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十二卷 第一章 奇刃雄风

第三十二卷 第一章 奇刃雄风

时间:2014/10/31 20:35:56  点击:1067 次
  泰山之美,十八盘之险,名传千古,此时山道间,并无杀气,除了血腥之外,似乎一切都毫无改变。

  三子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似乎在任何一刻都能作出最凌厉的反击,也足以应付任何突变.

  每个人握着兵刃的手都在冒汗,冷冷的汗,越是到了最后关头就越显得紧张,这似乎任谁也是无法避免的.

  “哈哈哈尔朱家族也不过如此,老子几十年没有来得这么痛快了,你们这些小王八正好来祭祭老子快要生锈的锤子!

  “是蔡叔!”无名三十四和三子同时低声喜呼道.原来,葛荣在很早就派人潜上泰山.葛荣做事从来都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位,任何事情都必须经过最为精密的计划,对于蔡风的事他更不能马虎,其实他早就预料到时必定有人从中作梗,因此蔡艳龙在五天之前便己带着葛家庄的一部分高手化妆潜上玉皇顶。每个人身上都带有足够的干粮,这五天之中,足不下玉皇顶,在天街附近或一些山洞中先住起来,而到时他们从山顶杀下去必定事半功倍,这也是葛荣的策略之一。当三子的长啸在山下响起之时,就是通知山顶的蔡艳龙,而蔡艳龙听到啸声立即作出了行动,对凡是任何可能对山道构成威胁的人物进行清理,这就酿成了天街之上的一番惨杀。

  十九年前,尔朱家族杀得蔡艳龙惨逃而出。更对他追杀了数百里,这种仇恨在此刻便全面暴发出来。十九年前,禁绝龙就是尔朱家族最为头痛的人物,十九年之后的今天其武功比之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一出手就是杀招,只杀得对方天昏地暗,血染胸衣。

  三子连踏三步,眼前豁然开朗,禁不住一声长啸,若凤鸣龙吟,在最后一盘竟然没有入阻挡,也许所有敌人都在天街之上疯狂地围歼蔡艳龙吧。

  无名三十四和三名葛家庄弟子都禁不住长长吁了口气。那种沉闷死寂的压抑感在刹那间尽数化为乌有。

  十八盘乃登上泰山的最险之处,生死在不经意间便已决定,这使人的神经绷得如满弓之弦,这分感觉其实就是一种疲惫,心灵上的疲惫。

  南天门高大而雄武,屹立成一种神化的境界,仰视南天门,众人清楚地听到南天门之后不远处天街上的厮杀之声.

  升仙坊,一级一级的台阶陡峭至极,倒似乎真有一种爬入仙境的感觉,只差南天门中没有紫气烟霞外逸。

  无名三十四和三子还是第一次登临泰山,其实,跟在无名三十四身后的三人又何偿不是第一次登临泰山呢?此刻心神稍松之时,他们才发现泰山之上的风景竟是如此的脱俗使奇,那种威逼天下的气势使所有人都有跪伏于它脚下的冲动.夕阳、晚霞、奇松、怪石,松涛如歌,清风似诗,兽鸣鹤瞅更为泰山的意境增添了几许灵气。

  “嗖”一簇劲箭如飞蝗般向发愣的三子等人射了过来,快若流星疾电.“小心”三子的话犹未说完,那簇箭已经射至面门。

  “叮叮”三子险险挡开射向他的几支劲箭,无名三十四最为警觉,竟闪至一块大石后,那些箭矢对他根本就丝毫不起作用。

  三子身后传来了两声闷哼,三名葛家庄高手有两人中箭,不过却并非致命之伤.五人迅速各执一块石头相档,心中禁不住大恼,在最后的关头仍是马虎了一些,他们没有想到来敌并不在升仙坊上选择地利之便,而是躲在南天门之中以箭矢远政.“奶奶个儿子!”无名三十四恼骂道。

