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九章 剑道痴者

第九章 剑道痴者

时间:2014/10/14 13:47:44  点击:1698 次
  红日将倾之时,凌通突然感到一股压力向他追了过来,更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风拂过。

  他不必睁开眼睛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身形立刻如灵雀一般闪了出去,在空中竟然倒掠了一下,射上另一株木桩。

  “你不是他,你是谁?”凌通目中闪出一丝寒芒冷声问道。

  一道消瘦的身影静静地立在凌通刚刚坐过的树桩之上,手中却是闪着寒芒的长剑。面部也被一块黑巾罩住,头上却戴着一顶极高的帽子,眼神看上去极为冷峻、却并不是一直以来指点凌通功夫的蒙面人,虽然凌通未曾见过对方之面,但凭直觉知道这一点。

  “我是谁你不必管,我只想知道‘剑痴’在哪里?”那蒙面人冷冷地道。

  “什么倒痴’、‘刀痴’的,我怎么知道在哪里,真是莫名其妙。”凌通喷咕道。

  “大胆,竟敢对本座如此无礼!”那蒙面人怒喝道。

  “谁对你无礼了?无礼的人是你,一个大家伙却来偷袭一个小孩,也不害臊,蒙着头脸,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天下哪有人对你这种人有礼呀!”凌通恼怒对方偷袭,竟开口一阵乱骂,直让那蒙面人目中寒芒四射。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呆会将你这张用来吃奶的嘴切成八瓣,看你还能说出些什么?”蒙面人狠声。

  凌通闻言,伸手一摸嘴巴椰榆道:“我好怕哦!”

  蒙面人大怒,喝道:“果然和‘剑痴’是一副德性,先宰了你这个臭小子再说!”

  “慢,慢,你怎么如此沉不住气?一点高手的风范也没有。难怪要蒙着脸不敢见人。”

  凌通后退了一步,摇手急道。那蒙面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和气势的确够惊人。使得很少有实战经验的凌通禁不住有些心慌。

  蒙面人一听,果然强压怒火,凌通所说的当然没错,面对一个小孩也如此沉不住气,岂不是大失身份?不由得冷哼道:“你小子倒是诡计多端,是不是怕了?只要你说出‘剑痴”

  的下落,我就可免你一死!”

  “什么‘剑痴’?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是什么家伙,问我也是白问。”凌通淡然笑道。

  “那你的武功是谁所教?”蒙面人冷冷地问道。

  “本少爷自幼聪明机灵无比,无师自通,这样可行?”凌通并不畏惧,傲然道。

  “放屁!你刚才的身法和前两天施展出来的剑法,怎会是无师自通呢?”蒙面人怒骂道。

  “你看你,骂得这么粗鲁,一听就知道修养不高,没有内涵,对小孩子不能这样粗声粗气,那会有损形象的。”凌通指着蒙面人,竟像是在责怪自己的晚辈一般、只气得蒙面人直发抖,怒叱道:“你——”却说不出话来。

  凌通不等对方发难;又接着道:“你倒说说,这个‘剑痴’到底是什么人?好像他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他杀死了你老娘吗?”

  “他杀了你娘才对,告诉你小子也无所谓,他乃是本门的叛徒,因此,必须杀之!”蒙面人怒骂道,可是想到凌通刚才说他沉不住气,不由得又降下了一些怒火,声音也缓和了不少。

  “难怪,都是一丘之貉,一个个皆是见不得人的家伙。”凌通不屑地道。

  “这么说来,你是承认见过他哆?”蒙面人喜问道。

  “谁见过他来着,他也没有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还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说的’剑痴’、“刀痴’之类的。”凌通淡淡地道。

  “本门之中只有两人,你的武功若是他所授,那他就一定是‘剑痴’!”蒙面人肯定地道。

  “是他又怎样,可惜我也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这会让你大失所望了吧?”凌通摊了摊手,装作无可奈何地道。

  “哼。他不在,我杀了他的弟子,他定会出来的!”蒙面人冷冷地道。

  “谁是他徒弟了?学了他这么一点狗屁功夫,他却骗去了我一大堆烤兔。骗吃骗喝的家伙怎能做我的师义呢?”

