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豹传奇 >> 第五十七回 风云相会

第五十七回 风云相会

时间:2014/5/30 18:02:19  点击:2612 次
  上回说到穆家姐妹与聂十八发生误会的原因,吴三问:“聂兄弟,你今后打算去哪里?”

  邢天燕说:“这还用问吗?聂兄弟当然去找七煞剑门人讨回公道,令他们在武林中除名。”

  聂十八说:“我是要去找七煞剑门人,但主要是追查蓝美人。”

  “聂兄弟,你不会吧?你不同我,不是个贪图财宝之人,怎么世去争夺这个蓝美人了?”

  “邢姐姐,我不是去争夺盔美人,我主要是想查清这件事,查出是谁挑起这一场武林屠杀和仇恨的。”

  邢天燕说:“那我就放心了。聂兄弟,你去追查事因,我就去盗取蓝美人。”

  吴三皱皱眉说:“天燕,你怎么还不死心,去用惹这个异宝?这一次教训还不够,难道还想将自己的一条命也赔上?”

  “现在有聂兄弟,我还怕什么?恐怕这一次贴上性命的不是我,是天魔神剑等人。对了,聂兄弟,我们要是碰上了天魔神剑这魔头,你别弄死他,交给我,我要桃断他腿上的一条经,让他尝尝一年半载不能行动的窝囊气。”

  娉娉笑问:“邢姐姐,你想得到蓝美人?”

  “这样的奇珍异宝,我当然想啦!”

  “你想练蓝美人身上的武功?”

  “娉妹,我本门派武功还学不了,我学蓝美人身上的武功干吗?我又不想称霸武林,只求防身自卫就行了。”

  “邢姐姐,那你要蓝美人干吗?”

  “看呀。玩呀!”

  “你只是为了看和玩?”

  “奇珍异宝不摆来看,拿来玩,那要来干嘛?当然,看厌玩够了,我会将它转卖出去,得一笔钱用来救济穷人,实在太喜欢,就永远收藏起来,作为我的传家宝。”

  娉娉笑着说:“既然这样,你可不必冒死去盗取蓝美人了不如去瓷器店,或者泥人铺买一些美人像来看来玩不好?”

  “妹妹,那可不同,听说蓝美人是件价值千金的古董,是唐朝时代的珍品,一般美人瓷像泥像我要来干吗?”

  吴三说:“天燕,你别任性行事了。蓝美人身上藏的是一份太乙门武功秘芨,所以才成为武林人士心自中的奇珍异宝,听说只要学到了其中的一招并式,便可称霸武林,傲视江湖。”

  聂十八愕然:“什么?吴三叔,蓝美人身上藏的是一份太乙门武功?”聂十八异常惊奇,自己所学的是太乙门武功,怎幺蓝美人身上也藏有太乙门的武功了。

  聂十八也知道蓝美人身上藏有一门极为上乘的武功秘芨,也从吴老叫化的口中知道什么目的朱玲玲郡主,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不为武林人士知晓,她死后使将自己所学的武功藏在蓝美人身上。难道这个郡主的武功,就是太乙门的武功么?还是郡主的武功太过神奇惊人了,武林中人便认为是太乙门武功,以讹传讹,在江湖上传开来,从而为东厂的人所利用,挑起了这一场武林仇杀?

  聂十八不敢相信一个小小的蓝美人身上,能藏得了一部太乙门的真经,太乙真经分内功篇、武技篇上中下两册,而黑豹爷爷又将它分为上中下三册,单是其中的一册,蓝美人身上就藏不了。看来蓝美人身上藏的,不可能是太乙门的武功,多数是以讹传讹了!因为太乙真经现在仍在爷爷手里,藏在那个不为人知的岩洞中,除了自己和母亲鬼姨,谁也看不到,学不了。

  邢天燕见聂十八沉思不语,问:“我们的新黑豹大侠,你在想什么了?”

  聂十八说:“姐姐别取笑了!”

  “你难道不是新的黑豹吗?我说错了?嗯,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没想什么,我想,蓝美人身上藏的不可能是太乙门的武功。”

  “你怎知道不是太乙门的武功了。”

  聂十八为遵守对爷爷的诺言,不敢说出太乙门的事,更不敢说出自己所学的武功就是太乙门的武功,只好说:“姐姐,我听吴老前辈说过,蓝美人原是玲玲郡主心爱的一件珍品,玲玲郡主是身在候门深闺里的奇女子,有一身极好的武功,她将自己所学的武功,藏在了蓝美人身上。”

  吴三问:“兄弟,吴老前辈有没有告诉你,玲玲郡主是什么人了?”

  “她不是一位郡主么?又是什么人了?”

  “兄弟,玲玲郡主就是太乙门下的一位不为人知的弟子。”

  聂十八一下傻了眼:“什么?她就是太乙门弟子?”

  “吴老前辈没告诉你?”

  “没有呵,她真的是太乙门的弟子吗?”

  “听说,她是太乙门第三代掌门人扫雪仙姑的弟子,这在当时几乎没人知道,逝世后,才有人传出来。我也是以前从丐帮已逝去的金帮主口中知道的。”

  聂十八怔住了:“那么说,蓝美人身上藏有太乙门的武功了?”

  “兄弟,这不会有错,要不,怎能挑动当今武林中人的争夺?其实,太乙门有一门绝技,已在江湖上流传了下来。”

  “哦?什么绝技?”

  “分花拂柳掌。”

  “分花拂柳掌?”聂十八更是愕然。

  娉娉在旁也惊讶地问:“分花拂柳掌不是慕容家的家传绝学之一么?怎么是太乙门的武功了?”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现今武林中人都知分花拂柳掌是慕容家的绝技之一,其实它是太乙门的武功之一。慕容家的先祖墨明智,在一次奇遇中,见到了扫雪仙姑。仙姑见墨明智所学的六合掌法威力太强,杀伤力极大,便传给了墨明智这一套分花拂柳掌法,志克敌而不取人性命(详情请看拙作《神州传奇》)。墨明智遵守诺言,从没说出这套掌法的来历。墨明智将这套掌法传给了慕容家后人,同时也传给了我们丐帮金帮主,于是武林中只有慕容家和我们金帮主会这套掌法。金帮主在逝世之前,又将这套掌法暗传给她的远房侄儿金堂主。现在丐帮除了湘阴学金堂主这一门掌法外,其他的人都不会。因为丐帮传统的武功是打狗棍,而且分花拂柳掌法,只有内力深厚的人学了才能发挥它巧妙的威力来,不然学了也无用,只是花拳绣腿而已。”

  聂十八听了恍然大悟,而且也明白金堂主怎么出也会这一套掌法了。那夜他在湘阴,看见金堂主抖出分花拂柳掌法时,不明白金堂主怎么也会太乙门的武功,还以为是自己爷爷和母亲传给他的呢。聂十八说:“三叔,怎么看来,蓝美人怎么也不能落到坏人的手中,不然,让他们学了太乙门的武功,那真是后患无穷。”

  “兄弟,你说得不错,初时,九大名门正派还不关心这件事,主要是不知道蓝美人身上藏着的是太乙门武功,还以为是其他上乘武功,那就让黑道上的人去争夺,让它们黑吃黑去。现在不同了,知道蓝美人身上藏的是武林中奇珍异宝的太乙门武功,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关心和担忧起来,一旦让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夺了去,那真是对武林危害极大。”

  邢天燕说:“现存你们担心太迟了吧!”

