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血杀恩仇录 >> 第三十章 除恶务尽

第三十章 除恶务尽

时间:2014/9/23 12:21:56  点击:2433 次
这是最后一篇
  柯方达当然知道不是于大奶奶的对手,他只有用阴谋,他一路逃进一间内屋里,于大奶奶毫不迟疑的也追进去,却闻得“轰”的一声响,一张大床翻了个身,便也把柯方达翻到床下面。

  床下面有个深坑,坑中传来水流声,柯方达不见了。

  于大奶奶振臂掀开大床,洞上面是一块大木板,她轻轻推开木板低头看,果然三丈深处有水光反射上来。

  于大奶奶火大了,她立刻跃进去,只见洞边挂着一个软网,那显然是接住上面落下的人用的。

  走至水边,只见是一条宽不过两丈的水道,想是柯方达从这水道逃了。

  于大奶奶又跃上来,一路又来到前厅外,见地上已躺了三十多个青袍大汉,她想叫大伙住手,但当她发觉这些大汉们都变成疯子一般,遂咬咬口中仅有的十几颗牙,出手就去夺刀。

  于大奶奶这一出手,刹时间大院中躺了一地人。

  于大奶奶想起龙门堡阴长生一家的死状,便更不会手下留情了。

  柯方达自暗道的小舟上一路划出来,那是个大山脚下,那儿有个洞口与大河相接连,也是阴泰山当年开凿的一条暗道。

  有许多古堡或山庄就有这种暗道。

  柯方达的小舟尚未出洞,他已发出嘿嘿冷笑声。

  他好像真的逃出来了——我们可以从他的笑声中发觉出他是那么得意。

  而且有些得意忘形。

  他再也想不到这笑声会引来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在河岸边跑来跑去的“金手指”皇甫山。初时,皇甫山也是吃一惊,等到他发现一条小舟在山洞中流出来的时候,他笑了。

  就在小舟上的柯方达,面对着山洞背向河岸划着小舟流向洞口外的刹那间,皇甫山已只手攀住小舟,暴吼一声已将小舟连人拉拖上岸。

  柯方达就着石堆一跃而起,但见皇甫山冲着他冷笑,而附近只有皇甫山一人,便立刻放心不少。

  他面色十分阴毒的道:“金手指皇甫山!”

  皇甫山道:“不错。”

  柯方达道:“你杀了戈长江的宝贝儿子戈玉河!”

  皇甫山道:“不错。”

  柯方达道:“你却杀不了我,皇甫山,因为你就是马不停蹄在追找一个姑娘的人,而那个姑娘……”

  皇甫山急问道:“她怎么了?”

  柯方达得意的道:“她的人没变,但她的心变了,她的人长得很美,所以她不必再变。”

  皇甫山道:“你把小玉儿怎么样了?”

  柯方达仰天一声大笑,道:“她好极了,也美极了,皇甫山,你爱她吗?哈……”

  他笑声犹在,忽然腾空而起,疾若鹰隼投向一片大石后,动作快得令皇甫山也感意外。

  但皇甫山却也拔地而起,转向那片大石后掠去。

  大石一堆,附近一片不算大的林子,有一半树枝上没有叶子,却不见柯方达的身影。

  皇甫山立刻跃上高地,他心中奇怪,难道这片荒野中也有什么秘密所在?

  他实在难以相信敌人会在自己眼皮下逃遁。

  就在皇甫山四处遥望中,忽见林中有人影一晃,他尚未扑追去,只见一个大脚老婆婆凹着嘴巴走出林子里来。

  皇甫山见这大脚女人,也是一怔,不料大脚女人回身指着林子,骂道:“哪里来的冒失鬼,老身正在拉屎,竟然跑到身边来。”

  皇甫山闻言,便知一定是柯方达,点点头立刻往林子里冲去——他思忖着,附近地势三面断崖,柯方达只有走那片荒林,然后顺河岸而逃。

  皇甫山刚刚奔进林中,他无意间回头一瞥,却不由得心头一紧,只见那大脚老婆婆正双手把岸边的小舟往水中推去,那动作十分粗犷有力。

  一念之间,皇甫山想到那老太婆不是老太婆,他是柯方达,因为柯方达人称“千面太岁”

