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矫龙惊蛇录 >> 第十八回 雪落大地寂末央

第十八回 雪落大地寂末央

时间:2014/6/9 11:00:24  点击:2255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店小二正欲招呼众人入座,忽然认出这六人与赵敏乃是一伙,遂默不作声,退立一旁。

  张无忌大叫一声:"冷面人"身形一掠。已扣注冷面人命门大穴。

  玄冥二老反应极快,已将手掌放在两个孩子头上,阴恻恻地道:"张教主住手罢!"杨逍和范遥见张无忌一招得手,知赵敏的"十香软筋散"已经发挥效力,听了玄冥二老之言,不觉哈哈大笑。两人同时出掌,将玄冥二老打翻在地。

  红发老人正欲跃起之时,韦一笑轻轻一按他肩头,笑道:"阁下还是坐着罢!"红发老人竟毫无抵御之力,只得坐下。此时玄冥二老己经翻身爬起,抽出兵刃,向杨逍和范遥扑出。

  原来逍遥二仙适才见他们已然中毒,是以手下留情,只将二人打翻,却未受伤。

  此时二人同时攻上,招数虽精,奈何内力俱失,鹿杖和鹤嘴笔又不锋利,杨逍和范遥竟不招架,任其兵刃往自己身上招呼,兀自哈哈大笑不已。

  便在此时,赵敏已从楼上下来,将两个孩子搂在怀中,对杨逍和范遥道:"请二位搜搜玄冥二老,’十香软筋散’这两人曾经保管过,得提防二人留将下来。"范遥点了鹤笔翁穴道,从他身上搜出一包药粉,赵敏看了之后道:"这是’十香软筋散’。",杨逍却未搜到甚么。赵敏道:"将他的鹿杖头扭开。"杨逍依言而行,扭开鹿杖之后,果见杖头之中藏有一些白色粉末。赵敏看了之后便道,"这是解药。"遂即将之倒在地下,望着冷面人微笑不语。

  张无忌道:"阁下此刻总该将真面目示人了吧"言毕伸手欲揭冷面人的人皮面具。

  却听冷面人语调平静地道:"且慢!"张无忌道:"阁下尚有何话可说?"冷面人道:"令嫒和殷公子已服下老夫的’七虫七花膏’药囊,三月后毒发,如若不信,一问便知。"赵敏骇然失色,惊问道:"绿敏,冷面人所言可真?"绿敏道:"前几日冷面人逼着我和殷叔叔各吃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冷面人道:"张教主已知老夫红色药囊的成份,是以老夫变换了个法门。张教主如有兴致,不妨将令媛肚皮划开瞧瞧。"张无忌在武当山虽救了数百人的性命,但被剖开肚子的那位好汉,一个月之后,肚腹红肿溃烂,依然死了。

  冷面人定然已知此事,故出言相戏。"

  张无忌如何敢拿爱女和殷涛的性命作试验,一时之间,竟无法可想,不由得怔立当场。

  冷面人道:"老夫唯恳求张教主一事,无论如何,暂不要将老夫面具摘去,否则老夫一死而已。令媛和殷公子也只好跟随于老夫了。"张无忌道:"既如此,在下便依你。阁下将解药给两个小孩服了,三年之后,若孩子平安无事,在下一定解了阁下之毒。如此可行?"冷面人道:"老夫已说此毒三个月之后便发,张教主何来三年之说?"张无忌道:"实不相瞒,在下对阁下有些不放心。"冷面人道:"这也难怪张教主。"张无忌道:"如此咱们便上武当山去罢。"

  冷面人道:"悉听尊便。"

  张无忌道:"诸位是否愿陪小弟到武当山小住?"杨逍道:"老夫年事已高,正欲找个清静之地了此残生,便随教主前去,投入武当门下罢!"范遥亦道:"如蒙俞道长不弃,属下亦想在武当山清修。"韦一笑哈哈笑道:"老夫此生作孽太多,恐仇家寻仇,便求武当诸侠庇护则个。"张无忌大喜道:"如得与众兄弟永远相聚,幸何如哉!请问金花婆婆有何打算?"紫衫龙王黯然道:"夫君去世多年,灵蛇岛上,只怕已是荒草丛生了。江湖之事已了,我便回到灵蛇岛上去罢。"小昭道:"我愿跟妈妈回灵蛇岛去。"紫衫龙王苦笑道:"你年纪尚轻,怎耐得荒岛之上的寂寞?别说傻话了。"小昭道:"有妈妈作伴,怎会寂寞?"常胜王道:"弟子欲跟随教主,恳请教主成全。"小昭脸色飞红,娇嗔道:"常胜王,你可想好了。那荒岛之上,实无甚有趣之事。"常胜王道:"弟子决心已定,绝无反悔。"张无忌见两人如此,心中一喜,随即想到这一分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心中突然一酸。小昭道:"公子,赵姊姊,你们有空,可得来看看我们哦!"赵敏道:"你也得时常来看看我们才行。我是此间老板,便由我做东,大家吃一顿饭再走罢?"紫衫龙王道:"多谢了,我此刻肚子不饿。咱们改日再行相聚罢。"赵敏知紫衫龙王怕这分别宴令众人难受,还是及早分手的好,只得依了。紫衫龙王望着杨逍、范遥、韦一笑三人,禁不住泪流满面,三人亦是神色暗淡,不能言语。

