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女传奇 >> 第六十回 古寺一夜

第六十回 古寺一夜

时间:2014/5/23 9:05:45  点击:2763 次
  上回说到钟离雨说自己一伙是鬼脸帮人,猫头鹰一听,又是惊震得半晌不能出声,暗想:原来自己碰上的竟然是神秘而武功奇高的鬼脸帮人,怪不得自己不堪一击了。看来教主的疑虑和担心没有错。最近神秘出现的鬼脸帮人,的确是为教主而来。怪不得教主近来一连串的暗中活动和计划,遭到了莫名其妙的失败,原来是鬼脸帮人从中作梗。但猫头鹰感到十分意外的是,想不到侯三小姐竟然也是鬼脸帮的人!

  钟离雨又说:“你想不到吧?”

  “我,我,我的确想不到。”猫头鹰暗暗运气,意图冲开被封的穴位,表面上依然装出一副绝望无奈的神色,像等着死神的来临。他期望快一点冲开穴位,趁机逃走,急切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向教主报告。

  钟离雨看了他一眼说:“你们是神秘的黑风教,我们是神秘的鬼脸帮,我们之间的行踪都十分神秘,字号相同,行为也相近,但目的却大不相同了!”

  小神女说:“雨哥,别跟他多说了,我们将他带走,快离开此地。不然,兰姐姐和小三哥他们就等急了。”

  “好好,我们真的要快点赶回去,要不,他们会担心我们出了事口罗!”钟离雨说完,骤然出掌向猫头鹰拍击,这一掌力,顿时废去了猫头鹰一身武功与内力,因为他察觉到,这个贼人已运气冲开一处被封的穴位了。

  猫头鹰一声惨叫,顿时感到浑身无力,真正像一摊烂泥倒卧在地上了。钟离雨这一掌,可以说完全断绝了他的一切希望,对他是致命的一击。他一下像折了翅的枭,断了腰骨的恶狼,想飞也飞不起,想跑也跑不了!

  钟离雨这一突然的行动,一时也令小神女愕然:“雨哥,你干吗杀了他的?”

  钟离雨笑了笑:“放心,他死不了,我只是废去他的武功而已。”

  “废去了他的武功?”

  “这不更好吗?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提防他逃跑,同时也令他今后不能再行凶杀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你知不知道,这一只狡猾的猫头鹰,刚才已运气冲开了一处被封的穴位,万一让他跑了,向邵老贼报告,那江湖上又不知要死多少无辜者了。”

  小神女说:“原来这样,废去他的武功也好。”

  猫头鹰这时完全绝望了,连做人的意志也完全崩溃了。他痛苦绝望地说:“你们快杀了我!老子不想活了!”

  “这个,可由不得你了!”钟离雨提起了他,与小神女施展轻功,在黄昏落日之前,回到了潜龙寺。小兰迎了出来,埋怨钟离雨:“你们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小三子几次说要去寻找你们了!”

  小神女一怔:“那小三哥呢?”

  “他到厨房给你们弄吃了的。我要是不劝住他,他真的会去的。你们也真是,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也不怕人担心!”

  钟离雨将猫头鹰放下,看了小神女一眼说:“我们已是尽早赶回来了。”

  小神女说:“兰姐姐,是我不好,为了想从这贼人口中掏出黑风教的秘密,所以拖长了时间。”

  “好了!你们不但能平安无事回来,还将这贼人活捉了回来就好了。小妹,你们问出黑风教的秘密没有?”

  “问出了,还是一个惊人的大秘密哩!”

  “哦?什么惊人的大秘密了?”

  钟离雨说:“我们到里面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吧!”

  钟离雨又提起宛如一条死鱼的猫头鹰,与小兰、小神女进入寺内,到一处厢房中,顺手又将猫头鹰丢在一角。小兰看了这贼子一眼,问:“你们已废了他的武功?”

  钟离雨一笑说:“他想运气冲开被小妹封了的穴位逃跑,所以我不得不废去了他的武功,以免他再胡思乱想。”

  小神女一进寺内,便发现整个和尚寺空无一人,暗想:这些光头和尚去哪里了?他们是全部逃走了,还是小三子和兰姐将他们全都干掉了?便问:“兰姐,这些光头和尚呢?”

