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十五回 紫云峰顶会全真

第十五回 紫云峰顶会全真

时间:2014/6/11 20:02:37  点击:2423 次
  玉洞真人笑道:“它不是寻常的蛇蟒,死得这般容易。”说着把布袋一抖,小金蛇跌了出来。

  段锦叫道:”师父,它会逃走!”玉洞真人微笑不答,那小金蛇一见天日.就要婉蜒游走,可是大概给硫磺熏得太久了,浑身酥软无力,瘫在地上。

  过了一阵,方才慢慢昂起头来,两眼炯炯,似现乞怜之色,玉洞真人用手指撮了口唇,悠悠的吹起口笛来,小金蛇婆婆起舞,只是不甚迅速,段锦和展云帆点旁边见了,笑得前仰后合。

  玉洞真人口笛一停,小金蛇又瘫倒在地,形如已死,玉洞真人方才探手入囊取出一瓶药丸来,拔去瓶塞,倒出一颗九药,用手指研碎了,放在小金蛇的前面,小金蛇嗅了药丸的香气,精神一振,立即抬起头来,很快的吃了药未,吃完之后,它身上金黄的颜色,突然晶莹明亮起来,刚才那种懒洋洋的气氛一扫而空了,玉洞真人张开布袋,吹了几声口留,小金蛇居然自动钻入布袋里,这一着出乎段展二人意料之外!

  玉洞真人笑说道:“此蛇真是异物,恩怨分明,由今天起,它听从我们的指挥,我们只要好好对待它,它决不会逃走,日后还是我们一个大好的帮手呢!”

  真人便把小金蛇的特性说明,原来这一类金蛇王,在练武修道人的心目里,是非常难得的东西,所谓难得,并不是杀死它,拿它的蛇胆蛇肉来入药,而是金蛇王非常有灵性,好象养熟了的家狗一般,可以看守门户,捍卫主人,如果把它养驯,不问在家或是行走在江湖上,都可以驱役它来抵抗敌人,金蛇王付动如风,奇毒无比如果敌人被它咬上一口,顷刻之间,就要毒发毙命!

  不过倘若不是到了极不得已时候,切不可滥用妄用,如果滥用的话,那就流于济恶了!

  金蛇王还有一宗用处,那就是本人不幸被敌人暗算,中了毒药暗器的话,可以拿这条小金蛇出来,指挥它在自己原有伤口上,再咬一口,以毒攻毒,不问怎样利害的伤毒,也消弥于无形,救回性命,认真的说一句,这金蛇王真是武林瑰宝哩!

  段锦听了这一句话,方始恍然,笑道:“师父,怪不得你老人家说大有所获,这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哩!”

  三人继续北行,经历一月有余,便到青城山下,青城山在四川灌县城外。面临灌江,岭密竞秀,相传有古仙人在山上成道,所以被目为道家十四处洞天福地之一,青城山色之美,不让峨眉,不过峨眉山有许多佛寺,名气也因之响起来,青城僻处川西,比较上没有什么人注意,所以古时的诗仙李白,诗圣杜甫,以及白居易李商隐等词客诗翁。都有吟咏峨眉的诗句,和描写峨眉山的文字,青城之名反而不传,同是名山,也有幸与不幸哩!

  玉洞真人就结庐在青城后山的紫云嶂,这里佳木千嶂,流泉幽发,山光水色可称双绝,真人把段展二徒引到紫云峰,但见茅居数椽,遍植修篁山花,宛如桃源仙境,展云帆忍不住诗兴大发,负手吟哦起来。段锦看见他那副点头晃脑的酸样子,不由失笑起来了。

  玉洞真人说道:“你切不要讥笑他,云帆慧根夙具,将来成就或许还在你之上呢!”段锦听了很不心服。

  玉洞真人安置了二人的行李,指示了二人起居之处,方才教他们练功夫,段小皇爷练的仍然以外壮为主,展云帆却由内功入手,他自从玉洞真人杀死川边四恶,给自已报了母仇之后,心再完全抛开,前后三年之间,武功大进,第四年起,玉洞真人已经开始教他“云拂剑”法,所谓“云拂剑”法,就是玉洞真人那一支拂尘帚,可以按着剑法路子使用,点打戳印,还夹着点穴的招式,二十年前玉洞真人在江湖上,运用这套云拂剑法,打败不少英雄好汉,当日真人在莽苍山遇着欧阳锋,也用过一着“鹰落群鸦”的绝技,就是云拂剑里面的绝着,不过玉洞真人教给展云帆时,并不轻拂尘帚,却是真真正正的一把剑,依着云拂剑的路子使用罢了!

