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太湖英雄传 >> 第一章 水上僵尸

第一章 水上僵尸

时间:2014/8/2 17:59:23  点击:2787 次
这是第一篇
  阴霾的天空,呈现出一片郁悒的铅灰色,西北风起自空空的远方,既劲且急,却吹不下一粒雪花来,从天空到地上,反倒是一片干啦啦的寒意浓,浓得天要裂开来,连人们的灰青脸蛋也似要被撕裂开来一般——

  原是江南十月小阳春的天气。

  今年的十月冷得有些怪,也冷得人缩手缩脚地不敢出门。

  远在苏州城西方大约十里地的枫桥,临江幽隐处如世外的寒山寺后面客室中,一个四方铜火炉,炉子上面有个“沙沙”响的茶壶,炭火把一室寒意驱尽,也把茶壶中的泉水烧开来,有个沙弥正举着一个景德镇细瓷大肚子茶壶,冲开一壶上好的龙井,桌面上,两双细得几乎透明的茶杯便分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小沙弥把两只茶杯注满茶,恭谨地站在一位老僧身后,低头又望着桌面上的棋盘而面露微笑……

  坐在老僧对面的人,乍看起来准会吓人一跳,一张长得几乎有些畸形大脸面,生了一双铜铃眼,双耳垂肩,大蒜鼻子下面一张大鲤鱼嘴巴,他那腮帮子上有如猪鬃般虬须大胡子如漆墨,没有什么地方看着顺眼!好看的也只有那么一口晶莹如贝的牙齿吧!

  此刻——

  老僧微垂灰眉,面含微笑,而对面的虬须大汉却正独自深思熟虑而又举棋不定呢!

  就在这时冷风阵阵吹得窗格子“吱吱”响。

  寒山寺前面的几株五叶巨松“嗖嗖”摇曳声中,寒山寺正殿大门外却传来擂鼓似的拍门声,站在老僧身后的沙弥不等老僧吩咐,便立刻走出客室,边跑边高声道:“来啦!”

  于是,寒山寺的大门“呀”地一声被沙弥拉开来,小沙弥怕吃到门外的冷风,便用左手捂住嘴巴,翻着大眼看过去,只见这人的大半个脸全包在一块灰巾中,一身劲装,上身还披了一件紧麻衣,满面看来只有两只大眼在生动地眨巴不停,一见小沙弥开门来,立即慌急地问:“请问小师父,老龙帮飞龙堂堂主莫爷在吗?”

  小沙弥边点着头,疑惑地问:“你是……”

  那人一边搓搓手,一边把灰巾拉下来:“湖岸漂来一艘船,那只小船上躺着两个人,好像是老龙帮的人,全死了呢!”

  小沙弥一听有人死了,是出了人命的大事,立刻回身往大殿后面跑去。他一进客室,发觉壮似释迦尊者的黑大个子,正轻松至极,满身洒脱,愉快地端起茶杯来,微笑地看着师父动脑筋呢。

  这时见小沙弥飞快地闯进来,不由侧面望去:“悟空,什么事?”

  有点猴相的小沙弥哈着大气,来到桌前,他似是怕打扰师父棋路,小声但却沉重地道:“外面有人来说,你们帮里漂来一艘小划子,上面躺着两个人都没了气。”

  黑汉一听,“呼”地一下子站起身来,正要往外走去,不料正在沉思的老和尚,冷冷一笑说:“可是投子认输了?”

  “谁说我输了,帮里有人死了,我得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完了我还会来的。”

  老和尚摇着头,道:“走出此室,就算承认自己输了,我老和尚绝不勉强,莫施主你好生想想再决定!”

  黑汉想了想拉过椅子又坐下来。

  然而,老和尚却更慢了,一步棋想了又想,似落子又不落的样子,直把个“鬼见愁”莫云急得几乎把棋盘掀翻,只见他抓耳挠腮,浓眉压住眼睫毛,两只脚尽在地上跺,就在他这种急躁中,下了四五子,边城已尽失,双方人马在中央大战,不一会儿,老和尚中盘大胜,莫云满盘皆输,气得双手在棋盘上猛一阵搅和,起身就走,边走边道:“我不服!”

  老和尚哈哈笑道:“不服,咱们再下,保证你还输!”

  莫云回头,站在门边道:“你可是趁我心中有事?”

  老和尚,轻点着头道:“一个有修为的人,愈在情况不利的时候,愈见其冷静,愈是紧急的时候,愈见其有条不紊。立马造桥,极易出错,喜怒不形于色者,老成持重,如今江岸有贵帮小船,船上又有死人,横山距此数十里水面,你又何必急躁一时,不如慢慢走去,还可筹思对策。”

  “鬼见愁”莫云呵呵一笑,道:“未习棋艺先练性,是你们出家人的做法,我莫云却是借着下棋磨炼性子,比起大师来,还是略逊一筹,哈……”

  大笑着,大踏步直往寺外走去。

  身后面,老和尚一笑道:“借着哈哈笑声,岂能掩饰自己的急躁?那从脚步声中便可知道。”

  小沙弥在莫云后面,但到了寺门外,却已不见送信的人。

  莫云不由问:“人呢?”

  小沙弥眼溜圆地转动不停,且往远处望着:“刚才还在呢。”

  “鬼见愁”莫云在想,这送信的人一定不是太湖老龙帮的人,否则他不会、也不敢这么撂下话来立刻走人。

  但正因为不是老龙帮的人,莫云立刻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其一:“这人怎会知道自己在寒山寺同智上大师下棋?”

  其二:“江边也有老龙帮的船在,何以船上没人去处理?”

  “鬼见愁”莫云匆匆赶到江边,只见远处几株枯枝老柳树下面正围了不少人在议论纷纷,指手画脚。

  莫云拨开众人往小划船上看去,不由一惊,他颤抖着高声吼道:“兄弟!”

