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隐侠传奇 >> 第十四回 深山妇人

第十四回 深山妇人

时间:2014/5/23 11:02:18  点击:2559 次
  上一回说到小丹要去饮水,中年妇人喝问:“你这么就去?”

  小丹困惑:“要怎么去?”

  “你一身脏呼呼的,不怕将我饮用的泉水弄脏了?”

  “那我要怎样?”

  “将你身上的衣裤全脱下来?”

  “要我光着身子去饮水?”

  “不错,尤其是你身上的银子更脏,全给我放下来!”

  小丹一笑:“原来你真是一个强盗婆,不但要我身上的银子,还要我身上衣服!我可不怕你。”说着,将剑拔了出来。

  “你敢与我交手?”

  “我能白白将身上的衣服、银子交给你吗?”

  “好!老娘就试试你这孩子的斤两。”妇女说着,一锄头就抡了过来。

  小丹早有准备,轻跃闪开,一剑挥出,直取妇人的咽喉。妇人锄柄一架,小丹的利剑震开,锄柄的一端,以不可思议的快速和招式,如枪似的直点小的心口。小丹急忙纵开,心里才感到骇然,原来这强盗婆不是一般的强盗,武功极好,可不能轻视,他便抖展出公孙家的创法来。

  中年妇人点头说:“看来你这孩子是江南武林世家公孙氏的人了!剑法不错,可惜不到火候。不过,你比刚才任家那两个奴才的武功却强一点,怪不得—个人敢跑出来!”

  小丹一边进招一边问:“你与那两个人交手了!”

  “不错!他们一来就气势汹汹的喝问,太无礼了,我只出三招,就将他们做翻了。你还不错、还能接得我三招。孩子,要是你能接得了我十招,我不但你走,还让你吃他喝足,恐怕你没这个本事。”

  妇人说完,一下二招连续抖出,逼得小丹手忙脚乱。妇人一笑,轻舒猿臂,就将小丹似小鸡般的楸了起来,掷在地下,跟着又封了小丹的穴位,说:“看来你还差得远,我不到八招,就活擒了你,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小丹急向:“你想怎样?”

  妇人不理小丹,对自己的女儿说:“山花,你掏掏他身上,看有多少银子。”

  小姑娘欢笑的说:“好呀!”

  这个小姑娘似山雀般的奔了过来,手脚麻利,搜了小丹的全身,从小丹怀掏出了一包银两;又解开了小丹的背囊,也翻出了一些银两来。

  小丹全身不能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银两全给这小姑娘掏了去。心想:这个小姑娘,手脚轻灵,动作敏捷,将来不是一女飞贼,准是一个女大盗了,这么小就会掏人家的银两,小姑娘对妇人说:“妈!他带的银两不多呵!”

  小丹感到不可理解:“自己带的银两,已是五十多两,还不算多?那要几百两才算多吗?五十两银子,够一户贫苦人家过三四年的日子!自己有生以来,也是第一次一个人有这么多的银两。这个深山的小姑娘,居然将五十两银子不看在眼里,更无半点惊喜,反而不以为然的。自己像她这么的年纪,身上有几文钱已是高兴得不得了,可以上街买麻糖吃了。白花花的银子自己几乎没有摸过。

  中年妇人看了看银两,鄙夷的说:“我还以为这孩子身上带有一千几百两的,才不过五十多两,就学人摆阔气,喝水也要给银子,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银子一样。山花,将银子还给他,别脏了我们的手。”

  “是,妈妈。”小姑娘原封不动将银子又放进了小丹的怀中和背囊里。

  妇女用脚尖踢了小丹一下,解了他身上被封的穴位,说:“快滚!你公孙家是有钱,也用不了跑来这里向我们摆阔气。”

  小丹一时又傻了眼:“你们不是强盗?”

  小姑娘啐了他一口:“谁是强盗了?你才是强盗哩!”

  小丹又怔了半晌,呆若木鸡。他那小小的脑袋,装不了这种奇异的事情,妇人瞅着他问:“你这小摆阔的,还不给我滚?是不是要我将你抓起来扔出去?”

  小丹心知遇上了江湖上的奇人,慌忙一拜说:“小子有眼不识前辈,请前辈怨罪。”

  中年妇女奇异的打量着他,冷冷的问:“你想干什么?”

  “小子只想向前辈讨口水喝,别无他意。”

  “你跟那两个浑蛋不是一路上的人?”

  “小人不是,小人是独自经过这里的,”

  小姑娘问:“你真的是来这里讨水的吗?”

  “小姐,我的确是口干,特来讨一口水喝,不敢说谎。当然,要是府上有吃的,我也想讨些吃的充饥。没有,我也不敢讨。”

  中年妇人说:“唔,看来你和那两个浑蛋的确不是一路上的人了!”

  小丹困惑的问:“前辈,刚才那两个人和前辈有仇么?”

  “有仇,他们还能活着离开么?”

  “他们得罪了前辈?”

  小姑娘说:“他们当然得罪了我们啦!一进来,便瞪着眼望我们,叫我小东西,叫我妈什么婆娘的,还问我们看见有什么人来过了这里没有?这般的没礼貌,我妈一将他们轰了出去了。”

  小丹心想:原来任家的武士,是这般对人没有礼貌的,看来他们自恃是任家的人,财大气粗,看不起平民老百姓了,随意的呼来喝去,怪不得她们母女,连我也怪上了。

  中年妇人的目光,似乎十分的敏锐,问:“小子,我看你不像是出远门的人,大概是逃出来的。”

  小丹一怔:“前辈怎么知道我是逃跑出来的了?”

  “出门匆匆,要走远路,干吗不带上干粮和水囊?你以为你身上有钱,就以随便到处可买得到吃的?说!你是从哪里逃出来的?你身上的银两,大也是偷来的吧?”

  小姑娘又叫起来了:“原来你是一个小偷,怪不得还问我们是不是强盗!妈妈,我们要不要将这个小偷捉起来?”

  小丹睁大了眼:“你们别乱来,我怎么是小偷了?你们怎么冤枉人,不怕报应吗?”

  中年妇人问:“那你身上的银两是怎么得来的?”

  “是我家少爷的。”

  “你家少爷呢?现在在哪里?”