  展云帆对这路云拂剑法,领悟得十外迅快,只一教便上手,至于段小皇爷呢?玉洞真人也教了他一套“金刚拳”,这金刚拳用的完全是阳刚之劲,真个有开山叱石的威力,尤其是配合起段小皇爷坚如钢铁的躯体,拔山扛鼎的神力,威力更加添了几倍。光阴迅速,不知不觉又是三年过去,段展二人在青城山的日子,屈指已经有六个年头了!

  玉洞直人离开紫云嶂,到灌县去采买粮食和日用东西,只留下段锦和展云帆看守了着穹庐草屋,玉洞真人一连去了两天,还未回来,段锦生性好动,便跑到紫云嶂山一下,一边练功,一边眺望师父回来,他忽然想自己的金刚拳练了三年,不知道真正力量怎样,今日横竖没事,何不拿出来试一试!

  段锦主意既定,眼光一瞥,看见紫云峰下,并列着三块大石,每石距离一尺多远,估计它的重量,在数千斤以外,段锦就在石前展开金刚拳来,金刚拳总共三十六路,段小皇爷施展开来,周围三丈以内,风声飒飒,一招一式,都具有过人的威力,他由第一路“金刚莲步”开首,使到第十五路“金刚打伞”,突然一声虎吼,山谷回应,反臂一拳,打在左边一块大石上,轰的一声响,石火星飞,石屑飞舞不但把这大石打了盘大一个凹洞,连大石的本身,也摇一摇,段锦不禁大喜,再转了一路“金刚推云”,双掌齐发,力贯指尖,叫了一声:“去!”几千斤的大石,居然被他推出一尺,撞撞两声,拼撞在第二块大石上,起了一阵黄钟大吕似的巨哄!

  忽然有人说道:“好是好了!可是还有不到家的地方,强于外拙于内,可惜可惜!”

  段锦估不到此时此地,居然有人,霍地回转身来,咦!不知哪个时候,背后站了一个中年道士,年纪和师父大约相差不远,须鬓漆黑如墨,面如冠玉,肤色白里透红,容光焕发,末束鬓入道时,想是个美男子,守了一件杏黄色的八卦道相,肩背后挂了一个遮阳用的竹笠,还佩了一柄绿沙鱼皮鞘的宝剑,两眼望定自身,口用微微下掩,似乎现出嘲笑自己的神气!

  段锦出身天潢贵胄之家,不脱小皇爷的脾气,他听见黄衣道人说自己强于外拙于内,明明是指自己内家功夫不行,是可忍孰不可忍!段小皇爷也不想想黄衣道人是怎样的来头,如间会到紫云嶂来?他喝了一声道:“你这道人真个好管闲事,我在这里练拳,关你甚事?居然出口伤人,什么强外拙内,你的功夫一定内外兼修了,来呀,你也过来,向这石上打一拳试试!”

  黄衣道人哈哈大笑道:‘打笨石头有什么希奇,打活人才有实用,你不服我的话,很好,我弄一套把戏给你看看!”说着除下肩背后面的遮阳竹笠来,高高举在手里,笑道;“浑小子,你运金刚拳的拳劲,一拳打来,如果打破我这一顶竹帽,我向你叩三个首,还赔不是,这可行吗?”

  段锦看见黄衣道人叫向已做浑小子,不禁心头火起,再听他叫自己打破竹帽,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暗道:“我这金刚拳的威力非常,几千斤重的大石头。尚且被我一拳推开尺外,这一顶混帐竹帽,还不是一拳就碎吗?这牛鼻子用竹帽挡我掌头,大概不是疯癫,就是另有诡计!”

  段小皇爷为了表示持重,不愿落一个毁人物件的罪名,问黄衣道人:“你这话可当真,我打破你的竹帽,你真个向我叩头下拜?”

