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东邪大传 >> 第十二章 靖康遗恨

第十二章 靖康遗恨

时间:2014/6/9 15:36:48  点击:2210 次
  黄药师和宁宗皇帝身不由己飞了起来,径直朝十余丈外一座拱桥飞去。黄药师突感脚下一沉,神智为之一清,发觉自己已经站在石桥之上,身边三五十人黑纱蒙面,将二人围住。原来适才被人用绳索一卷一提,便从船头卷上了湖中拱桥。

  一个紫衫蒙面人收了绳索,对黄药师道:“我乃铁掌帮帮主,今日为逼这皇帝北伐抗金而来。小兄弟既然有志与我等同道,不妨随我前来。”说着,与众人拥着晕厥的皇帝直往黑暗处跑去。那边铁索截船,想是这铁掌帮早就做好的安排,官兵吆喝声很响,却遥遥的奈何不得。

  黄药师不及细想,混在众人之中,一路往南发足狂奔,那些人跑得飞快,身形矫健,显然都是帮中好手,自己紧紧跟住,却也不觉得十分吃力。众人才跑出里许,前面却有一群人马拦住去路,当先一人大吼一声:“恶贼,快把圣上放下!”

  那支队伍有百余人,“唰”得排成半月形,将铁掌帮帮众围在垓心。黄药师一看这些人,暗暗叫苦,自己这些男女老少都有一面之缘,确俱是岳少保的子嗣后裔!那当先拦路的葛衣老者正气凛然,正是岳珂。

  那铁掌帮主也不答话,呼地就是一掌,冲岳珂当胸捺下。岳珂先是将双掌往腰间一收,即发力推出,黄药师看在眼里,却是岳家拳的一式“排山倒海”。四掌相击,“轰”地一声,二人俱是震退三步。岳珂拿桩站稳,挥拳由下自上勾击,却是一记“潜龙出渊”,势大力沉,朝铁掌帮主下颌打去。铁掌帮主左手一拨,去抓岳珂手腕,身形腾空飞起,右掌直击岳珂小腹,掌风飒然。

  黄药师大惊,高手殊死拼斗,必然两败俱伤,急忙冲到前去,叫道:“这些都是岳元帅后裔,帮主不可伤人!”

  铁掌帮主一愣,收手回撤,对岳门上下朗声道:“诸位莫怪,我今日请皇帝去见一个人,并无他意,只盼望这皇帝及早觉醒,早日发兵北伐!三日后,不管这皇帝应允与否,在下都当将圣上奉还回朝,大丈夫一言九鼎,决不食言!”

  岳珂踏前一步,凛然道:“你速将圣上放下,请你那朋友到这里来说话!”

  铁掌帮帮主哈哈一笑:“我那朋友年老体迈,又是这狗皇帝的长辈,岳先生说哪有晚辈见长辈的道理?今天铁掌帮一定要带走这皇帝,请各位行个方便!”眼见西湖巡逻的官兵弃舟上岸,纷纷聚笼来,越聚越多,铁掌帮主忙使个眼色,命手下帮众拥着宁宗赵扩夺路而走。

  “岂有此理!老夫今日和你们拼了!”岳珂大急,从身后一名年轻军官手中夺过一杆大枪,“呼”地一枪,朝铁掌帮主喉头便刺。铁掌帮主凛然不惧,喝道:“大伙快走,我来断后。”一双肉掌翻飞,跟岳珂回旋激斗起来。那岳家枪法着实精妙绝伦,一点枪缨如一抹红云,轻轻袅袅,时绽时收,亮银枪尖耀眼夺目,寒光凛凛,摄人魂魄。

  黄药师一见此景,心下大急,竟然不知该帮助岳珂抢回皇帝,还是跟铁掌帮一起逼皇帝抗金,生怕岳珂有个闪失,叫道:“岳老伯,且慢动手,有话好说……”

  岳珂冷眼相对,喝骂道:“你这小子,原来勾结匪类,老夫当真瞎了眼睛,还让我儿传你什么岳家拳。哼,还不速来送死!”

