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六十二回 靖康惨变

第六十二回 靖康惨变

时间:2014/6/19 9:55:03  点击:1624 次
  王重阳问明了一切之后,他心想自己虽然是个出家道人,不管尘世的事,可是既然来到这里,何不进入汴京看一个底细呢,王重阳安慰了那老农几句,放下一些钱银,继续前走,不到半天,已经到达汴京城里。

  陷落后的汴京,愁云漠漠,胡骑纵横,金国元帅粘没喝驻节在大宋皇宫的紫宸殿,那是当年宋太祖灭亡南唐,俘虏后主李煜,为了纪念这一次平定江南的“丰功伟绩”而建的,现在却做了金邦元帅的虎帐!其他。一切文武大臣的府邸,也被金国的兵将占住了!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旧时,京城里的达官贵要,不是被掳,就是逃避一空,只有奸臣张邦昌和手下一班走狗奴才,奴颜婢膝,靠拢新主,每天挖空心思搜刮金银珠宝,掳掠民间妇女,献给金邦将宫淫乐。

  王重阳是个读书人出身,当然是个有血性的男儿,看见这个情形,当然发指皆裂,他决定晚上去探一次皇宫,看看宫廷里的情形怎样,金兵对宫廷的防守虽然森严,不过王重阳是个何等样的人,哪里拦阻得他住?不费吹灰之力,已经到了宫廷之内!

  宫廷里一切事物虽然如同以往,可是人面完全不同了!皇帝妃嫔固然被掳北去,宫里较为年轻的太监,略为有点姿色的宫女,也被金兵带走了,只剩下几个年老的内侍和宫女,战兢兢的伺候异族新主人。王重阳首先到了皇宫内库,这是历朝天子收藏珠宝的地方,他向内库一看,灯昏焰沉,空空如也,寂如鬼墟,所有存库宝物完全叫金邦搜刮了,哪里还有半点留存呢?国之不存,珍宝焉在,王重阳觉得十分慨叹!

  就在他望着空置了的宫殿,凭吊伤感的时候,忽然听见库房后面一个女子尖声叫道:

  “爷爷做做好事吧。我已经老了,不行的啦!”接着是一阵粗暴的笑声。王重阳心中一动,立即飞身过来,一望之下,当堂看见了一幕丑恶的勾当。

  两个值殿金兵,大概是十户长以上的角色,合力抱住一个宫女,按倒在花砌树丛里,要用强力脱去她的衣裳,这宫女已经头有白发,看来是个老宫女了,极力撑柜挣扎,可是这两个金兵欲火如焚,不管三七廿一,正要向她进行无礼。王重阳心头火发,更不打话,一个飞身跳了下来,双手一分,握住两名金兵后头的“大椎穴”,用力一扯,两个全兵闷吼半声,便自死在地上!

  那宫女出其不意,吓得面无人色,王重阳提起两具金兵尸首,如抱小儿,信步走到库房后面的小溪边,用力一抛,两具尸首扑通一声,沉入溪底,这小溪流水很急,水流可以一直通到御花园,不用说被流水冲到御苑去了。宫女看在眼里,方才放心,她扑通的跪倒在重阳真人的跟前,叩头说道:“吕祖爷爷,小女子自从十六岁起便吃长斋,安了你的神位,朝夕叩拜,估不到你老人家今大显现金身,救了我啦!小女子…”

  王重阳看见那宫女把自己当作吕洞宾祖师降凡,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也难怪,徽宗皇帝把道教做国教,这宫女深锁在冷宫内,消磨了年轻的岁月,虔拜吕祖,也不足为奇了!事实上此时此地,有哪个到这亡国劫后的宫廷来呢?

  王重阳伸手把她一拦道:“你不用多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到皇宫多少年?以前是不是在皇宫内库供役的?”

  宫女垂泪回答道:“启禀祖师真人,信女姓赵,闺名巧娥,十六岁那一年入宫,到现在整整三十六个年头了!以前是在昭阳宫执役的,后来金兵围城,张邦昌向皇上说金人要索三千秀女,方才退兵,皇上因为民间女子不够,由宫廷内抽调了几百秀女补数,这内库以前有四名宫女的,也被抽去送给金人了,才把奴婢拨到这里来,哪知……”

  王重阳道:“你不用说了,我来问你一句,皇宫内库里面,有没有犀角制成的宝器?”

  那名叫赵巧娥的宫女愕了一愕,方才答道:“哦!犀角的器皿吧,以前库里有一只七宝犀角盒,可是叫金人拿去啦!”

  王重阳道:“行了,我来问你一句,犀角制的器皿是不是坚硬无比的,用什么方法把犀角软化?”

