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二十五章 飞龙神剑

第二十五章 飞龙神剑

时间:2014/6/5 11:00:36  点击:2276 次
  剑贫待真气贯满剑身,便使劲一扭,欲作回旋之势。

  但忽听“当”的一声,足下的剑竟不堪承受回旋荡力,硬生折断,剑贫骤然失控,惊愕万分,身形亦狼狈堕下。

  幸而轻功了得,甫落水面时,己点水安然翻落,不由怒道:

  “哼!又出乱子!一定是这柄剑不能和我心意合一,真是废铁!”

  剑贫虽学剑百家,杂而不纯,惟亦素知炼剑者至高境界有几:

  天剑,魔剑……还有,就是飞仙。

  飞仙之境只在传说中听闻,始终无人练就,剑贫苦心钻研多年亦未成功,但认为只是未找到一柄合适自己的剑而已,故一直仍在贪剑。

  这次找到的剑,名叫飞龙剑,料必一举成功,岂知还是功败垂成,不楚甚力气恼:

  “嘿!还说是什么飞龙剑?我呸!”

  随即将飞龙剑脱手飞出,飞龙剑顿飞射向草林之中。

  但庄当临近草林时,飞龙剑突然破拦,“当”然落地。

  剑贫斜眼一瞥,只见林中两个人影缓缓步出,立即怒喝道:

  “好大胆!竟敢偷看老夭练功!”

  偷艺最被武林所忌,偷艺之人也必被重处,但这两人竟不慌不忙,当头的一个剑己出鞘,敢情刚才击落飞龙剑,正是此人,他抱拳颔首道:

  “在下拜剑山庄四剑老之首,长离剑老!”

  “拜剑山庄?”

  剑贫皱着眉,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大声道:

  “老子与拜剑山庄从不相干,找我干吗?”

  长离剑老又道:

  “我们此来是奉剑魔之命,邀请阁下往敝庄一行!”

  顿时,剑贫一双眼睛瞪得斗大,恙怒己极道:

  “什么?是剑魔那死老鬼?哼!老子不想见剑魔那老鬼!你们最好快逃为妙,否则要你们的命!”

  不知为何,一提及剑魔,剑贫情绪便异常激动,正欲纵身而去,长离剑老忽又大声道:

  “且慢!剑魔并非请你见他,而是请你去见一柄剑……”

  他后面又慢慢的补了一句:

  “是一柄——绝世好剑!”

  剑贫一听,昔才激动一扫而空,目光中更流露出极为贪婪之色,就如守财奴见到一堆珠宝一般,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

  “绝世好剑?……”

  忽然一脚跳起八丈高,大笑起来道:

  “哈哈!只要真是好剑,老子也会不请自来!”

  长离剑老亦跟着大笑,但他们的笑容连一点相同的地方都没有。

  这可怕的剑!

  这绝世好剑!

  拜剑山庄的剑?

  到底是一柄怎样的剑?

  步惊六提着剑,走得很快,楚楚在后面几乎都在跑,也赶不上,忽不住叫起来道:

  “步惊云,不要走那么快呀!”

  步惊入速度不减,闭口不答。

  楚楚又道:

  “你说去见一个人,到底是准?”

  步惊云这次倒应了一一句:

  “一个我深爱的人!”

  楚楚听了,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涌起一阵酸溜溜的感觉。

  这感觉不好,至少令楚楚丧失了最后一点力气,她干脆一屁股坐下来,道:

  “我很倦,我需要休息一下!”

  她本以为这时步惊云如果不过来陪陪她,至少也该等等她,谁知步惊云淡淡道:

  “也好,那地方本就不适合你!”

  说完,头也不回,缓步踏入黑暗之中。

  楚楚气得一跺脚,但只有起身。

  其实她早己决定,即使爬,也要跟着步惊云。

  步惊云去的地方是后陵。

  自他落下隔世石将之封闭后,朝廷便设法动工开启陵墓,但都徒劳无功。

  现在自是死气沉沉,寂寥无人,只有楚楚的声音道:

  “此地方乃朝廷重地,擅入秆诛连九族,别进去呀!”

  步惊云没听到一般,心神囚激动竟开始有点恍惚。

  楚楚骤然醒悟,低声道:

  “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

  步惊云冷沉道:

  “没错!”

  楚楚这时才明臼他深爱的人已死,妒意也一扫而空,反之更被其痴情所动,吃惊道:

  “你真的要打开这个陵墓?”

