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惊云五式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惊云五式

时间:2014/6/6 6:28:46  点击:2167 次
  电光火石间,那枚铜钱遮地于二人所预计的的堕地时间前,还要更早地发出“噗”地一声响!

  二人同时顿住了,半途收招!

  剑,离赌狂的胸日只有半寸!

  掌,离赌狂的头顶也只有半寸!

  但,那铜钱赫然并不是堕到地上,而是深深地嵌在了丈高的墙上。

  龙儿失声叫道:

  “有人插手十预我们的事!”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嘻嘻笑道:

  “你们两个都是输!”

  随着这个声音,高墙上出现了一个满脸油彩的怪客!

  “输,呸!老子怎么会输,”铁狂森怒声道。

  “不!”龙儿神色肯定地道:

  “我俩的确输了!”

  说着,蹲下身子,试了试赌狂的鼻息道:

  “这赌狂早已死了!”

  怪客点头道:

  “不错!你俩虽然没有杀他、但你们二人的汹涌攻势,早已把他吹得心胆俱裂,一命呜呼!…

  铁狂森抓起赌狂的尸体,怒喝道:

  “妈的!赌狂你这无胆匪类,你怎么这么容易便吓死了?你害老子输了呀!你这没用的废物!”

  喝声中,一扬手,将赌狂的尸体仍出十数丈远!

  龙儿转身欲走,铁狂森追下前几步,道:

  “小子!我俩不如赌点别的!无论如何出要分出胜负!”

  龙儿摇头道:

  “除了赌狂那条一文不值的命,我己没有兴趣再赌!”

  铁狂森横身拦在龙儿面前,怒目圆睁,道:

  “胡!你不能走!你如果不和我分出胜负,我今天晚上怎么睡得着?”

  怪客瞥了铁狂森一眼,插口道:

  “你,似乎很喜欢玩?”

  “废话!”铁狂森扭头道:

  “人生苦短,应该及时行乐!”

  怪客道:

  “正因为如此,你才想玩得开心,玩得过瘾,玩得尽情?”

  铁狂森点点头道: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品送给你!”

  怪客呵呵大笑道:

  “很好!既然你这样爱玩,那山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人,更值得你去一玩!”

  说着,用手一指约摸半里外的一座大山。

  铁狂木愣了一愣,道:

  “山上?”

  正狐疑间,摹地有两个猎户装扮的汉子慌惶地顺着山间小径狂奔下来!更奇怪的是,二人身后还尾随着一头神色慌张的巨虎!

  铁狂森忙迎上两名猎户,道:

  “发生了什么事?”

  两名猎户摇头,张口欲语,竟半天说不出半个字来!

  铁狂森腾身而起,一脚将巨虎踢倒在地,然后踩住巨虎的脖于,巨虎竞无半点挣扎,似乎早已吓呆,铁狂森暗道:

  “奇怪!连猛虎也怕得像条狗?”

  思忖之间,己暗运起他天生的心感力量,欲从巨虎的眼神里,探究出令它如此惊惧的原因!

  少时,铁狂森便找到了答案原来是一个令这头巨虎如此害怕!这人浑身笼罩着一股浓重的黑气,像是生于黑暗的一条人影!

  铁狂森放开巨虎,边向山上飞奔,边大笑道:

  “哇哈!山上的人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物!老子今日非要见识一下不可!哈哈哈哈……”

  龙儿将两极剑插回剑鞘之中,目送着铁狂森的背影,心里暗想:

  “这铁狂森又狂又怪,和他的武功简直是同出一辙!刚才与他硬拼的时候,他的内力狂霸无伦,但出招又怪异无方……与他交手多招,仍然是摸不透他的武功路数,到底,他是专于拳脚功夭,抑或兵刃上的修为?

  还有,他究竟是出自何门何派?”

  “小兄弟!你的剑相当独特,请问到底是什么剑?”怪客的话打断了龙儿的思绪。

  龙儿冷冷地答道:

  “不干你的事!”

  怪客嘿嘿一笑道:

  “你看来也是一个爱剑的人,告诉你!山上的人是一个绝世剑手,你实在非见不可!”

  龙儿颇感兴趣地“哦”了一声!

  怪客道:

  “果然!原来真的只有听见‘剑’才能令你动心!小小年纪,己对剑如此痴,真是难得!”

  龙儿冷笑道:

  “嘿!天下自称绝世绝手的庸材何其多?你怎么肯定山上的是绝世剑手?”