  良久,紫衫龙王一认袂,挥泪出店。小昭和常胜王与众人匆匆别过,便追赶紫衫龙王去了。余下之人,长叹一声。赵敏将两锭黄金送给那名照顾两个小孩多年的妇女,道:"大嫂,这些年来多亏了你。这点区区薄礼,敬请收下。"那妇人绝不肯受,推辞许久。张无忌道:"大嫂既无家人,可愿到武当山去,继续与这两个小孩作伴?"这位妇女数年与绿敏和殷涛相处,实已将这两个孩子当做亲生儿女一般。张无忌此言,正合她心意,当即便要跪下。张无忌大惊,急忙将她扶起,却听她道:"奴家无亲无戚,如得张大爷收留,奴家感恩不尽。"张无忌急道:"大嫂何出此言,在下感激还来不及呢。请问大嫂贵姓?"妇人道:"姓余。"张无忌道:"余嫂。如是不弃,便请将绿敏收做干女儿如何?"余嫂惊道:"奴家如何敢当?"张无忌却已将绿敏唤过来,命她向余嫂叩了三个头。

  绿敏煞是聪明,未等张无忌教,便脆脆地叫了声,干娘"喜得余嫂直掉眼泪。

  殷涛却不识杨逍便是他的外公,赵敏道:"涛儿,这便是你外公,还不快叫!"殷涛遂叫了声"外公",杨逍大喜。便道:"涛儿,你也拜拜干娘罢!"殷涛早有此意,只是他人太憨厚老实,不知该怎么做而已。此时听外公如此说,亦学着绿敏之样,"咚咚咚"地叩了三个响头,认余嫂做了干娘。韦一笑和范遥前去购车买马。杨逍点了冷面人等的穴道,将其兵刃收了。不一会,韦一笑和范遥将车马买来,杨逍将红发老人、玄冥二老扔入车内。要扔冷面人时,冷面人道:"张教主,老夫欲乘马而行,可否?"张无忌心想他此时内功已失,谅他逃将不了,便依了他。一行人随即起程,径投武当山而去。赵敏着实忌惮冷面人,途中用膳之时,每隔几天,便在冷面人饮食之中放入少许"十香软筋散",防范于未然。不一日,便到了武当山上,自是皆大欢喜。

  俞莲舟遂在后院腾出几间道观,将冷面人等分别关了起来,并命门下弟子严加看守,一应食物,自由武当山供给.

  冷面人对一切均是漠然处之,唯红发老人和玄冥二老初时兀自破口大骂武当诸侠。门下弟子虽得师命,不得与冷面人等争斗,但嘴上岂能饶人,闻骂便以唇相讥。红发老人和玄冥二老劣迹甚多,如何骂将得过,数日之后,便闭口不言。张无忌敬冷面人武功了得,每日午间,总去陪他相坐个把时辰。待问及两个孩子的解药时,冷面人道:"到时自当恭送。"张无忌道:"尚请阁下将配方告知在下,在下自行配制罢"冷面人道:"张教主实在不放心老夫么?"张无忌道:"在下实有此意。但阁下却不必担心,在下此番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将大驾屈留此间。一之为甚,岂可再之。二年之后,在下自当恭送阁下下山。"冷面人道:"张教主不必内疚,你所做之事,比之老夫,实乃小巫见大巫。老夫亦直言相告,今生如得下武当山,日后定然还要向张教主讨教。"张无忌道:"到时在下自当凭真实功夫与阁下周旋。"冷面人道:"如论真实功夫,老夫始终未能胜过张教主。但若论阴谋诡计,张教主与老夫相比,可差得太远了。"张无忌默然不答。冷面人遂将解药配方告诉张无忌。

  末了道:"此药服下,药囊自下,令嫒自可无恙了。"张无忌见解药配方甚是寻常,寻思一阵,觉得不会有甚么药物与配方相克,遂谢过冷面人。正要离身时,冷面人道:"张教主定然要让令嫒先服是不是?"张无忌苦笑道:"这个自然。"冷面人长叹一声,不再言语。张无忌转身离去,将解药亲自配制好,给绿敏服下。三个时辰之后,果真一黑色药囊从粪便中排出。张无忌将药囊切开,仔细一看,果真是"七虫七花膏"。隔了数日,见绿敏安然无恙,这才让殷涛服了解药,亦将黑色药囊驱下。殷梨亭和杨不悔自然高兴万分,欢喜异常。时光倏忽,转眼两年时间便过。这日午间,张无忌、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殷梨亭、杨逍、范遥,韦一笑诸人来到后院,将解药分发给冷面人诸人。

  两个时辰之后"十香软筋散"之毒已解,各人内功尽复旧观。冷面人道一声"多谢",率先而走。红发老人和玄冥二老紧随其后,步出武当道观。俞莲舟道:"施主慢行,恕老夫等不再远送。"冷面人道声"不敢",转身下山。张无忌直送至山脚,方与冷面人告别,自回武当山。

  当世武林高手会集武当山,精研道学,切磋武功,好不悠闲。

  绿敏拜宋远桥为师,殷涛拜俞莲舟为师,这却是出自张无忌的主意。武当内功心法,乃入门的基本功夫,再者,绿敏和殷涛跟随冷面人多年,张无忌深恐两个小孩染上冷面人的暴戾之气,是以将他们交给道学修为精深的宋远桥和俞莲舟管教。与其说学武功,不如说学做人的道理更为妥当。一年之后,武当山上奔来一人,指名要见张无忌。道僮通报进去,不一会,张无忌步入三清殿。那名年过半百的老者,一见到张无忌,"扑通"一声便即跪下道:

  "启禀教主,小的是徐达将军部下,原属洪水旗下一名士卒。有急事求见教主。"张无忌急忙将之扶起,道:"难得大哥尚记得明教之事。有何事情,便请坐下细说罢。"那人未及开言,"哇"的一声便放声痛哭。张无忌惊问何故,那人道:"教主,徐达将军已被朱元璋害死了!"张无忌大惊失色,那人便将前因后果讲了。此时杨逍、范遥、韦一笑以及武当诸侠听到哭声,俱来到三清殿,听完之后,无不切齿痛骂朱元璋。

  几月前,徐达生背疽。得了此病,并非无药可救,必须忌吃蒸鹅肉。正当病重之时,朱元璋却特赐蒸鹅肉,命使臣送到魏国公徐达府上。徐达闻圣上使节到,挣扎着从病榻之上起来,跪迎使臣。使臣道"圣上惊闻魏国公病重,特使御厨做了一道菜,赏赐徐公。"徐达感谢龙恩,三呼万岁之后,这才爬起,坐在案前。待将碗盖揭开之时,不禁大为震惊。原来朱元璋所赐,乃是一大碗蒸鹅肉。徐达老泪纵横,含泪当着使臣之面,将这碗致命的蒸鹅肉吃了。当夜将这名亲信唤来,交给他一信,让他日后送到武当山张无忌处。第二日,徐达背疽崩裂,不多时便死了。

  徐达与常遇春,乃明朝开国的第一和第二功臣。常遇春率百万之众,勇敢先登,摧锋陷阵,功无不克,守无不固,但常遇春健斗凶悍,朱元璋着实忌惮,是以将之先行毒死。徐达年纪较常遇春小二岁,但用兵持重,小心谨慎,特别对朱元璋言听计从,向为朱元璋所依重,素来朱元璋对他甚为放心。不想徐达终不免于难。张无忌接过徐达的遗书,甚觉字迹眼熟,略一回想,便想起此信乃常遇春临终前托自己转交给徐达的,打开信笺,但见上面只寥寥数语:徐大哥,为人臣,当急流勇退。遇春拜别。张无忌伤痛不已。那人接着道:"徐公后事末了,曹国公李文忠因为府中儒生甚多,礼贤下士,又被朱元璋杀死。"众人闻言心头俱是狂震,李文忠乃朱元璋的义子亲甥,南征北战,为明朝立国亦立下汗马功劳,不想亦落得如此下场。杨逍道:"教主,上次饶了朱元璋,乃因天下初定,怕引起诸侯争斗而已。此时明朝基业已定,此番再无相饶之理,请教主定夺!"张无忌道:"杨教主言之有理,咱们这就前去北平,杀了这厮!"其时朱元璋已嫌应天府不够气派,是以迁都北平(大都)了。

  武当诸侠听了,亦气愤不过,欲一同前往。

  杨逍道:"武当山乃道家清修之地,诸侠情义,老朽心领了。北平之行,诸侠便免了,照顾宝观和孩子要紧。"俞莲舟道:"此事虽乃明教之事,但明教于武当一派有数次援手之德,我等岂能坐视不理?"范遥道:"既如此,咱们便同去,胜算便多了几层。"杨逍道:"冷面人下落不明,武当山上,须作防备才是。"俞莲舟道:"如此罢,武当山上,便请大师哥、三师弟和六师弟镇守,贫道和张松溪四师弟随众位前往北平。"杨逍道:"尚有一件事,须请俞道长见谅。"俞莲舟道:"杨教主,咱们生死与共,有何事便请明言."杨逍道:"老朽估计朱元璋定有准备,此举未必便能成功。须留下退路才是。老朽斗胆请俞道长和张道长易容改装,别让朱元璋认出二位乃武当大侠才好!"俞莲舟笑道:"杨教主处处为本派着想,贫道感激还来不及,何敢嗔怒"言毕与张松溪回入室内,除下道袍换上寻常江湖装束,扮成虬髯大汉。待俞莲舟、张松溪再步入三清殿,众人轰然叫好。

  当下张无忌、杨逍、范遥,韦一笑、俞莲舟、张松溪、赵敏七人,在徐达亲信的带领下,疾奔大都。不一日,众人到了北平,投店住下。翌日清晨,众人分头打探。傍晚相聚时,张松溪探听到一个消息,再过三日,便是朱元璋的五十大寿,到时定有一番热闹。杨逍道:"老朽所得之消息,倒令人有些不放心。朱元璋自咱们在应天谋刺未成,又走脱了之后,宫中戒备甚严。朱元璋不惜重金,着实收罗了一批大内高手,武功未必及得上咱们,但人数众多,甚是棘手。"范遥道:"既如此,咱们便将动手日期提前,不用等到三日之后。朱元璋五十大寿之际,防范定然更为严密,只怕不易得手。"张无忌道:"后宫之中,在下曾呆了数月,于路径甚是熟悉。今夜在下先去察看一番,探明朱元璋住处,明晚便动手。"俞莲舟道:"既如此,师叔便与你同去罢。"赵敏却道:"此计不好。如你们今夜被发现行藏,明日动手岂不麻烦。干脆咱们一块前去,即便今夜找不到朱元璋,后宫之大,要找个藏身之处,想亦不难。"众人均道此计甚妙。