  “就算你不是他的弟子也得死。本门的武功又岂能让外人得知?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自行了断?”那蒙面人声音无比冷漠地道。

  “你讲不讲理呀?你们门派中的武功很稀罕吗?我还懒得学,稀松平常得很,我看你呀,不如改投别派,拜我为师好了、大不了我指点不了便请你师公指点两招也行呀!”凌通不屑地道。

  那蒙面人听到这话大为皱眉,怒叱道:“大胆!你竟敢小瞧本门的武功,就受死吧!”

  声音刚完,人和剑已经到达凌通身前的三尺之内。

  “哇,这么凶!”凌通话一说完,就像只猴子般滑下木桩,竟躲过了对方这凌厉的一剑。

  那蒙面人不依不饶地向下扑去,身法再一次加快,剑势显得更为凌厉。

  “以为我怕你呀!”凌通气恼地道,同时双脚在地上一点,斜斜地掠上一株木桩,在那蒙面人迅速上跃的时候,迅速无论地自怀中抽出那柄短剑,疾刺而出。

  这一剑,无论是角度、速度和力度都是那般狂猛,显出了凌通这一年多来深厚的功底。

  蒙面人的眼角门过一丝讶然,手中的长剑斜斜一挑,竟是与凌通对刺。6%长剑的优势,绝对会在凌通短剑刺入他的身体之前,而将自己的剑刺入凌通的身体之。

  凌通岂会不知道后果,虽然他的剑快。角度难,但对方以逸待劳,只待他向剑上扑,他岂会干如此蠢事?短剑斜斜划出,斩在对方的剑身之上,在对方以长剑荡开的那一刹间,竟踢出了两脚。凌通很自信自己的脚,因为,曾不止一株树桩自主他的脚下翻倒,更不止一只野狼在他的脚下丧生。所以凌通对自己的脚劲极为自信。踢得也非常认真,每个角度都如同精心选择之后的决定,且每一脚的速度都很快!就如是两道极为股化的幻影!

  但凌通却踢了个空。那蒙面人的速度似乎也不慢,在他踢出第一脚的时候,对方己如一条滑溜的蛇一般,问了开去。

  “轰——轰——”碎木如蝗虫一般乱钱而出,凌通的两脚全都踢在那株粗大的树桩之上,他绝没有半点停滞,借树桩的反弹之力,身子也倒凉而回,向那神秘的蒙面人扑去。这正是五台老人所教授的身法。使得凌通比豹子更灵活,更凶猛。

  那蒙面人手中的长剑振荡出一幕晶莹的色泽,像是夕阳之下的湖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凌通惊呼地“吹了一声,手中的短剑也如矫龙般游滑而出,正是蔡风抄写经书的笔法、凌通每一日都在不停地比划着这些笔画,每一日都在苦思这些笔画之中所包涵的剑式,此刻一出手竟然随意所指,自然至极。

  “叮叮——”一串脆响过后,凌通的身体倒飘回一株树桩,对方也同样掠上一株树桩,有些惊讶地望向凌通。

  “怎么样?不是你们什么狗屁门派的功夫吧?要不要拜我为师,让我教你这套举世无匹的剑法?大不了去请教我的师父,即你的师胡嘛!”凌通嘴上不饶人地笑道。

  “哼,小子无知,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话音刚落,“噬——”蒙面人的剑更快,就像是可怕的魔龙,拖起一阵冷厉无比的杀气逼向凌通。

  “打便打呗,谁怕谁来着!”凌通小嘴一翘不屑地道、同时手上可不闲着。他深深地感觉到了对方剑上的杀气和劲道都增加了许多,和刚才几乎是没法比的,这才知道刚才对方并没有使出全力。

  凌通短剑一横,“当——”地一声,堪培挡过这迅猛无论的一剑,但手臂却被震得发麻,虎口险些震裂,身子却被击得向树桩之下翻去。

  “卜一一”对方一脚刚好从凌通的肚皮之上擦过,若非凌通倒下得快,只怕此刻己被踢得飞出好远了。饶是如此,凌通仍是驻出了一身冷汗,在重重地坠地之前,竟搭上了一截粗根,身子借力一甩,滑到另一株树桩之后,使得那蒙面人无法趁机追杀9“喳——”那蒙面人竟一剑将那粗大的一株树桩劈成两半,力道之狂、之狠,只让凌通吓得直吐舌头。

  凌通哪里还敢与这蒙面人硬击?脚下不停地围着木桩绕转,口中却呼道:“喂,别这么凶好不好?有话好好商量……

  “帅一一”凌通不得不回剑再挡一击,却被割下了一截衣袖,吓得他把声音给吞了下去。脚步再次加快,那本来比猎狗还快的动作,与这蒙面人相比之下,却并不怎么样,要不是借着树桩绕来绕去恐怕早就被截住引

  这片树桩凌通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踩空的,熟悉得知道哪里有一个蚁窝,哪里有一道小缝,借这地利之便,一时那蒙面人也奈何不了他!