  小兰说:“小三将他们全部都关进一个地窖中去了。你知不知这些和尚是什么人?”

  “不会全部都是黑风教的人吧?”

  “不错,他们全都是黑风教的人。原先这寺里的和尚们,一个不剩,全给这一伙匪徒杀害了。看来这个潜龙寺,已成了黑风教的一个秘密窝点,只是不为外人知道。”

  小神女不由愤怒地骂起来:“这一伙该死的黑风教匪徒,怎么这般的残忍?不杀了他们,真是难以平民愤。”

  小兰说:“小妹,别激动!”

  “兰姐,他们残杀无辜,怎不叫人生气?早知这样,我就不一个个点了他们的穴位,干脆杀掉他们算了!”

  “小妹,残杀寺里和尚的,主要是那个假主持和那个叫什么悟法的假和尚,其他的人,不是受威胁,就是奉命行事而已,可不能一概杀了!”

  钟离雨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们的教主。”

  小神女说:“这么说来,只要杀掉了黑风教教主,其他的人都可以宽恕不问了?”

  钟离雨一笑:“小妹,话虽然这样说,教主有教主的罪,他们也有他们的罪恶。不然,那些残忍成性的匪徒,杀人放火、残害无辜,皆可将其罪行推到他们的头头身上了,自己一点也不用受惩罚,这也不行。”

  “是嘛!我爷爷曾经对我说过,有时一些凶残的走狗和爪牙,比他们的主子更可恶,不杀难以平民愤!”小神女说着,不由用眼角扫了缩在厢房一角等死的猫头鹰,对小兰说,“兰姐姐,你知不知道黑风教的教主是谁?”

  小兰惊喜:“哦?是谁?”

  “就是天下第一寨的寨主邵老贼,这个武林中最大伪的君子!”

  小兰一怔,惊讶地问:“是他?”

  “兰姐,你想不到吧?”

  钟离雨说:“这就是我所说的大秘密。”

  小兰在惊讶中有点困惑:“你们怎知道了?是这贼子所说?”因为在小兰的印象中,黑风教的人,他们宁死也不会说出黑风教的任何秘密来,何况这是惊震江湖的大秘密。

  小神女于是将自己如何对付猫头鹰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小兰听了,又是惊讶不已:“看来只有你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才能想出如此的主意。这也是黑风教的罪恶已到头了,才使得这贼子得意忘形,神差鬼使说出了这惊人的秘密来。我们得将这一秘密,尽快告诉娉娉、婷婷他们知道才好。”

  钟离雨说:“不错,我们是应该尽早告诉她们。但这事也不可使太多的人知道,不然,一旦让邵老贼知道了,不知他会作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起码他会残忍地杀害一些知情者,毁灭一切证据,并反咬一口,说我们无中生有,恶意中伤,挑动武林中不明真相的人,从而又掀起一场风波。因为至今在武林中,仍有不少的人受他的假象迷惑,不会相信我们所说的一切。何况他还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其中不少是各大门派的弟子,武林中的高手,侠义道上有一定威望的人物。就算他不这样做,也可以一走了之,依然给江湖留下无穷后患,我们要追杀他,到时又得费一番力气了!”

  小神女听得点头说:“不错!我们可不能打草惊蛇,得认真想办法对付这老贼才好。”

  钟离雨说:“对!我们不击则已,要一击必中,令他原形毕露,无从逃脱。”

  猫头鹰在屋角听到他们的对话,真是又悔又恨又痛苦。当时他的确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以为对一个将死之人说的话,必然万无一失,谁知这个小妖精竟然是装的,从而令自己上当。想不到自己纵横江湖多年,竟然栽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手上,这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可现在后悔已晚,自己别说逃跑,就是连自杀的力气也没有。除了跳崖跳水,想上吊也难以办到。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只求速死。并且也打定了主意,到时他们要带自己面对教主作证,自己什么也不说,更矢口否认说过这样的话,希望这样,使教主免对自己家属的残害。

  小兰却注意到他在屋角的表情,对钟离雨和小神女说:“你们两个可别像这贼子一样得意忘形了,在他面前什么话也说出来,不怕他万一给人救走了,说给邵老贼知道?”

