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局中藏局

第六章 局中藏局

时间:2014/10/17 20:14:36  点击:1655 次
  狼烟依然高高升起,与天上的白云相接。

  杜洛同心底捎去,情况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般糟糕,至少他所面对的一方并没有失守,施旗依然在风中鼓荡摇晃,战马嘶叫如昔,只是气氛极为紧张这背山而建的案子,虽不是很高大,但所筑的土墙以木柱相央,每寸泥土之中都坦有木柱,这样建筑起来,显得极为牢固,也极难攻克。寨头之上的箭手严阵以待,似乎随时准备攻击。

  杜洛周的确心头稍定,因为寨头之上所描的旗旗仍是以一条巨龙写成的一个“杜”字,且案头的守兵亦是他的人、因此,杜洛周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

  狼烟仍在升起,却是在后山之上。

  “是大王!快开寨门!”案头之上一位身着铁甲的汉子高声呼过“何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杜洛周一面策马同案内驰去,一面高声问这“率大王,有敌人自寨后来抚,点燃狼烟,已有人去处理了!”那身披铁甲的汉子高声答这杜洛周此时更是松了一口气,心造:

  “原来自己中了敌人的围沈救赵之计,这狼烟乃是对方故意点起!”

  不由得暗骂出这点子的狗吠,害得他。心有所虑、无心恋战之下,损失了几百名好兄弟,游四虽有出奇之兵,仍难逃一死,只可惜眼下已经太迟了。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此案所在之地,向东四十里就是朝廷守军,而西南方向五十里便是葛荣的势力,他这次出军其实也有个难处,那就是他想占位通向山西的要塞。而高荣也同样不想放弃通往山西的要塞,更想一举攻下新乐,举兵灵寿,这样,整个北大行就完完全全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靠山而战,尽显地利优势,而葛荣更是自太行起家。太行山延绵数千里,内有取之不尽的资源,他怎能让杜洛周断掉他与北太行的往来?而更有通往山西的要道,乃是双方必争之地。因此,两人的冲突就难以缓解。在这两方忧患之中,杜洛周自然担心有大军来犯,而此刻得知并无大军来犯,自是心头放松。

  “严加防犯,不得有丝毫的松懈!”杜洛周沉声吩咐道。

  “是肝身被铁甲的汉子恭敬地应遵。

  杜洛局感到一丝异样,突然有所悟地望了望地上未干的斑点,那意是血迹,不仅如此,更有许多践踏过零乱的蹄印。更让他感到不对的,却是守在城门两旁的士卒竟不高声向大王请安、刚才杜洛周必有所思,一时未曾注意,这一刻静下心来,才发现那天大的变化,不由得验出了一身冷汗。

  “大家小心,杀出去!”杜洛周敏感地觉察到这一切已经不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了,不由得调转马头,就向寨门之外杀去。

  但报快,杜洛周就呆住了,他那牵住马疆的手变得僵硬,脸上的肌肉也变得极为僵硬,战马十分躁动不安地停住蹄子。

  不仅仅是杜洛周呆住了。他身后的两百多名骑士也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何礼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杜洛周发现自己的百根有些发硬。

  “对不起,杜洛同,命运是由天定,上苍早已安排了这一切,只等我依照它的计划去一步步施行、你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选错了路!你不该背叛庄主。”那身被铁甲的汉子声音变得充满怜惜和怜悯,完全没有刚才那一刻的恭敬之态,称呼杜洛周也只是直呼其名,而不叫大王杜洛周心凉到了脚根,望着那近千支一齐对着他的劲话,那一张张充满杀机的脸,竟使他体验到了鲜于修礼刚才那种无奈的表情。

  “难道你不要命了吗?”杜洛周犹抱最后一丝希望,威吓道。

  何礼生傲然一笑,道:“诺在一个时辰之前你说出这句话;没有谁会不害怕、只是这一刻,你已经没有权力如此说了,别人只会当你是开玩笑!”