  “喂,你讲不讲理呀?这么大的人欺——负一个小孩,你不怕被人笑话吗?咱们有话好说嘛!”凌通急得直嚷嚷。

  “哼,咱们有什么好商量的?难道你愿意自杀吗?”那蒙面人报声道。

  “我不想自杀,难道我不可以加入你们的f!面吗?”凌通无可奈何地道。

  “加入我的门派?”那蒙面人反问道。

  “做你弟子也行,你要是教不了,大不了叫你师父即我师公教我哆。”凌通不得不屈服地道,因为他的确吓慌了,遇上这样一个庞星。又蛮不讲理,只得委曲求全、这是他第一次真的与人交手,却遇上这等厉害人物,哪能不慌?

  “哈哈哈——你不是说要我拜你为师吗?”那蒙面人不屑地讽刺道。

  “如果你愿意,我也不在乎了;如果不愿意,我就拜你为师也行、咱们和平解决,何必动刀动枪呢?多不雅观——唉呀!”凌通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屁股上一凉,竟被划破了裤子!吓得再不敢说话,只得门头直跑。

  蒙面人也一个劲地猛追,两人纵跃于树桩之间,就如穿花的蜂鸟,无比灵活。

  奔不多时,凌通便感觉到气喘吁吁了,额头上更见汗迹。心中暗忖:“奶奶的,今日可是死定了那死鬼剑痴是个什么老鬼,竟惹来这样一个大灾星,真是苦呀。”

  凌通知道若再这样下去,定会被对方抓住,因为两人的身法是同出一门,而对方的功力明显要深厚得多,更纯熟得多,他如何能跑得过对方?只能跑一步算一步,若不是借地势之利,恐怕早被对方剁了。

  那蒙面人见凌通呼吸越来越粗重,仍是不停地逃命,心头不由得暗笑不已。

  凌通被追得实在没办法了,再次说道:“我真的非死不可吗?”

  “不错2你非死不可!”那蒙面人狠声道。

  “妈的,你真狠心,我的年纪还如此小就要我去死,难道你没心没肝吗?”凌通气恼地骂道。

  “随你怎么骂,反正你得死,要么自杀,要么我动手!”那蒙面人冷冷地尖声道。

  “奶奶个儿子,罢了罢了!你别追,我愿意自杀!”凌通最后似乎咬牙想通了,却把禁风那句口头骂人的话给用了出来6

  那蒙面人一呆,身形一滞之下,凌通扭过身来,停住了奔跑,直喘粗气地道:“你别动手,别动手,我自杀就是!,”

  那蒙面人一愣,旋即觉得好笑地问道:“那你还站着干嘛?”

  凌通指了指正在喘着粗气的嘴巴道:“我的气还没喘过来,加果这样就自杀,那在阎罗殿中肯定会成一个病鬼,我已不能活了,难道你让我做一个健康的鬼也不成吗?”

  蒙面人见凌通如此一说,好笑地问道:“是谁告诉你这歪道理的?”

  “这还用人告诉吗?聪明一点的人都知道肯定是这个样子,除非是白痴才会不明白!”

  凌通没好气地道。

  “你敢骂我?!”蒙面人叱道。

  “不敢,不敢!”凌通双手乱摇地解释道。

  “哼,谅你也不敢,那便让你平口气吧!”蒙面人似乎极有自信地道。

  凌通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把蒙面人骂了千遍万遍,但却不得不安静地坐下,调匀自己的呼吸,却在暗思该如何脱身,更可恨那老鬼明明说今天会来考验考验他的武功,这一刻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破六韩拔陵的神色极为凝重,眉宇紧皱,赵天武、杜洛周及鲜于修q!4人的神色同样是无比沉重。

  不光是这些人的神色凝重,就连整个义军中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极为凝重,阿那援十万大军自武川进袭,与尔来荣的大军两头夹攻,在这片无际的大漠之中,竟!30让他们没有生存之地,谁还能够高兴得起来呢?

