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太湖英雄传 >> 第二章 龙颠凤倒

第二章 龙颠凤倒

时间:2014/8/2 18:17:09  点击:3172 次
  莫云把头一摆,丈五高的院墙,二人探身一跃而过,落在地上,可并不比落下的雪花更重。

  二人落在院子里,先是见到院角有个小水井,腊梅盛开的梅树却在墙的另一面,三间小瓦屋里,只有左面一间有灯光露出来,这时偶尔还听得见声音。

  石涛当先落在窗外面,一指点破窗上白纸,就着纸洞往里面看,不由得“呸”地一声,立刻退在一边让莫云低头往里面瞧。

  莫云那铜铃眼翻了几下,全身还真一哆嗦,有一股无名火往上冒,看到屋里有两个人,一个正好是一个表现出色的饿鬼样,另一个却是两条粉腿腾空弹,现出绝不轻启玉门关的抗拒样,光景可不正是“落花恐急而流水无情”!

  原来一件棉袍子把女的连头带上身全包起来,女的粉裤已被扒落。

  再看那男的,一手顶住欲起的女子,右手却急急地在脱自己棉裤,那条丝带已把女的连手捆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攀巫山洒云雨,包不准女的双腿也会被那个硕大粗壮的男的拴牢。

  “朋友,你消消火吧,别尽搞那种一厢情愿的污糟事了,那有什么意思嘛。”

  莫云外面沉声说呢,屋子里那大汉似是真的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似的。

  只见他抽开丝带,系好裤子,两只鼻孔吼声连连骂道:“外面什么人,竟敢来扫你丁爷的兴头!”

  不一会间,只见中间木门启开。

  一个彪形大汉大踏步冲出屋来,雪花纷纷中,大汉忍不住仰天打了个喷嚏。

  当即看到面前两个人,论个头同自己差不多,只是其中一人长相令人不敢恭维,只见他戟指莫云喝道:“娘的,你是啥地方冒出来的七爷八爷,敢情是想早点死了,好再换穿一张人皮!”

  莫云冷冷道:“朋友,人家娘们儿不愿意,你却要霸王硬上弓,敢情是在强戏民妇吧!”

  石涛也道:“王八蛋,你知道那女人是谁的粉头,猫儿吃腥也得看看地方,合着你是挟个鸟闯天下,豁上干了!”

  就在这时候,门里面红影一闪。

  一个极其俏丽、身段婀娜多姿的女子,边摆着一头秀发,盘着一双小脚走出来,先以粉巾挥着雪花。

  只见她往那大汉身前一站,望着对面莫云,双肩一耸,以巾捂面,惊道:“哦!你们是谁呀,这副样子好吓人呢!”

  石涛怒道:“先别问我们是谁,你只说这个王八蛋又是谁?”

  没等女的回话,那个大个子早吼道:“老子是谁你还不知道?去问雷鸣天去!”

  嘿嘿一声笑,莫云道:“听口气就知道是姓雷的请的两个杀手,大雪天莫爷没空去问雷鸣天,只是你不该到这里来!”

  大个子大怒,道:“这事可新鲜,老子同相好在热呼呢,要说谁该来谁不该来,大概不该来的是你二人吧!”

  “呸!”石涛怒道:“你那种架式叫热呼,娘的,只怕是烧火棍一头热吧,把人家娘儿弄得直喊叫,还不要脸地说是热呼?”

  那大个子一声狮吼,猛抬大步,举起拳交互挽了个拳花,猛旋身一个侧踢……

  大雪纷纷下,寒风耳边刮,迎面的莫云想不到说话之间对方暴踢而来,不及躲闪中就听“叭”的一声,一只右脚大脚板正扫在莫云的右肩胸间,于是莫云横里一个踉跄,正好撞在石涛怀中。

  “嗖”的一声,石涛拔出砍刀,却被莫云拦住,只听莫云对石涛道:“退一边去,好生守护着她。”

  莫云双肩晃动,大毛手十指一伸一缩,缓缓地摆出架式,右肩进前,双拳护胸,朝大个子逼去……

  突然间,大个子又是一个旋踢,一团黑影朝着莫云脸上端去,那真是一招神奇的暴踢华山,力道之猛,当真是出人意料。

  飞龙索就在这时候抖然像天外飞来的捆仙绳般的,就在莫云错肩打横偏让中,乌黑发亮的牛筋渗着铜丝的飞龙索,已牢牢地套在大汉的腿脖上面。

  就在莫云双手抽抬间,大汉闷哼一声,推金山倒玉柱般地和身砸在雪地上,激起一溜雪花纷飞。

  莫云撂倒大汉,双手正要用力搅断大汉足踝,不料突见门口的红衣女子哭叫着冲过来,一下子投入大汉怀里,那种亲热的关怀备至,那种心痛与安慰的样子,令莫云与石涛二人大感意外。

  大感意外自然也是大吃一惊,眼看着有一股粘糊糊的血已自大汉脚脖处往外冒,但莫云不得不停下手来,因为这女人一定有问题,否则就是自己有问题。

  石涛早已大怒道:“原来你是个水性杨花女子,只怪我们凌爷瞎了眼!”

  莫云也狠声骂道:“臭娘们,我兄弟才死不过三天,你就变了心,真是可恨!”

  跌坐在地上的大汉,怒目忍痛说道:“丁大爷不准你们骂她,她与丁大爷相好,管你们何事,要你们来管,你们管得了吗?

  “丁大爷就是喜欢这种辣椒女子,李三姐也正高兴我这种猛虎架式,二人所好相同,却不料今日竟被你二人破坏好事,这事咱们算是没完没了,等着瞧吧!”

