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血杀恩仇录 >> 第二十三章 万人迷妓院

第二十三章 万人迷妓院

时间:2014/9/22 18:25:28  点击:2185 次
  软轿不是白色的,抬轿的也不是大脚女人

  那地方山道难行,软轿便很流行,抬轿的是两个大汉,他们抬轿不用手,双肩左右闪,腰一扭就换个肩,走起路来就像跑,比跑还快。

  卞不疑追了一阵子,心中在思忖,也许轿中坐着的是普通人。

  不过,这条路是往仓州府,顺道前往并不吃什么亏。

  皇甫山一路不开口,他心中在想着小玉儿。

  尤三郎当然也想他女儿,尤二姐再是精明却也被人送到个不知名的地方,是生是死尚且不知道。

  “西凉刀魂”卜夫扛着大砍刀气唬唬的不说话,尤三郎已经能自己走路了,当然他轻松多了。

  前面的软轿飞一般的往前走,抬轿的竟然不打尖,他们一边抬轿一边吃东西,便喝水也不停下来。

  软轿不停,卞不疑四人当然也不停,他们跟在两里外,跟的近了怕被发现。

  其实早就被人发现了,因为那软轿中坐了两个人,一个是绝色美娇娘,另一个就是“侏懦小子”谭平。

  卞不疑也想不到软轿中会是“侏儒小子”谭平与一个美人儿,皇甫山就想绕道拦住软轿,却也被卞不疑拦阻住,卞不疑提醒皇甫山,休忘了敌人的凶残,更别忘了梅花园附近死的两个大脚女人——为了灭口,即使是他们自己的人,也会下毒手。

  于是,软轿进了仓州府的大城门,一路往东街第四巷内走去。

  抬轿的慢多了,进得城以后就不必那么奔跑如飞,那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仓州府城内东街第四巷,只住了一户人家,如果有人提第四巷,不少人就会哈哈笑,因为第四巷是个妓女院,金字招牌并非是大生意人的专门招牌,妓女院也有金字招牌。

  “万入迷妓院”五个大金字,每个金字就有人头那么大,深深的刻在一块大铜板上面,白铜上面刻金字,亮光闪闪的比大门檐下挂的两盏大纱灯还亮。

  软轿并未在门口停下来。

  软轿一直抬进“万人迷妓院”的二门后,第四巷又来了新的美娇娘。

  第四巷也挤了不少入,不过这一回跟来看的人很失望,因为软轿没有在门口停,轿中的美人没有人看到。

  卞不疑与皇甫山就没有看到软轿中的人,他们只是听别人在议论。

  尤三郎与卜夫二人仍然跟在卞不疑与皇甫山后面。

  尤三郎很小心他的金剑,他把金剑插在内衣腰带上,右手却用布巾吊在脖子上——他的罪受大了。

  四个人走出第四巷,对面街上有座酒楼,卞不疑四个人早就饿了,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四个人谁也不开口,因为酒楼中不少人正在议论纷纷,这些人说的正是第四巷。

  第四巷的金字招牌“万人迷”,里面的姑娘都是好样的,仓州府城就有不少好色之徒以此而自豪,“美女如云”四字,那在万人迷妓院是当之无愧。

  小二送上一盘脆肠爆花蹄,竹叶青三斤一壶刚放定,卞不疑的一块银子已塞进小二手中,他低声道:“收下吧,怪辛苦的。”

  小二惊喜的道:“爷,应该的,出门在外诸多不便,我们能侍候爷,是光荣。”

  笑笑,卞不疑道:“第四巷来了新姑娘……”

  小二忙又笑道:“第四巷的姑娘没有一个不漂亮,而且个个又温柔。爷,美姑娘再加上温柔又体贴,那才叫男人着迷呢。”

  卞不疑道:“这些姑娘都是从哪里找来的?”

  小二摇头,道:“没有一个是本地的。”

  皇甫山道:“小二哥,向你打听一个人,不知你知道不知道?”

  那小二的布巾往肩头搭上,笑道:“这位爷,只要稍有头面的,你请问。”

  皇甫山低声道:“此地可有个叫万飞蝶的人?”

  小二几乎笑出声,他指向对面第四巷,道:“各位大概是刚来的吧,万大老板就是第四巷当家主事的,各位难道不知道?”