  “千面太岁”的易容之术江湖上无出其右者。

  皇甫山真后侮,自己太大意了,为什么刚才不多加思考?何况敌人易容之后更对自己具有危险性。

  他大吼一声拔身而起,他知道一定追不上,但他心有不甘,他不甘心就这样叫柯方达逃走。

  眼看着小舟已放入水中,柯方达也哈哈大笑着往小舟上跃去,皇甫山还在二十几丈外。

  突然间,河边发出“呼嗵”一声响,只见柯方达没攀上小舟而落入河水中,而河上小舟竟然又上了岸。

  皇甫山大喜过望,他心中明白一定是大奶奶赶来了。

  不错,是于大奶奶,她正在收她抛出的一根几乎看不到的“捆仙绳”!

  皇甫山明白大奶奶平日束在腰上的带子,那是一根七八丈长的天蚕丝所制,连在一端的是个十分好看的“天河玉”雕的龙爪,小船就是被龙爪钩回岸上的。

  于大奶奶指着河水中呆立的柯方达,淡淡的道:“柯庄主,老身以为你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唉,太可惜了,你为何一定要做些人神共愤的事呢?”

  她摇摇头,又道:“一个聪明绝顶的人,若是侠义江湖,做些真正替天行道之事,一定比一般人做得更加有声有色,但若以绝顶聪明为恶江湖,实在是一件令人可怕的事,不幸你就是这种人!”

  柯方达真想一头潜入河水中遁走,但见岸边河水结着冰,水又凉得刺骨,他愣然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上岸,便再也没有逃走机会了。

  于大奶奶没有叫皇甫山出手,她十分温和的向水中哆嗦的柯方达,道:“你的作为令老身想起一个人来了!”

  柯方达鼻孔冷哼不回话。

  于大奶奶道:“柯庄主,当年老身好像记得你有个师兄叫‘西河黑虎’帅天浩,此人喜欢用毒镖伤人,这人的剑法也不错,多年未有他的消息,老身想,你一定与他一起干下这件大血案,是吗?”

  柯方达似是卯上了,他低吼道:“随你怎么猜去吧!”

  于大奶奶道:“老身以为那帅天浩一定与你在一起,你们屠杀龙门堡的人也是一种阴谋,梅花山庄放着七十二具尸体,尸身上流出的腐水,正是剧毒的好材料,而帅天浩又是此道高手。柯庄主,你们师兄弟二人,一个擅于易容,另一位又擅于炼毒,莫非你们打算夺取武林盟主宝座?还是准备更险恶的阴谋?”

  柯方达嘿嘿笑起来……

  皇甫山知道大奶奶的推测都是小雀儿去上禀的,这时候见柯方达的表情,显然已被说中。

  柯方达的冷笑,也是一种老羞成怒的表现。

  笑声嘎然而止,柯方达突然自身上取出一粒黑色药丸,道:“老太婆,你看老子手中是什么?”

  于大奶奶道:“你想自杀?”

  柯方达又是一声大笑,道:“柯某人怎会死在他人手上?而你们将仍然找不到失去的人,我的师兄也会为我报仇,你们等着吧,哈……”

  他那粒黑色药丸便在他的笑声里塞入口中。

  因为他站在河水中,于大奶奶无法下手拦住。

  皇甫山也未出手,大奶奶没叫他出手他是不会出手的。

  大奶奶本来是想叫皇甫山出手拦,她怕皇甫山上当,因为柯方达是个恶人,如果在他死的时候拖个垫背的,那将令他真正含笑九泉了。

  河水在悠悠的往下流,柯方达的身体好像没有动,就好像他被钉牢在水中似的。

  先是他的面皮变得黑如墨,然后在寒风的吹动中头发一根根的脱落着,就好像寒霜把树叶一片片的拔落一样。

  这光景看的于大奶奶与皇甫山二人均动容不已。

  半盏热茶功夫还未到,柯方达的身体又在变——变得往河中软去,最后竟然只剩一张人皮,漂漂悠悠的往河中流去,他的骨头竟然消失了。

  太也可怕了,世上竟会有如此毒的毒药,人的骨头也会被毒化掉。

  于大奶奶就以为,若非柯方达的人皮被河水冻僵,只怕柯方达的人皮也会化为一滩毒水。

  于大奶奶对皇甫山道:“柯方达是个顽恶之徒,阴长生不该与这种人为敌,应该敬鬼神而远之!”