  用了晚膳之后,众人闭目养神。

  到得深夜,一行人尾随张无忌,悄无声息地跃入后宫。

  张无忌四周察看,但见景物依旧,内苑湖中的龙舟己被拆出,却见湖对岸搭起了许多木架。张无忌凝目看去,但见却是一座戏台,去台十丈之处,筑有一座看台,座位却有数百个之多,想是届时供文武百官俱来朝贺,恭祝太祖朱元璋五十大寿之用。

  张无忌心生一计,悄声对众人说了,众人均无异议。

  张无忌遂长身而起,一条黑影霎时间便掠至湖对岸,隐入看台之中。不一会,俞莲舟等听到对岸传来一短三长的三声蝉鸣,遂从藏身之处掠起,疾扑至看台前。张无忌道:"看台之底已全部封死,我等便藏身看台之下如何?"众人均道此计大妙。张无忌伸出右手,略一用力,便将钉死的木板拉开,众人鱼贯而入。张无忌正欲将木板重新钉死时,赵敏道:"且慢!此时离朱元璋五十大寿尚有三日,你便让我等饿上三日么?"张无忌道:"这个好办,各位稍候,在下片刻便来。"众人不知张无忌有何法子,俱皆席地而坐。不一会,张无忌已拎着一应物事进来,反身将木板拉回,略一用力,便将众人反封在看台之下。张无忌将手中物事递给赵敏。赵敏将之打开,忽然闻到一股香气四溢的食物之味,众人大喜。俞莲舟道:无忌孩儿,你百密一疏,怎地尽弄些肉食来?"张无忌"哎哟"一声,自己竟忘俞张二位师叔是吃素的,当即便道:"二位师叔稍候,小侄再去弄些水果来。"张松溪道:"无忌,算了罢。如此来来去去,甚为危险,只要办成大事,太上老君想必亦不会怪罪。掌门师哥,你看呢?"俞莲舟只得道:"想必该当如此。"众人均悄然失笑。韦一笑道:"明教原被人称做’菜魔’,乃因明教不食荤之故。待得跟随张教主之后,此戒便被废除。如此二位道长亦被张教主逼得破戒,说来甚是有趣。"诸人说笑一会。张松溪道:"无忌,这干美味从何处得来?"张无忌道:"小侄从御厨中拿来的。"张松溪笑道:"没想到今日破戒,便得尝御味,嘿嘿,倒要多谢无忌孩儿了。"范遥道:"各位吃了东西,便休息罢。身处险境,还是小心些。"诸人听他言之有理,便禁了声,大嚼御味。

  韦一笑忍不住道:"朱元璋这厮倒确是会享福!"众人轻笑,不一会吃饱了肚子,便各自闭月养神。天亮之后。木板缝隙中透入稍许光亮,众人醒来,相视一笑,遂四周打量,但见在微弱的光线中,看台之底甚是宽敞。

  张无忌突然"咦"了一声,众人顺目看去,但见看台下东侧,有一道木门。张松溪道:"糟糕,届时看台之下定然会有大内高手埋伏保护。"众人面面相觑,若真这样,只怕朱元璋尚未出场,自己便会与大内高手打得难分难解了。便在此时,远处有众多脚步声向看台走来,但听足音涩重,显是平常之人,并不会武功。但诸人无不提心吊胆,此时若有一人打开侧门进来,那可全糟了。脚步声愈来愈近,诸人空自着急,无计可施,只得听天由命了。却听一人道:"先铺上地毯!"不一会,木缝中透入的些微光亮,遂又被地毯遮去,看台之下,复又变得漆黑一团。诸人心头略轻,此时若不是武林高手进来,定然发现不了众人。

  这一整日,张无忌等人但听得头顶传来"乒乒乓乓"的敲打声,空自担忧了一整天,头顶众人才收工离去。

  张无忌凝神细听,知附近再无他人,这才道:"此地恐不能久呆,须得想个法子。"张松溪道:"无忌,你于此间甚熟,能不能换个地方"张无忌沉思良久道:"藏身之处倒是好找,但离此地方太远,恐不方便。"赵敏道:"戏台之下可行"张无忌道,"那边或许可以,但离了十丈,到时未必便能得手。这样吧,各位稍候,在下前去看看。"言毕走至东侧,俯身听了一会,这才开门出去。谁知张无忌须臾便回,惊喜地道:"有法子了。请范兄和韦兄随小弟来。"三人走出门外,张无忌指着一堆木板道:"抬进去。"言毕俯身抱起十多块木板,走入看台之下。范遥和韦一笑不明所以,茫然地抱起木板,随张无忌进入看台之下。但见张无忌拿起一块木板,竖起来一看,正巧与看台一般高。众人此时已知张无忌要在看台后侧制造一个夹层,好让诸人躲藏在夹层之中。到时便是有大内高手进来,只要武功不是奇高,便不会发觉张无忌等人。

  七人一块动手,不一会便将夹层制成。张无忌怕夹层太宽易被发觉,是以做得极窄,仅容二人贴身直立。

  赵敏道:"如此站上两日,直怕脚手都僵硬难使了"张松溪道:"今夜想必不会有甚问题,尚可以安稳地歇一宿。"众人均躺在地上,抓紧时间休息。七人当中,内功修为以张无忌最高,是以他躺在侧门边,只要稍有异动,便通知余人隐入夹层。一夜无事,天亮时分,待工匠又来收拾打整环境之时,七人分别进入夹层中藏将起来。