  步惊云并没作声,却以行动作了答覆。

  身形掠起,凌空一剑,全力劈下。

  无双剑乃天下神兵,无坚不摧,步惊云想到这一劈这后,便可再见孔慈,不禁心神一紧。

  就在这时,‘当’的一声。

  剑锋正要破开大石时,无双剑赫然断碎。

  步惊云的震惊只是一刹那。

  ——真正的高手很快就能面对现实。

  一刹那后,他的心沉了下去,人也沉了下去。

  沉到底!

  楚楚失声道:

  “啊,步惊云!”

  步惊云心头就如千万枚烧红的钢针一齐向里攒刺一般,绞痛!

  但就这样子放弃,着实教他死不甘心。

  他的拳头,运聚毕生功力,忽如狂风暴雨般轰出,击在隔世石上,却如靖蜒撼石柱。

  楚楚眼见他如此悲痛欲绝,心里一酸,连忙上前劝止:

  “步惊云,别这样伤心呀!冷静想一想,或许会另有破石的办法。”

  但步惊云拳势顿也不顿。

  一一他早已冷静想过。

  一一一没有!

  现在除了用拳头打碎隔世石外,一个办法也没有?

  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真是令人伤感……但我知道有柄好剑,可以破开隔世石!”

  步惊云、于楚楚立即同时回首一望,原来是名十一,二岁的小童。

  步惊云吼道:

  “是什么剑?”

  小童淡淡道:

  “我只知道柄剑在那里,但我希望你能带我一起去取,这是条件!”

  步惊云立时掠至那小童跟前,急声道:

  “好,我答应你!”

  小童却缓缓道:

  “那柄剑就在一一拜剑山庄!”

  拜剑山庄好象早已预知步惊云必会前来。一见面,迎宾的人即满脸堆笑道:

  “啊,步少侠光临敝庄,真是欢迎之至,请上船吧!”

  他们居然连船都预备好了。

  步惊云一行三人亦什么话也没说,便上了船。船头标枪般屹立着一个拜剑山庄弟子。

  至到离岸不远之处,始见拜剑山庄巍立于岛上,建筑宏伟,显见此庄富甲一方。

  楚楚坐在甲板上,忽然问身边的小童: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往拜剑山庄呀,”

  声音温柔轻脆,令谁听了都恨舒服,只有这小童居然很难受似的,低着头低着声音道:

  “我叫……小伟,听说拜剑山庄享誉武林,但又不易进去,于是乘机跟你们一起去见识见识!”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从岸边直如脱兔般踏水而来,身法绝妙致极。

  不是剑贫还有谁来,

  剑贫甫一上船,即叫道:

  “啊!步惊云!怎么这般巧?你也是前往拜剑山庄吗?”

  步惊云冷沉不答。

  剑贫忽然跳起来道:

  “你不会又是为了取剑而来吧?”

  楚楚抢着道:

  “正是!闻说此庄将有一柄宝剑诞生,我们此行就是为取剑前来!”

  剑贫点点头,目光在步惊云手上溜了溜,只见其双掌平放在膝头,身边亦什么部没有,奇道:

  “你的无双剑呢?”

  楚楚道:

  “无双剑已然断碎,才迫于无奈到此,希望能得到那柄宝剑!”

  剑贫闻言,仰脸大笑:

  “哈哈!老子早说过无双剑剑气色衰,怎能配上他那颗刚烈之心呀?”

  笑声突又一敛,双眼盯着小伟道:

  “哦?这位朋友……”

  楚楚连忙介绍道:

  “他叫小伟,同我们一起到拜剑山庄见识见识!”

  剑贫瞪起眼睛,大声道:

  “喂!小娃儿!你很面善呀!你父亲是什么人?”

  小伟连头也没抬,只是沉沉而道:

  “我没有父亲!我只是一个孤儿!”

  这句话,说得步惊云心弦一动。

  剑贫听了,却道:

  “哦?那真奇怪!我们怎么好象似曾相识?”

  一直没开口的步惊云这时忽然开口道:

  “到底拜剑山庄那柄剑,是一柄怎样的剑?”

  他看得出小伟与他一样,有过悲惨的身世,所以他不愿再触及别人的伤处,赶紧密开话题。

  剑贫老气横秋道:

  “谁知道,不过我此次是被邀前来,只知那是柄绝世好剑,老子自然是志在必得。”

  说到这里,他突然瞪起眼睛,接道:

  “步惊云!我劝你被再妄想了,我剑贫绝不会空手而回,你还是回去吧!”

