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 第十八章 石 奴

第十八章 石 奴

时间:2014/6/7 14:14:44  点击:2258 次
  “神州多劫,

  无漏千神!

  千神齐哭。

  万里同亡!”

  千神之劫,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为何民间会有一个如此可怕的流传,认为神州千尊神像齐齐淌出眼泪,中原万里,便会——同亡?

  却原来,这个古老的流传,其实必须追溯至很久很远的神州,很久远的从前……

  那时候,“大禹”还是神州之主。

  他,还在治水……

  浩瀚神州,中国人最大的苦难除了猛于虎的苛政,便是年年哪是的水患。

  而大禹这位贤君治水的故事,更早已脍炙人口,神州无数苍生有闻。

  据说,录年的在禹,是个有道明君,干什么事,都是身体力行,绝不像某些的帝皇将相般只顾逸乐。

  而大禹那个年代:黄河不时范滥成灾,大禹就领着人们治水,开始之时,大禹只是用“水来土掩”的办法,这个办法的好处是用土一堵,洪水就给堵截。

  但水积住了,却越涨越高,到头来便会破堤而了狂泻千里。

  就是这样,大禹虽然日夕努力不懈,东堵西截,最后洪水还是如前范滥成灾,百姓仍是苦不堪言,望穿秋水等待救解!

  眼见黎民百姓因自己办事不力而蒙难,大禹不禁异常苦恼,可是他费尽千般心思,还是未能想出可根治洪水之法,不免有点泄气。

  幸而:后来大禹听闻,在秦山之巅,有一个得道智者,可以洞悉凡尘世态一切苦难和天命,大禹心想,不若往找这位智者,也许此人能为神州连绵水患道出根治之法。

  如是这样,在禹便顺着泰山一直往上走,期间遇狼驱狼,遇虎抗虎,据说还在途中遇上不少邪魔妖孽,但最后都为大禹凭着一颗救民之心,——平伏。

  几经艰辛,历尽危险,大禹终攀至泰山之巅,其时,他亦已因沿路虎狼邪魔当道,而遍体鳞伤,可他找遍泰山之巅,却边半条人影也没有,哪里有什么人间智者?

  大禹不禁异常失望,心想那个智者的传说可能只是民间以讹传讹,他并非在懊恼自己一番心血前功尽废,而是在担心那场水浩劫如何收拾!

  然而,就在大禹感到彷徨无助之际,蓦然间,一件奇事发生了……

  大禹的故事说到这里,那个一面在破柴、一面在为小孩们说着故事的老樵夫:手中的爷头突然停了下来,嘴也停了下来,而是神秘兮兮一笑,似是在大卖关子!

  故事说到最引人入胜处,老樵夫却突然大卖关子,可真是个说故事的高手呢!一直在看他破柴、听他故事的小孩们好奇起来,关心的道:

  “泥爷爷泥爷爷!你怎么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不说呢?你快告诉我们,到底有什么奇事发生在大禹身上啊!”

  泥爷爷?为何这个老樵夫会唤作泥爷爷那么怪?这世上真的有人姓“泥”的么?

  却原来,如今这个老樵夫与一众小孩身处之地,正是海螺沟其中一条小村内的一间破旧石屋!海螺沟的地形向来极为怪异,中央地带由于受四周雪山所护,反而形成一个四季如春、划如茵的山谷!不少村民都居于这里!

  而眼前这个泥爷爷,却是最近才迁往海螺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来侮螺沟这偏僻小村居住,这老人家也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六岁的孙女“小敏”,与他相依为命!

  就像此刻,老樵夫在自己到前一面将砍回来的树枝破为柴枝,一面为村内的小孩们说着故事,他的孙女“小敏”便很乖巧地为其捡拾地上破开的柴枝,再将它们一束一束的缚好,毕竟是小孩子,小敏对其爷爷所说的这个“大禹治水”的故事,似乎也很有兴趣,她也像其了小孩般焦急问:

  “爷爷!到底大禹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快说呀!小敏也很想知道啊……”

  泥爷爷淡淡一笑,笑容中的慧黠,实在远远超出一个老樵夫有的智慧,可惜一众小孩年纪人少,无法察觉,也不懂察觉!

