这下可就要糟了。”旋即又想:“嘿,这里距有侨族少说也有千里之逞,她们又怎会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呢?也许她只是猜测而不敢肯定,只要我死不承认、见机行事不就行了?大不了一走了之。”

  正想着,褒弱已起身离席,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只相隔三尺而立,那双充满灵气的丹凤眼深深锁定轩辕,坦诚而热切的目光中蕴藏着一丝激动。

  轩辕并没有感觉到褒弱的敌意,心下稍安,但仍将神经绷得极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褒弱见轩辕似乎没有反应,不由有些微恼地问道:“你难道认不出我了吗?”

  轩辕忖道:“来了!”但却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该不该相认,犹豫了半晌,装作傻傻地一笑,挠了挠脑袋,摇了摇头,道:“姑娘是我们有邑族的客人,又是第一次前来本族,我当然不认识。”

  “弱姑娘,他无法记起过去的事情了。”叶放出言提醒道。

  褒弱一震,扭头望了望叶放,又望了望轩辕,有些失望地轻声问道:“轩辕,你真的记不起我是谁了吗?”

  轩辕装作一片茫然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姑娘是什么时候见过我的?我叫阿轩,不叫轩辕,不过姑娘真美,怎会认识我呢?想来是认错人了吧。”

  褒弱失望的神情更甚,更似乎多了几许感伤,今日,她远远看见轩辕挑水,其背影很像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的轩辕,但她不敢肯定这个挑水的人就是轩辕,毕竟有邑族与有侨族相距太远。可是,她仍忍不住让叶放将今天挑水的人叫了过来。当轩辕一走入内厅时,褒弱几乎欢喜得要叫了起来,但由于前来是客,不能太过失礼,这才强压住心头的激动……

  轩辕见褒弱如此失望的神情,不由大觉不忍,但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他仍忍不住轻声问道:“轩辕对姑娘很重要吗?”

  褒弱一震,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心中又似乎荡起轩辕那淡淡的声音:“你害不害怕?”

  “他们是我部落里的人,我也属于这个部落……”

  “因为你也是人,每个人都有享受生命的权利。因此,我不能让他们杀害你……”褒弱无法挥去这本来并不包涵任何私情的声音,她也不明白轩辕是否对她很重要……但在她的心中,是多么渴求能够再次见到轩辕。

  当褒弱逃出有侨族后,每天晚上她都会在脑海中泛起轩辕那双深邃如天空的眸子和那倔强不屈的眼神,还有那一头短短的乱发……她心头总会在入睡前将轩辕的话回想一遍……

  “弱儿,回来!”那居于上席的丽人轻喝了声。

  褒弱再次深深地望了轩辕一眼,心中仍忍不住颤了一下,却不得不依言回到席上。

  ※※※

  “阿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为什么不去看野火会?”

  轩辕自沉思冥想之中惊醒过来,扭过头向说话者望去,他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燕琼,是你?”轩辕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呢,来者正是“有邑族”中那位容易害羞的美丽倩女燕琼。

  燕琼似乎有些羞怯地避过轩辕那有些热烈的目光,轻声道:“清姐正到处找你呢。”

  “她找我干什么?”轩辕并不感到意外地问道。

  他其实早就知道,只要他不出现在野火会上,叶清一定会四处寻找,不过他对那俏寡妇并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想惹上一些没有必要的情感,抑或打一开始他就觉得俏寡妇其实很俗气,甚至有些……轩辕也不想将一个女人想得太坏,但自从见到那个似乎高不可攀的黑衣披风丽人和那个自称褒弱的少女后,他更感觉到俏寡妇的卖弄风情真是俗不可耐。所以,他有时特意回避那多情的俏寡妇,或许事实并不是如此,其实就是轩辕自己也说不清他自己心中的感受。
 

 
分享到:
慈禧罕见老照片1
刘邦建国后最危险的一次遭遇 差点死在韩信之手
穷女人和她的小金丝鸟
芭蕉女
八仙过海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十跪父母恩6
大胆拒绝皇帝求婚的明朝第一美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