  楚楚急道:

  “那怎行呢?步大哥必须以宝剑去破隔世石,此事对他极为重要,他不能不取此剑呀!”

  她还想说下去,步惊云忽然伸手一扬,阻截了她的声音。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别人同情!

  剑贫己站起来,怒哼道:

  “一剑岂可配二主?哼!我俩各施其法吧!”

  说完,身形鹊起,急掠上船头庄丁的头顶,侧尖勾住其剑柄,随势一带,长剑立时脱鞘而出。

  那庄丁一惊觉,愕然抬头一望,只见剑贫双腿凌空御剑,剑身平稳如鹅毛般飘落水面。

  剑贫再凌空一个翻身,落在上面,如立在一叶扁舟上似的飞速而行。

  只在嘻嘻哈哈问,便己到彼岸,奔上拜剑山庄。

  楚楚看着,怔了半天,才张口吐舌惊道:

  “这老头武功厉害!若他也我们争剑,我们机会甚微!”

  步惊云却仍四平八稳的坐在甲板上,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一一目光如定!

  船载着众人终于抵达岛上渡头。

  渡头上,列队迎候的人所持的剑尽皆相同,只有一个剑镶宝石似是身份较高的人,来至步惊云跟前,恭身作了“请”的姿式,然后率先而行。

  步惊云立时展步,楚楚。小伟二人亦尾随而行。

  步惊云曾独闯天下会,夺取无双剑,声名大噪于江湖,在场众人又是嗜剑之士,均欲一睹此神兵风采。

  可惜,却不见无双剑在他斗蓬之内,各人不由尽感失望。

  三人渐入庄内中心。楚楚自幼随又于乡村长大,少见世面,如今看见周遭的辉煌建筑,不禁兴奋莫名。

  相反小伟却神态从容,象是己司空见惯似的。

  楚楚一面游目四顾,一面感慨道:

  “这里真的很美,步惊云你说是不是?”

  良久,步惊云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楚楚回头一看,才知他己不知所踪。

  步惊云远丢在后面,正盯着一块一人来高的石碑发怔。

  楚楚好不容易找到他,气鼓鼓道:

  “这石碑有什么好看?大家都在等着你啊!”

  步惊云却偏偏仍是站着不动,就象拿鞭子赶也赶不走似的。

  楚楚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赫然发觉石碑下的图案,正是和于岳在山洞里所发现的那幅一模一样,亦心感疑惑,低声道:

  “这图画的来历和喻意,爹爹一直追查多年,却苦无结果,便怎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与拜剑山庄有关连?”

  步惊云沉吟道:

  “恩!”

  这时,拜剑山庄己派人来,摧促道:

  “步少侠,我家少庄主和各位高手己在试剑厅恭候多时了,请!”

  一行三人遂跟着来人到至一宏伟大厅前,还没进门,已闻得里面剑贫的声音道:

  “老子等得不耐烦啦!怎么还未聚齐呀?”

  庄丁“嘎、嘎”的打开大门,他第一个扭头侧目道:

  “啊,终于来了吗?”

  只见步惊云带着楚楚、小伟二人缓步而进。

  步惊云甫进大厅,至少有四对凌厉的目光扫视了过来。

  一一他们是剑贫,断浪,倾天及剑魔。

  但步惊云神情冷峻,精光内敛,不含神采,令人根本无法从其眼神中看出其心意。

  这无疑使所有的目光都碰到了铁壁。

  于是,剑贫首先把目光撤回来,望向傲天,大声道:

  “喂!人都到齐了!快说出这次剑祭为了什么?那剑又是怎样一柄绝世好剑?”

  傲天抱拳作揖道:

  “好!首先多谢各位光临拜剑山庄,使敝庄添辉不少……”

  剑贫插口截道:

  “哗!别再婆婆妈妈了!有话直说吧!”

  傲天素来心高气做,此刻遭剑贫处处顶撞,虽然不忿,却也只瞪他一眼,直截了当道:

  “敝庄一直在铸炼一柄百年宝剑,即将诞生,为求觅贤主,故请你们三位用剑高手来各展所长,胜者取剑!”

  剑贫斜瞄了一眼旁边一处几丈高的火炉。

  火炉的熊熊大火中矗立着一柄黝黑的巨剑。

  剑贫指着它道:

  “那么你所说的绝世好剑莫非这柄?”

  傲天冷淡道:

  “不错!”