  聂十八同:“哦?怎么会太迟了?

  “我说,蓝美人身上的太乙武功,早有人学了去了。”

  “姐姐,你怎么这样说?”

  “这还用问吗?要是他没有学会蓝美人身上的太乙武功,会将蓝美人抛出来引群雄争夺吗?我看,第一个学会太乙门武功的人,就是那个极为神秘的华服人,也是那个在广州威武镖局的托镖人。”

  聂十八惊愕了:“他学会了太乙门武功?”

  “我判断他一定是学会练成功了,就是他将太乙门的武功抖展出来,别人也不知道。”

  “怎会不知道?”

  “因为除了分花拂柳掌外,当今武林谁也没见过太乙门的武功是什么招式,是如何的惊世骇俗。兄弟,你说你爷爷黑豹,曾经去广州追踪这华服人的下落也追踪不到,未知道他去了哪里,他要是轻功不好,你爷爷还能追踪不到吗?当今武林,能逃脱过黑豹追踪的,似乎只有这个华服人了。”

  娉娉点点头说:“姐姐判断得不错,这个神秘的华服人,的确是学会了太乙门的武功,才有这鬼魅似的身法,连黑豹也追踪不了。”

  邢天燕说:“要是连黑豹也追踪不了,恐怕当今武林,没一个人能追踪上他了。”

  邢天燕说:“我还有一个根据,说他练成了太乙门的武功。”

  聂十八急问:“什么根据?”

  “就是他有意将蓝美人抛出来,引诱群雄争夺,互相仇杀,要不,他就不会抛出来了!”

  “姐姐,这跟他练成了太乙门武功有什么牵连的?”

  “牵连可大了,太乙门武功,是中原武林的一门珍宝,武功之高,叫人难以想象。他要是让人知道他练的是太乙门武功,先不说江湖上的群雄为夺到武功会千万百计不惜一切手段,或拜他为师,或暗算他,就是九大名门正派也心怀恐惧,会联手对付他,恐怕慕容家的人和神秘的黑豹也会出动了。其他什么人他不会惊恐,但慕容家和黑豹,他不能不有所顾忌的。所以他深谋远虑,将蓝美人抛出来,先引起江湖群雄争斗,将九大名门正派的人也卷了进去。而他最终的意图,是将慕容家的人和黑豹引出来,他好在暗处偷袭或下毒手。只要慕容家夫妇和黑豹一死,他就全无顾忌,到时他一统江湖、称霸武林时,试问还有谁人敢阻挡?”

  聂十八愣了半晌才说:“他这幺阴险恶毒?”

  “他要不阴险恶毒,将蓝美人抛出来干吗?聂兄弟,你这个黑豹,也是给他引出来了?”

  娉娉说:“还有慕容家的人,也给引出来了?”

  吴三和邢天燕有点惊喜和意外。邢天燕问:“那么曾一度戏弄武林的黑鹰和他的妻子青衣狐莫女侠也出来了?”

  娉娉说:“他们出不出来我不知道,但他们的大公子慕容白,的确是出来了。”

  邢天燕问:“妹妹,你见到他了?”

  “见到啦。”娉娉将见到了丁大小姐和慕容白的事情一说。最后补充道:“这位秀士打扮的慕容白和吴老前辈在一块,都往京师去了。他们出来,也是为了蓝美人一事。”

  吴三吐了一口大气:“有这位古道热肠的吴老前辈和慕容家的人出来,事情就好办了。”

  邢天燕又问:“怎么黑鹰和青衣狐不出来?”

  吴三说:“传说青衣狐又有喜了,这恐怕是他们不出来的原因。”

  “这个青衣狐也真能生呵,生了二男一女还不够,怎么又生第四个了?看来她尽在紫竹山庄生儿育女就够了,不用出来跑江湖啦!”

  吴三说:“燕妹,你别这们说,看来莫女侠要实现慕容家几代人的宿愿了。”

  “哦?慕容家人有什么宿愿了?”

  “你不知道,慕容家几代人都技惊江湖,唯独就是人丁单薄了,几代人都是单丁独女。”

  “所以莫女侠就想开枝散叶,使慕容家人口旺盛起来?”

  “莫女侠不是这个意思,她是想多几个儿子,一个归宗紫竹山庄的先祖白家;一个归宗墨明智大侠的墨家,令白家、墨家有子孙继承。娉娉听见到的慕容的,大概要归宗白家了。”

  娉娉说:“不错,他自称姓白慕容。”

  天燕说:“怪不得她缩在窝里尽生儿育女了!”她又望望娉娉,问:“妹妹,你和聂兄弟,将来不会这样吧?”

  娉娉一张脸顿时红起来。啐了天燕一口:“你和吴三叔才这样哩,我不跟你们说了!”说时,便站起身来,要走出去。

  邢天燕慌忙说:“好好,妹妹,我们说正经事,不谈青衣狐的事了。”

  “你还有正经事吗?我看你心眼儿尽打蓝美人主意。”娉娉说着,也坐了下来。

  “妹妹,我打蓝美人的主意,不胜过七煞剑门和天魔教人打蓝美人的主意吗?”

  “这很难说,说不定你将来在江湖上变成一个更为可怕的女魔头,谁也降不了你。”

  “起码妹妹就可以降服我。”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恐怕只有三叔可降服你。”

  “妹妹,你怎么又烧到我身上了?你是不是想我再说你?”

  娉娉真有点害怕邢天燕的那张嘴,不知她会说出什么令人尴尬的话来,连忙说:“好好,我们谈正经事。”

  邢天燕转头对吴三说:“你以为吴老叫化和慕容白出来,事情就好办了吗?”

  “他们出来不好吗?”