  他此言一出,四个人齐瞪眼,想不到梁心临终之言,说的万飞蝶会是仓州妓院大老板。

  卞不疑低声又问小二,道:“小二,那万飞蝶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二以手捂住嘴巴笑,道:“当然是女的,而且是个美得不能再美的女子。”

  够了,卞不疑摆手笑道:“小二,你去忙吧。”

  小二却收住笑,道:“四位如果打算去见识一番,我小二多一句闲言,敢问四位身边带了多少钱?”

  皇甫山道:“这话什么意思?”

  小二笑笑,道:“四位一定还不知道,第四巷万人迷妓院的规矩,可要听一听?”

  他顿了一下,又笑笑,道:“当然,四位不打算进去,那就不用小子多舌了。”

  卞不疑道:“我们入乡问俗,你请说。”

  小二弯腰低声,道:“一两银子进大门,二两银子吃杯茶,要见花姑娘,那就要看你出多少银子了。”

  笑笑,卞不疑道:“不就是这些吗?三几两银子并不多,但不知这万飞蝶的年纪有多大了?”

  小二想了想,道:“我也没见过,不过见的人都直叫美,想来一定长的美了。”

  卞不疑拉住皇甫山,道:“皇甫山,你可知道妓院的女子都是可怜人,只不过万人迷妓院的姑娘们长的好看一些,我希望你别上当,我们只是为了万飞蝶而来。”

  皇甫山道:“我只担心小玉儿,卞不疑,你什么时候见我拈花惹草?”

  笑笑,卞不疑道:“干拉拉而又火气旺盛的年轻人,一旦跳人脂粉阵中,差不多都会目迷十色而忘了自己何许人,我是为你担心!”

  皇甫山道:“卞不疑,为你自己担心吧。”

  卞不疑对尤三郎与卜夫二人,道:“二位且在客栈中歇着,我与皇甫山先进入万人迷妓院去,且看一看万飞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卜夫道:“必要时把那女人弄出城,我们霸王硬上弓,她若不实情实说,我们取她的命。”

  卞不疑道:“不可以,我们不能在仓州城杀人,我们只想认清梁心为什么要说出万飞蝶这个人。”

  于是,皇甫山与卞不疑并肩大步往第四巷内走。

  二人一直走到巷底的大门楼前,天还未黑,那两盏大纱灯已点起来,便也照得那块铜牌上的金字更加的闪亮似金。

  这儿的大门下并非一般大茶壶人物,一张桌边坐着两个俏姑娘,长绢铺在桌子上,文房四宝齐备,任君高兴的写上几个字,便是一首打油诗也可以。

  卞不疑走上前,拿起笔来便在黄绢上写道:

  “万花丛中蝶飞舞,我今前来亲芳泽。”

  “砰”的一声,十两银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立刻,有个姑娘站起来,笑道:“先生,你想会会我们老板娘?”

  卞不疑道:“可以吗?”

  那姑娘笑道:“老板今天有客人在……”

  卞不疑立刻又是十两银子取出来。

  他明白,那地方只有银子好办事,别看是两个姑娘,单只那种风度,就非一般女子可比。

  那姑娘收起银子——好像她应该收下那么多银子似的,笑笑,道:“你请跟我来,容我进去问一问。”

  她看看皇甫山,又道:“这位是……”

  卞不疑道:“我们一道的。”

  那姑娘立刻大笑起来……

  卞不疑道:“好笑吗?”

  那姑娘收住笑,道:“怎么不好笑?”

  卞不疑道:“我以为这并不可笑。”

  那姑娘俏嘴往上一翘,笑道:“客爷,双赌单嫖,这个道理你该知道吧。”

  卞不疑尴尬的笑道:“见见你家老板,我们可并不打算真刀真枪的干,你别误会了。”

  那姑娘又是一声笑,道:“进得我们万人迷院来的人,开始只是想看看姑娘们,但当见了面,没有不立刻变心的,变得像一只色狼似的。”

  皇甫山冷哼不语。

  卞不疑却笑道:“真要到了那一步,我的朋友是会让贤的。”

  那姑娘又一顿,遂点点头,道:“好吧,你二位先到一间客室等着,我看在银子份上,为二位进去问一声。”

  她真诚实,卞不疑就觉得这儿的气氛与一般妓院大不同,而且这儿未见闲杂的人走动,倒像个豪门大院。

  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被那姑娘引进一间摆设着古玩玉器名人字画的大客房中,一张红木大桌边刚坐下来,两个看上去只不过十四五岁的姑娘,提茶端盘的走进来。

