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扰兵之计

第六章 扰兵之计

时间:2014/11/9 12:13:45  点击:1084 次
  凌能丽却是心中气苦,她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应付眼前的现实,如果父亲抑或义父在身边的话,她或许可以伏在他们的膝上大哭一场,可是一切都是那般遥远。而她心中的悲伤,只能够深深潜藏在心底,这本就有些残酷。

  凌通放重了脚步,依然未曾惊醒失神的凌能丽。

  “丽姐……”凌通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并轻轻坐在凌能丽的身边,有些担心地望着一言不发的凌能丽。

  凌能丽依然只是看向渐渐沉没的夕阳,未曾转头望凌通一眼,但却已经自那种无法自拔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我去高平问问蔡大哥,他怎么会这样做呢?”凌通有些气鼓鼓地嘀咕道。

  “小孩子,你不懂。”凌能丽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眸子之中竟有了泪花闪烁。

  “我已经不小了,都十五岁了,怎么不懂?蔡大哥他是喜欢丽姐的,我不信还有人比丽姐更美!”凌通不服气地道。

  凌能丽的心中更是酸楚,有些心烦地道:“姐姐只想一个人静静!”

  凌通一呆,关心地道:“丽姐这个样子,我很担心的。不行,我不走开,大不了不提蔡大哥就是了。”

  凌能丽不语,她知道凌通是一片好心,也己经不再是当年的小娃娃,两年多的时间已使凌通明白了许多事情,也以极快的速度成长着。此刻的凌通已经成为建康城内的风云人物,自然并非无因。只是,凌能丽不想说话。

  “丽姐,不如我们同去建康散散心吧,那里可好玩了。有玄武湖、莫愁湖、秦淮河,可谓人才济济,有天下最好的乐师,有数不清的才子,同时也可顺便去看看我开设的酒楼和赌坊,而且爹娘也很想见见丽姐,如果鸿之哥、吉龙哥他们见到了丽姐,定会高兴死了!”凌通小心翼翼地轻声道,似乎害怕凌能丽又不高兴。

  凌能丽并没有相责之意,只是轻轻吸了口微寒的凉气,想到那些身寄南朝的乡亲们和二叔及二婶,也微微有些心动,可是此刻她一点心情也没有,只是淡淡地道:“我还得将北台顶上所发生的事情去告诉他,一切等这件事情办完了之后再说吧。”

  凌通想到要去高平找蔡风,心中一热,即使其师黄海没说,他也知道蔡风的武功深不可测,那是他在孩童时就崇拜的偶像,此刻依然没有改变,自然经常忆起与蔡风相聚的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是他今生到目前为止最为开心的一段时间。

  只是眨眼间,三年时间已过……

  凌能丽心中知道,此去高平,也许只会更增痛苦,可是她又忍不住想去看看,去看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抑或是去看看那个狠心的蔡风。

  蔡风仍爱着她,而且很深,凌能丽不是不知道,包括这一刻,她心中依然十分清楚地明白。但是她却无法用这种掩饰起来的情感当做一种实际的生活去对待,现实往往比感觉更残酷,她不知道此刻的蔡风是不是同样在痛苦,抑或正在春风得意。

  ※※※

  此刻的蔡风正在沉思着,他早就己经定好了计划,剩下的惟有等待着这个计划去一步步地实现。可是他此刻仍在沉思,对着那棵仅存一片孤零零红叶的枫树沉思着,他就像是一个哲人,一个正在思索生命意义的哲人。

  他不能忘记,那个极美的黄昏,那缓缓坠落的夕阳,还有那一张不敢让他正视的俏脸,以及满天的红叶飘飞。只不过,高平的深秋,似乎比那个日子冷了一些……是那个日子,让他不能自拔地爱上了凌能丽,也是在那个日子,他真正了解到她的内心世界。

  “美丽的东西都似乎很寂寞,便像这西下的夕阳,一天之中或许只有这一刻是最美丽的,而这一刻真正能理解它的人又有几个?”蔡风低低地念着那个日子他说过的这一句话,同时想起了曾说过的另一句话:“美丽的东西能由内心去理解它的人绝对比用眼睛去欣赏它的人少得多,这或许便是世俗的悲哀。”想到这里,蔡风禁不住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也许,这真的是世俗的悲哀,唉……也许我还没有真正地完全了解她。”

  一阵秋风吹过,那一片孤零零的红叶在树枝上摇曳了几下,终于还是坠落下来,蔡风禁不住心神一颤,心中涌起万千感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语道:“你此刻还好吗?可曾感受到秋天的凄寒?唉……”

  “风郎,你有心事?”元叶媚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而至,自后背抱住蔡风的腰,低声问道。

  蔡风望了娇妻一眼,心中有些愧疚,闪烁其辞地道:“是啊,天气凉了,也不知道爹和定芳他们可否安好?”

