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故人之情

第五章 故人之情

时间:2014/10/26 9:14:13  点击:1979 次
  田福和田禄相视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异,蔡泰斗在讲道理之时,那种神态、表情极像一个人。

  “爹!”田福和田禄禁不住轻呼道。

  田中光长长叹了一口气,淡然道:“罢了,罢了!”

  游四心头不由得大喜,蔡泰斗也禁不住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

  “好,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大家放下兵器!”田中光无可奈何地道。

  众亲兵听得田中光如此一说全都松开了持着兵器的手,他们当然明白眼前若不降,只会是死路一条,他们自然不想死。

  蔡泰斗松了口气,却转目向田福和田禄望了一眼,淡笑道:“有人让我代他向两位公子问声好。”

  田福和田禄禁不住一呆,却不明白蔡泰斗此意何指。田中光也是弄得一头雾水,疑惑地向田福和田禄望去。

  田福和田禄对视了一眼也是一脸迷茫之色,禁不住疑问道:“谁?”

  “当初打烂你们屁股的人!”蔡泰斗的话让游四也吃了一惊,田中光更是脸色铁青。他以为蔡泰斗是在羞辱他的儿子,正要开口,田福和田禄同时惊喜地呼道:“蔡风!”

  这一下,除蔡泰斗之外,所有的人全都愕然,却不明白田福和田禄怎地又将蔡风扯了出来。田中光更是一头雾水地望着两个儿子,不过,他却知道蔡泰斗的话并不是在羞辱田福和田禄,这是自他们表情的惊喜中看出来的。心中不由暗自嘀咕:“难道蔡风曾打过两小子的屁股?”

  “两位公子果然还没有忘记故人,不错,正是蔡风!”蔡泰斗淡然笑了笑道。

  田中光也微微有些心惊,要知道蔡风可是当今武林和朝廷中十分棘手的传奇人物,何时竟成了自己两个儿子的朋友呢?

  “蔡风他现在哪里?”田福和田禄想到这个两年都未曾见过面的好伙计,禁不住心神鹊跃。回想当年一起胡闹的情形,二人心头更生一股暖意,不过他们很快便发现父亲的目光在逼视着他们。

  田福和田禄两人干笑一声,同声道:“娘也知道蔡风是我们的好朋友。”

  田中光一呆,这件事,似乎只有他不知道,不过此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多了蔡风这个朋友总不会是件坏事,何况自己现在是降将的身分。

  “蔡风早算准今日之事,因此他叫我转告你们,他在葛家庄等候着几位!”蔡泰斗悠然一笑真诚地道。

  “他……他怎会在葛家庄?”田福和田禄一呆,结巴地问道。

  “因为他是葛家庄的半个主人!”游四的话更为直接而有力,也更让人心头大震。

  田福和田禄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一起与他们耍无赖的少年,竟会成为天下闻名的葛家庄半个主人。

  田中光当然也吃了一惊,蔡风曾在军中轰动一时。李崇、崔暹极为推崇这个年轻人,更传说蔡风乃刀道神话蔡伤的儿子,怎地此刻又成了葛家庄的半个主人?难道江湖中传说葛荣是蔡伤的师弟,并非空穴来风?一想到如果蔡伤也相助葛荣的话,那的确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局势,他还有什么话可说?蔡伤比他出道更早,纵横沙场,蔡伤甚至可算是他的前辈,更在年轻一辈将士中树立了崇高的形象。二十年前,军中的将士无不以能与蔡伤并肩作战为荣,田中光自问行军打仗比蔡伤尚有不如,因此,他不再说话。

  ※※※

  塌鼻汉子极为小心地踏入洞内,一眼就看到蔡风倚着石壁,脸色极其苍白,看上去似乎是重病将死之人。

  塌鼻汉子心头一喜,他本来还担心蔡风仍有极强的反抗力,此刻一见蔡风的模样,心神放下了不少。

  蔡风突然睁开双眼,石室之中早已点燃了三子带进的火把,火光之中,蔡凤的眼神呈现出一种死灰色,根本就没有半点神采,但从他身上自然流露着一种清新恬静的气息,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