  “他们出来,有好也有不好。”

  聂十八不明白地问:“姐姐,他们出来怎会不好了?”

  邢天燕说:“慕容白出来还没有什么,因为他在江湖还没有什么名气,甚至他不说出是慕容家人,别人也不去注意。吴老叫化可不同了,他是一代武林耆宿,在武林中威望极高,武功更令人心寒,会吓得那个神秘的华服人缩了回去,不敢再在江湖上出现,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像聂兄弟以黑豹面目出现,就惊震得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缩了回去一样。七煞剑门的总巢在熊耳山,我们还可以去找,至于天魔神剑在什么地方,至今在江湖上仍是一个谜。没人知道,我们怎么去找?讲到那神秘的华服人,比天魔神剑更诡秘。本来他在江湖上出现就不多,一旦潜伏不动,可以说没任何人能找到他,这对我们追寻蓝美人的下落有好处吗?这就是他们出来人好的地方!”

  娉娉问:“姐姐,好的方面又是什么?”

  “有他们出来,更能振奋人心。要是华服人沉不住气,想在暗中出手伤害他们,那就加速了他们的死亡。那这一场武林动乱,便可早日平息下来。”

  娉娉又叫:“他要是能沉住气不动呢?”

  “妹妹,那就要拖延平息的日子了,一年不定,二年也不定,甚至三年四年五年,那就苦了武林,人世间不知该添多少孤儿寡妇,不知有多少白头人送黑头人。”

  聂十八一听今后要死那么多人,有点急了,问:“邢姐姐,那我们今后怎么办?”

  邢天燕笑了笑:“兄弟,这好办得很,我们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聂十八茫然:“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就是他将黑豹和慕容家的人引出来,我们也可以将他们引出来呀!”

  “怎么引他们出来?”

  “华服人将蓝美人抛出来,我们也将二个什么美人抛出去。”

  聂十八睁大了眼:“我们哪来的一个美人了!”

  “我呀!”

  “你!”

  “兄弟,你看我不美么?”邢天燕挤眉弄眼问。

  不单聂十八怔住了,连娉娉和吴三也愕然。娉娉说:“姐姐是美,总不能将姐姐抛到江湖上去吧?”

  邢天燕说:“为什么不能?华服人将一个死的蓝美人抛出去,你们就将我这个活美人抛出去,跟他们来一个针锋相对,不更好?”

  聂十八说:“姐姐别开玩笑,我……”

  “兄弟,我可是顶认真的。”

  聂十八心想:你怎么不是开玩笑了?蓝美人是一件奇珍异宝,身上藏有太乙门武功,才能引起江湖群雄争夺。将你抛出去,别人看见你就先害怕了。而且你既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身上也没藏太乙门武功,是一个叫人头痛的女神偷,专偷别人的奇珍异宝,人家会来争夺你吗?将你争夺了回去,那不是等于提一只老鼠入米缸,自讨苦来受?便说:“姐姐,我门还是别说笑了,我们谈正……”

  邢天燕打断说:“兄弟,你试想想,七煞剑门和天魔教这一伙贼子,在江湖上四处找寻我,扬言说我知道了蓝美人的下落,志在非捉到我或杀了我不可。只要我一在江湖上抛头露面,还不将他们引了出来?说不定连那个什么神秘的华衣人也引出来哩!不胜过你们去找他们?”

  吴三点点头:“不错!这是一个好办法。”

  聂十八一想,原来邢姐姐是这么将敌人引出来,但跟着一想,说:“姐姐,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有妹妹和你这么一个新黑豹在暗中保护,我又有什么危险了?以前我一个人还不是一样在江湖上纵横?”

  “姐姐,现在你同以前不同。”

  “兄弟,我们北方有这么一句俗话,就是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你想早日平息这一场武林仇杀,只有将我这么一个大活美人抛出去,才能将他们引出来。”

  这时,小雪回来了,她听到了最后两句,问:“将什么一个大活美人抛出去了?”

  邢天燕笑着说:“你呀,你不是—个大活美人么?”

  小雪笑起来:“哎!小姐,我怎么是个大活美人了?要说美,谁也没有娉小姐美,我只是一个丑八戒。”

  “你这个丑八戒,在江湖上一些人的眼里,是个大美人,甚至会不惜性命来争夺你呢。”

  “小姐,你别跟婢子闹着玩了,就是将我丢在大路上,恐怕也没有人会理睬我这么一个丑八戒的。”

  “怎么没人理睬你了?首先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就会理睬你,他们誓必要活捉了你才甘心。”

  “小姐,那不是因为我是什么大美人,他们活捉我,不过是想从我口中知道小姐的下落,从而捉到小姐和吴三爷的。”

  “丫头,别多说了,今后我和你双双到江湖上闯荡去,将这些该死的人,全部引出来,打发他们见阎王爷去。”

  “小姐,好呀!婢子早就想和小姐到江湖上闯荡了。”

  “你不怕危险么?”

  “小姐都不怕,我害怕什么了?再说,我还学会了一门吓人的本领。”

  “哦?你学会什么吓人本领了?

  “我跟缪七爷学会驱使毒蛇的本领,到时,那些贼子敢乘招惹我们,我就放毒蛇出来,不毒死他们,也会吓走他们的。”

  邢天燕笑起来:“丫头,你学会这门本事太好了!今后我们更可以放胆在江湖上闯荡了。”她又对聂十八说,“兄弟,你别再犹疑了,将我和小雪这两个大活美人,抛到江湖上,引他们出来。”

  小雪说:“原来小姐谈的是这么回事。”

  “当然是这么回事啦!你以为我们两个真的是什么大美人么?”

  “婢子不是,但小姐却是个大美人。”

  邢天燕笑着:“丫头,你是不是想讨我骂了?”

  娉娉听了她们主仆两人的对话,忍俊不禁。聂十八却说:“姐姐,那你和小雪姑娘千万要小心了!”

  小雪说:“聂少爷,这一点你放心好了,我和小姐,又不是第一次在江湖走动。”

  邢天燕问:“兄弟,我还想问你一件事。”

  “姐姐请问。”

  “我听江湖上人说,武威镖局的霍镖师,临死时交给了你一块血布,这是不是真的?”

  “是!他还说蓝美人在血布中。当时我感到惊讶,不知道蓝美人是一件珍贵的古董,以为是一个姓蓝的美人,怎么一个美人会在血布中了?想再问清楚,他已经死了。”

  “这块血布在广州武威镖局里为七煞剑门的人夺了去?”

  “是!”

  “兄弟,你有没有看清楚这块血布?”