  黄药师一听,直如五雷轰顶,呆呆地接不上一句话。忽听岳诗琪在旁喝道:“小贼,适才孤山上骂皇帝,就见你不象好人,现在居然掳掠圣上,当真是不想活了!”说着,挥拳来打。

  黄药师顿觉一桶雪水自头顶灌下,喃喃道:“她说我是小贼?小贼……”心中苦楚无限。任岳诗琪几拳打在胸膛,竟似浑然不觉。

  岳诗琪见黄药师木头一般挺着挨打,也不知还手,竟停住了手,惊诧地望着黄药师。黄药师神情默然,目光散乱,喃喃道:“你如此冤枉于我,难道我真做错了么?这天下人人想着抗金,惟独这昏聩的皇帝不想?为什么你们岳家还袒护这皇帝?是我错了么?……”胸口一热,“哇”地呕出一口鲜血。

  岳诗琪一惊,急忙掏出手绢替黄药师擦嘴,黄药师苦笑一声,说不上话。这时,那岳见龙奔来,叫道:“别管这恶贼,随我抢回圣上!”说着,一脚将黄药师踢倒,拉着岳诗琪的手向黑影追去。

  黄药师坐在当地,思绪纷乱。今日之事,果真是我黄药师所做么?黄某对国事从无半点兴趣,今日居然杀人骂帝,是铁衣教兄弟影响了我,还是被王重阳、洪七这些豪杰所触动?抑或是忠烈岳家之感召?我只盼皇帝发兵,救万千遗民于水火,西湖兵谏有有何不可?一时头涨欲裂,丝毫理不出头绪来。耳边忽听铁掌帮主大叫道:“小兄弟,快随我来!”只觉手腕一紧,被人拉了就走。

  铁掌帮主不再和岳珂缠斗,捉了黄药师手腕,催动内力,发足狂奔。黄药师一时惊觉,回头一看,原来陆地上巡视的宋兵连同弃船上岸的宋兵一起掩杀过来,各举刀枪火把,铺天盖地而来,不下几千人。

  铁掌帮主用力一推黄药师,自己突然驻足,从布袋中掏出一把铁菩提,边撒边跑,追赶的宋兵和岳家老少有的中了暗器,追击势头立刻缓了。铁掌帮主又解开一个皮囊,往地上撒了一路铁蒺藜。那铁蒺藜极是锋芒,追兵踩中者呼号起来,登时乱了,眼看越落越远,再也追不上了。

  岳珂见黄药师等人越去越远,心急火燎,将手中长枪飞掷而出,扎向铁掌帮帮主后心。黄药师此时正自回头看追兵,心下骇然,眼见大枪将至,那帮主全然没有察觉,于是把心一横,手指用力连弹,连击大枪枪尖,“叮当”几声,那枪尖居然被生生打断,长柄断落一边。黄药师也顾不得多想,跟着铁掌帮主等人狂奔数里,来到钱塘江边。

  江边早有一艘大船等在那里接应,这铁掌帮劫掠撤离考虑得果然周全。众人欢呼着上了大船,拔锚驶向东海。那追兵追至岸边,见贼船已经走远,无论如何是追赶不上了。

  铁掌帮帮主揭下面纱,却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即招呼手下清点人数,出去四十人,回来二十双,一个不少。黄药师暗暗佩服这教主思虑周全,胆识过人。船上一个叫俅千仞的小厮早摆好了接风酒,端了一只海碗走过来,笑盈盈的递与帮主。

  那帮主接过一饮而尽,开怀大笑道:“大家痛饮几杯,吃过饭食再带这皇帝去见老祖宗。别忘了给这皇帝一些吃食,免得饿瘦了他。千仞,你去跟老祖宗说声,就说大功告成,我等片刻即去请安,不忙在这一时三刻厮见。”俅千仞领命而去。那俅千仞十三岁上侥幸救了这铁掌帮主一命,铁掌帮主便将自己武学倾囊相授,颇为器重。

  铁掌帮主与黄药师对干了一碗酒,一拍黄药师肩头,道:“小兄弟尊姓大名?”黄药师报了姓名,那帮主一咧大嘴,喜道:“原来是黄教主!幸会!”黄药师摇头道:“昨天铁衣教已并入丐帮,我已不是帮主。”

  那铁掌帮帮主“哦”了一声,却不说自己姓名,待黄药师问时,道:“不将金狗驱逐中国,我便是个无名之辈!”说话间,与王重阳、洪七一般豪迈,那帮主又续道:“我铁掌帮与金人势不两立,短短六十年已有十位老帮主战死沙场。人生如此,快哉快哉!”