  “毋庸着急!发生在大禹身上的事可真稀奇呢!那件奇事其实是这样的……”

  但听泥爷爷终于气定神闲地,为孩子们将这个续说下去:

  “就在大禹正感傍惶无助之际,倏地,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支白色的鸟儿,吱吱吱的叫个不停。

  开始的时候,大禹也不以为意,但那支白色鸟儿支一直在他顶上旋不去,整整也有数盏茶的时分,大禹方才心知不异,再看那鸟儿的焦急之情,似是要领他前去一个地方……”

  “于是,大禹不由分说,便随着那白色鸟儿向前走,只见那乌儿最后所落之处,竟是一个山洞!”

  “山……洞?”

  “嗯!而且还是一个人为的山洞!当时大禹只见洞内山壁雕满飞升中的仙子,显然是个修练的地主!大禹当下恍然大悟这个山洞一定是那个得道智者避世静修之地!那支白色鸟儿是奉命将他带来这里的。”

  “那……大禹是否是在这山洞见着那个得道的智者?”

  泥爷爷轻轻摇首:

  “没有!那白色鸟儿虽把他领往山洞,洞内支依然不见那智者的踪影,但大禹很快便知道为何不见那智者了,因为就在他环顾洞内之际,他顿时发现洞内其中一个角落的壁上,赫然刻着一段说话!”

  “那段原来真是那得道智者留给大禹的,大意是说,他已知道大禹为救众生于水患的苦心,亦为大禹不惜遍体鳞伤而上泰山而深深感动!”

  “可惜,他已经避世修练多年,已不想再沾尘世,再者其修练之地已被世人广泛流传,他亦不会再在泰山修练下去。”

  “不过,他还是有感于大禹为民治水的高恩大义,决心助大禹一把!他遂在洞内,留下了一件旷世宝物给大禹。”

  小孩子最爱听旷世宝物,一听见有什么宝物,登时两眼放光,众口一心追问:

  “泥爷爷泥爷爷!到底那智者给了大禹什么旷世宝物?”

  老樵夫笑道:

  “那可能会令你们有点失望呢!因为那件旷世宝物并非什么可令人飞天道遁地之物!

  而只是一卷……”

  “无!”

  “字!”

  “天!”

  “书!”

  无字天书四字一出,所有小孩登时目定口呆,小敏也愣愣的问她爷爷:

  “无……字天书?那卷天书内……的没有字的吗?那……大禹得到他……又有……

  什么用处?”

  泥爷爷饶有深意一笑,道:

  “不,是有用的!因为这卷无字天书,据说是那个得道智者,以其毕生修为,穷究天地而成!故这卷无字天书虽然空无一字,却载满言智者这所究极的所有天命!而且这卷天书更有一神妙这处,便是不同的人翻开它,便会因应那翻书人心里的希望,而出现他希望看见的事情答案,或他自己的命运!”

  “而当知道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之的即使那人以后再翻天书,亦不会再看见什么!

  因此可以说,每个要也只能翻阅天书一次,看见已想看的事物答案!”

  小敏与一众孩子的大眼睛张得更大,小敏问:

  “啊……?世上真的不如此神奇的书吗?那……爷爷,大禹又在天书内看见了什么?”

  泥爷爷答:

  “大禹一生顾念的只有天下黎民百姓,他最想看见的,当然是能令洪水停止为患苍生的方法,他根本就不希罕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当全翻开天书的时候,他看见的,当然便是如何可以治水的答案!”

  小敏奇道:

  “那……爷爷,天书内真的有大禹要知的答案吗?”

  泥爷爷点头道:

  “恩!难道天书内空无一字,但在大禹翻开天书之时,像是看见了答案似的,茫然吐出一个……‘疏’字!”

  “疏……?”众小孩不明所以。

  “是的!”一个疏字!大禹吐出这个字后,更像是恍然大悟似的,高呼:

  “啊……”啊……?我……明白了”

  接着便欢天地的离开泰山。

  大禹回去之后,便不再以“水来土掩”的方法来治水,相反率领臣民,日夜劈山挖河,“疏”通河道,重新治水,这样前前后后一十三载,大禹足迹足遍全国各地,忙得即使三过家门也不入,最后终于得偿心愿,成功治水。”

  却原来,大禹在天书中得出的“疏”字,是启示他不要再以水来土掩这治标之法,而是须以“疏”通河道灾治本这途。这卷天书看来真的相当神妙,似乎真的蕴含了天地问的智慧。

  而大禹为救苍生于水患、不怕万劫千苦的忘我精神,亦真的值得世人敬重……

  小敏等小孩子听罢,不由问道:

  “爷爷,既然大禹已成功治水,那……他最后还将卷无字天书如何处置?”

