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蛇干戈 >> 第八章 一往情深

第八章 一往情深

时间:2014/10/1 20:35:14  点击:2559 次
  诸葛明与包文通二人停止了劈砍厮杀,但二人却仍然彼此怒视着。

  包文通戟指诸葛明,喝骂道:

  “王八蛋!手底下还真有两手,找机会非再好生较量一番不可。”

  诸葛明冷笑,道:

  “诸葛大爷随时候教!”

  也就在二人对骂中,“玉罗刹”王来凤却一闪而到了诸葛明的身边,急问道:

  “你没事吧?”

  诸葛明冷哼一声,道:

  “就凭他!”

  包文通只气的哇哇大叫,看样子又要挥刀砍来的样子。

  张博天叫道:

  “大头目,办正事要紧!”

  于是,包文通抱刀走到张博天的身前。

  张博天嘿嘿一阵笑,指着一众人等,说:

  “动刀动枪,难免死伤,王大庄主你可看到了吧!大刀寨的好汉们,可没有杀死一个大王庄的人,就这么一件事,你就该相信张某人。”

  “劈雷刀”王大寿哼一声,当即叫道:

  “王总管,带他们去金库瞧瞧,看看有没有他们的失宝。”

  张博天立刻道:

  “二寨主!”

  高磊当即过来,道:

  “寨主你吩咐。”

  “带四个人,跟我去查看大王庄的地窖藏金库。”

  一面高声对一众喽兵,道:

  “好生给我看牢,谁动一动,只管把他脑袋砍下来!”

  于是,大王庄的总管王元霸,心不甘情不愿地领着张博天与高磊等人,一迳走入大王庄的庄门内。

  大王庄的藏金地窖相当隐秘,就在几人走人后面正厅的时候,总管王元霸当先自左面墙边的一道假墙中,走向地道,高磊叫跟来的四人守在假墙外面,自己跟在张博天身后,也进了密室。

  然而,地窖中却全是一些日常用物,以及放了许多刀剑之类的兵器。

  这时候总管王元霸就在墙上一阵摸索,又在一堆杂物中连拉了几次,这才在地窖中又自动敞开另一个地窖门出来,显然这是地窖中的密室。

  王元霸侧身一让,道:

  “姓张的,这就是大王庄的金库,你可以进去仔细查验,大王庄是不是有你们失窃的宝物!”

  张博天木然走入那间大王庄的金库。

  王元霸跟着进去,高磊也随后进去。

  可真够吓人的。

  张博天等人在一进到那间五丈方圆的地窖藏金库时候,只见有个大的晒麦箩筐,周围用旋席围了两圈,箩筐里的银锭尖尖的堆了有一人那么高。

  另一面整整放了十只大木箱,也全都是五两一个的银锭,还有两只铁皮包的小箱子,里面放的全是金光闪闪、让人陶醉的金子珠宝翠玉之类。

  看了这些金银珠宝,张博天冷哼一声,道:

  “他娘的当年张大爷杀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这大王庄有这么一个所在?”

  言下之意,王元霸自然明白,可能人家真的是在寻找失宝,也说不定。

  突然间,张博天一举手中大马砍刀,就着金库的石壁上,暗运内力,贯注刀尖,“沙沙沙”的一阵响声。

  总管王元霸吃惊地问道:

  “姓张的,你这是……”

  冷冷一笑,张博天一指他刻在墙上的字,道:

  “难道你不识字?”

  “可是你不是只查看你的失宝吗?”

  “但是宝物未寻到以前,大刀寨的人拿什么填肚子?”

  王元霸一怔,立即道:

  “那是你们的事,管我们大王庄何事?”

  张博天大怒,戟指王元霸骂道:

  “龟儿子你可要识相,别逼老子再下海为强盗,惹得老子性起,一个金库,老子全都搬走。”

  一个脖子被捏住的人,还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再说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帮王八蛋能挖走这么个数目,算是客气的了。

  王元霸一指墙上张博天刻的字,沉声问道:

  “大刀寨借银五万两,寻回宝物,原数奉还,希望你能把那句话摆在心上。”

  冷哼一声,张博天对高磊道:

  “叫人来装银子,不能少拿一两,也不可多拿一锭!”

  高磊立刻走出地窖,交待外面的四人。

  还真够快的,过没多久,不知由什么地方,一冲而进来十个拿麻袋的大汉。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交谈,更没有对这堆满金银的宝库多看一眼,只顾得数着把银锭往麻袋装。

  每人装了五千两,像扛个大石头般,一个个哼呀咳的走出地窖来。

  大王庄内,烧去一座马厩,马匹都被放火的赶出马厩外面。

  当然那是这十个扛银锭人的杰作,如今他们早已把马匹集中在一起。

  于是,五万两银子合着放在五匹马背上,一人牵马,一人护着,“踢踢踹踹”地走出那个高高的庄门楼。

  张博天一到戏台前面,一直走到“劈雷刀”王大寿的前面。

  不等张博天开口,王大寿戟指张博天,道:

  “王八蛋,你还是搬了我的金库。”

  张博天冷冷地道:

  “姓王的,你最好弄清楚,张某已经在你的金库中,留下了借条,对我大刀寨来说,那是救急之用,只等失宝寻到,必定如数奉还。”

  环视一下月光下大王庄各人那种忿怒的眼光,张博天沉声又道:

  “张某既没有动你的金,也没有动你的宝,只是借了你银子五万两。这在你王大庄主来说,应该是如同拔了你身上一根毛,只痛那么一下子,过后还是会长出来的。”

  突然,他低声对“劈雷刀”王大寿诡秘地一笑,道:

  “王大庄主,像你那个金库,塞了那么多的宝贝,虽说比我张某失窃的还少一大截子,可是也算够多的了,往后可得多加小心!要知道,‘艺多不压身,财多会要命’。”

  王大寿既惊且怒,道:

  “目的已达,你们还在这儿啰嗦个鸟?”

