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血杀恩仇录 >> 第二十七章 白骨一堆

第二十七章 白骨一堆

时间:2014/9/22 22:20:00  点击:2208 次
  远处,谭平妻子的身影就好像地上滚动的一只雪球一样那么小了。

  卞不疑看看四周,他对尤三郎与卜夫二人道:“二位请往东边绕过去,切记不要失去那小女人的影子,我与皇甫山从西边转山坡,走梅花山庄后山坡过去,大家保持一定距离,必要时相互支援。”

  四个人彼此点点头,便冒着大风雪分开来。

  真辛苦,有时候为了完成一件事,就必须付出代价,而且往往付出的代价出人意料的昂贵,贵得失去生命。

  这世上有什么还能比生命更贵的东西?

  一个人如果快要失去生命,就算送他一颗十斤重的大宝石,只怕他也无可奈何的叹口气了。

  所以生命是无价的,可贵的,珍惜生命就是珍惜无价之宝。

  可是就有人以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自由而两者皆可抛,然而这世上失去自由的人太多了,却很少看到有人一头撞死的。

  谭平的妻子就不会一头撞死,她宁愿再变丑,宁愿再回到牢笼失自由!

  她如今就往这条路上走,而且走得很快,快得像个飞滚的雪球一样来到那棵大神木半枯不死的老树下面。

  谭平的妻子不走了,她靠在大树身上不停地哭着,而且哭得十分凄凉与悲哀,寒风吹散了她的悲声,天地间好像为她这种哭声在掉泪。

  天地当然不会落泪,天地之间正在落雪,便在落雪中,好像传来一种声音,那声音令谭平的妻子不再哭了。

  她抬头看看上面的那株已有千年的半枯老树,大树上一片叶子也没有,树叶子早就被寒霜催落了,就好像时光催人老是一样,只不过大树会在春到的时候再长出新的叶子,而人却经过寒冬之后便会更近一步走向死亡。

  谭平的妻子忽然变个身法,她转而移向大树后,那地方视线不明,一道山崖挡住,不会有人看到她的身形。

  却见她像个猴子似的顺着大树往上爬,直待到了大树顶,她忽然不见了。

  便在这一瞬间,天空中传来好长一声尖厉的叫声:“啊……啊……”

  叫声在空中回荡着,便也引来四个人。

  不错,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当先扑到,随之而到的当然是尤三郎与卜夫二人。

  卞不疑已绕着大树走一圈,他十分惊讶的道:“怎么忽然之间不见了?”

  皇甫山道:“就好像欧阳小倩我的那位新嫂子一样,忽然之间不见了。”

  尤三郎道:“难道这儿有地道?”

  卞不疑摇头,道:“地上有雪盖着,如果有地道,我们不难发现!”

  皇甫山举首看大树,道:“该不会上了树?”

  尤三郎道:“树上积雪也朱落,真奇隆!”

  皇甫山道:“好端端一个人怎么突然不见了?如是夜问我们还可以为她逃了,如今这是大白天,雪又照的一片银白,她的人会在我们八只眼睛监视下不见了,这未免太令人难以相信了。”

  卞不疑转向大树后,他伸手摸着大树干,且用双足在地上踩。

  便在这时候,大树上面忽然传来一阵哗啦啦声音,引得四个人举头往上面看。

  于是,有着极端的劲啸声自大树身中发出来——一连的黑点,自树皮的小孔中往外射。

  这真是难以令人想到的事情。

  卜夫第一个大声叫——他的声音带着悲壮:“晤!我的腿!”

  他边叫边往外面滚去。

  卞不疑的反应够快,但也在左手臂的铁袖甩抖中挨了一镖。

  皇甫山早已运起金手指功,只见他连拍带打,丁当声中打落七支暗器。

  尤三郎一个大旋身,他真不巧,就在他尚未痊愈的右手背上又中了一支暗器。

  一时间四个人伤了三个,四个人已脱出暗器劲射的范围,而卞不疑以最快的手法把左小臂中的毒暗器找出来,找出利刀挖下一块肉。

  他喘着大气问皇甫山,道:“你怎么样?”