  钟离雨说:“对!他虽然已成废人,但嘴巴没有哑,手也能写字,真的叫人救走,可是一个祸害。我们应该将他关到偏静的地方才好,不让回龙寨和黑风教人知道。”

  这时,小三子已弄好晚饭进来,一见钟离雨和小神女回来了,惊喜地说:“哦?你们回来了?那个猫头鹰呢?没捉回来,让他跑了?”

  小神女说:“你放心吧,他跑得了吗?你看,那不是他么?”

  小三子看了看屋角蹲着的猫头鹰:“原来你们已将他活捉回来,这太好了!这一下,我们可要追问他可怕毒药的来源。姓厉的和那云雾居士,都说毒药是他给的,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钟离雨说:“小兄弟,先别问他,现在最好将他单独关在一处僻静地方,不让任何人看见他,知道他。追问毒药的事,以后慢慢来。”

  “好!你们将他交给我好了!”

  小神女问:“你有地方关他?”

  “有!这个潜龙寺,我里里外外都搜查过了,将他关在一间杂物室里最好不过了。那里僻静,也没什么人到过。”

  “三哥!我跟你一块去。”

  小神女从屋角提起猫头鹰,跟着小三子出去。不久,小神女和小三子双双回来,还从厨房里端出碗筷和热腾腾的饭菜来,饭菜虽然简单,他们四人在灯下却吃得分外的开心。

  饭后,他们商议了一下今后的行动和如何审问贼人的事。小兰说:“审问这些贼人恐怕不容易,他们会什么也不说,尤其是寺里的那一群假和尚,会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钟离雨蓦然想起,急问小三子:“你将他们全关进地窖里,有没有检查过他们口中是否含有毒药?”

  “有!他们都是些小角色,口里没有毒药!”

  “小兄弟,我多少有点不放心,我们去地窖看看怎样?”

  小三子说:“他们不会自杀吧?”

  小神女说:“我们去看看的好。”

  他们点燃了火把,来到地窖。当小三子打开地窖里,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味迎面扑出,钟离雨暗说:“不好!里面出事了。”便对小兰等人轻说,“你们先在外面,我进去看看。”

  小神女说:“我跟你进去。”

  “也好,但要小心了!”

  他们两人暗运真气护体,一前一后走入地窖。在火光之下,只见那十来个假和尚,全部尸横地上。小神女讶然问:“谁进来将他们全干掉了?”

  钟离雨略微翻看了一两具尸体,似乎都是为人用掌力击毙。蓦然间,在尸体之中,一个人浑身是血骤然跃起,面目狰狞地以力袭击钟离雨。幸而钟离雨早有防备,以单掌相迎,双掌相碰,一下将这浑身是血的偷袭者震得横飞,撞在石壁上,惨叫一声,摔下来时,已是一具尸体。同时,后面的小神女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袭击,小神女轻轻一闪,避开了他的袭击,顺势出指,一下便封了他的一处要穴。这个袭击者,一下成木偶般不能动了,但他的面目,也同样狰狞可怖。

  经历这一次,钟离雨和小神女更提高了警惕,凝神静气,以防尸体之中,还有人不顾死活地扑来。半晌,丝毫不见动静,看来尸体之中,再没有活人了。钟离雨和小神女仍不敢掉以轻心,又一一检查过所有的尸体,的确全都死了,才放下心来。

  他们在火光下打量开来。袭击钟离雨的竟然是那一个满口念“阿弥陀佛”的假主持,而袭击小神女的却是那个受了伤的所谓悟法假和尚。小神女在拍开了他的要穴时,又重新点了他另一处穴位,令他只能说话而不能行动,不像初时似木偶般的不能说也不能动。

  小神女问他:“这些和尚是怎么死的?是你杀了他们?”

  悟法傲然地问:“不错!是我杀了他们!”

  “你怎么这般残忍,连自己人也杀害?”

  “哼!谁叫他们有的怕死,有的变心,所以我和主持一一将他们全杀了!”

  “那你怎么不自杀?”