  皇甫山不开口,在大奶奶面前他只有顺应。

  于大奶奶道:“就知道你会上他的当,所以我匆匆的赶来了,而且也到得很巧!”

  皇甫山道:“大奶奶,是阿山无能。”

  于大奶奶道:“不是你无能,是太老实。”

  江湖上若是老实,就会吃亏。

  如果有人说你老实,你就必须提防吃亏上当。

  江湖上也有公平,但公平却建立在武力上。

  就在这时候,卞不疑、卜夫尤三郎小雀儿也匆匆的赶来了,渡船已失,他们顺着河边绕过来了。

  卞不疑见河岸上有只小舟,立刻笑道:“我们尽快过河,我突然想到那个先行逃走的黑大个子。”

  于大奶奶道:“那人一定是‘西河黑虎’帅天浩!”

  重重的点着头,卞不疑道:“姓帅的一定是来此地与他这位善变的师弟过新年的,如今只怕他已奔向梅花山庄去了。”

  于大奶奶立刻对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道:“船小,我们立刻分批过河,由你二人轮流划船。”

  卞不疑与皇甫山立刻动手把小舟又推到河里。

  六个人匆忙的过了河,卞不疑道:“大奶奶,只怕要走到第二天早上了,你老人家……”

  慈祥的一笑,于大奶奶道:“不疑呀,你仍然比阿山的嘴巴甜,阿山只会把话放在心里面。”

  她看看皇甫山,又道:“别以为我今年快九十了,今夜就叫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老当益壮!”

  快九十的人不拿拐杖,走起夜路来如黑豹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卜夫就以为,于老太太能活二百岁。

  于大奶奶奔驰在最前面,小雀儿小心的伺候在她的身后面,小雀儿还不只一次的劝大奶奶停下来歇一歇,于大奶奶理也不理她。

  大地一片雪景,大地好像披着一层白纱,清新中有着一种宁静。

  晨光透着一份难得的温暖,山中的野鸟在几天的大雪之后也振翅在空中飞翔了,边飞边叫,还真热闹。

  上天赋予人们的是如此美境,然而,大山中却似已闻到了血腥!

  远处一群骑马的人,这些人缓缓的在移动着。

  卞不疑已对大奶奶低声报告:“是快乐堡的人。”

  不错,戈长江率领着他的几位角头迎上来了,双方就在一片碎石滩上照上面。

  戈长江再也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江湖上,当年甚负盛名的“神婆”于大奶奶。

  他仍然坐在马背上未下来,却伸手指向皇甫山,沉声道:“你果然来了!”

  皇甫山不开口,因为大奶奶在这里。

  于大奶奶冷然,道:“是帅天浩告诉你的?”

  戈长江愣然,道:“你是谁,你说什么?”

  于大奶奶道:“别管我是谁,是不是帅天浩告诉你的?”

  戈长江道:“本堡主不认识什么帅天浩的。”

  于大奶奶冷然一笑,道:“老身便老实告诉你,柯方达已经死了,帅天浩先自逃走,他通知你赶来阻挡我们,是也不是?”

  戈长江指向梅花山庄,沉声道:“柯方达已死三年了,梅花山庄血案还未破,你在胡说什么?”

  一笑,于大奶奶道:“就你这几句话,老身可以断言你知道梅花山庄大血案,你甚至也参与这桩血案。”

  戈长江跃身下马,叱道:“老太婆,你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卞不疑上前一步,道:“你要什么证据?柯方达与他师兄帅天浩率领着人马与龙门堡的人决斗在‘五松坡’上的时候,你敢说你们这些人没有前去助阵?”