  那帮主又是一痛豪饮,忽而问道:“兄弟真是好气魄好身手,刚才那手指断枪是什么名头?”黄药师摇头道:“不瞒你说,我没练过武功,倒是看过一本叫做《弹指神通》的书,书中所记,始终萦怀,刚才手指连弹就是书中所述,那枪尖为何应手而断,我是半点也不明白。”

  铁掌帮主也感到奇怪,见他不说,也不再问,心想试试便知,道:“今日某有意与黄贤弟切磋技艺,如何?”说着后退一步,拉开架势。黄药师不喜动武,怒道:“帮主掌力刚猛,莫非要黄某性命?”

  铁掌帮主不以为忤,一掌向黄药师面门拍去。黄药师心下着恼,右手如剑挥去,朝那铁掌刺去,一剑一盾,一个锐利一个厚重,“哧”地一声,铁掌帮主手腕一麻,一时便动弹不得,无论如何抬不起来再打。

  黄药师浑然未觉,见他不来攻,笑道:“帮主铁掌能砍瓜拍蒜,黄某这掌就只能捅碎豆腐喽。”铁掌帮主以为他在讥讽,憋得满脸通红。忽又转念一想,自己掌力浑厚,敌人罩在自己掌下,我这攻击范围大了,却极是耗力,虽可催木裂石,却终不得长久,而眼前这人出掌时,将力气完全凝在指尖发出,练得精了,足可一招制敌,相较之下,自己实有不如。以后这帮主不断改良铁砂掌功夫,却是功未成人已去,其后代帮众掌法依旧走刚猛一路。铁掌帮主提来一只铁桶,道:“黄兄,你用指戳它!”黄药师用力一戳,那桶居然透了一个大窟窿,黄药师又惊又喜,却依旧不明就理。铁掌帮主“呼”地拍出一掌,那桶立时瘪了半边,嗡嗡声不绝。铁掌帮主哈哈笑道:“原来区别在这里。”黄药师心中思忖这话,终于明白,原来这着力处不同,伤人效果实在不同,联想起岳家拳法,脑海里立时更加清晰起来。

  想起这岳家拳,不由得想起岳诗琪,黯然神伤,也许今生她再也不愿看到自己了,从怀中取出《武穆遗书》送与铁掌帮主,道:“此书有带兵布阵的要领,黄某实是用之不着,留在身边徒增烦恼。”

  那帮主也是识货,接过书喜形于色,不停道谢,连赞黄药师豪爽。谁知这帮主英年早逝,继任教主俅千仞甘做金人奴才,一部《武穆遗书》惹来多少江湖风波!此书终被黄药师之女黄蓉、女婿郭靖在铁掌峰禁地帮主遗骸前觅得,二人据守襄阳抗元三十余年,令世人所景仰。此乃后话。

  黄药师又问那帮主道:“我有一件事,至今如堕云雾,你说我们和那岳珂一家到底谁对谁错?”铁掌帮主哈哈笑道:“岳门精忠报国,万民敬仰,我不敢说错。”

  “那么就是我们兵谏错了?要不怎么会和岳家兵戎相见、水火难容?”

  “哈哈,我从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北伐抗金乃万民所愿,此乃大义,要错就错在这皇帝和那帮奸臣身上!”

  黄药师一想,洪七、王重阳乃至林慕寒这些人物都以抗金为己任,难道他们都错了?看来这帮主说得不错,我大宋七千万子民,怎能甘为异族奴才?

  其时宋代只算男丁就有人口近七千万,实是前代所未有,此数直到清乾隆年间方始超过。那帮主看黄药师还在想,大声道:“你我大丈夫,一生当建功立业、快意恩仇,不该这般心事重重,长嘘短叹。”黄药师一听,心中大石落了地,朗声笑道:“大哥所言甚是!”

  铁掌帮主与他手掌一握,笑道:“胸中之不平,可有借酒消之;天下大不平,非刀剑不能消也!”

  黄药师心里“噔”地一下,这句话自己也曾听说过,自己死读了书本,远不及这刀尖上搏命的汉子见识深刻,此番江湖游历,结交恁多江湖豪杰,阅历大增,心下无比畅快。

  众人互相敬了一阵酒,胡乱吃了饭食,便将船锚抛到海里,提赵扩到船舱。舱内两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早已端坐正中,一个身着龙袍,一个身着侍卫官服,样子有些古怪。

  赵扩连惊带吓,又是晕船,只剩下半条性命,趴在地上如同一堆烂泥。那穿龙袍的老汉见状,大骂一声:“不肖子孙,这般没用!”

