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十章 佛心不悟

第十章 佛心不悟

时间:2014/10/10 19:49:23  点击:2487 次
  少室山,山村依然那般恬静,雪花并不很大,却更添了几分宁静与安详。

  暮毒和晨钟平添了几许空寂与超然的气息,山风似乎不小,那些细细的雪花。在飘浇的过程之中舞起一阵美丽的弧线。天色已经快晚了,但在山道上依然有人在缓缓地行走,那般深沉,那般雄健。

  不是和尚,少林寺的和尚大树已经都在做晚课了,山11也快要关上了,但这却是一个上山的人。一袭淡青色的长袍,一顶大毡笠,极为朴素,却绝不会是樵夫,虽然极为朴素的一身打扮,却显出一种儒雅而恬静、安详的气息,便像是根本就不在乎身边的一切,那般淡然超脱。明舞清雪,黯云天山色,风扬路客醉眼,一袭长衫傲寒立,谁是归人?谁是路客?

  踩万山尽处,不是穷尽天涯路,暮苍茫长歌笑红尘,一世豪强昔日梦,到老日,始知梅香何处,到老时,始知梅香何处!哈哈一一”那行人吟罢,却淡然长笑。声音清越优扬,在空寂的山林之中淡然回荡。

  “阿弥陀佛”一句佛号遥遥传来,道:“施主真是大彻大悟,佛心深厚禅意如机呀。”

  那行人悠然止步,朗声笑道:“不知是哪位大师法驾,真是献丑了。”

  “哈哈哈——”一阵极爽朗的笑意自山路转角处传来,一位高大的和尚缓步现出身来,道:‘’贫僧戒场迎候施主多时了。”那行人讶然打量了那和尚一眼,淡笑道:“大师怎知蔡伤今日定来呢?”

  戒痴和尚嘴角露出一丝虔诚的笑意,道:’贫僧何来如此法眼,是饭难大师吩咐贫僧前来迎接,大师果然住眼无差;贫俗不知何日才能有此佛法。”那行人正是离开阳邑的蔡伤,不由得一愣,但瞬即淡然笑道:“我师尊他老人家可还好?”戒痴敬月响道:“大师佛法无边,身体自然硬朗,每日与佛陀谈论佛道,恐己悟天地之造化。”蔡伤眼中闪出一丝欣慰,淡然道:“那请大师带路,让我一见师尊吧。”

  戒痴双手合十,低念一声佛号,恬静地道:“大师正在闭关参悟佛义,恐今日无法出关,还得让施主再休歇一段时日。待大师出关之后再行相见。”“师尊他什么时候入关呢?”蔡伤淡然问道,说着跟在戒痴身后缓步而行。

  “大师昨日入关,入关之前,告之贫僧施主可能会在近日赶到,叫贫憎予以接引,大师曾说这次入关只不过需要三五天左右,请施主放心。”戒场淡淡地道。“哦,那便请大师好了。”蔡伤谈谈地应遵。

  “还有一位老施主想见施主,不知施主愿不愿见?”戒痴突然一转话题道。

  蔡伤一愣,讨然问道:“不知道哪位施主?现在在何处呢?”

  “施主愿意见他?”戒痴扭头问道。

  “见与不见只在心中,佛有渡众生的责任,既然对方要见我,我岂能推脱,能推脱的不是他要见我的心、。蔡伤淡然道。“是贫僧入俗了。”戒痴谈谈笑道。

  “那位施主怎会知道我会来少林呢?”蔡伤做做有些惊讶地问道。

  ’‘这个贫僧也不知道,但这位施主已经在微寺呆了十数日,方丈师兄安排他住在客堂之中。”戒痴依然极为平静地道。蔡伤不由得一呆,却不知道是谁会在少林等了他十几日;对方怎会知道他一定会上少林呢?不由得在心中微微打了个突。少林寺始建于孝文帝之手,于公元四百九十五年落成,其规模极大,寺内的僧众极多,香火也还不错,如此乱世,或许真的只有这种佛家清静地才可以得以安宁。客房是在寺院的中间。

  享伤刚步入客堂的拱厅之时,便禁不住一声低呼道:“胡孟!”