  “我看清楚了,它只是一块染了血的旧碎布。”

  “它上面没有山川地形图?”

  “没有呵,只有血迹。”

  “兄弟,你怎么不思索一下,他千里迢迢求你送一块血布到广州是为了什么?”

  “我也思疑呵。但我既然答应了,只好给他办到,其他也不去想了,就是想了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霍镖师只说了那么一句话,就没再说别的了?”

  “有!他求我亲手将血布送到冯总镖头的手中,告诉冯总镖头蓝美人在血布中这句话,而且还不准对第二个人说。”

  “此外他再没别的话了?”

  “他说完就死了,死了的人还能说话么?”

  邢天燕一笑:“不错,死了的人是不会说话了!她对吴三:“三哥,你看看,这块血有是不是埋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恐怕也只有冯总镖头才知道。”聂十八说,“我看冯总镖头也不知道。”

  “你怎知道他不知道了?”

  “他要是知道,就不会疑心我将蓝美人吞了,还逼我将蓝美人交出来。我呀,真是做了一件大傻事,千里迢迢会到广州见他,他多谢一句也没有,还想叫人将我捆绑起,我一把好柴,却烧了他这么一个烂灶。”

  邢天燕微笑:“以后七煞剑门人就突然出现,抢去了那块血布,将你救了出来?”

  “是!”

  “看来,冯总镖头太过冲动了,七煞剑门也太过喉急了。冯总镖头一死,弄得现在,江湖上人对这块血布仍然是一个谜,令人百思不解,要是是我,就不会这么干了。”

  娉娉问;“姐姐,要是你,你当时会怎么办?”

  “当时我要是七煞剑门的人,根本不必出手去抢那块血布,也不会将聂兄弟救走。只要暗暗盯踪冯总镖头的行踪,说不定就是弄不到蓝美人、也会知蓝美人藏在哪里。”

  聂十八讶然:“姐姐怎会知道了?”

  “兄弟,你冷静想想,霍镖师临死时,这么慎重托你,而且这句话只能对冯总镖头一个人说,不让第三者知道。冯总镖头要是不知道这块血布的秘密和这一句话的重要性,霍镖师也不会这么求你了。”

  “可是,我将这块血布交给他,说了这一句话后,他都不知道呵!他要是知道,怎么还会疑心我吞了蓝美人?”

  “这就是他太冲动不冷静的地方,或者他故意这么做也说不定。我敢说,冯总镖头事后一定悟出了血布的秘密和这句话的意思来,可是当他要行动时,很快给暗中盯视他的华服人杀了灭口,而且也害了他满门。”

  娉娉说:“所以姐姐当是七煞剑门的人,就不会出手,暗中窥探冯总镖头的一举一动,看看他接到血布之后,是怎么想,怎么行动?”

  邢天燕一笑说:“不错,我会这样干的,甚至还会将冯总镖头接到熊耳山中。不胜过去捉聂兄弟?可惜七煞剑门姓丘的,太过喉急和自作聪明以为血布上面有画着收藏蓝美人的山川图形,一手就将它抢了去,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有得到,还丢了自己人的性命,弄得自己也重伤而逃,这不是太过喉急和自作聪明么?我不明白熊梦飞为什么不将这姓丘的笨脑袋砍了下来。因为他不但坏了大事,还造成血布至今仍是一个谜,令人困惑不解。”

  娉娉不由心服地说:“姐姐一颗心真是玲珑剔透,怪不得江湖人对姐姐既害怕又头痛,有飞天妖狐之称。妖吗,给人有诡秘之感;狐吗,更是黠慧莫测了!”

  邢天燕笑着说:“妹妹,你是在转弯子骂我吧?那你小心了,别沾上了我的‘妖狐’之气。”

  娉娉也笑着说:“我怎敢骂姐姐呵!”

  聂十八心想:穆家姐姐还不是像你一样,喜欢捉弄人?她还用沾上你身上的妖气?她本身就有了,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你更黠慧。

  小雪却问:“小姐,我们几时离开这里?”

  “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离开。”

  “这么快吗?”

  “丫头,你不想快点么?”

  “小姐,婢子是担心小姐的伤刚好,不多休养几天么?”

  吴三也关切地说:“小雪说得不错,你伤刚好,还是多休息几天的好。”

  邢天燕说:“别担心,我的伤早好了,再在这么一个蛇窝里住下去,我不清也变得有病了!我们还是明天走的好。”

  聂十八感到邢天燕虽然为人绝顶聪明、机灵,轻功也不错,但剑法上还敌不过婷婷,这么在江湖上走动,实在危险。尽管有自己和娉娉、吴三叔等人在暗中保护,但是万一出手不及,后果不堪设想。他想了一下说:“姐姐,你要是不嫌弃,我传给你一门护身自卫的武功好不好?”

  “哦?兄弟传给我什么自卫防身的武功了?”

  “分花拂柳掌!”

  邢天燕十分惊喜:“兄弟会这一门掌法?这可是太乙门的绝技之一,也是慕容家家传的绝技之一。”

  “是爷爷教我的。他老人家说,要是我在江湖上碰上了绝顶高手,可以用这套单法自卫防身。”

  “看来黑豹他老人家的武功,真是博大精深,怪不得武林中没人能伤害他,兄弟,我能学吗?”

  “以姐姐现今这样的内力,完全可学。”

  “那要学多久?”

  “像姐姐这样聪明,今夜里就可以学会,明天再练一天,就可以运用了!”

  “兄弟,你不是想办法让我在这里多住一天吧?”

  “我是为了姐姐好。姐姐要是学会了这一套掌法,万一碰上了熊梦飞、天魔神剑这样的高手,也可以和他们纠缠一阵,等候我们赶来,联手对付。”

  吴三说:“天燕,你也真的,在丐帮,不知有多少人想向金帮主学这门掌法而不可能。现在聂兄弟好意传授给你,你还不快多谢聂兄弟?”

  邢天燕向聂十八一拜:“兄弟,姐姐多谢你了!”

  聂十八慌忙回札:“姐姐别这样,过去吴三叔也曾传给我一套防身自卫的武功,至今我仍在发挥作用呢!”