  卞不疑立刻闻到一股上好的铁观音茶味,一个大盘中更放着四色糕点。

  如果盘中是花生瓜子,在这种场面上便显得庸俗了。

  皇甫山突然觉着这里不是妓女院,因为他有着宾至如归的感觉。

  卞不疑不由得伸手取出十两银子放在盘上。

  客栈中小二曾言及,吃茶银子要二两,他给十两。

  两个姑娘笑笑,弯弯腰就退出了。

  皇甫山低声问卞不疑,道:“卞不疑,我们应该在半路上看清楚那顶轿子的,万一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岂不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儿?”

  卞不疑道:“不会,我预感这次不会白来,梁心的临终之言值得我们找出那女人!”

  二人正在低语,忽闻翠环丁当声,眼前走出个俏得不能再俏的女人。

  这女人的年纪有多大,只怕谁也不会知道,因为她的一切都是美过了头。

  卞不疑就奇怪世上还有这么美的女人。

  皇甫山更吃惊,他以为这女人与那墙上挂的画像美女一模样。

  那笑意出自仙女般的嫩脸上,卞不疑不自主的站起来,笑道:“姑娘,你是……”

  美人儿浅浅一声笑,抿嘴半掩面的娇又憨态毕露,道:“二位爷,我是来请二位爷的呀,我们万老板刚有空,她请二位过去坐。”

  卞不疑看看皇甫山,二人并肩走出客房往里去。

  回廊都是雕花栏杆,院子里种满了各色寒冬开的花,当然,梅花最多。

  万人迷妓院真够大,卞不疑就觉着有点像是皇宫大内苑,单只沿着一边回廊,就有五段,真奇怪,走了这么多远竟会没有看见人。

  皇甫山心中就嘀咕,人都躲到什么地方了?

  其实冬天人都躲进房间了。

  在这儿,房间里有大火盆,像棉被似的门帘都绣着花,挂着门帘再关上门,声音就不会传扬出来了。

  更何况来找姑娘的人找到如意的便关上了门,没有一个叫喊的。

  其实,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尚不知道,那便是万人迷妓院的打杂姑娘不只好看,而且也有一身本事。

  万飞蝶的本事有多大?没有人见过,不过去年有两个刀客自称山东响马,两个大汉一样壮,手伸出来那指头就像油馍棒一样粗,可是万飞蝶不买账。

  那两个响马要闹事,也不知怎么的,叫万飞蝶手一挥之间,便夹着尾巴逃了。

  现在,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被引进一座十分精致的大厅上,厅上的摆设又不一样,热烘烘,香喷喷,中间坐着个大美人,那美人冲着二人笑,伸出葱也似的玉手,道:“爷们上门来,就是我万飞蝶衣食父母,快请坐下来,先吃杯暖酒。”

  卞不疑很懂规矩,立刻自怀中摸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笑道:“算是见面礼。”

  那美得像仙女般的万飞蝶,笑得一口碎牙都露了出来,道:“哟,爷真大方,在什么地方发财呀。”

  卞不疑伸手烤着火,笑道:“做点小买卖,万老板,我们慕名而来,你多指点。”

  万飞蝶哈哈一声大笑,道:“这种事情还用指点?天生男女邯会这一套。”

  她看看皇甫山似乎有些不喜欢,因为皇甫山一身破烂又病怏怏,好像个穷酸。

  欢场的女子最势利,看到穷酸就讨厌。

  万飞蝶好像只喜欢卞不疑。

  卞不疑却指着皇甫山对万飞蝶道:“万老板,我这位朋友最有钱,头一回上门来,希望你会为他制造快乐。”

  万飞蝶眨眨眼,笑道:“真的呀,差一点得罪财神爷,你朋友贵姓大名呀?”

  皇甫山笑笑,道:“万老板,我不准备把名儿在你这儿万古流传,通名报姓就免了吧!”

  万飞蝶又是嗤嗤一声笑,道:“这是常情,我理解,万一名儿传出去,你的老婆会吃醋。”

  卞不疑道:“万老板,今夜我二人不打算走了,你收留我们吗?”

  万飞蝶道:“欢迎!”

  她忽然拍手连三下,立刻自侧屏后面转出个姑娘来,皇甫山一看变了脸,卞不疑已戟指其中一个姑娘,道:“小玉儿!”