  “你真的要做叛徒?”杜洛周犹如置身冰客般。冷冷地问道,在这一刻,他竟显得无比冷静。

  “不,叛徒只是你,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半丝叛逆之心,也一直都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何利生的声音极为冷硬,仅是自阴森的饲堂中飘出的寒气。

  “我待价不薄,而今日你却用话指着我。若不是叛逆,那是什么?只要作弃话认钱我可当今日之事没有。

  发生过,否则,定以叛逆之罪处置你!”杜洛周平静地冷喝这“笑话,我何和生从来都不是为你做事,我只是为庄主做事,以前助你攻城掠阵,为你出谋划策。全是庄主吩咐我如此做的。那时候因为你是杜大,而非如今的杜洛周,所以,我从来都不能算是你的人,根本就不会有叛逆与不叛逆的问题!作落到今日的下场,只是自找的!”何礼生冷冷地选材治周心中这一下真的凉造了底,骇然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何礼生悠然一笑;仰天吸了口气,道:“葛家十杰中排名第五的何五!”

  “你就是何五?”杜洛周身形一颤,险些摔下,事实的确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这个一直追随他东征西战的好兄弟竟是葛家十杰的何五,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不曾怀疑和发现对方的真正身分,现在想想,真让他感孙心头发麻。杜洛周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世间竟会有如此深沉的入,数年之中,竟找不到对方一丝破绽。因此,这也从另一方面可见葛荣是如何的可怕,用人是如何的厉害!

  杜洛周想关,想仰天长笑;但他却笑不出来,因为太苦涩了,苦涩得连他的喉头也有些发风“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其实也没什么,这些年来,庄主只对我吩咐了几件事,其一是我的真实身份除了在主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是甚家十杰的老五;再就是绝对忠心和EC你的安排。只是在十天之前,庄主义给了我这几年来的第三个吩咐,那便是:小心安排,取叛徒杜大之命。因此,你只好认命了!”何礼生淡漠地道。

  杜洛周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他的大军也许再过几个时辰就可以赶到,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八连一丝机会都没有,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深深地体会到葛荣的可怕,才真正地知道,无论是在哪个方面,他都是不葛荣的对手。葛荣就像是这个时代的猎人,最可怕最可怕的猪人,深沉、狠辣,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耐“心。杜洛周知道自己看错了葛荣,真正的看错了葛荣!

  可是已经迟了,似乎是太迟了,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将葛荣看得很透彻,如今看来,这是多么一件可笑而又可悲的事情。

  “那他们也全都如你一般归降了葛荣?”杜洛同声音有些发硬地问道。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般,但很快就会是这样。大概这一刻,不服从命令的、不趋从大势的已经去了西方极乐净土,多见佛祖了。”何礼生自信地笑道。

  “壮大,我现在给你一个圆满的答复,这座案中,仍有一队不趋向大势的入,那就是你们!”一个苍雄而挥重的声音,似天空中滚过的轻雷,自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魔力。

  杜洛周缓缓扭过几近僵硬的脖子,看到了一条高大的身影自天空之中冉冉而降。优雅得像是一片温柔的雪花,不沾半点尘土,不带半丝烟火,清奇之中透出一种逼人的霸气,浑身散发着一种让人心颤的气机,荡漾在风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格局。

  杜洛周的眼中射出了异样的神彩,复杂得也许连他自己也无法明白其中的真义,但他仍忍不往低低呼出3两个字:“庄主!”

  来人正是葛荣,浓眉斜入鬓角,目朗若天星,一脸沧桑却泛着异样而独特的笑容,包含了无尽的自信和智慧。

  甚弟报随便地站在那里,是那么自然,却成了一道独特而充满活力与生机的风景。

  “你还记得我是庄主吗?”葛荣的声音极为柔和,倒像是湖人入梦。

  杜洛周已失去了刚才的那份冷静,再说他也不可能再冷静下来。额角和界尖之上都渗出了汗水,他身后的两百多骑根本就帮不上忙。因为谁也不敢动一个指头,虽然他们对杜洛周报忠心,可是毕竟知道任何无谓的牺牲都是无济于事的。更何况葛荣的气势的确足以震慑场中的所有人!

