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天道幻境

第二章 天道幻境

时间:2014/11/9 9:43:41  点击:696 次
  黄海眸子中的色调似乎又在瞬间成了蓝绿色,在那内陷的眼神之中,蓝日法王似乎看到了有成群结队的鱼在游,看到了飘浮的水藻,看到了奔涌的海浪,看到了那永远屹立于海心的孤屿暗礁。

  “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蓝日法王心中暗自告戒自己,强自使自己从黄海那如梦似幻的眼眸中走出来,可是他已经随着外界的光线,一同走入了黄海眼眸深处的世界。

  黄海的眼睛,竟成了两个不同世界的窗口——那是一个内陷于心底的世界。那是哪里?

  究竟是哪里?

  蓝日法王的额角冒出了汗珠,冷冷的汗珠,他竟无法自拔地陷入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只有灵魂和精神才能抵达的空间。

  黄海眸子中的色调仍然在变幻,蓝日法王再次看到的却似是五颜六色的山花,凄青的芳草,瑞兽祥鸟,彩凤飞舞,琼楼玉宇,那是哪里?究竟是哪里?

  蓝日法王的额角汗水越来越多,身上的蓝袍渐渐浸湿,黄海却依然显得那么悠闲,那般自在。

  所有围观的人全都骇异莫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只是看到蓝日法王的汗水越来越多,到后来竟开始颤抖。可是黄海根本没有出手呀?!

  黄海的目光无神,似乎没有半点光线透出,但却是一个吸光的黑洞,没有人能够知道在黄海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蓝日法王在颤抖,他似乎看到了一些模糊的人影,在那花间草丛旁,在那琼楼玉宇中,或饮酒、或下棋、或抚琴、或舞剑,更有飞舞如鸟雀般的人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黄海和蓝日法王谁也没有动手,只是相视而立。渐渐的,蓝日法王的额角透出一丝淡淡的光润,脸上慢慢绽出了满足而又恬静的微笑,身子也不再颤抖,他似乎有着一种在起伏山峦间自由翱翔的满足,又似是突然悟道。

  黄海的脸上也绽出了一丝微笑,一丝欣慰的微笑。

  蓝日法王突然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无忧无喜地道:“我败了!”

  除黄海对这个结局似乎在意料之中外,其余的所有人全都大惑不解。明明黄海与蓝日法王根本没有交过手,虽然刚开始蓝日法王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后来也是如此轻松以对。以蓝日法王那般不可思议的武功又怎会轻易言败呢?

  “那究竟是什么地方?”蓝日法王又问出一个让人莫名其妙的奇怪问题。

  黄海依然负着双手,只是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淡淡地道出两个如同霹雳般让人震撼和惊悚的字——“天道”!

  蓝日法王双掌合十,双眸微闭,竟低低诵了几遍经文,这才虔诚地向黄海行了一礼,感激地道:“谢谢!”

  黄海也不还礼,只是悠然道:“极尽变生,色空无界,一切尽在其中!”

  “蓝日明白,此回吐蕃,将永不涉足中土!”蓝日法王认真地道,同时又向忘情崖上所有人行了一礼,这才缓步向山下踱去。

  所有人都能够体会到蓝日法王内心的平和与宁静,再无半点争强好胜之念。

  黄海的衣衫有些破乱,但却不减那种飘然出尘的飘逸。

  叔孙怒雷诸人望着黄海,竟像傻子一般。

  黄海悠悠吸了口气,飘身掠到凌能丽和凌通身边,犹如一阵轻悠的风。

  “会主!”剑痴惊喜无比地唤了一声。

  黄海只是向剑痴微微一笑,拂袖间,已拍遍凌通和凌能丽身上十四道经络的三百六十一处穴位,手法之快,没有一个人看清究竟是如何完成的。

  “哇……”凌通和凌能丽两人同时吐出一口炽热无比的青烟。

  众人禁不住哗然。

  “师父!”凌通一见黄海,禁不住喜呼一声。

  “黄叔叔,你没事吧?”凌能丽也为之大喜。

  黄海慈祥地拍了拍两人的脑袋,充满怜意地道:“我没事,你们是否已经看到了那些?”