  泥爷爷道:“其实,大禹并没有将那卷无字天书带下山,只因他有感这天书竟有究通天地奥理之妙,实是不世神物,神物合该留在神山。”

  “爷爷,你是说,大禹就将天书继续留在洞内?”

  “嗯!”

  “但……他就这样将天书留在洞内,难道没有别人再找出这卷天书么?”

  泥爷爷道:

  “当然会有!事实上,自大禹之后数千年,亦即距今数百年前,曾有另一个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在泰山拾得这卷天书!”

  “啊……?那……到底是什么人拾得天书?”

  泥爷爷一笑,答:

  “毋庸操心,拾得此天韦的,其实是一个侠骨柔肠的剑客!这名剑客一生爱剑救剑,志坚如石,外号“石奴”.其时,他其实修为已达到剑道巅峰,可是,慈悲为怀的他却有感自己身负旷世剑道,却难救万民于水火,人间还是天灾人祸连连,故他曾一度非常失落,遂往泰山静思,亦因这次机缘,便偶然拾得那旷世天书……”

  “哦?爷爷,这个叫做石奴的剑客叔叔,最后又怎样处置天书了!”

  “石奴向来深感人间灾劫重重,更叹自己有心无力,所以,当他无意中翻开天书这际,他赫然像看见一件令他相当震惊的物事似的,更呆然吐出几句话:

  “什……么?原来……

  人间……多劫,无漏……千……神!

  千神……齐……哭。

  万里……同……亡?

  啊……?原来人间许久之……后,会有一个……

  千神之……劫?”

  “想不到,石奴竟在无意中发现人间在许久之后,会出现一个叫千神劫的大劫,更从天书之中得知,这个千神劫原来是关乎千神之泪,只要神州各地一千个神像流出眼泪,中原万里便会有灭绝性的水灾,届时生灵会尽受涂炭……”

  “但……,爷爷,为何千个神像流泪,便会有水灾?”

  “这并不难明白!其实人间有雨,是大地与乌云之间水气渐浓,当水气浓得化不开的时候,不但周遭潮湿,就连光滑的佛像表面,亦会凝结水珠,恍如神佛下泪,而水气浓烈至此,亦是豪雨成灾前的先兆……”

  不错,若水气浓得在表面凝结为泪,相信当地势必豪雨连连,若神州各地千神齐齐有泪,亦即是主,神州各地都会同时会有豪雨成灾,届时天下苍生根本无处躲,势必被覆盖全个神州的水淹没!但……

  “但,爷爷,若要神州千个地主同时有大雨灾,怎会……有可能呢?”

  “没错!千百年来,神州曾经出现过无数水灾,也曾发现某座寺庙内的神像淌泪,但,若真的要千个地方的神像同时淌泪,相信也不大可能,惟亦非绝不可能,若要千神齐哭,这是有办法的。”

  “爷爷,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便是石奴得到的那卷无字天书!这元字书既是那得道智者穷究天道所成!当中一定产藏天地奥义!石奴其时亦已感到.只要有谁能从他手上拿得这卷天书,便可能从中悟得可控制九天玄水、四海龙王的力量!届时,亦即可用这力量驱动千神之劫……”

  “那,爷爷,究竟什么中是足可控制九天玄水、四海龙王的力量?”

  “不知道!也许只有当年的石奴才知道!所以他非常忧民,深怕这卷无字天书大他死后,会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上,而凭它看出可以控制玄水龙五的力量,为人间带来无法逃的千神之幼!”

  “为了不让这卷无字天书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上而为祸人间,石奴遂将这卷无字天书藏在一个人迹罕至、极为隐蔽的冰天地发地这下,更穷自己有生之年守护它,可惜,以其绝世剑艺纵能守护天书,但他终究要死,难守天书千年,就在石奴于隐蔽的冰天雪地之下守护天书六十年后,他亦难逃入的自然生死定律,快将终老。唯就在他命尽前的一刹那间,他终于悟出怎样在自己死后,仍能守护天书的方法……”

  “爷爷,那到底是什么方法?”其余小孩子听至这里,终也忍不住间。

  泥爷爷淡知着耸了耸肩,道:

  “谁知道呢?反正即使没有石奴的守护,人间,还是有许多有心人,会为制止一场千神劫的发生,而不惜一切心力去守护……”

  此言一出,众小孩又再好奇起来,道:

  “泥爷爷,你是说,不料有其他人像石奴叔叔一样,不惜一切也要守护千神之劫?