  皇甫山道:“幸运!”

  卜夫与尤三郎各自用刀把伤处切下一块肉,大冷的天把三个伤的人折腾得血糊淋漓。

  卞不疑举着暗器,道:“又是虎牙尸毒镖,我们的反应快,否则都活不成。”

  他为尤三郎与卜夫二人敷药,解毒丹也叫二人各服一粒,他自己也叫皇甫山帮他包扎起来。

  便在这时候,大树内发出老鸦似的大笑声。

  笑声未已,便闻得树中人得意的道:“你们死吧,你们这些无事生非喜欢多管闲事的人,都死绝吧。”

  卞不疑远远的大声叫道:“我们带你来报仇的,为什么对我们下毒手?”

  树内的声音,道:“你们为我报什么仇?我在谭平身边只不过是一边鼓励一边监视他的工作,谭平不应该为他自己而忘了工作,他应该死。”

  此言一出,卞不疑大声叹口气,道:“原来以前你的一切都是伪装的。”

  树中声音,道:“什么叫伪装?江湖上哪个不是在伪装,私底下不少人男盗女娼,你们也休以为自己是侠客,我就以为你们爱管闲事。”

  卞不疑道:“原来你就是暗中作怪的那个神秘人了。”

  不料大树中传来声音,道:“我不是,但我却公私分明,你们四个该死的东西,可以死了。”

  卞不疑道:“倒是令你失望了,因为我们四个人都还活得好好的。”

  大树中的声音传来,道:“休想骗姑奶奶出去,我看到你们那种痛苦的表情了。”

  卞不疑道:“在这冰天雪地中把身上的肉挖下一块来,总是会叫人痛苦不堪,不过我们却不会中毒镖而死,因为毒镖上的毒尚未进入血肉中就被我们及时挖出来了。”

  大树中传来厉吼,道:“我不相信!”

  卞不疑道:“你一定要相信,否则你可以出来看。”

  他暗示皇甫山,皇甫山也在暗暗点头。

  大树中没有声音了,卞不疑立刻又道:“你相信了吧?你在仔细看了我们以后,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突然,树中传来大声吼:“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果然令人头痛。”

  便在这时候,皇甫山一飞冲天,七八丈高的大树,他只在半空中踮个脚,便双手攀住上面枝干。

  于是,他低头看向一个树洞。

  皇甫山看不清树洞,因为深处太黑了。

  他好像看见有个影子在树里面,忽然间,从树洞中往上面射来几支暗镖,皇甫山早有准备。

  他在往树上飞跃的时候就已经防备着从树身上射出的暗器。

  劲风带啸,皇甫山早已一个筋斗又落在树下面。

  他连停也没有,便跃到卞不疑三人身边。

  卞不疑道:“我替你捏把冷汗。”

  皇甫山道:“树上有个洞,只能容下矮子进去,我好像看到树内有影子。”

  皇甫山的话未落,卜夫已按捺不住火爆的性子,大吼一声如雷鸣,双手举着他那三十二斤重的大砍刀直奔向大树而去。

  尤三郎大声叫:“卜兄小心。”

  果然,卜夫奔至距离大树还有两丈远,三支毒镖已向他射来!

  “西凉刀魂”卜夫咬牙切齿,双手竖起大砍刀左右疾推,便闻得丁丁当当声,毒镖已被他打飞在地上。

  卜夫逼近大树前,立刻双手抱刀就砍,第一刀就砍得两尺深,只闻得大树内一声厉嗥。

  那是谭平妻子的声音。

  她好像中了卜夫的刀,而卜夫并不停手,一连又是七八刀,忽见大树发出咔喳声。

  咔喳声渐渐的大起来,卜夫急忙闪身一边,只见那大树咕咚一声倒下来,砸得一地雪花纷飞。

  皇甫山便在这时奔了过来。

  卞不疑与尤三郎也到了断树边上。

  卜夫喘息着收起大砍刀,他的伤口在大腿上,虽然不妨碍行走,可是经过这一阵狂砍大树,鲜血又流出来了。

  皇甫山已惊呼,道:“谭平的妻子死了。”

