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六十九章 刀剑之决

第六十九章 刀剑之决

时间:2014/6/5 20:16:59  点击:2280 次
  为配合步惊云合使最后一击,破绝无神的不灭金身,无名使出万剑归宗,霎时场中所有剑被其气劲扯上半空,,漫天飞舞,直归无名。蔚为奇观。

  场中之人做梦也料不到无名的“万剑归宗”威力如此霸道,手中利剑脱手,一时不禁为之惊愕不己。更有甚者,连人带剑,被其强硕无匹的内劲硬扯上天,震得体内气浮血涌,狂喷着鲜血,利剑脱手,飞坠地上。

  顿时惊呼声陡起,惨呼声不绝,兵器破风波波暴响。

  无名却有如神佛临空,身形疾转,将万剑归宗施展到极限。

  万剑归中乃是剑术最高境界,一经使出万剑如仆见主,如朝拜到尊一般的紧随无名。

  纵是凶残绝伦,霸道无匹的绝无神,眼见此招一出,不禁为之一怔,不敢怠慢,凝神戒备,将不灭金身催至极限。

  就其一怔之际,步惊云已然配合无名,发动攻势;大喝一声,右臂一抖,一式悲痛莫名陡施而出,快逾电花石火般的攻向绝无神,剑势如网,凌厉无匹。

  绝无神突觉凌厉无匹的剑网卷至,急收慑心神,运拳格格。当当一阵暴响,短兵相接,拳路顿被密集的剑网绞碎。

  就在此时,无名催动攻力,数剑井网,电花石火般的从四面八方涌向绝无神,重重把其左右手夹紧。步惊云更是陡施全身攻力,挥剑猛攻而入。

  绝无神被左右夹击,不由狂吼一声:

  “好小子,剑法比上次精进了不少。”

  虽是双手被制却仍旧自如,不慌不忙,沉马猛踢出一踢,强硕无匹的内劲发出膨的一声暴响。

  步惊云承受不了绝无神强硕无匹,霸道绝伦的内力,被硬生生的震得暴退几步,攻击的剑网陡散。

  绝无神急喝一声:

  “好!好小子,老夫先解决你。”

  抡拳反攻而上,拳劲雄浑,如涛卷出,步惊云不禁心中暗惊,身形一闪,绝世好剑顺势横削绝无神的腰际,可惜徒劳无功。

  绝无神一招落空,更是暴吼如雷,横身劈出一拳。

  步惊云不敢与之硬拼,身形疾转,手中利剑反手直刺向绝无神身后命门,大椎,棕阎三大穴。显见其剑艺得无名指点后,更是精妍无匹。

  “叶,叶、叶”三声暴响,三大要穴被刺中,绝无神不禁冷哼一声,然而其果是刀枪不入,无坚不摧,冷哼声中,猛提全身攻力,浑身一震,己然将步惊云硬生生的震开。

  与此同时,无名在半空中,己然将四国逾千的利剑汇集一身,犹如凤凰自火中得金,振翅鸣响,他的人己然变成了剑,千剑万柄贴身,剑锋有序朝外,如无数翅膀。临空飘动。

  眼前如仙如佛降临的一幕,难得群雄目瞪口呆,浑忘上前与步惊云合攻绝无神。

  十气忍气于望月亭见之,不禁也为之惊然动容。为首浪人不禁叹道:

  “无名这厮自上次吸掉宫本猛的内力与我的大日紫气后,功力与真气恢复了不少,竟能气御万剑,真是不可思议。”

  气忍议论之际,无名居高腑下凝视绝无神与步惊云激战,心中暗自思忖:

  “如今我功力有限,相信不能支持太久,只有速战速决。”

  心念一动,万剑随心转,严密无比的剑网顿时驱动,直憾绝无神。

  剑密如雨,绝无神身旁地面已尽给切割至砂石横飞。

  绝无神见状不敢怠漫,舍去步惊云,暗自思忖:

  “万剑归宗,一次比一次厉害,果然是中原神一般的武学,可老偏偏不信神。”

  思忖之际,万剑归宗剑势越来越是凌厉,笼罩着方圆两丈,步惊云随即飞身后散。

  “喀嚓”一阵暴响,无名长啸一声,骆指成剑,驱手剑凌空下击。

  绝无神见状大喝一声:

  “无名,老夫今日就以不灭金身来与你万剑归宗拼过高下。”

