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七章 异域尊者

第七章 异域尊者

时间:2014/10/19 18:25:34  点击:1748 次
  喝酒本来就是一件寻找快乐的事,想寻找快乐,就要会欣赏,欣赏一切!是以乐观的人,即使对着一堆牛粪,他也不会感觉到恶心,说不准还能够给牛粪找出几个优点来呢!很多开朗乐观的人总会爱管闲事的。

  当然,有些人爱管闲事并不一定乐观,但无聊总会有的。

  客栈“飘”之中有几个人似乎很无卿,所以他们为了找乐子,就扔酒杯。

  扔酒杯,砸窗子,当然是酒杯砸窗于

  酒杯未碎,而是透过窗纸飞了出去,飞在清冷的大街之上,在萧瑟的寒风之中,烈酒飞洒,像是闪亮的珍珠。

  而在酒杯子飞出去的时候,正是那一群健马飞驰而过的时候。

  这是不是一种巧合,一种偶然?

  当然不是,其实这些人也并不怎么无卿,只是这些人想杀人!想杀人的人总会有些天。

  卿。

  “啪9’是酒杯碎裂的声音,“呀!”也有惨叫之声当然少不了马嘶之声与杂乱的蹄声。

  “哪个王八蛋扔酒杯?他妈的——啊!”这人一句话仍未说完,就已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因为第二只酒杯已砸在他的脑袋上。

  “妈的!”外面一群人怒极。想不到居然有人敢于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L如此挑衅生事。

  客栈之中正在高谈阔论的人也全都停了声,相视而望江湖人是最喜欢看热闹的一个群体,因为江湖人本身就具备无卿的条件,他们巴不得会有好戏看,但他们却井没有看见那几个极为普通的人。

  不知什么时候这几个人已经若幽灵一般立在了街中正因为他们的不起眼,才没有几人注意他们,其实就是有人注意了他们也不一定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立在街头是哪一刻似乎哪一刻都是,抑或他们从来都是立在街头上的,这并不矛盾,因为他们的动作的确够快,就在第二只酒杯砸破了那开口大骂的汉子脑袋之时,他们就已经立在了街头,所以有人会大叫‘妈的”!

  其实这几个不起眼的人动作极为滑稽,他们就像是在听风、看云,更有一人正吃着一只十曾吃完的鸡腿只是动作比较讲究一些,用筷子夹着吃,但更显得老土。

  “是你们扔的杯子?”立在马首的光头汉子冷冷地问道,语意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机。

  那两个被酒杯砸中脑袋的人,哼哼卿咽地捂着流血的伤口大骂道:“他妈的找死,老子要将你们拆皮煎骨一呜!。;

  骂人的一名汉子发现自己的嘴巴中又突然多了一样东西,正是那拿着筷子之人啃过的鸡骨头。

  “呸!”那汉子怒火万丈地吐出鸡骨头,跟着吐出的却还有两颗淋淋的牙齿。

  “可惜可惜,至少还有半两肉没有啃完。”那拿着筷子的人满口油腻地叹道。

  为首的光头汉子似乎并不怕冷,但脖子上的筋抽动了两下。

  那两名受了伤的汉子再也忍不住,不顾一切地飞扑向那拿着筷子的人。

  除拿筷子之人外,其他几位不起眼的人仍是那么悠闲自得。似乎根本就未曾想到下一刻将会是血战上演。

  刀,极为狠辣凌厉,被劈开的空气发出低低地锐啸。

  刀是攻向拿筷子之人,在所有不起眼的人当中,他似乎最今人讨厌,也最可恶是以,对方想将之劈成数段。

  一丈的距离很短,转眼就已刀临面门。劲风已经扬起了拿筷子之人的头发。浓烈的杀气,在刹那之间盖过了寒冷的北风,来自一个人的身体。

  就是那拿筷子之人,一闪即失的杀气很快就己平复。

  其实平复的不只是杀气,还有那两柄刀和怒气汹涌的伤者。

  所有坐在马上之人士都惊呆了,因为他们看到了两只筷子,此刻正插在那两个伤者的咽喉,像是自他们脖子上长出的一根毒刺。

  那不起眼的汉子露出了一丝淡漠的笑容,像是天上阴沉沉的太阳,总让人感觉到似乎就要下雪一般,他手中的筷子没有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头汉子锐利闪亮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对方。

  那名普通人再次笑了笑,意味深长地望了望这一群健马之后的车厢倏然道:“我嘛,叫无名一!”