  “你们伤势如何?”三子关心地问道。

  那两名受伤的汉子吸了口气,道:‘没关系!说着竟挥剑斩断露在肉外的箭杆,箭头震动之下,禁不住眉头微皱。

  无名三十四和三子露出一丝赞许的神色,这些人全都是一些不怕死的硬汉子,可以说是葛家庄的精英力量,每个人都有着一股普通江湖人物无法比拟的狠劲和悍劲,更对葛家庄忠心不二,即使为葛家庄去死,他们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三公子,将那块铁板给我!”无名三十四的眸子中暴出一团浓浓的杀机,向南天门望了一眼,坚决地道。

  三子自然知道无名三十四想干什么,不禁有些迟疑地道:“还是让我去吧!”

  “不,我去,你们以毒弩为我掩护,也正好借机缓口气,让我将这帮小乌龟给炖了!奶奶个独子!不相信这世上会有我炖不烂的乌龟!”无名三十四充满杀机地道.三子也不能不承认。在五人当中,惟有无名三十四受伤最轻,虽然血染战衣,但却是敌人的鲜血多,他和另外三位兄弟都有些疲惫之感.“没事的!”无名三十四自信地一笑,拍了拍三子的肩膀道。

  “可是你体内。

  “我知道该怎么做!”无名三十四不由分说地打断三子的话,更自他的怀中将铁板拿了过来,长身而起。

  “童山陪你一起去!”那名未受话伤的汉子也挺身而起道。

  无名三十四望了量山一眼,洒然一笑,道:“好吧,你小心了!”说完便若一溜烟般向南天门扑去。

  “嗖嗖”箭雨如蝗而出,当中自然失有三子的几张毒弩之箭。

  无名三十四和那名葛家庄高手却奔掠于其中。

  无名三十四根本毫不惊慌,乱箭甚至对他的速度都没有半点影响,那块铁板犹如一块巨盾旋开,四射的劲气竟然将来自南天门的箭雨尽数档下。

  “当当”一连串暴响若雨打芭蕉之声,更若急弦嘈嘈之声。

  无名三十四瞬息掠过五丈,身法快加鬼魅,那些守在南天门的箭手似乎有些慌了手脚,上弦之箭射出来竟有些笨拙。

  无名三十四一声长啸,身子旋转成一道陀螺如龙卷风掠过,卷缩之间,在身体周围形成一股螺旋气团,那些飞过来的劲箭无条件地被荡向一边,根本无法伤他分毫.箭虽利,但抵不过那牵引排斥的劲气,无名三十四的厉害,连跟在他身后的童山都有些讶然、杀过十八盘之后,无名三十四依然没有呈现疲劳之态,仍有如此猛烈的攻势,的确让人无法理解,这或许就是无名三十六将的特别之处吧,他们似乎都有发挥不尽的潜力,更有一股永不后退的狠劲.

  南天门雄奇至极,透过南天门仰视那湛蓝的天空,犹如一幕无暇的翡玉,点点白云如鱼鳞般泛在不着边际的天空上,自有一种清闲恬静的韵味。

  无名三十四飞临南天门之时,对方的第六轮劲箭犹未发出,他的动作的确快若惊电.无名三十四的躯体升上半空,那块铁板若一片散云般族飞而出,锐啸之声刺耳至极。

  “嘣呀”弓弦嘣断声,惨叫之声,在血花飞溅之时,一切都远离了这种虚幻的梦境,变得残酷起来.

  山青,林茂,猿啼虎啸,是那般遥远,遥远得似是一种虚无,因为现实总是残酷的,更没有半点仁慈和人情可讲,对待敌人永远就只有一个字——杀!

  那块铁板以一种极为玄奥的角度又回到了无名三十四手中,而这正是无名三十四出剑之时。

  在夕阳之下,剑泛鳞光,如一层淡淡的辉润破碎了宁静而单调的虚空.浪,层层地泛在不着边际的空间里,怪异莫名得让人有些心寒。

  浪,并非浪,而是剑,无名三十四的剑!

