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魂一刀美人恩 >> 第三章 疑云密布

第三章 疑云密布

时间:2014/7/29 8:31:57  点击:3263 次
  汤十郎很高兴,今天他不再教人驭鸟了。

  他再也不去找周家茶铺那些玩鸟的人了,他的技术早就被人戳穿了。

  他认为就是被那老者戳穿的,因为那老人明白自己是骗那些吃饱了去虐待鸟儿的有银子的大爷们的银子的,如今老人等于送了他一百两银子,如果他仍然去骗人,就对不起那老人。

  汤十郎何许人也,汤十郎是不屑于骗人银子的。

  这一回他扛了个好大的包袱回来:两床棉被,两套被单子,还有四套棉衣,另外还有吃的用的,其中他还买了一些女红与胭脂花粉。

  他相信,姑娘打扮一下会更好看。他更相信姑娘是不会讨厌他的。

  不讨厌就是喜欢,汤十郎已经很满意了。

  至于那些想学鸟语的人,就叫他们每天站在柳林下面对鸟鸣叫吧。

  汤十郎想着,便也得意地笑了。他笑着过了桥,桥上已有积雪。

  他也把帽子拉紧,走在西北风的呼啸里,他仍然笑得出来。

  现在他又要经过那间野店的门前了。

  当他发现大草棚内仍然坐着一个矮子在喝闷酒的时候,他着实地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矮子的同桌上坐着两个女子,而且还很亲切地侍候那矮子。

  汤十郎只打算看一眼便走,然而其中一个女人却笑呵呵地追出草棚外面来了。

  “哟,过午了嘛,客官呀,进来打个尖呀。”

  汤十郎仔细看这女人,他心中吃一惊,怎么会是这女人,这个他曾经看到过的女人。这女人正是他爬在房顶上偷窥过的女人。

  那么,草棚内的另一个女人,必是叫七尾狐的白玉儿了。

  一个是三手妖女石中花,那么她就是石中花,汤十郎知道这两个女人不好惹,但他也不怕她们。

  汤十郎停下脚步,道:“我在府城吃过了。”

  那女的正是三手妖女石中花,她几乎要伸手去拉汤十郎,吃吃地道:“看你扛着大包袱,一定很累,进去喝盅茶呀。”

  汤十郎道:“我不渴。”

  石中花媚眼一挑,道:“来嘛,给不给银子没关系呀,你……来呀。”

  石中花双手齐出,就要抓向汤十郎了。汤十郎很会闪,双肩一晃两丈远。

  石中花“咦”了一声,道:“真会闪,今天非拉你进去喝杯茶不可。”

  她变个身法,双手交替往前拍抓不定,但汤十郎仍然左闪右晃,石中花的手总是碰不到汤十郎。

  石中花改变口气了。

  她媚眼一瞟,半撒娇似的道:“原来你的功夫同你的模样也一样俊呀。”

  汤十郎不回答,他拔腿就跑,而且跑得很快,真怕石中花死缠住他。

  石中花不追了,她冷冷地笑,口中喃喃地道:“等着,早晚我吃了你。”

  她回身走进大草棚内。

  “那小子跑了?”

  “跑了。”

  “你没把他弄进来?”

  “那小子是会家子,我一试就知道。”

  那矮小的人敢情正是神偷尹士全。

  这时候他急急地走到草棚外,踮起脚尖引颈看,汤十郎已在一里外了。

  真快,只这么几句话,人家已在一里外了。

  尹士全回到棚子里,两个女人迎上来。

  那白玉儿道:“尹大哥,至今未见狄家兄弟,咱们要怎办呀?”

  石中花也急急地问:“是呀,尹大哥平日主意最多,快想个法子吧。”

  她又走到外面瞧,回过头来,道:“那小子走得真快,一下子不见了。”

  神偷尹士全瞪着一双鼠目,道:“我正在想法子别叫老爷子整治我,这时候我还能想出什么法子。”

  石中花道:“不如咱们这就前往左家废园查看,就算是人真的死了,总也会有尸体在吧!”

  白玉儿道:“我绝不相信狄家兄弟两人的武功那么不济,他珂人又不是纸糊的人,就凭刚才那小子?”

  尹士全道:“那小子不一定杀得过狄家兄弟,我怕的是他们遇上鬼了。”

  白玉儿道:“尹大哥,你这是什么话,你别忘了,你的工作一大半在夜里进行,你几曾见过那东西?”

  尹士全冷冷笑道:“谁会常遇到那东西,一生一次已够窝心的了。”

  白玉儿道:“我就不相信。”

  尹士全道:“去了你便知道。”

  白玉儿道:“我今夜就要前去,尹大哥,你去不去?”

  尹士全道:“我在等指令,我也正在担心事。”他不由得看看外面,这一段路很少有客人经过,只因为这儿距离左家废园太近了。

  五年前的左家大血案,至今人们不敢挂口边,怕的是惹上杀身之祸。这年头人们都知道趋吉避凶求太平,如果有人忽然提起左家废园,听见的人会立刻走开。

  尹土全力劝白玉儿与石中花二人,多多的忍耐,且等老爷子的命令再行事。

  石中花这时候很不平,因为她与白玉儿已搬入那孤独的小屋很久了,怎么就不见老爷子进一步行动。听人说,那个小屋原是住着当年左家的长工一家,左家出事了,长工一家人便也不见了。

  石中花道:“尹大哥,不论怎样,咱们今夜潜进左家废园看一看。”

  白玉儿道:“对,咱们三个人前去,人多胆壮,咱们就不怕那东西了。”

  尹士全道:“万一出事怎么办?”