  “他……”

  “唔,说不出来吧!看来你一定是背着你家少爷,挟带这些银两私自逃跑出来,想不到你年纪不大,竟会背主挟带财物私逃的。”

  小丹着急了:“你别胡说,我是出来找我家少爷的。”

  “什么?你是出来找你家的少爷?”

  “我不找我家少爷,跑出来干吗?”

  “你家少爷不见了?”

  “是!我家少爷几天前就不见了!”

  “哦,几天前就不见了?在哪里不见的?”

  “在县城里。”

  “看来你还不会说大话,连大话也说得不好。”

  “我怎么说大话了?”

  “你家少爷在县城里不见,怎么跑到这深山野岭来找的?这不连大话也说得不好吗?““前辈,我说的是真话。”

  中年妇人打量着小丹,又想到了小丹的剑法,一下明白了过来,点点头说:“唔,我明白你家少爷是什么人,是不是叫公孙不灭?”

  小丹愕然:“你怎么知道我家少爷叫公孙不灭的?前辈,你见过他了?”

  “我没见过。”

  “那前辈怎么知道我家少爷的名字?”

  “城里城外,到处张贴寻找他的告示,还有不少赏银哩!我怎么不知道?”

  小丹初时听妇人说,心里燃起了希望,现在希望又破灭了,那么说,自己的少爷没有来过这里,小丹一下流露出失望的痛苦,又怔在那里不出声。

  小姑娘问:“妈妈,他是真的出来找他家的少爷吗?不是小偷?”

  “山花,他的确是出来找他家的少爷,”

  小姑娘又问小丹:“你家少爷是不是比我还小?”

  小丹又傻了眼:“我家少爷怎么比你还小的?”

  “他要是不比我小,怎么会在县城里迷失了路的;我也不会谜路,我自己走回来。”

  这一下,弄得小丹哭笑不得,她母亲也莞尔一笑:“山花,他家的少爷比你大得多了,他是一个大人。”

  小姑娘这下睁大丁眼:“妈妈,大人也会迷路的吗?”

  “好了,你别问了,有些大人们的事,你是不明白的。”中年妇人似乎对小丹产生了同情,说,“看来你一定是从任家逃跑出来寻找你家少爷的了。”

  小丹又是愕然:“前辈,你怎么知道了?”

  “要不是逃跑出来,怎么会不带干粮和水上路?刚才任家的那两个浑蛋,恐怕是来捉你回去的吧?”

  小丹不能不点头承认了。中年妇人又问:“你故意避开了他们?”

  “是,我要出来寻找我家少爷,他们不准,还把我关起来,所以我只好在半夜里从任家逃跑出来了。”

  “那么说,你从昨夜到现在,一直没吃过东西了?”

  “前辈,是这样。要不,我就不来想前辈讨水讨吃的了。”

  “孩子,难为你了!你到我屋子里去吃一点东西吧!”

  “多谢前辈,我不进去了,只求前辈给我一点水喝,赏我两个馍馍,我就马上离开这里,不敢过多打扰前辈。”

  “孩子,刚才我误会于你与那两个浑蛋是同伙,是他们打发你来与我为难,故意想弄脏了我的食用泉水,所以我才对你不客气,你不会怀恨在心吧?”

  “不不,小人怎敢怀恨?前辈有这样的警惕,也是应该的。”

  “既然这样,我好意招呼你,你干吗不进去坐下?怕我在你吃水饭菜里下毒?”

  “小人不敢有这样的疑心。前辈要杀小人,刚才就可以杀了,何必用毒?”

  小姑娘又插话了:“是啊!我们用毒,只用来毒老鼠。毒你干吗?你又不像老鼠偷吃我家地里的红薯、芋头和花生!”

  “山花,别乱说了!招呼这位小哥到家里坐下,准备茶水。”

  “是!妈妈。”

  小丹慌忙向中年妇人大批—拜:“小人多谢前辈的恩赐了!”说完,便跟随小姑娘走进了这—处深山人家。

  这户人家,虽然简陋,却收拾得十分的干净,不像一些山里人的家中,家私农具堆放得乱七八槽,使人进门有一种不舒服感。小姑娘说:“你坐呀!我去去给你端壶热茶来。”

  “小姐,不敢麻烦,我自己去好了。”

  “什么!你自己来?你知道我家的茶壶、茶碗放在什么地方了”

  “这……”小丹给小姑娘问得一时答不上话。

  小姑娘说:“每次有客人来,都是由我端茶送水的。从来没有打烂过—次,怕我打烂茶壶茶碗吗?”

  小丹给小姑娘的天真弄得笑了,说:“不是,我是不敢劳烦小姐的。”

  “你坐下吧!还有,我叫山花,不叫小姐,你别乱叫错我的名了。懂吗?”小姑娘说着,跑进厨房里去了。

  小丹—下又怔住在屋子里,心想:“这一家人是什么人的;刚才自己以为碰上了深山里的强盗。必死无疑,想不到她们一下又热情的招呼接待自己,前后对比,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这中年妇人的的武功那么好,恐怕不是一般的山里人家,大概又像神鞭叟之类的侠士,隐居在这么一个深山中,看来江湖处处,都有能人奇士,自己以后千万不可托大了。”

  小姑娘兴冲冲的提了一壶荣和一只碗跑出来,小丹又慌忙站起:“多谢小姐。”

  “嗨!你怎么还叫我小姐的?这么快就忘记我的名了?”

  “我不敢这么无礼称呼小姐。”

  小姑娘感到奇异和不可理解,睁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什么!?你叫我的名也不敢?那你怎么还一个人跑出来的?”

  “这,这,这是……”

  “哎: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帮我妈妈烧火,煮饭给你吃,你一个人慢慢在这里喝茶吧!”小姑娘又一阵风的跑去厨房了。

  小丹—听妇人特意为自己煮饭,心里更过意不去了,但又不敢冒失的跑厨房帮手,因为江湖上的事,有些是避忌的,何况贸贸然跑进人家的厨房也不大好,说不定会犯了这一家人的忌,只好耐心的在堂上坐着饮茶等候。

  好一会。主人将煮好的饭菜捧了出来。小丹一看,是一碗蛋花汤,一碟白菜炒腊肉,真是菜香饭热,令小丹食欲大振,他从昨夜到现在,滴水未进,肚子早已叽哩咕噜的叫饿了,他本想有一些东西填下肚皮就满足了,想不到这位功夫极好的妇人,这么热情、隆重的接待自己,这真是雪中送炭。这份一饭之恩,自己今后恐怕怎么也,忘不了!何况自己根本不是什么有地位的人,只不过是公孙世家的一个小厮,伴随少爷读书的—个书重,怎值得人家这么的敬重自己?小丹几乎是感激涕零,长揖而说:“前辈这么用到招呼小人,小人今生真不知如何报答前辈了!”