  “叮叮”守候在南天门之内的人物,并没有三子和无名三十四所想象有那么多高手,对方只是一般的普痛好手,甚至很多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卒.无名三十四的杀来,犹如闯入羊群的猛虎。噬血的感觉几乎让他想疯狂一回。

  三子跨进南天门时,是在无名三十四割下敌人第九颗人头之际,那两名受了箭伤的葛家庄兄弟,依然狂野无伦,他们似乎终于找到了一种发泄的方法,虽然他们在功力和招式的灵活度上大打折扣,可对付这群小人物却绰绰有余。

  这真是一群可怜的人!

  无名三十四发现了蔡艳龙的存在,蔡艳龙的样子的确很恐怖,犹如自魔窟中蹿出的大魔王,浑身浴血,脸上也溅满了鲜血,可是他似乎并没有时间去擦拭,在他的衣衫上不仅仅沾满了鲜血,还有白白的脑浆。

  十九年未曾开过杀戒的蔡艳龙,今日竟疯狂了一回,望着他那杀意疯狂的躯体,无名三十四竟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蔡艳龙手中挥动的是一柄镔铁大锤,这柄大锤之上,已经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当初的蔡艳龙就是沙场上的勇将,在江湖之中更以奇门兵刃镔铁大锤著称,在蔡伤的十大家将中尚排在杨擎天和颜礼敬之上.

  盛名之下无虚士,经过近二十年的苦修,蔡艳龙的功力不知提升了多少个档次。十九年前,尔朱家族中便没有多少人能够胜地,十九年后的今天,这些小辈们如何能强抗察艳龙疯狂而强悍的猛击?

  蔡艳龙的锤法大开大豁,每一锤力若千钧,他本身就像一个不知劳累的铁人。身上虽然也是伤痕累累,可他越战越狂,越战越猛,似乎要将近二十年来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发泄出来,毫无保留地发泄出来.

  在江湖中,蔡艳龙的这件奇门兵对曾被列入了数件奇兵之列,皆因两个大锤实在太重,加起来达两百余斤。如此重量本身就是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可是蔡艳龙却能舞得轻松至极,即使他的武功不厉害,单凭这分臂力,就足以让江湖人物惊服,何况其锤法之精,已达无可挑剔的境界,很自然地,他便挤入了顶级高手之列。这些年来他更将蔡伤那霸杀的刀法融入锤中,使得锤招别具一格.成为武林一绝!

  蔡艳龙一边击杀,一边“哈哈”大笑,显得大开胸怀,“老子好久没有杀得这么痛快了!”他挥击的双锤多为砸、撞、扫、崩、挤每一个动作之利落犹如行云流水,无迹可寻,每一个动作虽然简单直接,但却极为有效,那些劣质的兵器根本就经不起一砸一撞,即使高手也无法承受重锤的一击。

  蔡艳龙的确仍如当年一般,有万夫莫敌之勇,不过,在他发现三子和无名三十四时,三子的刀已经将最后一个敌人劈成了两半,而天街之上的尔朱家族实力也几乎只剩那几个负伤者在作困兽之斗。

  无名三十四大步行上天街向蔡艳龙请了个安,三子也跟着赶到,望着蔡艳龙那浑身浴血的怪异模样禁不住感到有些好笑。

  “蔡叔你可真是宝锤未老哇!”三子拄刀而立,打趣道.蔡艳龙望着他们满身是伤,知道在上山的路上有过一场苦战,禁不往道:“后生可畏,你们也不错,活该这些小王八运气坏,终于还是让我雪了十九年前的恨,要是能将尔朱天佑、尔朱天光那几个老贼给砸扁,那才叫过瘾呢!”

  无名三十四淡淡地笑了笑,他望了望那相继倒下的尔朱家族好手,又望了望伤残过半的葛家庄兄弟,心头竟涌起了一丝无限的感慨,不由得问道:“山上只有尔朱家族的人吗?”