  凌通和凌能丽同时一阵讶然,问道:“你怎么知道?”

  黄海笑而不答,有些高深莫测地道:“这是千年难逢的机缘,你们要好好把握,不要损失了这一笔无价的财富!”

  凌通和凌能丽似乎能够理解黄海所指何事,竟同时点了点头。

  “黄师弟,究竟是什么东西?”五台老人忍不住问道。

  黄海笑了笑,道:“那就是我师父所留的移岳诀和烦难师伯的无空道!”

  “移岳诀?!”五台老人终于惊呼了一声,但他却并不知“无空道”究竟为何物,可他却听说过道宗的绝世神诀“移岳诀”

  “移岳诀”乃是葛洪祖师与魔尊决战之后所创,因他有感于天魔门的“死亡之剑”对正道存在着极大的威胁,所以才创出这绝世剑道“移岳诀”。天下间,数剑之道,惟“移岳诀”

  方能破除天魔门以“死亡之剑”使出的“不归剑道”!

  当年葛洪祖师苦创“移岳诀”只是想对付“死亡之剑”和“不归剑道”的自毁,却没想到这套剑诀之霸道实让人无法想象,也就只传了一名弟子,而这套剑诀的精妙所在更非人人能够领悟的,就连黄海的师祖白云上人也未能悟其奥妙。

  葛洪祖师悟出这套剑诀之后不久便登入天道,并未来得及与众弟子细细解说,直到天痴尊者以无上的智慧,在临登天道之前,竟然顿悟出葛洪祖师的心意,终于明白了“移岳诀”

  之精妙。当时五台老人就守在忘情崖,所以他知道“移岳诀”的存在。

  叔孙怒雷也是见多识广之辈,亦听说过“移岳诀”的传说,但却没想到这种神话般的武学竟然在北台顶上再现,更为两个小娃娃所得。但是,他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个娃娃是如何得知其中奥秘的。

  “剑痴,传会中所有兄弟,从今日起,我将‘破魔门’的掌门之位传给通儿,由他去领导所有弟兄!”黄海悠然道。

  “师父!”凌通一惊,呼道。

  “你可以的,相信自己,但你必须承袭我破魔门的门规戒律,除魔卫道,惩恶扬善!否则,为师会很失望的。”黄海轻拍凌通的脑袋,慈祥地道。

  “徒儿明白!”凌通大为感动,忙跪下磕头。

  剑痴却有些呆呆地问道:“那会主你……”

  “你只管助通儿打理好会中事务即可,如通儿有不对的地方,你可代我教训他!”黄海打断剑痴的话,又扭头向凌能丽道:“凌姑娘可将今日之事告之风儿,你们也许根本无法领悟‘无空道’,但以风儿之聪慧和对佛性的感悟,相信定可悟出‘无空道’的奥妙。并瞩咐他,让他给我好好地管教通儿,若是通儿将来为非作歹,就帮我清理门户!”说到后来,黄海语气越来越沉重。

  “通通不会的,黄叔叔请放心,我一定向阿风转告!”凌能丽似极有信心地道。

  “但愿不会!”黄海说完转身踏向区阳师徒三人。

  众人的目光全都围着黄海转,此刻黄海面对区阳,这才想起有此三人的存在。

  “你们三人偷服了圣舍利,本该将之逼出,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不为难你们了,但圣舍利乃几位佛门大师所留,不能落入外人手中,因此,你们三人只好投身佛门了。”黄海淡然道。

  区阳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怒火,心中却暗急,忖道:“怎么圣舍利还没有发生反应?”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别枉费心机了,圣舍利乃佛门圣物,惟有满身佛意,却非灵丹圣药,并无疗伤之效,用来祛除毒素还可以。”了愿大师喧了声佛号,淡然道。