  “无名一?”那光头汉子微讶道。

  “不错,无名之辈我第一!”无名一的声调故意装得阴阳怪气。

  “那你想怎么样?”光头汉子冷冷地问道,他清楚地感觉到面前这个无名一的武功似乎极为高深莫测,是以仍强压住心中怒火。

  “我们也没什么,只是想借点东西而已。”无名一很轻松地道。

  “借东西有你这种借法吗?”光头汉子身边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汉于彪问道。

  “嘿嘿,每个人借东西的方式有些不一样,那是正常的,就像有些人蠢,有些人痴,有些人聪明一般,每个人都有自己借东西的方式,你又何必要强求一致呢?”

  “你?”络腮胡汉子却说不出话来。

  “你们要借的东西是什么?”光头汉子似乎知道这几人十分难缠,只好首先问明再说。

  “包向天的脑袋!”无名一漠然道。

  “欺人太甚,以为我包家庄无人吗?杀!”光头汉子终于忍不住怒吼起来,他本为以这些人借的只是财物之类的,沮知却是要借他们庄主的脑袋,叫他们如何不怒?

  那十几骑似乎只等这句话他们早就按捺不住,一听“杀”字便纷纷狂扑而上!

  当颜礼敬和杨擎天赶到的时候,已近夜幕降临,众人皆到了皇墩庙。石中天也与他们一道,更有葛家庄亲派的几名弟子负责赶车,倒似乎使阵容大盛。

  由于风大,众人只好在皇墩庙找一处地方落脚此际元叶媚与元定芳的情绪渐渐平复,知道蔡风实在也是身不由己_切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无可挽回,加之二女本就对蔡风心存爱意,又怎会相怪?

  蔡伤驾车的任务后也由上子换上,他亲自守候在蔡风的车厢内。

  刘承东也在打点一切联系上刘家的人手,准备明日护送刘瑞平返回广灵,同时元叶媚也准备顺道而行,由刘家高手护送,蔡伤更派颜礼敬和杨擎天相送。

  至于元定芳却愿意留下来照顾蔡风,与凌能丽结伴,唯蔡风依然昏睡如故,似乎只是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段时间是极为危险的,因为若是有人无意间拔除了蔡风那枚深入神藏穴的金针,蔡风不仅会再一次沦为毒人,而且会以拔针之人为新主人。因为只要拔出金针,毒性十除,将会使蔡风的思维大乱,无论是对蔡风还是对绝情的记忆,都被毒性蚀毁。

  直接损伤大脑,而造成误认主人、重成毒人的可怕局面。

  当然,蔡伤绝不会将这层关系向对人透漏,知道秘密怕人唯有石中天、铁异游和凌能丽及三子。这些是蔡伤最可靠的人,也是近身守护蔡风的人,是以蔡伤不得不小心叮嘱6这一点也是陶弘景按毒人破解之法告之蔡伤的,因此蔡伤不得不慎重其事。

  那四名极不起眼的沓通人正是同无名四几人一样属于葛家庄的人,只是他们所排的顺序不同而已,这次出手的是无名一、无名二、无名九及无名十。

  包家庄在河北也极负盛名,但与葛家庄相比就有些不成比例了,不过,这批入却是包家庄庄主包向天身边的得力于将,武功也的确不弱。

  无名一的对手是那光头汉于对方在江湖中也是极负盛名的人物。曾以头颅撞死一只大老虎而名动太行。

  有人用刀用剑可以杀死老虎,但这光头却以脑袋猛撞虎头,而使凶虎七窍流血而亡,可见其头功是如何可怕,更胜过铜头铁背的猛虎,因此,江湖之人就给了他一个绰号碎天,意思是说他的脑袋可以撞破天。