  聂十八之所以传给邢天燕这一套掌法,除了担心邢天燕的的安全外,也是为了报答吴三之恩。何况分花拂柳掌法,已不为太乙门独家所有,慕容家的人会,丐帮中也有人会,而且它只是制敌而不伤人性命。像邢天燕这样的人学了只会对武林有利,就怕传给了为非作歹的匪人。

  是夜,聂十八在灯下向邢天燕先讲解分花拂柳掌法的秘诀和心法,吴三想避开去,聂十八忙说:“三叔,你和娉娉也一块听不好吗?”就这样,聂十八在灯下给他们一一讲了心法的口诀,吴三等三人都是慧根极好的人,是学武的上上人选,胜过聂十八的悟性,所以聂十八讲了两遍之后,他们全都记在心中了。以后,聂十八又在月光之下,先是将分花拂柳的掌法施展一遍,以后又一式一招地传授,娉娉和吴三,全是当今武林的一流上乘高手,别说聂十八这样的传授,就是稍为一抖展和暗示一两句,他们便心领神会了,所以他们很快就将分花拂柳掌学会了。邢天燕虽然聪明过人,也要学三遍才学会,有时娉娉还得从旁指点和讲解,令邢天燕明白了招式的巧妙所在和发挥掌法威力的奥妙。

  当明月偏西时,邢天燕也学上手了,聂十八说:“行了!只要你们明天再练几遍,便可以对敌运用了。”聂十八十分惊讶娉娉和吴三一学即会,不用自己再讲解和示范。就是邢天燕,也比自己学得快。

  邢天燕心欢地说:“兄弟,辛苦你啦!”

  “姐姐,我不辛苦。”

  小雪这时从草庐子跑出来,见他们都停止了下来:“咦”了一声:“小姐,你们怎么不学了?学会了么?”

  邢天燕含笑说:“我们学会了还学什么?”

  “小姐,学会了,那就吃夜宵!我煮好好一锅的鸡粥,打算等你们休息时才用。”

  “丫头,算你有心了!”天燕及对聂十八、娉娉和吴三说,“来,我们吃完了鸡粥,才去睡吧!”

  邢天燕为了使自己所学到的分花拂柳掌运用纯熟,足足练了两天,才与蛇丐缪七告别,离开她在这里住了近一年的蛇窝,吴三十分感激缪七的侠肝义胆,离开四川,跑来这里守护着自己,他说:“七哥,我们要重出江湖,了结我与天魔教等人的恩恩怨怨,你随不随我们一块去。”

  缪七说:“我只能守在一处,用蛇布阵。出到江湖,以我的武功,恐怕帮不了你们,而成为你们的累赘,我不随你们。”

  “七哥,那你今后打算去哪里?我和天燕都希望你就在这里长住下来,别回四川了。”

  “也好,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不过,我还要去四川走一趟,然后再回来这里,三弟,你们在江湖上,千万要小心了!我这里有一瓶解毒的药,虽然不如慕容家的玉女黑珠丹能化解万毒,但它可以化解四川陶家和贵州九龙门所常用的毒,更可以化解江湖上其他的毒药。你带在身上在江湖上行走,万一有人暗中向你们下毒,也好化解。至于为毒蛇咬伤,小雪就可以化解了,用不了这一瓶解毒丹。”

  “七哥,你不用么?你一个人……”

  “放心,我一身血都是毒,投入能毒得了我,在江湖上没有什么人向我下毒,暗算我这个蛇叫化。”

  “那我收下了,多谢七哥。”

  “你我既为兄弟,又何必客气?”

  吴三便与缪七分手而去。缪七在他们走了后,自己也要离去,担心有一些平民百姓误闯人山谷中,为毒蛇所伤,于是找了一块略为光滑的大石头,用惊人的指力,刻下“毒蛇谷”三个大字,又在一侧下刻下“谷中毒蛇极多,切莫闯入”几个小字,将它立在谷口中,然后才悄然离去。从此这一处无名的荒野山谷,便有了“毒蛇谷”这一骇人的名称。

  缪七是位江湖奇丐,一身内力深厚,武功更是深藏不露,一向是独来独往,真正是不卷入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中,也不与世人相争。这一次他要不是看在吴三面上,就不会从四川跑来湖广,在山谷中放满了各种毒蛇,不让任何人闯进山谷来。

  吴三等人离开毒蛇谷后,一路朝北而上,吴三问聂十八:“兄弟,你要不要回到你生长的地方看看?”

  聂十八自从离开家乡鸡公山后,快四年了,也没回家乡一次。他曾听娉娉;说过,自从七煞剑门人去过他那小小的山村后,将他的一间茅屋也拆毁了,连四周的地也翻了过来,山村早已无人敢居住,变成了一座废墟。因为穆家姐妹自从在山村杀了七煞剑门的人后,便分发银两,叫村民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以免遭到杀身之祸。这条小山村人不多,男女老小,只有二十多人,绝大多数都是以打猎为生。深山老林,随处都可以安家,所以大部分人都举家搬迁,只有一两户人家留恋故土,没有搬走。穆家组妹走后的一个月后,七煞剑门的人又来了,将这两户人家杀害了,大肆搜索一场,便弃尸而去。穆家姐妹闻讯再次赶来,已经迟了,匪徒们早已走得无踪无影。从此,山村里再也无人居住。

  虽然这样,聂十八还是想回家看看,拜祭父母之坟。所以他回答说:“三叔,要是顺路,我想回家走走。”

  “兄弟,那就回家去看看吧!”

  他们一行五人,除了小雪轻功略差一些外,其他四人,一个个都是身轻如燕,一天之内,他们就过了武胜关。以往聂十八在这条路上,要走三天才到的。当天黄昏,他们便出现在鸡公山下的季家寨了。

  他们五人,为了暗中呼应照顾,分为三起,扮成互不相识的人一样。邢天燕和小雪是二起。为了将七煞剑门人和天魔教的人引出来,她们是原装原样,丝毫不改。鬼影侠丐吴三是独自一人打扮成公门人。公门人闯南走北没人去注意,也没人盘问,也不敢盘问,行动最为方便了。聂十八娉娉是第三起,他们依然是一对行商走贩夫妇打扮,也可以说是走亲串友的夫妇,虽为人注意,却不为江湖人士注意。

  李家寨,不但是鸡公山下的一处小镇,也是南来北往必经的一个小镇。镇不大,却热闹,什么人都有。李家寨是聂十八过去出售猎物的地方,对小镇非常的熟悉,对镇子上的人也熟悉,尤其是对店铺的老板伙计,他可以叫出名字来。现在地改容化装成一个小商贩,他认得别人,别人却认不出他来了。何况这个小镇上,也早已传说聂十八已不幸逝世了,初时还有人惋惜,这么一个年青忠厚老实的人,竟然死在异乡。现在已几乎没人提起,人们早已将他忘记了。

  他们五人先后投店住宿。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邢天燕和小雪,吴三、聂十八和娉娉反而没人去注意。客栈里的大多数旅客,并不知道邢天燕是一个名动武林的著名女飞盗,却惊讶她那迷人的风釆,流盼夺魂的目光,风情万种的举止,足令一些好色之徒想人非非。

  娉娉在聂十八身旁悄悄地说:“邢姐姐这样的举止,不惹是生非才怪哩!”