  话音甫落,绝无神己然把不灭金身催至十八层功力,双足亦登时陷入地盈尺许,沙石纷飞,不避不闪,稳立如山。

  当年长城一战,他固忌惮无名剑艺,才回东溉苦练不灭金身达十年之久。今日正如一试为对付无名所练的武学。

  为了一偿心愿,绝无神不避不闪,坚决与其一拼高下。

  “当……当……当……当”,一阵清脆暴响,千剑齐刺在绝无神浑身所有部位,他运劲硬拼。

  一拼之下,强大反震力当场进发出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无名亦感体内气浮血涌。急提气催动全身功力。

  两大旷世无匹的力量霹雳硬拼,澎湃气劲如注浪涛般翻涌回旋,散向四周,令场中所有人都感呼吸欲窒息,纷纷后退。

  纵是站于远处望月亭上未遭彼及的气忍,见状亦不禁心胆俱寒。

  无名足以开天劈地一式,绝无神竟以肉体之躯硬接,简直令他们难相信,忍不住大喝道:

  “绝无神,你太低估无名了,当心反受其害。”

  赫然见绝无神浑身上下皆刺满利剑,形如刺猬,若不灭金身稍有薄弱部位,这下子他必死无疑!

  而一房的步惊云更是紧握绝世好剑,未有半分妄动,凝神戒备。

  莫地,绝无神狂嚎一声场中顿时响起数不精的断剑巨响,他身上所有的利剑,顿时悉数给震碎。

  好狂,好勇,好霸,好烈的绝无神!

  剑,不仅断,更震至寸碎,喀嚏之声不绝于身,无名身形疾弹而上。

  剑碎四射,满含强硕无匹的内力,走避不及的当场丧命,一时惨呼涌起,鲜血横飞四散。

  一式万剑归宗无法一击杀败绝无神,相反殃及池鱼,伤亡惨重,并没出无名与步惊云的意料之外。

  万剑归宗未能如期歼杀绝无神,步惊云毫无任何惊异,因在决战之前,无名早与他盘算,亦没有轻视此战,万剑归宗只不守是他俩最后一击的前奏。

  最重要的日的是以这一式万剑归宗找出绝无神最弱的一点!

  步惊云清楚能见这一剑的所攻之处。正是绝无神的胁下,这里正是他的最薄弱之处!

  发现这一点,步惊云顿时无视激飞的剑碎在他身上所造成的伤,大喝一声,陡提全身功力,奋不顾身的挺剑疾刺而上。

  适才全力硬碰无名,绝无神内气也不禁为之一涣,忍觉眼前一黑,凌厉无匹的剑己然触体,连忙轰出一拳。

  步惊云前攻乃是虎招,不待绝无神拳风触己,身形一闪,从后闪电般的刺出一剑,真刺向他的胁下。

  “扑”的一声响,绝无神始料不及,被步惊云一剑刺入薄弱部鲜血狂涌而出,这时无惧的他亦不禁冷哼一声,露出惊震之色。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无名也未敢有半分大意,闪电般运气聚剑,再来一击,四周碎剑闪电般的会聚其双臂之上,形成了一柄长逾丈,宽余尺的的巨剑。

  见步惊云得手,疾喝道:

  “惊云,快退。”

  “退?太迟了。”绝无神闻言咬牙切步齿的冷哼一声,双拳一抡,大喝道:

  “好家伙,能找出老夫的弱位,但我最后一环也非轻易便给你戳破!”

  大喝声中,双拳疾攻而出。

  步惊云闻言冷哼一声,并不弃剑而退,见绝无神暴拳杀下,陡提全身功力,奋勇以麒麟臂硬挡。“啪”的一声,二人己然硬拼一招。

  步惊云不禁被震得疾退数步。

  绝无神正集中全部功力聚集胁下以抗绝世好剑,背门暴露,无名却闪电般的御重剑狠击而下,蹦蹦数声暴响。

  绝无神遭受重击,不禁为之一震,护身真气散乱。

  绝无神惊乱之际,步惊云紧咬牙根,拼命扑上,双手握剑,暴喝一声,身形疾旋,绝世好剑如利钻般向他胁下绞刺。

  与此同时,无名己发动狂烈攻势,狠攻绝无神背后要害大穴。

  绝无神顿时顾此失彼,复遭步惊云全力一击,噗的一声响,一股鲜血自胁下狂喷而出,不灭金身赫然被破。

  步惊云见状不禁大喝一声:

