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主宰死亡

第六章 主宰死亡

时间:2014/10/11 19:12:33  点击:1967 次
  “我曾说过,他不会比鲜于修文好多少。”蔡风像是主宰生死的判官一样,冷漠地道。

  “好!”‘’时曝!——”

  ’‘老毕——”几人一齐悲呼,禁不住全都抓住毕不胜颤抖的躯体,眼中的泪不自觉地滑落出来。毕不胜竟然自己废了自己的武功。

  “我跟你拼了!”巴哈一声狂吼,手中的大刀着一道光向蔡风劈去。

  “巴喀——”毕不胜有些虚弱地一声惨呼,那无力的手轻轻一带巴啃的衣角,却毫无作用,哪里可以能阻止得了他的去势?“巴唯——”土门花扑鲁也娇叱道,但谁也来不及阻止巴叹的动作。

  蔡风的脸色依然极为平静,就像是在看风景一般。对于巴唱的学动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

  巴鲁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杀机,像一只粗暴的野兽,似乎连自己的生命都根本不在乎了。这一刀的气势极烈,几乎将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杀机全都融入了这一刀之中。

  刀越来越近,但蔡风依然无动于衷,只是风中的风在极为自然地轻摆着,是那般优雅,那般宁静。五尺——四尺——三尺一一便在这一刻,地上的黄沙发生了一点变故!

  只一点点而已,那本来流动飞扬的黄沙之中,突然多出了一双手,一双极为精巧,却又极为有力的双手。这双手出来得极为及时,便像是早就算准了巴哈在这一刻这个时候会行到这里一般!

  “碰——”便在巴唱的刀距蔡风不到两尺的时候,那一双手便己经与巴嗜的腿相遇。

  蔡凤的眼睛都未曾眨一下,土门花扑鲁却一声惊呼,但她还未来得及呼出声来。

  黄沙却在刹那之间如海上扬起的巨浪,‘它卜一一”地一声暴响。

  巴唱一声问哼,整个身子便像是一颗沙漠中的淘沙,向空中弹射而起,同时空中更有一道黑影,也跟着冲天而起。“呀__"“哇——一声惨哼,那道黑影,在漫天黄沙之中奇迹般地追上巴唱那硕大的躯体。一脚重重地踢在巴哈的腰间。空中飞洒出一片红霞。巴嘈在全无反抗的情况之下狂喷出一口鲜血,像西边那惨红的夕阳。“巴唱——”数声惊呼,土门花扑鲁与突飞惊若两只大鸟一般向空中飞坠的巴鲁迎去。”噗——”土门花扑鲁与突飞惊两人竟接了个空,巴瞎的身形横着直飞出近四大才重重地落在黄沙之上,黄沙很快便掩埋了他的血迹。“巴嘎——”几人来不及看那正从天空之中冉冉而降的人一眼,全都向巴唱扑了过去。

  “咳——咳——”巴唱咳出两大口鲜血,神情极为萎顿。

  土门花扑鲁忙扶起巴唱,急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了?”

  毕不胜苍白的容颜上泛起一阵激红,用颤抖的声音道:“你——你不是说过不伤害他们的吗?”蔡风冷漠地一笑,道:‘我是没有伤他们的意思,但他却要杀我,这是另一回事,留下他一命。这已经是够仁慈的了,若不是看在他是一条热血汉子,是因为友情而愤怒得出手的话,恐怕此刻他已经是两段,而不是你所见到的可以说话的人了2”从空中冉冉降下的人,正是长生,只见他一脸冰冷,便是任何东西都难以烤化的坚冰。

  “这只是一个警告,人不能只凭着一时冲动便可以贸然行事,所有的事情都要用脑子去考虑,一个莽夫是成不了事的。既然你们已占有了这个机会,便要好好地珍惜,若是谁还想要试一试的话,不妨先从我的手底下过去2”长生神情中有一丝淡漠地道。土门花扑鲁恨恨地瞪了长生一眼,那几人目中也全都充满了愤怒;但他们心中亦暗惊长生的武功。巴哈的武功本不差,而在长生手下却着纸套一般毫无动作被击倒,虽然事出有些突然;可刚才长生所露出的那一手轻功,便足以中所有人为之震慑。长生静立时的那种气势虽不若革风那般有霸气,但那一派高手的风范,却是谁也不能否认的。特别是那充满灵性与野性的眼晴;更具有一种慑人的魔力。巴哈眼中尽是痛苦与愤怒,但却无可奈何,他根本就无法再有动手的能力,而蔡风的身边像长生这种神秘的高手不知道还有多少,若是蔡风要杀死他们七人的话,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动手,只要有两个如长生这般身手便足以收拾他们了、他们从开始到结束,根本就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本钱,蔡风能给他们选择的条件,已经是极给他们的机会了,但这个机会,他们能感激蔡风吗?但是这又能恨蔡风吗?这本是一件极为头大的事,恩怨本就极为难以分清。