  但无名一知道的不仅仅是这些,他更知道碎天的可怕不光是脑袋,更有着一身铜皮铁骨,一身硬功几达登峰造极的境界。

  无名一没有刀,也没有剑,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对碎天毫无用处,除非你能觅得归元子的三大名剑和两大神刀,抑或上古神剑之类的,但无名——件也没找到,所以他根本不用兵刃。

  碎天一开始就如疯虎一般,横冲直撞,因为他根本不畏任何兵刃的攻击,但很快他就变得无比谨慎,因为无名一的手指,十根手指几乎是无所不在,无所不存,但给碎天威胁最大的,却是双眼,没有任何功夫可以保住眼珠子也刀枪不入,是以无名一专攻碎天的眼睛。

  碎天没想到无名一的身法之诡异,的确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向碎天全身拍了一

  百七十六掌,戳了二十七指之多,但没有一处是他罩门所在,可却让碎天的心直发凉,如此可怕的身法的确让人防不胜防,若非他一身硬功登峰造极,只怕此刻早己经躺在地上了,所以他不敢再毫无顾忌地横冲直撞。

  无名二、无名九及无名十的战况也不是很轻松,但却极为直接了当,一指就是一指,一刀就是一刀,他们每人的对手都是四个,战况的确不易乐观。

  无名一并不急躁,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急躁,反而将碎天逼得团团转。

  “砰!”一声暴响,不知是从哪里飞来一个巨大的爆竹,在马车之旁炸开。

  “啼律律!”马群一阵惊嘶,撒蹄就跑,那马车之中的人似乎动了一动。

  的确是动了一动,那人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像铁般黑硬的手,五指犹如枯藤老根一般。

  这样的一只手,抓住了僵绳,抖手之间,竟使三匹拉车的马人立而起,寸步难移。

  也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划过,像是一道破空的电芒。

  是一柄刀,像弯弯的月亮,如雪一样白亮!

  刀,斩向那只枯藤老根般的手。

  好快、好狠、好准!在马蹄犹未曾着地之时,刀已只不过距那只手还有一尺半远。

  “小心!”碎天忍不住惊呼出来。

  “噗!”无名一右手的食指如剑般戳在他的咽喉上。

  “砰!”无名一也同样中了碎天一脚,这是第一次被碎天击中,他方才知道碎天的力道是那么沉重!

  “吧州”无名一跌落在地的时候,嘴角已经射出了两缕鲜血五肋几欲碎裂。

  的确,碎天不愧为碎天!

  碎天也绝不好受。无名一聚全身功力的一指,又是在咽喉虽然并非罩门所在,但却也是人体最为软弱之处,只让他一口真气难畅捂住咽喉,猛咳起来。

  无名一身子刚刚着地,就有一杆长枪自一侧刺来,拣便宜的人总会有的何况这些人对无名一也的确是够恨的,无名——出手就杀死了他们的两名兄弟,手段极为毒辣,怎叫他们不恨呢?

  无名一眼角泛起一丝愤怒的杀机!

  “噗!”弯月形的刀结结实实斩在那只手上,着刀之处却是那只如枯藤老根般之手的掌风。

  意外的是,手并未断!

  是的,没有断,的确是没有断,那手反而捏住了那弯月形的刀身。

  “好刀!”车厢之中的人轻赞一声。

  “轰!”车厢暴裂,碎木横飞四溅。

  发动攻击的是游四,他也是身不由己,不得不显身。月形弯刀是他的,而在弯刀之上更有一根细小的铁链,但是他没料到车厢之内的人实在是太过厉害,厉害得远出了他的想象。

  他在想拉回弯刀的一刹间,只觉得铁链之上转来一股奇异的力量使他不由自主地向车厢飞撞而去。

  游四绝不会甘心这样吃亏,所以他借对方一拉之力,暴射出去,以脚踢碎木质的车厢。

  “够狠!”当这旬冰冷的话传入游四的耳中之时,他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落在一只手里,那只手同样若枯藤老根,但他也看清楚了车中的人物,竟是一个喇嘛!