  戈长江愣了一下,道:“谁说的?”

  卞不疑道:“不用问,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当你们知道柯方达已在五松坡上解决掉阴长生人马之后,你的角头梁心便立刻离你而去。”

  戈长江道:“梁心的当铺生意忙。”

  他等于承认五松坡的事他知道。

  一笑,卞不疑道:“梁心没有回他的当铺,他去了龙门堡,而且他趁着龙门堡精英尽出,顺利的盗走龙门堡镇堡之物‘金剑龙角’!”

  戈长江参与血案,目的也是这两件宝物,闻言全身不自在,自己的心腹会骗自己?

  其实,这年头儿子也会骗老子,私心当头,六亲不认的人太多了!

  他重重的回头看看一齐来的张耀、田丰、金不换与赵胆几人,猛回头,厉声问卞不疑,道:“我要证据!”

  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分别举起龙角与金剑,立刻金光灿烂,令人目迷十色。

  卞不疑已开口笑笑,道:“这就是证据,得自梁心当铺的藏宝处。”

  戈长江大骂,道:“梁心这畜牲,该死!”

  于大奶奶沉声,道:“你更该死,你参与屠杀龙门堡这件大血案,又怎么说?”

  戈长江亢声道:“那夜我们赶到五松坡前,柯方达他们已经胜利了,我们根本未出手。”

  于大奶奶道:“梅花山庄放置着龙门堡的人,你也不知道?”

  戈长江道:“当然知道,阴长生傲视江湖,视戈某为黑道小丑,死有余辜。”

  于大奶奶叱道:“就因为这吗?”

  戈长江道:“当然,梅花山庄地处太祥府与顺天府界上,有许多生意我们好来往,如棺材定制,粮食供应,转当美女,金银来往交易,甚至马车大轿,都会与我们发生密切关系。”

  于大奶奶叱道:“你是利字当头,忘掉仁义。”

  戈长江道:“戈某不否认。”

  于大奶奶逼问一句,道:“你也知道帅天浩为什么不叫死人入葬之事了?”

  戈长江怔了一下道:“本堡主不知道!”

  于大奶奶道:“我可以告诉你,帅天浩利用这些尸体流出的腐水在配制一种毒药,一旦成功,你就是他的附庸了,因为姓帅的要登上江湖盟主宝座,他会容你在他身上大赚外快?”

  戈长江惊道:“难怪没有穿洞的棺材不许运走。”

  他惊讶着又看到了皇甫山,便也立刻忿怒的戟指皇甫山,道:“小子,出来,我们决一死战。”

  皇甫山未动,他看看大奶奶。

  于大奶奶面色一紧,对正戈长江吼了一声,道:“回去吧!”

  戈长江全身如同挨了三拳,他几乎想吐血。

  他知道这是对面老太婆的吼声,这老太婆是谁?

  不错,于大奶奶又用了一手“龙吟打穴”神功,只不过她把功力从声音中发出,打在戈长江的胸腹间。

  她消灭了戈长江七成功力,如果戈长江再坚持与皇甫山决斗,他只能使出平常的三成功力。

  戈长江重重的直视着老太太,道:“你……你是谁?”

  一直冷冷笑的尤三郎开口了。

  他十分得意的道:“戈大堡主,快夹着尾巴回快乐堡去快乐吧,站在你面前的老太太不是别人,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婆’于大奶奶就是她老人家!”

  他此言一出,戈长江全身痉挛,他也真会见风转舵,重重的一抱拳,道:“戈某不知侠驾,甚是无礼,老太太,戈某这就回去闭门思过。”

  他来得快,退得更快,刹时间率领着他的得力角头疾驰而去。

  戈长江心中明白,老太太吼了一声,他就像挨了拳,如果动上手,只怕一招之间就完蛋。

  看来皇甫山一定是老太太的徒儿,儿子的仇也只好自认倒霉——忘了吧!

  卜夫扛着三十二斤重大砍刀,带路来到大树下,那棵被他砍倒的千年老树,树根以上还有五六尺高,于大奶奶正自四下查看,忽见从树干洞中跃出一个矮子来。

  那矮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又干又瘦的“奇怪童子”童三本人!