  张无忌道:"若是此间真来了大内高手,到时如何应付,尚请诸位想个万全之策。"沉吟良久,张松溪道:"这得看大内高手之人数和武功而定。我等分成两批,一批直接从下往上攻上看台,另一批人手对付看台下的大内高手。"范遥道:"张教主武功最高,首攻朱元璋为要。但看台之上定然还有更为厉害的大内高手,依我之见,对付上边之护卫才是最为紧要。"俞莲舟道:"贫道不才,便请随小侄一同攻上罢。"杨逍亦道:"属下亦愿随教主同上。"张松溪道:"此刻大家同舟共济,便不用谦让了。如此罢,无忌、俞二师哥,杨教主和范兄同时攻上。韦兄和贫道,再加上侄媳,对付下面的大内高手。无忌只管刺杀朱元璋,俞二师哥、杨教主,范兄三人替无忌解出后顾之忧。韦兄轻功独步天下,到时相视行事,若此间大内高手一时不致将贫道和侄媳打败,韦兄可直接跟无忌等人,擒拿皇太子标,但不要伤他性命。如若落败,便可以太子标为人质,逼朱元璋放走我等。"众人听张松溪如此布置,甚是周详,无不称妙。

  计议既定,七人便不再作声,唯闭目养神,将各自的得意招数和攻击方式仔细斟酌无数遍,只要稍觉有不妥之处,便用传音入密之上乘内功互相切磋。大约傍晚时分,七人听到有十数个武功高强的人向看台走来。其中一人问道:"李都头,准备得怎么样了"李都头道:"回总管,已准备就绪。"张无忌等俱听出"总管"身怀内功,想必便是大内总管。却听大内总管道:"张昆、张华,张彪、张旭,你四兄弟今夜便住在看台之下。"四人齐声道:"遵命!"大内总管又道:河南三煞,你等到戏台之下当值!"河南三煞又应了。

  大内总管接着道:"这两日各位兄弟多辛苦些。魔教的几个魔头均未捉到,须提防他们前来捣乱。饭菜待会老夫命人送来,但不得饮酒,以免误了大事!"众人齐声应了,大内总管带着几人离开此地。

  张氏四兄弟点着火把进入看台之下,听其脚步声,武功并不甚高,只相当于江湖二流好手。张松溪和赵敏要对付这四人,可说绰绰有余。张无忌等人俱松了口气,如此一来,青翼蝠王韦一笑便可全力负责擒拿皇太子标了。

  却说张氏四兄弟进了看台之下,将火把插好,便席地而坐,但听一人道:"他妈的,别人都得看热闹,就咱四兄弟倒楣,在这此间呆在众人的屁股底下,算甚么事!"一人哈哈笑道:"得了吧,老四,天下能呆在皇帝屁股之下的人,除我四兄弟外,只怕不多。"老四骂道:"臭美甚么!"接下来四人言语无忌,尽是些下流粗俗之言,只听得赵敏大皱其眉,却又苦于不便发作。如此挨了几个时辰,四兄弟倒头便睡,鼾声震天价响。张无忌等人如何敢睡,只得双手抱腹,勤练内功,渐入静境。待到第三日清晨,七人微微吐了口气,这一夜七人均在练功,此时非但不觉困倦,反而精神大振。张氏兄弟兀自酣睡不已。俞莲丹暗暗摇头,练功之人,怎能如此贪睡不起。未几,远处一人向看台走来,到得近前,大声喝道:"张氏兄弟可有甚情况"一人给吵醒了,大声道:"没有。"四兄弟俱醒,哈欠连天,懒懒散散地步出门外,在内苑湖中抄水洗脸,不一会又回去看台之下坐着。此后每隔半个时辰,便有人前来巡视察看一番,张氏兄弟均道:"没甚异常。"到得正午时分,看台之上,已渐渐坐满了人,想是文武百官俱己到齐,专候太祖朱元璋龙驾了。

  又过得半个时辰,张无忌等人忽然听到一阵乐曲之声,看台之上立即有人道:"圣上来了!"文武百官俱皆伏地道:"恭祝圣上五十大寿,祝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看台之上,响起一阵脚步声,跟着一人道:"众卿平身!"张无忌一听,正是朱元璋的声音。

  却听群臣道:"谢皇上!"然后纷纷起身落座。

  但听太祖朱元璋道:"朕平日甚倡节俭,众卿亦多受甘苦,今日众卿便开怀畅饮罢!"众臣均道:"谢龙恩!"乐师随即奏响乐曲,但听戏台那边,似正开始演戏了。看台之上,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张无忌缓缓抽出屠龙刀,用传音入密之功,令众人作好准备.

  俞莲舟素以掌力著称,但今日之事,容不得半分疏忽。是以亦缓缓抽出长剑,立在胸前。张松溪亦抽出长剑,立在胸前。杨逍手捏两枚圣火令。范遥和韦一笑长剑当胸.赵敏抽出一双短剑,虚凝胸前。

  张无忌见众人均已作好准备,心中长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动手罢!"七人一脚踹开挡在胸前的夹层木板,张无忌屠龙刀上举,算准朱元璋方才说话的方位,率先冲破木板,跃上看台。"俞莲舟、范遥、韦一笑三人同时发掌,将头顶木板击飞,几乎与张无忌同时跃上看台。张松溪尚未待张氏兄弟拔出兵刃,长剑连抖,已刺翻三人。剩下一人,却给赵敏双剑穿胸,当即倒地身亡。

  张松溪道声"上",二人双足一点,已从头顶破洞之中掠上看台。

  此时看台之上,早已乱成一片。

  方才张无忌屠龙刀上击,方位本拿捏得甚准,待破木而出之时,但见朱元璋所坐龙椅已被击成碎片,朱元璋却站在一人身后,神色惊骇万状。张无忌微微一怔,道:"冷面人,又是你!"冷面人道:"张教主,幸会,幸会!"