  “什么?”区阳失声惊呼,完全不能掩饰一脸的愤怒和失望。

  “了愿大师所说没错,圣舍利可解百毒,开心益智。所以,希望三位今后潜心向佛,也可算赎回前半生的罪孽,望好自为之!”黄海笑了笑道。

  “不是说圣舍利藏着天道的秘密和慧远的功力吗?”区阳惊怒无比地问道。

  “不错,圣舍利的确藏着天道的秘密,但却并不是圣舍利本身。至于圣舍利藏着慧远祖师的功力,那简直是无稽之谈。”了愿大师认真地道。

  区阳的脸色如同死灰,区金和区四杀也全都呆若木鸡,没想到自己拼命抢夺之物最终却犹如废品,那种被欺耍的感觉让他们后悔莫及。

  “达摩大师,他们三人就交给你了。”黄海淡然道。

  达摩与数月前似乎完全变成了一个人,一身祥和正气,所过之处,众人的心中竟一片安详。

  “黄施主的吩咐,达摩一定办到,绝不会让他三人再为祸世间。达摩也准备长驻中土,宣扬佛法,禀承佛陀师伯的遗愿,我会住于少林寺,如黄施主有闲,可常来少林作客。”达摩诚恳地道。

  “大师有这番心愿,自然是中土之福,至于再逢就要看缘分了。”黄海轻笑道,说完再不理会区阳,只是向五台老人行去。

  “我来为你疗伤吧。”黄海淡然道。

  叔孙怒雷忍不住望向忘尘师太,忘尘师太一脸祥和,并不做半点回避。叔孙怒雷可感觉到忘尘师太内心平静加一口枯并,心中禁不住微酸,本想唤一声:“琼。”但最终却没有叫出口。

  “师太,我想请问你一件事。”叔孙怒雷的心头有些隐痛,但仍忍不住声音有些颤抖。

  “施主之事,忘尘知道,昔日的恩恩怨怨,是要做一个了断了。”忘尘师太一眼就看出了叔孙怒雷的心思,不由得悠然道。

  叔孙怒雷一呆,忘尘师太的语气平静得让他的心更痛。

  五台老人只感一股浩渺虚无的劲气注入体内,立刻通向七经八脉,所过之处,伤势如奇迹般恢复,甚至整个人都变得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黄海只不过在刹那间就替五台老人疗好了内伤,任何人都难以想象这个事实,五台老人更是呆若木鸡,等他清醒过来,黄海已经转了身。

  黄海转过身来,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叔孙怒雷和忘尘师太,然后望向那苍茫而浩渺的天际。

  云淡风轻,叶斗峰之极,直插云霄,乍看之下,原来天是如此的低。

  风吹、叶落、秋色,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美丽,反而多了一丝淡淡的凄惨。

  凄惨,若叔孙怒雷的心,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此时究竟是怎样一种心境。

  “黄海……”叔孙怒雷终于轻轻唤了一声,但却并未继续说完。

  黄海未语,依然昂首苍穹,但显然是在聆听叔孙怒雷的话。

  忘尘师太的身子微微一震,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但也没有言语。

  “黄河之中,可是你出手相救?”叔孙怒雷终于问出了口。

  “不错!”黄海回答的语气极为平静,犹如湛蓝的天空。

  “你为什么要救我?”叔孙怒雷有些希翼地问道,心情更有些激动。

  “因为我并不想看到你死去!”黄海的答话,仍是那么轻缓而又平静。

  “就只有这些?”叔孙怒雷总希望能再多有一些别的答案,追问道。

  “你就是我的孩子?”忘尘师太似乎也知道了叔孙怒雷所要追问的结果。

  “你的小腹之上有三颗梅花痣?”叔孙怒雷再次出言问道。

  “那一切已经不再重要,既然当初你们选择了放弃,就不必再去追悔和寻找,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黄海的声音依然是那般平静而缓和,但其脚步已不再停留,缓步向那块被雷电击为碎块的断岩走去。

  众人心头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黄海的回答显然证明了忘尘师太和叔孙怒雷的话并没有错。

  “你真是我的儿子?”叔孙怒雷激动之情无以复回地问道。

  黄海面对崖前的虚空,负手而立,仰天长长叹了口气,悠然而落寞地轻吟道:“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

  “孩子,你要干什么?”忘尘师太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惊问道。

  凌通也同样感觉到黄海那分脱离众生的气质,似乎他此刻所在之处与芸芸众生并非同一个时空,不由得低呼了一声:“师父,你没事吧?”