  童三奔出以后,便笑着拉住大奶奶,道:“老奶奶,你也来了,真好,真好!”

  于大奶奶拍拍童三的头,道:“留在这里几天,可曾发现什么了?”

  童三道:“一大早我发现一个大人往这边跑,我便跟来了,可是那人一到这大树前,忽然不见了。”

  他又指着大树,道:“老奶奶,那个大树下面有个洞,我本想钻进去的,听到人声,我就又出来了。”

  卞不疑一把扣住童三,道:“树根底下还有个洞?”

  童三道:“洞不大,你们大人进不去。”

  卞不疑道:“快下去,看看有什么机关在里面。”

  于大奶奶拍拍童三,道:“可要多加小心了!”

  于大奶奶担心童三安危,手扶着断树低头看,忽然树下面传来一声响,有个暗门在里面,原来树外看进去,灰蒙蒙的看不见,如今露出个洞门,已闻得童三在里面叫:“快进来,这里面好宽敞!”

  于大奶奶当先往下落,卞不疑、皇甫山紧跟着,后面,小雀儿,卜夫与尤三郎都进去了。

  卞不疑发觉大树下面有一半根处砌了一道石墙,墙上面是暗门,难怪大树枯一半。

  童三拉着大奶奶往洞中走,不远处已看见一条地道往上斜,中间还有石阶,想是往山坡那面走的。

  便在一行人刚刚走了三十几丈远,迎面只见两个大洞,洞口上面一个大字:“金宫。”

  皇甫山立刻走近大奶奶身后,低声道:“这地下一共有五个宫,金木水火土。”

  于大奶奶冷哼,道.“果然小丑行为,竟然命名为什么宫的,可恶!”

  这些人一径进入“金官”,忽然自四面八方围上十二名大脚女人。

  这些大脚女人都举着长叉,一个个好像发了疯似的举叉大叫着往上杀来。

  从他们的动作上看,每个人武功都不弱,而且粗野。

  武功高的人再发疯,更是令人吃一惊。

  这时候就算大奶奶不想杀人,她也无法可想,她连开口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因为这些大脚女人好像没有领导的人,她们都是一样的身份。

  这些大脚女人根本不开口,满面狰狞,就好像她们面对的是杀父仇人一样,十二柄金色长叉就像十二道刺目光华,那么厉烈的刺上来……

  皇甫山与卞不疑分守在大奶奶左右,二人已迎着敌人的金叉迎上去,但大奶奶双掌疾拍,三支金叉已被她的掌风打得不知去向,三个大脚女人也无力的萎跌在她的脚下,于大奶奶低头看,不由“咦”了一声!

  于大奶奶伸手抓起—一个大脚女人头发,她扯下一大片假发——原来这些大脚女人是男人!

  天底下男扮女装最不容易的地方就是男人的一双大脚丫子,这些大脚女人均都是男人化装的!

  皇甫山击倒两个大脚“男”人,立刻回到大奶奶身边,他也吃惊的道:“难怪了,我看见大脚女人抬轿子走的比男人还快,原来她们都是男人!”

  就这几句话功夫,卜夫与尤三郎也把三个大脚女人杀死在洞壁下面,卜夫见十二个大脚女人如此不堪一击,便粗声道:“模样倒是凶狠,过了招方知都是草包。”

  卞不疑早已沉声道:“原来都是大男人!”

  尤三郎与卜夫这才把三个大脚女人头发扯下来看,卜夫忿怒的骂道:“妈的,都是人妖嘛。”

  于大奶奶往洞中看去,神色庄严的道:“那‘西河黑虎’帅天浩定然在里面,他已发动攻势了。”

  卞不疑急忙上前,道:“大奶奶,姓帅的炼制毒镖,也用尸毒炼毒气,而且还有‘仙人迷路草’,我们冲进去,一定会上当。”

  于大奶奶冷笑,道:“天下什么样的毒均在‘百毒谱’上记载的清楚,‘仙人迷路草’用酒解,难道你忘了?”