  蔡凤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淡漠地道:“我本不想伤害任何人,但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恨谁的理由都没有,但若你们要怪我,我也无所谓!”土门花扑鲁望了蔡风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那公子现在可否讲出合作的方法呢?”蔡风向长生打了一个眼色,长生极为利落地将鲜于修文的躯体抛开,蔡风这才开口道:“其实也很简单,你们并不需要出多大的力,不如我们到帐篷之中细谈吧。”长生以极为熟练的手法编织好帐篷,才转身过来,对扶着毕不胜的突飞惊淡漠地道:“请把他交给我2”突飞惊眼中射出无比愤怒的神色,有些悲哀地望了毕不胜一眼,但并没有放手的意思O毕不胜有些情然地道:‘你放开我,让我跟他们一起去,不必为我难过,只要你能为我好好地照顾依阿娜和阿雁,我便心愿已了!”突飞惊与土门花扑普及众人不由得悲从中来,但眼下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情。

  长生伸手将毕不胜一提,偌大的躯体,便像是一片鹅毛般离地而起。

  “你怎能这样对他?”土门花扑鲁气得粉面煞白地怒声道。

  长生扭头淡漠地道:“这已经是对他最仁慈的做法了,当初你们杀死那老人的时候,可曾让他痛快地留下遗言?你可曾在抓走凌姑娘之时想过他的心情?”说着,并不理会几人的表情,提着毕不胜大步而去。禁风扫了剩下的六人一眼,淡漠地道:“这件事情所牵连极广;我不想让大多的人知道,你们之中最好先只能有一个人知道,在这里我相信的便是土门姑b巳因此,只能相烦几位在外面相候了厂“你想要什么诡计?”突飞惊愤怒地吼道,同时禁不住扭头望了脸色有些难看的土门花扑鲁一眼,其余几人的神色也极为难看。“’对你们,我没有必要耍任何诡计,若说得不好听一些。人绝对不会对小蚂蚁有什么诡计,那是因为大不值得厂率风毫不客气地道。六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堪,虽然这是事实,可谁也难以接受这种露骨的说法,这几乎有些近乎污辱之意。土rl花扑鲁望了众人一眼,深深地吸了一D气,冷漠而又似乎有些矛盾地道:“你为什么只相信我?”蔡风哑然一笑,有些傲然地道:”因为我很难相信一个莽夫【”

  几人不由得一呆,蔡风的回答的确干脆,但也将几人全都骂了,虽然几AR不服气,却是无可奈何之事。土门花扑鲁不由得望了众人一眼,咬了咬牙道:“好,我跟你去!”

  蔡风极为欣赏地转身向帐篷中走去,但眼角间不经意地又流露出一丝忧郁之色。

  凸△△△△凸△△△“我们也该去了!”烦难睁开那似空洞又似有无限深远的眸子,平静得没有半丝杂音地道。蔡伤似从梦中悠然醒来,眼神中似乎多了几许伤感,几许无奈、因为他知道,这一去,将会再也难见到这如慈父般养育了他多年的师父、但他却知道,追求天道,超越轮回,却是每个武人都梦寐以求之事,他不可能阻止得了这三十年之约,他也没有这个能力!“痴儿!”烦难大师微微有些叹息地柔声道。

  蔡伤的心神微微一震,露出一丝极为苦涩的笑容,道:“徒儿始终无法悟得天道之真,看不破轮回之劫,真是有愧师父这么多年来的教导、”“哈哈哈——”佛陀淡淡笑道:‘涧世间,何为精?何为义?何为你我?何为生死?何为佛?一切自心起,天心为心,人心为心,道心为心,佛心亦为心,情心自还是心,无心则无天、无道、无佛、无情、无人、无我!有心则天在外,佛在外,道在外,情亦在外、便看不透自己,看不明世理,嚣乱只因外物,殊不知缘起自心。师侄,你是看不透自己,才无法看清天,认清地,更无法自尘缘的‘惰’字之中走出来。因此,价格不通天道,看不破轮回之劫早在情理之中【”烦难不由得微微颔首,却不再言语,而蔡伤却似有所悟。但却仍是有些迷惑。”我们是该走了,天痴早已启程。恐怕他会比我们更早到一步2”佛陀浅笑道。

  “师父——”累伤欲言又上,有些不舍地望了望烦难。

  烦难扭过那深埋着海,又空洞如天的眸子,露出一丝慈祥而宁和的笑意,道:“一切随缘,万事不可勉强。为师今日之去,是天意之使,也是为师之幸,吾徒不必挂碍,你上线未尽,但慧根仍深,只要时机一到,你有机会与为师聚于轮回之外。只是为师要奉劝你,若是陷情太深,恐怕,你这一世永远也无法知晓天道之意!”蔡伤目中神芒尽致,似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低应道:“师父,我——”

  “你什么都不必说,为师早已明了,这是定数,虽然你是我的弟子,但并非佛门中人,为师并不怪你,但是今后,你要小心,可能会因此而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但这也是天意的使然,为师也只能顺应天意而行一一好了,我们也该起程了——”烦难大师说着微微欠身而起,若一阵轻风一般向门外行去。△凸△△△面面△△帐外的黄沙依然无情地翻转而行,但帐内已感觉不到北风的寒冰。