  原来张无忌上击之时,冷面人已惊觉异变,当下不及思索,一把将朱元璋拎在身后。

  张无忌不再多言,屠龙刀一横,挟带劲风,横扫冷面人。冷面人身躯一扭,"呛"的一声,拔出一把剑来,寒星点点,直扑张无忌门面。张无忌失声道:"倚天剑!"冷面人道:"正是!"

  冷面人言毕猱身攻上,剑走轻灵,罩住张无忌全身要害。张无忌情知倚天剑和屠龙刀乃天下最为锋利的两件至宝,但若互相砍击,宝刀宝剑势必互相折断。张无忌心存保全这两件武林至宝之心,屠龙刀便随时避免与倚天剑正面互击,只用刀身附上,欲发内力攻击冷面人。

  冷面人从未使用兵刃,此番大敌当前,不得已抽出倚天剑。张无忌却末料到冷面人剑术竟如此通神,再加上顾全宝刀之念,一时间竟落下风,给冷面人如同鬼魅般的身影随身附上,只得狼狈招架。

  玄冥二老陡见张无忌攻出,同时抽出兵刃。正要攻上之时,俞莲舟的太极剑法已经攻到。玄冥二老只得与俞莲舟拆招。俞莲舟于太极剑中掺杂进武当绝技"七十二路绕指柔剑"。玄冥二老但觉俞莲舟一柄长剑犹如无数个圆圈似地套来,间或长剑"嗖"的一声,明明是攻向鹿杖客的,长剑却陡然一弯,疾刺鹤笔翁。这却是俞莲舟以武当派的上乘内功逼弯剑身所攻。在太极剑荡出的一个个侧圈、斜圈、圆圈之中,剑尖忽然疾跳,恰如惊蛇出洞,玄冥二老防不胜防,惊惶倒退。鹿杖客瞅个空隙,轻飘飘地一掌拍出,赫然便是"玄冥毒掌"。俞莲舟知道厉害,不敢以掌相接,长剑一圈,削他手腕。鹿杖客中途变招,鹿杖击出。俞莲舟回剑挡开。玄冥二老见俞莲舟忌惮"玄冥毒掌",遂于兵刃之中,挟着掌力,一时之间,与俞莲舟战成平手。范遥甫一冲出,红发老人便一拳击到。范遥斜身闪开,见红发老人未使兵刃,当即还剑入鞘,双掌一错,疾攻直上。但见范遥宽打高举,纵高伏低,身手煞是灵活。

  红发老人以静制动,以擒拿手相对。范遥哈哈大笑,左掌成虎爪,右掌成鹰爪,对付红发老人的擒拿手。招式尚未使老,但见虎爪变成龙爪,鹰爪又变成狮掌。但听"咔嚓"一声,红发老人已拿住范遥左掌,不料范遥龙爪又变成鹰爪,红发老人不及变招,右手腕已给范遥以鹰爪功捏碎。红发老人吃痛,浑身劲道一松,范遥趁机猛冲一腿,正中红发老人心窝。但见红发老人身体疾飞而出,半空当中,狂喷鲜血,"扑嗵"一声,摔入内苑湖中,显是一命归天了。

  此时杨逍正被八名大内高手围攻,范遥当即冲入战团,掌打脚踢,击飞三名大内高手。杨逍、范遥合兵一处,所向披靡。文武百官,抱头鼠窜,众嫔妃失声惊叫,哭爹喊娘。朱元璋此时已回过神来,拉着皇太子标,在几十名大内高手的保护下,向宫门退去。青翼蝠王早一溜烟奔到众人之前,回身站定道:"朱小子,可还识得本蝠王"朱元璋怎不知青翼蝠王韦一笑,见他现身,拉着太子标往西便走,十几名大内高手当即向韦一笑攻上。韦一笑哈哈一笑,身形东趋而走,已冲过这十数人,身形一飘,又堵在朱元璋身前道:"朱小子,你既识得本王,该知本王最喜食活人之血,我看这小儿满嫩的,他是你甚么人呀?"朱元璋不知韦一笑每次行动之后均要吸食人血的毛病已改,听韦一笑如此说来,大惊失色,拉着太子标又退回到看台之前。韦一笑却与十几名大内高手缠斗起来。如论真实功力,韦一笑未必便能敌得过这十几名大内高手,但他轻功极高,身形犹如鬼魅般飘来荡去,大内高手非但奈何不了他。有数人稍一不备,被他飘至身前,手掌轻轻按在胸前。韦一笑的"寒冰绵掌"何等厉害,几名大内高手绐他轻轻一按,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肌肤中直透入肺腑,登时浑身寒战,便即倒地缩做一团,颤抖不已。余人见韦一笑如此厉害,早骇得魂飞天外。但朱元璋命在旦夕,为保君命,只得舍命上前。