  “你们杀了自己的兄弟?”蔡风有些不屑地一笑平静地问道。

  “哼,不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能完成任务,牺牲一些是值得的。如果他不死的话我们将水远都不可能走进这个石洞,又如何能够送你上天堂?”塌鼻汉子不以为忤地讪笑道。

  “我真为你们感到不值!杀了我,你们的主子能给你们什么好处?你可知道一份兄弟之情是如何难得吗?就只为了得到主人的一块骨头而击杀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真想不到世间居然会有这样一群没有人性的东西,让人感到心寒!”蔡风鄙夷地道。

  塌鼻汉子脸色变了数变,冷冷地一笑道:“死到临头仍然要逞口舌之利,真是可笑,也可怜!”

  蔡风不屑地一笑,极为轻蔑地望了塌鼻汉子一眼,用似乎有些虚弱的声音道:“可怜的人是你们,你们不仅可怜,更可悲可叹,只怕连那群野狗都比你们强!”

  “找死!”塌鼻汉子暴怒,长鞭直甩而出!

  蔡风眼睛一闭,似乎已在等死。

  塌鼻汉子的长鞭又疾然回收冷笑道:“你想得倒美,大爷岂会让你死得这般痛快?我要将你一块块肉割下,听听你惨叫哀号之声,更要让你享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美好境界,怕了吗?”

  “要杀就杀,你要折磨人!难道你就不怕报应光临到你的头上吗?”蔡风脸色似乎变得更为苍白,怒叱道。

  “哈哈哈……”塌鼻汉子大笑起来,道:“报应?什么是报应?大爷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一套,要是说到报应,大爷已不知死了多少次,可是此刻大爷不是活得很好吗?”

  蔡风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几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把塌鼻汉子给蒙住了,不知道他究竟在笑什么。

  “你笑什么?有这么好笑吗?”塌鼻汉子停住笑声质问道。

  “我笑你,笑你真可怜,摸摸自己的鼻子,只剩下了半个黑窟窿。这难道还不算是报应吗?下次你报应来临时,只怕剩下的半个鼻子也会不见踪影了,哈哈哈……”蔡风说着忍不住自顾又笑了起来。

  塌鼻汉子大怒如狂,蔡风所言正中他的痛处,此生他就以这个鼻子为憾事,别人一旦提及它,他心中的怒火就不可抑制。

  “大爷送你去死吧!”塌鼻汉子再也顾不了是否要将蔡风千刀万剐。

  蔡风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采,那长鞭的鞭梢已经抽到面门,他似乎根本就没有闪躲的意思。

  “呜……昂……呼……呼……”四只巨大的野狗自洞中四个阴暗的角落向塌鼻汉子飞扑而上,声势极为惊人。

  “哼,小小野狗也能挡我?”塌鼻汉子极其自信不屑地道,同时鞭稍一扬,已如毒蛇般射向左侧的野狗。

  “啪……昂……”那野狗被抽得倒翻两个跟斗,惨叫不已。

  “咝……”长鞭又卷起一只猛撞而至的野狗卷舒之间,那野狗犹如流星弹丸一般撞向石壁。

  “砰……啪……”就在长鞭卷住第二只野狗时,塌鼻汉子极其利落地出拳踢腿剩下两只扑到的野狗惨嚎着跌出,但塌鼻汉子此时的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因为他看到了空中如电芒般的箭矢,直射他咽喉!

