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一百零七章 醉骨神水

第一百零七章 醉骨神水

时间:2014/6/5 22:35:49  点击:2037 次
  高高的老槐树上,头下脚上地吊着一个人,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婷!

  肥伯用手一指老槐树道:

  “卓山!小婷就在那边!”

  小婷也已经看到了卓山,哭着大喊道:

  “爹!救我!救我呀……”

  卓山向老槐树奔了过去,道:

  “婷!别怕,爹来救你!”

  奔到老槐树底下时,脚下一沉,卓山只觉身体往下急堕,似乎是掉进一个早已布好的陷阶之中!

  老槐树后闪出几条人影,向陷阶边围了过来,一名粗壮大汉高喊道:

  “他中计了!大家快准备‘醉骨神水’!”

  他的话音刚落,暮地一道人影从陷阶中冲天而起!

  是刚刚掉进陷阶的卓山!

  粗壮大汉一愕,就在这一愕之间,他的脖子已被卓山粗大的手捏住了,痛彻心底!

  卓山圆睁怒眼,大喝道:

  “你们为什么要设陷阶害我?”

  这时,老槐树上的浓枝密叶中藏着两名面目狰狞的汉子。

  稍胖的汉子“嘿嘿”一笑道:

  “不傀是步惊云!虽然已经忘记了自身武功,区区一个陷阶果然困他不住!”

  稍瘦的汉子点头道:

  “不错!若非忌惮他的功力,我们也不用监视他整整一年!”

  稍胖汉子道:

  “但这个陷阱准备周到,他这回己是插翅难逃!”

  说罢,一抖手,射出一把飞刀!

  飞身“卡”地一声细响,削断了吊着小婷的绳子。

  小停立时往树下的陷阱急堕而下!

  “爹!”小婢一声惊叫,身子也没入陷阶之中!

  卓山忙松开粗壮大汉,一个箭步窜到陷阶边,纵身跃下陷阶,伸手搂住尚未落到阶底的小婷。

  一名汉子拎来一桶“醉骨神手”,向陷阶中的卓山当头泼下!

  卓山脚尖一点阶底,大喝一声,再次飞射而起,右掌朝木桶猛击而上。

  “噗”地一声,木桶立即碎成千片万片,尚未倒完的“醉骨神手”全部淋在卓山的身上。

  卓山立时四肢发软,浑身无力,又跌回阶底,心中暗骇:

  “啊?奇怪!我怎么会四肢无力?”

  站在陷阱旁边的粗壮大汉朝阱底的卓山狞笑道:

  “呵呵!这陷阱只有数丈之深,你虽然可以一橱气冲上来,但我们所泼的水是独门‘醉骨神冰’,可以令你便不出半分气力!”

  卓山厉喝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我们怎样?”

  粗壮大汉冷哼道: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没有资格问我们是什么人!”

  卓山神色一软,道:

  “我卓山以前如果有任何得罪之处,我可以向你们赔罪!千万别伤害我女儿!”

  粗壮丈汉冷笑道:

  “嘿!想不到曾显赫一时的步惊云,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连半分气焰也没有,真叫我们习剑者失望!”

  粗壮大汉身后闪出刚才藏在树上的那名稍瘦汉于,朝阶底冷声道:

  “告诉你!我们这次的目的是要取绝世好剑!”

  “绝世好剑?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卓山喃喃地道,边努力思索着。

  稍胖汉子也闪身而出,道: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比你更清楚你自己的事!你就在这里静静等一等吧!”

  卓山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婷,道:

  “小婷,你害怕吗?”

  小婷认真地摇了摇头,道:

  “不!有爹在我身边,小婷不怕!”

  卓山点点头,按紧了小婷,道:

  “好!”

  ***

  海边,怀灭的猛掌高中年渔夭面门只有两寸之时,倏地传来一声娇呼:

  “杀不得!怀灭!留个活口!”

  怀空与怀灭闻声同时扭头一看,来者正是他们两兄弟的师妹白伶!

  白伶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武艺深具高手风范!与怀灭的感情比与怀空更佳!

  怀灭的掌在离中年渔夭面门两寸的地方停住了,看着白伶冷声道:

  “你要我住手?太迟了!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话音一落,那中年渔夫已“啊”地一声惨呼,七窍流血,缓缓倒地而死!