  万飞蝶的反应真快,立刻自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来。

  然而,卞不疑已大叫,道:“皇甫山,小心这女人的手帕有问题!”

  皇甫山已飞越到那个叫小玉儿面前。

  小玉儿未稍动,但面上一片木然。

  万飞蝶几乎与皇甫山同时跃到小玉儿身边,万飞蝶还故意以手帕甩向皇甫山,叹声道:“爷,她不叫小玉儿,怕是爷认错人了!”

  皇甫山不动,他停住呼吸,因为卞不疑的话他听得根清楚。

  错身出左掌,皇甫山已扣住小玉儿,叫道:“小玉儿,你不认识我了?”

  那美而俏的小玉儿仍然迷惘的未开口。

  万飞蝶已冷冷道:“二位不是来寻乐子的吧?”

  皇甫山根本不理会万飞蝶的话,他拉着小玉儿直叫喊,道:“小玉儿,小玉儿!”

  卞不疑错身挡在万飞蝶身前,冷冷道:“万老板,有个人你一定认识吧?”

  万飞蝶扭腰摆臀的抖着手帕往卞不疑的面上,道:“谁呀?”

  冷冷的,卞不疑道:“万老板,收起你的‘仙人迷路草’,这玩意儿在我们面前不管用!”

  万飞蝶大吃一惊倒退三大步,道:“你们是谁?你说我认识哪一个?”

  卞不疑道:“清风镇上开当铺的梁心,万老板,你不会否认吧?”

  万飞蝶面孔一僵,道:“梁心死了!”

  卞不疑道:“他死在你们自己人手中。”

  万飞蝶道:“原来同梁心一起的人是你们。”

  卞不疑道:“所以我们找来了,而且也找到我们要找的人。”

  万飞蝶忽然仰天尖声笑起来。

  卞不疑道:“如是我,我就笑不起来。”

  便在这时候,皇甫山已急的抖着小玉儿,道:“小玉儿,你说话呀,你怎么会被他们送来这里?你一定受到不少人侮辱……你……”

  卞不疑道:“先带她出去,皇甫山!”

  这也正是皇甫山想做的,他伸手去扶小玉儿,不料小玉儿抖然出掌,实实在在打中皇甫山的脸,打得皇甫山面上青一块。

  卞不疑也看到皇甫山挨一拳。

  在不防备之下挨一拳,皇甫山并不生气,他疾出右掌,抓住小玉儿的右臂,逼使小玉儿无法再出手。

  万飞蝶一声叫,道:“你们胆敢来我这里抢人。”

  就在她的话声中,大厅后转出七个人来,这七个人都是白净净的汉子,唯有一个人是矮子,而且矮得出奇。

  不错,矮子正是“侏儒小子”谭平!

  卞不疑嘿然冷笑,道:“谭矮子也在妓女院,可好,这证明…件事情!”

  谭平先吃一惊,旋即呵呵尖笑,道:“原来你们摸进仓州府来了,算你们倒霉。”

  只见他双手身上摸,两把短刀已握在手中。

  万飞蝶立刻问谭平,道:“你认识他二人?”

  谭平道:“戈长江的宝贝儿子戈玉河就是死在那瘦子手中的。”

  万飞蝶道:“戈玉河被杀,戈长江一定发疯,他就只那么一个宝贝儿子。”

  谭平晃着十分不衬的大脑袋,道:“戈长江为了替儿子报仇,他招回各处角头,可是这家伙不是省油灯,双方在白马坡上未分出输赢。那天我去快乐堡,戈长江求我帮助他,可好,主意原本不错,只可惜那家伙像个猴儿精,没有被我一刀捅死。”

  想起竹竿上谭平伪装成石秀,差一点未被他一刀捅入肚子里,皇甫山立刻把手中的小玉儿推给卞不疑。

  皇甫山转而走向谭平,沉声道:“有道是矮子矮丑八怪,你不但怪而且坏,是个必须离开这世界的人。”

  谭平嗤嗤笑道:“上次伪装小孩子,老谭我就自觉有失身份,只因为谭大爷具有搏杀的本领。今天,嘿嘿嘿,你就会知道玩刀的至高境界是什么。”

  皇甫山面色平淡的道:“但愿你的言行一致,令在下能见识到刀的艺术是什么!”