  卞不疑道:“绝不是中了卜夫的刀。”

  尤三郎将信将疑的手扶断树看去,他也惊叫,道:“死得真惨。”

  卞不疑道:“卜夫的刀砍在树的四五尺高处,而谭平的妻子不足两尺高,她怎会死在卜夫的刀上?”

  卜夫也走进前,只见谭平的妻子斜躺在树洞底部,她的脖子有五个黑印。

  卞不疑沉重的道:“好毒的掌力,谭平妻子是死在控制他的人手中。”

  皇甫山道:“这儿一定有暗道,我们找。”

  卞不疑道:“我们永远也找不到,皇甫山,我们又白来一趟了!”

  皇甫山道:“我不甘心。”

  卞不疑大声道:“不甘心又怎样子?我连老婆都不要了,你又多的什么事?”

  尤三郎怒道:“卞大夫,你中邪了?”

  卞不疑叱道:“你才中邪了,为了想弄些银子,便不惜把女儿送进当铺,你活该!”

  尤三郎忿怒的道:“卞不疑,我揍你。”

  卜夫已怒骂,道:“姓卞的,你他妈的说什么?”

  卞不疑起身就走,边走边道:“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本人回金树坡了。”

  皇甫山上前去抓人,卞不疑走的真够绝,皇甫山总是差半步未能抓住他,气的大声叫:“小玉儿你也不管了?”

  卞不疑不回答,一直往前走,雪地上发出沙沙响。

  尤三郎与卜夫也在后面骂,卞不疑就是不回答。

  皇甫山就觉得奇怪——怎么卞不疑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不近情理的人。

  一个连自己老婆也不去管的人,这个人当然无情无义,皇甫山几乎也要骂了。

  卞不疑这一走,转眼就是七八里,梅花山庄早就不见了,卞不疑仍然不停步,皇甫山真的火大了。

  他沉声叫道:“卞不疑,你若再走,我们绝交。”

  猛孤丁,卞不疑回过身来,他笑的几乎弯了腰。

  卜夫与尤三郎也追上来了。

  卜夫腿上还流着血,他吼道:“姓卞的,他妈的,你还笑得出来。”

  卞不疑道:“你们的表演十分逼真,我很高兴。”

  尤三郎不解的道:“你发的什么神经?”卞不疑道:“我老实对你们说,当我发觉谭平妻子死状之后,就发觉大树附近有机关了。”

  皇甫山道:“我们更应该找那机关入口才是!”

  卞不疑道:“找机关入口?你怎不想想我们四人伤了三个,就算找到,怎么敢进去?更令我担心的莫过于敌人的虎牙毒镖,只怕我们还未与敌人照上面,就已经躺在机关中了。”

  他此言一出,皇甫山哈哈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也用不着说出不愿再找人的话吧?”

  卞不疑道:“谁说我要离开?老实对你们说,我准备大家住在梅花山庄上,我之所以说出那些话,旨在叫敌人听到,让敌人以为我们真的离开,我们反而潜回去。”

  尤三郎笑了,他拍拍自己受伤的右手,道:“新伤旧伤,我感觉好多了。”

  卜夫也粗声笑道:“卞大夫,我刚才骂了你,你……”

  卞不疑笑笑,道:“非如此不足以令敌人相信,你的骂是对的,哈……”

  卜夫跟着便也哈哈大笑起来。

  四个人顶着大雪往前奔,一口气就是三十多里外,皇甫山双手搓着问卞不疑,道:“卞不疑,我们已经远离梅花山庄了,应该可以潜回去了吧。”

  卞不疑不回头,他却大声说话。

  他不是因为西北风刮的大,而是说给三个跟在他后面的人都能听到。

  尤三郎与卜夫还侧着耳朵聆听。

  卞不疑大声,道:“就这样的前去梅花山庄?不被冻死也会被饿死。”

  这话倒是不错,如果潜回梅花山庄上,必定是十分隐秘,绝不能明着前往,天冷也得忍着而不能在庄子上燃起一堆熊熊大火。

  梅花山庄上早就没有存粮,万一呆上几天,岂不饿坏?