  怀空看了看怀灭,心道:

  “多年不见,大哥的功力竟然能隔空取人性命!他还是专注求进如昔,功力无时无刻不在进步……”

  白伶瞪着怀灭娇道:

  “怀灭!你杀了他,我们怎么知道他是受谁的差使?”

  怀灭剑眉高挑道:

  “可以让女人叫住的,还算男人?”

  怀空望了一眼洒脱秀脱俗的小师妹,道:

  “勿需操心!我已经知道他们是拜剑山庄的人!”

  白伶有些不相信似的盯着怀空。

  怀空一指中年渔夫的尸体,道:

  “你看他的手!他们的手臂上都刻着拜剑山庄的徽号!”

  白伶与怀灭同时向中年渔夫尸体的手臂看去,果然,在中年渔夫裸露的右臂上,刻着一把剑!

  一——正是拜剑山庄独特的徽号!

  臼伶思索着道:

  “拜剑山庄?师你曾经说过,绝世好剑源出于这拜剑山庄。看来,他们是冲着绝世好剑而来!”

  怀灭盯着白伶,冷冷地道:

  “拜剑山庄向来与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他们却贸然先向我二弟动手,真是死不足惜!”

  怀空笑了笑,道:

  “是了!我本来应约你们在摩陀兰若会合,为何不见你们?”

  白伶也笑了笑,道:

  “其实我们早已抵达了,只是碰巧看见聂风竞重现江湖!听说聂风与步惊云从前情如手足,我和怀灭便转而尾随他,希望可以从他身上找到步惊云下落!”

  怀空道:

  “聂风的轻功独步武林,依我看,你们未必会有结果!”

  白伶看了一眼怀灭,道:

  “都怪我不好!拖累了你大哥,才会追不上聂风!”

  怀灭神色俨然地道:

  “聂风,不愧是十二年前叱咤江湖的风云人物!他的轻功之高,绝非浪得虚名!”

  怀空微笑道:

  “能够得到大哥亲口赞赏的,聂风似乎是第一个!”

  白伶突然道:

  “怀空!你发现卓山之后,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们,反而先去通知师父?”

  怀空低头不语。

  白伶秀眉微皱,道:

  “是不是怕我在你大哥身边,会误事?”

  怀空摇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伶冷冷地打断他的话道:

  “你不是?哼!你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你心里所想的,瞒不过我!”

  原来怀空与白伶小时候,曾于同年同月同日拜铁神为师,可惜二人资质有别,不出半年,怀空已经凌驾于白伶之上。

  故此怀空甚得铁神的常识,可是这样一来,反而令白伶与他从此不和!

  怀灭看了看白伶,道:

  “伶,二弟并非怕你误事!他其实是怕绝世好剑这柄霸剑会落在我的手上!”

  踱到怀空身边,怀灭又叮着怀空道:

  “你怕我胡作妄为?”

  怀空沉默契不语。

  怀灭伸出右手,搭在怀空看上,道:

  “但,二弟!绝世好剑是当今盖世神锋,无论如何,我也要一尝手握神锋的滋味!”

  转过身,怀灭继续道:

  “还有,我所见的聂风已经极为精彩!我更想见一见当年他齐名的步!惊!云!我要看看,到底步惊云是否和传说的一样,与聂风不相伯仲?”

  怀空向前踏了一步,道:

  “大哥!不要硬来!”

  “二弟!”怀灭回头冷然道:

  “你要教我?”

  怀空摇头道:

  “不!我只是想说,如果卓山真的是步惊云,他也早已不间江湖,与世无争!”

  略微一顿,又道:

  “我们这次只是奉师父的命令前来取剑,可能的话,我希望能以平和的手法,尽量别惊挠他们平静的生活!”

  怀灭沉吟半晌,叹道:

  “可是用你的方法,往往要耽误更多的时间!师父派白伶与我前来,也许便是暗示要我们直截了当!”

  白伶插嘴道:

  “不错!师父的病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我明白!”怀空道:

  “但希望你们能多给我一大的时间!”

  怀灭淡然道:

  “二弟,你似乎对这家人很好!”

  怀空寂然。

  怀灭盯着怀空道:

  “不过太感情用事,就连你应有的警觉性也减低了!”

  突然,怀灭的衣袖里钻出一条眼镜蛇,落在地上,向远处卓山的屋子游了过去。

  怀灭冷冷地道:

  “有人在偷听!”