  谭平大刺剌的道:“你会的,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另外七个面白紧衣大汉,已在谭平的话声中分别堵住前后门,万飞蝶已沉声,道:“要干净利落,别弄坏我这屋子里的家具古玩。”

  谭平在移动了。

  他那不足两尺半的身子像是在地上弹动一样,两把怪模样的尖刀还相互之间的切磨着发出沙沙声。

  皇甫山只淡淡的站在那里——他也提防着万飞蝶,因为万飞蝶手中握着一块“仙人迷路草”手帕!

  猛孤丁,谭平的双刀出手了。

  两把尖刀就在他的矮身翻进中,宛似两颗流星般射向敌人的头。

  皇甫山见谭平竟然双刀掷出,大出所料,立刻发掌拍出,大厅上,谭平的身子已到了皇甫山身前半尺地。

  令人惊奇的是谭平手中突然又多了两把尖刀,而且尖刀又是那么快的直往敌人下三路分削而上。

  皇甫山原以为谭平只有两把刀,他心中也打定主意,且出掌拍落射来的两把刀,下面准备把谭平当球踢。

  如果皇甫山奋力一踢,谭平非被踢出门外不可。

  尖刀在皇甫山的双腿前激闪不已,他这才发觉谭平竟然会有四把刀。

  更令皇甫山震惊的是身后面突然又多了一个人,一个手中尖刀已指向背心的大汉。

  皇甫山大吼一声猛一旋,身后的尖刀贴着他的侧面刺过去,衣袋被捅了个洞,便也令他一把抓住那人的右臂。

  “啊!”

  皇甫山的金手指比刀还厉害,抓得那人立刻血肉碎溅,整个身子已不由自主的砸在滚地而上的谭平。

  谭平的尖刀自那人的肚子与大腿上拔出来。

  他也看见皇甫山的双掌,便闻得他一声叫:“金手指!”人已穿窗而出——谭平溜了。

  皇甫山本欲追杀,但见卞不疑抓牢小玉儿在挣扎,便回头问卞不疑,道:“小玉儿怎么了?中了什么邪?”

  卞不疑道:“我还未查出来,皇甫山,我以为先带走小玉儿,找个地方再细细的观看。”

  万飞蝶尖声道:“想带走我的人?那得在老娘面前露两手,我这儿不是任人耍狠的地方!”

  卞不疑冷笑,道:“拐了我们的姑娘,你竟然还敢说我们的不是,太岂有此理了。”

  万飞蝶冷笑连声,道:“你们才岂有此理,看我院里姑娘美,您二人见面想玩阴,说什么她叫小玉儿,哼,那就请你二人问问她,她若是你们的小玉儿,我万飞蝶用大花轿送她出去,要是她不是你们的小玉儿,你二人今天就得还我一个公道来!”

  皇甫山对于叫喊对骂不在行,气的脸红脖子粗。

  卞不疑就不一样了,他嘿嘿一声冷笑,道:“万老板,我看你是瞎了眼,谭平是干什么的?如果爷们猜的不错,姓谭的矮子是专门送姑娘的人,我问你,姓谭的今天又送个什么样的姑娘来了?”

  万飞蝶吃惊不改颜色,她对吵架很在行。

  重重的一跺脚,她大叫:“你管不着。”

  有个守正门的大汉一顿手中钢刀,道:“当家的,不就是这两个王八蛋?宰了完事!”

  对面也有个白面汉子,道:“对,当家的,你只要抬抬手,我们围紧了杀。”

  万飞蝶在犹豫,因为谭平的几句话令她不即决定,因为谭平说戈长江与他的几个角头也未打赢这人,眼前她就没有把握对付。

  没把握的事情,万飞蝶是不会干的,就如同做生意一样,赔钱的生意谁愿意干?

  地上滚动着个半死不活的人,鲜血染满地面,万飞蝶沉声道:“把他拖出去,能治就快点冶,不能治就弄口棺材抬出城。”

  卞不疑已在看着小玉儿的双目。

  他是个十分精明的大夫,他更知道小玉儿的眼神。

  那一双眼睛实在美,卞不疑看不出小玉儿是中了什么迷魂物,她的神志也好像并未有什么可疑地方。

  皇甫山见万飞蝶不再命另外几个大汉扑杀,反而叫人把地上的重伤大汉拖走,以为她知难而罢手,便立刻对卞不疑道:“卞不疑,先离开此地!”