  中年妇人说:“小哥,别再多礼了,请用饭吧!”

  “前辈。小人只不过是公孙家的—个下人,用不着这样!”

  “哎!小哥别自卑,在我的眼睛里,没有什么主人与下人之分,大家那是人,都是娘生爹养下来的,没有什么上下贫贱之别:小哥,你饿了,快吃饭吧!”

  “前辈不用?”

  “我们现在不饿,别客气。”

  “前辈,那小人不客气了!”

  “小哥本来就不必客气。”

  小丹真的实在太饿了,再也不客气,端起饭碗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他人小饭量大,一轮风卷残云似的,三大海碗的白饭,全部倒入了自己的肚子,才放下筷子来,但菜却吃得极少,只是喝完了那碗蛋花汤。

  中年妇人问:“你怎么不再添饭?”

  “前辈,我吃饱了。”

  “小哥,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在这一带深山老林,古刹道观,寻找我家的少爷,如果找不到,再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寻找,前辈,我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一些寺庙道观?”

  “小哥,这里是都督山中,一片荒山野岭,没什么人居住,更没道观寺庙了,你家少爷,恐怕不会在这一带。”

  小丹听得又傻了眼,半晌又问:“前辈,从这里可以去什么地方?”

  “往西南走不远,便是街口小镇,往北走是唐家村,再北上就是黑岭关了。

  从这里往西翻过岭,便是南直的徽州府地方了,那里有座黄山,峻岭奇峰处处,有些寺庙道观。从黄山再过去,就是和尚寺庙众多的九华山了,大大小小的和尚寺有二三百座。“小丹暗想:莫非我家少爷跑到黄山或九华山去当和尚了?他不会跑去杭州府这些热闹地方出家的。

  中年妇人问:“小哥,你家少爷怎么会跑去深山古寺中去的?”

  “不瞒前辈,我家少爷有些孤僻,好静厌世,喜名山大川。他在城里不见了?恐怕多数去了这些地方出家了。”

  “所以你就往深山老林中寻找?”

  “是!”

  中年妇人同情地说:“孩子,天下名山处处,寺庙道观多得不可胜数,你又往哪里去寻找?你还是回去,别四处乱找了。”

  “多谢前辈,我找不到我家少爷,就是死也不回去了。”

  中年妇人想了一下问:“你家少爷有多大了?”

  “十八岁。”

  “十八岁?这么年轻就悲观厌世?他是不是受了极为伤心的打击?”

  “我不知道,我家少爷从小无父无母,一直在家里闭门读书,只是最近受了一场不明不白的官非,才跑来淳安任大侠家中避难,住上没几天,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可没受过什么伤心的打击呵厂中年妇人好奇的问:”你家少爷为什么受了一场不明不白的官非了?要跑来任家避难?“小丹只好将无锡蠡园的事一一说出来。中年妇人一听是水月宫的人,神情有些异样了,说了一句:“你家少爷怎么什么地方不去,却跑来任家避难的?”

  小丹一怔:“不应该来么?”

  “你们实在不应该来。”

  小丹睁大了眼:“为什么!?”

  “小哥,别看姓任的侠名满浙中,他不是一个好东西。”

  小丹更惊怔了:“任大侠不是个好东西?”

  “一个在武林中沽名钓誉的伪君子!”

  “他不害我家少爷吧?我家大少爷可与他是生死之交的朋友。”

  “那是你家的大少爷瞎了眼睛!”

  小丹惊愕得半晌出不了声。中年妇人又问:“孩子,你再说说,你家少爷在城里是怎么不见的?”

  小丹感到事情不可思议了,任大侠会害自己少爷?这不可能,就算他不是一个好东西,沽名钓誉的伪君子,我家少爷可没有得罪他呵!他没有理由要害自己的少爷,他不害怕我家大少爷找他算账么?但中年妇人这么问起,他又一五一十将自己的少爷怎么离奇失踪的经过说了出来。

  中年妇人锁眉问:“你家少爷会不会武功?”

  “他是个书生,不会武功。”

  妇人又有些意外了:“什么!?公孙家在江南,是有名的武林世家,连你也有一手不错的剑法,你家少爷怎么反而不会武功的?”

  “我不知道,我家少爷只喜欢看书,弹琴,从不喜欢习武。”

  “那怪不得了,他这么快就给人轻易的捉了去。”

  小丹一下跳了起来:“我家少爷不是失踪,是给人捉了去?”

  “孩子,你不感到奇怪么?你和你家少爷一出饭馆,大街上就突然有人争吵打闹了,而且还一下子将你们主仆分开。你想过去,又有人故意阻拦你,等到你过对面时,你家少爷就突然的不见了,这种种的巧合,你不感到蹊跷么?”

  “前辈是说,这是有人故意这样吵闹和打架?目的是乘机捉走我家少爷?”

  “孩子,只能这么解释了。你家少爷是个十八岁的成年人,不是三岁小孩子,真的是走散了,不会寻找不到的。就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不见了自己的大人,也会哭喊叫唤,怎么无端端的在闹市中不见?”

  小丹耳怔了半晌,越想起那天的事,就越疑心起来,问:“前辈,这是什么人干的?是任大侠?”

  “只有他才了解你们主仆两人的行踪。”

  小丹想了一下,摇摇头说:“不会的,任大爷那天一早就出门了,不知道我扣我家少爷要去城里玩的?”

  “你们事前没对他说过要去城里走走?”

  “没有。是我临时提出要去城里玩。”

  “任家没一个人知道你们出门?”

  “管家的礼大爷知道!”

  “那事情恐怕就出在他身上了!”

  “好,我回任家去问问。要是这样,我跟任家的人拼了!”