  ***

  卓山家门前放看一只破船,在破船后传出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啊?我们被发现了!娘亲你先走!这里由我来应付!”

  是卓山的儿子———

  卓天的声音。

  怀空惊呼道:

  “啊?是他们!”

  这时,眼镜蛇己经爬到了卓天面前,仰身向桌天的胸部狠噬而去!

  卓天慌忙举手格挡,眼镜蛇飞快地缠在他的右臂之上,张口向他的手臂噬去!

  怀空电射而到,大喝道:

  “黑练!不要伤他!”

  眼镜蛇听话地一扭头,但仍紧缠着卓天的手臂不放,吐着蛇信,虎视眈眈地盯着卓天!

  怀空转身朝怀灭叫道:

  “大哥!”

  怀灭点头道:

  “好!就多给你一天的时间!”

  说着,向眼镜蛇招了招手,道:

  “黑练!回来!”

  眼镜蛇立即松开了卓天的手臂,飞快地游到怀灭身边,弹身钻进他的衣袖之中!

  怀灭看了一眼白伶道:

  “我们走,伶!”

  说毕,转身大步而去。

  白伶跟在怀灭身后,回头道:

  “又有一大的时间,怀空!如果要帮他们,可要尽量想办法!”

  怀空茫然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二个人离去……

  紫凝拉着卓天的手臂,急切地道:

  “天儿!你……怎样了?”

  卓天笑了笑,道:

  “放心吧!娘亲,我没什么!”

  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呆呆而立的怀空。

  怀空向前走了儿步,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道:

  “相信我己不用再多作解释,你们刚才应该已经听见一切了!”

  话音甫落,卓天手指着他大喝道:

  “不错!想不到你原来存心不良,你,不是好人!”

  紫凝转身,竹竿敲着地面,边走边道:

  “天儿!我们走!”

  卓天忙紧步跟着紫凝,牵着紫凝的手。

  紫凝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小六!我们卓家己不再欢迎你!”

  怀空愣了愣,苦苦一笑,道:

  “卓大嫂!我师父身染奇疾,极需要借绝世好剑保住他的性命!用完之后,我们定当原剑奉还!”

  紫凝声苦寒霜道:

  “我们卓家并没有什么绝世好剑!小六请你别再骚扰我们!”

  说这话时,他们母子俩的身影已快消失了。

  怀空扬声道:

  “我们不会白白借剑!我曾经观察过你的眼睛,发觉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我们有一种独门圣药‘铁手回春’,一定可以令你重见光明!”

  “哦?”卓天闻言驻足,回头望了怀空一眼,又仰望着紫凝眼睛道:

  “娘亲,他说可以医你的眼睛……”

  怀空小跑几步,道:

  “卓大嫂!你大可先把药试一试,待痊愈后再借剑给我……”

  紫凝也停住脚步,微微摇头,道:

  “小六!你不要再白费唇舌了!听你刚才的话,我明白你是一个好人,也知道你的苦衷,但绝世好剑如果一旦重见天日,阿山便可能被逼再涉江湖,我绝不希望为了要治愈自己一双眼睛,而断送全家人的安宁和幸福!我很满足目前平静的生活,纵然眼盲,也很开心!

  很抱歉!绝世好剑不可能给你!”

  说完,发也一阵竹棒“咚咚”的敲地声,转眼间便走远了!

  卓天并没有走,他反而向怀空走了过来,在他面前丈外站住了,眼中没有了刚才那种恨意!

  怀空叹了口气,道:

  “这就是‘铁手回春’,无论借剑与否,你也把这药拿去吧!”

  卓天低垂的右手动了动,但没有伸手去接怀空的药丸。

  怀空道:

  “你娘是一个好人,我也很希望她能早日复明!”

  卓天踌躇了一个伸手接过药丸,仔细看了看道:

  “服药后要多久才会生效!”

  怀空笑了一笑,道:

  “半日!你放心吧!”

  卓天点了点头。

  怀空转身道:

  “不过除了我们以外,看来还有另外一班人要取剑!他们可能会不择手段,你们要小心!”

  说罢,疾步而去!

