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天下第一

第八章 天下第一

时间:2014/10/13 21:26:17  点击:2127 次
  神池堡,朔州最大也是让人最敬畏的城堡,只因为神池堡正是秀容川尔朱家族的产业,更为尔朱家族一个重要的发展基地。

  江湖之中,很少有人知道神池堡的内幕,便没有人知道尔朱家族到底有多大潜在实力一般,只因为尔朱家族的确有那种不让外人得知的实力。

  神池堡今日似乎气氛要比往日好多了。那是因为尔朱荣今日竟亲临朔州。

  尔来荣亲临,并带来了朝中请求让尔朱荣出战的消息,这将会让尔十家族在军中的地位更大幅度地上升,对尔朱家族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大好的一展身手之机,这自然会让尔十家族的任何人都振奋不已。

  金蛊神魔田新球等人行入大厅之时,尔十荣已端坐于太师椅上。淡淡地品着条这是一个武人,看上去如雄狮一般,高大威猛坐在太师椅上,很自然地便成了这大厅之中的主要风景。

  但让人心颤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种若隐若现的气势,不用任何做作,不用任何表示,那种气势便深深地自他的体内散发出来,那是一种自然而恬静的内涵。

  这位似粗野的武人,却有着极为优雅的品茶动作,是那般自然,那般悠闲,似乎是在赏花观月一般,深具诗情。

  就在金蛊神魔田新球踏入大厅的那一刻,尔来荣拾起了头,那双亮得不能再亮的眼晴,却没有逼人的光芒,反而是一种温柔得让人禁不住想亲近的感觉,这很不可思议,的确很不可思议,这几乎是两种极为矛盾的表达方式,但这却是事实。

  金蛊神魔田新球的心头一惊,立刻变得无比恭敬,抱拳道:“见过大宗主!”

  “田宗主有礼了,备茶!”尔朱荣立身而起极为客气地伸手作出请的姿势道。但他的目光却不是落在金盘神魔田新球的身上,而是落在行于金蛊神魔田新球之后那始模如冰的绝情身上,眼神之中却多了一些无比的惊诧和讶异。

  “还不快见过大宗主?”金蛊神魔田新球向绝情喝道。

  绝情忙上前几步恭敬地道:“绝情叩见大宗主!”

  尔上荣的身形突然出现在绝情的身边。

  好突然,好突然!谁也没有见到他是怎样行过两丈距离的,甚至连一阵风也没有,或许他本身便已经在绝情的身边了。

  金蛊神魔田新球来不及惊呼喝止,绝情已经出手了,因为尔十荣先出手“砰——砰——”两下闷响,绝情的身子与尔中荣的身子都十曾移动分毫,在所有的旁观者都未曾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二人已经重重地交换了两招。

  此刻,所有的旁观者都感觉到了那溢散出来的劲气,凌厉得竟将那附近的木椅全都绞成粉碎。

  怕——”尔朱荣的手指像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射出一缕乳白色的脖脱之气,纵横交错成一张巨大的网。

  绝情的双掌在空中虚斩,看似毫无意义的动作却让那被织成的一张巨网全都被无形的气韵撕成粉碎,在抵达绝情身边之时,已经根本够不成任何威胁。

  尔十荣神色一变,一声低啸,十指齐出,无数乳白色的气柱便如交缠飞舞的狂蛇向绝情扑去。

  绝情的神色也变得无比沉重,身形一挫之时,便如幽灵一般倒射而出,在虚空之中再奇迹般地拔升而起,双手连搓,两道赤红的厉芒,竟自肉掌之上闪出,然后大厅之中的气温立刻陡升!

  “不得无礼!”金蛊神魔田新球骇然惊呼道。

  升入空中的绝情听此一呼。立刻再改方向疾冲而出,竟顶破瓦面,窜了出去。

  “噬——”无数声细响,尔十荣指上的劲气竟将那坚硬的灰砖墙击出无数个调来。

  “啪——”天空之中坠下一只被射出三个小洞的鞋子,然后,绝情的身子才随着碎瓦而落下,神色依然是那般冷漠!

  “好!真是英雄出少年,田宗主能得如此少年高手相助,真是可喜可贺呀!”尔朱荣高声叫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目睹绝情刚才那神乎其技,与尔十荣竟可战成平手,甚至有反攻的机会,这般身手,叫他如何不欣喜如狂?暗忖这毒人果然没有白拣,得意之色却不敢稍露于表面。不由得道:“我毒宗愿全力为大宗主效命,若有所差遣,我定当肝脑涂地地去做好!今后,我和绝情便全听大宗主的吩咐行事!”

  “哈哈哈——”尔来荣欢快地笑道:“田宗主既有此心,我当然不能让你失望,将来若我魔门合并的话,你就是我魔门的右护法,只要有我尔朱荣一天,荣华富贵,我们共同分享!”