  的确,邢天燕一进小镇,就引人注目了。这小镇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出色的女子,就是她身旁的丫环小雪,也姿颤动人、活泼可爱。但见她们都身佩宝剑,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她们。

  客栈的店小二一见她们主仆两人进店,首先哈腰拱背迎了上来,格外恭敬地问:“小姐,要住店吗?”

  小雪说:“我们当然是来往店的啦!不住店我们来干吗?”

  “是!是!”

  邢天燕带磁性的声音问:“小二哥!有上好的房间吗?只要好,多少银两我们也出得起,还有打赏哩!”

  店小二慌忙说:“有!有!我店就有上好的房间,宽大、光亮、清洁,小姐请进,先到柜面登记一下。”

  掌柜的中年汉子,在邢天燕进来时,已在暗暗打量着那天燕主仆了,眼睛里已露惊疑之色。当邢天燕走近柜而时,他慌忙提起笔来,恭敬地问:“小姐贵姓芳名?”

  “邢天燕。”

  掌柜心头一怔:“小姐是邢天燕?”

  “是呀!你听说过我的名了?大概我在江湖上的绰号飞天妖狐,你也听说过吧?”

  显然,邢天燕有意要惊震客栈的所有客人了。因为这时,正是旅客们在店里用饭的时候,其中有不少是江湖中人。邢天燕他们可能不知道,飞天妖狐四个字,却令他们震动了,他们一个个都愕然地打量着邢天燕,就是其中一些不是江湖中的人,但听得飞天妖狐四个字,也令他们惊愕了。“飞天”二字,已不同一般,再加“妖狐”二个字,给人感到有一阵恐怖而又神秘之感,怪不得她一进来,浑身都充满了迷人的妖气。

  掌柜慌忙说:“女侠之名,小人也曾听过来。”

  “哎!我可不是什么女侠,是名副其实的女飞贼。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盗取你这店的财物。而且你们也没有什么奇珍异宝值得我来盗取,对不对?”

  掌柜连忙说:“是么!小店哪有什么奇珍异宝了?小二,快带邢女侠一间最好的房间去,千万不可怠慢了!”

  店小二早已惊呆了,听掌柜这么吩咐,才回过神来,说:“是是!女侠,请随小人来。”

  “慢着!”旅客中有一位佩剑的壮士站了起来。

  邢天燕瞟了他一眼,含笑地问:“你不会是叫我吧?”

  那壮士说:“不错!在下正是叫你。”

  “哦?你想和我交朋友吗?”

  “谁跟你这妖狐交朋友了?”

  这时,吴三、聂十八和娉娉也进客栈了,见邢天燕和一位中年佩剑的壮士发生了冲突,店里的客人都在观望着,门口也围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吴三警惕地打量了所有人一眼,默不出声。娉娉轻轻说:“姐姐果然惹事了!”

  聂十八说:“我们听听,看是什么缘因。”

  邢天燕表示得似乎极有涵养,别人当面骂她是妖狐,不怒也不恼,仍含笑问:“你不是跟我有仇吧?我可不认识你呵!”

  “你当然跟我没仇,也不认识我。”

  小雪问:“既然这样,你干吗叫我家小姐别走,还当面骂人?”

  佩剑人嘿嘿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们,你没跟我有仇,但我却跟你们有仇。”

  邢天燕问:“我们有什么仇了?”

  “我表哥是怎么死的,你难道不知道?”

  “哦?你表哥是谁?”

  “沧州城中的范渔,你不知道?”

  小雪说:“沧州城中那么多贩卖鱼的人,谁知道他叫阿狗阿猫的了?再说,我家小姐根本没上鱼市去买鱼,也不爱吃鱼,你表哥贩卖鱼,我家小姐怎么知道?”

  佩剑人喝着小雪:“小丫头,你给我退到一边去,少插嘴,没你的事。”他又转问邢天燕,“我表哥范渔,你不会忘记吧?”

  邢天燕带笑地问:“是不是一脸大麻子,人称的花脸太岁范渔?”

  “不错!就是他。”

  “原来是沧州城中既贪财又好色的花脸太岁,他死了吗?”

  “你这妖狐,盗取了他一对价值千金的玉狮子,将他活活气死了!”

  “不对吧!我盗取他那一对玉狮子,两个月后,他在得欢楼上,左拥右抱地与人喝酒谈笑风生,怎么是给我气死了?”

  小雪说:“小姐,一定是这个花面猫,喝酒喝得太多了,稀里糊涂地下楼不小心,翻下楼去摔死了!”;江湖人士注意。..‘j李家寨,不但是鸡公}i,F的一处小镇,也是南来北往必经的_1797佩剑人喝叱道:“小丫头,你才翻到楼下摔死了!妖狐!人管怎样,我表哥就是给你气死的。”

  “我怎么气死他了?”

  “因为你盗走了玉狮子,以后玉狮子又出现在知州老爷的手中,知州老爷又将它献给皇上而升了官,我表哥气不过就死了!”

  小雪问:“这怎么是我家小姐气死了?”

  “但这事是因玉狮子而起,我不找你们找谁去?”

  邢天燕问:“你现在想怎样?”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还我表哥范渔一条命来!”

  “是吗?那花脸太岁为了夺取这一对玉狮子。将它原有的主人杀害了,抢了去,这一条人命又怎么算?”

  “这我不管。”

  “你表哥的一条命就是人命了?那位给你表哥派人杀害的秀才,就不是人命了?再说,范渔根本不是我杀害的,更不是给我气死的。他的气死,是因为他看见知州老爷,将玉狮子送进皇宫而升了官,他没官升而给气死了!”

  小雪说:“小姐;这样的人气死了活该,我们只盗去了他的玉狮子,没杀了他,已算是够宽大的了!”

  初时,四周的人群静静地听着,很同情佩剑人为表哥报仇,都盯视着邢天燕,因为邢天燕的飞天妖狐绰号,就令人反感,现在人们在纷纷交头接耳轻轻地议论开了,转而同情邢天燕,厌恶这个佩剑人了。认为他简直在无理取闹,仗势凌人。聂十八初时也是这样,感到邢天燕间接害死了一条人命,后来听下去,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像小雪所说,邢姐姐只盗走玉狮子,没杀了范渔,已是够宽厚的了。要是娉娉,看见这么一个夺人宝物,杀害人命的恶霸,恐怕早已出剑挑了他,不让他活在世上。

  邢天燕盯着佩剑人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去盗取那一对玉狮子?”