  “金身己灭,绝无神,你死定了。”

  拔剑狂刺向其全身要害大穴。

  不灭金身一破,血如泉喷,人己忘记的剧痛立使绝无神形如疯狂,闻言不待步惊云再次攻刺,厉喝一声,身形陡拔而起,全力反扑而出。

  步惊云与无名不敢硬持其锋,掠身疾退。

  但绝无神全力反扑,石破天惊,现场刹时一片混乱,“隆”的一声暴响,其狂涛巨浪般的反扑力量击在地上,顿时轰出一个大坑,沙飞石溅,尸体横飞,众人惊退。

  绝无神受重创,中原人竟皆大喜,高声大喝:

  “绝无神,你狼子野心,认命吧,赶快受死!”

  反之,无神宫门下尽骇然,惶然惊呼:

  “不好,我们快上!”

  就在山下一征混乱之际,绝心却一动不动的静立于龙峰之上,暗自思忖:

  “哦?原来爹的不灭金身,最弱之位是在胁下了,难怪他多年来在苦练杀拳,相信是以之保护这个部位!”

  思绪飞旋,沉思暗忖:

  “一直以来,爹最忌的只有无名与风云三人,在侵占前也千方百计欲先铲除三人,想不到最后仍是栽在他们手上。”

  “唆!膨!唆……”“啊……啊……”

  绝心思忖之际忽听到一阵暴响,内心一震,遁声望去赫然见绝无神左手捂胁,右拳狂轰,转眼间已然击杀不少中原豪杰,不禁暗呼道:

  “怎么会这样?不灭金身不是已破了吗,居然还有如死凌厉的攻击力。”

  原来绝心对其父绝无神早有反意,因此对其受重伤一点不关心,心中反而希望借无名与步惊云之手将其除掉,以免日后自己下手拭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日后绝心也只有亲自出手拭父,此是后话休提。

  话说无名与步惊云乍见绝无神飘落地上,连杀无数,不禁惊然动容,暗惊道:

  “啊!他还有如战斗力,真是出人意料。”

  绝无神闻言双目仇恨如刀,直逼看二人道:

  “嘿嘿!以为破我金身便把老夫杀败?你俩是大错特错!”

  话方出口,双足蹬倒一人,大喝一声:

  “这样反会令我功力倍增,老夫如今就要你们死得更痛苦。”

  身形倏弹而起,一声惨呼响起,顿将足下之人踏成两半,溅起无数鲜血。

  凌空一翻身形闪电般的扑向无名与步惊云。

  无名与步惊云见状暗震,忙运气戒备,准备与绝无神拼过鱼死网破。

  “卡”的一声暴响,绝无神己然如卷狂风一般卷到了无名与步惊云的背后,速度之快,完全超平人的想象。

  无名与步惊云甫闻喝声,内心大惊,倏的回身,猛攻而出,快如电花石火,性过惊虹飞天。

  然而步惊云与无名快,绝无神比他们更快,就在二人招式甫出的那一瞬,他双臂一倏,已然闪电般抓住二人的手臂。身形蹬蹬暴退,出招制敌,后退,一气呵成,仿佛是在同一时间之内完成。中原群众见之,尽皆惊然动容。

  无名与步惊云招式甫出,已然受制,随被拉着后退,重心顿失,内心大骇,双双被原地拨起,疾向前倾,忙运气挣扎。

  一旁的龙袖与鬼虎见状,欲扑向急救,然而晚了一步。

  就在二人前倾的那一刹,绝无神摹地沉喝一声,倏地松手,双拳暴轰而出。

  无名与步惊云人在半空,毫无借力之处,根本无法闪避,“砰膨”一声巨响重重中招,被震得倒飞而出。

  绝无神向以沉稳如山见称,为何金身破后身手反而矫知游龙,众人乍之下,尽皆惊愕不己。

  步惊云与无名飘落地上,己然是嘴角溢血,脸色苍白,体内气浮血涌,五腑之脏有若翻转,强提内气,抑住内伤,就异的注视着绝无神。

  “哈哈!奇怪吧,就让老夫告诉你们吧,”绝无神一见得手,见无名与步惊云皆受重伤,“哈哈”大笑道:

