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天竺梵音

第五章 天竺梵音

时间:2014/10/16 22:54:16  点击:1607 次
  “你说谎!我是绝情,没想到你也来和别人一起对付我,还亏我当你是朋友!”绝情愤怒地速铁异游暗自心惊,刚才明明封住了他五处大穴,道。

  一刻地依然站得好好的,可真是惊人至极。

  “我没有说谎,绝情只是你现在的名字。你的前身就是蔡凤!你知道为什么蔡风红极一时又突然消失了吗?那是因为禁风的名字已被别人换威了绝情、你是个毒人,所以你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亲人,你的神志完全被人所控制。”铁异游高声道。

  “你说谎!谁说我是毒人?我是绝情!你若再胡说,我立刻杀了你!你以为是我的朋友,我就不敢杀你吗?谁阻止我完成任务,我就系准!”绝情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虽是在夜色之中,可部根本无法逃过铁异游的眼睛。

  “这是你主人金蛊神魔田新球告诉我的,他说绝情就是蔡凤,是蔡伤的儿子蔡氏,你不信可以自己去打听打听!”铁异游吼道。

  绝情的脸色一下子血红,狂嚎一声,手中的刀划破夜空,向铁异游飞斩而至。刀气犹如飓风一般,卷起地上的沙石和碎砖向铁异游无情地攻到。

  铁异游的身于突然也成了一团旋风,旋转的川向飓风的中心钻去。

  石泰斗的眼中闪出一丝讶异之色。

  “嘶嘶——”铁异游和绝情的身形再现,铁异游竟倒翻而出,重重地坠落于地!艳情因先被铁异游来个重台,此刻竟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但其动作比起铁异游却要快多了,一滞之下,又立刻向铁异游扑去。

  “阿弥陀佛!”一声沉重的伟号有如惊雷一股自天空滚过。

  绝俯身子一自,扭头部发现一位白须飘飘的老和尚自巷子口走入。

  刊、施主还不觉醒吗?”老和尚的声音依然如巨钟般在绝情的。心中激荡。

  “千——砰——”铁异游乘机一口气重重击出五掌,每一掌都击在绝情的身上“哇。”

  绝情狂喷出数口鲜血,愤怒地一声狂嘶,如魁影般掠过高墙,投入远方的夜幕之中。

  “作为什么不杀了他?”石泰斗虚弱地问道。

  “因为他是真正的蔡凤,再说我刚才已尽全力一“铁异游无力地道,差点没虚弱地坐下来“你怎么样了?”老和尚为心地问道。

  “我没事,他可真是一个可怕得难以想象的对手。”铁异游心有余悸地道。

  “这是尘率,一切冥冥中早有注定。”老和尚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道。

  “多谢大师出手相眈”铁异游真诚地道。

  “那位小施主与老纳也颇有些渊源,是以老伯也不能坐视不理、再说,能为世间减少一些尘孽,乃出家人份内之事,何用言谢?”老和尚淡淡地道。

  “次师和我们少公子熟识?”铁异游惊异地问道。

  “不错,仿怀里的圣舍利乃是老增交托给他的,却不知怎的竟辗转于你的手中。不过,天道自有轮回,圣舍利终未落入邪宽外道手中,已算是天幸。”老和尚再宣一声佛号道。

  “大师怎么知道圣舍利在我的怀中?”铁异游更惊,骇然退了两步,惊疑不定地望着老和尚,问道。

  “施主不用惊慌,几日与施主相处,知道施主并非坏人,老袖也不用追回圣舍走v了。

  这其中的细节待我慢慢跟你说来。”老和尚恬静地连铁异游望了靠墙坐着的蔡伤一眼,赶忙从怀中掏出几瓶金创药,倒在其伤口上。

  蔡伤缓了口气,向一旁的石泰斗指了指,虚弱地道:“先去看看他,他说他是中天带大的泰斗!”

  “什么?他是二公于泰斗?”铁异游一声惊呼,问道。

  “不错,我是泰斗,常听石叔叔提起过铁叔叔。”

  石泰斗艰难地道。

  铁异游忙放下蔡伤,走了过去,伸手把了把石泰斗的脉搏,心头微微一松,知道并没有生命危险,于是沉声道:“大师,请帮忙先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好吗?”