  “通儿,你记住为师的一句话!”黄海突然以一种让人听了感觉有些冰冷的语调道,那是一种超乎异常的平静。

  “弟子紧记!请师父明示!”

  “武之道在乎情,惟专于情方能精道!你记住了吗?”黄海悠然道。

  “你刚才与蓝日法王交手,用的是什么武功?”达摩对武学的觉悟始终未灭,听了黄海这句话,便忍不住问道。

  “大师慧根深种,定能悟透无空之道。色空本无界,界在情之间!终会有一天,大师会明白其中道理的。”黄海淡然道。

  “色空本无界,界在情之间?”达摩有些茫然,却无法将这两句话与黄海、蓝日法王之战联系起来。

  区阳却似有所悟地出言道:“那是否惟武之人,需绝情、忘情,灭绝方能破界?”

  黄海笑了,笑得悠然,如一片散漫的阳光。在黄海回眸区阳之时,众人只感到一阵暖意,在心底滋生。

  “你说得对!”黄海的声音如同来自遥不可及的天边,又似乎在众人耳边响起。

  区阳一震,忍不住惊呼出声,讶然问道:“你已经弃情、忘情了吗?”毕竟,他乃一代巨魔,武学见地之深,天下绝无仅有。对于这种禅境的理解和武学的参悟,比之别人更为容易。且他在泰山玉皇顶石洞之中关闭四十余年之久,那分心境体会得更为深切,是以才有此一问。

  黄海又笑了一笑,扭头再次注视着湛蓝的天空,悠然道:“没有,破界之法除绝情、忘情、灭情之外仍有两重更高境,那就是专情和博情,情之专者,其界自破,情之博者无界可阻!”

  “情之专者,其界自破;情之博者,无界可阻!难道你已经悟出了天痴和烦难的天道之秘?!”区阳的脸色更为难看,骇然问道。

  “天本无道,道在心中!道亦无门,惟情可破,可怜世人一心求道,却不知此,枉废一世之修,仍游离于碌碌众生,殊不知,身外一个世界,身内一个世界,每个人自身就是天道之门的钥匙……”说到这里黄海转过头来,向所有人露出一个笑容,恬静、祥和,犹如阳春三月的阳光。

  众人的心头如沐春风,古人形容美女回眸一笑百媚生,因此有“一笑倾城”的说法,可黄海这一笑,却没有人可以说出那之中奇异的魔力,就像是刹那间将人引入了一个无限美好的天地,而主宰这个天地的,也就是这个笑容。一个让人永远也无法忘怀、无法捉摸、无法体会却又真实存在的笑容。

  这很矛盾,但世界就因为矛盾而存在着。

  区阳和区金及区四杀也为这一笑所震撼,灵魂深处那根善良的弦亦被拨动,让他们感觉到生机在体内勃发,感觉到温暖在体内流动,他们有种向这个笑容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一笑中,不可忽视的,是黄海那双眼睛,一双渐渐露出紫色雾气的眼晴。本来,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黄海眸子里一个丰富无比的世界,可在紫色雾气之后,一切都迷茫起来。

  紫雾越来越浓,众人忍不住惊呼,黄海的体内似乎散发出一种朦胧的紫色霞光,如同眸子中的雾气。

  “霹雳……”一道闪电如狂龙般划破虚空,奇异的是这道闪电似乎来自那西沉的夕阳,狂野无比,但也十分准确地击在黄海的身上。

  一道紫色的霞光如同焚烧的剧烈火焰,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也让所有人想起了圣舍利开裂之时,那岩壁上的紫霞。

  “师父!”凌通惊呼。

  “呼……”那道紫霞如腾飞的火凤凰,顺着那道仍在天空中狂舞如巨龙的闪电向夕阳西沉的方向掠去——
 

 
分享到:
三国中最幸福的一个女人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4
三字经52
郑和下西洋线路图
 打坐姿势图片3
敕勒歌
玉兔捣药的传说
三字经5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