  怪客呵呵大笑道:

  “那你认为,武林神话无名所纳的最后一名入室弟子,会否是一个绝世剑手?”

  龙儿微微一怔,道:

  “你是说……步惊云?”

  怪客点头道:

  “正是!你说,此人是不是值得你去一见?”

  “值得!”话音甫落,龙几的身影己是在十数丈之外,如箭一般向山上射去!

  “江山代有人材出!”龙几走后不见,一个中年文士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抚弄着手中的一册书卷,自言自语着道:

  “想不到自风云淹没数年后,江湖上竟然又出了这两个出类拔革的人材!”

  怪客回头瞥了中年文士一眼,道:

  “刚才二人确实是难得的人材,因此我才会引他俩去见步惊云,以探二人的资质!”

  中年文士微微点头道:

  “嗯!相信假以时日,二人不难成为神级之选!”

  怪客望了一眼中年文士手中的书卷,道:

  “没错!这二人必须记录在搜神册内!”

  中年文士摊开书卷,从衣袖里拿出一支笔,在书卷上写道:

  “一个配带奇剑的少年高手……还有,一个嗜玩的狂人……”

  回说铁狂森凭藉他的心感力量,一直向山上走去。步覆虽快,但他的心跳得更急更快,暗暗忖道:

  “很久已经没有这种兴奋如狂的感觉了!如今这种感觉,就像我小时候那次死后复生的感觉一样!究竟是什么能给我如此强烈的死亡感觉?”

  刚刚想到这里,赫见距他百丈之外的守心亭里,冷冷坐着一个沉如渊岳的人!这个人正是要等山上的怀灭伤愈之后,下来与他一战的步!惊!云!

  铁狂森飞身跃至步惊云面前,大笑道:

  “哈哈!老子铁狂森,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像你一样,拥有如此强烈的死亡气息!”

  步惊云环手而坐,冷然不语,对铁狂森的话置若罔闻,就像眼前根本就没有铁狂森这个一样!

  铁狂森又道;

  “老子知道你绝不简单!”

  步惊云仍然不语。

  铁狂森有生以来遭这般奇耻大辱,怒喝道:

  ‘喂!你听见没有?

  步惊云冷冷的瞥了铁狂森一眼,整个人如被点住穴道一般,动也不动,响也不响!

  铁狂森向前跨了一步,怪笑道:

  “哦?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你又聋又哑?”

  顿了顿,又道:

  “不过你遇上我铁狂森,无论如何也要和我玩两手,否则将会永无宁日!”

  “滚!”只见步惊云内气消提,一声冷喝中,斗篷一动,赫然已经把铁狂森硬生生地逐出亭外!

  “好利害呀!你果然是一个与从不同的人!但你不想和我玩,我也有办法逼你玩!”铁狂森飘然落地,哈哈大笑道。

  步惊云的骇人力量,并没有唬退铁狂森,相反更挑起他好玩的狂性,死缠不体,飞身跃上亭于的顶端,急使一个“千斤坠”,将亭于压得“啪嘲”声不绝入耳,摇摇欲堕!

  铁狂森得意他狂笑道:

  “老子要看看你倒底是不是一个宁死不动的呆于!”

  嘴动,手也动,就惊云转身掌底一翻,将身后沉重的石桌底朝上进击向亭顶!亭桌霹雳硬碰,顿时爆为片碎!

  但步惊云掌力何其雄浑?“蓬”的一声,掌随桌上,结结实实击向铁狂森的山窝!铁狂森闪避不及,立被击中,“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怪叫道:

  “血,竟然有人令我流血?好劲的掌力呀!”

  其实,步惊云一直都并不大理会铁狂森,他的目光,只专注于正在过守心桥的一个!

  他,就是怀灭!

  但见步惊云掌影一挪,硕大无伦的铁狂森己如断线风筝般飞跌开去!

  “胡!这家伙根本就不反我放在眼里!他到底在盯着谁呢,””

  铁狂森甫一着地,赫觉五内翻腾,内息不定,足下一软,竟然向河里跌滚下去,心中暗然骇道:

  “可……怕!中他一掌,他的潜劲还在我体内流窜!世上竞有如此强横的家伙!”

  “扑通”一声响!铁狂森跌进了河里!

  步惊云缓缓站起身来,然后又缓缓走出亭子,望着迎面的来的怀灭,冷冷地道:

  “你,终于来了?”

  怀灭点了点头!