  “我们去胡府。”蔡伤虚弱地提醒道。

  “不,那里不能去,因为假大后乃是魔门中人,和绝情是一伙的,这时的胡府肯定设有很多埋伏。”石泰斗提醒道。

  “咐么?假大后是魔门中人?”蔡伤这一骇不亚于当头挨了一振惊问道。

  “不错,那假大后叫董瑶琴,乃是廉门阴要家的人!”石泰斗补充道。

  “快,我们就先找家客钱往下。”铁异游急忙道。

  “老钠知道几里外的南山上有座寺庙,主持玄通法师乃是老销师侄,不如我们就去南山管住吧?”老和尚提议道。

  “你们哪里也别去,这里也同样可以埋下几堆枯骨!”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巷子口传来。

  铁异游和蔡伤的脸色激变,巷子之中立刻又充满了浓烈的杀机。

  “元飞远!”老和尚脱口低呼道。

  “哦,了原大师什么时候跑出来呢?”那为首的锦在华服汉子轻松地道。

  “也多谢元施主给了老纳十多年的参禅机会,老钠先行讲过了。”老和尚客气平和地道。

  “想来,大师是悟透了圣会矛u的奥秘,才会自调中出来,那我可要恭喜大师了。”元飞远谈笑道。

  “老销愚钝,费了数十年犹未能悟透其中奥秘,此刻出来只是想来体悟一下入世的滋味,元大人误会了。”老和尚淡淡地道。

  “只可惜,明日大师又要跟我回邯郸了,由入世而出世了。”元飞远淡然道。

  “元飞远,你是秦大后之命来杀我的?”蔡伤淡淡地问道。

  “不错,你乃朝廷重犯,十八年前作战不利,朝中未追究作的责任,你反而还杀朝廷命宫,并多次率众于阳邑闹事,现在又伙同甚荣等边贼造反,朝中容作不得!”元飞远淡漠地道。

  铁异游扫了元飞远身后的那些入,每一个都种气十足,只看打扮就知道尽是宫中的好手,最少也是望士队中精选出来的角色,而外面也定埋伏了很多人,现在蔡伤和石泰斗两人全都身受重伤,需要人保护,此刻只有他与老和尚两人,而老和尚并不是一个喜欢杀戳之八。

  更何况,他早就看出老和尚并没有很高深的武学,如何能够与如此多的官中高手对阵呢?但这却是一个绝不能放手的局面,只得陷入苦战之局。

  铁异游虽然自负,但知道这只是欧多胜少之局,甚至根本就没有胜其可名。

  “异游,你带着泰斗先走,不要管我,想办法让风儿恢复本性,单以他的武功,就足可为我报仇。”蔡伤低沉地道。

  “吓,主人,要死大家一块死,异游怎能会主人独活呢?”铁异游坚决地道。

  “我明白你的心意,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何况,民地的情况只有你和大师知道,若是你们不去想办法,川!永远都只会成为别人杀人的工具,永远都活在无知的痛苦之中。要知道,你的责任极大!”禁伪语重心长地道。

  铁异游向了愿大师道:“大师,你去吧,我为你断后,但愿你能够将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在下和主人就感激不尽了。”

  “优主此言差矣,施主身系责任重大,老钠早已看被生死,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你还是走吧,这里交给老袖好了。”了愿双手合什,小声道。

  “你们别在满咕个没完,你们谁也不可能走得了肝’元飞远淡淡而冷漠地道。

  铁异游骇然发现身后也同样是被它内高手赌塞住百,心头不由得涌出一片不灭的斗志,冷傲地笑道:“好,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镜一个,来吧,我铁异游接着就是!看看你们是不是都有那么两手!”

  “好!我就欣赏这种人。做事爽快直接,死也要死出个样子电”元飞远拍手笑道。

  “元飞远,你小心了,我第一个要取的,就是你那颗狗头脑袋,再去斩那些狗爪子!”