  “孩子,你这样回去任家,那不窗是自己跑进了鬼门关。恐怕死得尸首无存。”

  “他们敢杀我?”

  “他们为什么不敢杀你?恐怕你还没有到任家,就在半路上叫人杀了,孩子,你这么冲动,怎样能成事?”

  “前辈,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孩子,你应该先冷静下来,刚才只不过是我的猜想,是不是任家的人所为,现在仍不知道。你无凭无据,怎么能向任家要你家少爷?万一弄错了,不是任家人所为,你怎么办?那不冤枉了人?”

  小丹又愕住了:“不是他们,那又是谁捉我家少爷?”

  “孩子,你凭什么说任家捉去了你家少爷?总得有一些证据才行:”

  “前辈,可是你刚才说……”

  “我刚才是凭水月宫人,才这么猜想是任家的人下的手。”

  “水月宫人?”小丹又茫然了,“任大侠与水月宫的人有仇恨。”

  “恐怕没仇恨。”

  “那又关水月宫的人什么事了?”

  “孩子,你年纪还小,不知道江湖上一些复杂的事:你不知道,官府中的人,一直是在明查暗访水月宫人的下落,尤其是东、西两厂的人,更想在江湖上将水月宫扑灭。”

  小丹仍然不明白:“这又与任大侠有什么关系呢?”

  “你没听闻任大侠与官府中人有来往么?”

  “这又怎样?”

  “官府中人要捉水月宫人,任大侠他能不在暗中出力?不然,他能称雄浙中么?”

  “他就是因为这样,设计来捉我家少爷?”

  “谁叫你家少爷与水月宫的人有来往?他们就是想从你家少爷的口中得到水月宫人的下落。”

  小丹一下想起来了,怪不得神鞭叟和少爷叮嘱自己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出水月宫人的事情来,也怪不得任大爷几次向自己打听水月宫人的事了,同时也想起了在山头上,任家那两个武士的对话。这么看来。除了是任大侠设计要提我家少爷外,再没有别的人了。小丹想到这里,肯定的说:“前辈,一定是任家人干的好事,再不会有别的人了。”

  “孩子,你敢这么肯定?”

  “因为任大爷和任家的人,曾经有几次向我打听水月宫宫人的事,叫我不可去接近他们,想我说出月月宫人的下落。”

  “孩子,你说了出来没有?”

  “没有,水月宫人的下落,我根本就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会说出来。”

  “孩子,那么说来,你家少爷离奇的失踪,是任家的人在暗中搞鬼了,再不会有错。”

  “前辈,我立刻找他们去。”

  “孩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就是明知是他们干的,更不能去。”

  “前辈,为什么更不能去?”

  “他们本来还以为你不知道他们的阴谋诡计,所以才没有向你下手;现在你去向你们要人,那不是告诉了他们,你知道他们的诡计了,还不杀了你灭口?甚至毁尸灭迹,就算公孙家的人来问,他们也会说你为了寻找少爷独自走了,不知道去了那里。”

  小丹完全震住了,他想不到人间有人这么的凶残险恶。中年妇人又说:“孩子,你知不知道任家为什么不向你下手?”

  小丹几乎机械的问:“为什么?”

  “他们以为你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一来可以旁敲侧击,从你口中找出一些线索来,二来留下你这个活口,可以向公孙世家有个交代,你亲眼看到你少爷莫名妙其的失踪,他们已尽了全力,去寻找你少爷,这样,你家大少爷只有感谢姓任的。而责备你看不住你的少爷。”

  小丹更是出声不得,半响才问以:“前辈,现在我怎么办?”

  “孩子!现在你的处境非常危险,看来任家已四处派了人手,守住通往各出的大道小径。誓必要将你捉回去,刚才那两个浑蛋,是朝街口一带去了。孩子,万—你不慎给任家的人捉了去。你千万要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只一口说你自己出来寻找少爷的,或许你还有—线生存的希望。最好你还是想尽办法逃出这一带,回去无锡,向你家太少爷禀报实情,这样,他们就是以后杀了你也无作用,不过,这也不是—个安全的办法。”

  “还不安全?”

  “姓任的这么老奸巨滑,他可能派出人手,在无锡附近的来往通道,等侯你的出现。恐怕你没有看见公孙家的人,他们就先将你杀了。所以你先别急于赶回无惕,在外面隐姓埋名,化装改容,呆一年半载。等事情冷淡下来,才悄悄的回去,这才是万全之策。”

  “前辈,那我家少爷怎么办?”

  “你家少爷,这时已不知给他们秘密带哪里,凭你一个人,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但愿你少爷吉人天相,大难不死。不过,要是落到了东、西两厂的手上,活下来的机会甚是渺茫。”

  小丹叫起来:“要是我家少爷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孩子,你就是死了也没有用,那么你家少爷的冤枉,就永远无人知道,孩子,你应该留下有用之身,为你家少爷报仇雪恨才是,不然,就让任家的人逍遥法外了。他的侠义伪面孔,再没人去揭穿。”

  小丹激动的说:“多谢前辈的教导。”

  “孩子,现在你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翻过岭,到黄山去,依照前辈的教导,隐姓埋名,呆个一年半载才悄悄回去无锡见我家的大少爷。”

  “孩子,既然这样,你不如在我这里隐藏下来好。一来可以就近观察任家的举动,暗暗找机会打听你家少爷的下落;二来在这一年半载里勤练武功,以备日后所用。孩子,以你现在的武功,不但不是姓任的对手,也不可以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

  小丹激动而拜:“要是前辈肯收留小人,小人永世难忘。”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丹。”

  “孩子,你今后在别人面前,别再用这两个字了,你要是不嫌弃我,就认我为你的干妈,改名为山虎,我可以传授你一些防身对敌的武功,你认为怎样?”

  小丹更是大喜而说:“母亲在上,请受孩儿山虎一拜。”说完,就跪下叩头。

  喜得妇人慌忙将他扶起来:“孩儿!行了,不用行这么大礼了!”

  小姑娘也高兴的说:“妈妈,那我不是有了一个哥哥吗?”

  “不错,他今后就是你的山虎哥哥,你可别欺负你的山虎哥哥,懂吗?”

  “我会欺负他吗?”