  “有大宗主此话,我便放心了!”金蛊神魔田新球面带喜色通。

  “不知你的师尊如何称呼?”尔来荣绕有兴致地淡然向绝情问道。

  “绝情没有师父,只有主人!”绝情认真地道。

  “哦?”尔朱荣一愕,不由得扭头向金蛊神魔田新球望去。

  “大哥有所不知,这毒人正是四宗主这些日子以来费尽心血和汗水的结晶,难道大哥不要为之庆贺一番吗?”尔十天佑不由得提醒道。

  尔来荣深深地看了金蛊神魔田新球一眼,神情有些古怪地又望了望绝情一眼,这才放声开怀地大笑起来。

  大厅之中的众人都是莫名其妙,但听尔来荣高声吩咐道:“大摆酒宴,为绝情开始新生而庆贺!”

  蔡伤淡然一笑。道:“秀玲可知道,若是太后突然驾崩,那这个北魏朝廷将会发生怎样的一个变化?你知道吗?孝明帝年岁虽已渐大,但他却主要是依靠尔十家族,而朝中极多大臣却只是依附你,使得平日尔朱家族对这些人怀有戒!’,一旦这假太后驾崩,最先得利的将会是尔朱家族,那时候满朝的官员可能全都只有一个极为悲惨的结局、留着儿我们仍然有遏制尔十家族的力量,难道秀玲没有想到过吗?”

  胡大后神色一变,旋又娇情地偎在蔡伤的怀中,平静地道:“一切便由伤哥作主好了、只要能与伤哥好好地呆在一起,其它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蔡伤温馨地笑了笑,道:“让我去看一看假秀玲吧,你们便站在一块儿,看我是否分得清你们谁是$?”

  “要是连你都分不清我们谁是谁,那可不行?”胡太后不依地道。

  蔡伤淡淡地一笑,道:“就算那整容之术再怎么神奇,就算是天下只有一个人能分清,那个人便会是我,而不是你,你相信吗?”

  胡大后不由得娇咳道:“撒谎,连我自己都不认为自己了,那你怎么能够辨出来呢?”

  蔡伤哈哈一笑,道:“反正两个都已是一样,我随便选一个不就行了吗?”

  “哦,你原来在戏弄我,我不来了。”胡大后纷拳不断地击在蔡伤的身上,不依地道。

  “说笑的,就算那假秀玲再怎么学得像,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独特气息,那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更何况真情和假意很容易辨清,我爱的是你,你爱的同样是我,对于我来说,这便足以凭我的灵觉分清你们谁是真谁是假了。”蔡伤认真地道。

  “真的?”胡太后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吗?”蔡伤严肃地道。

  胡大后抬起俏脸,望了望军伤那严肃认真的表情一眼。不由温驯地道:“伤哥的话我当然相信哆,我们还是一起去看看进展如何吧?”

  蔡伤眼角闪出一抹淡淡的温柔,却始终不能扫去那几缕幽幽的哀愁和伤感——

  “目前,天下的乱局,如果由我们尔朱家族收拾下来的话,那天下的军权将会尽数掌握到我们魔门的手中来,到时候天下还有什么人敢不听我们的吩咐?”尔十天佑高兴地道。

  “三弟所说的确是有理,这一次朝廷调集我们去对付破六韩拔陵,代替李崇和崔逞诸人,本就是对我们的一种支持鼓励、想想,这次与柔然人联手,破六韩拔陵岂有不败之理?

  虽然此人是个不世的将才,当今或许仅有蔡伤堪与其匹敌,不过这次他却只能做困兽之斗了。阿那块自武川至沃野强攻,我们完全可只采取配合之势,无需出多大的力气,到时候,阿那壤与破六韩拔陵拼个两败俱伤之时,我们便可以乘机进攻,将阿那壤赶出六镇,如此一来,在世人的心目中便会定下我尔朱家族的真正军事实力,不怕到时皇上不给我们兵权!”

  尔来荣目中射出狂热之色,分析道。

  “看来真是天佑我厦门,让我魔门有如此好的机遇,若是不成就一番大业,岂不是对不起我魔门的列祖列宗?”金蛊神魔田新球神色微有些激动地道。

  “目前朝中皇上让我想想办法杀杀莫折大提的凶焰,这一年多来,莫折大提的确是凶焰日盛,他手下的起义军虽然没有破六韩拔陵的义军那般凶悍,也没有他的规模大,但莫折大提的义军却已是深入我大魏的心脏,对朝中所起的威胁却更大。他的实力不是乞伏莫于所能相比的,在西部最可虑的便是莫新大提与胡照这两路义军、不过,也只有他们才可以使我们的权力更大,所以这些义军是我们的大敌,也是我们的垫脚石,只要我们能够好好地利用,自会有我们的好处!”尔朱荣淡然道。

  “对了。不如让绝情去将莫折大提来了那岂不是一了百了?”尔十天佑提议道。

  尔来荣不由得把目光投向金蛊神魔田新球,金蛊神魔爽朗地一笑,道:“一切全听大宗主的吩咐!”