  铁掌帮主见了,叫人给赵扩看座,赵扩却不敢坐,站在当地,低头垂手。

  那龙袍老者又道:“赵扩小儿,你可知我是谁?”

  赵扩抬头扫了一眼,见那老者干瘦,须发花白,足有八十多岁,嗫嚅道:“不知。”

  那老者爽朗一笑:“钦宗皇帝是我父亲,我是太子赵湛。”

  赵扩一惊,徽钦二帝当年被金人掠走,带着王公大臣百工倡优三千多人,当时太子赵湛同时被扣,难道这人真是当年太子?赵湛笑道:“算起来我是你爷爷,当初要是没有靖康之难,今天哪有你这小儿做皇帝?”赵扩直说:“是,是”。

  “先皇先父被掠之时,我是终生不能忘怀,引为终生之奇耻大辱。那是整整七十年前的事了,金人进城按宗簿点名缉捕,少有人逃脱,我随父皇一路被拘北上,大宋百姓跪倒路边,哀号遍地,此情此景令人至今思之心碎!粘罕、斡不离将汴京根刷殆遍,大宋二百年府库蓄积为之一空!我们遗老遗少三千多人一路凄凄惨惨、哭哭啼啼,行了三个多月才到上京,路上金人百般凌辱刁难,牛马行辕难以补给,夜雨赶路,一日不停,常三五日不见村舍。夜间金兵守备森严,无人逃脱,到得金都所剩之人不足一千!金人令我等素衣参拜金人祖庙,又封祖父为昏德公,封父皇为重昏侯,一昏再昏!哈哈哈哈……”

  赵湛的笑声无比苦涩。“后来所受凌辱远不止这些,金人将九百多大宋遗老发配到韩州,给土地十五倾耕作自给,逢丧祭节令赐我们财物酒食,哈哈,你猜赐食前怎么着?即令我等写下谢表,写不好重新写过……”

  赵扩在一旁仔细听着,这谢表自己少年时候还曾看过一些,都由边贸榷场从金人手里重金买回,父辈们当年就是通过谢表知道徽钦二帝在金朝的一些情况。

  “后来,祖父和父皇又被发配到五国城。除太后和母后外,只有这位曹大人等三人随从,我们八人乘船北行了整整四十六天!”赵湛身边的曹大人眼圈已经发红,必然是想起那伤心往事。

  赵湛泣道:“我们在那里还算安生,祖父写诗做画,常拿衣物换来书籍读,每每遇到贩卖禽兽的,都买来放生,大家心里无不向往那久已失去的自由……”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那曹大人喃喃道,“先皇在时经常吟诵这首诗,每每泪如雨下。因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母后悬梁自尽了。一日祖父将衣服剪成条,结成绳准备悬梁自尽,被父皇抱下来,俩人抱头痛哭。后金人又将二帝移往均州,先皇终日郁郁,就在这亡国之痛中逝去,那还是个冬天,雪还没有融……”黄药师诗文最好,心下默念,那诗果然道出亡国之君的无限伤感,不让李煜。赵扩也听得悲悲切切,涕泪交零,他知道,这徽宗皇帝死后七年多,梓棺才运回故土临安,金人为此索要了许多财物。

  “祖父的尸体被架到一个石坑上焚烧,烧到半焦烂时,用水浇灭火,将尸体扔到坑中。据说,这样做可以使坑里的水做灯油。父亲悲伤至极,也要跳入坑中,但被人拉住,说活人跳入坑中后坑中的水就不能做灯油用了,所以,不准父皇跳入坑中。”赵湛又道,“祖父走后,父皇悲痛万分,我们独居苦寒之地,只盼那康王赵构能够营救我们回去。我们盼了一年又一年,听到的是一个个抗金将领的死讯!原来是那秦桧误国,北行途中,那厮与王氏卖国求荣,逃回临安,唆使康王赵构求和,良才被诛斥殆尽,此等奸贼,我真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谁料他居然得以寿终正寝,哈哈,可恼!”他本该叫赵构为叔叔,这般直呼姓名,显然极大不忿,对于奸贼秦桧更是恨入骨髓。

