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邪门三仆

第六章 邪门三仆

时间:2014/11/5 20:28:55  点击:1063 次
  三子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很好,皆因他的对手的确是个极为可怕的人物。

  节节败退之中,幸好冯敌诸人闻声赶来,但夜叉花杏的身影已经到了院墙边沿,追之不及了。

  “再见了!”夜叉花杏有些邪异地笑了笑,反身招招手道了一声,身形如鹰般向院外掠去。

  付正华迅速绕过木耳和那老者,向夜叉花杏拼命追去。

  “砰!”那飞出去的夜叉花杏竟如炮弹一般在付正华和郑飞诸人的惊愕之中倒飞而出,而她手中的凌能丽被击得脱手而出。

  付正华一惊,夜叉花杏那佝偻的身子在空中一扭,再次向凌能丽飞射而去,她似乎并不想放过抓住凌能丽的任何机会,抑或她隐隐感到,应该拿凌能丽做为人质。

  郑飞在一愣的同时,看到另一道光影自一个角落射出,同时泼出一片银色的光雾。

  “哗……”夜叉花杏骇然伸手相阻,却是一盆温热的水,淋得她满头满脸都是,更被这股冲力给激得重坠而下,而凌能丽却已落到了那人的怀中。

  夜叉花杏大怒,但也大骇,在闻到一声轻笑之时,一条人影犹如一片浮云般自天空悠然降下,却是个光头和尚,一手抱着凌能丽的娇躯,一手端着一只大浴桶。

  夜叉花杏极其惊讶,那和尚却笑了笑,道:“本公子的澡还没有洗完,你们就来瞎捣乱,小心本公子让你们一个个喝洗脚水了。”

  夜叉花杏心中大怒,刚才她虽一掌被这人给震了回来,可是心中却有着极大的不甘心,对方猝然而攻,而她又手抱一人,自然极为不服气,此刻听这和尚竟说出这样一番讥嘲的话来,哪还能冷静?

  双手一探,手掌竟泛出血红之色,一丝丝阴寒至极的气劲直射而出。

  “哇,别冻着了如此冷的手!”和尚似乎喜欢说些风凉话,在此同时,将手中的浴桶一摆,幻起一幕桶墙,如屏障般将他与夜叉花杏之间的空间隔断。

  “哗……”浴桶被击得粉碎,夜叉花杏却大叫一声,骇然惊退。

  脸色苍白之中移目手心,只见上面插着一块碎木,几乎将整个手掌都刺穿了,鲜血自掌心滑落却成乌色。

  “哟,怎地这么不小心,也真是的,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火气却如此大,连个木桶也不放过,可真是凶到了极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来!”和尚笑了笑,调谐道,只气得夜叉花杏脸色煞白。

  凌能丽悠悠醒转,显然是这和尚以真气为她冲开了所封的穴道。

  “你是什么人?”夜叉花杏有些心惊地问道,这也是郑飞和付正华想知道的问题。

  “哦,我认出你了,你不就是唐村那个装神弄鬼的神婆吗?怎么这些日子不见,你竟变得这么丑?我差点还认不出你来了。”光头和尚禁不住笑道。

  夜叉花杏一惊,骇然问道:“你是河神绝情?”她似乎一下子记起了眼前这光头和尚的身分和来历,不过,眼前这人却是个光头和尚,面貌也有些改变,她自然有些不敢肯定。

  “阿风,放下我!”凌能丽一挣,但光头和尚却将怀中佳人用力抱紧,然后轻轻放下,笑道:“别那么急嘛。”

  这光头和尚正是那去沐浴更衣的乞丐,也就是无人不晓、叱咤风云的蔡风,只是此刻易容的面部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使人一时无法认出其身分。

  凌能丽心头又喜又羞,白了蔡凤一眼,又狠狠地望向夜叉花杏。

  夜叉花杏似乎没有想到竟在此地遇到这个可怕的冤家,当初蔡风在唐家村和朱家村出现时所表现的武功她亲眼见过,知道眼前这人功力极为深厚,她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郑飞和付正华一惊,旋即一喜,他们似乎没有料到眼前之人竟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蔡风。

