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基督山伯爵 >> 第四十六章 无限贷款

第四十六章 无限贷款

时间:2014/8/3 19:42:45  点击:2422 次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一辆低轮马车,由两匹健壮的英国马拉着,停在了基督山的门前。车门的嵌板上绘着一套男爵的武器图案,一个人从车门里探出半个身子来,吩咐他的马夫到门房里去问一下基督山伯爵是否住在这儿,是否在家。这个人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上衣的纽扣也是蓝色的,一件白色的背心,背心上挂着一条粗金链子,棕色的裤子,头发很黑,在前额上垂得很低,几乎覆盖了他的眉毛,尤其是,这一头漆黑油亮的头发和那刻在他脸上的深深的皱纹极不相称,很使人怀疑那是假发。总之,这个人虽然明显地年纪约五十开外,却想使人觉得他还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他一面等回报,一面观察着这座房子,而且观察得相当仔细,可以说多少已有点失礼了,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花园和那些来来往往穿制服的仆人。这个人的目光很敏锐,但这种敏锐的目光与其说可显示出他的聪明,倒不如说可显示出他的奸诈,他的两片嘴唇成直线形的,而且相当薄,以致当它们闭拢的时候,几乎完全被压进了嘴巴里。总之,他那大而凸出的颧骨(那是确定的奸诈的证明),他那扁平的前额,他那大得超过耳朵的后脑骨,他那大而庸俗的耳朵,在一位相面先生的眼中,这副尊容实在是不配受人尊敬的,但人们之所以尊敬他,当然是因为他有那几匹雄壮美丽的马,有那佩在前襟上的大钻石,和那从上衣的这一边纽孔拖到那一边纽孔的红缎带。
  马夫遵照他的吩咐,上前敲敲门房的窗子,问道:“基督山伯爵是住在这儿吗?”
  “大人是住在这儿,”门房回答说。然后他向阿里询问地瞟了一眼,阿里做了一个否定的姿势,于是他又说道,“但是“但是什么?”马夫问道。
  “大人今天不会客。”
  “那么收下我主人的这张名片吧。是腾格拉尔男爵阁下!别忘了把这张名片交给伯爵,并请转达伯爵,我家主人是到众议院去的路上特地绕道来拜访他的。”
  “我是不能和大人说话的,”门房答道,“你的意思可以由贴身跟班代为转达。”马夫回到马车那儿。“怎么样?”腾格拉尔问道,马夫碰了一鼻子灰回来,未免有点生气,就把他和那门房交谈的经过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他的主人。
  “噢!”男爵说道,“那么这位先生一定是一位亲王了,他必须被称为大人,除了他的跟班以外谁都无法近他的身。这没有关系,我收到了一张他的由我支付的贷款通知,所以我必须来看他一次,问问他什么时候要钱用。”
  于是,腾格拉尔重重地往座位上一靠,用一种从街对面都听得到的高声向他的车夫喊道:“到众议院!”
  此时,基督山已经看到了男爵,他一得到男爵来访的通知,就从他楼上的百叶窗里,用一副上等的剧场看演出时用的望远镜。把对方研究了一番,其观察之细密并不亚于腾格拉尔对他房屋,花园和仆人的制服的观察。“那家伙的相貌的确很丑陋,”
  伯爵一边把他的望远镜装进一只象牙盒子里,一边用一种厌恶的口吻说道。“前额平坦而微凹,象条赤练蛇;头颅圆圆的,象兀鹰;鼻子又尖又勾,象荒鹫;这样一副尊容为什么大家不一见就厌恶地躲开呢?阿里!”他喊道,并在那面紫铜的铜锣上敲了一下。阿里出现了。“叫贝尔图乔来!”伯爵说道。
  贝尔图乔几乎立刻就走了进来。“是大人叫我吗?”他问道。
  “不错,”伯爵答道。“你一定看到刚才停在门口的那两匹马了吧?”
  “是的,大人,我注意到了它们长得非常俊美。”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基督山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要你给我买巴黎最好的马,可是巴黎还有两匹马象我的马一样漂亮,而那两匹马却不在我的马厩里?”
  看到伯爵露出这种不悦的神色以及用如此的口吻说话,阿里的脸色都白了,赶紧低下了头。“这不是你的错,我的好阿里,”伯爵用阿拉伯语说道,而且语气很温和,凡是有感情的人,听了都不能不相信他确是出于至诚的。“这不是你的错。你并没有自认懂得挑选英国马。”
  阿里的脸上又显出了欣慰的表情。
  “大人,”贝尔图乔说道,“我给您买马的时候,您所讲的那两匹马是不出售的。”
  基督山耸了耸肩膀。“管家先生,”他说道,“看来你还不明白:只要肯出钱,一切东西都是肯出卖的。”
  “伯爵阁下或许不知道吧?腾格拉尔先生这两匹马是花了一万六千法朗买的。”
  “好极了!那么给他三万二,一个银行家是决不肯错过一个让本钱翻番的机会的。”
  “大人真的诚心想买吗?”管家问道。
  基督山望了望他的管家,象是很惊奇他竟会提出这个问题似的。“我今天傍晚要去拜客,”他说道。“我希望这两匹马能换上全新的鞍具,套在我的车上等在门口。”
  贝尔图乔鞠了一躬,看样子是要走了,但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说道:“大人准备在几点钟出去拜客?”
  “五点钟。”伯爵回答说。
  “请大人原谅我冒昧地说一句话,”管家用一种哀求的口吻说道,“现在已经是两点钟了。”