  “湖杀死莫折大提那自是好事,但想杀他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不说莫折大提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高手,而他身边更是高手如云,兼且身在军中,想杀掉他的确不易,就是我亲自出手,都无望在五招之内取他性命,但若要除去他,一招都不能够有失,否则只能够打草惊蛇!”尔来荣淡然遭。

  “那绝情去不也是毫无用处吗?”尔十天佑疑惑地问道。

  “试一下总会好些,以绝情的武功,就算杀不了他,全身而退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尔十荣肯定地道。

  “哪就由绝情自己去想办法吧!”金蛊神魔田新球得意地笑道。

  “绝情自己想办法?”尔朱荣疑惑地问道。

  “不错,绝情并不会比任何正常人笨,除了他的脑部指今神筋受损之外。其它一切都与常人无异,相信大宗主听说过禁风其人吧?”金蛊神魔田新球得意地道。

  “当然听说过,传说这年轻人无论是智计,还是武功都已经被天下武林。公认为一等一之人,更隐隐有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势头。只不过在一年前大柳塔战役后,江湖之中再也没有传出关于他的消息。难道这绝情会跟他有关系?”尔朱荣疑问道。

  “大哥有所不知,这绝情其实禁风,只因为大哥这一年多来一直闭关修练,一出来又被朝中招去所以小弟才没有对大哥讲明而已。”尔米天佑高兴地道。

  “峨,这绝情就是那震动朝野的革风?难怪如此年青便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学功底,我还是在上京之时听到有关他的事,却想不到出关的第一次出手便是与这个轰动江湖的小子交上了、哈哈哈——田宗主可真是有办法呀!”尔东荣诧异而又转为欢悦地道。

  “这还是三当家出力不少呀,否则,我哪能够得到如此好的毒人材料呢?说真的,这小子的武功和智计的确高人一等,破六韩拔陵屡屡栽在他的手中,就连那冷做无比的卫可孤和狡猾无比的鲜于修礼都在他的手中惨败过、他的真实武功本已与破六韩拔陵等人不相上下,但在变成毒人之后,武功又陡曾数倍,才会成为今日这种局面,但却只是一个杀人的工具而已!”金蛊神魔田新球极为兴奋地道。

  “那四宗主可曾想过再炼出几个资质较高的毒人呢?”尔来荣似乎有些意味深长地问道。

  田新球心中一震。却极为轻松地笑了笑道:“这炼制毒人并不是一件易事,眼前的绝情,虽然我花了八个多月时日,但仍未能将他完全驯服,甚至使我有些心力瞧碑之感,哪还有心思再炼制下一个毒人呢?”

  “哦,那是怎么回事?”尔来荣惊奇地问道,神情之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金蛊神魔苦涩一笑道:“都是自己人,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这个绝情虽然很听话,也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可是当我没有在他身边之时,他潜在的本性会占据他神经和思维的主要部分,也就是说,他在没有受到命令之时,会成为一个善良而心慈手软之人,甚至比他十成毒人之前的蔡风更为心慈手软,几乎是将至善的一面发挥出了六七成!”

  “这是为什么?”尔来荣也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是因为他身具一种佛门极为深奥莫测的神功。当我将他折磨得意志完全崩溃之时,虽然我及时灌输了我的意念,可这种佛门的神功却也在这种时刻发挥了最大的功效,竟将他本性善良的一面极尽激发,反而具有一个悲天怜人的修行者之心性。后来,我只得以药物和魔功压抑他的佛性,本想混灭他的善良,可是我始终无法完全驱除那一点本性。因为佛性已与他的精神合为一体,除非让他死一次。否则,他不可能混灭那潜在的意志。因此,让他身系魔佛两性是我这次炼制毒人的失败之处,也是我未曾想到的结局。”金蛊神魔田新球苦涩一笑道。

  “竟会有这般奇功?那这样会有带来什么后果呢?”尔朱荣忍不住问道。

  “他身兼魔佛两性,对我们行事并没有什么妨碍,只要我给他下达一个命令,那他在执行这个命令之时,会是个活生生的属王,不择手段,凶悍绝伦。可若是我不给他下达命令之时,他就会表现出佛性的那一面,悲天怜人,不忍杀生,也就是毒人的弱点,也很可能就是在这一点之上毁去他自己。因此。如今的绝情虽然是千古以来,毒人史上最好的一个,可仍然不是最完美的一个。”金蛊神魔并未隐瞒地道。

  尔朱荣和尔十天佑见金蛊神魔毫不隐瞒地讲出毒人的弱点,心下自是欢快异常、因为这正证明金蛊神魔诚

  意与他们全作,若是尔来荣再有怀疑,那岂不是对不住四新球的一片诚意了?不由问道:“那四宗主对绝情刺杀莫折大提可有把握?”