  “你不欺负就好了,今后你就与山虎哥哥一块练武学艺,闲时就上山砍柴,打猎,可不能……”妇人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凝神侧耳倾听,说:“又有人朝这里来了!看来又是任家的人。山花,你带你哥哥到后面的柴草堆里先藏起来,记住,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出来。”

  “妈妈,我知道。”山花应着,对小丹说:“哥,我们快走!”她拉了小丹从后门出去,果然有一大堆柴草,堆得像一间小屋子一样。山花取出了中间的一捆草,叫小丹钻了进去,说:“哥哥,柴草下还有一个木版盖着,有人要是来搜柴草,你拿开木版,跳进地洞里,然后盖上木版就可以了!”

  “妹妹,你不躲躲么?”

  “他们又不是捉我,我躲干吗?”

  “这个地洞是专门用来藏人的?”

  “不!是我们冬天用来贮存红薯、芋头的,当然也可以藏人,没人来搜柴草,你就不用躲进地洞里去了。记住,你千万别自己爬出来。我来叫你时,你才可以出来。”

  “好的,我不爬出来。”

  山花又将那捆柴草填上,便走开了。

  小丹藏在柴草堆里,躺在软柔柔的柴草上,觉得蛮舒服的,心想:任家什么人又来追踪自己了?他透过柴草中的一些缝隙,可以看到门外的那一条山间小径。不久,果然有三条汉子在小径出现了。小丹在柴草堆里一看,带头的正是任家大院的管家任礼,小丹怎么也想不到是他带人来追踪自己的。

  本来一座大院,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厮,用不了这么兴师动众的出来追拿,何况小丹又不是任家的人,更没有偷任家的任何财物,何必这么小题大做?顶多派一两个家人出来寻找一下就算了。现在,任家接连派出人来,连大管家也出动了,可见事情并不寻常。

  小丹心想:这个任大侠真的像自己干妈所说,是一个阴险的伪君子?真是他暗中设计谋害自己的少爷?这件事情太可怕了,令人不敢去相信,但干妈所说的又的确在情在理,不由人不去相信。小丹不由想起水月宫的小公主茜茜和芸芸姑娘,要是有她们两个人在,必然会找到自己少爷的下落,将少爷救出来,可惜她们都不在,就是有江太侠神鞭叟在也好,少爷也不会出事,现在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论武功没有武功,论机灵没有机灵,论江湖经历也没有,怎么去救自己少爷呢?按照干妈所说,现在自己的性命也难保,别说去救自己的少爷了,何况又不知道少爷去了哪里,现在什么地方。

  这时,他听到任礼和自己干妈的对话,任礼似乎十分有礼貌的说:“请问大嫂,有没看有见一个十三四岁,书童打扮的少年,曾经来过你们这里?”

  干妈冷淡的说:“对不起,我们这处荒凉的山沟沟,既不是什么南北来往的大道,除了我们一家人外,谁又跑来这里了?你们想要找人,到别处去问!”这种冷淡的口吻,可以说是拒绝任礼的询问,再免开尊口。

  一位任家的随行武士,为这位山妇的口吻激怒了,他认为她对自己的总管太不尊重。任家在这一带,是有头有面的人物,连县官老爷也给面三分,热情相待,而这位荒野山妇,显然不将总管礼大爷看在眼里,太不像话了!所以他喝着中年妇人:“山婆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对我们说话?”

  “你们是什么人了?”

  “这是任大侠家中的总管礼大爷。”

  “小妇人陋闻寡见,不知什么是任大侠,也没听说过什么礼大爷的,小妇人眼里只认得你们是来找人的。”

  “什么!?你连我家老爷任大侠也不知道?”

  “这有什么出奇了?小妇人连县官老爷也不知道,你家老爷难道比县官老爷还大么,一定要认得不可?不知道不认识,就犯了法吗?”

  “你!”

  任礼连忙喝退了这个仗势凌人的武士,对中年妇人说:“大嫂,我手下弟兄不会说话,请原谅,我是来这里寻找那个书童,只是来向大嫂打听一下。”

  “我说没看见就没看见,你们到别处去打听,我要翻土种菜,没时间陪你们,请走开!”

  这一下,连任礼也生气了,哪个武士更是忍不住,喝声:“你这个山婆娘!看来不教训你一下,你不知道今后怎么对我们总管礼大爷说话!”

  中年妇人更冷冷地说:“我看你们不是来找人的,是来找事的。好,就看看你们怎么来教训我。”

  那个武士正想出手,又给任礼喝住了:“我们的事巳够多的了,你还想多一事?给我退下,不得对大嫂无礼。”

  任礼看见这位深山妇人,面对自己和两个佩剑武士,居然没半点惧色,暗暗奇异。心想:一个妇女敢在这么—处荒凉的山沟里居住,看来要是没有一身的本领,恐怕也有—些异能,才能这样毫无惧色,所以他又喝住了自己的武士,对中年妇人说:“大嫂。我们在山头上,发现了—些人走过的足迹,而且朝这里走来的,所以才向大嫂打听,希望大嫂能实情相告。”

  “不错,不久之前,是确有人来过了这里。”

  任礼急问:“是不是一个书僮?”

  “不是!是与你跟前这两个不懂得尊重人的浑蛋—样,一来这里就呼三喝四,老娘将他们扔了出去。”

  武士一怔问:“什么!?你扔了他们?”

  “不错,老娘没杀了他们,已算他们大命了!你这个浑蛋,老娘要不看在你们总管还懂得称我一声‘大嫂’的份上,老娘也早将你这个浑蛋扔了。”

  武士的一张脸,变得难看了。“哼?”了—声:“看来你会武功了!”

  “老娘要不是会两下,敢在这深山野岭中的山沟沟住么?”

  “看来你一定是个大盗婆娘!”

  山花在旁忍不住:“我看你们才是—伙大贼!”

  中年妇人说:“山花,你闪到一边去!”跟着扬眉问武士:“混蛋,你说什么?给老娘再说一次。”

  “我说你是大盗婆……”

  喊那武士的话还没说完,“啪啪”两声,便挨了两个耳光,刮得他眼前一阵金星乱飞,连大牙也被打掉两颗!

