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侠传奇 >> 第二十九回 巧杀小霸王

第二十九回 巧杀小霸王

时间:2014/6/1 14:27:43  点击:2681 次
  上一回说到豹儿、翠翠商讨哪来那么多银两来养活众人,豹儿不由得着急起来:“我不知道呀!翠翠,你想个办法吧。”

  “你可是这里的主子啦!”

  “你不是吗?”

  “哎!我只是沾你的光,不能算数。”

  豹儿一怔:“你怎么这样说呢?”

  “我说得不对?”

  “当然不对。段姐姐是给我们两个人的,就是段姐姐没分给你,我的不就是你的吗?怎么我的你的了?”

  “你以后有了一位夫人怎么办?”

  “夫人!?什么夫人?”

  “就是你的妻子呀!”

  “妻子?”豹儿不禁目视翠翠起来,憨憨地笑道,“那不是你吗?还有谁呀?”

  翠翠一听,一张脸通红起来,这是她与豹儿在一块以来,豹儿最为明确的回答了!翠翠一颗心甜丝丝的,有少女的喜悦,也有少女的矜持,她“啐”了豹儿一口:“谁是你的妻子了?你才想哩!”

  豹儿愕然:“你不愿跟我?”

  翠翠“噗嗤”一笑:“我担心你变心呀!”

  “我怎会变心呢?我心里只有你,没别的人。”

  “是真心话?”

  “我几时说过假话了?翠翠,你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啦!我相信你,别发誓了!”

  “翠翠,那你快想个办法呀!”

  “办法不是没有,就怕你不答应。”

  “我怎会不答应?”

  “世上弄钱的办法很多:一个是,我们去偷去抢。”

  豹儿睁大了眼睛,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去偷去抢?”

  “是呀!你不答应?”

  “不,不,这不成了偷贼强盗吗?那不行!我们不能去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这怎会是伤天害理了?”

  “翠翠,你不是说笑吧?去偷去抢,那还不伤天害理?这是万万不可的。”

  “豹儿!这世上为富不仁、贪官污吏不少,像白石堡的刁堡主、王家桥镇上的波斯商人,得来的都是些不义之财,我们去偷去抢他们的,一点也不为过。当然,去抢劫平民百姓的钱,才是伤天害理;抢劫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金银,半点也不伤天害理,而且还可以为百姓除害。”

  豹儿摇摇手:“翠翠,总之去偷去抢就不行!我们除害可以,但不能去劫财。要不,我们和偷贼强盗有什么区别呢?我就是饿死,也不干这种事。”

  “好呀!你比侠义道上的人更侠义。”

  “这不好吗?师父临死时,就吩咐我要多行善事。去偷去抢,是善事吗?”

  “好吧!第二个办法,吃黑!”

  “吃黑!?”

  “就是我们专去端黑道上人的窝,就像我们曾经火烧黑峰寨、毁了岷一霸那样,将他们的金银珠宝全夺了过来,我们就不愁没钱用了。”

  豹儿想了一下:“这,这也不好。”

  “怎么不好?”

  “他们的钱财,都是抢劫别人的,我们杀了他们,那些金银珠宝,应归还原主才是。”

  “他们抢劫、敲榨、勒索那么多的人,有的死了,有的走了,有什么原主的呢?你说,黑峰寨的那座金银库,是谁的呢?”

  “这,这,这也是应该分发给当地附近山乡村寨的百姓才是。我们怎能据为己有?”

  翠翠生气了:“这也不能要,那也不能要,我没办法子,你去想吧,我不想了!”

  “翠翠,你别生气呀!”

  “我不生气,我生什么气呀!我只差不多给你气死了!”

  豹儿默然无语,皱眉深思。他不能同意翠翠的办法,但自己又不能想出办法来,他从小到现在,从来没有想到这么一件事。他虽然过的是清淡的日子,好像什么饭呀、金银呀,自有别人送来,自已根本不用去操心。小时是方悟禅师抚养着自己,以后随段丽丽下山,有段丽丽照顾。进了点苍山,一切更不用自己去愁、就是在江湖上行走,也有青青和翠翠照料。岩洞的三年,那更是翠翠一手安排自己的起居次食,不用自己担心。

  现在,他一旦成了豹苑别墅的主人,这件事就来了。要是只有翠翠和自己,那还好办,可以砍柴,打猎为生,但要养活这十几二十人,他没有办法了!最后他嚅嚅说:“翠翠,我们不要这个别墅好不好?”

  翠翠睁大了一双秀目:“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

  “翠翠,我实在没法养活那么多的人。”

  豹儿真是烂泥巴糊不上墙壁,以他的性格,真是没办法去做什么庄主、掌门人和堡主的,他只能成为江湖上的游侠,独来独往的仗义人士或者某一门派的座上客,没办法独当一面、就算他成为掌门人和什么庄主、堡主,也会是个傀儡,大权旁落。因为他为人太过正直、老实,全无作统帅的野心。翠翠对他真是哭笑不得,说:“好呀!那我们一把火烧了这别墅,将众人遣散。”

  豹儿一怔:“怎么一把火烧掉呢?那不可惜吗?”

  “你不记得独孤雁的话了?”

  “这——”

  “你不要这别墅,冷了段姐姐的心先不去说,独孤雁夫妇首先就会横尸在你的跟前。他们一死,这别墅的人会怎么样?你想过没有?”