  白玉儿道:“什么时候尹大哥变得胆子小了?”

  尹士全道:“等你们看到以后,我看你们不吓个半死才怪。”

  白玉儿吃吃冷笑了。

  石中花道:“尹大哥,咱们先养足精神,二更天去干掉那母子两人。”

  尹士全道:“你说那小子是个会家子?”

  白玉儿道:“会又怎样?咱们三对一呀!”

  尹士全在沉思着,他想着那夜遇“鬼”的事,那鬼飘忽不定,一蹦就是四丈高下,那绝对是鬼,只有鬼才会虚幻飘动。他至今仍然深信他是遇上鬼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不瞒两位,我真的被那东西吓昏头了。”

  石中花俏媚地往尹士全身边贴,媚笑道:“怕什么,有我两人陪着,怕什么?”

  她故意把奶子碰在尹士全的身上,蹭呀蹭的,一副引人入瓮的架式。

  只不过尹士全丝毫不起反应。如果是平时,早就顺势把石中花抱在怀中了。

  一个被鬼吓个半死的人,欲火很不易燃烧起来。

  尹士全就是没感觉,他甚至想把石中花推开。

  不用他推了,因为就在此时,草棚忽然一暗,棚中三人转头看,呀,好高大的一人横着膀子进来了,这人只一走进草棚中,石中花第一个巧笑起来了。

  “哟,是包爷呀,什么风会把你的大驾吹来呀。”

  那姓包的足有六尺半高,他掖下有个长布包,走进草棚内,重重地把他那长布包放在桌面上。

  “嘭!”好重好大的声音,显然,布包中包的是他使用的兵器之类。

  这姓包的大马金刀坐下来,他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垂头丧气的尹士全。

  姓包的未开口,但尹士全开口了。他的声音带着抖,道:“老爷子派你来的?”

  “是。”

  “是要你来杀我?”

  “不是。”

  尹士全面上有了笑意,他忙举起酒壶斟酒,道:“吓我一跳。”

  他把酒杯推向姓包的,又道:“包兄,喝酒。”

  姓包的一口喝干,沉声道:“尹兄,说吧,左家废园里谁住着?”

  尹士全道:“只不过一个妇人家同一年轻小伙子,两个人而已。”

  姓包的道:“就把你吓破胆了?”

  尹士全道:“我不是怕那对母子,我遇上鬼了。”

  姓包的叱道:“天地之间哪来的鬼?天底下每天都死许多人,难道天地间都变成鬼世界?”

  他又喝了一杯酒,道:“我包立人住过乱葬岗,从未见过什么鬼呀妖的,娘的,还真渴望一见。”

  尹士全道:“我明白了。”

  包立人道:“你明白什么?”

  尹士全道:“老爷子派你来收拾那一对母子的了。”

  包立人道:“也是查清楚狄化一兄弟两人是怎么失踪的,而你……”

  尹士全一紧张,道:“我……怎样?”

  包立人道:“你就在这儿吧。”

  尹士全道:“我等包兄立功回来,咱们一齐去见老爷子去。”

  包立人道:“如果我杀了那对母子,也寻到玉佩,你就没事了。”

  尹士全道:“老爷子为什么念念不忘那块玉佩,真不懂张古丁为什么原物交给年轻人。”

  包立人道:“你不懂,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正在我的小小香筑享太平日子,却突然又要为老爷子操蕉,你说,我心里又如何?”

  尹士全苦笑道:“咱们都听命于老爷子,死而无怨。”

  于是,石中花靠过来了。白玉儿也笑着为包立人斟酒。

  姓包的一高兴,弯臂便把石中花抱住了。

  “格……”石中花笑得真荡。

  包立人怀中坐了个三手妖女石中花,身边又有个七尾狐白玉儿的挑逗,便也欲火上升起来了。

  石中花吃吃一笑,她贴住包立人的耳朵,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

  只是几句话,包立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行,咱们这就走啦。”

  他放下怀中的石中花,回头一巴掌拍在发愁的尹士全肩头上,道:“老尹,我走了,夜里我自会去收拾那母子两人,你就在这儿等我回来好了。”

  神偷尹士全道:“别把精神放尽,留力气办正事,我的命就在你这一回了。”

  包立人哈哈一笑,他大步往外走去,因为石中花走了,当然,白玉儿也走了,草棚中只有尹土全一个人了。

  包立人的那个长包袱不是他自己拿的。

  他的包袱由白玉儿扛在肩上,看上去很重,压得白玉儿一个肩头往下沉。

  包袱包的是一把刀,一把厚背单环砍刀,刀长三尺三寸三,重量三十二斤半,砍刀如此重量,当知用刀之人臂力一定是惊人的。

  包立人就属于大力士型人物,如果提到当年血洗左家,姓包的那天至少砍死近二十人。由于他心狠手辣,便也成了老爷子身边的红人。

  他又奉命前来杀人了,只不过眼下他不杀人,他
 

 
分享到:
美人蕉
猫和老鼠合伙9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
史上最冤美女:被乱世英雄轮番占有却遭骂名
三字经1
揭秘中国古代十大名妓的温柔之死
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 (唐)贾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