  马蹄声轻响,两队坐骑和两队步兵极为整齐而有序地在葛茉身后拉开阵式,更增添了场中的那种压抑氛围。

  案中很安静,马嘶之声也都小了很多,更没有人语,一切都在静静地酝酿着。也不知是酝酿着风暴,亦或是在酝酿和平。

  “还是作赢3!”杜洛周的笑容无比苦涩地道,神情中包含着一种绝望的落寞。

  “我早就说过,你永远都不可能斗得过我9你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但有些时候最怕的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就是个!”甚荣微微有些惋惜地道,眼中竟有一丝淡淡地无奈。

  “我一直都小看了你,真可笑,还当真的已经看透了你卜杜洛周苦涩地选。

  “你一直都没有小看我,只是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天外有天,入外有人,有些事情不能只观表面,这也是时间和准备的问题;更关系到一个人的眼光和定位!”甚荣平静地道。

  “也许你说得很有道理,只可惜这一切都迟了!一切都已经再非我所能改变卜杜洛周长长地吁了口气,无奈地道。

  “对,你很聪明,也很明白事理。这些事情的确是你无法改变的,这就是二十年的准备和两年的准备之间的差距。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步登天,一回想吃成一个胖子的人,注定只会饿死,这是千古不变的哲理。若想真正的成功,就得一点点地积累。一步步精心计算好。

  否则。永远只会注定是失败!”葛荣毫不作伪地淡然遭。顾盼生威的神情之中多了几分自豪得意之色。

  “若是你早些说这些或许有用,只可借此刻太迟了。”杜洛周连然伤神地道。

  “的确是太迟了,念在你多年Z。t我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2前两次你都是败在我的手中,但我知道在你得了饮血宝刀之后,武功大进;或许在你死亡之前若不与我比试一场,你肯定死也不会瞑目的。”高荣淡然道。

  杜洛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神色间露出了疑惑之色。

  “你不用怀疑我的诚意,只要你胜了我,你就可以不死!但事已成定局,正如你所说;你报本无法扭转大局,即使你活着,也不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葛荣淡淡地道。

  “要是我杀了你呢?”杜洛周又充满了一丝希望地问道。

  葛荣悠然一笑,豪气冲天地道:“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也许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那你今日也同样可以安然离开这个山寨,保证设有任何人会出手阻拦!”

  “到时候你死了,其保证及有何用?”杜洛周并无欣喜之色地道。

  葛荣向身后的众人喝道:“今日我与杜洛周公平一战,若是我有什么损伤或失去性命,你们不得为难地,否则按军法处置2一切军刑就由何扎生执行!”

  众人不由得全都大愕,唯有何礼生”心头大为感慨,葛荣这样做,的确已做到了仁至义尽。他更明白葛荣的心意,速高声回应道:“礼生接命!”

  只见在你可以放手一搏了,只要价胜了我,今日就可以平平安安地走出这个家门,日后何去何从是另外一回事。”葛荣谈谈面对杜洛周道。

  “好,既然你如此说,我也不用怎么客气,在此先行讲过你所给的机会。小心了!”杜洛周飞身跃下马背,向葛荣行去。

  葛荣的神情无比安祥,静静地立着,任由风轻缓地吹来吹去,让人感受到的,只有一片宁静而祥和的气机,与刚才那种超霸的气息完全成了两种极端。

  杜洛同的每一步都那么小心翼翼,似乎是怕踩死了地上的蚂蚁一般,但他的眼神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葛荣!他的心中也只有一个人,仍是葛荣!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似乎不再重要,一切全都成3身外之物,战事、战败、手激和权势皆成了一片空无的虚幻。天地之间只有一个甚荣,这就是此刻杜洛周的精神所在。