  万飞蝶冷笑,道:“我可以让你们走,但我的姑娘你们不能带走!”

  皇甫山咬牙忿怒的道:“你的姑娘?我便实对你说,如果小玉儿受到什么治不好的伤害,我会拆了你的房子,万飞蝶,你就……”

  他的话只说一半,忽然一团彩影扑面而来。

  万飞蝶出手了。

  她很会制造出手机会,皇甫山就以为万飞蝶不会出手,但出他意料的是在他分神说话的时候,也在他回头看向小玉儿的时候,万飞蝶就好像个彩蝶似的翩然飞到他的面前来,金簪带着彩带直取皇甫山双目——真狠!

  女人出手就夺人双目,这个女人一定毒辣。

  但皇甫山也不含糊,他上身稍偏,双脚不移,出手就是“金指锁喉”,食中二指已夹袭来的金簪。

  那彩带,皇甫山一直注意万飞蝶身上的零件——自从卞不疑提醒他万飞蝶的“仙人迷路草”以后,他就注意着万飞蝶的双手。

  他当然也留意万飞蝶簪上的彩带。

  果然,当皇甫山的左手食中二指夹住那支几乎尺长的金簪时候,附在簪上的彩带竟然往皇甫山的脸上卷来,而且也被彩带卷中。

  皇甫山根本不为所动,万飞蝶只高兴一半便又变了脸色,她变得有些惊慌与忿怒。

  她当然不知道皇甫山与卞不疑二人早就暗中使出“局部龟息大法”,鼻子已用不到吸气。

  右手抓住飘上面的彩带,皇甫山抖手扫向万飞蝶的脸上,那一招在他而言只是想痛打万飞蝶一个嘴巴,而且也让他打中。

  “啪!”

  奇怪的事发生了,万飞蝶的面皮被打飞起一片来,然而却又不见半滴鲜血流出来。

  卞不疑就看的大吃一惊。

  万飞蝶惊怒交加中就在大厅上一连就是七个筋斗往大厅后面翻去,且口中厉吼:“杀!”

  卞不疑在空中接住飘飞的那块万飞蝶脸上的人皮,便只瞄了一眼就笑道:“人皮面具,这是一张非常精致的人皮面具!”

  两边的大汉已举刀往皇甫山围上来。

  这光景很显然的,他们是在阻挡皇甫山追击他们的万老板。

  其实皇甫山对于万飞蝶的遁走并不放在心上,他只关心小玉儿。

  他也决心保护小玉儿离开此地。

  对于六个大汉的围杀,皇甫山根本就是虚应故事,他举手投足不为已甚,他知道这些人只不过是妓院的一般杀手,只要场面过得去,他不想再杀人。

  他沉声对卞不疑,道:“带小玉儿走,这儿我一人足够应付了。”

  卞不疑拉着小玉儿往外走,不料小玉儿还不情愿似的在挣扎。

  卞不疑以为小玉儿一定迷失了本性,便笑笑,忽然出手点了小玉儿的两处穴道!

  卞不疑背起小玉儿就走,他走得很快,直到大门外也未见有人拦阻。

  皇甫山见卞不疑把小玉儿背出院外面,他忽然大吼一声,道:“住手!”

  六个大汉猛一怔,只见皇甫山抬起一把钢刀握在手中,他的右手夹着刀身,一段段的把钢刀夹断,就好像他握着一把金剪似的,看得六个大汉直瞪眼。

  皇甫山抛下刀把,冷冷道:“人要识相,如果想死,我也不是善人。”

  他走了,走地有声还带着金刚怒目样子。

  六个大汉没有拦,却挤在门边往外看。

  外面的天早就黑了。

  仓州府城的街上点了不少灯笼,卞不疑把小玉儿背到客栈里,只见卜夫正在喝闷酒,尤三郎躺在床上闭目休养,他那伤了的右手背虽然好多了,但一时间皮肉是长不合的,他把小臂吊挂在脖子上。

  卞不疑把个昏迷的小玉儿放在另一张大床边时候,尤三郎与卜夫已跳过来。

  卜夫叹道:“姑娘长的真好看,好看的姑娘最危险。”

  尤三郎道:“卞大夫,这姑娘是……”

  卞不疑道:“这个姑娘我不认识。”

  突然,门外传来皇甫山的声音,道:“卞不疑,你胡说,你会不认识小玉儿?”