  这世上真的还有这么好的人吗?”

  “嗯!”泥爷爷微微点头,更翘首仰苍天,仿佛在他那双深不可测的老目之中已看出还有其他从正为阻止千神劫会被人得到而努力,他深深叹道:

  “人间,并不是完全充斥无情无义之徒,亦存在不少有情人!依我所知,可能,便已有一个有情人,已在为阻止千神劫不惜一切。”

  “啊爷爷,那这个人到底是谁?”

  泥爷爷叹道:

  “一个非常勇敢的女孩!她,曾为了要救神州苍生,而牺牲了自己一段宝贵的爱情,将自己推进永恒的痛苦中!”

  “幸而,她最后终于从痛苦中重生,重见既往令她刻骨铭心的恋人!可惜到了最后;她双遇上了千神之劫……”

  “而这一次,她却再将为了不让苍生受苦,而忍着千般痛苦弃下自己最心爱的恋人,独自走一条路……”

  “一条令她经前更痛不欲生的……”

  “绝!路!”

  “哎……”

  “但愿,老天爷最后对她……手下留情!给她一个……”

  “圆满的结局!”

  泥爷爷说到这里目光中似亦泛起对这女孩的敬佩之色同时也隐隐似有几分惭愧!仿佛,他已预见这女孩令人叹息的坎坷结局!他不但敬佩她的勇敢……

  更为自己的没用而惭愧汗颜!

  只因为,他哪里是一个寻常的老樵夫?他,其实是一个知道不少天命的人,一个知道天者!

  只可惜,他纵可息尽天机,却无力违抗天命!也不敢违抗天命!

  他反而羡慕那女孩从不屈服于天命的勇气!

  与及她深信人间仍有爱情的那颗不变芳心!

  即使她最后得到的,是多么令人遗憾的爱情……

  正当泥爷爷对孩子们说罢一切之后,一条白衣人影,倏地竟从他们顶上飞快掠过!

  快得所有人都无法发觉!

  而这条人影,却正是适才泥爷爷所说的那个勇敢女孩……

  雪!

  缘!

  泥爷爷与小孩们所在之地是海螺沟的一条小村,而雪缘暂别步惊云的小屋,也是于海螺沟内另一边的荒无雪地之上!此刻,雪缘从众人顶上飞快掠过,只因她正以她一生最快的速度,尽快赶往隐藏于海螺沟另一边雪地的“玄水宫”!

  她要再会神行太保!要设法救回神母!

  更要阻止神行太保那颗觊觎千神劫的可怕野心!

  而为了现有把握办成此事,雪缘已想出了一个对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的方法!

  包括再不能陪伴她最后的——

  惊云!

  难道这前她离开步惊云时五内不在滴血吗?但,他俩的命,仿佛注定总是相聚时又相分,从前如是,如今如是,将来……

  恐怕亦必如是!

  但为了神母,为了神州苍生逃出神行太保处心积虑的野心。她,亦已不能再顾虑那么多了!

  只是,玄水宫似乎相当隐秘,当雪缘掠过泥爷爷及孩子们的顶上,而到达海螺沟彼端雪地之时,她找了许久,还是未能在皑皑雪地这上内找出玄水宫!

  不过,虽然肉服无法找出玄水宫的所在,斗地,雪缘却另有发现!

  她突然感到一股气息,发自某个雪丘之下!

  那是一股令人感到窒息的气势!一股就像“神”仍在生时,妄想被人千人拜万人跪的霸者气势!

  试问普天这还有谁也像当日的“神”一样,妄想被人千拜万跪?

  神!行!太!保!

  “是这里了!”雪缘简直已可肯定,神行太保定必在雪丘之下,而这个雪丘之下,相信亦是藏着千神劫秘密的——玄水宫!

