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远赴嵩山

第六章 远赴嵩山

时间:2014/10/10 19:59:57  点击:2323 次
  蔡风便是葛荣不想他死的人,那柄力的对身仍深深地留在他的体内,没有人敢投出来,谁都知道技出这柄短刀的后果是怎样的,谁都明白不拔这柄对子结果也绝对不会好到哪儿去,只不过那个过程似乎要漫长一些而已。

  很多人都盼望奇迹,很多人都知道过程漫长一些等得奇迹的机车便大一些所以很多人都在骗自己。

  葛荣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自己编自己的人,但他这次却不得不骗一回自己,因为他实在不忍心里着他的师侄死去,的确不愿意,他从小与他师兄蔡伤一起长大,而禁伤对他更亲手兄长都是出身。这使他与蔡伤之间的感情更深,而禁风是他亲哥哥一般的师兄惟一的爱子,这么多年来,他师见只是为了让这么一个儿子成长,可这一刻却又要死去。他心中的伤痛并不会比禁风好多少。

  ’‘游四,你能不能够把那几个蒙面人的形态画下来,你说的那个女杀手的面目,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轮夙”葛荣向身边的那个极年轻的人道。

  那年轻人自信地道:“如果庄主你要的话,后天便可以给你八张人像。’“艰好,郑老爷子可知道鲜于代表什么?”葛荣向那须发皆白的老者问这“喻老朽之见,这应该是代表一个人。”那须发皆白的老者思索了一会儿道。

  “郑老看看鲜于修和这个人像不像呢?”葛荣淡漠中布满亲意地问道。

  “鲜于修和?”那老者反问这“噶庄主所言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前几口村寨主不是向庄主说到草公子想查鲜于修礼这个人吗?还说差一点死在这个人的手中,我想这个人权有可能便是蔡公子血衣所写的鲜于两字。”另外一个老者附和道。

  “鲜于修礼,的确很,我倒真要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葛荣根声道。

  “这事要不要禀如蔡老爷子?”那白发老者问道。

  “这事迟早会让我师兄知道的,我们也不必隐瞒他”葛荣叹了日气道。

  “哎呀!”那本来是紧闭的房门突然拉开,一位客颇有些慌忙的老者沉重地行了出来。

  “老三,怎么样?”那白发老者总问道,葛荣与另一位老者神色也极为紧张地等待着那容颜推怦的老者回答。

  那老者望了众人一眼,一胜无奈之色地道:“我尽力了,但车公子伤得的确太重,我无能为力,只能以内劲暂时缓住他的心肝,不至——”说到这里那老者声音夏然而上。

  “难道世间便没有可以治好他伤势的与晋”葛荣急切地问道。

  那老者似乎也极不忍心地苦涩一笑道:“我不知道,若是有万年人多工、仙丹之类的或许可以换回他一口气,但这却似乎是荒谬之忧”

  “万年人参王、仙丹!”甚荣禁不住激激地呆住了,这的确是权虚缈的说法,世间哪有什么万年人参王、仙丹?

  “听说南朝的陶弘景大师正在冶炼一炉呼r天回气开”,却不知道这丹是否可以一说”

  那白发老者提醒道。

  “喇、天回气丹?”葛菜问道。

  “吓错,陶弘景大师曾得到两百多年前葛洪大师的(神仙传冷,而至炼丹之水直追当年葛洪大师,可谓当世医道第一人。”那满面樵怀的老者解说道。

  “哪陶大师住在梁朝哪里呢?”葛兼国光之中充满了一丝希望问这“这个我们却不知曾闻蔡老爷子当年游历天下,相信他可能知道陶大师隐居之地,但那叫、天回气开’是否使能够医好蔡公子仍是一个问号。”那白发老者有些担心地道。

  “无论能否治好都必须试一试,不试如何知道能否医好呢!二菜果决地道。

  门聘算公子却不知道是否可以撑得了那么久。”

  那满面推悻之色的老者有些担心地道。

  葛荣的J心头不兼做凉。的确,革风所受的伤如此之重,是否能够撑到他找回到那狲无回气丹”的日子似的确没有人敢保证。

  “那他最多可以挨过多少天?”葛兼有些怆然地道。

  那推悻的老者叹了口气造:“着是以药治的话,蔡公子最多只可以支持五天,那已经是一个最大的限度,还得他的意志坚强,不过,去是以本身的美元助他缓住心脉的话,不断地为他体内注入生机,再附以药物相厂明作过,取少则以又行三卞五大。但那运动者至少要损耗两成的功力。

  “三十五天,三十五天!”石荣口中南南地念道,目光之中却充满着无车与伤感。

  的确,从这里到南方梁朝,便是快马也要十七八日,而这在近两趟便需要三十五日,这之中还是不计换马,若是再加上寻找革伤,蔡伤再去寻人,这个过程至少又要用上五六日。

  这种计算之法,在三十五日之内如何可以赶回。_。:。”我师任可否坐在马车之上?。葛荣问道。

  “坐马车?”ltte者禁不住一惊,同声问道。

  “不错,我们便带着他一起去求丹。”葛荣坚决地道。

  那满面推悻地老者做做沉吟道:“若是乘马车的话,那一路的顾簸,蔡公子最多可以支持三十天左右。

  “那就好,请郑老为我准备一辆铺满棉絮的马车,我要带着他一起去寻陶大师求升!”