  “不灭金身是防守硬功,一直须以大部份内力用作防卫,如今既破,老夫再无顾虑,反可豁尽全力抢攻。”

  步惊云与无名闻言知道绝无神所言不虚,内心暗震,互望一眼,提气戒摆,欲与绝无神一战到底,以悍卫中华尊严。

  绝无神话音甫落,陡提毕生功力,暴喝一声,猛的打出杀拳最凌厉的一拳——杀绝。霎时,拳如暴雨,翻天覆地而出,狂风暴雨般涌向无名与步惊云,出拳比以前更凶十倍,看来真无后顾余地。

  无名与步惊云见拳劲猛烈,同时冷喝一声,猛攻而上。

  在旁的鬼虎与龙袖等人见此汹涌拳势尽皆震惊,齐喝一声:

  “绝无神看招。”

  欲扑向援手。

  但杀绝乃是杀拳中最狠辣的一拳,拳劲纵横四周,鬼虎等人未扑近已然“膨膨”中招,被震得倒弹而出。

  杀绝愈使愈快,拳影如山,无名唯有尽力格挡,且更以“万剑归宗”第二诀在对拆间吸卸其霸道功力。

  然而,面对如此强横拳势,步惊云只有捱打的份儿,挥剑格档,却毫无半点反攻之机。

  膨膨一阵暴响,已然中了数拳。

  所中的每一拳虽并不太重,但快,准,狠,只要再多中数拳,纵是铁打的金刚,都会性命难保,何况步惊云此时已是重伤在身。

  绝无神绝无情,出拳快如狂风暴雨,叠叠拳幕紧裹着二人。

  摹地,“膨”的一声暴响,步惊云后背上狠中了一拳,不禁“啊”的惊呼一声,狂喷着鲜血被震得蹬蹬暴退,手中绝世好剑脱手飞了出,人己是脸色铁青,难以再战。唯有无名展开身形,运用万剑归宗要诀,穿闪于绝无神密如暴雨般的拳网中咬呀苦战。

  被震飞的鬼虎,中华阁众老,以及龙袖等人见状大急,却无法加入战团,不禁暗自担心不己。

  就在此时,“噗”的一声,步惊云脱飞出的绝世她剑己被一条奇快的人影凌空抓住,其身形快如旋风,闪电般的卷向绝无神,宝剑疾斩而出。

  “砰!砰!砰!砰!……”剑光闪过,一阵暴响,绝无神密不透风的拳网顿碎,无名与步惊云身形疾退而出。

  场中之人乍见一条人影出现,闪电般的击破了绝无神的拳网,尽皆震骇,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口。

  来人出手快,退得更快。绝无神连人影都没看清,拳网碎破,来人已然噗的弹开,不禁内心大惊,疾喝一声:

  “什么人?”

  游目四顾。

  绝无神话音甫落,来人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弹至其头顶,紧接着发动第二击。如此快的速度,普天之下除了鬼虎,只有聂风。神色一变,大喝一声:

  “好小子,你终于来了。”

  运气护体。

  话方出口聂风的劲招己疾如霹雳长期般的铺天劈下,威力无匹,霸道绝伦,一时摸不清他的底蕴,绝无神亦不敢怠慢掠身疾退。

  轰隆!绝无神身形方起,聂风一击落空,霸道绝伦的气劲击在地上,顿是暴发出闷雷般的斯鸣,击出一大土坑,石走沙飞,响声震天,四周之人无不惊骇。

  绝无神堪堪避过聂风凌厉无匹的一击,眼前如此威力,也不禁暗自惊心。如今没有金身护体,又在狂攻之余,更不敢贸然而进,只凝神戒备,欲待机出手。

  聂风一击落空,飘落地上,长发飘风,漠然无语。

  步惊云乍见之下惊喜万分,脱口呼道:

  “风,原来是你!”

  聂风却恍若未闻,双手握剑,巍立无语,冷冷的注视着绝无神。

  中原一方早已成强弩之未,此刻聂风乍现,无疑对众人是一口强心剂,齐视着他,暗松了一口气。

  而步惊云一直为聂风于生死门无声消失而介怀,如今见他赶来参战,不禁兴奋莫名,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伤愈了不少。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能在聂风的脸上找到任何表情,他只是紧紧的盯着绝无神,日中也像在喃喃念着他的名字。

  绝无神见聂风数日不见与以前判若两人,内心疑惑不不异,戒备似的凝视着他暗忖:

  “啊,这小子士别七日,武功竟精进如斯?且面泛魔气,完全判若两人,得小心应付。”

  不错!眼前的人己是入魔的聂风,他入魔之前的执念是绝无神!入魔后的首个任务就是要把绝无神彻底击败!