  悟法哼了一声,不回答。钟离雨说:“别问他了,他和主持仍想趁机逃跑哩!所以混在死人堆中,准备我们进来时骤下杀手,然后再逃出去。”

  悟法凶残地说:“这是你逼得我们这样干的!”

  小神女问:“我们怎么逼你了?”

  “因为你们要一个个检查尸体,看看有没有活人,逼得我和主持不能不出手了!”

  “你不能假装死吗,那不骗过了我们?”

  钟离雨说:“小妹,别说傻话了。他们装死,怎骗得过我们?除非他们会龟息之功。看来他们不会这门功夫,所以才骤然出手,希望一击而中,伺机逃走。”

  小神女问悟法:“是不是这样?”

  “不错!正是这样。要是你们看一眼就离开,就没有这样的事发生。”

  小神女说:“你这毫无人性的贼和尚,想得倒很美的。你以为你们还能逃走吗?说!你现在想死还是想活?想活,只要你说出你们的教主是谁,我可以放过你。”

  “哼!别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会说出来!”

  “那你是想死了?”

  “要杀要剐随便,又何必多问!”

  小神女一下拍开了他的穴位:“那你去死吧!”

  悟法见小神女竟然拍开了自己的穴位,一怔问:“你不屑杀我?要我自杀?”

  “你不是想死?不过,你千万别想逃出去。”

  悟法这一只恶狼,目露凶光,又骤然跃起,狰狞地说:“老子就是死,也要你这小丫头跟老子一块死!”双掌如电似的拍向小神女。钟离雨急说:“小妹,小心!”他本想出掌,但小神女早已出手了,身似幻影闪开,出手再也不留情了,一掌就将这假和尚拍得横飞起来,掉下来时,已变成了一具尸体。因为小神女这一掌拍击,虽然用劲五成,已震得他心脏全碎,身躯横飞起来时,已是一具尸体了。不像钟离雨,只用劲二成,不想取那主持的性命,谁知他的脑袋撞在石壁上,头破血流而死。

  悟法一死,这地窖真的再没有一个活人了。小神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这贼和尚,我本来不想杀你,这是你自己寻死,怪不得我了!”

  钟离雨一笑:“小妹,我们走吧!”

  他们转了出来,小兰一见便问:“地窖里的人怎样了?”

  钟离雨说:“全死了!”

  小三子一怔:“什么?全死了?”

  小兰却问:“我好像听到你们在问话,这是怎么回事?”

  钟离雨将地窖里的事一说,小兰不禁皱了皱眉:“这两个凶残的匪徒,竟然忍心将他们手下人全杀死了,还想趁机而逃,太可恶了!他们死了活该!”

  小三子却惊震了,暗想:要是自己一个人进地窖里看,一定会遭到这两个恶僧的毒手,而让他们逃了出去。看来自己以后面对黑风教人,真的要步步小心,时时警惕,不然,自己死了是小事,让他们逃了,可坏了大事。

  小神女却说:“这里没事了,我们快去看看姓厉的和云雾居士,不会他们也自杀了吧?”

  小神女说;“不管他们会不会,我们也要去看看。同时我还想他们悔过自新,弃暗投明哩!要是他们能明白过来,更能给邵老贼致命一击!”

  钟离雨说:“好!我们分头去看,你和小三兄弟去看那糟老头儿,我们去看那姓厉的。我这个过去的小飞盗,曾经在雁门关,与鹰爪门的掌门人打过交道,不多不少都有点交情,说不定能劝得他转到我们一边来。”

  小神女说:“这太好了!那我们分头行事。这个傲气的糟老头儿,我和小三哥曾经对他也有过救命之恩哩!”

  小兰听了感到惊讶:“小妹,你几时对他有过救命之恩了?”

  小神女将自己在猫儿山那一处山坡下,如何扮大头山妖,惊跑了白无常,救了林中飞狐,以后又如何与小三子一起,救了云雾居士的事说了。小兰和钟离雨听得笑起来。钟离雨说:“好好,你们有这一层的关系,去劝说他就更好了!”