  元叶媚痴痴注视着蔡风的眼睛,是那般认真和依恋。

  蔡风竟似乎觉得被元叶媚看穿了心事,禁不住移开目光,不敢与之对视。

  “风郎正在说谎,风郎并不是在想公公和表妹。”元叶媚有些心痛地柔声道。

  蔡风心里一惊,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温声问道:“你怎会有这种想法呢?”

  “风郎的眼睛告诉了我,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瑞平姐姐。最近,你每天都会对着这些枫叶发呆,还经常哀声叹气。因此,你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风郎啊,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们说吗?我们已是你的妻子,就把你的心事让我们一起来分担吧?要知道,你是我们的主心骨,如果你不快乐的话,我们只会在心中更难过,更痛苦。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你每天都显得很开心,可我却知道,风郎这一段日子从来没有真正开心过。你可知道,我们好心痛,好心痛……”

  “别说了。”蔡风心中一阵激动,更觉愧疚,伸手将元叶媚紧紧搂入怀中,爱怜无限地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

  元叶媚愣了一下,她清晰地感觉到蔡风那如潮般的爱意,但也觉察到蔡风心中的无奈,不由得有些惶惑地仰头柔声问道:“是因为我们才使你不快乐吗?”

  蔡风摇了摇头,温柔地道:“小傻瓜,别胡思乱想了,那怎么可能呢?”

  “风郎,你变了,这不是以前的你!”元叶媚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心地道。

  蔡风身子一震,眸子之中暴出一团异彩。

  元叶媚清晰地感觉到蔡风的那丝轻颤,不由惶恐地道:“风郎,我说错话了吗?”

  蔡风轻柔地在元叶媚鼻尖上吻了一下,爱怜地道:“不,叶媚所说没错,是我真的变了,变得不再洒脱,变得有些古板了。不知叶媚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从前的我呢?”

  元叶媚深情地望了蔡风一眼,认真而充满无限爱意地道:“无论风郎怎么变,我都喜欢。

  风郎永远都是世上最好的,只是叶媚更希望风郎能像从前一样快乐,一样洒脱,那样就不会被这些凡尘俗事所牵所绊。想做什么事情就放手去干,别人要说让他说去吧。我想,那样才更像风郎一些,我和瑞平姐姐永远都会支持你!”

  蔡风心中大为感动,再亲了元叶媚一口,感激地道:“谢谢叶媚的理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元叶媚终于松了一口气,展颜妩媚无限地一笑,而此时蔡风已重重封住了她的两片樱唇,一个注满深情的吻,只让天地失色……

  ※※※

  葛荣从凌能丽的口中得到北台顶的消息后,极为欣慰,他本来还在担心尔朱荣,可万万没想到有天下第一剑之称的尔朱荣还有一个影子。那么尔朱荣的成功,其影子定然功不可没。

  但北台顶一战,其影子战死,如此一来,尔朱荣就没什么可怕了。此刻,他根本就不再有什么顾忌,可以全心全意地对付洛阳的尔朱荣了。

  北魏朝中已无大将,以葛家军兵将之众,御甲之利,几可肯定战局的结果,葛荣从来都没有这一刻有如此必胜的信心。

  此刻,北面已是外接胡邦,西面有太行相阻,东面只有不多的一股实力仍在反抗,可这些却不足为患,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南攻洛阳!