  游四来不及惊愕,来不及细想,就在这一刻他出剑了。

  游四向来不是以刀成名,他的可怕之处还有剑的原因。

  车中的喇嘛似乎也没想到游四竟会如此顽强,而且如此凶悍,其反应速度也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无名一没有躲开那一枪,那一枪结结实实刺在他的胸口,但枪手很快发现,无名一没死,因为枪尖落在一只手上。

  那是无名一的手。无名一竟在刹那之间将那名喇嘛接刀的功夫学到了手,竟在枪尖刺入他胸膛前的一瞬间,巧妙无比地抓住了枪尖。

  那枪手错愕之际,无名一的身于已经滑至了长枪的一侧,像是幽灵一般诡秘,而无名一的手更若灵蛇般顺着枪杆而上。

  当那枪手反应过来之时,无名一的脚已经狠狠踢在枪手的腹部。

  “呀!”枪手不由得松开握枪的手,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枪尾深深地扎入了他的胸膛。

  枪手再也无法立足,鲜血狂喷地飞跌而出,却撞在碎天的身上。

  “轰!”游四控制不住身形,斜飘出去,这一剑并没有要了那名喇嘛的性命,却劈碎了他头顶的黄冠帽,更逼得喇嘛松开手中的刀和他的脚。

  “好!中原果然人才济济,年纪轻轻能有如此修为的确了不起!”那名喇嘛也被逼离已碎的马车。

  游四着地之时,才发现右脚已经不怎么听使唤,赫然发现脚下的鞋似是被火烙上了五道深深的焦印,更自五道指印间可看清脚背的五道淡淡红印。

  这是付么鬼功夫’涛四心头骇异莫名但他却奇怪,为什么车厢中竟然不是包向天,而出现了这个武功深不可测的古怪喇嘛?

  “你是包向天的什人人?”游四不由得厉声喝问道。

  “哈哈,我乃蓝日沾王坐前的赤尊者,你又是何人?”那喇嘛跳嘴豪笑道。

  客栈之中的众人全都探头外望,这一场搏杀的确是够惊。心动魄的,而且全目高手相搏,更显出不凡的气势。此际听到这奇怪和尚说是什么法王的尊者不由得全都议论纷纷,要知道这些人只见过和尚与尼姑,哪里见过什么喇嘛?顿时全都为赤尊者的奇形打扮暗自称奇。

  “蓝日法王又是什么人?”游四微微皱眉,要知道这个赤尊者已经如此厉害,而那蓝日法王岂不是更加可怕?但是以他的见多识广,也不明白蓝日法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蓝日法王乃是佛诅之前的灵童转世成为我禅宗之神!”赤尊者说到这里时,似乎涌出了无限的崇仰之③。

  游四不由感剁愕然,禅宗他曾听杨擎天和蔡念伤提起过,此乃西域一个极大的宗派,但哪里相信蓝日法王是什么灵童转世?但仍忍不住问道:“你从西域而来?”

  “施主所猜不错,只是我与施主无怨无仇,施主为何要向我施下杀手?”赤尊者声音转冷地道。

  游四不由得哑然以对,只好微显歉意地道:“此事实乃误会,今日之事本是由包向天而起,却想不到竟是你坐了他的马车,才会引起误会。”

  “咆庄主乃是本尊者的朋友你是他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本尊者也只有说声对不起了!”赤尊者不给游四更多的解释机会,很快就出招了。

  游四!”下大怒,冷哼道:“难道我还怕了你这老和尚不成!”脚步一错,旋身再出刀。

  这次手握刀柄,无论是力度还是速度都比之先前那一记飞刀狠辣数倍。

  “好,就让我来见识见识你们中原的武学究竟有何玄妙之处!”赤尊者战意大增,却定定地立在当场,望着那幻成了一抹凄霞的圆月弯刀,缓缓推出一掌。

  极缓极缓的动作,但就在他出掌之时掌心泛出金黄的色译,似带着邪异的魔力,一只手掌竟不断地涨大!