  果然!当雪缘掠到这雪丘半丈之前时,她随即发现,雪丘栽个暗角,真的有一个看来深不见底的冰洞:极有可能,便是玄水宫的入口!

  雪缘当下咬了咬牙,不由分说,已经不顾一切掠进洞去!

  那是一道极度危险的“门”!

  说这道门危险,其实是因这道门除了移天神诀之外,根本无法可开,若强行以武力开这,反会引雪内里无数火药齐爆,玉石俱焚!

  所以,那真的是一道极度危险的门——“守劫门”!

  只是,这道守劫门虽然极度危险,但此刻站在这追门前的人,也是相当危险!

  神行太保!

  只见神行太保背负双手,闭目屹立门前,浑身竟在发着霞气,看来,自从得到半颗神诀真元以后,他已经将那五成移天神诀的功力融会贯通,且还化解了制肘其神天极功力的“生门”。

  他,已经可任意动用他的——神天之极!

  而历经多年的“神天极”,当然不能与多年之前的同日而语,恐怕……已到了一个很难想像的境界!但究竟此刻的神天极能否追及神的摩诃无量,暂时却是无法可知!

  正因不知其神天极的境界,故才会——极度危险!极度恐怖!

  除了神知太保屹立于守劫门前,在神行太保身畔,出奇地,竟也屹立一块巨冰。巨冰之巨,少说也高逾一丈!冰内更是影影绰绰,仿佛有条人影……

  啊冰内有影”凶罗死前曾说,神母已被神行太保所擒,难道此刻被冰封在内的,便是——神母?

  答案很快便揭盅了!因为,一直紧闭双目调息的神行太保,在纱帽下的双目斗地一睁,似有所觉的邪笑道:

  “呵呵!来了!你,终于来了?”

  “看来,凶罗那奴才可真没用,他终于也不能为达成任务,真是死不足惜!”

  “然而,即使凶罗那奴才无法将神诀真元带回来,难道你便可以不来了吗?嘿嘿!

  本座早已看透你们所有人的弱点了!便是为了情,全都……”

  “愚!不!可!及!”

  “哈哈哈哈……

  不错!一切都是为了情义!在某些人心中,情义甚至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而那个在神行太保眼中“愚不可及”的人,亦在神行太保狂笑之间,“蓬”的一声掠进守劫门所在冰洞之内……

  雪……!缘!

  只见向来温柔无限的雪缘,此刻的神色竟已一片铁青,似乎亦在凝神戒备!她就落在距神行太保两丈之外的地方,与神行太保正面对着峙着,身上素白的衣裳更在无风飘飞,不知是因为她的功力,还是因为她的怒?

  但听她正色道:

  “神行太保,我,已经来了!”

  “你总该心满意足了吧?请你——”

  “立即放了神母!”雪缘最重视的,还是与她情如母女的神母!

  可是神行太保却像好整以暇似的,还是悠然的笑道:

  “母庸着急!你既然来了!我一定会放她,反正神母并不是我所要的人,不过,为了令你安心……”

  神行太保说着忽然一望身畔的那块巨冰,方才再续说下去:

  “我就先将伸母……”

  “还!给!你!吧!”

  此言一出,神行太保当场挥拳一拨,硕大无伦的巨冰竟已被他一扫而起,“洪”的一声向雪缘冲去!

  啊……?神母真的在巨冰之内?

  雪缘也是这样的想,但已不容她细思,当下已提气将巨冰接在手上,掌心还经移天神诀透发一股浩然势劲,当场把那巨冰融化……

  只是,就在巨冰融掉一半之际,雪缘已可看见冰内的人,谁料一看之下……

  已被劈杀的东神龙尸首!

  这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天啊……?

  雪缘骤见冰内的是东神龙和一个小孩子的尸首,当下已心知不妙!又见那小孩子与东神龙身披同一式的战甲,更即时明白,这孩子一定是神行太保掳作威协东神龙就范的孙儿——

  龙憧!

  她不由摇首道:

  “真……想不到,你竟然连小孩子,甚至为你卖力的人也……杀?”

  “你……到底将神母藏在哪?”

  神行太保格格一笑,道:

  “嘿嘿,飞鸟尽,良弓藏!这是千古不易道理!我杀东神在爷孙只为免除后患!不过,你其实也不用为神母的生死操心,你,其实该为自己操心,因为……”

  “神母,根本从未落在本座手上!”