  葛荣不再等待,他要南进,而且调集六成兵力准备南进!首先是困死各城,再率大军直逼洛阳!如果哪座城池敢出兵截其后路,那就只会最先遭到葛家军最为无情的攻击。

  游四知道葛荣的心意已决,再也无法劝阻,其实,当他听到凌能丽说到北台顶发生的事情时,就知道葛荣会有非常行动,因为他太了解葛荣了。当然,葛荣的做法并没有错,每一步的推算都极为准确。

  葛荣的做法绝不是盲目的,而是有着极为精密的计算。他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因此他注定不能成为一个赌徒。

  葛家军以宇文泰为前锋,兵出义井。蔡泰斗与高傲曹兵攻肥乡,孤立邯郸,怀德和葛悠义两路联军,困死邯郸。何礼生和柳月青却负责剿灭东部靠海的官兵残余。游四留守冀州,葛存远驻兵井径,适时可以向西进攻,更防守山西官兵内涌。而薛三、裴二诸人则负责与北部的交易。葛家军中的将才的确极多,但这一次,葛荣却要亲自出兵,也是在葛明的怂恿之下,同时御驾亲征正合葛荣的心意。

  葛荣亲自挂帅,高欢与葛明皆为马前之卒,声势极为浩大,单单葛荣这一支主战力量就达二十万兵士之众,足以起到压倒性的作用,再加上宇文泰的右翼先锋,及高傲曹与蔡泰斗这两支兵力,总兵力达到了三十余万,的确没有哪一座城池可以阻抗,简直如同以车轮碾蚂蚁一般。

  ※※※

  崔延伯有些意外,他攻下安定并没有费很大的力气,高平义军似乎并无多强的战斗力。

  攻下安定,自然让崔延伯感到欣喜,更让他欣喜的,却是胡琛之死。胡琛的确已经死了,其死讯最终还是无法掩饰,这也难怪高平义军战斗力大失,斗志不强。不过,让他有些吃惊的,却是另一个谣言,那就是蔡风已出兵驰援高平义军,且正在赶来的途中,而根据葛家军内部得来的消息,则是蔡风的确已不在葛家军中,而且整座齐王府空空如也,蔡风似乎真的极有可能赶来高平相助万俟丑奴。

  如果蔡风赶来高平,这一场仗就有些难以预料了。此刻胡琛已死,万俟丑奴重伤,正值高平义军军心大失之时,又无猛将可战,乃是攻下高平的最佳时机。如果蔡风一来,义军军心重振,又有了蔡风这员猛将,也许更带来了很多将领。那时以高平义军优势的兵力与官兵对抗,这一仗的确有些难分高下了。因此,崔延伯准备不给高平义军任何机会,在蔡风没有赶到之前速战速决,再转头迎击蔡风,让他有来无回。

  崔延伯军威甚严,兵众也达十二万,铁骑八千,这支队伍更是训练有素的战士,是以,攻击力极强,绝不是高平义军所能相比的。

  安定至泾州,行军数百里,崔延伯的前锋部队几乎极为顺利地赶到了泾州城外,但崔延伯所领兵士却并不如前锋部队那般顺利。

  万俟丑奴竟派出了五路轻骑,在不同的路段进行挑衅,但崔延伯一旦出兵相剿,义军轻骑就只以一轮劲箭相射,随即迅速退避,根本不与崔延伯的大军进行正面交锋。

  崔延伯的大军以步兵居多,骑兵多已调入先锋部队,这使得崔廷伯也拿万俟丑奴派出的几百骑士无可奈何,而在他军中的三千骑兵也不敢穷追,以防中了埋伏,因此在追上一阵后又返回营地。

  待崔延伯的骑兵猛追了一段路程回返时,另一支高平义军的骑兵又冲了出来,叫嚣着挑衅,与崔延伯相距不近不远地叫阵,其中似乎也有高手领队。

  崔延怕再出兵相攻,义军又只是几轮劲箭,之后调马就走,根本不与官兵对抗。如此一来,只气得崔延伯七窍生烟。那三千骑兵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五支义军轻骑骚扰着,竟显得人疲马困,那些步兵也全都极为疲惫。

  崔延伯知道这是万俟丑奴的扰敌之计,但仍继续行至天黑,这才安营扎寨。夜晚太冷,也不适合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连夜行军。不过,崔延伯并不急,万俟丑奴以轻骑相扰,显然是对他所领大军的担忧,这才想出扰敌之计,以削弱其战斗力,但义军越是这样,崔延伯就越要让将士们保存好体力,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以图一举击破泾州城。

  当夜,月色极好,但秋风却显得有些阴寒,崔延伯背对浦河扎营,主营扎于坡顶。

  河畔水草丰茂,林稀月明。

  崔延伯还未睡着,刚才与众将领商议好明日行军的布局和战略,这才回帐。营帐内极静,可以听到外面巡逻哨兵的整齐脚步声。

  二更时分,众兵士由于一天的行军,又与那五支义军轻骑的较量,都已显得极为疲惫不堪,此时众官兵皆已进入梦乡。也就在这时,突闻一声悠长而凄厉的号角之声划破了暗夜的寂静,紧接着又传来了如怒潮般的战鼓声。