  葛荣仍然由南若水,无喜无怒;无电无忧,脸色于和得就像那空洞而静煤的天空,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谁也猜不透他究竟有什么感受,或许,葛茉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任何没有必要的情绪,一切都变得空无虚幻。

  杜洛周陡然停步,眼神显得空洞,神色间闪过一刹那的迷茫。他竟似乎感觉不到急荣的存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的确似是完全不可能!但事实上却是如此,他所感觉到的,只是一柄刀,一柄刚出土还带着古朴之气的刀!

  甚蒙妮?葛荣仍在,但所有的人所感觉到的,只是一柄刀,一柄散发着群和气息的刀、葛荣似乎变得缥缈起来,亦或葛荣本身就是一柄刀,一柄赋有生命和灵气的刀!

  刀,在扩散,那是一种意念,就像是风,很抽象。

  究竟是什么风?究竟风是怎样的一种形式和生命?没有谁真正地知道。为什么空气流动所形成的气流带给人的感觉要用风来定义呢?投入知道。就像没人知道为什么有人要给刀下一个定义一般。但有时候,定义根本无法约束一件事物的本质,就像是刀,没有人真正的可以辨别什么是刀,什么才算刀。因此,现场所有人的意念之中,只觉刀在扩散;那是一种自葛荣躯壳之上散发出来的气机!

  杜洛周闭上了眼睛,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这一刻,眼睛再也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甚至眼睛只会是累赘;最无效的,只有一种东西,那便是感觉,一种肾G底渗出的感觉,根本无从琢磨,根本无可形容。一个高手的感觉来自他灵魂深处于百次的体验,有时比眼睛更灵活而有效,或许,这也可以叫做灵觉。

  杜洛周深深地休会到这一战的艰难,也深深感觉到了葛荣的可怕;那简直是一个不可高擎的对手。江湖中传说葛菜已经达到了“吸剑”黄海的那种级8口。因为葛荣乃是“想沧海”的继承人之一。挑战葛荣,就等于是挑战怒沧海、挑战蔡伤!无论是谁都可以想象到这一战的艰苦。

  曾两战两败的杜洛周,这第三次挑战是否能胜呢?

  的确,杜洛周的武功已是今非昔比,目获得宝刀“铁血”之后,本县武功几乎比以前增长了五炫,若是依仗宝刀之利仍无法胜过高荣,那么他这一生永远都没有希望胜过急荣。即使他不死,也不可能有胜葛荣的机会。

  杜洛周深深地感觉到葛荣已经与以前不同,如今的葛荣已非昔日的葛荣、十几年了,杜洛周在进步,葛荣也没有闲着。而在最初两战之中,葛荣根本就未曾用尽全力,皆因葛条没有杀他之意,但这一次却不同了,葛荣再也不会有所顾忌,再也不会留情!

  杜洛周心头自不免有些气馊,有些焦虑,本来空明的灵台这一刻意不自觉地颤抖、浑浊起来,他根本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对方。

  “如果你不能够安下。心神,就注定只有一个结果—一死亡!也根本不配与我交手!”

  葛荣的话似乎是响在天边,又似是响在杜洛周的心底?——
 

 
分享到:
李世民背后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千古贤妻马皇后 为救老公连乳房都不要
黄道婆1
安妮·莉斯贝
中国史上唯一能让皇帝自愿当奴隶传奇美女
06 鹿乳奉亲    郯子, 春秋时期人。父母年老,患眼疾,需饮鹿乳疗治。他便披鹿皮进入深山,钻进鹿群中,挤取鹿乳,供奉双亲。一次取乳时,看见猎人正要射杀一只麂鹿,郯子急忙掀起鹿皮现身走出,将挤取鹿乳为双亲医病的实情告知猎人,猎人敬他孝顺,以鹿乳相赠,护送他出山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