  皇甫山道:“卞不疑,我看这条路是回头路,是去谭平住的地方,难道你……”

  卞不疑道:“不错,我正是带你三人去谭平的山洞,因为这么大的风雪,不知要下到哪一天,我以为那个山洞是最好的避风雪地方。”

  尤三郎道:“也是个小小安乐窝。”

  卜夫道:“谭平人小鬼大,真会享受,他至死还不知道他的美娇妻是个易过容的丑八怪。”

  卞不疑道:“这对于谭平而言,他并没有什么损失,他心中的娇妻永远是美的,也是他深爱的。我们每个活在这世上的人,都免不了最后白骨一堆,是丑是美,那只是十分短暂的数十年岁月,如果你抱着你的娇妻而又想到她将来是一堆白骨的时候,便什么也无所谓了。”

  皇甫山道:“人生几十年,争的就是那几十年,卞不疑,你想的也太多太远了!”

  一笑,卞不疑道:“超凡入圣的人为永生,我们都是肉眼凡胎,所以我们想眼前。”

  他顿了一下,又道:“快到了,大伙少开口,灌一肚皮的冷风会放屁肚子痛。”

  他果然不再开口了。

  皇甫山也不多说,因为他在深思卞不疑的最后几句话,他想着这世上有几个是超凡入圣的人?又有几人为人们永远怀念而又歌颂?真是太少了。

  有人以为人相封将甚至坐上皇帝宝座就会流传千古,有的人却抛弃一切入山求道以为永生,皇甫山却想着那些并不能把一个人的生命塑造得完美与永生,重要的是把握现在。

  人的一生转眼数十年,如果连这数十年的生命也不去把握,那就是虚度,终究是白骨一堆。

  江湖上白骨一堆到处可见,梅花山庄大血案就是白骨一大堆。

  尤三郎也在想着心事,他不愿多想卞不疑的话,因为他觉得卞不疑一定读了不少书,书读的多了,往往就会想些与一般人格格不入的话。

  他只想他的女儿尤二姐,如果能找到他的尤二姐,他会立刻与女儿还有好友卜夫三人离开太祥府回西北去,因为他老了,女儿也该找个归宿,一生浪迹江湖是应该找一个落脚地方了。

  卜夫可并不想什么,他只等到了谭平的山洞中,先喝上几斤女儿红。

  谭平在洞中备了不少女儿红。

  谭平每一次从仓州回来,顺轿载着许多他夫妻二人所需要的东西。谭平不但会从万人迷妓院拿到应得的银子,他更会去“大家乐赌场”再多弄几个。

  每一回他都是满载而归,只有这一回,谭平怎么也想不到会死在虎牙毒镖上。

  山沟里刮下一阵过山风,大团大团的堆雪压下来,几乎已分辨不出山道了,但卞不疑走得很轻松,他甩动双袖走得十分快,就好像他长了两只翅膀一样在陆地飞行。

  前面,卞不疑突然停下来,他往四下仔细看,便立刻指着西北方的山崖,道:“谭平真会找地方,那山洞是面朝东南方,冬暖夏凉!”