  铁异游的声音变得无比冷漠,而且充满了杀机地道,使在场每个人都感觉到夜更寒了。

  火把照亮了这条狭小的巷子,地上一片狼藉,鲜血、残破的断培、听砖。和蔡伤、石泰斗那苍白的脸色相映衬,显得格外幽森。

  铁异游的剑泛出青幽之色,展现着一种古朴的美,每个人都感觉到那辆剑正在散射着森等的杀意。

  巷子之中的气氛顿时全都凝结了,杀意充斥了所有的空间,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细长,似乎在酝酿着暴风雨的到来。

  了愿却会计立于一旁。将石泰斗和真伪杖于一起。

  静立于两人的身边,甚至闹上了双眠元飞远身后的众入全都缓缓地移动脚步,使得阵急疏散了不少、要知道,在这小巷之中,入多并不一定是件好事,若是方位未选择好的话,人多反而碍手碍脚,难以发挥其威力,而这些人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自然很明白形势的重要性。

  铁异游却是苦于不能够开身子,否则,以他的武功,采取主动进攻之法,杀出重围并不是问题。而此刻他却没有这份洒脱,只能处在完全被动的局面。

  局面越来越紧张,铁异激反倒变得极为平静,心境也平静得若无波之水,这巷子中的每一个细微末节之处都清晰地反映到他的脑中。

  铁异游变得平静,他手中之剑却似乎更增添了一些邪异的魔力,散发出一种青幽而森寒的冷芒。

  “杀!”无飞远淡淡地喝了一声,那酝酿了已久的杀机,在这一刻完全爆发!

  铁异游的眼中闪过无尽的杀机,就在敌方第一柄剑攻入他三尺之内时,他的剑才动了,火把的激光中,幻出团奇异的彩芒,将他自已完全隐没在彩芒之中。

  改方第一柄剑刺入彩芒之中时,紧接着第二柄、第三栖……然后那彩芒像是澎涨的气泡,向外暴了开来没有听到兵对交击的声音,但却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那攻入彩芒的兵刃全都统成了废铁,断去的还有对方握着兵刃的名铁异游的剑式犹如引燃的炸药,喷散着无尽的杀伤力。

  元飞远似乎没有想到铁异游可怕如斯,虽然在很多年前,他曾听说过铁异游的名号,也知道铁异港曾为南朝极负盛名的剑客,只是在黄海的名字盛传江湖之后,铁异游这个人就消失在江湖之中了,后来才知道;铁异游已经列入蔡伤的家将之中,而此刻,双方才真正面对面的交手,元飞远心中的那种可怕之感表现得是十分强烈而清晰。

  这些人,对于铁异游来说,并不能算什么。十八年前,他就可以闯出重围。而今日对手的武功与十八年前的官中高手更是不能同日而语。其实扶异游在禁伤十大家将中排名第二并非侥幸,而是其武功的确高深莫测,他的武功并不比黄海差很多,而且他与黄海的关系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因此,黄海对武学并没有向铁异游隐瞒什么,“铁异游”就是在黄海的启示之下,才被悟出,这当然更表现出铁异游的确有其过人的慧报,否则绝不能创出如此惊世之剑龙。

  没有任何退缩,虽然铁异游表现出超出他们想象的杀伤力,但是没有人停止过攻击,他们都是官中的一些好手,什么样的残酷阵势没见过?自不会因此而手礼而铁异游也是有苦自己知,这些人的确都是宫中精选出来的好手,虽然他那一击使得对手伤了数人,但那凶猛的攻势最耗真力,几入全力之下,即使他功力再好,也不免有些气虚,更何况对方人多,采取车轮之战,也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而这一刻,对方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更可怕的,还是要分出精力来保护察伤与石泰斗、而了愿大师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抵抗能力,只是在不住地空着佛号。

  “环要管我,你就痛痛快快地杀一场,死也要死得痛快淋漓!”蔡伤惨然低笑道。

  铁异游心头充满了无限的愤怒,但却毫无办法可想,这时才深感自己力量的薄弱。

  “铁异游,你来手就抢也许我还可以给你一年生路!”元飞远冷哼道。

  “放屁!”铁异游怒骂道,身上也同时中了两刀,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心神混乱,越是在生死的关头,一个高手的潜力才能真正发挥出来。

  惨叫声、怒喝声响个不绝,剑气刀风使得火把的光芒摇曳不定。

  铁异游的手臂都杀得麻木了,甚至肢体也有些麻木了,满身鲜血却不知是谁的,手中的剑依然不休不止地狂舞,在他的心灵深处,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杀!杀!杀!