  葛菜园中又充满希望道。

  “葛庄主的确是义薄云天,小老地也跟着葛庄主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推悻的老者感叹道。

  “学扬马上就去备马车、”那白发老者毫不犹豫地说道,说完立刻转身而去。

  丛A乙A丛丛丛丛A“你找谁?”胡府后院的爿】拉开一条缝隙,那双锐利的眼睛里看葛荣,冷冷地问道。

  “你快去通知你们大人,便说冀州葛兼有事求见1”葛荣汉声应通,声音之中却有几丝做做的焦灼之意……一矿“你仍兼?”那人冷冷地打量了葛弟几眼,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似乎并不知道葛荣是谁。

  葛荣心中激怒,目光之中筹芒暴射,若两辆锋利无比的冰刀一般深深地插入那开门者的心日,那人禁不住打个寒颤。

  “叫你去通知你们大人,有这么学吗?”葛荣做怒道。

  那人禁不住一呆,却想不到葛荣居然如此火爆,才不过一句话便如此凶,但他却为葛荣的气势所摄,虽然。他并没有听说葛荣这个人的名字,但他见过的大人物却绝不少,葛荣那种激怒的架式,那种逼人的气势却MMJtoj+WMmpJH口知那似与生俱来的高手气势绝对不是可以装出来的,他们的眼睛很充,虽不明白葛荣为什么走后门而进。但他却不敢再问葛荣的话,只得极为不快地望了一下大门外那辆豪华无比的马车,冷冷地道:“你等着!”说完就要关门。

  葛荣心头一阵冷笑道:“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若是因为你退了误了大事、你们大人斩下你的脑袋可就不关我的事了。”、。》工那几行头一紧。脸上出现一片很怒之合。但他的确被这一句话给震住了,对方的神态,与杆秤)穿着都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他的确不敢怠慢,忙急急地关上门,迅速向府内跑去,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还是宁可言其有而别信其无。

  凸AA座座A面已选后院的大闩很快便被拉开,前后却只不过半注香的l问,但对于焦虑地等在门外的葛荣来说却是一个极为g长的过程。

  葛荣目光之中精芒暴射,盯着那大步迎出的一排80人,其中走在前面的一个头发微微有些花白的老者打量了葛荣一眼,抱拳笑道:‘支位想必便是闻名河北的葛荣葛庄主了。”

  “不敢当,想必你便是当前是奥胡益大入了。”葛荣淡淡一还扎道。

  “正是,不知葛庄主找我有何事?”胡益疑惑地打量了那豪华的马车一眼,疑问道。

  葛莱里了他身后的那一排入一眼,淡淡地道:“我要找一个人。”

  \顷部,个人?”胡益反问这“不错,我来向胡大人打听一下一个人的下落。”

  葛荣政日问道。

  胡孟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当然听说过葛荣的名字,也知道葛荣的厉害之处。这一到听说只不过是问一下一个人的下落而己,自然微微松了一日气,问道:“不知葛庄主要找谁呢?”

  ’俄师兄率伤!”葛茉淡漠地问这“价师兄是真伤?”胡益一惊,连立在他身后的一排人也都大吃一惊,他们很少听说蔡伤会有一个师弟,连胡益也是首次听到。

  “不错,我希望胡大人能告之我,我师兄的下落,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找他,有人说胡大人可能知道他的下落,所以我才这样冒昧来问,还望大人见该。”葛荣急急地道。

  胡益有些惊讶,淡然道:‘俄并不知道他的下落,不过可能月会有人知道,不若先请葛庄主进府坐着喝杯茶,我立刻派人去问可好。”

  葛荣望了胡益一眼,目光微微扫了他身后家将一眼。果决地道:“那好吧,我车里还有两位朋友。可否也将马车赶入府内?——。(扒一“没有问题【”胡孟豪爽地应遵。说着甲常人将大门全部拉开、翼””

  葛荣反身向那车夫打了个招呼,那车夫立刻“驾”

  地一声,驱者几匹健马奔入院九“我便在这院子之中等候大人的消息好了,只愿大人能够快一点O”葛荣神情做做有些樵悻地向胡益抱拳道。

  胡孟望了那马车一眼,又望了葛荣那有些焦躁、推悻但却绝对有气势的脸一眼,点点头道:‘慨然葛庄主这样说,那我也就不勉强,我这就立刻派人去民”

  “市劳了。”葛荣做做抱拳客气地追“我家大人请你到桂花接一议。”一名极为儒雅的汉子走过来。对葛荣极为恭敬地道。

  “桂花接?”葛荣不由得绝了身后那马车一眼,疑问道。

  “诺是葛庄主认为不方便的话,可卜a人把马车也赶到桂花楼之下。”那汉子及道。

  “请带路【”葛荣微微一抱拳,客气地道。

  也已面”A丛丛丛丛A『”建。

  桂化单调,楼却耸立得极为雅致。那枯枝斜挺带有一种高贵的风韵,北民做酒,几只寒鸦栖落树枝,做显出严冬的凄凉。

  马车的驰人惊起了军鸦,却并没有损去桂圆的情调。

  “大人便在楼上等着葛在五。”那汉子恭敬地道,葛荣斜望了那汉子一眼,道了声谢,便大步向楼上行去。

  胡孟立刻迎了出来,赔笑道:“不知葛庄主便是革兄弟的同门师弟,怠慢之处请见谅。
 

 
分享到: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合影
汉朝给皇帝当“二奶”为何结局都悲惨
十跪父母恩3
后排高个为与婉容皇后通奸的李越亭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三幅
历史上背着皇帝与情人偷情的4名皇后
孟婆汤2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