  立在客堂之中正在赏花的老者微微一震,惊喜地转过身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望了蔡伤一眼,欢喜地道:“蔡兄弟果然会来这里。”

  蔡伤吸了口气,扭过头去,不再望那老者,只是淡淡地道:“胡兄来找我有何事?”

  胡孟不由得神色一黯,向蔡伤行了几步,与蔡伤并排地立着。

  “蔡施主,你的客房在东厢第四间,贫增便先行告退了。”戒痴淡淡地说了一声便退了出去,唯留下禁伤与胡孟静静地立在走廊之上“没有事我便不可以找你吗?”胡孟有些伤感地反问道。

  “你现在是大忙人,成了当朝的皇舅叔,仍有闲情来见我这山野草民吗?”蔡伤冷冷地道。“你仍然不肯原谅我吗?”胡孟黯然道。

  “我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蔡伤冷漠地道,眼神始终只是紧紧地盯着天空之中飘落的雪,心思似是延伸到很远很远。胡孟禁不住叹了口气,深深地望了望那冷漠的天空,吸了口凉气道:“是我妹妹叫我来找你。”“蔡伤早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蔡伤了,十八年前,那个蔡伤已经死去了,现在的蔡伤已经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了。”蔡伤吸了口气道。

  “但是她还没有变。”胡孟有些激动地道。

  蔡伤冷冷地‘哼”了一声道:“那是你的认为而已,就算她没有变,但她想找之人只不过是以前的事伤而已。”脸骗你自己!”胡孟扭头定定地盯在蔡伤的服胡孟脸色微微一变地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念及旧那!除空漂”

  军伤神色一点吸了口气,缓缓地伸出手接过几片雪花,有些淡漠地道:“她贵为太后,权倾天下,谁敢鄙视她,谁能让她受折磨?”这些年来,你以为她开心过吗?”胡孟责问地“这些能怪我吗?我只不过是一个江湖刀客,一个曾经的山贼草冠,我能够改变吗?你们胡家的事我能够大定吗?当初若不是你的决定,会是今日这个局势吗。宝是谁的错,是你,是你胡家的错、”蔡伤也有些激动胡孟不由得呆了一呆,便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长长地吁了口气,幽幽地道:”或许是我的错,这一切全都怪我,但秀玲是无罪的,这近二十年来,你可知道,她从来都没有一刻开心过,她总是觉得对不起你,她为什么会如此,全是因为她想为你报仇,扰乱朝政,借故排挤那些曾与你有隙的朝臣,更不断地寻求新的解脱,便是因为她的心中只有你,她试图借别人忘记你,但近二十年来,她做不到,也没做到,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明白她的心,所以她会叫我来找你。”蔡伤定定地望着远处的天幕。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己经大迟了吗?”

  “你仍没有忘记地,对不对?你不要再骗自己了、”胡孟毫不放松地道。

  蔡伤避开他的目光,幽幽地道:“那又怎样?我不能对不起雅儿,我更不能对不起我的儿子。”“你有儿子?”胡孟惊问道。

  “成为什么会没有儿子?”蔡伤有些微感欣慰地反问道。

  胡孟吸了口气,淡然笑道:贤是苍天郁民”

  “所以我只能说一切都己经晚了,其实从你将秀玲送入宫中的那一刻,一切便都只能是一场难醒的梦,根本就没有回头的余地、·’蔡伤似乎有些释怀地道。“哦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淡漠起来,但我却错了,不过,这一切也不能全怪我,你要知道,这并不是我可以做主的,还得由我这个家族做出的决定才算数,我只不过是一个持刀的人而已。”