  卞不疑道:“大奶奶,水仙姑娘就是我用烈酒把她灌醒过来的。”

  石壮妻子水仙第一次被软轿抬往梅花山庄时候,是被皇甫山与卞不疑救走的。水仙当时中了“仙人迷路草”也正是卞不疑用烈酒解掉。

  于奶奶的双目闪动着神光,回头对小雀儿吩咐:“取我的醒脑丹,每人含一粒在口中。”

  卞不疑惊道:“大奶奶,你老人家的宝丹炼之不易,我们把口鼻捂起来就不怕了。”

  于大奶奶道:“不疑,你当知道此洞还有很深一段要冲进去,捂住口鼻就会减少功力,含着我的宝丹;你们只管冲杀。”

  小雀儿已把于大奶奶平日视为珍宝的“醒脑丹”每人呈上一粒。

  宝丹人口,果然清凉芳香,精神大振。

  于大奶奶当先往深洞中行去,才走了十丈远,忽然一个宽敞大石洞,洞口果然刻着“木宫”二字,灯火之下十分醒目。

  于大奶奶冷哼,道:“妖魔鬼怪,只有在地洞中作怪,武林盟主之位,岂是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可夺得?”

  她大步踏进“木宫”,忽见十二个大脚女人举着老藤编制的盾牌往上冲来,十二个大脚女人半身隐藏在藤盾后面,跃至中途,右手扬出的黑星疾射——他们发的是“虎牙尸毒镖”,就在各人闪掠拨挡中,这些大脚女人忽然又挥刀砍到,十分令人意外。

  这原本是一项攻势阵法,毒镖打出,敌人必然闪躲,便在敌人慌乱中,立下杀手,挥刀疾砍。

  原本是有把握的阵式,只可惜他们遇上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单是于大奶奶的长袖疾挥,便将射来的毒镖与杀上来的两个大脚女人挥得倒撞在洞壁上脑浆进裂而亡。

  卞不疑抖起双袖直把个大脚女人打得把住藤牌滚出三丈外,那人也算倒霉,正遇上闪掠中的卜夫。

  “西凉刀魂”早就火大了,怒哼一声大砍刀已把那人的脑袋砍滚三尺外。

  毒镖未伤及敌人,十二名大脚女人早被杀得躺满一地。

  那童三与小雀儿紧紧相互守在一起,他二人从未见过杀死这么多人的,如今童三已不感到好玩了——他还有点害怕得手软软的,小雀儿也怕,但她却不能叫大奶奶他们分心,大着胆子与童三走在一起。

  于是,前面又出现一个洞口刻着“水宫”的大洞,不料于大奶奶率领着卞不疑六人冲进去以后,水宫洞中竟然无人踪。

  卞不疑就大感奇怪,但于大奶奶心中十分明白,她不做稍停的往前直追。

  他们很快的穿过“水宫”又穿过无人的“火宫”与“土宫”,前面一片火光照射,只见一座更大山洞,洞口刻着“龙庭”两个大金字。

  于大奶奶冷笑,道:“不但想当武林盟主,更想当皇帝,野心未免太大了吧。”

  待七人走近洞口,只见满洞灰烟飘飘,五十六名大脚女人,一个个满面怒容,手中拿着长叉砍刀,跃跃欲扑,看上去就好像一群野人似的,张牙舞爪。

  中间一座石台,台上站着八名十分秀丽的姑娘,姑娘们身披罗纱,那么冷的天竟然还隐隐看出她们没有穿衣衫,长纱飘飘,便也引起人们的视线直着眼看。

  忽然间,一条幔帐掀开来,一个黑大汉双手托着大盆走上那座石台,他双目喷出火似的看向洞口于大奶奶一行,发出冷厉的眸芒。

  果然,此人就是从龙门堡逃走的黑汉。

  便在黑汉往石台上的金背椅前坐下来,八名美女仰面便向黑汉朝拜。

  于是,皇甫山忿怒的大声吼:“小玉儿!”

  尤三郎也大叫,道:“宝贝女儿呀,爹来了!”