  小兰也说:“看来这个傲气的云雾居士,也并不那么坏,他起码能知恩图报,事后去寻找你们,不同猫头鹰坏得不可救药,恩将仇报,反而想要了你的命。”

  于是他们便分头行动。小神女和小三子来到了云雾居士的房间,只见云雾居士独对寒灯而坐,不知是在暗暗运气冲开穴位,还是闭目养神。小三子见他没事,首先放下心来。

  云雾居士听到门响,睁眼一看,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走了进来。他对小三子几乎不感兴趣,但对小神女的来到,却感到讶然。首先是小神女一脸的天真可爱,双目含笑,又像一只彩蝶般扑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不能不感到讶然。跟着又是小神女甜甜的声音说:“老公公,我来看你啦!”

  “什么?你来看我?”云雾居士感到更愕然了。

  小神女含笑说:“是呀!我是特意跑来看你的!”

  云雾居士为人孤傲,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唯独对小孩子,却十分喜爱,尤其是对一派天真的小女孩。要是在以往,小神女这般甜甜地叫他为老公公,他准会乐哈哈地和她攀谈起来,将自己身上最好的东西给她,以博得她的高兴。可现在不同了,云雾居士受困在一间房子时,穴位被封,行动不便,何况又在这么一个深山古刹的夜里,怎会有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来看自己了?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十分困惑地问:“你来看我?小姑娘,你是谁家的孩子?你认得我老头子么?”

  小神女说:“老公公,我怎么不认识你呵?要不我跑来看你干吗?”

  “你真的认识我?”

  “老公公,我当然真的认识你啦,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云雾居士摇摇头:“小姑娘,我真的不认识你。小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没认错你。老公公,你仔细瞧瞧,看我是谁?”

  云雾居士不由在灯下,仔细地打量起小神女来。看了半晌,仍然想不起在哪里看见过这么一个天真无邪而又可爱的小姑娘。

  以云雾居士这样的武林上乘高手,他本来可以一眼就认出小神女。何况小神女还曾经救过他。但是小神女和小三子救他时,是苗家人的打扮,又是在黄昏的树林中,因而一时认不出来。他第二次见小神女,便是前不久小神女救猫头鹰时。他当时只见一条娇小玲珑的身影,骤然从天而降,这一行动已使他惊异万分。但在猫头鹰逃走后,这位武功惊人、行动宛如灵猫似的身影,又像闪电似的消失了,看不出小神女的面目来。云雾居士根本不会想到眼前的小神女,就是那位救他的苗家小姑娘,当然更想不到同时也是那位行动敏捷、轻功绝顶、救了猫头鹰的娇小身影。两者之间,差别太大了,怎么也联系不起来。云雾居士看了半晌,仍摇摇头说:“小姑娘,我没见过你,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哎!老公公,你再想想。你不记得几个月前,你在猫儿山那山坡下的树林中,我和我哥将你从树干上解下来吗?”

  云雾居士这下更是惊愕了。因为这一件事,是他毕生难忘的。他又再次打量着小神女,似乎依稀记得了这么一副天真无邪的可爱面孔。只是那个小神女是一副害怕的表情,现在满脸是可爱的笑容。他睁大了眼:“你们就是那一对苗家小兄妹?”

  “是呀!老公公,这下你想起来了吧?”

  云雾居士简直不敢相信:“你们是小哥小妹?”

  “是呀!”

  云雾居士更困惑了。先不说小妹怎么会在夜里跑到这深山古寺中来,单是小哥,就令他困惑不已。这个小哥,与那自称“夜游神”的夫妇在一块,还协助他们将自己关到这房间里,怎么会是曾经救过自己的人了?便问:“你是特意来看我?”

  “是呀!我听我哥说,寺里捉住一位老公公,好像是我们曾经救过的老公公,所以我就跑来了。一看,果然是你这个老公公,半点也没有错。”

  云雾居士苦笑一下说:“小妹,小哥,老夫多谢你们的好意了!”

  “老公公,你不高兴我们来看你吗?”

  “不不!老夫怎会不高兴的?不过……”

  “不过什么?老公公,我不单来看你,也想来救你呀!”

  “你们来救我?”

  “是呀!要不,我干吗在夜里央求我哥来看你?”

  “你们怎么救老夫出去?”

  “放你走呀!”