  妇人说:“刚才你叫老娘是山婆子,老娘容忍了,现在你敢诬良为盗。老娘不教训你这个狗奴才,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任礼所带来的的两位任家武士,是任家大院众武士中武功较好的了,平时一向不将贫苦平民百姓看在眼里,自然更不将一个深山婆娘放在眼里了。

  现在在总管面前,突然挨了两个耳光,那里还能受得了,自己今后还能在任家抬得起头?他老羞成怒,恶胆向外生,突然拔出剑,吼到:“老子先将船这婆娘打人的手砍了下来!”—剑就向妇人劈出,十分凶猛。

  任礼这时脸色也不好看了,正所谓打狗还看主人面,自己这名武士虽然不对,出口伤人。但也感到这妇人太傲慢了,敢在自己面前打自己的手下,不但对自己极不尊重。也太不将自己看在眼里,所以这名武士出乎,他不但不出声制止,还示意另—武士,上前联手进攻。任礼真要教训这个妇人,不然以为任家的人是好欺负的,那任家在淳安县一带,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另—名武士在礼的暗中示意下,也拔剑上前刺出。说:“大胆婆娘,你敢打我的同件,老子也要教训一下你了。”

  这两名任家武士,进招还不到五招,他们根本看不出这山妇是什么身发和怎么出手,自己手中之剑便脱手飞了出去。自己身体也给妇人揪了起来,几乎同时给扔出了篱笆之外,摔得半晌爬不起来。

  这一下,任礼也看得傻了眼,他看出这妇人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才暗示手下联手进攻。但他想不到这妇人竟然是一位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武功出乎意料之高,他很有自知之明,就是现在自己出手,也是自取其辱。

  妇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不出手么?”

  任礼慌忙—揖:“原来大嫂是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和得罪了,请原谅。”

  “晤,那你走吧!今后总管最好管教一下任家的走狗奴才,对贫苦人家的严民百姓,放尊重一点,不可任意去侮辱别人。”

  “大嫂教训极是,在下今后一定多约束手下。”任礼说完,告辞而出,对那两个刚刚挣扎爬起来的武士说的:“你们两个简直是丢人献丑,还不快跟我走?”

  这两个武士那还敢出声,拉头牵耳地灰溜溜的走了。可以说这是任家的人最不光彩的—件事情,在一个不见名传的山妇前面,败得这样的惨。

  中年妇人—直目送他们登上对面的山头消失在山坳中,才打发自己的女儿,将小丹叫出来。山花叫了几声,不见柴草堆中有什么反应和动静,心下奇异:山虎跑去哪里了?还是躲进地洞去了?

  山花慌忙将那捆柴草搬了下来,爬进柴堆里去看。这个柴草堆堆得巧妙,中间有个不小的空间、有一处直达地面,不但可以藏一个人,就是同时藏两三个人都行,山花进去一看,只见小丹躺在柴草堆中,呼呼的睡着了。

  原来小丹—直聚精会神的倾听外面的动静,—直看见任礼骂着两个武士离外后。感到已经没事,便放心在柴草堆里躺下来。大概他昨夜一直到现在没睡过,所以—闭上眼睛,竟然睡着了,连山花的叫声也听不见。

  山花见他睡着,心想:我妈妈为了你,与任家的人争吵、交锋,你却在这里睡大觉。—点也不关心的。好,我叫你睡去,于是便爬了出来,又将那捆柴草堆好。

  中年妇人见自己女儿—个人出来,不见刚认的干儿子,奇怪的问:“你山虎哥哥呢?他不在柴草里?”

  “妈妈,他在里面睡死了!”

  中年妇人一怔:“什么!?睡死了。”

  “是呀!在呼呼大睡,也不怕我们为他担心的。”

  妇人一下明白了,笑了笑:“看来你山虎哥哥累极了,这就让他睡下也好别去吵醒他。山花,你去园子里摘把菜回来,顺便到泉边洗干净,时间不早你爹恐怕会从山里回来。”

  果然,她们母女俩正准备升火烧火煮饭时,一位威武雄壮的中年猎人,一手提着一把钢叉,一手扶着肩头上扛着的一头百多斤重的野猪,沿着山边的小径,朝着这茅屋走来了。

  山花眼尖,老远看见了,高兴的叫着:“妈妈,爸爸回来了!”

  中年妇人闻声而出,只见自己的丈夫,已跨进了篱笆的柴门口,将肩上的猎物往地上一丢。妇人惊喜地问:“你是从哪里猎到了这么一头野猪的?”

  对猎人来说,若不是身手敏捷、经验丰富,有一身过人的本领,真不敢去猎一头山里的野猪。野猪皮厚獠牙长,凶悍异常,发起狂来,连老虎也惊畏而跑,不敢去招惹它。所以猎户有一句口头禅:宁愿打老虎,而不敢去猎野猪。

  十个人碰上了发狂的野猪,几乎没一个能够生还回来。所以看见了野猪,只好敲锣燃爆竹将它吓跑算了,而不敢伤它。

  现在自己的丈夫,居然能将一头野猪猎了回来,做妻子的怎不惊喜?

  中年猎人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洁白而齐整的牙齿:“这个畜生将我们在山里种的一块红薯地,全部将它犁翻转了过来,所以我找它讨回个公道,用它身上的肉,偿还我们的红薯。”

  “你呀!独自一个人,不怕危险!”男人又是一笑:“一头野猪再凶悍。也不及一个武林高手。”他的目光一下扫视了地面的四周,问:“今天有人来过?”

  山花问:“爸爸,你怎么知道了?”

  中年妇人说:“前后一共有五头恶狼,都叫我将他们扔了出去,灰溜溜的跑了。”

  “他们是什么人?”

  “任家大院的。”

  中年汉子不由皱了皱眉:“任家大院的人跑米这里干什么?”

  山花说:“他们说来找一个人的。”

  “来我们这山沟里找人?他们找的是什么人?”中年汉子一下警惕起来。

  中年妇人说:“一个十个多岁的孩子。”

  中年汉子一听,才放下心来,说:“既然来找个孩子,你回答他们没有就是了,何必将他们扔了出去?”

  山花说:“爸爸,他们欺负妈妈啦!”

  中年汉子摇摇头:“姓任的素有侠名在外,很会做人,他怎会无缘无故的欺负你妈妈了?”