  “众位还有什么高见?”破六韩拔陵的目光扫寻了众人一下,淡漠地问道。

  鲜于修礼向赵天武和杜洛周望了一眼,却不敢说话。

  “依天武之见,我们增兵固守武川,另外派一路人马远走柔然。直捣阿那雄本营,只要武川守得够长,不相信阿那壤不退兵回头。而尔来荣此人心思深沉,他定是想让阿那壤与我军排个两败俱伤,再坐收渔翁之矛u。如此一来,他的进攻肯定不会太过激烈,我们只能兵分三路而行。否则我们两头受敌,无论是粮草或是人员补充方面根本接不上!”赵天武神色凝重地道。

  “天武所说不无道理,但阿那壤的柔然军并非只有十万,在他的老巢至少仍有数万兵马,我们岂能够调出如此多的人马去攻打柔然呢?更何况我远行之军乃疲军,柔然人一向来去如风,勇悍无比。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我军不是疲军,也不一定能够占到什么优势,而阿那壤与尔十荣都可谓是当今世上少有的人物,武川乃为一座平城,是否可以支持得住也是一个问题!”破六韩拔陵语气有些冷漠地道。

  “大帅,天武所说的也是个办法柔然兵马虽然强大,但他们也有自身的弱点。这个弱点,我们却不能不感谢那个已死的蔡风!”杜洛周语出惊人地道。

  “柔级军有个弱点?”破六韩拔陵喜问道,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都投到了杜洛周的身上。

  “不错,柔然人有个弱点,就是柔然人的自身狂大自傲!”杜洛周肯定地道。

  “此话怎讲?”破六韩拔陵似在深思地道。

  “柔然王阿那银是一个极为自大的人,当然他有本事如此狂,单论个人来说,阿那壤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域外绝顶高手,比之尔来荣及茶伤不会差到哪儿去,应该可算是黄海这一类高手之流、我曾下过柔体对阿那壤的武功是清楚的、’”杜洛周吸了一口气道。

  “阿那壤真的那么厉害?”鲜于修礼奇问道。

  “不错,我并没有和他交过手,但当年郑伯禽却和他交过手、郑伯需的武功自然是要比黄海差一个级别的,但当时阿那壤根本就未曾全力以赴,他是为了照顾郑伯禽的颜面而己。

  那次正是当年阿那壤与南朝合作,想吞并北方之时。所以,阿那壤不能让郑伯禽大过难堪,当时郑伯禽是输得心服口服。而当时,我也在场。因此知道阿那壤的可怕之处!”杜洛周肯定地道。旋即又吸了一口气,接着道:“也正因为如此,他不仅看不起中原的高手,亦看不起外族之人,其中最主要的却是突厥。这是一个不能够忽视的民族!”

  “突厥族?”鲜于修礼目中泛出一丝欣喜光芒道。

  “不错,突厥族,突厥族一直被阿那壤当成奴隶一般看待,但上门巴扑鲁却是一个极有个性的人,没有谁愿意十世作奴隶,突厥族人不想,土门巴扑鲁更不想。而这便是阿那壤的最大弱点!”杜洛周淡然道。

  “但一个小小的突厥族又有什么作用?”破六韩拔陵有些不屑地道。

  “大帅不要小看突厥族,突厥族的铸造之术极精,这些年来虽不断地为阿那壤铸造兵刃,但更有许多偷偷地与西域各国进行交易。人口也不断地增加已经不能小看。而且突厥人在马上步下绝不会逊于柔然人,常年与异族急战,可谓勇悍无论、绝对可能成为柔然人背后的隐患!”杜洛周肯定地道。

  “就算突厥族可能成为柔然人的隐患,那又如何?远水救不了近火,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够与柔然决裂?我们要的是解决眼下之急!”破六韩拔陵沉声道。

  “不,土门巴扑鲁会出力相助的!”杜洛周肯定地道。

  “你怎么知道?”破六韩拔陵怀疑地问道。

  “这就是蔡风的厉害之处,也就是我说的不得不感谢蔡凤的主要原因!”杜洛周神情欢悦地道。

  破六韩拔陵、赵天武及鲜于修和,禁不住都异样地望着杜洛周——
 

 
分享到:
解密水泊梁山的头号色狼是谁
金缕衣 杜秋娘4
伏羲画卦
史上唯一一个娶了皇帝女儿当老婆的状元
朱雀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荒淫错乱废帝刘子业姐弟恋秘史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