  皇甫山道:“终于找到了。”

  卜夫伸手抹去胡子上的落雪,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因为他想到了山洞中放的女儿红。

  仓州府的女儿红是有名的好酒,这种落雪天正好遮寒意,坐在火堆边喝酒,那是一种享受。

  四个人转眼之间便到了山崖下面。

  卞不疑抬头看,不由愣然,道:“各位,好像有人在洞中。”

  皇甫山挺起脖子仰起头,道:“似乎有烟冒出来。”

  尤三郎道:“我不信还有比我们来的更快的人,卞大夫,说不定谭平老婆在洞中升起的火快灭了。”

  卜夫点点头,道:“对,对,对,这么冷的天,她一定会在洞中升火。”

  卞不疑没开口,他总是多想,有许多事情是不能以常情或直觉判定的。

  皇甫山道:“且容我上去看看,你三位在下面等着,若有情况,我会小心应付。”

  卞不疑道:“皇甫山,你习过局部龟息大法,上去的时候你最好不呼吸。”

  皇甫山指着上面,道:“你是说那些烟有毒?”

  卞不疑道:“我是说谭平中的尸毒虎牙镖,剧毒化作烟雾,便一样叫人不舒服。”

  皇甫山惊讶的看看上面洞口,果然一阵一阵烟雾飘出来,只是他不懂烟雾与谭平的脸上中的毒镖有什么关系。

  他愣然的问卞不疑,道:“你是说洞中谭平的尸体也被用火烧了?”

  卞不疑道:“希望我的推理错了。”

  尤三郎道:“你的什么推理?”他也迷惘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洞中只是飘出轻烟,会有什么危险。

  卞不疑眨着一双精明的眼神,一手摸摸仍然痛的伤处。

  他在大树附近中了毒镖时候便以极快手法挖下一块皮肉,此刻冻的又红又肿。

  他知道敌人以毒镖在暗中偷袭,这时候他实在也想不通山崖上面会不会又是敌人的疑阵。

  但有一点他可以解释,那便是谭平妻子在离洞的时候已打算一去不回头了。

  他敢断言,谭平妻子一定知道那些什么“宫”的所在,她把四个人引往梅花山庄附近,就是想一举杀死他们四个人,因为她是那个神秘人物的属下,她嫁给谭平就是一项任务,谭平死了,她不能一个人孤独的住在山洞,她的自我毁容,只不过是争取卞不疑四个人的信任,她如果表现的好,而且一举能杀死卞不疑四个人,她便仍然会受到她主人的信任与好感,而她的容貌也自会再由主人加以美化。

  卞不疑十分仔细的说出他的这一想法,皇甫山已深信卞不疑的推理正确。

  尤三郎道:“如此说来,上面的烟是大火的余烬了?”

  卞不疑道:“我正是如此想,也许上面洞中已是火场焦土一堆,因为谭平妻子若不打算再回来,她便不会留下洞中一切,所以她在我们走后放了一把火,然后追上我们,这正是令我们想不到的事。”

  卜夫粗声道:“如此一来,洞中的女儿红也完了。”

  尤三郎叹口气,道:“卜兄,你最好别抱希望。”

  皇甫山道:“三位在下面等着,在下先上去看看,我们既然来了,在这大雪天里总得上去才知道真相。”

  他见那根绳子垂下来,便拉住绳子往上攀。

  皇甫山很小心,当他攀到五丈高处,立刻施展出他的“局部龟息大法”,然后又缓缓的往上面攀,但就在他快要到达洞口的时候,突觉手中绳索一松,心中吃一惊,只见一片覆着厚厚一层白雪的老藤往下面落来。

  皇甫山大叫一声:“不好!”便暴展双手奋起力量往岩壁上抓去!

  他的身子往下滑落两丈多方才定住,那一片老藤已自他的头上往背压下去。

  皇甫山未被老藤压落下去,他却把山壁上的雪踢落不少,那么冰冻的山壁,被他运起的金手指生生插入半寸深,他的身子方才定住。

  半寸深足能稳住他的身体,那片老藤已哗啦啦带着一堆白雪落在地面上。

  大片老藤并未压中下面的卞不疑三人。

  他们三人就在皇甫山的一声“不好”中闪向五丈外。

  卞不疑吃惊的走上前,他抬头见皇甫山仍然抓紧在山壁上,便高声道:“皇甫山,是怎么一回事?”