  山花叫嚷起来:“爸爸,是真的:他们一来,大呼大喝,对妈妈半点也不客气。”

  中年妇人说:“姓任的很会做人,但他手下的一群小人,却不会做人了,令我看得不顺眼。”

  “好了,既然将他们扔了出去。就扔了出去吧,只不过我们今后提防这姓任的,会来给我们找麻烦。”

  “他敢!惹得我性起,我一把火将他任家大院烧成一片焦士,让姓任的知到老娘的厉害。”

  “琼妹,这又何必呢?这样,我们恐怕又得找一个地方搬迁了。”

  “侠哥,我看我们迟早都会和这伪君子、真小人碰一下的。”

  “琼妹,别忘了,我不想再卷人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中去。”

  “侠哥!但是我已收藏了他们要找寻的孩子,而且还认了他做我们的干儿子。”

  侠哥不由得担心起来:“琼妹,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这孩子可靠吗?你别将一只老虎抱了回来。”

  “放心,我看人不会看错的,这孩子就凭他对他的主人一片忠心,不但可靠还十分的勇敢,挺机灵的,”

  山花也就:“是呀,山虎哥哥很好的。”

  侠哥又是一怔:“什么!他也叫山虎?”

  原来这一对深山中的猎人夫妇,不是别人,正是过去武林中极有名气的七煞剑门的二十四剑手的元浪和元珍。他们极为厌倦江湖上腥风血雨的相互仇杀,为了争夺一件什么奇珍异宝蓝美人,眼见自己的同伙绝大部分惨死在仇杀中,几次进劝掌门人熊梦飞,别再为了蓝美人残杀无辜,与武林人士为敌了。熊梦飞不但不听,反而疑心他心生畏惧,不忠心自己,而熊梦飞的几位亲传弟子,更想杀了元浪,以除后患。因为元浪在二十四剑手中,武功最好,名列二十四剑手的第一名,在江湖上号称飞剑元浪,不但在武林有一定名声,而且武功也不在七大弟子之下,这几位熊梦飞的亲传弟子,十分猜忌元浪的名声和武功,更害怕自己师父熊梦飞有朝一日会将掌门人一职传给了飞剑元浪,莫不在熊梦飞面前进馋言,杀了元浪。以除隐患,元浪在这种情况之下,心灰意冷,便揩同钟情于自己的元珍,双双不辞而别,退出江湖,隐居在深山老林中,以狩猎为生。不久,他们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为山虎,夫妻两人,满以为从此过着平静的日子,谁知七煞剑门的第二大弟子夺魄剑立运长追踪而来了,誓必杀了他们—家三口才解恨,因为他们胆敢背叛七煞剑门。

  元浪元珍夫妻两人,双双拼力奋战,可是他们刚造的房屋给立运长带来的人烧了,刚满两个月的儿子也给活活的烧死,夫妻俩悲愤异常,像两头发了狂的狮子,一阵乱剑重伤了立运长,将立运长带来的人,全部砍死挑倒,吓的立运长负伤而逃,元珍还想追杀,元浪叫住她别追了。他担心元珍在黑夜里追杀立运长有危险,何况夫妻两人,身上也受了几处剑伤。

  他们悲痛地埋葬了被大火烧焦了的儿子尸骸,害怕七煞剑再派别的人来,便连夜离开,远走高飞。经过几次的转移、隐居,后来听到江湖上人传说。

  七煞剑门被一名神秘的人物黑豹在一夜之问夷为平地,熊梦飞更是身败名裂,惨死在熊耳山中,而他手下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从此以后,七煞剑门便从武林中除名,不复存在。

  熊梦飞之死,元浪元珍听了也多少有些伤感,不管熊梦飞为人怎样,但对自己夫妇俩人来说,传艺之恩,总不能忘?但对立运长杀子之恨,却怎么也忘不了,而且他们还听说立运长等人在七煞剑门毁灭之后,便卖身投靠了西厂不但成了西厂的一位高手。也成为了西厂—只可怕的鹰犬。他们夫妇俩听后,不由心头大震,更加不敢在江湖上抛头露面,便改名换姓,一个叫琼珍,—个叫郎侠,互相以“琼妹”、“侠哥”相称,—直在深山老林中隐居,最近一年里才转来这里定居……

  (以上详情,请看拙作《黑豹传奇》)

  现在郎侠一听“山虎”两字,一时间怔住了,忆起了他那不幸给烧死的儿子。这个情形,自己的女儿山花是不知道的,她是后来才来到人间。但自己的妻子琼珍却亲眼目睹,他不由望着自己的妻子。

  琼珍似乎有些伤感的说:“这孩子原不叫山虎,叫小丹,是我将这个名字给了他。”

  郎侠理解妻子的用意。她忘不了对不幸死去的儿子的缅怀。他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干吗任家要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前后派出人来找寻他?”

  琼珍将小丹的情况——说了出来,郎侠听了—时不出声,沉思起来。琼珍问:“侠哥,你怎样?不愿意我们有这么一个儿子?”

  “琼妹,我怎么不愿意?而且认一个干儿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公孙家少爷离奇的失踪,是不是姓任的所为。”

  “这个姓任的,是西厂的人人,怎么不是他干的了?”

  “我希望不是就好了。”

  “不是,任家干吗这么紧张要将山虎捉回去?”

  “琼妹,要是事情真的像你所想的—样,恐怕我们今后又卷进了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中去了。不但是姓任的就是西厂的人,也不会放过这孩子。”

  “所以我才为这个孩子担心哩!不然,我就不会收留他下来了,不忍心他年纪这么小就无辜的丢了性命。”

  “琼妹,看来你隐居这么多年,侠骨柔肠仍没有丢掉,在这方面,我不如你,既然这样,我们准备应付任家的人再次找上门来。”

  琼珍对女儿说:“山花,快去叫你山虎哥哥醒来。”

  山花愉快的应了—声,似蝴蝶般的飞走了,她来到柴草,取下那一捆草,爬了进去,山虎仍在柴草堆里大睡不醒,山花推醒了他:“醒来,醒来,你怎么这么能睡呵!”

  山虎(从此小丹叫山虎了)绐山花推醒,揉搓着双眼,望了望;问:“任家的全走了吗?”

  “他们已走了老半天了!”

  山虎愕然:“那我睡了多久?”

  “当然也睡了老半天啦!”