  黄衣道人笑道:“大丈夫岂有戏言,你只管用力打吧,不过打不破我的竹帽,你要跪下叫我三声爷爷了!”

  段锦气向上冲,更不打话,举手一拳,使一个“金刚制尾”陡向竹帽打去,在段小皇爷以为小小一顶竹帽,何难一拳捣碎!哪知他的拳头一着竹帽,猛觉黄衣道人手中那顶竹帽,坚如钢铁,段锦不禁大惊!他正要力贯拳锋,运力猛捣,谁道竹帽突然一软,刚才坚如精钢,现在软如棉花,段锦拳力揭了个空,身子当堂失了重心,忽然一阵大力回推过来,段小皇爷吧的一声,仰面铁出七八步远!

  段锦自从出世以来,还是头一次吃亏,不禁恼羞成怒,他托地跳起来,不再打竹帽了,索性展开金刚拳绝技,“金刚降龙”、“金刚骑虎”,砰砰,一连两拳,朝着黄衣道人胸腹打去,黄衣道人不慌不忙,左手挥着竹帽,右手捏鸡心锤和他过招,段小皇爷一着“金刚骑龙”打来,形式略象武当派长拳里面的“高探马”,力贯中锋,拳打下颌,黄衣道人不慌不忙,用了个“牵缘手’搭在他的腕肘一推一拉,段锦千斤拳力;便化解于无影无形,段锦第二拳“金刚骑虎”劈面打到,黄衣道人把竹帽沿向他臂上一拂,段锦陡觉半身麻木不仁,右臂也不能转动了!

  小皇爷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折转身子,向着山上跑去,高声大叫:“展大哥快快来,有人来欺负我们哩!”

  段锦拜师在展云帆之先,展云帆应该是段锦的师弟,不过段小皇爷因为展云帆的年纪比自己长,依照齿序,他叫一声大哥罢了!

  他平日向来有点看不起展云帆,可是今日遇了强敌,不能够不喊他帮手了,段锦声音洪亮,喊不几声,展云帆已经听见了,立即由练功房里面走出来,奔向紫云嶂下,撞着段锦气息败坏的由下面跑上来,觉得十分惊讶,连忙问道:“锦弟,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人欺负你?”

  段锦说道:“一个贼道……一个贼牛鼻子追上来了!”

  展云帆向山下一看,果然看见一个黄衣中年道人从容不迫的走上来,展云帆虽然不曾跟这黄衣道人见过面,却想起一个人来,稽首问道:“道长远来,不曾迎迓,恕罪恕罪,道长是不是玉虚师伯?”

  原来展云帆平日在师父谈吐里,知逍玉洞真人还有一个师兄,一个师弟,道号也是玉字派的,江湖上把他们叫雁门三玉,玉洞真人的师兄名叫王虚子,成名最早,几十年来固婴葆元,所以他的容貌常年保持青春,象三十几岁的样子,没有半根白须白发,这是他的特征,可惜他在二十多年前到中原去了,没有半点消息下落,展云帆是个极端细心的人,记性又好,他一看见黄衣道人渠采夷冲,神情朗朗,立即猜想他是玉虚子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黄衣道人正是雁门三玉里面的玉虚子,他笑了一笑道:“哦!照这样的说来,你是俺师弟玉洞的徒弟了!”

  展云帆道:“不敢不敢,我们兄弟拜在恩师门下,只有六年,请坐请坐!”

  段锦暗叫苦也,这牛鼻子原来走自己的大师伯
 

 
分享到:
孝庄太后“色降”洪承畴内情
08 卖身葬父    董永,    相传为东汉时期千乘(今山东高青县北)人,少年丧母,因避兵乱迁居安陆(今属湖北)。其后父亲亡故,董永卖身至一富家为奴,换取丧葬费用。上工路上,于槐荫下遇一女子,自言无家可归,二人结为夫妇。女子以一月时间织成三百匹锦缎,为董永抵债赎身,返家途中,行至槐荫,女子告诉董永:自己是天帝之女,奉命帮助董永还债。言毕凌空而去。因此,槐荫改名为孝感。
三字经6
白雪公主
“年”兽的传说2
小红帽4
康有为和他的小妾们
黄山寿《吴刚伐桂》(立轴、纸本)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