  皇甫山在上面,道:“我现在上去看看,卞不疑,差一点上个当,这些老藤有问题。”

  卞不疑道:“多加小心,皇甫山,莫忘了小玉儿与我的娇妻还有……”

  尤三郎立刻接道:“还有我的女儿尤二姐,都需要你的协助。”

  皇甫山不开口了,因为他又运起“局部龟息大法”,他停住口鼻子不呼吸。

  他移动得很辛苦,因为他每升起两尺高就得以他的金手指往山壁上插着——天寒石冷难着脚,他只好凭藉着手指的力量往上攀。

  他终于攀上去了,那么大的风雪,他竟然背上出汗,不喘息的望向下面,卞不疑在向他招手。

  皇甫山立刻明白卞不疑的意思,卞不疑要皇甫山注意山洞。

  缓缓的走向山洞,皇甫山全身戒备着——他也不敢呼吸,因为山洞中尽是灰烟。

  那石洞本来有三间石室,谭平夫妻二人住在中央一间,两边的石室各一间,皇甫山从冒出的轻烟望过去,不由一阵心喜,因为那冒烟的一间正是中间石室中飘出来的,另外在洞道上并未发现左右两间石室中有烟飘出来。

  皇甫山敢确定此刻山洞中不会有人在,因为中间的冒烟石室中的室门开着,里面那么多珍贵的东西均已被大火烧毁,而两边的石室门却仍然好端端的关着。

  石洞道上有一堆烧烬的火灰,皇甫山知道那是他们四个人夜里围坐的火堆。

  只要有地方住,先躲过这场大雪,总是幸运。

  皇甫山试着吸了一口气,觉得并未有任何异状,便大胆的往洞中走去。

  他先推开左面石洞,只见一应锅灶仍然好端端的,且有两只大缸,里面一定储存着粮食。

  皇甫山又转向右面石室,里面果然存放着一应腊味卤肉与酒坛。

  皇甫山立刻走到洞口山崖边,他找来一根粗绳子垂下去,高声道:“卞不疑,你们上来吧。”

  下面,卞不疑大感奇怪,他见绳子垂下来,便当先往上面攀去!

  不旋踵间,三个人相继都攀上石洞口。

  这时候外面的风雪更见大了。

  卞不疑小心的闻了一下飘出的轻烟,十分困惑的道:“实在叫人不懂,为什么把中间的石室烧掉。”

  卞不疑已举步往洞中走去。

  卜夫沉声道:“矮子做事,总是反常得叫人猜不透,那婆娘不足两尺高,当然做些叫人莫名其妙的事情。”

  卞不疑道:“老藤我已查看过,是被人用刀割断许多枝,而把一根绳子垂下去的,这表明如果有人上来,会被老藤压着摔下去,不被摔死,也会被压死在下面。”

  皇甫山道:“割断老藤的人一定是谭平妻子,她是个十分有心机的矮女人。”

  尤三郎道:“她本想一举把我们四个人害死在那株千年老树下,她以为那个地方她一定会找来帮手。”

  卞不疑接道:“最重要的是她为了表示对她主子的忠心而把我们引到那大树前面,但她如此做法已被她的主子所不谅解,所以她是死在自己的主子之手。”

  皇甫山道:“不错,如果当时真能一举杀了我们四人,她也许还能活下去。”

  卞不疑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不死,她主子为了地方秘密不被发现,便只有杀了她。”

  卜夫道:“可是我们却找不到她主子,而且更不知道她主子是怎么对她下的毒手。”

  卞不疑重重的道:“我们会的,只要找到这人,便不难查出一切。”

  便在这时候,卜夫已自右面石室中抱出一坛女儿红,大笑,道:“这种鬼天气,正好祛祛寒意。”

  卜夫正要往口中灌,卞不疑立刻伸手按住卜夫,道:“等一等!”

  卜夫道:“卞大夫,你又发现什么了?”

  卞不疑道:“这酒坛的封口是你打开的?”