  佩剑人扬着脸说:“你还不是为了贪图珍宝,又有什么原因了?”

  “我要是贪图这一珍宝,就不会将它送还给它原主人遗孀的手中了。可惜她遭到横祸,将它卖给了一个古董商,不知怎么又落到知州手中,从而令他升官。”

  人群中有人问:“邢女侠,你是行侠仗义吧?”

  邢天燕笑着说:“当时我没想到要行侠仗义。”

  “那女侠为了什么?”

  “是那花脸太岁逼我去偷的。”

  众人愕然:“逼女侠去偷?”

  佩剑人冷笑着:“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我表哥会逼你去偷自己的珍宝?”

  邢天燕说:“不错,这事骤然说起来也没有人相信,但你表哥当时的确做了一件荒唐的事情来。”

  有人好奇问:“女侠,花脸太岁怎么逼你去偷他自己的珍宝了?”

  “因为他对我不怀好意,说他家中藏有一对价值千金的玉狮子,要是我能在三天之内偷到手,这对玉狮子就算是我的,要是偷不到,我得嫁给他为妾,不然,飞天妖狐这四个字,便得在江湖上除名。你们说,当时我怎么办?”

  “女侠怎能忍得下这口气?当然去偷了!”

  有人补充说:“这不算是偷,这是江湖上的打赌。”

  邢天燕说:“这个花脸太岁,太小看我了。以为将一对玉狮子收藏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怎么也偷不了,到时他便让花轿接我进门啦!谁知不到三天,我便将玉狮子偷到手了,他只好愣着眼,看着我将一对玉狮子拿了去,做声不得。”

  众人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邢天燕似乎极会争取群众,问:“你们说,花脸太岁以后给气死了,关不关我的事?”

  众人说:“这当然不关女侠之事,他气死了活该,那是他自找的。”

  邢天燕转问佩剑人:“你现在还想不想为你表哥复仇?”

  “你——!”佩剑人看见一双双不满或带怒的目光望着自己,不敢说下去了。

  邢天燕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找我寻仇也不介意,我随时可以奉陪。就是现在也可以。说!你打算怎么出手?”

  “你,你有种。”佩剑人说完,灰溜溜地走了,一场骤然刮起的风波,有点出人意外地平息下来。

  邢天燕向众人拱拱手说:“小女子多谢大家仗义出言相助了!”

  有人说:“女侠客气了!”

  其实仗义出言的只是一两个人,绝大多数人是好奇看热闹的。邢天燕又多谢大家两句,便对店小二说:“小二哥!请带我去看房间吧!”

  “是!女侠。”

  随后,吴三、聂十八和娉娉也登记住店。邢天燕这么一闹,江湖上很快便传开了。妖狐又重新在江湖上出现了,又引起了江湖人士的注意。特别是引起了因黑豹的出现,而暂时收敛恶势的七煞剑门和天魔教人的注目。他们十分惊讶,这个妖狐,中了天魔神剑的剑伤,怎么还没有死的?

  其实邢天燕就是不闹,天魔教和七煞剑门的人也知道了,因为这间客栈的掌柜,就是七煞剑门的一个耳目,熊梦飞派他来这里,就是暗中监视有没有人上鸡公山寻找蓝美人。熊梦飞始终疑心聂十八一定知道蓝美人藏在什么地方,要不,就是广州武威镖局也有人知道。尽管聂十八死了,武威镖局冯总镖头一家人也死了,他仍疑心聂十八和冯总镖头死前将蓝美人下落的秘密告诉了一些人。只要霍缥师将蓝美人藏在鸡公山附近一带,就必然有人前来鸡公山寻找。所以熊梦飞以威逼利诱的手段,将这间客栈买了过来。这间客栈的名称没变,店小二也没有换,但老板和掌柜都是七煞剑门的人。这就是掌柜一听到邢天燕三个字惊怔的原因。

  当邢天燕与佩剑人发生冲突时,他虽然在场,却暗暗打发人到内院放出了两只信鸽,一只往熊耳山方向飞去,向熊梦飞报信,一只往信阳城去,向七煞剑门的秘密堂回报告;说飞天妖狐已在李家寨出现了。

  山镇之夜,应该是静悄悄的。往日入夜之后,小镇家家产户,早已关门闭户,大街小巷,寂然无声。可是今夜的小镇,因邢天燕的到来豚一块巨石,投进了一湖幽静的池水中,掀起了波澜,直至深夜仍不平息。人们三三两两,在庭前月下,议论这个不平凡的江湖女飞盗,一些大户人家,更害怕邢天燕会不请自来,盗走了自己的金银珠宝,连夜将它收藏起来三就是客栈中一些南来北往的客人,也在交头接耳,一方面小心自己随身的银两;一方面互相叮嘱,千万不可招惹了这个女飞盗。有的人害怕得一夜不敢合眼人睡,害怕自己的财物不翼而飞。

  在聂十八、娉娉的房间里,邢天燕和吴三悄然而来。吴三有点担心地说:“天燕,你以后不可这么过分张扬了,投宿住店,哪有自报绰号的?你害怕人还不知道么?”

  邢天燕说:“我不这样,能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招来吗?”

  聂十八说:“这么一个小小的山镇,会有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吗?在山村小镇上,姐姐还是别这么张扬的好,以免百姓不安。”

  娉娉却说:“你别大意了,我看这客栈的掌柜就大有蹊跷姐姐,你今夜里得提防一点,说不定这是一间黑店。”

  聂十八一怔:“黑店,不会吧?这间客栈在李家寨有八十年了,一向很好,店里的人都认识。”

  吴三问:“兄弟,那掌柜你认不认识?”

  “这掌柜好像是新来的,我不认识。”

  邢天燕说:“这就更可疑了!”

  “什么?可疑。”

  “兄弟,你看不出这掌柜身怀武功么?”

  “哦?他身怀武功?”聂十八又惊讶了。论江湖经验以及对人的观察,他到底不如吴三、邢天燕和娉娉三人那么丰富。

  吴三自信地说:“娉姑娘没有说错,这掌柜是有古怪。”

  邢天燕说:“兄弟,他要是不会武功,我就不会亮出自己的绰号来试探他的反应了。想不到将沧州花脸太岁的那什么表弟招惹了,会引来这么一场风波。”聂十八问:“他会是七煞剑门或天魔教的人?”