  剑贫立时喜叫道:

  “好哇!让老子先看看这柄剑!”

  身形己如一陈旋风般的旋线直上。

  与此同时,“挣”的一声!

  傲天闪电般抽出离愁剑,横扫狙杀。

  剑贫凌空翻身,轻松避过,嘴里却故作惊惶道:

  “好快好狠的剑!”

  傲天心中早怒极剑贫,此时只说了一句:

  “在下多多得罪了!”

  便接连不息地使出其家传“不群剑法”。

  不群剑法么第一式——“鹤立鸡群”。

  一剑攻及的是对方胸前的三处大穴,十二处小穴,极难闪避。

  傲天洋洋自得道:

  “闻说阁下生有剑眼,可看天下剑手之剑心,可否一开眼界?”

  这句话在激战中镇定自若的吐出,显见其内力当真是非同小可。

  剑贫却不慌不忙,以诡异的身手在剑锋中穿插而过,分毫无损,满脸笑道:

  “你只顾强攻而不自守,可知剑心是——傲!但亦由于过做,招式大开大合,最后只会骄兵必败!”

  话一说完,立时反守为攻,长袖矫龙般卷出,围旋对手周身,咄咄相逼,做大挥剑回刺。剑法更狠。

  剑贫却道:

  “心浮气躁,破绽更多,你还是先学学老子吧!”

  说话间,突然倚背吐劲,硬生生将做天震开,身形更借做大反弹之力,势若奔雷般向那柄绝世好剑扑去。

  以他身法之速自然是眨眼即到,随即五指箕张,但在取剑的同时,剑贫留意到了久未出手步惊云。

  步惊云没动。

  他心中一宽。

  就在这时,一剑拦腰截至。

  一一一火麟剑。

  在旁的断浪,从战斗的一开始,就一直关注着剑贫。

  因为他素知步惊云的实力,亦曾与傲天交过手,未知深浅的只有剑贫一人。

  剑贫与傲天交手前后共达二十三招,他看得大吃一惊,此人竟在二十三招里,连用了四种不同门派的奇技,着实深浅难测。

  当即他定计,让剑贫、傲天、步惊云三人先行火拼,然后他再在火中取栗。

  谁知傲天迅速败北,步惊云直到此刻犹自按兵不动,他无奈之计,只有出战。

  火麟剑连剑带鞘顿将剑贫所有去势挡截。

  剑贫喝了一声:

  “好剑!”

  身形急堕至地,又盯着断浪恨道:

  “好邪的人!好邪的剑!”

  断浪大怒:

  “我最讨厌别人低毁我的朋友!”

  随即拔剑道:

  “我就以你的血来喂我的剑!”火麟剑出鞘,立时火舌四射,向剑贫罩面而袭。

  剑贫只感火舌灼热无比,个敢硬挡,只得展身急退,一面道:

  “以血喂剑!以剑为友!想不到你对剑比我更痴,你的剑心果然是——痴!”

  最后一个字吐出,身形忽地闪至一名壮丁身后,疾道:

  “借剑一用!”

  那庄丁还没醒悟过来,佩剑己挣然出鞘。

  断浪听见剑贫说己为痴,竞为这伤情操露出满脸笑意,道:

  “说得对!为剑而痴,总比为友而痴好!”

  说完一阵狂笑。

  也就在这狂笑声中,断浪再挥火麟,猛向剑贫攻去。

  剑贫挺剑相迎。

  刹那间,三人“当当当”的己连拼数招,但那庄丁之剑怎与火磷争锋。只听“崩”

  的一声,断成两截。

  火麟剑无所顾忌,更长驱直入。

  剑贫急纵上另一名庄丁肩头,那庄丁立如负重千斤,弯腰不起,剑贫却轻松自如道:

  “那柄剑确实不及火麟,但我还未算败,看我再取这一柄!”

  脚尖一挑,庄丁佩剑迅疾飞出,剑势乖巧,似强实弱。

  断浪剑锋一抖,便将之瓦解。

  便就在他挡开飞剑同时,剑贫己凌空压下,口中笑道:

  “小子,你的剑术虽然不俗,但也只属坐井观井!学剑之道,苦海无涯,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以足御剑的神技吧!”

  说话间,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剑贫的脚底竞似粘住了火麟剑一般,翻飞灵动,居然有些不听断浪驱使。

  断浪心中一怔,手上连忙运力,但不仅不能改变状况,火麟剑反倒时有向自己刺削之象。

  如此神手其技的剑法,在场的用剑好手俱感赏心悦目。

  就连不诸剑术的楚楚也看得心花怒放。

  剑魔却是心胆俱裂:

  “这家伙莫非己练成了飞仙境界?”