  “对付莫折大提应该不会有问题,只是没有我在身边,只怕节外生枝多添烦恼是难免的、但我相信绝惰绝对可以割下英折大提的脑袋!”金蛊神魔自信地道。

  “好,既然四宗主如此看好这绝情,那便让绝情去完成这个任务吧,我在近几日仍要去平城与李崇交换文书,需将那些兵士重组一次,使他们更具战斗力。三弟不要忘了,我们需要招收一批属于自己的真正实力,这些事情便由你与二弟去安排。此次我更要带同兆儿去见见世面,四宗主若不介意,不如便在神池堡暂时住下,可以对我们剑宗的武学指点指点。”

  尔来荣悠然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一听大喜,不由得感激道:“谢谢大宗主的不弃!”

  “哈哈哈——四宗主何必如此说呢?自此。我们便真的是一家人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去努力,又分什么彼此呢?”尔朱荣爽声笑道。

  “不错,田宗主今后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咱们不必说什么两家话!”尔十天佑附和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何尝不知道对方是想利用他的毒术与毒人,但他更想去了解剑宗的高深武学,因为他师父曾经说过,数字之中,只数剑宗的武功最为深奥,而且还拥有属门至高宝典《天宽册)}十册之中的四册梵文经书、这对于一个熟知魔门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诱惑、数百年来厦门中人虽然高手辈出,但之后谁也无法参透十卷《天魔册)}之上记载的魔门最高武学“道心种魔大法”。传说只有属门创派始祖一人练成而身登天国,但之后谁也无法悟透其中的奥密,这一刻尔干荣竟请他共学剑宗武功,岂能叫他不兴奋呢?

  凌通依然极早地爬起来,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他仍未能盼得禁风归来,也未曾等到凌能丽的出现。可他隐隐觉得。他们终会有出现的一天。不过,此次他上山守望并不只是为了盼望军风的归来。而是去迎接一个人的挑战。

  这一年多来,凌通的个头长得极快,看上去竟似有十五六岁的模样,整个人更似充满了小豹子一般的活力。

  村中之人看着凌通的变化,望着这小孩由不懂事的顽皮,变成了让人无法测度的深透,凌跃夫妻看在眼中,喜在心头。

  村中人没有盼回蔡风和凌能丽,也没有人会忘记蔡风和凌能丽,凌通便似乎成了他们的影子,即使凌通不似他们的影子,这些人也无法忘记凌能丽。特别是年轻人,从杨鸿之以下,没有人会不怀念凌能丽,也更加憎恨蔡风。因此,想忘掉两个人是很3口e的一件事情。

  但村中之人今年却发现了一件极为异样的事,那是清明之时,有人看见在凌伯夫妇的墓前竟烧有很多纸钱。

  这是谁干的呢?村中之人全都充满了疑惑,但猜测归猜测,并没有人想到其它,只是稍稍惊异而已,凌伯的墓地经常有人去打扫,那就是凌跃夫妻,村中之人都只道凌伯与凌跃两人是兄弟关系,可凌跃却深深地感到主人的大义,只可惜凌伯死了,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愧疚的阴影,所以他们对凌通的成长感到极为高兴。

  凌通很快便到达了山顶,这一年多来,他几乎已经把这个山顶之上的大小树木经!乡及光了,唯剩下一株株满目疮疾的木桩,静静地立着。

  凌通坐于一株比较大的木柱之顶,进入一种禅定的状态之时,那条猎狗才出现在山下那转角之处。这一段日子,猎狗的脚力再也无法与凌通相比了,算起来,却也有那蒙面人的功劳在其中。

  这一年多来,凌通没有一刻放松过练功,那种刻苦的劲头,就是连那蒙面人也大感惊讶,凌通进步之神速也超出了蒙面人的想象,虽然那蒙面人并不是每天都来。有时候十天半月才来一次,有时候却是三两天便会来一次,似乎凌通每一天都会有一个进步,每一天都会让人有新的惊讶?——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三幅
4.三个好朋友,手拉着手,高高兴兴地上幼儿园去了。
三字经100
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一个女人
因嫁给同性恋而含羞自杀的薄命皇后
诸葛亮为何要在华容道放走曹操
风流天子召妓入宫
孙权后宫揭秘 选美女罪犯为妻并立为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