  胡孟合然地道。“但这个持刀的人却不应该是你。”蔡住转口有些愤怒地望了胡孟一眼,又吸了口气道:“你既然当我是兄弟,便不应该在明知道在我与秀玲相爱之时,仍亲自将她送入宫中,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送她入宫,我都不会有话说,唯独你不行,因为你是她的兄长,是我曾经的兄弟。”胡孟避开蔡伤的目光,却不知道再如何开口,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软弱地道:“你要怎样对我都行,便是杀了我,我也绝对毫无怨言,因为这的确是我的错,但希望你不要将这之中的错也加到秀玲身上,好吗?”蔡伤冷哼一声,道:“你现在才知道错了吗?这个世上有些事并不是一句错便可以解决问题的,秀玲的今日是你一手造就的,我并没有怪她、”胡孟长长地吁了日气,又叹了叹,有些虚弱地道:“我现在才知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也明白了为什么秀玲会如此恨我,恨我这个家族的原因了,只可惜这的确是一个无法弥补的过错,这不能怪你,也不能怪秀玲,要怪只能怪自己,但你能不能够再去见她一面,算是我求求你,做为兄弟一场,一切的过错全都抛开,再去见见秀玲”蔡伤却不禁陷入了沉吟,心神恍若飞到极遥远极遥远的地方,那似是一个难以醒转的梦——“这里便是凌伯的家9”屋外传来了杨鸿之的话,接着便是杨鸿之的身影出现在屋内。

  “杨大哥有什么事吗?”凌能丽脆声问道。

  “城里凝府有人来找大伯。”杨鸿之应了声道。

  “找我有什么事吗?”凌伯从内屋走了出来,问道。

  “我不知道。”杨鸿之应了声。

  “哟,这位就是凌老先生吧,看你精神抖擞,印堂发亮,想来是近日有大喜临门了。”

  一个很尖细的声音也惊动了正在看医书的蔡风,不由得放下手中的书,扭头向外望了一眼,却见张涛与两个老者踏了进来,门外显然还另有手下,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说话的是一个于度的老头,一脸圆滑而精明之相。

  “一谢这位先生美言,我一个乡间的普通百姓,哪有什么大喜临门呢?不知先生找小老头有何贵手呢?”凌伯淡然问道。那两个老头禁不住同时扭头向凌能丽望了一眼,便像是在审视一件珍宝一般,只看得凌能丽心头有些发毛。那干瘦的老头这才干笑道:“我是蔚府管家蔚长寿、”说着又为身边的另一位老者介绍道:“这位是我府上的副总管蔚天庭。”

  “哦,原来是大管家与副总管光临寒舍。只是寒舍大过简陋,怠慢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凌伯有些惊讶地淡然道,随着又向一旁的凌能丽道:“还不为三位倒茶。”旋又落落大方地道:“三位请随便坐。”张涛惊惧和怨毒地望了蔡风一眼,大刺刺地坐下。

  凌伯悠悠地坐下,有些不解地问道:“大管家与副总管冒着严寒而至,只不知道是何事如此劳动大驾,有事差下人来一趟不就行了吗!”那干瘦的老头仰天打了个“哈哈”,望了凌能丽一眼,神秘兮兮地道:”我们来是为一件大喜事,也是一件大事,怎能差下人来呢?”凌伯一愣,有些不解地问道:“还请大管家明示,小老头不知道有何喜事,有何大事?”

  “嘿,老实跟你说吧,我听说贵家千金犹未出阁,而我家公子报仰慕贵家千金,这才特叫我两个老头冒寒而来,想结成这一段美满姻缘。”蔚长寿低笑道。”不错,贵家千金若是嫁到我们蔚家,将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而凌先生也可以安享晚年,这可不是大喜事吗?”

  蔚天庭也附和道。凌伯脸色微微一变,淡淡地一笑道:“小女年岁仍小,而又天生粗鄙,如何能够登得大雅之堂,恐怕大管家和副总管会要失望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凌先生一句话,我们便可以把这亲事给定下,其他的慢慢定会办妥。”周天庭淡淡地道。蔚长寿也望了凌能丽一眼,附和道:“年岁的确不是问题,大可再等一两年,而我看贵千金灵气逼人,秀丽端庄,想来绝对不会是粗鄙不登大雅之堂之人。”凌能丽端着茶走过来,却听得这番话,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将三杯茶十一下子全都洒在地上,只将空杯子端了回去。几个人不由得全都呆愣愣地望着凌能丽,场面弄得尤u也异常,蔡风却暗自得意。