  皇甫山走进来了。

  他满面兴奋之色,因为小玉儿终被他找回来了,虽然是从妓院找回来,难免叫人窝囊。

  卞不疑道:“幸好,这姑娘不是小玉儿!”

  皇甫山双手托起小玉儿的脸,叫道:“小玉儿,小玉儿,她是小玉儿。”

  皇甫山伸手拍醒那姑娘的穴道,又叫道:“你是小玉儿,你一定是小玉儿。”

  姑娘眨动着眼睛,道:“小玉儿对你那么重要?”

  顿了一下,姑娘又道:“小玉儿长的与我一样美?”

  卞不疑冷哼一声,道:“姑娘,你还是自己动手吧,如果我动手,一定会伤了你的脸孔!”

  皇甫山猛吃一惊,他几乎要跳起来了。

  尤三郎也惊讶的道:“她易容了?”

  卜夫张大嘴巴不知想说什么话,但他一个字也吐不出口的直摇头!

  那美得如同小玉儿的姑娘开口了。

  她的话还真好听,就如同小玉儿的声音是一样。

  皇甫山就以为她根本是小玉儿。

  卞不疑一直注视着姑娘的双眸。

  只见姑娘在她的双目边沿小心的挑动着,那粉一般的一张面皮,就开始缓缓的往下撕裂开来。

  灯影摇曳中,围在床边的四人一齐惊呼出去,只见小玉儿变成一个极其平庸的女人,这女人看上去足有三十多,也许四十岁。

  皇甫山就看的有些不舒服,他叹了一口气。

  那女人淡淡的道:“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小玉儿,但我还是个女人,总不会错。”

  卞不疑道:“我如果逼问你是谁把你改扮成我们要找的小玉儿,你一定不会说实话。”

  那女人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被人蒙上眼睛送入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他们把我修修改改以后送来此地,如果真要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是个矮子用轿子送我来的,那轿子走了好远好远的路。”

  皇甫山叱道:“你这丑女人也装成漂亮姑娘骗客人。”

  那女人真不含糊,她好像经过场面的。

  她开始大胆的道:“我也是南方勾栏院出身,年轻时候我一样的美,可是年过三十变了样,男人就不喜欢。哼,男人都要年轻漂亮的,等我易了容,变得脸蛋儿既嫩又俏了,男人又拿我当成他们心中的小姑奶奶一样捧我,哼,上了床,盖上被,还不都是一模样,真可笑,那些抱着我的男人在我的耳边直叫我天仙呢,嘻……”

  皇甫山泄气的坐在一边不开口。

  卞不疑道:“幸好不是小玉儿。”

  皇甫山怒拍桌子,道:“怎么办?我们去找万飞蝶,她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内幕。”

  卞不疑道:“这时候万飞蝶一定躲起来了。”

  皇甫山道:“她躲起来?”

  卞不疑道:“一定,因为你把她一张美丽的面孔撕破了,我如果猜的不错,万飞蝶是个老婆婆。”

  皇甫山咬牙咯咯响,道:“是谁能有这种神乎其技的易容之术?太绝了!”

  他很失望,好不容易找到小玉儿,却是个易过容的女人装扮的。

  卞不疑慢慢吞吞的道:“江湖上若是论起易容之术,有谁能比过梅花山庄庄主‘千面太岁’柯方达?大奶奶就曾说过,柯方达不但易容微妙微肖,他甚至还能缩骨半尺变成个矮子。”

  尤三郎道:“所以姓柯的称得上太岁二字!”

  卜夫道:“别说了,这个女人怎么办?”

  皇甫山想这女人不是小玉儿,忿怒的戟指门外,叱道:“你滚,我不杀你!”

  那女人也泼辣,她顿顿脚,道:“是你们把我掳来此地,我又没得罪各位,为什么杀我?”

  皇甫山道:“再不走你会后悔的,滚。”

  皇甫山真的火了,他已扬起手来要打人了。

  女的转身就走,她还回头道:“我真倒霉,这要是再打扮,可就难了。”

  尤三郎道:“卞兄,你们不该放走小矮子谭平,他一定知道许多秘密。”

  卞不疑道:“尤兄,你的手伤感觉如何?”