  张博天一声招呼,高磊立刻高声叫道:

  “大刀寨的兄弟们,回山寨了!”

  还真的井然有序,只见两个一并肩,十双成一排,一波一波的共分三波,全随在马匹后面,小跑步疾快地离开了大王庄。

  包文通肩上扛着他的那把鱼鳞紫金刀,敞着个毛森森的大胸膛,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诸葛明身前,哇哇叫着戟指着诸葛明的鼻尖,道:

  “大刀寨没有把汉江上三堡一庄看在眼里,就如同包二爷我没把你这小子放在心上一个样子。早晚你让包二爷撞上,包准要你这身瘦骨变成零碎。”

  冷冷的一哼,诸葛明道:

  “姓包的!不要以为你像个瘟神就拿人命当蚂蚁捏,下次碰上不定谁要谁的命呢!”

  于是,张博天的人,全上了五里外系在老柳林下的那艘大木船上。

  张博天与四武士,却骑着马直奔朝阳峰的大刀寨。

  包文通与高磊二人,率领着一众喽兵,押着“借”来的五万两银子,由水路返回朝阳峰。

  就在大刀寨的一众喽兵相继消失以后,石泉镇大王庄上,立刻一阵慌乱……

  老庄主“劈雷刀”王大寿立刻走回宅子里,他来到地窖的藏金库中。在王元霸的指明下,王大寿双手扶着绕在箩筐上的竹席,箩筐中原本堆得快要溢出的银锭,如今几乎已看到了底。

  王大寿有着锥心的痛苦表情,只是他的金块珠宝玉器未有分毫损失,多少还是值得安慰的。

  猛回头,他看到墙上的刀刻字迹,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这姓张的头儿,还真的不愧是“阎罗刀声”,自己是比他差了一截。

  王大寿无可奈何地又走到正堂屋里,总管立刻走到前厅上,他要立刻查明各处的损失。

  于是,各路的报告全送到前面大厅上。

  共计损失,马五匹,烧毁马厩一座,有十一人受刀伤,但却没有性命之危,不过有几位妇女都吓出病来,还是由人抬回屋里的。

  后屋里,“玉罗刹”王来凤把诸葛明救她一命的事,说了一遍。

  当然,在张博天撤走的时候,人们把包文通对诸葛明的那付欲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也看了个真切。

  如今一听女儿的话,当即着人把诸葛明找到这后宅堂屋里面。

  “劈雷刀”王大寿就着灯光,把诸葛明看了个仔细,微点着头,道:

  “好,好!天庭饱满,凤目生辉,这是公侯相,可惜生在乱世,不易出头罢了。”

  一面叫诸葛明坐下,满面含笑,道:

  “来凤说你救了她一命,老夫自当有赏!”

  诸葛明当即摇手制止,道:

  “庄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身为护庄武师,干的可是份内之事。”

  边叹口气,道:

  “惭愧的是,贼人得逞而去,诸葛明已没有脸在此大王庄混下去了。”

  一旁的“玉罗刹”王来凤急问道:

  “你想离开大王庄?”

  诸葛明苦笑,道:

  “也许是我诸葛明的运气不佳,才三天,大王庄就出事,哪还有脸再混下去?”

  一顿之后,又道:

  “诸葛明得设法找到贼人老巢,看一看这帮人到底是个啥子来头?”

  突听王来凤道:

  “我不准你走,再说一个人去找,等于是去送死,大王庄如今还是好端端的,往后正需要像你这种人来协助呢。”

  “对!来凤说的不错,再说你救下来凤,已经尽了责任,如果大伙全像你诸葛老弟,这批贼人,必难得逞而去。”

  王大寿一说,诸葛明立即道:

  “可是……可是……”

  “玉罗刹”王来凤一拦,道:

  “不要三心两意了,我们看得出你是个忠厚而又勇于负责的人,大王庄正需要你这种人。”

  就听“劈雷刀”王大寿道:

  “诸葛老弟,你就留下来吧!往后大王庄还得借重你的才华呢。”

  于是,诸葛明一变而成了大王庄上最吃香的武师。大王庄上原本已有八名武师,只因四名武师陪同少庄主“追云太保”王克飞去了西乡飞云堡而不在庄上。

  就在王克飞陪着新娘子回来的时候,诸葛明在大王庄的地位,已日渐巩固,看样
 

 
分享到:
青龙
王母娘娘与周穆王的风流韵事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2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2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合影
中国历史上的千古第一狐狸精是谁
中国史上最具统帅能力的一个妓女
千年荡妇潘金莲为什么讨男人喜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