  “丫头,怎么可以对客人如此不礼貌?还不快向几位客人道歉。”凌伯面色有些难堪地道。“嘿,不必,何必如此小题大作,今爱率真直性,的确是世间奇女子。”蔚长寿干笑道。

  “不同于世间庸脂俗粉,正是我家公于心仪之处,哪用道歉。”蔚天庭附和道。

  “你家公子是谁我都不知道,你回去告诉他,本姑娘早有心上人了,叫他死了这条心吧。”凌能而冷笑着插口道。此话一出,连凌伯也不禁呆住了,全都惊异地扭头望着凌能丽,像是在看个怪物一般,他们哪里见过一个姑娘家当着别人的面说自己早有心上人,如此直露地回绝别人。“嘿,姑娘说笑了——”

  “本姑娘从来不说笑的。”凌能丽认真地道。

  “丫头,没你的事,你先给我进去!”凌伯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地道。

  “爹。这可是关系到女儿终身的大事。怎说不关我的事呢?”凌能丽急道。

  杨鸿之本认为张涛他们只不过是来找凌伯求医的或是找蔡风算账,这才乐意带他们来凌伯家,这一刻却得知他们是来提亲的,这一惊可就非同小可,哪里还会再帮张涛及蔚家说话,不由得附和道:“对呀,阿伯,能丽说得很对,这事情关系她的终身幸福,她怎能不出主意呢2”张涛狠狠地瞪了杨鸿之一眼,只吓得杨鸿之立刻噪声,倒是凌能而感激地望了他一眼,让他大感受用。蔡风也插口道:“对呀,凌伯,这的确是关系到能丽一生的幸福问题,必须慎重考虑。更何况对方前来求亲,那要求亲的人一次都未曾出现过,也不知道是断了腿的废人抑或是只有半边脸的妖怪,否则怎会不敢前来?再说,他还从未来到这村里,便先去打听别人家的姑娘,明摆着就是极不尊重人,无论是从哪一点去考虑,对方都是没诚意,而且不能够不让人三思呀。”“你——”周长寿与萧天庭不由气得脸色大变,却不知道如何反驳或教训他。

  凌能丽似乎极为满意地望了蔡凤一眼。附和道:“爹呀,蔡风说得很有道理,对吗?因此,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得由我自己作主张”

  凌伯本来有些难看的脸色微微缓和下来,望了凌能而一眼,又望了蔡风一眼,再对周长寿淡然笑道:“几位老爷真是辛苦了;这么个大冷天,劳驾走这么远来为小女亲事操心,但小女从小被小老儿娇惯坏了,我也不能有违她的心愿,只好让几位失望了,不如在寒舍用完午膳再回府把”蔡风与凌能丽禁不住在偷笑,杨鸿之的心中却是酸酸的,但也似乎微微感到一丝欣慰。

  蔚长寿与周天庭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冷冷地扫了禁风一眼,微微泄出一丝杀机,这才扭头淡漠地道:“凌先生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凌伯心中一区,想到了蔚家在蔚县的势力及朝中的关系,又不由得头大,但刚才既然已经拒绝了人家,自然不能再改口,只得淡然地应道:“小女实在是不敢高攀,还差几位见谅。”蔚长寿与蔚天庭两人脸色顿时一变,阴沉地道:“听说凌家窝藏贼人,还与殴打官差的人相互勾结,不知道可有此事呢?”凌伯霎时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想不到对方翻脸如此之快,而且正中要害,明明知道对方是恼羞成怒故意找茬,可是又无法分辨。凌能丽也立刻意识到什么似地,有些紧张地向禁风望了一眼。