  赵巧娥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以前听见宫廷里的老年太监说过,犀角虽然坚硬,只用一些盐卤向它上面一抹,不到半天,便自软化如泥,可以随意分割哩!”

  王重阳估不到自己这一年多以来,始终不能够磨破的犀角盒,今天由这老宫女的口中,得到弄破它的方法,心里不胜之喜,他向赵巧娥道:“你向我说了这方法便行了。我来问你一句,你可要什么东西呢?”按王重阳的心意,想在金人身上拿一件宝物酬答她。

  赵巧娥道:“祖师真人,我什么也不想要!只要脱出这牢笼似的皇宫,返到我的江南故里,我本来是苏州人,咳,隔了三十六个年头,我的父母双亲多半不在了,可是我也要归骨故里,即使死了,也是心安理泰!”她说到这里呜咽不胜。

  王重阳摇了摇头,皇帝把几千宫女闷在宫殿里,供给自己受用,极其量不过御幸有限三人五人,十人八人,其余绝大多数宫女仿佛做了笼中鸟,春花秋月等闲度,消耗了宝贵的韶华和青春岁月,真是最残忍不过的一回事!他不假思索的答道:“好!”二指一落,点了赵巧娥的睡穴,把她夹在肋下,施展轻功出了宫廷,又到皇宫内院去拿了些金银,把她带出汁京,方才拍醒穴道,一直带出几十里外,找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给赵巧娥雇了舟车,送回江南苏州故里。王重阳这一次汴京之行,总算做了一件善事,这也是赵巧娥的运气。

  他送了赵巧娥之后,方才动程返回嵩山,回到烟霞洞里,却不见了六个徒弟,不但马钰等六人不见,连师弟周伯通也不知哪里去了!九阴真经的盒子呢?更加踪迹全无。

  王重阳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以为必定是外敌来了,抢了九阴真经。周伯通和几个徒弟一同追下去了!所以自己洞府空空如也,半个人影不见!

  不过王重阳又回心一想,这绝没有可能,周伯通年来已经得到全真派内功的神髓。马钰、丘处机等六个弟子的武学,也非泛泛之辈,有哪个能够由他们七个人的手里,拿走九阴真经呢?自己以前结的仇敌欧阳锋,以及铁掌帮主钱兴,都没有这本领,王重阳抱着一肚疑惑,直向烟霞洞后山走去。

  他本来耳目聪敏,有听出几里路以外声音之能,王重阳刚才过了一座山峰,忽然听见周伯通的声音在那里喊道:“行了行了!盒子就要破了!”

  王重阳急忙循着周伯通发声的方向,飞步直跑过去,果然不出所料,跑出五里左右,只见周伯通和马丘孙谭工刘六个弟子,站在一片山坡之下,排成天罡北斗之形,每人手里握着一柄宝剑,各自把宝剑高举过头,阳光影下,一件亮晶晶的东西,飞来飞去,好象星丸抛掷一般,原来是贮九阴真经那只盒干,被他们挑来拨去,那只盒子比如落向周伯通的头上,周伯通用手中剑仰空一扬,向着盒底削去,当的一声,那盒子受了剑锋的激荡,当堂抛起三丈多高,向马钰头顶跌落,马钰也照样用剑迎着盒面一削,叮当,那犀角盒向横里迸出,又跳到丘处机身边去了!

  丘处机照样用剑去削。总而言之,这只盒子在七柄剑中,飞来进去,盒子底面被砍得铮铮连响,火星飞喷,别小看了这一套玩意儿,因为盒子由空中堕下来的力量很大。周伯通和六个弟子反手撩剑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就算是一只精制的盒子,象这样的抛来掷去,砍上好几十剑,也要剁得片片破碎!

  不过这只盒子是照夜辟水犀角炼成的至宝,它和五金之性完全相克,金铁撞击它越利害,它的硬度越强,可以说是适成反比,周伯通这一套把戏,好看是好看了,可惜不切实用而已!

  王重阳看在眼里,心里暗中觉得好笑,不过他这时候悟出一个道理来,自己脑袋里不时想像的天罡北斗阵,如果单是依照阵图去练,变化虽然繁复,却是威力不大。倘若照这样的打法,威力必然倍长,甚至可以说练好了之后,大可以无敌于天下,王重阳本来想出声招呼他们的,可是想到这个问题,不禁怔在当地,反而把招呼周伯通取回犀角宝盒的事,抛在九霄云外!