  夜空的宁静霎时尽被撕裂,在如同千军万马厮杀的气势之中,震耳欲聋的鼓声惊醒了所有进入梦乡的人。

  崔延伯也被惊醒了,心神大惊,如此多的战鼓一起擂起来,的确似是一记记闷雷击打在人的心头。

  官兵的营中顿时一片混乱,争相穿衣持兵,还以为是高平义军大举来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崔延伯迅速披挂整装,手提长枪,冲出帅营抓住一名匆忙跑进来的偏将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贼人在同时擂击战鼓,但却没有看到敌人的踪影。”

  崔延伯暗自松了一口气,仔细一听,这战鼓的声音自南、北、西三面同时传来,却并没有自东面浦河河畔传来,也没有听到喊杀之声.心中顿时明白这又是敌人的扰兵之计,心中不由又怒又好笑,望着各营官兵的慌乱之状。立时吩咐道:“传我命令,让各营将士好好休息,不要去理会这些,那些人全都是在虚张声势!”

  那名偏将见崔延伯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忙道:“是,末将这就去!”

  崔延伯站在坡顶,望着远处战鼓声传来之处那片黑沉沉的夜幕,不屑地哼了一声。

  半晌,战鼓之声同时寂灭,似乎是训练极为有数的乐队,但夜空之中似乎仍飘荡着那颤动的噪音。

  三更时分,各营这才再次安静下来,一名副将赶入帅营。

  崔延伯并未睡去,进来之人乃是崔暹的大侄子崔山。也是崔延伯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自从崔暹因自道之战被剥夺兵权后,就让崔山在崔延伯的手下发展。

  “启禀大帅,仍是白天那几支轻骑,刚才一支大约有四五百人,战鼓大概有两百多面,末将率人追袭,只射杀了二十余人,其余的全都逃走。”崔山表情极为凝重地道。

  崔延伯见到崔山这种表情,就知道己方也一定损失得更重。

  “他们在林外设下了许多绊马索和绊马桩,是以,我们的兄弟死伤达两百五十人。”崔山有些为难地道。

  崔延伯微微一愣,心中微怒,己方死伤人数竟是对方的十倍之多,这的确让他有些恼火。

  但他并不想太过责怪崔山,只是冷冷地道:“你只需带人加强防卫,小心再次他们偷袭就行,不必对他们进行追击,至于他们的故意扰兵可以不必搭理,去吧!”

  崔山心中一阵惭愧,只得悻悻退了出去,崔山刚退出帐外,突闻夜空之中又传来了一阵尖脆而剧烈的锣声,不由得吓了一跳,只因为声音来得太过突然。

  那锣声似乎自四面八方涌来,尖厉而没有规律,每一击都似乎敲在人的心坎上,连地面都为之震荡起来。又如同一把尖刀在每个人的心头刻画看什么,只让人心头难受至极。

  崔延伯冷冷地道:“让他们尽情地敲吧,不必理会,他们累了自然会停的!”

  崔山醒悟过来,这又是万俟丑奴的扰敌之计,也就不再担心,自返回营,参与防守之列。

  不可否认,这锣声的确惊醒了那些刚刚进入梦乡之人,这些兵士虽然很累,但是在那一轮鼓声响过之后,才刚入梦乡。要是熟睡之中,或许难以吵醒他们,但这阵锣声却将他们一吵就醒。何况这些人对锣鼓之声极为敏感,自然而然地就再次醒了过来,都禁不住大骂是谁这么缺德,屡次打扰他们睡觉。

  锣声一直在响,却并没有兵士出帐进攻,后来竟又传来一阵号角之声,此起彼伏,鼓、锣、号角,三种乐声一直吵到近五更之时方才停歇,只让那些官兵叫苦不迭。

  五更之时,崔延伯下令行军,这群官兵被昨晚那么一闹,加之昨天的劳累,今日竟全都精神不振,只是军令如山,没有人敢提出半点抗议——
 

 
分享到: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中国首位强势女人宣太后
古人为何热衷性艺术品:春宫图当嫁妆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5
PO朝霆创始人谢霆锋的艰苦创业故事1
李嘉诚的座右铭是悬挂在办公室里的唯一一幅对联,对联是清代儒将左宗棠题于江苏无锡梅园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8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