  “你的头发?”凌能丽有些吃惊地望着蔡风的头顶,讶然问道。

  “小僧被那几个大和尚强按着脑袋,把尘根都给剃光了,他们还说要烧香疤,我因为怕痛,所以就逃下来见你喽!”蔡风扮了个鬼脸笑道。

  凌能丽见蔡风没什么正经,大敌当前,依然轻松自如,便也放松了不少。

  “能丽,你去帮三子把那个蘑菇给做了,看他们还有什么狂的,这些人可真是胆大包天,连我的能丽也敢动,不教训教训他们看来是不行了!”蔡风有些油嘴滑舌地道。

  “谁是你的能丽,也不害臊!”凌能丽娇嗔道。

  “哦,错了,我的好义妹嘛,反正也就是那么回事,差不了多少,快去。”蔡风嘿嘿一笑道。

  凌能丽这才罢休,想到刚才满肚子的怨气,那蘑菇般的怪物突然偷袭,又是在她走神之时,竟然被暗算受制,若非今日这里高手云聚,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不过,他却有些不太明白,这些人怎会如此快地找到这里,对方是什么身分?又有何目的呢?

  蔡风望着露出一丝畏惧之色的夜叉花杏,冷杀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夜叉花杏突然张口一声尖啸,声音之尖锐,犹如一枚针直插入九重云霄。

  “哼,想找帮手来吗?那就先送你一程好了!”蔡风冷冷地道了一声,右手立刻泛起一层柔和而莹润的光泽。

  夜叉花杏心头一惊,随即疾退,她深深感受到那散自蔡风身上的浩然正气,那博大纯正犹如怒潮般奔涌的气劲在蔡风手心旋转流动,整个人立如高山渊亭,一种强悍无可匹敌的感觉让夜叉花杏不得不退。

  她找不出任何一种可以进攻的方法,平时她有数千种杀人手法,更有数万个攻击的手法,可是面对蔡风,她却无能为力了。

  的确,她曾以天地五行之气去阐述疗伤救人之理,可蔡风却以无处不存,无处不在的天地五行之气做为武器,做为攻击的手段,她是借五行之气杀敌,而蔡风却是整个身形融于天地之间。

  天、地、人,无分彼此,浑然无间。

  掌,已经出现在夜叉花杏的眼前,没有空间的局限,没有时间的界限,似乎亘古以来,这一掌便已在夜叉花杏的眼前,没有丝毫的移动,没有半点偏差,只是仍在推进,以一种似乎极慢但却快极的速度,极为矛盾地攻向夜叉花杏那张扭曲怪异的脸。

  夜叉花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她的速度完全无法与蔡风相比,因此,她只有出手相击,这是没有办法中的惟一办法。

  夜叉花杏的确是个人物,一个绝对不是别人想象之中那般差劲的人物,与蔡风比起来,她的确差了很远,但是不可否认,她的确是个高手,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

  夜叉花杏改变了一百七十二种手法,移了三十九次方位,终于截住了蔡风这一掌,简简单单,却又玄奥莫测的一掌。

  “嘭”的一声暴响传出很远,同时还夹杂着一声惨叫。

  是夜叉花杏的惨叫,那块插入她手心的木片竟洞穿了其手掌,自掌背穿出“噗”地一声插入她的胸膛。

  鲜血自干裂的两乳之间滑出,染红了那阴沉死气的衣衫,而她的身子也在飞,身不由己地飞。

  她根本就无法抗拒蔡风掌间的那股狂野而又纯正的劲气,这似乎有些矛盾,但蔡风的存在本就是一个矛盾,他掌间的劲气自然也就有些矛盾了。

  夜叉花杏的身子在坠地的一刹那间,她又看到了那一掌,依然是简简单单,玄奥莫测的一掌。

  掌,同样是蔡风的,他没有半丝停顿,甚至身形更快,他的动作和身法的确已经超出了普通人所能理解的范围。

  夜叉花杏想挡,但是她的劲气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快便能恢复,何况,那木片对她造成的并不是皮肉之伤,在与蔡风对掌之时,木片上本就蕴含了蔡风无匹的掌劲,而且此刻她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准备。