  “那倒不是,刚才上来了一批人,不过,他们并没有参与尔朱家族的事,我们也便没有理他们。”蔡艳龙道。

  三子立到明白,那批人应该就是飞龙寨、成家的那几位高手,因此不再理会。

  “公子什么时候上山?”一旁的蔡新元插口问道。

  三子把目光投向无名三十四,无名三十四道:“明天午时之前定会赶到,在通往山巅的山道上游四皆已派人沿途把关,以确保公子不受惊忧而安心应付明日之战.”

  “哦,老爷子可回来了?”蔡新元又问道

  “老爷子飞鸽传书说,他已与老神仙及四大门僮直接赶赴泰山,此刻应在途中。”三子微微有些欣然地道。

  蔡新元松了口气,脸上绽出一丝会心的笑容,自语道:“有老神仙亲临。就是再大的问题也无大碍

  ※※※

  翌日,泰山之项聚集了近百武林人士,昨日的血腥似乎已成了记忆淡薄的风远远飘逝。

  山道、石阶之上犹有斑斑血迹,似是在默默喧告着什么。

  血腥之气已经极淡,不过,那种浓郁不协调的氛围依然笼罩着玉皇顶久久不能散去.玉皇顶,仁圣之石似乎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一道让人有些不解而又向往的风景。

  惊蜇,当所有人沉浸在旭日东升的瑰丽奇景中时,有人竟然听到那巨大得犹如一座小山的石头在嗡鸣、在震荡,然后与松涛回应与猿啼虎啸相应,更惊动了所有人,让所有人都为之不解。

  有人将手搭在仁圣之石上,竟感到石质在颤抖,但没有人明白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便是以这些江湖人的胆量也禁不住感到毛骨悚然。

  每年惊蜇,泰山之顶就会有异象出现,而且一年比一年强烈,难道就是指这块仁圣之石?

  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与不解,难道江湖之中的传言是真的?惊蜇之时将有异宝在泰山之顶现世?这种异象使人们禁不住不联想那个传说,因为那个传说的确十分动人。

  联系前后,“尔朱家族与葛家庄战于山道之上,双方为什么要拼个你死我活?难道就是为了这将现世的异宝吗?”有人这么想着,但面对这块巨大的仁圣之石,他们也似乎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更何况围在这仁圣之石四周的江湖人物之中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兼且葛家庄之人在将尔朱家族的好手尽歼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就潜身于旁边某个地方,抑或他们就在天街的几间草棚中,根本未曾出现观看日出.可是谁都知道,只要真有异宝出现,他们绝对无法逃过尔朱家族和葛家庄高手的伏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胆量敢试探葛家庄的势力,这不仅仅是因为葛家庄拥有数有数十万大军,有用之不完的财力,更因为葛家庄中有着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一批可怕高手。

  有人传说蔡风要来,说蔡风会上泰山与人决斗,这个消息也许并不实在,但也不能不信。

  江湖之中的许多人都听到这个消息,闻说玉皇顶将有绝世高手比斗,因此很多人千里迢迢赶来泰山。

  泰山道上,依然三三两两地有人上山,不过,此刻所有人的话题已经不再是围绕着那块仁圣之石,很多人有自知之明,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动那块仁圣之石,不说那块巨石重若万钧,单论周围的武林人物,就足够让先动手者惨死千百次,而且谁也不知道,仁圣之石下究竟有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其实,除了仁圣之石外,泰山上的话题极多,比如那些美不胜收的风景,那些让人惊叹无比的险峻,那些鬼斧神工的天然之作这些全都足以让人找到话题——
 

 
分享到:
荒淫皇帝:结婚当晚跑去逼奸守寡嫂子
1.今天幼儿园开学了,小白兔起的特别的早
20世纪德国最有名的两位美女
最成功的足球“网红”39岁退役创业的故事1
猫和老鼠合伙5
花千骨2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1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