  “我,知道绝世好剑在哪里!”卓天突然朝怀空的背影喊道:

  怀空驻足,扭头看着卓天。

  卓天眨了眨眼睛,道:

  “两年前,我曾看见娘亲半夜起床,偷偷走往文王后庙,她在文王庙里掘出一柄黑剑,以手端详一会,才把剑埋回原处!我相信,那柄极可能就是绝世好剑!”

  卓天的这番旅话,听到的不单是怀空,还有另外一个人,正躲在一睹石墙后的哑三!

  ***

  夜,静悄悄的。

  大地,在夜的怀抱里沉睡。

  文生庙,是一座荒芜的废庙。也许是地处深山,又默默无闻的原故吧,这座古庙己有数年没有人来进过一柱香,烧过一张纸;就连踏进庙门的人,也廖廖无几!

  但今夜,文王庙却迎来……

  迎来的来了一个白发银须的不速之客——

  哑三!

  只见他身如行云流水,几个纵落便一到了文王庙外,身形一顿,自言自语地道:

  “这里果然有很强烈的剑气!我早该感觉到,就在这里!”

  哑三不哑,且身怀绝艺?!

  话音一落,身形在空中一闪,电疾的朝丈外一尊石像扑去。

  月光淡淡地洒在空地上,哑三的身形就落在这尊石像面前,双手十指如钩地在石像面前的空地上挖气起来!

  约摸半盏茶时间,空地上便被他挖也一个深逾数尸的坑,而坑中赫然出现一把黑色的剑!——

  绝世好剑!

  哑三伸手从坑中拾起绝世好剑,用衣袖找拭了拭。

  抑天狂笑道:

  “哈哈!绝世好剑果然在此!”

  绝世好剑上立即淀射出万道光芒,黑色的光芒!

  “咦?什么人?”哑三摹然面色一变,沉声喝道:

  “绝世好剑给我!”倏地,哑三身后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

  哑三闻声回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衣,背上绣着一条蛇的年轻人巍然而立!

  ———怀灭!

  哑三冷哼道:

  “废话!有本事便来抢吧!”

  怀灭冷笑,暴然出手,右手张指如箕向哑三的胸口疾抓而去。

  哑三暴退,但仍未躲过怀灭这冈电一爪,右发出一阵“喀嚓”之声。

  怀灭冷喝道:

  “再不交剑,就要你的命!”

  哑三大喝一声,忍痛将手中绝世好剑急向怀灭头顶急劈而下。但见黑光一闪,满大剑影,夹着一声疾啸,那柄绝世好剑己劈至怀灭头顶。

  怀灭急松开右爪,飞身而退。绝世好剑的剑芒劈在一尊石像上,那尊石像立被从头到脚分为两半!

  这时,白影一冈,白伶也疾奔而至,冷笑道:

  “嘿!好霸道的一剑!想不到拜剑山庄竟会出一个这样好的剑手!”

  哑三用右手中指轻轻一抚绝世好剑,道:

  “错了!老夫并非来自拜剑山庄!我只是一个不想绝世好剑重现江湖的人!”

  ***

  “娘亲!你看来很乱!让天儿扶你!”卓天抬头看了看紫凝,并切地道紫凝神情俨然地道:

  “天儿,你可知道娘亲何以会这样心乱?”

  卓天毫不思索地道:

  “是不是因为步惊云?”

  紫凝点了点头,道:

  “嗯!其实刚才你也听得一二,到了这个地步,娘也不想再瞒你!”

  卓天凝视着紫凝的脸,聚神倾听。

  紫凝叹了口气,幽幽地道:

  “不错!你的爹,的确是当年叱咤江湖的步惊云!而你,也本应姓步!”

  卓天道:

  “那,我岂不是该唤作———步天?”

  紫凝微微点头,继续道:

  “你娘本是一个平凡的村女,自幼双目失明,一直都是从你外祖父口中得闻步惊云的事迹。步惊云曾在武林呼风唤雨,显赫一时!他的名字对我来说,永远高高在上,遥不可攀!

  我只是一个盲女而已,根本做梦也不敢奢望,会与他有碰面的一天!

  你外祖父本是一个药师,十二年前他上山采药,无意中在溪涧中救回一个男人。其时那男人四肢骨胳早已尽碎,重伤昏迷,奄奄一息。然而,他手里仍然紧紧地握着一柄黑色的剑。

  这柄剑就像他的生命一般,至死不离不弃!

  从这柄外型独特的黑剑推详,你外祖父终于明白,这正是武林第一剑———

  绝世好剑!