  “我——”豹儿害怕了。

  “豹哥!办法不是没有,只要你答应,就什么事都可以办好。”

  “翠翠,我们绝不能去偷去抢的。”

  “那吃黑呢?”“最,最好别这么干。”

  “那好吧!我们将蟒珠卖了。”

  “卖?”

  “你可舍得?”

  “翠翠,我怎么会不舍得呢?我是怕你不高兴。”

  “不高兴也没办法啦!卖掉了这颗珠子,别说养二十多个人,就是养二百多人也用不完。再说,我们可以把这笔钱交给独孤雁夫妇打理,买田地,置产业,开铺面,做生意,像索命刀一样,将赚来的钱,救济贫苦的鳏寡孤独,那不好吗?”

  豹儿大喜:“翠翠,这个办法太好了!翠翠,今后这个家你来当吧。”

  “那你呢?”

  “我——翠翠,我听从你的安排,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吃闲饭就行。”

  “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我绝对听从你的话。”

  “你不后悔?”

  豹儿愕然:“我怎么会后悔?”

  翠翠神秘地一笑:“那我记住这句话!我叫你做什么都得服从啊!”

  豹儿见翠翠笑得有些古怪:“翠翠,你不会叫我胡乱去杀人吧?”

  “你不是说我叫你干什么都行吗?自然也包括杀人啦!”

  “翠翠,这不行。”

  “你看你,就后悔了!”

  “翠翠,这一条除外。”

  这时,翠莺跑了进来:“少爷,小姐,总管要见你们。”

  翠翠说:“那你快带他们进来,我们正想见他们哩!”

  “是!小姐。”翠莺转身出去。

  翠翠对豹儿说:“豹哥!你放心,我不会胡乱叫你去杀人的。以后呀,我们在江湖上行走,对人说话,可不能将话说绝了,为人家利用,懂吗?”

  “翠翠,我多谢你啦!”

  豹儿经过翠翠这一次教训,果然以后在江湖上行走,对别人提出的要求,不能不慎重地回答了!

  独孤雁和黑蜘蛛十三娘双双进来。豹儿和翠翠起身迎接,让坐。豹儿问:“大叔,大婶,有事吗?”

  独孤雁说:“少爷!我们是来看看少爷和小姐,顺便说一句,酒席已弄好了!请问少爷、小姐摆在什么地方好?是大厅呢,还是桂花厅?是现在用?还是等一会用?”

  翠翠问:“大叔,你说摆在哪里好?”

  “小姐!这是我们主仆庆团圆喜宴,并不是请外人。你看,是不是摆在桂花厅好?”

  “那就摆在桂花厅吧。”

  “好!我马上叫人在桂花厅设宴。”

  “大叔,先别忙,我想问大叔、大婶几件事。”

  “哦!小姐有什么事要问我们的呢?”

  “我们这座别墅,一共有多少人?”

  黑蜘蛛十三娘说:“小姐,上下大小,一共有三十三人。”

  “那么说,我们每日的支出要不少银两了?”

  黑蜘蛛皱下眉说:“小姐,大概要三百两左右。”

  豹儿怔了怔:“要三百两?”

  “是!少爷,这是最低的支出了!要是有什么喜庆或修整别墅,恐怕还不止这个数目。”

  翠翠问:“大婶,这笔银两从什么地方得来?是段郡主给的吗?”

  “开始的两三个月,是段郡主给的。”

  “以后呢?”

  “我夫妇俩就自己想办法了!不再要段郡主的银两、小姐,我们总不能长期依靠段郡主来养活我们吧?”

  翠翠扬眉喜道:“大婶,你说得太好了!我们怎能长期依靠段郡主?大叔、大婶,你们想什么办法去弄这么一笔开支的呢?”

  “小姐,我夫妇俩将乌蒙山的一些产业转让给别人,然后又在鹤庆、剑川两地置了一些田地和产业,在两地的州府开设了酒楼、铺面,也在这山下的小镇上开了一间客栈和米粮店,几处的收入,够这别墅的开支了。”

  豹儿惊喜地说:“大叔、大婶,这太好了!我和翠翠刚才还担心不知怎么养活这一个家哩!还想将我们的一颗宝珠卖给波斯商人,来养活这个家。”

  独孤雁和黑蜘蛛惊讶相视一眼。黑蜘蛛问:“少爷,你所说的波斯商人,是不是王家桥镇上的哈里札这大商人?”

  翠翠侧头问:“大婶,你认识这波斯商人?”

  黑蜘蛛一笑:“我怎么不认识呢?凡是黑、白两道上的人,都知道这位豪商。我们还跟他做过两趟买卖哩!”

  独孤雁说:“少爷,小姐,我知道这位波斯商人对一般的金银珠宝根本看不上眼,他买下的都是些奇珍异宝。少爷,小姐,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豹儿便将事情的经过略略说了一下,独孤雁夫妇更是惊骇:“少爷,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一颗宝珠,他愿意将他那王侯般的府第以及所有的美女、奴仆与少爷交换?”

  “大叔,说起来也不箅是什么宝珠,它是一条大蟒
 

 
分享到:
打火匣
盘古开天辟地
揭秘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首淫诗
李耳(老子)的传说
《金瓶梅》里男女“品箫”指的是什么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2
忘川河2
鹿柴·空山不见人 (唐)王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