  一愣之下,卜夫道:“不是我,不过,这有什么关系?”

  卞不疑道:“先容我试一试。”

  只见他自发问抽出一根银针往酒中挥去,等到卞不疑把银针拿出来,卜夫的脸更见苍白了。

  他重重的把一坛女儿红往中间石室中掷去,口中暴喝怒骂:“他妈的!”

  “嘭!”一坛女儿红被他砸得粉碎。

  卞不疑看看那几乎发黑的银簪,叹口气,道:“酒中有砒霜,穿肠毒药,服了便会七孔流血而亡。”

  皇甫山道:“我们不喝酒,我们吃肉,先升起一堆火来,然后烤干衣裳……”

  卞不疑已进入右面石室,他看着一排吊挂的腊肉卤味,却也不敢贸然用口去尝。

  他一块块的用银针试着,所幸肉上并未有毒。

  山崖上的洞口有许多堆放的干柴,那是谭平准备今年过冬用的。

  山洞中酷寒,每天都要在洞中升起一堆火,这时候皇甫山便在石洞中把火升起来,他还支起木架取过铁锅,炖起一锅肉来。

  只有皇甫山一人没有受伤,也只有他一人忙进忙出的为大伙张罗吃喝,直忙到天黑以后,方在火堆边躺下来。

  皇甫山只要一躺下来,便会想着小玉儿,他不知小玉儿现在如何了。

  其实躺在火堆边的另外三人中,也只有卜夫一人睡得安逸,卜夫心无牵挂,当然好睡。

  尤三郎想念女儿尤二姐,他实在悔恨,想不到“和气当铺”的梁心会如此奸诈,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卞不疑本来是不大有什么牵挂,他只与皇甫山一样的挂念着小玉儿,然而,自从欧阳玉环把她的女儿欧阳小倩送做堆似的成了他的妻子以后,只新婚一夜,甜头初尝便失踪了,这叫他如何在此时睡得好?

  皇甫山发觉卞不疑辗转反侧,便低声问:“卞不疑,你一向足智多谋,深得大奶奶欢心,如今我看你呀,也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睡不着,是吗?”

  卞不疑道:“我已至‘当局者迷’的迷窍中了,皇甫山,我真想回百灵岗去。”

  皇甫山猛一挺上身,道:“回去?怎么回去?大奶奶向我们要小玉儿,你怎么办?”

  卞不疑道:“大奶奶已经知道了。”

  皇甫山道:“那一定是小雀儿回去向大奶奶禀告的。”

  卞不疑摸摸袋中的那支龙角。

  龙角得自“和平当铺”梁心的私藏,他们也几乎被龙角中的藏针所伤。

  龙角的制造十分精密巧妙,卞不疑想不通为什么梁心会有这种霸道的东西。

  半晌,皇甫山问卞不疑,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卞不疑道:“皇甫山,我想定了,我们再去梅花山庄一次……你听清楚,仅这一次,如果再找不到一点线索,我们就回转百灵岗,我向大奶奶请罪。”

  皇甫山道:“快三年了,我只在过年节的时候回去向大奶奶拜个年,而且只住一夜,我们是出来暗中追查梅花山庄大血案的,我们在尽力。”

  他顿了一下,又道:“大奶奶也知道我们在尽力而为,因为大奶奶相信我们。卞不疑,你如果回去向大奶奶请罪,那会令大奶奶失望的。”

  卞不疑道:“我……江郎才尽,脑干心碎了。”

  皇甫山道:“卞不疑,你少浑蛋,睡吧,明天我们还得办事的。”

  尤三郎开口了——他也没睡着。

  他重重的叹口气,道:“我更浑蛋,我怎么会那么相信我的女儿有办法?”
 

 
分享到:
弟子规
猫和老鼠合伙4
荒淫皇帝:结婚当晚跑去逼奸守寡嫂子
美女自称是宫眷
三字经103
中国最早的“裸模”到底是谁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