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牛虻 >> 第十一章 布里西盖拉是个危险的地方

第十一章 布里西盖拉是个危险的地方

时间:2014/9/16 21:34:36  点击:2965 次
  “但是我能、能、能在山里某个地方见他吗?对我来说,布里西盖拉是个危险的地方。”
  “罗马尼阿每寸土地对你都是危险的,但在目前对你来说,布里西盖拉要比其他地方更加安全。”
  “为什么?”
  “我马上就告诉你。别让那个身穿蓝布上衣的家伙看见你的脸,他是一个危险人物。对,那场暴风雨真是可怕。好久没有见到葡萄的收成这么糟糕。”
  牛虻在桌上摊开他的双臂,并且把脸伏在上面,像是劳累过度或者饮酒过量。刚来的那个身穿蓝布上衣的家伙迅速往四下扫了一眼,只有两个农民对着一瓶酒讨论收成,还有一个山民伏在桌上睡觉。在马拉迪这个小地方,这样的情景司空见惯。身穿蓝布上衣的家伙显然断定在一旁偷听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因为他一口把酒喝了下去,就晃悠悠地走到另一间屋子。他在那儿靠在柜台上,懒洋洋地和掌柜聊着天,时不时透过敞开的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坐在桌边的三个人。两个农民继续喝酒,并用当地的方言讨论天气,牛虻则打着呼噜,就像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人。
  那个暗探最后似乎断定不值得在这家酒店里浪费时间。
  他付完帐后出了酒店,晃悠悠地朝狭窄的街道那头走去。牛虻打着呵欠,伸着懒腰。他抬起身体,睡眼惺忪地用粗布褂子揉着眼睛。
  “装模作样可真不容易。”他说,随即拿出一把小刀,从桌上的黑面包切下一块。“米歇尔,让你担惊受怕了吧?”
  “他们比八月份的蚊子更毒。没有片刻的宁静。不管你走到哪儿,总有暗探在周围转悠。甚至山里都有,他们原先可不敢进去冒险,现在他们开始三五成群去那里活动——吉诺,对吗?因此我们安排你在镇上和多米尼季诺见面。”
  “是啊,但是为什么要在布里西盖拉呢?边境小镇总是布满了暗探。”
  “布里西盖拉现在可是最好的地方。全国各地的朝圣者都汇集到这里。”
  “但是这里并不是一个交通便利的地方啊。”
  “这里离罗马不远,许多复活节的朝圣者要来这里参加弥撒。”
  “我并、并、并不知道布里西盖拉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儿有红衣主教啊。去年十二月他去了佛罗伦萨,你不记得吗?就是蒙泰尼里红衣主教。他们说他在那儿引起了轰动。”
  “大概是吧,我从来不去听布道。”
  “呃,你知道他声望卓著,像是一位圣人。”
  “他是怎么出的名?”
  “我不知道。我想是因为他捐出了他的全部收入,就像一个教区神父一样,一年仅靠四五百斯库多生活。”
  “啊!”那个叫做吉诺的人插言说道。“但是远不止这些。他并不只是捐出他的钱,他把毕生的精力都用来照顾穷人,设法安排病人得到治疗,从早到晚聆听别人诉苦喊冤。我并不比你更喜欢神父,米歇尔,但是蒙泰尼里大人不像其他的红衣主教。
  “噢,我敢说与其说他是个坏蛋,倒不如说他是蠢蛋!”米歇尔说道。“反正人们对他如痴如迷,最近还有一个新的怪诞行为。朝圣者绕道请求得到他的祝福。多米尼季诺想过扮成一个小贩,挎上装着廉价十字架和念珠的篮子。人们喜欢购买这些东西,请求红衣主教触摸它们,然后把它们挂在小孩的脖子上辟邪。”
  “等一等。我扮成朝圣者——进去怎么样?我想这种装扮对我非常合适,但是扮成我上次到这儿来的形象可不—不行。如果我被抓了起来,这会成为对你们不利的证据。”
  “你不会被抓住的,我们给你准备了一套绝佳的装束,还有一份护照,一切都办齐了。”
  “什么样的装束?”
  “一位西班牙老年朝圣者的装束——一个悔过自新的土匪,来自锡拉斯。他去年在安科纳生了病,我们的一位朋友本着慈善之心把他带到一条货船上,送他去了威尼斯。他在那里有朋友,为了表示感谢,他把他的证件留给了我们。这些证件对你正合适。”
  “一个悔过自新的土、土、土匪?但是警察怎、怎么办?”
  “噢,那没事!他在多年以前就服完了划船的苦役。自那以后,他就去耶路撒冷和其他地方朝圣,以便挽救他的灵魂。他把他的儿子当成别人给杀死了,他悔恨交加,遂到誓察局自首了。”
  “他年纪很大吗?”
  “对,但是弄个白胡子和假发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地方,证件叙述的特征跟你极为相符。他是个老兵,像你一样瘸着腿,脸上有一块刀疤。他也是个西班牙人——你瞧,如果你遇见了西班牙的朝圣者,你完全可以和他们交谈。”
  “我在哪儿与多米尼季诺见面?”
  “你跟随朝圣者走到十字路口,我们会在地图上指给你看。你就说在山里迷了路。然后到了镇上时,你就和其他人走进集市,集市就在红衣主教宫殿的前面。”
  “这么说来,尽管他是一个圣人,他还是没法住在宫殿里?”
  “他住在一侧的厢房里,其余的房子改成了医院。你们全都在那里等他出来为你们祝福。多米尼季诺会挎着篮子过来问你:‘老大爷,你是一位朝圣者吗?’你回答:‘我是一位苦命的罪人。’然后他放下篮子用袖子擦脸,你就给他六个斯库多,买一挂念珠。”
  “然后他当然就会安排谈话的地方吗?”
  “对。在人们张着嘴巴望着蒙泰尼里时,他会有足够的时间把见面的地址告诉你。这就是我们的计划,但是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计划,我们可以告诉多米尼季诺,并且安排别的方法见面。”