  “你怎么不来叫醒我的?”

  “我来叫过你一次了,你睡的像死猪一样,动也不动,我妈说你累了,就让你睡一会,喂!现在睡够了没有?”

  “睡够了。”山虎不好意思的说,突然,他听到外面有男人的声音,一怔:“不好,又有外人来了!”

  “哎!那是我爸爸。”

  “什么!你爸爸?”

  “你怎么啦?我是不是睡懵了?我怎么没有爸爸的?”

  “你,你爸爸凶恶不凶恶啊?”

  “我爸爸连老虎、山猪那可以打死,将它们扛了回来,你说凶恶不凶恶?”

  “不不,我不是问这个意思,我是问你爸爸,像不像你妈妈一样,对人凶恶?”

  “我妈妈对坏人才凶恶.对好人一点也不凶恶。”

  山虎绐山花说得不能出声。山花又说:“快出去吧,我爸爸对人一点也不凶恶、你用不着害怕。”

  这一下,又撩起了山虎作为一个男孩子的自尊心和好胜心:“我害怕什么?我对老虎、山猪也不会害怕!”

  “好呀,那走呀!”山花好笑起来。山虎壮着胆子出去了。—看,一位高大,威猛的猎人,正打量着自己,而山花早巳扑了过去,叫着:“爸爸,他就是山虎哥。”

  山虎虽然有些怯意,但却精乖的上前叩拜:“山虎叩见大叔,”因为他不知位身材雄伟的猎人,是怎么的看待自己。不敢贸然称干爹,只好口称大叔了,郎侠一听这称呼,有些意外,不由望了望自己妻子,似乎问:你不是认他为儿子么?怎么他叫我大叔?

  山花首先叫起来:“山虎哥哥,这是我的爸爸呵!你怎么不叫爸爸的?”

  郎侠微笑问:“看来,你不想认我为你干爹了?”

  山虎又慌忙叩头说:“孩儿山虎,叩见父亲。”

  琼珍欢笑:“孩子,这才对了。”

  郎侠同时说:“孩子,起来吧,不必多礼了。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是!父亲。”

  郎侠在暮色苍茫中,又再次打量山虎,感到他虽然生得愣头愣脑,但眉宇之间有一团正直的英气,不禁暗暗喜欢。看来自己的妻子并没有看错人,他便对妻子说:“琼妹,你带虎儿进屋内去吧,我去泉边将这只山猪划洗干净。今夜,我们一家人就吃一顿山猪宴。”

  山虎说:“父亲,我来帮你手。”

  山花说:“我也去。”

  琼珍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去帮爸爸手吧,我去将饭先煮好了,等你们回来。”

  于是他们兄妹二人,高高兴兴的帮父亲去判山猪了。山沟里,传来了他们的欢笑声。郎侠对山虎的勤快感到满意,而山虎对郎侠,起初有些拘束,但在划山猪过程中,互相说话,再也没有什么拘束了。他感到干爹虽然生得高大威猛,但说话却和气、随便,似乎没有干妈那么凶恶。很快,他无拘无柬地与郎侠打成一片了。

  郎侠暗想:莫非天老爷见我夫妻两人丢失了一个爱子,特意安排了这么一个儿子给我们?是夜,一家四口,在灯光下欢笑吃饭。

  吃饭中,郎侠又问了山虎的一些经历和公孙不灭离奇失踪的前后详细情况,他暗暗点头,自己妻子的猜测没有错,是任家的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幕戏,胡弄了山虎,将公孙不灭带走了。要是公孙不灭真的落到了东、西两厂人的手中,的确能够生存的机会是十分的少。郎侠过去在江湖上闯荡了多年,讧湖上的各种奸诈诡计见得不少,也经历过。尤其是东、西两厂种种的残忍手段,比起黑道上的人物,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哪怕是一个无辜的人落到了他们手中,也等于进了阎王殿,肯定是活着进去,死着出来。

  郎侠不敢将这些真实情况说出来,怕山虎受不了这种近乎残忍的打击,会不顾性命危险去找姓任的拼命。所以只说:“孩子,你妈的猜测,仍没有什么依据,我们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不可去找任家的人,说不定公孙不灭真的是看破红尘,遁人空门去了。他有心避开你。你一个人怎么也找不到他的:现在不管是姓任的暗算他也好。或者他自己出家也好,你只有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来,什么也别去想,专一的练好自己的本领。公孙不灭失踪之事。我和你母亲在这一带,想办法去打听好了。我们去打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山虎又激动的说:“爹!妈!孩儿先感谢你们了。”

  “孩子,你是我们的孩儿,怎不关心?今后不可将自己当外人来说话了。”

  “是!”

  “从明天起,你就换上一身猎户人家孩子所穿的衣服,别穿这一身书童装。再叫你妈给你改改容,以后就是碰上了任家的人,只要你不说话,姓任的就认不出你来。”

  山虎又是诧异:“妈会易容吗?”

  “你妈易容的本领可高明了!过去,我们因不时要在江湖上走动,全靠你妈给我易了容,才好几次避开了仇家,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爹也有仇家么?”

  “孩子,二个人在江湖上走动。怎能没有仇家的?有时无端端成为了仇家,就像你和公孙不灭一样,成为了常州知府的仇人,现在又成了任家的仇人一样。”

  山虎一想也是,以妈那样的性格,怎能会没有仇家的?她将任家的武士扔了出去,便结下仇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干爹干妈,过去曾是名动武林一时的七煞剑门中二十四剑手之一,在江湖上结怨的人还少吗?不论黑、白两道上都有,最后,还成了七煞剑门人追杀的对象。

  这一夜,山虎在这深山的茅屋里睡。由于他在柴草堆里睡过了,再加上担心自己少爷的生死安危,听着满山满岭的松涛声,他哪里睡得着?望着窗外透射进来的幽幽月光,心想:自己的少爷现在去了哪里?是遁人空门出家,还是给人捉了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一回分解。

 

 
分享到:
惨遭唐玄宗妹妹强暴的唐代大诗人
清朝留美学子舞会上受西洋美女青睐
兔子新娘4
松鼠的暖房子4
玉真公主画像
真实纪晓岚其实是个“色情狂”
影响中国娼妓业历史的三个男人
聪明的农夫女儿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