  元飞远并没有出手,他就像是在看戏,看一场充满血腥的猪杀,猎物,就是铁异游。此刻,他眼中已闪出一丝冷狼而狂热的厉芒,因为,他知道这头凶猛的猎物再也不会凶上多久Y去一一轰——”两团火光在人群中爆开,巨大的爆竹突然从天而降,几乎震惊了所有正在拚命的人望士队和官中的高手正在爆竹爆炸的中。心,每个人如火煎一般嘶叫起来,战局一片混乱。

  元飞远的神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他看到了划空而过的大爆竹他感到了危机的存在,于是他再也不能有任何犹豫,就在铁异游无法顾虑蔡伤的时候,他出招!

  一根极长的矛,像是横空而过的铁索桥,他必领一矛扎穿蔡伤的心脏,否则,世上再不会有比享伤更危险的人物!

  铁异游的确没有办法抽身出来,他已经根本没有那份力量,因为现在他的手臂已麻木不堪,再说即使他一切都正常,要去解救蔡伤,只相未等到那一刻,他就已被人割成了八大块。他是个高手,高手最冷静、最镇定的时候就是在血腥之中。

  了愿大师的双目中突践爆出一团奇光,他竟以身子向矛头扑“卜!”他要以自己的生命换取革伤的生命,但他的目中却没有丝毫悲哀和畏倍。死亡,对他来说倒似是一种解脱。

  元飞远也有。丝惊讶,但他杀蔡伤的心意已决,绝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柯!——”元飞远的长矛突然加速,而了愿大师的身子只是撞在矛村之上,被反弹了回去,长牙根本就未曾减慢速度,反而以旋转的形式狂扎变得更凶猛无伦。

  蔡伤的眼睛一闭,他知道这一矛下来,就是神仙也无法存活,他似乎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元飞远很自信,他知道这一矛如果刺中目标,蔡伤绝对会死亡!他对自己使矛的信心就像是完全相信自己一般。

  “口——轰——”爆竹依然在不断地爆开,望全队和宫内高手臂被炸得四处乱踪、虽然,这爆炸无法让他们数十,但那碎分片,和里面的碎铁片,也可以使他们划得满身是伤。

  “是——”断培再破裂开,最先伸出的是一支笔,一支铁笔!然后是一只手,一只像是铁铸一般的手,跟着断墙就尽倒塌了下来!

  蔡伟没有死,并非元飞远的长矛不锋号u,也不是元飞远仁慈,而是因为那只铁笔,那只铁铸的手!那是一个充满了无尽愤怒杀机的老者。

  一支短小的铁笔,一报修长的钢矛,相形之下,根本就不成比例,可是却有着难以形容的默契。

  长矛刺在铁笔的笔尖之上,爆出一溜刺目的火花。

  元飞远的身子一震,倒跌而出像是根本无法承受那种狂野无伦的冲击力量。

  铁笔也一震,然后从倒塌的砖墙之后伸出两只大手,蔡伤和石泰斗的身子就缩入了墙后,那是民电这并不是让元飞远吃惊的地方,让无飞远吃惊的是这自民宅中破墙而出的人,其武功高得让他生畏、而本来在这些民与之中,他已安排了高手,可此刻根本就没见到有人出来;也就是说,民宅中的望士队高手已被对方无声无息地解决了。

  蔡伤和石泰斗的身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在元飞远吃惊的当地,从那破墙洞之间,又射出数道人影,犹如破笼而出的怒虎,冲入铁异游的战圈——
 

 
分享到:
丑小鸭
历史揭秘 古印度竟被唐朝用3000雇佣军灭过一次
刘备摔孩子
小红帽2
生活是休闲了,但孤独也是毒药,皇帝只有一个,漫漫的时光如何消磨?后宫打发时光的玩具很少,后宫女子靠抽烟、打牌、做针线消磨日子。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3
四、柳如是
逼良为盗 林冲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