  蔡风将风衣向一根突起的钩子上一挂,露出一种魔豹般冲满力感和野性的身材,在紧裹的劲装之中,似蕴藏着一种不可测的神秘。土门花扑鲁的眼神微亮,但只是一刹那,瞬间即变得极为冷沉,似是置于冰山之顶的寒玉,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恁力!蔡风扭过头来,显得微微有些讶然,但并没有过分的表情,只是有些冷然地道:“何不坐下来,今日,我想应该没有赶路的必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便是今日不赶路,我也不想呆在你的怅中!”土门花扑鲁极不客气地道,神色之间多了一份坚决。“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我们便没有合作的必要!”蔡风也显得极为平静地道。

  土门花扑鲁眼中显出一丝怒意,惊问道:“这与我们合作有关系吗?”

  蔡风冷冷地望着她,像是在打量一只猎物一般,仔细认真,那逼人的目光若冷电一般突破空间,自土门花扑鲁的心间流过。土门花扑鲁禁不住微微退了两步,有些惧意地盯着蔡风。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你想干什么?”蔡风漠然道:“我只是想看看你与外面的那些下三流角色有什么分别,是不是高估你了、”“’你——”土门花扑鲁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污辱一般,脸色煞白地呼道,却没有办法说完这一句话。蔡风并不再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漠然地继续道:“任何合作都必须有诚意,更何况这一次所关事大,所牵连到的问题绝不是你们妇人之辈所能想象的,这更须要诚意,若是你连这最起码的诚意都没有,那这件事便不谈也罢。本来还当你是有勇有谋之辈,我可以抛开仇怨为大局着想,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妇人之心,如何能担如此重务?”土门花扑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却不得不承认蔡风所说的有理。便只好依言向一个角落静静地坐了下去,眼睛里有一丝矛盾而凄迷的神采。蔡风并没有征服者的欢快。反而现出一丝凝重与伤感。轻扫了上门花扑鲁那充满野性却又美艳的脸容一眼,又仰头注视着帐顶,吸了一口气,凝重地问道:“你想不想让你们的族人摆脱柔然人的控制?”

  土rl花扑鲁一呆。有些不解地道:“我当然希望如此,难道你有这个能力?”

  禁风哑然,但又转为冷漠地道:“你似乎不像一个杀手,连这么一点耐心也没有,简直是不配做一名杀手【”土门花扑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冷笑地回敬道:“不要忘了,你差点便死在我的刀下!”“不会再有下一次!”蔡风极为肯定地道,同时眉宇间闪出一丝今人难以察觉的乐意。

  “谁都是这么想;但事实往往会与想法有一个难以修补的距离9”土门花十鲁悠然道。

  “好,我们以后再看便知道,今日,我不想谈我们之间的怨隙,那对你、对我都绝对不会有好处。”蔡风冷漠地道。土门花扑鲁不再言语。

  蔡风这才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是土门巴扑鲁的女儿,突厥的大公主,因此,在你们的族中应该可以有进言的机会,我自然没有能力让你们突厥人完全摆脱柔然王阿那壤的控制,但是破六韩拔陵有!”’‘破六韩拔陵?”土门花扑鲁更有些不明白地反问道。

  “不错,破六韩拔陵有这个能力!”蔡风肯定地道。

  上11花扑鲁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觉得禁风的合作问题变得极为有趣,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似乎对蔡风有一种极为信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给她留下的那种神秘不可测的印象太深刻了,让她觉得世间似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蔡风。“你是不是认为我是在说疯话、说废话?”蔡风若鹰隼的眼睛一瞬不移地盯着土门花扑鲁的眼睛问道_土rl花十鲁禁不住感觉到脸有些烫,不自觉地垂下头以避开蔡风可以灼伤皮肤的目光,低声道:“不,我没有这么认为,虽然我不知道这与我们的合作有什么联系,但想来,你定有深意、”蔡风眼神微松,口气变得舒缓了一些,又似乎有些欣慰地道:“算我没有看错人9”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认为破六韩拔陵有呢?而就算破六韩拔陵有这个能力,他又如何肯助我的族人呢?”土门花扑鲁有些不解地问道,有些凝惑而迷茫地望着蔡风。“这便是我们今日合作的重要所在。”蔡风自信而又有些神秘地道。

  土门花十鲁眼中也射出了几缕狂热,或许是因为蔡凤的自信使她感染到了希望。

  “你似乎很有信心?”土门花扑鲁俏脸缓和了很多,问道。

  “我蔡风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信心,若是没有信心的事,便干脆不去做!”蔡风神采飞扬地道。“只是我仍然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高招,能让被六韩拔陵助我族人一臂之力!”土门花扑鲁毫不作伪地道——
 

 
分享到:
三字经84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望天门山
大胆拒绝皇帝求婚的明朝第一美女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七幅
古代官府如何解决怀孕女死刑犯
故宫秘史:花季宫女为何要勒死嘉靖帝
二战之前欧美女人为何不敢穿裤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