  就在他出神呆想的时候,山坡下面突然出现两个人影来,这两个人影矮小得十分出奇,穿着一件灰黑油彩光闪闪的古怪皮衣服,由头顶起包没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他们迫近周伯通七人的背后,突然一声怪啸,双双扑了出来,一个向周伯通迎面飞落,舒开两只手掌,兜头便拍,一个却象弯箭脱弦也似的,朝着犀角盒飞扑过去,一下抱个正着,连爬带滚的向山下逃去!

  这一下突如其来。出其不意,周伯通猝不及防,几乎被这皮衣怪人卡住咽喉,好在他一来耳目灵警,二来内功精湛,全身肌肉有自然收缩之劲,皮衣怪人刚才扑到,手指还未接触着他的咽喉,周伯通已经反手一掌,向横里挥出去,砰的一响,他用的是大力千斤掌劲,气力特别利害,皮衣怪人被他一撞,本来非要筋断骨折不可!

  可是那一层怪皮衣却救了它,周伯通一掌扫着他时,猛觉对方身子滑溜溜的,好象涂了油脂一般,掌力登时卸了大半,那皮衣怪人趁机一个跟头翻出两丈以外,打算由马钰丘处机两人中间窜过,会合那夺盒的同伴,落荒逃去!

  马丘二人本领并非弱者,皮衣怪人刚才向他们身边一窜,马钰首先一抖长剑,“神龙抖甲”照他的眼睛刺去,皮衣怪人把头向左一晃,反手一勾,搭向马钰手腕,为势之速,有如闪电,马钰立即把剑往回一撤,丘处机却一掌击向他的背后,皮衣怪人完全不躲,砰的一声打个正着,丘处机猛觉自己的手掌,如同打在一层厚油脂上,掌锋不由自主向旁一滑,掌力也吐了空,怪人顺着掌力去势,一个风车跟头,翻出丈余,仍然向山下冲去。

  这时候抢夺犀角盒逃走的第一个皮衣怪人,已经逃出数十丈外,全真教六个弟子衔尾追赶,已经无及,突然眼前一花,现出一个黄衣中年道上来,向他迎面一截,正是重阳真人,周伯通高声大叫:“师兄,不要放这坏东西逃走,这厮抢了真经的盒子哩!”

  那皮衣怪人仿佛知道迎截自己的就是重阳真人,心里也有几分戒惧,王重阳向他一截,他突然怪叫一声,手足拳起,变成一个圆圆的人球,猛向王重阳迎面撞来。

  重阳真人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打法,当下不假思索,双掌一立,向这人球打去,砰砰两声,打个正着,说也奇怪,这人球居然象气球般直抛起来,凌空一个滚转,越过王重阳的头顶,向着山下落去。

  王重阳向后一退,迅速退后三丈以外,使出“移步换形”的轻身功夫,又把皮衣怪人截住了!

  这时候第二个皮衣怪人已经赶上来,跟第一个皮衣怪人合在一起,他两个突然各伸双臂一抱,两个人的手足同时拳起,两个人球同时混而为一,就地一滚,向王重阳跟前冲到,这样一来,无异是两个人结为整体,用力猛冲,威力顿然增强了一倍!

  王重阳从来不曾见过这样古怪的打法,这两个家伙各有皮衣护体,自己决然打他不伤,如果一掌推去,他两个象皮球般直弹起来,凌空一个跟头,不是仍然超越过自己的头顶吗?

  重阳真人这回却学了乖,后退三步,双掌合着一迎,一股罡气平推过来,把两个皮衣怪人合成的“人球”档住,叫他不能够逼近自己的跟前,周伯通和全真六子已经鱼贯地追到!

  周伯通大喝道:“没有出息的臭厮鸟,快把真经盒子放下,向我师兄叩头,还可以饶你的活命!”

  话未说完,两个皮衣怪人扭结成的人球,突然易前为后,就地一滚,向周伯通撞去,用力非常之猛,周伯通出其不意,扑通,被他撞了一个大跟头,跌了满身尘上,全真六子见周伯通跌得滑稽有趣,不禁哈哈大笑!

  周伯通一个翻身跳起来,这两个皮衣怪人也跟着翻起,他们已经把人球拆散了,一左一右,四只手拿着九阴真经的盒子,发出一个刺耳的嗓音道:“你们不要恃着人多,你只要再上前,俺们兄弟立即把盒子连真经毁了!马尾打苍蝇,一拍两散,叫你们什么也得不着!”——

 

 

 
分享到: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4
揭秘朱元璋与一名妓女的感情纠葛
圣比兹木乃伊
牡丹花仙9
揭秘第一个挺武则天为皇后的人是谁
小红帽5
古代富翁下场 沈万三砸了饭碗也没喂饱朱元璋
白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