  那是蔡风藏于袖中的一支极其精巧细至的弩箭。

  蔡风是个猎人,最懂得如何把握时机,哪怕就只是一点点机会他也会好好利用。

  此刻的塌鼻汉子几乎空门大露,当然,这只是对于蔡风的眼力而言。他的武学修为比塌鼻汉子不知高出几个档次,虽然此刻他身受重伤,可与生俱来的敏锐洞察力和灵觉绝对比塌鼻汉子精明十倍。

  塌鼻汉子的长鞭卷住了第二只野狗,回救自然不及,而他一拳一脚虽然击飞了最后两只野狗,可是这使他拳脚回救之速大打折扣,甚至无法来得及回救。

  “轰!”那只被鞭子缠住的野狗被撞得脑浆迸裂连惨嚎之声都没有发出。

  塌鼻汉子的身形疾退倒翻,如一张弓般飞速向地上滚去这是他惟一躲开弩箭的方法。

  风声再起,“哚!”短矢重重钳入石隙,塌鼻汉子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他的确太大意了,他怎就没有想到蔡风还有弩箭这等致命的武器呢?

  塌鼻汉子挺身而起,长鞭再出,疯狂地击向蔡风存身之处,但他再次呆住了,因为他手上没有产生那种长鞭击中肉体的特有感觉。

  蔡风已经不在那里而此时蔡风究竟在哪里呢?

  塌鼻汉子发现了一双眼睛,雪亮雪亮的,更带着如刀一般锋利厉芒的眼睛似在窥视猎物的魔豹,又似是暗夜中的明珠。

  那是蔡风的眼睛一双不再昏暗带着死灰色的眼睛。

  “呀!”塌鼻汉子这次真的再也没有了活命的机会,当他看到那双眼睛时,一柄锋利的刀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

  刀是蔡风的,如他的眼神一样锋利。

  塌鼻汉子至死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眼睛瞪得很大他的确无法相信杀死他的人是那个看上去伤得快要死的蔡风.但事实终归是事实。

  蔡风的刀正是那割肉的猎刀,此时那弹出的一截刀身已深深扎入了塌鼻汉子的心脏。

  蔡风的出手。就是塌鼻汉子仰身滚地的一刹那,只是塌鼻汉子并未能看到蔡风那快如鬼魅的身法。

  “来世不要太过轻视任何敌人,只要对手没有死你就不应对他存有半点疏忽更不要大过狠毒,报应终究会来的!”蔡风眼中夹杂着不屑与怜悯语调中却多了几许嘲讽的意味。

  “你……没……受伤?”塌鼻汉子只感觉到所有的力量全都随着奔流的血水而流失,身体更在变冷。

  “伤者并不一定不可以杀人,杀人更非只有硬拼一途。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需要的是头脑,而我的头脑比你的脑子好使,比你聪明,因此,你惟有认命了。”蔡风说完这几句话后竟开始喘起粗气来了。

  塌鼻汉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嘴角滑出一股血浆,艰难而得意地笑道:“哈哈……你……你也受……受了重伤,杀我……你……用尽……尽了全力,哈哈……沙玛……

  会……会……呀!”说到这里蔡风猛地抽出猎刀,塌鼻汉子未说完的话化成了一声长长的惨叫,鲜血自伤口处狂喷而出,淋得蔡风满身都是。

  望着塌鼻汉子轰然倒下的躯体,蔡风禁不住拄刀而跪,手在打颤,他的确感到太过疲惫了,虽然其功力恢复极为快速,可是要杀这样一个对手,几乎耗尽了他此时所有的心智和力气,所有凝聚的功力也在刹那间消耗殆尽,如果此刻一个普通人入洞杀他,只怕他也无法抗拒了。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一个普通人想来杀他。只怕尚未近身对方已被那些野狗分尸而食了。这绝对不是危言之谈。

  蔡风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倾听着洞外的金铁交鸣之声,他心头微微一动,缓缓立起身子小步小步地移向洞口,这是他绝对不能不关心的一战。不过,自洞中移向洞口似乎并非一件难事。

  洞内三只幸存的野狗也都有些狼狈,但仍护在蔡风的身边向洞外行去就像忠实的仆人,这也是蔡风惟一值得庆幸的地方。

  “当……当……”一阵暴响在蔡风抵达洞口之时复归于寂静。

  地上火光隐隐插于一边的火把是那塌鼻汉子点着的,此刻犹未熄去,这也许有些特殊。

  三子和沙玛相隔三丈而立,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缠。不过.蔡风可以看出是三子落入下风,至少三子身上有六道伤口,而沙玛身上只有一道,且这一道伤口还是沙玛在听到塌鼻汉子的一声惨叫之时被三子趁机所划的一刀,否则三子的身上只会再多添一道伤痕,这是毫无疑问的。