  步惊云道:

  “看你也仅是新伤初愈,为什么不争取时间锻炼,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用了!”怀灭冷声道:

  “以我目前功力,即使再多练十年八载,也未必能超越你!练,也是徒然!”

  步惊云冷笑道:

  “那你向我挑战,岂不是不自量力,”

  怀灭摇头道:

  “不!刚好相反,我就是太有自知之明!”

  步惊云冷冷地斜瞥着怀灭,等地继续说下去。顿了顿,怀灭续道:

  “如果我一生也仅是挑战一些与我同级的对手,便绝不能干决战中吸取任何有用的经验!只有挑战更强者,方能发挥我遇强愈强的战斗潜能!”

  步惊云道:

  “不过挑战更强者的结果,往往相当极端,仅幸生存的,便能在与强者的战斗中变得更强!否则,便会成为强者手下的败亡者!”

  怀灭道:

  “我明白!但是我也明白,江湖上并无不劳而获的进步!我甘愿冒险求进!”

  步惊云赞道:

  “好!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魄!如果你此战不死,他日势必名动江湖!”

  怀灭笑了笑,不语。

  步惊云话锋一转道:

  “只可惜,今日你的对手是我,你已经没有任何生存权利!”

  话语声中,向怀灭遥遥拍出一掌。只风单掌挥处,劲风呼啸,气流成旋!怀灭不敢息慢,急忙闪身避过,但他面前的一块巨石,却被步惊云的掌劲击得粉碎!

  怀灭冷笑道:

  “隔空已能碎物,你的内力已经超凡入圣!以你的功力,你认为可以在多少招内打败我?”

  步惊云果断地道:

  “你,五招必败!”

  “五招?”怀灭剑眉一挑,有些怒意:

  “步惊云,你未免太瞧得起我怀灭了!”

  步惊云道:

  “连我五招也不能接,根本就不配为我的对手!”

  怀灭沉吟着道:

  “那,是不是五招过后你仍然未能将我打败,我俩便算平了?”

  步惊云颁首道:

  “合理!怀灭你听着,我将会用‘云海波涛’、‘撕天排云’。‘排山倒侮’。‘翻云覆雨’,‘殃云天降’这五招来对付你!’“怀灭道:

  “哦?这五招仅是雄霸当年传你的排云掌,为什么不用你自创的剑掌?”

  步惊云冷道:

  “对付你,排云五式己是绰绰有余?”

  此时,龙儿也已经赶到守心亭,正躲在一棵大树背后,倾听着怀灭与步惊云对话,心中暗暗道:

  “好狂傲不群的家伙!这个就是步惊云?”

  怀灭冷哼一声道:

  “步惊云!你未免过于轻敌!这一着,将是你此战最错的第一步!”

  话音未落,人己如苍鹰捕食一般向步惊云猛扑过去!预告对方招式,步惊云是否真的过于轻敌?怀灭面对一代强者,又能否在自己强者路途上更跨一步?

  ***

  小仙家那间幸存的屋内,怀空。小仙,还有无二,三人围着火盆而坐。

  原来救怀空的,正是不见多时的无二!

  怀空笑了一笑道:

  “想不到救我来此的人是你!”

  无二摇摇道:

  “其实并不是我出手救你!当日我路经天门一带,忽然感觉一股庞大无匹的兵刃气势!

  好奇之下,遂循气势赶至无门,便发现你早己昏倒地上!当我把你救离天门这后,又发觉有人跟踪监视我!从他的装束,我知道是狮王堡的人!”

  怀空一怔:

  “哦?是铁狮男的人?”

  无二点头道:

  “不错!铁狮男仍视你是杀父仇人,一直也在找你!正固如此,我遂先把你安顿在骆家,然后引开他们,好让你能安心疗伤!”

  怀空端起酒杯满面感激之色地道:

  “无二,为了我,令你劳碌奔波!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说!来!我敬你一杯!”

  无二略皱眉道:

  “老朋友又何必言谢呢?不过话说回来,铁狮男自从败给你后,也不断地努力,如今己是进境神谏!”

  怀空舒心一笑道:

  “铁狮男能抛弃自负求进,总算没有辜负他父亲雄狮的一番苦心!”

  无二道:“但狮王堡在铁狮男的统领之下,势力日渐强大,北方不少门派己尽归他的麾下!怀空,反正你并不是他真正的杀父仇人,也没有必要与他结怨下去,不如由我作证,澄清整件事是他父亲的安排!”

  怀空仰头喝尽杯中的酒,瞥了一眼无二道:

  “无二!我应承北野雄狮要守这个秘密的!”