  卞不疑也惊讶的大声吼叫:“小倩,小倩,为丈夫的找你来了。”

  不错,八名美女中,小玉儿,尤二姐与欧阳小倩均在其中,只不过她们好像失魂似的不听叫喊。

  坐在金背椅上的黑汉,不错,正是梅花山庄庄主“千面太岁”柯方达的师兄“西河黑虎”帅天浩。

  只见他左手托起那个巨碗似的盆子,狂笑不已……

  于大奶奶站在洞口不动,她也不叫身后的皇甫山等出手,围在四周的六七名大脚“女人”,显然都是帅天浩的亲信贴身死士。

  这些人一脸麻木,目光凶残,也在等着拼命了。

  帅天浩笑着,右手戟指于大奶奶,道:“想不到你这老不死的老太婆,竟会亲自出山,太出我意料之外了。”

  于大奶奶道:“帅天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你有悔意,老身放你一条生路!”

  “生路?”帅天浩大叫,又道:“一条生不如死的路?老太婆,你省省吧,三年前我策划这条妙计的时候,确没算到江湖上还有你这老太婆。杀尽龙门堡老少,也未得到龙角金剑两件宝物,使我一时间只好全力炼制这些尸毒,老太婆,虽然你神婆武功盖世,我谅你也难以抵抗我这闻之便会全身溃烂而亡的腐尸毒烟!”

  于大奶奶仍然淡淡的道:“帅天浩,放下你的屠刀吧。”

  帅天浩哈哈大笑,道:“就让我们一起死吧,我有八名美女陪葬,又有我的武士同葬,死而何憾,而你们,却也一个休想活命了,哈……”

  笑声未已,他的左手已举,立刻就见盆中冒出一股火焰出来。

  于大奶奶发动了。

  她的身法几乎看不出她有所行动,就在她右手稍抬,口中已低声道:“救那些姑娘们去,快!”

  那个“快”字声音甫起,五丈远处,帅天浩发出一声怪叫,右掌已往双目中按去,于大奶奶以幻影闪电,打出她“捆仙绳”,那是一根几乎看不到的银色细致长索,索头上的利爪,已将帅天浩的一对眼珠子抓了出来。

  于大奶奶飞身越过一群怒汉头上——看上去都是大脚女人,她已巧妙的接过燃烧中的那个盆子,电射一般的抛向远处的洞道上。

  皇甫山与卞不疑,尤三郎与卜夫,四个人各挟着业已麻木不仁的石台上八名姑娘,在于大奶奶与小雀儿童三的掩护之下,匆匆的自山洞中往外奔跑。

  于大奶奶来时走在前面,退时走在最后,她发现那些大脚女人没有一个稍动,他们失去了指挥,变得就好像是木头人一样,浓浓的毒烟刮来了,便也把这些大脚女人们刮得全身劈劈啪啪响不已。

  远远的,于大奶奶又回头看,地上一堆人皮骨,兀自还在稍动不休,想是连皮骨也将化为乌有了。

  八个姑娘分别被挟在四个人的腋下往外冲,于大奶奶心中在焦急,刚才一掷,把那盆毒物掷在来时洞道上,如今只得又往深处奔走。

  大约又奔了半里远,方才发现远处一道光亮,山风吹来,便也送来一阵梅花香味。

  直待到了光亮处,卞不疑发出一声惊呼,原来这洞口就设在梅花山庄后院的一口大井边,他当先从石阶下奔上院中,不由惊叹着:“柯方达与帅天浩这一对师兄弟果然阴狠狡猾。”

  于大奶奶把八个姑娘救醒过来——她的医道比卞不疑还要高明,虽然医道高明,却难以救治姑娘们的心病。

  小玉儿就哭倒在于大奶奶的怀里——她吵着要去死。

  就好像尤二姐也吵着要死是一样。

  欧阳小倩立刻醒来后就要回天山去找她妈妈欧阳玉环,不过卞不疑就是不放她走。

  尤三郎当然明白女儿为什么要寻短。

  那么美的姑娘,而“西河黑虎”帅天浩又是个阴毒的大色魔,他会不对这些美姑娘们动手——才怪!