  游四只觉得空气越来越沉闽,压力越来越大,就像是有无数的绳索牵绊在虚空之中。使他举步唯艰,但他的刀依然丝毫十缓。

  “小心,这是禅宗大手印!”一声急呼传了过来,接着一道黑影若陨石般撞到。

  无名——枪在手,立刻再次生出凛冽无匹的杀气,拄枪而立,就像是孤崖上傲寒顽强的苍枪,目光如电般盯着碎天的眼睛。

  碎天被无名一那一击,只气得牙痒痒,但一脚居然未能让无名一失去战斗力,反而让他杀死了一名兄弟,更让他心生惊骇!

  “哼,来呀,刺呀g老子不怕!”碎天似乎是想借这种语气来激起自己的斗志。

  无名一淡淡一笑,道:“你小心了,我定会找出你的罩11,你的横练功夫虽然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但也无法胜过我,难道这一点你还看不出来吗?”

  “哼,你找不出老子的罩门,老子就已立于不败之地。总会找个机会干掉你,你别得意太——”

  “噗!”无名一枪出如电,快得碎天来不及反应,已被枪尖在胸口扎了一下!

  “怎么样?”无名一再次拄枪而立,如同根本就十曾出过手一般,轻松利落漾洒至极。

  碎天大怒无名一如此轻蔑地望着他,这样一副神态,完全似是把他当猴耍,怎叫他不怒?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之撕裂,但突然之间又放声大笑起来。

  只笑得无名一莫名其妙,也乍知碎天在笑什么。

  “哼,你想激怒我,好有机可乘?没门!老子天生就是不受激的,想与老子斗你还不够格!”碎天得意地笑道。

  “好哇,那我就让你在这北风中光着屁股溜吗,肯定十分有趣,反正天快黑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看见你那像铁块一样的屁股!”无名一神秘一笑道。

  “你!你敢!”碎天大怒,他心中十分明白,以对方那诡秘的身法和武功,虽然无法破除自己的刀枪不入之身,但要袭破他的衣衫还不是一件4De的事,不由得又惊又怒又急。

  “看枪!”无名——声暴喝,却被另一声沉闷无比的巨响所掩盖。

  赤尊者猛然倒退四五步,胸口起伏不定但却并没有再次进攻。

  游四的脸色泛红,显然是血气翻涌无法自制,嘴角边也滑出两缕血丝他身边却是高欢拄刀而立,身子有些摇晃不定。

  那一声暴响,正是高欢与游四合力挡了赤尊者沉重无比的一击。

  游四的剑碎得满地都是,握刀的手也有些颤抖,高欢的神情亦有些萎顿,鳃角同样挂着一丝血迹。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高欢及时赶到并出手了,他生长在大漠之中,而禅宗因为中原内地的佛教太过兴盛,根本无法在中原扎下根基怎么也不能取代中原佛教的地位,是以在关外的发展却是极为迅速,高欢对西域的禅宗便知之甚详,明白禅宗大手印的可怕之处,是以眼见游四情形危急,便扑身而卜更以手中的重刀占力量的优势与大手印硬拼。

  借整个身子的狂冲之势及凝聚了全身的功力的确是有若雷霆一击,淤四的武功本就极为了得,功力不弱,在听到高欢出言提醒之时便同时出剑O二人刀剑合并之威更使攻势大盛,以大手印之刚猛无匹也被击溃。

  不过,大手印的劲道的确太过刚猛他们虽然击;贵了大手印,但不可避免地受了震伤赤尊者的内力修为比高欢和游四精纯很多,却也被震得气血翻涌。

  “中原果然人才辈出,年轻人竟个个都这般了得,真不简单,但依我看,你们还是认输吧,也许本尊者怜才之心一起,会带你们去见蓝日法王,以你们的资质,法王说不定会收为入室弟子,将来的成就定是无可限量厂’赤尊者似乎真的起了怜才之心。

  “哈哈,中原何其大?像我们这样的人才,中原只能算是下等,侍你发现了更合适的人选,肯定会嫌我们是蠢才之流’游四淡然笑道,同时伸手一抹嘴角的血迹,又露出傲然之态——
 

 
分享到:
三字经53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三幅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6
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有说其为风伯。但我觉得应该是操纵风力大气的神兽更合理。《楚辞(离骚)》有载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2
傻瓜汉斯1
中国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一部色情作品
少女时期的婉容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