  莫云忙解开飞龙索,迷惘地看着一旁愣住的石涛。

  石涛轻声问女的道:“他说你叫李三姐,可是真的?”

  李三姐泪眼婆娑地道:“是啊!我是李三姐,你们是……”

  莫云一听,气呼呼地道:“错了错了,咱们全弄错了!”

  突听大汉道:“只是你两个小子今晚错得离谱,只怕得把你们这鬼人怪命错掉。不错,老子就是雷当家请来的,你今伤了丁爷,至少也得报上个字号吧!”

  莫云怒道:“事情尚未弄清楚,你小子先给老子一脚,错在你,如果你想找回面子,就到西山飞龙堂去找吧!”

  石涛也面无表情地对扑在姓丁身上的李三姐道:“快扶他回房内包扎伤处,如果二人兴头未尽,意犹正浓,何妨继续你二人那种你抓我咬、欲死欲仙的特殊享受。”

  石涛说完,立刻与莫云二人越墙而去,身后面就听姓丁的大个子狂怒地骂道:“王八蛋,你们等着挨宰吧!”

  劲急的一阵西北风,久久未吹散姓丁的吼声,只是跃过墙外面的莫云与石涛二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已快二更天了,莫云与石涛二人有些垂头丧气地回到客店中。

  天黑得快,入睡得早,只是酒馆胖掌柜与一个小二却围着个火炉子在取暖。当然,如果不是在等人,二人只怕早已钻进热被窝睡下了。

  胖掌柜等的人当然是太湖老龙帮飞龙堂主“鬼见愁”莫云与石涛二人,如果换成别人,顶多由小二一人等着也就够了。

  冒着冷风顶着雪,莫云与石涛二人再也不愿去找姓柳的女人了,如果再碰上刚才那种场面,那该多令人尴尬。

  来到酒馆前,二人登上台阶,先是抖落一身雪花,石涛这才去拍门。

  厅上坐的掌柜见二人回来,忙笑着迎上前去:“好大的一场雪,莫爷石爷可曾找到那位姓柳的女人?”

  莫云鼻孔冷哼一声,只是刚才的一幕,他又如何说得出口呢。

  一旁的石涛早说道:“地方不对人也没找到,先拿酒来吧!”

  拉开凳子,二人对面坐下来,掌柜的亲去抱来一坛陈年绍兴,小二却从灶上端出一盘卤味。

  莫云与石涛二人先灌下几杯酒。

  石涛道:“掌柜的,刚才你说的那个姓柳女子住的地方,可是后街不远有个小院子的?”

  胖掌柜笑道:“是啊!”

  石涛又问道:“可是院子里有棵梅树?”

  “是啊!”

  石涛憋住一肚子气,冷笑地又道:“院子一边还有个水井吧?”

  突听胖掌柜摇手,道:“不不不!柳姑娘住的那个院子里没有井,石爷可别闯错门户呀,有井的那一家可千万去不得的!”

  石涛咬牙道:“既是有这么一家去不得,刚才你为何不说明白,害得爷们白跑一趟!”

  胖掌柜一听,惊慌失措地道:“石爷,找的人有姓,拍门叫人不犯忌,姓柳的姑娘也就住在有井的那家巷子往里走三家就是了,同样院子里也种了一棵腊梅树呢!”

  石涛望了一眼莫云,未再开口,心里一股无名火,就在胖掌柜的解说中慢慢消失掉。

  当然,说来说去还是姓李那女人一声浪叫,叫出一场祸事来。

  大概是未找到人,先就同雷鸣天两个大杀手结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梁子来,能不令人大叫倒八辈子霉。

  这一夜莫云在这家没有招牌的酒馆客房中,睡得可真够辛苦。

  因为“浪里白条”凌风算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了。

  自小二人就粘糊在一起,直到跟着狄爷在这太湖中打天下,风风浪浪地过日子,刀枪血腥中讨生活。

  如今他竟是那么不明不白地被人谋害掉,扑朔迷离地留下一团迷雾,一时间又要从哪里去着手寻找那暗中阴狠的凶手?

  虽然,大床边上放了一盆炭火。虽然身上压了两床老棉被。只听“鬼见愁”莫云的如雷鼾声,却在天将亮的时候才发出来。

  大概是他在大床上辗转反侧的想起前日寒山寺的智上禅师的话,他才慢慢地静下心来。

  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认真体会出什么是“定、静、安、虑、得”的道理。

  小二推门送进一铜盆热脸水,才把莫云与石涛二人惊醒来,外面的雪渐渐小了。

  小二边在瓷壶中沏茶,边笑道:“今天腊月初五,一大早所有住店客人全走了,约摸着赶回家乡过腊八的。”

  “鬼见愁”莫云对小二道:“我那艘船停靠在柳堤岸,前桅挂了一个长条旗,旗上绣的飞龙,你去告诉掌柜,切个大冷盘,连带搬十坛老酒送上船。”

  小二连声应“是”,匆匆往前面走去。

  于是,莫云与石涛二人随意地吃了些东西,这才又走出酒馆来。

  虽说房子上全是一片白雪,但经过掌柜昨晚解说,二人这才顺利地找到后街去的小巷。

  走过李三姐院门外的时候,发觉里面静悄悄的,可能李三姐与姓丁的二人一个“忍痛”,一个“疯狂”,正拥被而眠吧。

  从李三姐院门往里巷走过笫三家,只见也是一道丈五高的院墙,院子里可不也栽有一棵梅树,如今正是一树雪花压梅花呢。

  石涛上前敲门,屋子里一个老妈妈声
 

 
分享到:
神奇的石老虎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四幅
小红帽4
揭秘西方情人节的由来
月饼引发了元朝的灭亡
虞姬是刘邦安插在项羽身边的超级卧底吗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飞箱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