  黄药师心中暗暗念叨:“这君子终究敌不过小人……”恨自己不早生六五十年,得见岳爷,得诛桧贼。

  赵湛又道:“父皇也已经走了三十多年了,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么!”赵扩听到眼前这老人冷冰冰地用了个“死”字,不禁打了个寒战,抬头看了一眼那“爷爷”,摇了摇头。赵扩每次祭祖,都不忘在徽钦二宗坟前跪拜烧香,那钦宗梓棺归宋却是父亲当朝时候,自己其时虽然年幼却已明事,满朝文武大臣泣拜的场景,留下很深印象。

  “完颜亮那狗贼,那日来到五国城,命父皇做骑将,父皇已经六十多岁,哪里还骑得动马?被那奸贼硬生生扶上了马背,挥起马鞭,任那马狂奔,父皇年迈,哪里受得了这个?跌落马下,被那畜生践踏而死!”赵扩听到这里,心中酸楚,“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那曹姓老人也暗自抹着眼泪。那赵湛却是目眦欲裂,牙关紧咬,满是仇恨。

  “此时那五国城就剩我和曹大人两个人,我们自知难以幸免,一天夜里偷偷逃跑,我们没敢向南方跑,却是向西而去,走蒙古、西夏,川湘,再奔临安,这一逃就是二十年!苍天有眼,终于有生之年踏上了自己的国土!十多年前,我们在真州遇到金兵,多亏这位帮主出手救了我们。”赵湛说着,手指铁掌帮主,“这铁掌帮主说,那赵构不发兵,却是害怕接回二帝,自己皇位不保,如今赵构早已退为太上皇。起初我还不信,可直到他死也未见宋军北伐。我想和这曹大人将先祖的遗恨告诉当朝天子,劝天子发兵雪恨。这铁掌帮主又劝道,我这老朽之身此时出来指手画脚,天子不但不会听,反而自身性命不保。须觅得良机,请皇帝出来说话。我觉得有理,只得隐居不出,谁知这一等就是十几年!”

  曹姓老者接道:“这十几年皇宫实在不太平,换了三个皇帝,天子很少出宫,一直等到今天才把陛下请到这里说话。”这十年来皇位更迭频繁,皇帝是一个不如一个,朝中上下一片混乱。

  十一年前,赵构养子孝宗实在不愿向比自己小四十多岁的金主称侄,传位光宗。这对父子一直矛盾很深,全因光宗听皇后谗言,对父亲大是不孝,父皇驾崩时拒不出面治丧。于是群臣逼光宗退位,立了一位新君,就是眼前的赵扩。赵扩父亲光宗在位不过五年光景。

  那曹大人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道:“先皇徽宗在时,有一天把我叫到身旁,对我说,曹勋哪,日后替我找到康王,告诉他父母的悬念和北行的艰难,便拆下内衣领子写下一行字缝好交给我。”说着,把那布包转递给赵扩,赵扩打开一看,是一件破旧的衬衣和一枚金环。那曹勋又道:“这金环是皇后的信物,皇后说,愿早如此环才得相见。”

  赵扩捻着金环,拆开衣领,见上面写着八个字:“可便即真,来救父母。”字迹歪歪扭扭,想是徽宗写字时心念大动,乱了方寸。

  黄药师听到这里,踏上一步,一指赵扩鼻子道:“这许多年来,哪个皇帝还记得北方的父母?哪个皇帝还记得胡尘里的子民!”

  赵扩浑身大汗淋漓,扑通跪倒在地,爬向赵湛,哭道:“爷爷,孙儿知错了,孙儿回去便出兵北伐,拯万民于悬壶,痛击金贼,报仇雪耻!”赵湛听了,老泪纵横,摸着赵扩的头,低声道:“好孙儿……”

  那内侍曹勋见了,大笑一阵,叫道:“先皇啊,这皇帝已答应对金用兵,解民倒悬,你托曹勋的遗愿今日已经了结,臣到九泉之下陪你来啦!”说罢嚼舌自尽。众人见这老侍卫如此忠烈,都是大哭了一回。

  铁掌帮帮主扶起赵扩,正色道:“既然陛下答应出兵北定中原,我等即刻送陛下回去。某自当联络抗金义士,策应大军!”于是命人收起锚链,大船缓缓向钱江驶去……


 

 
分享到:
揭秘中国男女关系最混乱的一个朝代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中国唯一一位长着胡须的太监
山雀和熊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老北京妓女与八国联军在一起
让宋太宗胆寒的一个契丹寡妇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