  蔡风在半途中突地改变了掌式,也换了一个方位,但那种自然而利落的变换方位之举,根本就不能算是动作,他似乎原本就是在那个位置,一直都未曾变更。

  夜叉花杏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喜悦,蔡风并不是真的仁慈,对付敌人,蔡风似乎并没有仁慈的习惯。

  蔡风并非不想这一掌杀死夜叉花否,但是他不能,因为他不想死,哪怕是受伤,那根本就不值得去赌,蔡风并不是一个很喜赌博的赌徒,所以他回身、移掌,所击之处,是另一只手掌!

  “石中天!”蔡风忍不住低低呼出了三个字。

  “轰!”两掌相击,一股强劲的暴风以两掌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展、旋飞。

  夜叉花杏的身形再一次被卷飞,如秋风中的败叶,被掀得再一次倒翻而出。

  蔡风的衣袖碎裂成无数飞散的蝴蝶,石中天却“蹬蹬”倒退两步。

  树折、花枯,沙石飞扬之中,石中天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你怎会托天冥王掌?”

  不等蔡风回答,石中天已低喝一声:“走!”一带夜叉花杏,如夜鸟般飞射而去。

  木耳和那老者猛地攻出一掌,也跟在石中天的身后飞射而出,他们并不敢接近蔡风,只是绕身飞过。

  蔡风没有追赶,只是静静地立着。刘高峰和三子又怎肯让他们的对手说走就走?只不过木耳和那老者的身法的确快得有些怪异。

  沙落尘定,蔡风长长地吁了一口闷气,沉声道:“不用追了,追不上他们的!”

  “阿风,你没事吧?”凌能丽回转身形关切地问道。

  “没事,想不到这魔头居然如此快就恢复了功力。”蔡风稍稍平复了心头翻涌的气息,有些担忧地道。

  想到石中天的可怕,凌能丽禁不住有些疑惑地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蔡风不由得一阵好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说着伸展了一下臂膀,骨节一阵噼啪暴响。

  众人眼中显出了一丝疑惑,似乎有些奇怪,既然蔡风没事,为什么不追?那至少也可以截下对方两名高手。

  蔡风似乎明白他们的意思,解释道:“并不是我不想追,而是刚才我有心无力,石中天的独臂冥王拳又精进了一个层次,要化解他的拳劲我根本就不能移动身子!”说着蔡风移动了一下身子。

  众人禁不住一阵惊呼,蔡风所踏的石板烙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脚步移动时,仍有袅袅的余烟在升起,显然他已将“独臂冥王拳”的余劲尽数散入地下,看来石中天的功力之高,的确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之境。

  凌能丽和三子皆亲眼见过石中天与蔡伤交手,自然知道石中天的可怕。

  “他也受了些轻伤,来不及散去我击入他体内的劲气,就带着神婆逃走了。”蔡风极为肯定地道。

  三子和凌能丽两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这至少可以说明蔡风的功力并不比石中天逊色,而石中天还是被蔡风给吓走的。

  刘高峰诸人仍不知道石中天的可怕,他们所感受到的,远不如三子和凌能而强烈。

  “这里不能再逗留下去了,那魔头很可能会卷土重来。”蔡风认真地道。

  “那我们该去何处呢?”刘高峰有些疑惑地问道。

  “去定州,昨晚我已经攻破定州城,此刻定州城中虽然没有葛家庄那般高手如云,但至少大家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蔡风淡然道。

  “你已经攻下了定州城?”众人全都忍不住惊声问道,似乎感到极为意外。

  “不错!”蔡风眸子中闪过一丝冷厉而自信的神采。

  三子大喜,一拍蔡风的肩膀,欢喜地道:“你终于肯出手了,真是太好了!”