  于大奶奶对尤三郎道:“你们走吧,带着你的女儿去到一个清静地方,过平静的日子,不是很好吗?”

  卜夫点头,道:“尤兄,我赞成于老太太的话,我陪你父女走他乡!”

  尤二姐道:“爹,回西凉去吧,女儿忽然觉得不能留爹一人在这可恶的江湖上!”

  这父女二人彼此重重的点着头,便立刻与于大奶奶一行分手道别。

  卜夫便也哈哈笑着大步跟上去。

  于大奶奶拉住小玉儿,道:“我可怜的孩子。”

  小玉儿“哇”的一声又哭了,哭得卞不疑低下头,因为是卞不疑把她当到“和气当铺”。

  于大奶奶看看皇甫山,她未开口,但皇甫山开口了。

  他走向小玉儿,低声道:“小玉儿,嫁给我吧,我会尽力保护你,再也不叫你受半点委屈。”

  小玉儿拭着双眸张着嘴巴。

  小雀儿的嘴巴更大了。

  于大奶奶安慰的点着头。

  小玉儿道:“我已经……已经……不,我不够资格!”

  皇甫山立刻双臂搂住小玉儿,道:“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除非你已不再喜欢我……我……”

  小玉儿道:“你不嫌弃我……”

  皇甫山道:“我们一起长大的。”

  小雀儿借机叫道:“还有我呀!”

  于大奶奶笑笑,道:“小雀儿,你带着她们五位姑娘跟我回百灵岗,我会为你安排个好丈夫的。”

  小雀儿的眼圈也红了。

  她心中在恨卞不疑,因为卞不疑保证皇甫山是她的,可是……她又在想,为什么自己没有被那可恶的帅天浩抓入地洞中。

  她发现卞不疑说尽了好话,欧阳小倩直是哭,便也对卞不疑起了同情之心。

  于大奶奶拍拍欧阳小倩,道:“孩子,你妈欧阳玉环老身知道,你可以把你妈一齐带上百灵岗,你只要提起‘神婆’于大奶奶,你妈一定会去的。”

  她对卞不疑又道:“去天山侍候丈母娘,做一个好的养老女婿,有空就一同回来看看我。”

  卞不疑大受感动,道:“大奶奶,金树坡的药铺……”

  于大奶奶笑道:“血案已破,开的什么药铺?”

  卞不疑拉着欧阳小倩就叩头,三个响头叩完,又对皇甫山小雀儿,小玉儿,童三挥挥手,一路便出了梅花山庄。

  于大奶奶含着微笑看着卞不疑夫妻走远,才又对小玉儿与皇甫山道:“你二人不必回百灵岗,江湖上应该去闯一闯,我很放心你二人的。”

  小玉儿又变得活泼了。

  姑娘一活泼自然就可爱,何况小玉儿本就生得美。

  她走向于大奶奶,低声道:“不能在大奶奶身边伺候你老人家了。”

  于大奶奶道:“好好去侍候阿山吧,孩子。”

  小玉儿笑道:“会的,大奶奶,我会把阿山哥侍候得很好很好!”

  皇甫山与小玉儿终于也走了。

  只不过走了半里远,皇甫山便忽然又回头跑。

  他跑向于大奶奶身边,道:“大奶奶,石壮一家人可好吧?”

  于大奶奶道:“他夫妻很能干,我很喜欢他一家人,那个小石秀也很逗我开心!”

  皇甫山放心了——他是救人救到底了。

  当他又走回头的时候,他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小玉儿在路边擦眼泪。

  “你怎么哭了?”

  小玉儿半委屈的道:“我以为你后悔不要我了……”

  皇甫山闻言哈哈大笑,便也抱起小玉儿往大路上走去,他可高兴极了。

  小玉儿便也一头钻入皇甫山的怀里撒起娇来了!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5这是我们秋天的园服
揭秘古代著名美女为何多是少妇
猫和老鼠合伙3
3.演艺界的,你没兴趣
爱因斯坦
怎么也想不通,古代人为何会以这样的脚为美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中国唯一一位长着胡须的太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