  杨鸿之也为之变色,他自然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若是蔡风被抓,他自然会拍手称快,但若是凌伯与凌能丽被抓,怎也不会甘心,不由得出言道:“不关他们的事,打官差的只是他、”说着向蔡风一指。凌能丽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苍白,蔚长寿却奸笑道:“窝藏贼人与贼同罪,既然他便是那贼人的话,这一家自然达不出其咎。”蔡风行上几步,冷冷地扫了蔚长寿一眼,淡漠地道:“医者父母心,我是病人,凌伯是大夫,这不叫窝藏贼人,更何况你凭什么说我是贼人?”“哼,你的口齿倒是挺伶俐的呀,只是的落为贼倒是担可惜的。”蔚长寿打量了蔡风一眼,讥嘲道。蔡风淡淡地一笑,反唇相讥道:“看你也是人模人样的,只想不到在恼羞成怒的时候,就像闻到血腥味便乱咬人的狗。”“’大胆!”张涛一声怒叱,一拳着奔雷般向蔡风面门装到。

  刊。心2”凌伯与凌能耐一听禁风这尖刻的话便知道不好,不由得急忙出声提醒道。

  杨鸿之也觉得蔡风方才那一骂的确很痛快。

  蔡风冷冷一笑,缓缓地伸出一只手,便像是挥去额角的汗水一般轻柔缓和而优雅。

  这一挥手看起来极慢,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转变都是那般圆润而细腻。

  “噗!”张涛却一拳眼看便要把蔡风的鼻子嘴击得一样平,可是他仍然在这样小小的一线情形之下而错过了机会。张涛的拳头竟是击在革风的那扇似的手上,刚好击在手掌之中,然后张涛的眼睛竟放大了。张涛的眼睛放大了,是因为他看到蔡风那只握住他拳头的手在轻柔而缓慢地收缩而很多人便听到了一阵骨骼快要碎裂之时的那种让人心头发毛的声响O蔚长寿的脸色变了,蔚天庭的脸色变了,他们是因为蔡风那轻描淡写的一只手,凌伯的脸色也变了,他却是因为听到那一阵骨骼碎裂的声响,他是个大夫,一个对医道极为精通的大夫,所以他明白那骨骼的裂响是代表什么,也明白要那骨骼发出这种响声是多么不容易,因此,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惊讶而驻然。凌能而却看得入了神,蔡风刚才那轻描淡写优雅无比的动作正是为她所专创的招式,只是她无法达到这种轻描淡写、圆通自如的境界而已,但她却看得有些心醉,因为,她想不到这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却有如此的奥妙,如此的力道,她更知道蔡凤那五根指头所在的位置,那简直是一个无比巧妙的奇迹,蔡风教她的时候,叫她五指是搭在别人手上的“手少阳三角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太阴肺经”之上,同时运力于“合各”、“阴溪”、“大渊”、“三间”、“阳池”五人之上,这种无比灵活而巧妙的动作,几乎包容了所有武学的精义。蔡风那轻柔的一只手的确是紧紧地在制了张涛的“手少阳三焦经”、“手阳明大肠经”及“手大阴肺经”三大经脉,只是他的功力根本便不是凌能丽所能比拟的,因此,他完全可以改变成另一种暴力的行动。蔚长寿出了脚,很凌厉,很沉重,很快,很难,狠狠辣的一脚,是踢向革风的腋下。

  腋下,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部位,可以直接攻击体内的内脏,心肺、肝、胃,都挤在胸腔之中,若是股下受了这重重的一脚,绝对没有几个人受得了,包括蔡风在内。凌伯与凌能丽忍不住一声惊呼,他们想不到这于爱的老头这样说打就打。动作干脆利落,威猛之处,恐怕几个张涛加起来都只不过如此而已。这怎能不叫人C惊呢?连杨鸿之也忍不住要叫好,他当然是叫好了,这一脚落实,只怕眼前这个大情敌便会去掉。蔡风依然是那般优雅,不过他也似乎没有料到这干瘦的老头会有如此可怕而很辣快速的攻击,但他并没有丝毫慌乱,也根本用不着慌乱,犹如赶集一般,悠闲自得——
 

 
分享到:
鬼门关5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合影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童年照片,右站着的较大孩子
乾隆皇帝是否为海宁汉人之子
唐朝美妓女
金缕衣 杜秋娘2
揭秘朱元璋与一名妓女的感情纠葛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