  “这我知道。”基督山只回答了这一句话。于是他转过身去对阿里说道,“把我马厩里所有的马都牵到夫人的窗口前面去让她挑选几匹她心爱的配在她的车子上用。再代我问一声,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用餐,假如她愿意的话,把午餐摆到她的房间里去现在你可以走了,叫我的贴身跟班到这儿来。”
  阿里刚一出去跟班就立刻走进房间里来了。
  “是巴浦斯汀先生,”伯爵说道,“你已经在我这里干了一年了,我通常总是用一年的时间来判断我手下人的优点或缺点的。你非常合我的意。”巴浦斯汀深深地鞠了一躬。“我现在只想知道究竟我是不是也合你的意?”
  “噢,伯爵阁下!”巴浦斯汀急切地大声说道。
  “请你听我先把话讲完了,”基督山说道。“你在这儿服务每年可得到一千五百法朗。这比许多勇敢的下级军官,那些经常为国家去冒生命危险的人拿得还多。你吃的饭菜即使那些工作比你辛苦十倍的商店职员和普通官吏,都希望能享用的。
  你自己虽也是一个仆人,但却有别的仆人服侍你。而且,除了这一千五百法朗的工资以外,你在代我购买化妆用品上面,一年中还可以另外再赚上我一千五百法朗。”
  “噢,大人!”
  “我并不是在抱怨你,巴浦斯汀先生,这不算什么过份。可是,我希望这种事应该停止了。你在别的地方决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找到这样一个位置的。我对我手下人并不刻薄,我从不骂人,我不爱动怒,有过错我都能原谅,但决不疏忽或忘记。我的吩咐通常是很简短的,但却很明确,我宁可吩咐两遍,甚至三遍,总要求我所吩咐的话能完听懂。我有足够的钱可以打听到我想知道的一切,而我关照过你,我是非常好奇的。所以,假如我发现你在背后谈论我,批评我的行为,或监视我的举动,你就得立刻离开这里。我警告我的仆人是从来不超出一次的。你现在已经受到警告了,去吧。”巴浦斯汀鞠了一躬,向门口走去。“我忘记告诉你了,”伯爵又说道,‘我为家里的每一个仆人每年都提出一笔相当数目的款子,那些我不得不开除的人当然是得不到这笔钱的,他们的那一份就提作了公积金,留给那些始终跟随着我的仆人,到我死的时候再分。你已经在我手下干了一年了,已经开始有了财产。让它继续增加吧。”
  这一番话是当着阿里的面说的,他无动于衷地站在一旁,但对巴浦斯汀先生却产生了很大的作用,这种作用,只有那些曾研究过法国佣人的个性和气质的人才能觉察得到。“我向大人保证,”他说,“我要努力学习,以求在各方面合乎您的心意,我要以阿里先生为榜样。”
  “完全不必做,”伯爵用极其严厉的口吻说道,“阿里固然有最出色的优点,但也有许多缺点。所以,不要学他的榜样,阿里是个例外。他从不拿工资,他不是一个仆人,他是我的奴隶,我的狗。要是他办事不称职,我不是开除他,而是杀死他。”巴浦斯汀睁大了眼睛。
  “你不相信吗?”基督山说道。他把刚才用法语对巴浦斯汀说的那番话又用阿拉伯语向阿里复述了一遍。那黑奴听了他主人的话,脸上立刻露出同意的微笑,然后单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吻了一下伯爵的手。巴浦斯汀先生刚才所受的教训经这一番证实他吓呆了。于是伯爵示意叫那贴身跟班出去又示意叫阿里跟他到他的书房里去,他们在那儿又谈了很久。到了五点钟,伯爵在他的铜锣上连敲了三下。敲一下是召阿里,两下召巴浦斯汀,三下召贝尔图乔,管家进来了。“我的马呢!”
  基督山问道。
  “已经配在大人的车子上了。伯爵阁下要不要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了,只要车夫,阿里和巴浦斯汀就行了。”
  伯爵走到了他的大厦门口,看到那两匹早晨还配在腾格拉尔的车子上、使他羡慕不已的马现在已配在了他自己的车子上。当他走近它们的时候,他说道,“它们的确长得很英俊,你买得不错,尽管已经晚了一点。”
  “真的,大人,我弄到它们可真不容易,而且花了一大笔钱呢。”
  “你花的那笔钱有没有使它的美丽减色?”伯爵耸耸肩问道。
  “没有,只要大人满意,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伯爵阁下准备上哪儿去?”
  “到安顿大马路腾格拉尔男爵府上去。”
  这一番谈话是站在台阶上说的,从台阶上跨下几级石阶便是马车的跑道。贝尔图乔正要走开,伯爵又把他叫了回来。
  “我还有一件事叫你去办,贝尔图乔先生,”他说道,“我很想在诺曼底海边购置一处产业。例如,在勒阿弗尔和布洛涅之间这一带就很好。你瞧,我给了你一个很宽的范围。你挑选的地方务必要有一个小港,小溪或小湾,可以让我的帆船进去抛锚。它吃水只有十五。它必须时刻准备在那儿,无论昼夜,无论什么时候,我一发信号,就得立刻出航。去打听一下这样的地方,假如有合适的地点,去看一下,要是它合乎我的要求就立刻用你的名义把它买下来。我想,那只帆船现在一定启程往费康去了,是不是?”
  “当然啦,大人,在我们离开马赛的那天晚上,我亲眼看见它出海的。”
  “那只游艇呢?”
  “奉命留在了马地苟斯。”
  “很好!我希望你时常写信
 

 
分享到:
18世纪法国情色艺术展览照片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小红帽3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蟠龙,(注意,它无云),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郭璞注《大荒北经》烛龙引《诗含神雾》)
揭秘慈禧的少女时代
三字经57
影响武则天一生的三个男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