  无二道:“但……”

  怀空打断他的话道:

  “不用多说了!难道你想我成为一个背信弃诺的人吗?”

  无二也端起洒杯,微笑着道:

  “好顽强的家伙!我就是欣赏你这点!来,我们干杯!”

  “叮”,两杯交碰,怀空却发现小仙低垂嫁首,一副伤心的样子,忙起身走到小仙身边,温言劝慰道:“骆姑娘,别再伤心了,身体要紧,喝杯暖酒,也许会好过一些!”

  说着,蹲下身来,把一杯酒塞到小仙手里。

  无二也凑了过来,跟小仙碰了一下杯道:

  “不错!骆姑娘,何必终日愁眉不展呢?今日就趁我与怀空故友重逢,大家一起干杯吧!一醉解干愁!喝!”

  说罢,仰头把一杯酒倒进嘴里。

  小仙端着酒杯的手动也未动,但杯里的酒却泛起了一圈波晕!怀空己看见,是小仙的一颗泪珠掉进了杯里!

  无二放下酒杯道:

  “骆姑娘,是不是在担心往后的日子?”

  小仙寂然无语。无二瞥了上眼怀空,道:

  “这个不用操心!怀空一定会如言照顾你的!”

  小仙闻语,不由缓缓抬首,泪眼盈盈的凝视怀空!

  怀空只感到一阵无奈黯然,哺哺地道:

  “骆姑娘……”

  突然,“蓬”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怀空的话!巨响声中,一只毗目裂嘴的狮子破门而进/朝无二猛扑而来!

  于二忙飞身避开,惊呼:“狮子!一说曹操,曹操就到,敢情是铁狮男来了!”

  狮于见一扑不着,就匍伏在地,朝怀空等人虎视眈眈!

  无二焦急地道:“怀空!你带骆姑娘从屋后走!让我在后面掩护你们!”

  怀空态度坚决的道:

  “不用了!我根本不想逃!我也想看看铁狮男到底己进步多少!”

  话音甫落,尾顶上传未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

  “嘿嘿!怀空!我早已驻集了大批人马在外面,但从没有想过封锁你的退路,因为我相信你绝不是一个逃跑的人。

  怀空凝立不语,但他已经知道,要来的人终于来了,铁狮男大驾光临!

  屋顶上铁狮男又道:

  “很高兴,我并没错看我的对手!”

  语声方歇,铁狮男己如大将降临!

  整个屋顶顿时碎如漫天暴雨洒下,但怀空仍;临危不乱,双掌挥舞,轻描淡写地将木屑瓦碎——尽挡,一边朗声道:

  “铁狮男!听说你进境惊人,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有资格为你父亲报仇吧!”

  “少说废话!接招吧!”铁狮男铁拳一招“铁血无双”向怀空暴击而来!

  果然!“铁血无双”在此际的铁狮男手上使出来完全今非昔比!怀空也不敢怠慢,鼓起“破空元手”硬接这霸道的一招!

  这段期间,二人各有所得!硬碰之下,整间随居更抵受不住两大强猛功力的冲击,登时溃不成屋!但更令人意料不到的是,此来回硬拼,怀空竟被震得跪倒地上,似有不敌!

  怀空心中暗骇:

  “啊?怎么会这样的?是他进步得太快?还是我在退步?我的功力竟像是在不断流失?”

  铁狮男大喝道:

  “怀空!你令我好失望!再接我第二招吧!”

  喝声中,“铁杀拳”的“铁血铂杀道”暴然出手,飞身疾扑怀空!

  怀空心道:“不妙!他一拳比一拳劲,如今的他勇猛得如一头雄狮!向我却像无法提气似的…

  小仙惊呼道:“怀空,你怎样了?”

  电光火石间,“铁血狂杀道”己重招临头!怀空逼不得己再挺掌火拼!

  “蓬——”巨响声中,怀空被震得身形倒飞数丈!好快好霸的一招!

  怀空终于抵受不住,血喷如注!与此同时,无二竟从小仙背后箍住了她的脖子!

  小仙惊嚷道:

  “无二!是……你出卖了怀空?”——



 

 
分享到: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三字经95
12.好不容易碰上对眼的,又是个衣冠禽兽
五千人挑一个:揭秘大明朝海选皇后内幕
从《金瓶梅》看明朝女性内衣秀
周大福掌门人郑裕彤的创业故事1
三字经93
美国第四十五位总统特朗普的创业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