  而他,就是———

  步惊云!

  可是江湖敌我难分,你外祖父不敢将步惊云的行藏泄漏,为安全起见,更另觅地方进人耳目。你爹步惊云的生命力异常顽强,体格也异于常人。于北水乡半年,你外祖父耗用毕生医术,终于把他救醒。可惜人虽醒,心未醒。

  他可能曾受过严重的冲击,一切前尘旧事竟然全部忘记,脑海如纸空白!

  仇恨是步惊云半生的写照,如果他能忘记过去,未尝不是好事。你外祖父遂将错就错,为他取名——卓山,把他当作家人一般看待。

  为防他会回为刺激而想起过去,更把绝世好剑收藏起来。可惜好景不长,你外祖父因在救步惊云的半年内心力交瘁,后来染病辞世,临终前曾千叮万嘱俩互相照顾。

  其后,我和他日久相对,已经不可分离,终共谐连理。到后来,更诞下你和小婷,一直过着一些开心的日子!能够得到自己仰慕的步惊云留在身边,朝夕不离,我曾经想,倘若无风无浪,也算不在此生了!可惜的是,江湖人仍然没有忘记步惊云这个人……”

  “卓大嫂!不得了哪!”

  突然,一阵焦急的喊声打断了紫凝的庆,隔壁的泉嫂神色慌张地疾奔而来。

  紫凝忙问道:

  “是泉嫂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泉嫂擦了把汗水道:

  “阿山与小婷出事了,他们掉进了后山的陷阶里!”

  “啊?快带我去!”紫凝闻言一惊,急急地道。

  “好!”

  泉姨忙率先向卓山家后山奔去。

  紫凝与卓天紧随其后……

  陷阱边,一群身背长剑的大汉正静静地站立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紫凝到来,众大汉自行让开了一条路。紫凝慌乱地喊道:

  “山!小婷!你们怎么了?”

  阱底的步惊云仰望着阶边的卓天与紫凝道:

  “我们没事!天儿,快带你娘走!”

  “走!没那么容易!”紫凝背后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与此同时,紫凝柔弱的左肩被一双铁钳般的大手抓住了!

  卓天朝抓住紫凝的那个粗壮大汉喝道:

  “你们干什么?”

  粗壮大汉冷笑道:

  “小子别动!否则你娘便立即没命!我们今日对绝世好剑是志在必得!”

  紫凝忍痛道:

  “绝世好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粗壮大汉道:

  “我们是拜剑山庄当年余众!这一年来乔装而成你们的邻居,日夕监视步惊云,便是要取回源出本庄的绝世好剑!”

  阱底的步惊云将阶上两人的对听得一清二楚,纳纳道:

  “什么?我竟然是……那个……步惊云?”

  这时,泉嫂换上了一幅冷若冰霜的面孔,冷冷地道:

  “我仍曾经多次试探步惊云,发觉他真的失去了记忆,所以我们深信,只有你才知道绝世好剑的下落!”

  彪叔也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另一套衣服,腰间挎着一柄长剑,冷然接口道:

  “坦白他说,我们在此地己监视了整整一年,己不能容忍再耽误下去!”

  粗壮大汉换上了另一幅嗓音——竟然是鸿伯的声音:

  “快乖乖把绝世好剑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突地,彪叔一声惊叫,身体被谁在背后狠狠踢了一脚,顿时站立不稳向前扑倒。与此同时,他腰间的长剑被人“呛嘟”一声抽了出来。他慌忙扭头一望,竟是才十岁的卓天!

  卓天大喝一声:

  “看剑!”

  喝声中,长剑己奇迅无比地刺向了化名为鸿伯的粗壮大汉。

  这夺剑与出剑两个动作,几乎是在两秒中之内完成的!

  粗壮大汉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左胸己被卓天的长剑贯体而出。

  粗壮大汉不由夫声惊叫:

  “啊!好快的剑势!小子居然懂得用剑?”

  手上不由一松,紫凝立即乘机脱离他的魔鬼爪!——

  
 

 
分享到:
卖火柴的小女孩
山雀和熊
宋朝暴发户不惜千金力捧的那些女艺人
朱雀
乾隆皇帝与海宁陈阁老究竟是不是父子
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早已不是处女
丑小鸭
改变中国历史的一百位美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