  “就连我们,仍未发现神母下落!”

  什……么?此言一出,雪缘不由一怔,她心知自己中了圈套,沉沉问:

  “但,为凶罗濒死前,却仍说神母在你手上?”

  神行太保却是一阵大笑,冷冷道:

  “嘿嘿!只因为,你们碰着的凶罗,绝对是一个极度邪恶的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道理,根本就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濒死时还对你说神母在我手上,只为想诱你来此,要我为他——”

  “报!仇!”

  天!雪缘简直无法想像,世上竟会有凶罗这到死不悔地邪恶的人:但她知道得未免太迟了!因为……

  就在神行太保“报仇”二字吐出同时,他的人,已经势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他足下亦掷一条冰龙,狠狠雪缘疾扑,且还一面如龙吟般暴喝道:

  “不过,我对为这没用的奴才报仇根本就毫无兴趣!我最有兴趣……”

  “是你体内的五成移天神诀!”

  “只要得到你那五成移天神侠,再加上我体内的五成,本座便有十成移天神诀开那道守劫门,届时,门内关于燥控千神劫的秘密,便势必在本手上!所以……”

  “臭丫头!你还是别再作无谓抵抗,乖乖献出你体内的移天神诀给我吧!”

  “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神行太保已逞运其五指劲爪,如龙爪一般狠狠朝雪缘抓去,只因他要以其“神天极”中的“吸”字诀,将雪缘体内的五成移天神诀全吸过来!

  好快好狠的一爪!劲爪未到,这一爪所带的无比压逼力,竟压得雪缘寸步难行!看来神行太保神天极今时今日的势道与霸气即使未及神的摩诃无量,亦绝对相距不远!仅身负五成移天神诀的雪缘,双如何能抵挡此排山倒海似的一爪?

  然而,纵然形势紧急,雪缘竟看来并没半点闪避的意思,她定定盯着神行太保逼至眉睫的劲爪,忽然魅惑地吐出一句话:

  “神行太保,你,上当了!”

  “你若要移天神诀的功力,我,就尽情给你吧——”

  “吧”字一出,雪缘赫然右掌一提,便向神行大保的劲爪迎去!啊……?只要她的掌甫触及神行太保的爪,她移天神诀的功力便会被神行太保全部吸去!但……

  她为何要这样做?难道她真的想将全部功力献给神行太保?抑或……

  这正是她曾对步惊云提及,她为彻底消灭神行太保所想出的——

  杀神之法?

  无论如何,眼前形势,已经到了解决一切的时候!

  只是,难道到了如今,仅剩下雪缘孤身一人,誓死与神行太保——周旋到底?

  当然——

  不!

  正当雪缘与神行太保在守劫门周旋时,于海螺沟雪地上的某个角落,数名猎户正在狩猎,他们万料不到,他们今日会遇上一件穷他们一生也无法想象的事……

  就在这数名猎户为追一头冰川猛虎,追至一个雪丘之前时,他们翟地听见,雪丘之内赫然同一阵“裂勒”这声!接着……

  整个雪丘“隆”的一声即时爆开!

  一条人影更同时破冰而出,跃上半空!只见这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

  神母!

  啊?原来上次在步惊云与神行太保火拼之后,神母因最接近二人,所受的反震力最重,一直深埋在冰雪这下沉沉未醒!幸而此刻,她,终于敢及时醒过来了!

  但听身在半空的她仰天长叹道:

  “我,终于醒过来了!雪缘,我的孩子,我是因为感到你有危险,才会从昏沉中苏醒过来的……”

  “雪缘!无论你面对如何的危险,你一定要支持下去,直至我神母前来找你!请你别要忘记我神母曾向你承诺……”

  “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要你,还有我神母站在你的身边!”

  “即使是死,也不会让你独死!雪缘……”

  “你一定要等我!”

  长叹声中,神母已凭着对雪缘独有气息的感觉,向随声动,如一根青色的快箭,朝玄水官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不知,她能否真的如言赶及……

  站在雪缘身边?——

  

 

 
分享到:
梁山好汉排名倒数三将图,时迁成了潜规则的最大牺牲品
真实林黛玉失恋后自杀沉湖而亡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中国史上最具统帅能力的一个妓女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
甄妃画像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狼和七只小山羊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