  绝无神思忖之际,他忽然以右手罩住未伤的眼睛用左眼凝视着他。

  他的左眼本瞎,惟经过浊世魔池的浸染,他己脱胎换骨,成为另一种的生命!左眼也开启了另一种新的神力——透视力。

  所谓的透视力,就是通过一个人的衣服,可以看清一个身上的每一部位。也或在一所屋子之外,人不入屋,能过透视,可以看清屋中所有的东西。

  聂风此时透视着绝无神。但见其左眼此际泛起一片诡奇的异光,他所见的己非寻常内眼可以看见的。而是一个一丝不挂的,赤裸裸的绝无神。

  在他的魔眼中,可以辨见绝无神双拳一片血红,他可以肯定这双拳头是眼前对手沾血最多,最是攻击力的凶器。

  同时,他亦可看眼绝无神正散发着一层气在全身各处,奇径八脉,四肢百骸内流动。这层气的强弱觑实之位,清晰可亲睹。

  绝无神见聂风怪异的注视着自己,内心暗惑不解,一时真弄不清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场中所有的人都被聂风这怪异的行动惊愕不已,一时雅雀无声,几乎连空气都为之停止了流动。

  场中显得出奇的宁静,静得可怕与阴森。弥温着浓浓的杀气与浓的血腥味,天地为之显得肃杀,风云之失色。

  摹地,绝无神再也耐不住,暴喝一声,再次发动了攻势。

  暴唱声中,陡提五层功力,杀拳绝着暴轰而出,直欺聂风,欲先探清他实力。

  顿时拳影暴放,排山倒海般向聂风罩去。虎虎生风。

  聂风却突然放开了右手,双手握剑,气定神闲,冷冷的盯着绝无神如网的拳影,其由聚气至发招,每个细节他都清晰可见。

  眼前虽是拳影撩乱,但刹那间,聂风己然看见了一件事,就是绝无神招内那细微的破绽。众人见他稳如泰山,却惊诧莫名,步惊云更是担心万分。

  然而,就在绝无神的杀招逼眉睫的那一瞬,聂风突然闪电般的将剑插在地,身形陡然出动。

  以完全不可置信,难以形容的功夫,电光花石火般的击向了绝无神招中的空际破绽,后发先至,制住了其杀绝的后着变化。

  其实世上任何一招在行招前总有空隙,聂风能利用魔眼先辨后破,总而言之,任何绝招在他面前都会大打折口,甚至来不及使出就反被其制。

  可是,绝无神此招仅用五层功力,见聂风趁隙而入,内心大惊,膨的声暴响,已然颈上中了一腿,冷哼一声,陡提全身功力,反击而出。

  喷的一声暴响,聂风己重吃了一拳,身形倒弹而出。

  龙袖见状大惊,疾喝一声:

  “聂风,用刀对付他。”

  一柄刀贯颈疾掷而出。

  龙袖掷出的正是步惊云前来决战前交托保管的雪饮。

  聂风弃刀而去,步惊云一直保管雪饮,希望有朝一日,刀归原主。

  乍见雪饮,聂风暗涌一股不可言觉的感。身形如风卷上,执刀在手,毫不喘息,电花石火般向绝无神劈出了他第一招——魔刀!——



 

 
分享到:
04 百里负米     仲由,  字子路、季路,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性格直率勇敢,十分孝顺。早年家中贫穷,自己常常采野菜做饭食,却从百里之外负米回家侍奉双亲。父母死后,他做了大官,奉命到楚国去,随从的车马有百乘之众,所积的粮食有万钟之多。坐在垒叠的锦褥上,吃着丰盛的筵席,他常常怀念双亲,慨叹说:“即使我想吃野菜,为父母亲去负米,哪里能够再得呢?”孔子赞扬说:“你侍奉父母,可以说是生时尽力,死后思念哪!”(《孔子家语·致思》)
Lady gaga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白雪公主
汉武帝的“金屋藏娇”为何会沦为怨妇
解密中国古诗词中的那些红颜往事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玉真公主画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