  高大粗壮的身子一跃落在船上,船不过两丈五,莫云跃到船上,小船只是稍有晃动。

  船上躺的人青布短棉袄上面血红一片,半张脸同船板上的一滩半干不干的血粘和在一起,双目凸出嘴马张大,右手五指死命地抓住一块船板,那情形是死不瞑目而又带着满腹不平,离开这令人倒尽胃口而莫名其妙得离谱的人世间。

  这人后面,是一个摇橹的,双手尚紧抓住橹把一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青脸蛋贴在胸前,早断气了。

  两个人全是“老龙帮”的人那是一点也错不了的,因为在这两个死人中,有一个竟是“鬼见愁”莫云的换帖兄弟“浪里白条”凌风。

  “鬼见愁”莫云与“浪里白条”凌风,二人世代在太湖为邻,光就是上几代留下的老房子,不知已翻修过多少次了,等到莫云与凌风,从二人搅和泥巴,直到光屁股在太湖游水,没有一天离开过,这种连谁身上几根汗毛都清楚的玩伴,就算不是亲兄弟,但与亲兄弟又有何异?

  如今突然看到凌风死在面前,莫云的大扁脸直晃荡,因为他以为这一定是在做梦呢。

  一手托起凌风伤处,伤口只有一处,但却是致命的左胸贯穿后背,只不知是由前向后刺入,还是由后向前刺穿,因为两个血洞一般大小。

  再看摇橹人,全身无伤,但筋骨已断,那与脑袋搬家无啥区别,只不过多了外皮相连而已。

  这是一件十分离奇的惨案,是谁下的手?

  怎么又会漂到寒山寺附近,那么凑巧地就有人跑到寒山寺找到自己,而传讯的人却不等自己走出寺来,就消失不见,为什么?难道……

  太多的症结无法解开,诸多疑问难想得通。

  本来世上就有许多令人想不通的事还在不断发生,然而正因为令人想像不到,所以一般人一旦遇上,必先是一阵冲动,而冲动的结果则是误人歧途,这就是所谓“当局者迷”的道理了。

  如今莫云就是这样,他在看了凌风二人惨死状况之后,一个云里上跃,人早已落在岸上,围观众人见他气势汹汹,不少人急忙散去。

  莫云正要伸手抓人呢,早听得远处驶来的双桅船上有人高声道:“莫堂主,属下等赶来了。”

  莫云举首望去,见是飞龙堂的快船,立刻转身岸边,大手一挥,高声道:“快靠过来!”

  双桅快船半帆下落,只一个左满舵,相当技巧地摆在岸边上,莫云跃上快船,立刻指挥手下把小船系在快船尾部,扬起双帆驶向湖心而去。

  莫云这时在快船尾部掌舵的船边,他双目尽赤,双手叉腰,直直地望着拖在尾部的小船。

  他不相信凌风那么快地就离开人间,他才三十过七天,英年早逝,人生大不幸,更何况他在年初才有了个胖小子。他这一死,往后弟妹可怎么个活下去啊!

  莫云原本大半个时辰都在沉思,突然似雷般地暴喝道:“冯七!”

  就在莫云身后面,一个四十上下的壮汉,双手挽在腋下,嘴巴原本闭得紧紧的,这时忙恭谨应道:“属下冯七就在堂主身边侍候着呢!”

  莫云并未回头,因为他如今思维极乱,根本未注意到冯七早在他身后站着。

  “鬼见愁”莫云冷然道:“我在寒山寺下棋,你们全到哪儿去了?”

  冯七忙回道:“回堂主的话,属下遵照堂主吩咐,把咱们这艘快船停靠在柳堤岸一直未敢稍动。以后有人传说这里死了咱们老龙帮的人,这才马上把船驶过来,正看到堂主在小船上,想不到竟然凌爷会死在船上。”

  他一顿之后,又道:“这可是谋杀,咱们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呀!”

  “鬼见愁”莫云牙齿咬得“格崩”响:“这是早晚的事,娘的,早晚我会把这王八蛋揪出来替凌兄弟报仇!”

  太湖柳岸渐渐地落入水丝下面,余下的只是烟波浩渺。

  一望无际的淡绿湖水,那么冷淡地卷着小小波浪,水天一线中呈现着灰惨惨而又毫无生气的色调。

  严冬的太湖上总是有着令人无可奈何的哀伤与阴寒……

  僵站在船尾的“鬼见愁”莫云,鼻孔中两股白气,像人家做饭时候从烟囱冒出来的白烟。

  只是他所冒的烟不连贯,但却十分有力。

  迎面吹刮过来的西北风,虽然有着像刀割般的刺痛,但他却像是无丝毫感觉般的,胸脯挺得笔直如葱,他金刚怒目,义愤形之于色,屏气凝神,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太湖本是江南平原中心,湖泊处处,不但附近峰峦叠嶂,而且是山中有湖,湖中有山,古人有涛为证:“青为洞庭山,白是太湖水,苍茫远郊树,悠忽不相似。”

  在这太湖的灵山秀水中,曾孕育出无数英雄儿女,令人长怀不已。

  太湖中湖山岛屿十多处,其中以东洞庭、西洞庭最是引人人胜。

  此三处水石之胜,天然胜境,被人称为洞天福地,自不为过。

  那东西洞庭与马迹山隔湖遥对,除了洞庭与马迹山之外,另有两处湖中大山,一为西山,另一即是横山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中国历史上最生猛的26个美女
解密《金瓶梅》中的36处男女性事大描绘
狄仁杰
苏武牧羊
苏武牧羊
八仙过海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晚清上海妓女,时尚的弄潮儿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