  尤三郎道:“痛苦减轻多了,卞兄,我以为捉住谭平必能问出一些秘密。”

  皇甫山道:“我也如此想,卞不疑,你设个法子,我们捉谭矮子。”

  卞不疑想了想,道:“我以为去找万飞蝶去,那个女人知道的秘密一定比谭平的更多。”

  尤三郎道:“有道理,易容过的姑娘俱都送来此地万人迷妓院里,这里也一定有许多易容姑娘,万飞蝶也必然知道姑娘是由哪里送来的。”

  卜夫扛着大砍刀,道:“走,我们找上妓女院,看一看那些美姑娘是不是都易过容。”

  东街第四巷的巷口竖了一块大招牌,万人迷妓院整修内部,三天之内不营业。

  妓女院不营业就是不接客,妓院关了门,第四巷立刻冷清清的便灯光也没有。

  虽然牌子上写着不营业,但还是从大街上转过来四个人,不错,卞不疑、皇甫山、卜夫与尤三郎四人先后进了第四巷。

  四个人不是寻欢来的,营业不营业对他四人不发生作用,因为他四人是来找麻烦的。

  当然是找万飞蝶的麻烦。

  皇甫山准备好了,如果万飞蝶不说出小玉儿的藏身地方,他准备叫万飞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尤三郎虽然手伤犹痛,为了尤二姐,他忍着痛也来了,他希望能从万飞蝶的口中得知女儿的下落。

  四个人进入第四巷,四个人也并肩站在两盏已吹熄的纱灯前。

  卞不疑冷冷笑,道:“大门关起来就想阻住咱们?”

  皇甫山道:“越墙进去吧。”

  卜夫冷沉的道:“何用越墙,咱们来是打架的,何不从大门进去。退开,看我的。”

  卜夫大跨步上了青石大台阶,侧身暴出右足踢在厚实的大门上!

  “咚”的一声,那大门被卜夫踢得飞进院子里。

  卞不疑率先走进大门,迎面两个俏姑娘叫道:“喂,还有王法吗?我们今天不接客也不行吗?”

  卞不疑伸手向两个姑娘拨过去,忽见两个姑娘分左右闪,便也洒出两道极光。

  卞不疑冷哼一声,双袖猛力抖出,便闻得“啊”声中,两个姑娘左右撞在花栏杆上。

  大厅上,又见几个大汉堵在大廊上,中间一人面无表情的道:“干什么的,跑来撒野呀。”

  暗影中,忽有人高声道:“那不就是刚才来的两个吗?怎的变成四个了。”

  皇甫山重重的道:“快叫万飞蝶出来,免得多有死伤。”

  中间那人瞪着大眼,道:“我们老板并未得罪各位,师出也得有名吧?”

  卞不疑道:“朋友,我们不是来找麻烦,我们只是请教几个问题,希望万老板以实相告。”

  那人沉声道:“你们要问什么?”

  卞不疑道:“朋友,你能替万老板担待吗?”

  那人双肩一横,道:“担待什么?以为你们的胳臂腿粗就想压在人头上?”

  皇甫山道:“你如果做不了主,就滚一边去!”

  只见那人嘿嘿冷笑,道:“他奶奶的,王八好当气难受,打架是吗?我兄弟们奉陪了。”

  刹时间从暗影中围出九个黑巾包头大汉,大门那边站了几个姑娘,姑娘们手中拿着剑,一个个看起来美的同天仙一样,可是一剑在手变了脸,冷兮兮的好难看。

  卜夫当即大笑,道:“也好叫你们见识老子的三十二斤重大砍刀的妙杀。”

  他的话甫落,黑旋风也似的直往大厅廊上人多地方扫杀过去。

  皇甫山未动,卞不疑也不动,他二人环视着四周,希望这时候万飞蝶能出面。

  他们的目的就是万飞蝶。

  卞不疑就相信卜夫一人足以对付得了九个恶汉。

  卜夫的刀声带着风,听起来就好像阵阵西北冷风声,便也闻得不断的惊呼。

  九个大汉围着他一个人团团转,没有一个敢上前。

  大门边有个姑娘开了口,道:“真是一群饭桶,平日的威风哪里去了?”

  这话当然说的是九个大汉,万人迷妓院内养的打手,那是平时应付一般嫖客来捣蛋,今天遇上“西凉刀魂”,有哪一个愿意上前去挨刀?
 

 
分享到:
水浒中被推向断头台的三个美少妇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汉武帝的“金屋藏娇”为何会沦为怨妇
清朝百姓买房子如何办贷款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1
2孩子们在一起开心的玩吹泡泡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