  却说张松溪略一观看,便知张无忌为保屠龙刀才落下风。当下道:"无忌,要宝刀何用?"张无忌正被冷面人一柄神出鬼没的长剑弄得不知所措,听得张松溪之言,登时醒悟,宝刀上翻,以刃猛击上去。冷面人却是大惊,只得撒剑后跃。冷面人情知若倚天剑被毁,弄到拚比内力的地步,自己绝不是对手。方才之所以占上风,乃因自己剑术高超,再者张无忌存了保刀之念的缘故。此时张无忌将屠龙刀如风似浪地狂舞开来,又轮到冷面人心存保剑的地步了。张松溪四周一看,见俞莲舟以一敌玄冥二老,堪堪战个平手,一时半刻之间,难分胜负。杨逍和范遥联手,对敌虽多,但游刃有余。张无忌此刻已稳占上风,冷面人已是黔驴技穷,难于支持了。忽见宫门之处,又奔来数十名劲装结束的好手,显是大内高手来援。此刻韦一笑尚未抓到太子标,如那数十名高手扑到场中,今日便讨不了好。正待起步之时,宫门处又源源不断地奔入朱元璋的禁卫军,人人手执弓箭,腰佩大刀,分成两队,沿内苑湖两岸跑来,欲将众人围住。张松溪大急道:"韦兄,抓太子!"言毕挥剑向朱元璋和皇太子标冲去。立时便有十数名大内高手前来阻挡。张松溪亦以太极剑对敌,霎时间便刺倒三名大内高手。韦一笑正在戏弄大内高手,闻言一惊,急忙想脱身前去抓太子,不料一干大内高手死缠烂打,韦一笑一时之间竟难以脱身。杨逍、范遥、赵敏三人合兵一处,从另一个方向向朱元璋冲去。

  冷面人左支右拙,数次险些被张无忌屠龙刀将其手臂砍断,只得不断退向朱元璋。

  张无忌毫不相饶,脚下疾进,左掌护着胸腹,右手屠龙刀一横一撇一搽,正是一个"大"字,跟着暴进三尺屠龙刀中官直捣,端的雷霆万钧,正是"太极剑"的"太"字。

  冷面人退无可退,闪无可闪,只得将倚天剑上格。"嗤"的一声轻响,倚天剑和屠龙刀从中间断为两截。

  张无忌未待变招,手中半截屠龙刀依然中宫直进。冷面人大骇,半截倚天剑疾向下挥,又是"嗤"的一声轻响,冷面人和张无忌手中各执倚天剑剑柄和屠龙刀刀把。

  张无忌变招极快,手中刀把猛掷向冷面人,冷面人向右一闪,张无忌左手倏伸,已将冷面人的人皮面具揭下。

  但见一位温柔斯文,容貌秀似芝兰,神情间带有三分冷漠之色的女子立在身前,端的清雅绝伦,秀丽无方。张无忌心头骇然狂震,呆立良久,才惊呼道:"芷若!"冷面人正是周芷若,霎时之间,一切前因后果,张无忌均已明了于心:江南深山之中,自己误将周芷若内功全部废弃;

  峨嵋后山之中,周芷若将一个女子面目打得稀烂,换上自己的服装,然后隐名遁世;

  周芷若怀念张无忌,遂到了昆仑山中,向武烈等人打听清楚张无忌坠岩之处,杀了武烈等人,缒入万丈深渊;

  周芷若无意中发现张无忌埋经处,得成当世高手;绿柳山庄废墟之上,周芷若对张无忌手下留情,但却欲置赵敏于死地;

  周芷若由爱生恨,暗中与朱元璋联合,搅得张无忌和赵敏夫妇不得安宁;

  周芷若数次欲杀死赵敏,见张无忌屡次舍命相救,周芷若便心如死灰,滥杀无辜。

  张无忌怔立当场,犹如痴了一般,木讷地道:"芷若,这却是何苦?"周芷若脸色苍白异常,轻轻地叫了声:"无忌哥哥。"芷若好生想你。"言毕身形陡然跃起,直扑赵敏。

  张无忌闻言一呆,心头茫然一片,竟不知眼前发生了甚么事。赵敏见周芷若满脸仇怨地扑向自己,竟骇得呆了。

  眼看赵敏便将死于周芷若威猛无俦的掌力之下,赵敏身侧突然闪出二个人来,口中大喝道:"休得无礼!"这两人正是杨逍和范遥,二人积集毕生修为,四掌上击,但听"嘭"的一声巨响,杨逍和范遥口中狂喷鲜血,倒地身亡。

  冷面人周芷若跨前两步,一把扣住赵敏命门大穴。

  俞莲舟大惊,欲挥剑扑上,冷面人周芷若满脸暴戾之气地道:"俞道长,退下!"俞莲舟惕然止步。几乎在周芷若擒住赵敏的同时,韦一笑已拼命冲向朱元璋。几名大内高手前来阻挡,韦一笑身形一侧,从人逢中冲过,背部却挨了一拳。韦一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但见他强凝真气,提步疾掠,东避西闪,已奔到皇太子标身前。便在此时,三名大内高手大呼道:"快住手!"同时六掌齐出,猛击韦一笑背部。以韦一笑独步天下的轻功,若要脱身自救,自是易如反掌,但此刻若韦一笑不能捉住皇太子,这一干人可就没救了。当下并不闪避,一把扣住皇太子,大叫道:"张四侠!"同时将皇太子标向空中掷去。但听"嘭嘭"数声,韦一笑背部同时遭到三名大内高手倾力一击。六掌齐至,韦一笑全身骨骼和五脏六腑俱被震碎,当即前扑倒地,气绝身亡。

  却说张松溪正与十数名大内高手相斗之时,忽闻韦一笑叫己,抬头一看,皇太子标已被韦一笑倾力上掷约七八丈。几名大内高手已跃越相救,奈何皇太子被扔得太高,竟够将不着。张松溪"唰唰唰"三剑逼开敌人,双足一点,身形已弹起四丈,跟着半空中一个空翻,身形上跃三丈,正是名扬天下的武当"梯云纵"轻功。数十个大内高手禁不住轰然叫好。张松溪左手一揽,已将皇太子挟在腋下,轻飘飘地落在地上,稳稳站定,然后将长剑架在皇太子标的脖子上。

  朱元璋大惊道:"住手!"