  只有那小童小伟看得神色没变。

  他是看不懂,还是看不上眼?

  步惊云呢?步惊云见状,会怎么样?

  忽然,剑贫脸色大变,失惊道:

  “哦!步惊云!”

  步惊云乘二人恶战之机,己握住鼎上神剑剑柄。

  剑贫立即单脚一扫,又一名庄丁的佩剑飞刺而去。

  步惊云却暴喝一声,一气拔出鼎上神兵,剑贫飞剑顿遭破碎。

  剑贫气得怪叫一声:

  “岂有此理!”

  骤然舍弃断浪,转扑过击。

  这时,一直在旁冷眼观战的做天,忽然露出了狰狞笑意。

  剑贫身形未到,便己双臂齐出,敦指狠攻,气势极为凌厉,与刚才嘻戏之态判若两人,声音都变得厉烈无比:

  “步惊云,这神兵老子是志在必得,你别妄想染指!”

  言语间,充满了矢志夺剑的决心。

  但他知道步惊云也绝不会放弃,是以手底下攻势只强不弱,全力以赴。

  步惊云骤然而色一沉,就在剑贫这轮急攻到来之前,做了一件事。

  弃剑!

  单手一扬,那柄绝世神兵就从他手中缓缓飞出。

  剑贫惑然,但神兵在望,立时洋溢出一脸贪婪之色,直朝剑柄抓去。

  但是他忘了一个人:

  剑魔。

  剑魔一看到他满脸贪婪之色,便怒意陡生,当即手指一扬,成名绝技断脉剑激射而出。

  不过他射向的不是人,是剑!

  难道他的指劲竟可击碎这绝世神兵?

  能!

  就在剑贫手掌快及剑柄时,“当”的一声。

  绝世神兵赫然被人一击即碎。

  众人大惊失色。剑贫更象被人一刀割断了脖子似的叫起来:

  “怎会这样的,”

  只有步惊云静如止水,慢慢的,淡淡的道:

  “这根本不是一柄绝世好剑!”

  断浪道:

  “哦!难道是假的?”

  步惊云无言,只冷冷的叮住了傲天。

  傲天忽然大笑:

  “哈哈……步惊云果然是识剑之士!没错,这柄剑是仿造品,真正的好剑,明天才诞生。此刻还有余暇,请各位到客厅休息,养精蓄锐,届时各显神通,王者得剑吧!”

  剑贫松了口气,道:

  “原来如此,那好戏还在后头了!”

  说完,拍拍与上的衣服,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果然有个庄丁上前恭身道:

  “时候不早,不若由小人引路,领前辈往房中休息?”

  剑贫道:“好!”

  “请!”

  剑贫跟着走出去。

  断浪凝视着他的背影,暗惊道:

  “这老鬼好古怪,和他过了多招,还始终未摸清何门何派!”

  一想到此,这老鬼忽又回过头,对着步惊云,竖起大拇指笑道:

  “步惊云,你好厉害!但明天你就无法那样顺利的夺取老子宝剑了!”

  步惊云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楚楚忽抢道:

  “前辈,适才你论及他们的剑心,不知步大哥的剑心又如何呢?”

  剑贫晒笑道:

  “他的剑心,嘿!其实不用我的剑眼也可知道,大家亦可感到……”

  后面的话是他凝视着步惊云,一字一字吐出的:

  “他的剑充满仇恨!他的心!当然为仇而怒!”

  断浪听谈及步惊云的剑心,不禁全神倾听,此时心道:

  “仇?……”

  只听剑贫悠然道:

  “可是,他的剑心并非是怒。他的剑心是——憎!”

  他接着解释道:

  “那是一种比怒还要复杂,还要深沉的悲愤!”

  “以仇御剑,以咳为心!慎,在众多剑心之中最不快乐,命运亦最是可悲!”

  说这句话时,他眼睛斜眼看步惊云。

  他只想借此打击一下对手,可是步惊云仍无动于衷。

  因为步惊云目的只有一个:

  ——誓夺绝世好剑!

  其余的,什么也不管——

 

 

 
分享到: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吕布戏貂蝉
感遇·其一 张九龄1
拇指姑娘
三字经93
三字经4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0
解密《金瓶梅》中的36处男女性事大描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