  蔡风悠然一笑,道:“我现在明白了,既生于世,就应造福于世,为万民请命,为苍天行道,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才是正理!”

  凌能丽也大喜,望着蔡风说这话时那飞扬的神采,心中激动不已,也知道天下战局从这一刻才真的开始了。

  “对了,阿风,老爷子已于昨日前去海外仙岛了!”三子似乎记起了什么道。

  “啊!”蔡风一呆,这似乎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娘也一起跟着去了吗?”蔡风问道。

  “嗯,包括定芳姐和贵琴!”三子补充道,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蔡风禁不住大感好笑地望着三子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心情去笑,想到元定芳的孤苦无依,又以为他已不在人世的那分凄凉和痛苦,可想而知是如何深重。

  “阿风,听夫人说,定芳姐可能已有了身孕。”三子又补充道。

  “啊!”蔡风一愕,随即大喜,一把抓住三子的手问道:“真的?”

  “我哪敢骗你呀?”三子没好气地道。

  蔡风禁不住笑颜大展,又恢复往常的顽皮之性道:“你是舍不得颜姑娘吧?这么不服气干什么,现在我就派你去追上他们,告诉他们我没有死,你也顺便把你的宝贝贵琴给接回来,就说是我的吩咐,如何?”

  三子似乎一下子被蔡风说中了心病,听到后面一句话更是眼睛大放尤彩,只是很快便没戏唱了,垂头丧气地道:“即使此刻追赶恐怕也迟了,就是赶到了海盐帮,恐怕老爷子早就出海了。”

  蔡风的神情也有些冷落,想到自己快要做父亲了,心中的那分兴奋之感可真是难以掩饰。

  “迅速飞鸽传书海盐帮,告之我的消息,中原并非静土,让定芳去海外好好地给我生个宝贝出来,一旦有空,我就会前去海外陪她的。”蔡风果断地道。

  三子一想,觉得这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快马难以追上,信鸽的速度也许会赶到,只不过蔡风竟不留元定芳在身边,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蔡风见三子在愣神沉思,不由得拍拍他的肩头,道:“快去吧,别忘了给你的颜姑娘捎封情书,也不要怕肉麻!”

  三子俊脸一红,笑骂道:“哪个像你这样脸皮厚。”

  “满脑子没正经!”凌能丽低声嘀咕着佯怒道。

  “你在说什么?小心被你说中了。”蔡风扭头邪邪地笑了笑道。

  “你敢,我告诉义父打烂你的屁股。”凌能丽毫不示弱地反击道。

  蔡风立时蔫了,无可奈何地道:“唉,现在我怎地发现竟不是你的对手了呢?”

  “这正常得很。”凌能丽傲然而自信地笑道。

  “怎么个正常法?”蔡风有些不服气地问道。

  “以前,本姑娘生在山沟里,长在山沟里,没见过什么大的世面,这才会被你这坏蛋以花言巧语给骗了,还有就是被那三脚猫的功夫给吓住了,现在本姑娘闯荡江湖日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又岂是你这大坏蛋所能骗的?何况本姑娘再也不怕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威胁了,因为我有义父撑腰!”凌能丽俏皮之中不无得意地回答道。

  三子和众人禁不住全都为之捧腹大笑,蔡风也禁不住莞尔,狠狠地道:“算你厉害,下次我一定要杀杀你的威风。”

  “本姑娘随时奉陪!”凌能丽白了蔡风一眼,娇笑道。

  “走吧,不跟你这江湖混混大姐胡搅蛮缠了,快去收拾东西,咱们前往定州。”蔡风吸了口气,沉声吩咐道——
 

 
分享到:
海的女儿
小青蛙3
清末御医日记揭秘光绪可能死于肾亏
宫女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画家慈禧
弟子规
多尔衮猝死只因纵欲过度 曾向蒙古索取有夫之妇
聪明的农夫女儿6
索马里海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