  邢天燕说:“是不是我就不敢十分肯定了,也可以说他是知道我绰号的一般的江湖中人。不过,我十分疑心他为什么要跑来这小山镇的客栈当掌柜,有什么意图?他不会也是为蓝美人而来吧?”

  娉娉说:“姐姐,这还用问吗?他当然是为蓝美人而来了!”

  聂十八又是一怔:“为蓝美人?”

  “十八哥,自从江湖上传出你的死讯后,七煞剑门又在那块血布上找不出任何线索,广州武威镖局的冯总镖头满门在一夜间遇害。他们除了疑心邢姐姐和我一家可能知道蓝美人的下落外,就疑心蓝美人仍埋藏在鸡公山附近一带。我又找不到,只好暗暗派人来这里守株待兔,看看有什么人上鸡公山寻宝。”

  “那么说,这掌柜是七煞剑门的人了!”

  吴三说:“有可能是,也有可能是武林其他门派的人。”

  聂十八茫然:“其他门派?”

  吴三说:“兄弟,蓝美人身上藏的是太乙门的武功秘发,武林中各门各派不动心的恐怕极少。就是一些名门正派也不例外。就算这掌柜不是七煞剑门或天魔教的人,也会是其他门派的耳目。”

  邢天燕说:“三哥,我疑心这小小的山镇中,恐怕不止这个掌柜是耳目,也会有其他门派的耳目潜伏着。”

  “不错,的确是这样。这个小小的山镇,恐怕是龙虎风云汇集的地方。天燕,你的突然出现,势必将在这里掀起一场风暴了!会有一场刀光剑影的搏斗的。”聂十八问:“三叔,那我们怎么办?”

  “兄弟,你和娉娉千万别露出真相来,更别先露面。既然天燕已露面了,明天一早,干脆上鸡公山装着寻宝去,看看这掌柜有什么行动,同时也注意其他人的行动。我们在暗中护着天燕、小雪好了。不过,今夜里可要格外小心。”

  邢天燕说:“他们不会今夜里就会向我下手吧?”

  “其他门派的人不会,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就难说了!他们要是聪明,会按兵不动,暗中跟踪你和小雪;他们要是急切想请功,便会暗中下毒,迷倒了你们,将你们劫走,送去见熊梦飞或天魔神剑。”

  “三哥,看来我们来这里来对了,要是能将那神秘的华服人也引了来,那就太好了。”

  吴三摇摇头:“不但华服人不会来,就是东厂的人也不会出现。”

  “三哥,你敢这么肯定。”

  “我不是肯定,而是判断。蓝美人是他们有意抛出来,引动武林纷争,他们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是没看错,鸡公山附近,根本没有什么蓝美人,恐怕蓝美人早日回到华服人的手中了。”

  聂十八问:“那我们没办法引诱他出现了?”

  “兄弟,只要我们摸出蓝美人去向下落,慢慢地逼近他身边,他不会不出现的。杀掉了他,江湖上的纷争动乱,就会平静了。”

  跟着他们又轻声细语商量明天的行动,便各自悄然回房去睡了。

  当聂十八等人在房间里议论时,客栈的后院,掌柜在等候着信阳城的来人。信阳城离李家寨不远,只五六十里路,信鸽很快就会飞到。要是信阳堂口的人接到飞鸽传书,要打发人来,深夜就会到达了。

  果然在丑时左右,一位身似疾燕的黑衣人,飘然落到了内院。掌柜一看,惊喜地叫起来:“姬长老,是你亲自来了?”

  来人正是七煞剑门四大护法长老之一的千面观音姬艳娘。在江湖上向以妖艳出名,她处处留下了不少的风流艳史,迷倒了武林中不知多少的成名英雄好汉。要说妖狐,她才是真正的妖狐,天生媚骨令人心旌乱动,难以控制。邢天燕的“妖狐”之称,不过是虚有其名而已;而姬艳娘人风流,武功更好。她未成为七煞剑门的护法长老之前,曾是洛阳城中一名倾城的名妓,不知多少王孙公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愿出重金,买得她一笑。谁也不知道她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青楼女子。

  七煞剑门一共有四大护法长老,大漠青狼石仁寿在三年前衡山湘江之畔,死在邢天燕剑下;林中飞狐宫琼花也在那时声销迹匿,再也不见她在江湖上出现了。是生是死,谁也不知道。现在,七煞剑门只剩下已死人卜再生和千面观音姬艳娘这两大长老了。

  千而观音更有一门绝技,就是极善于化装,她可以化装成为千娇百媚的少女,也可以扮成老态龙钟的老太婆,或者是行动粗野的村妇,入神入妙,谁也看不出破绽,所以在江湖上有千面观音之称。

  正因为这样,她在江湖上也成了一位神秘人物,人神秘,身世神秘,武功来源也神秘,行动更为神秘。正当她在洛阳红极—时,一下又在风尘中消失了。不知怎样,摇身一变,却又成了七煞剑门的护法长老。她不大爱在江湖上走动,只负责河南一地七煞剑门中各堂口的安全。她的行动事前不为熊梦飞所知,事后才告诉熊梦飞。熊梦飞也不去追究她干了什么。不知是熊梦飞为她的妖艳所倾倒,还是为她所掣肘,几乎是对她言听计从,千依百顺。她在七煞剑门人的心目中,成了不是掌门人的掌门人。

  千面观音的亲自来临,使客栈的掌柜惊喜异常,连忙跪拜相迎。千面观音娇笑着说:“元梓,起来吧,不用对我行这么大礼。”

  原来这个掌柜,竟然是七煞剑门二十四剑手之一。元梓说:“长老到来,卑职不敢不跪拜。”说时,站了起来。

  千面观音走入小厅坐下问:“现在那个妖狐在哪里?”

  “就在客栈一间上等的房间住下。”

  “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元梓将邢天燕釆客栈的情景说了,千面观音一下警惕起来:“元梓,是不是你让这妖狐看出来了?这是她在明显试探你。”

  “长老,卑职自问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她自报绰号,难道不害怕我们和天魔教的人追踪而来?”

  “卑职也感到她举止不同寻常,不敢擅自行动,也不敢派人暗中盯视她的行动,怕这妖狐发觉了。”

  “她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武林人物出现?”

  “卑职注意到了,除了她的随身丫头小雪,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武林人士。”

 

 
分享到:
马年大吉
空前绝后:唐朝男女之事究竟有多开放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三字经51
后羿与嫦娥
苏武牧羊
长歌行
三字经7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