  三子似乎流了很多血,衣衫染得一片血红,形态极为惨烈。

  “阿风.你怎么出来了?”三子焦灼地问道。

  “我干掉了那塌鼻汉子,就想着出来收拾这外面的小丑了。”蔡风强装笑颜地道。

  沙玛斜眼打量了蔡风一番有些不屑地道:“今日你们两人都得死,你是强弩之末,何足言勇?害得我还担心了许久!”

  蔡风和三子都感觉到一丝异样,那就是空气突然变得热了起来。那是沙玛的气势在疯长,刀身似乎更隐隐显出黄沙的色调。

  “你以为自己一定可以杀了我们?”蔡风依然平静至极地问道,但心中却有些吃惊,忖道:“看来,这小子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现状,刚才是不知道我的虚实而不敢施展全力,以防我在旁边觑出他的底细,看来,这小子此刻定是要使出杀招了,可是这又能怎么办?”蔡风大感头大,不过,事己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自己即使不出来,他也迟早会使出绝招的。

  “那就要问问我的流沙刀了!本公子让你们见识一下‘流沙刀法’,以让你们死而无憾!”沙玛傲然笑道。

  “流沙刀法?”蔡风禁不住多打量了沙玛一眼,对沙玛所说的这种新鲜的武功倒似乎极感兴趣。

  “阿风,让天网带你快走这里由我来对付!”三子认真地道,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与沙玛有一段距离,刚才他便已感觉到沙玛并未尽全力,只是好整以暇地对他。此刻他明白那是因为沙玛想隐藏最后杀招来对付蔡风,抑或是他怕蔡风在暗处窥视出他的武功路数,而更容易防范。此刻沙玛一眼就看出了蔡风的虚实,再无顾忌,也就可以全力使出杀招。三子的确没有把握能够抵抗沙场多少招,不过,他自信要想缠住沙玛一段时间还不是问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与沙玛硬拼。

  “我不走!我倒要看看他的‘流沙刀法’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在我的想象中,那也应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中原武学博大精深,岂是番邦异国所能比拟的!”蔡风岂是偷生之人不由得出言道。

  “传闻你乃是中原武林第一刀的儿子,想来你的刀法定然有着过人之处,只可惜此刻你恐怕连挥刀的力气也没有了,否则我倒要领教领教中土的绝世刀法究竟是否可以屠狗屠猫?”

  沙玛望着蔡风淡然揶揄道。

  “屠狗屠猫那是不能的,但若击杀像你这样的人倒还不是什么难事!”蔡风淡然回敬道,同时暗自快速提聚真气,他必须要让自己快些恢复功力。

  三子知道蔡风是不愿意抛下他独自逃走,心中禁不住有些后悔不该在这里出现.如果不是他要来寻找蔡风,沙玛就不可能找到此处,沙玛之所以能够寻来,一定是早已跟踪在他的身后,一直到蔡风出现了之后才现身的。

  沙玛的可怕的确是常人无法理解的,通天上人和普其的死,他似乎丝毫都不在意。明明可以出手相救,但沙玛最终只做了一个旁观者,看着一个个同伴死在三子的刀下。如此作风,的确几近残酷,更有,那“歪脖子”本可不死,但是他为了将三子自那有利的位置逼下来,竟不惜杀死“歪脖子”,以“歪脖子”的尸体作掩护,这种只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三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也感到心头发颤。这个人也的确让人感到心寒。

  蔡风捏嘴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啸。在沙玛和三子惊异不解之时,天网和野狗群己如潮水般全都涌到蔡风所立的洞口之下,天网更带着几只身体硕壮的野狗温驯地蹲在蔡风的左右,吐着舌头满目尽是敌意地望着沙玛——
 

 
分享到: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八、陈圆圆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5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狄仁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