  “不,这就挺好。只是务必要把胡子和假发弄得和真的一样。”
  牛虻坐在主教宫殿的台阶上,白发苍苍。他抬头说出了暗号,声音嘶哑而又颤抖,带有很重的外国口音。多米尼季诺从肩上取下皮带,把装着敬神小玩意的篮子放在台阶上。那群农民和朝圣者,有的坐在台阶上,有的在集市走动,全都没有注意他们。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不着边际地聊着天。多米尼季诺说的是当地的方言,牛虻操的是不大连贯的意大利语,中间还夹杂着西班牙语。
  “主教阁下!主教阁下出来了!”靠近门口的人们叫道。
  “闪开!主教阁下出来了!”
  他俩也站了起来。
  “这儿,老大爷,”多米尼季诺说道,随即把用纸包的小神像塞进牛虻手里,“把这个拿着,到了罗马时你要为我祈祷。”
  牛虻把它塞进胸前,然后转身张望站在台阶最高一层的那个人。他身穿大斋期紫色法衣,头戴鲜红色的帽子,正伸出双臂祝福众人。
  蒙泰尼里缓步走下台阶,围在身边的人亲吻着他的双手。
  许多人跪了下来,在他经过时撩起法衣的下摆贴近自己的嘴唇。
  “祝你们平安,我的孩子们!”
  听到那个清脆的声音,牛虻低下了头,这样一头的白发就遮盖了他的面孔。多米尼季诺看见这位朝圣者的手杖在手中抖动,暗自佩服:“真会演戏!”
  站在他们附近的一位女人弯腰从台阶上抱起了她的孩子。“来吧,塞柯,”她说,“主教阁下将会赐福于你,就像上帝赐福于孩子们一样。”
  牛虻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停了下来。噢,真是无法忍受!
  这些外人——这些朝圣者和山民——可以走上前去跟他说话,他会把手放在孩子们的头上,也许他还会对那个农民的男孩说“Carino”,以前他就常这样说——
  牛虻又坐在台阶上,扭过头去,不忍再看下去。如果他能缩到某个角落,捂住耳朵不再听到那个声音就好了!的确,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离得这么近,近到他可以伸出他的胳膊,碰到那只亲爱的手。
  “我的朋友,你不进去歇歇吗?”那个柔和的声音说道,“恐怕你受了寒。”
  牛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霎时间,他失去了知觉。他只是觉得血压上升,直犯恶心。上升的血压仿佛扯碎了他的胸,然后又降了下来,在他的身体里面振荡、燃烧。他抬起了头,看见了他的脸。上方的那双眼睛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充满了神授的同情。
  “朋友们,退后一些,”蒙泰尼里转身对人群说道,“我想和他说话。”
  人们往后退去,相互窃窃私语。牛虻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咬紧牙关,眼睛盯着地面。他感到蒙泰尼里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
  “你有过巨大的不幸。我能帮你吗?”
  牛虻默默地摇了摇头。
  “你是一位朝圣者吗?”
  “我是一位苦命的罪人。”
  蒙泰尼里的问题竟与暗号相符,这无疑成了一根救命草。
  牛虻在绝望之中机械地作了回答。他开始颤抖起来,那只手轻轻地按着,仿佛灼痛了他的肩膀。
  红衣主教俯下身来,靠得更近。
  “也许你愿意单独跟我谈谈?如果我能帮你——”
  牛虻第一次平静地直视蒙泰尼里的眼睛,他已经恢复了自制。
  “没有用的,”他说,“这事没有什么希望。”
  一名警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主教阁下,恕我打扰一下。我看这个老头神志不清。他绝对没有什么恶意,他的证件齐全,所以我们没有管他。他犯了大罪,服过苦役,现在是在悔过。”
  “大罪。”牛虻重复说道,缓缓地摇了摇头。
  “谢谢你,队长。请往旁边站点。我的朋友,如果一个人真诚忏悔,那么就没有什么是没有希望的。今晚你能来找我一下吗?”
  “主教阁下愿意接待一个杀死亲生儿子的人吗?”
  这个问题几乎带有挑战的语气,蒙泰尼里听了直往后缩,身体发抖,像是遇到了冷风。
  “不管你做过什么,上帝都禁止我谴责你!”他庄重地说道。“在他的眼里,我们全都是有罪的,我们的正直就像肮脏的破布一样。如果你来找我的话,我会接待你的,就像我祈祷上帝有一天也许会接待我一样。”
  牛虻伸出双手,突然作出了一个热情洋溢的手势。
  “听着!”他说,“基督徒们,你们全都听着!如果一个人杀死了他的唯一儿子——热爱并且信任他的儿子,他的亲生骨肉;如果他用欺骗和谎言诱使他的儿子走进死亡陷阱——那么这人在人间或者天堂还有希望吗?我在上帝和凡人之前都已忏悔了我的罪过,我已承受了凡人加于我的惩罚,他们已经对我网开一面。但是什么时候上帝才会说出‘够了’呢?什么样的祝福才能从我的心灵之中解除他的诅咒呢?什么样的宽恕才会挽回我所做的那事呢?”
  在随后的死寂
 

 
分享到:
皇帝的新装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4
中国最伟大的一个独裁太后
三字经52
幼儿园的故事
细数与武则天偷过情的那些男人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盘古开天辟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