  场中诸人,俱皆僵立不动。张无忌似由梦中惊醒,见赵敏被周芷若所擒,杨逍,范遥、韦一笑全部战死,直惊得脸色煞白,颤声道:"芷若…"周芷若凄然道"无忌,濠州城中,婚礼之上,你弃我而去;江南深山之中,我所提要求并未过份,谁料你依然视我如无物。无忌,无忌,你可曾想到会有今日"赵敏怒道:"周芷若,你如此丧心——"周芷若不待赵敏讲完,便点了她的哑穴,赵敏不能出声,却是怒容满面。张无忌道:"芷若,濠州城中,是我对你不起。少林寺英雄大会之上,我已当众向你赔了不是。江南深山之事,张无忌何才何德,敢如此行事。再者,殷离之所以杀死后娘,亦因了这等事。芷若,我一番苦心,你难道一点不知,一点不晓么?"周芷若仰声长叹,道:"无忌,我终是不能如愿,时至今日,你尚有何言?"张无忌惨然一笑道:"芷若,你早知我的心意。若是敏妹有个三长二短,我立时便死。决不独活!"张松溪道:"朱元璋,今日之事,你看着办罢。"朱元璋大急,对周芷若道:"冷大侠,看在社稷的份上,便请放了赵敏如何?"周芷若泪流满面地看着张无忌,对朱元璋之言听犹未闻。

  张松溪道:"只要你放了赵敏,离城十里之后,在下等人一定放还太子。"朱元璋如何放心得下,正欲待言,张松溪道:"朱元璋,你自明教起家,得国之后,便惨杀明教,屠戮功臣,良心何在?我等虽一介草莽,亦知冤有头,债有主。今日所来,仅冲你一人,与皇太子毫无干系。你只要让我等离去,决不为难皇太子!"到了此时,朱元璋不信也得信,不放心也只得如此。当转向周芷若,正欲说甚么时,却听周芷若道:"无忌,你终是不肯了?"张无忌道:"芷若,我原答应替你办一件事,一直未能办成,心中总是过意不去。此刻你若愿意,不妨说将出来,我一定尽力去办,只要此事不违侠义之道。"周芷若道:"江南深山之事,你是决计不肯了?"张无忌道:"芷若,请恕我不能两全罢。"朱元璋急忙道"冷大侠,请你放了张夫人吧!"

  周芷若怅然不已,良久道:"无忌,那我重提一个要求。"张无忌道"芷若,请说罢!"周芷若道"你我之间,误会良多,今生再难尽释。无忌,你和赵敏只要远赴海外,或者西域,或者任何一个地方,但终身不准再踏入中土一步。芷若便放还赵敏。"张无忌道"我发誓,今生如再踏入中土一步,誓不为人。"周芷若面色凄苦无比,松开赵敏穴道,孑然立在当地。

  张松溪道:"朱元璋,请备一辆大车,八匹骏马,我们便走。出城十里之后,便放还太子。"朱元璋无奈,只得依了。张无忌抱着杨逍和范遥,俞莲舟抱着韦一笑的尸身,张松溪和赵敏扣着皇太子标,步出后宫。随即将杨逍、范遥、韦一笑的尸身放入车内,张无忌驾车,余人上了坐骑,向城外驰去。

  冷面人周芷若和玄冥二老尾随其后。待出城十里之后,张松溪将太子标放在路上,一行人架车南奔。

  冷面人将皇太子标接回大都。

  张无忌夫妇埋葬了杨逍、范遥,韦一笑三人,领着绿敏,北上和林,找到库库特穆尔。见过一面之后,即向北行,不知所终。

  库库持穆尔一直与明朝作战,互有胜败,奈何元运已尽。库库终不得志,洪武八年抑郁而死。冷面人周芷若迎回皇太子标后,朱元璋大喜,当即宴请周芷若和玄冥二老。席间忽报有重要军情,朱元璋只得告退。转过几个弯后,朱元璋按动了一个机关,周芷若正怅然饮酒之际,房间四壁突然落下四块重逾千斤的铁板,将三人罩在铁屋之中。

  朱元璋微笑着又按下一个机关,轰然传出一声巨响,周芷若、玄冥二老三人被炸成齑粉,尸骨不全。

  朱元璋哈哈大笑而去。

  皇太子标因这一场惊吓,一病不起,于洪武二十五年病死。

  朱元璋于洪武三十一年死去,享年七十一岁。

  被朱元璋杀害的开国功臣有:徐达,常遇春、李文忠、朱文正、李善长,胡惟庸、傅方德、冯胜、廖永忠、朱亮祖父子、周德兴、蓝玉。汤和眼见徐达、李文忠等俱被害死,主动交还兵权。朱元璋大喜,在风阳替汤和修建府第,赏赐礼遇,特别优厚,遂得以善终——

  全书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4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八幅
汉武帝的“金屋藏娇”为何会沦为怨妇
小青蛙1
女真人采取多种婚姻形式真实写照
猫和老鼠合伙5
清朝留美学子舞会上受西洋美女青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