  云雾居士又苦笑一下:“小妹,小哥,要是老夫能走,早已走了,也用不着你们来救我。小妹,小哥,老夫再次多谢你们好意,你们走吧,不用管老夫的生死了。”

  “哎!我们知道了是你,又怎么不管你的?老公公,你不想走吗?”

  “小妹!老夫想也没用。老夫的穴位,不知那妇女用的什么奇门点穴手法,令老夫提不起气来,举手无力,更不能快跑。就算你们扶我出去也没有用。”

  小三子这时说:“老公公,只要你以后不再为那个什么黑风教干坏事,我可以求他们放了你。”

  云雾居士顿时目光一闪,面露傲气说:“你以为老夫甘愿受他们驱使么?”跟着又垂头丧气地长叹一声,“老夫是身不由己,不得不如此。”

  小三子问:“老公公,你是不是受到了他的威胁了?”

  “哼!要是单单是威胁,老夫才不买他们的帐。老夫过去一向是独来独往,又怕过谁了?可是现在……”

  小神女从怀中掏出那一瓶从猫头鹰身上搜出来的毒药,倒出了两颗所谓的“神丸”来,问:“老公公,你是不是受这种神丹所控制了?”

  云雾居士一见,顿时两眼发光,惊讶地问:“小姑娘,你怎么有这种丹的?”

  “是从猫头鹰身上得到的呀!”

  “猫头鹰?”

  “就是昨夜你见到的那一位教主的使者呀,他不是给你这种丹么?”

  “不错!正是这种丹。老夫不明白,老夫不知几时得了一种怪病,非这种丹不能治好。”

  “老公公,你以为它真的是能医治好你怪病的神丹吗?”

  “难道不是?”

  “老公公,它是一种可怕的毒药。”

  “什么?可怕的毒药?”

  “是呀!它是由一种罂栗,又名魔鬼之花的毒汁提炼而成,初时服下,令人精神大振,精力充沛,飘飘欲飞。可是过了一段日子,就浑身没劲了,会异常难过,鼻涕口水一齐流。一旦服了它,又精神大振了,干什么都有劲。这样一来,就会中毒更深,以后非这种毒药就不能过日子。老公公,你是不是这样?”

  云雾居士听得愣了半晌不能出声。最后说:“不错!正是这样。”

  “老公公,你今后再也不要服这种毒药了,不然,就会中毒更深。黑风教的教主,就是用这种可怕的毒药来控制你,任由他们来摆布你。到了最后,你中毒太深了,就变成一个废人,对他们失去了作用,他们就不会再理你了,任由你毒发而异常痛苦地死去。”

  云雾居士听得心头惊震不已,又恨又怒:“要是这样,老子先拼了他们!”

  “老公公,到时你毒性发作,浑身没劲,你拼得了他们吗?他们随便打发一个人,就可以杀了你,你能拼吗?何况黑风教的教主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你知道他在哪里?怎么去找他拼命?”

  “老夫可以等候他的赐药使者到来,活捉了他,不怕他不说出他们的教主!”

  “这没有用。既然是教主的使者,恐怕他就是死也不会说出来。对了!老公公,我还想问你,是不是每次赐药给你的,都是这个猫头鹰?”

  “不是,有时是他,有时不是他。”

  “那么说,你是从来没见过教主了?”

  “老夫只见过他一次,是一个……”云雾居士说到这里,顿时疑心顿起,望着小神女,问:“小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怎知道这是毒药了?”

  “老公公,你是不是疑心我了?”

  “你是一个苗家的小姑娘,夜里能跑来这深山古寺,老夫早就应该怀疑你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姑娘了!说!你是什么人?”

  “老公公,你是不是认为我是来害你了?”

  “害不害,老夫不敢说。但你们两个,起码是那一对夫妇打发来的,目的想向老夫问出黑风教的事情。”

  “老公公,要是我们想问黑风教的事,根本就不用来问你。因为我知道黑风教的事,比你还多。要不是我们见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做人还有点良心,又是黑风教中的一个受害者,我才不来看你哩,更不会来救你!”

  “你们真的想来救老夫?”

  “当然啦!”

  “好好!就算你们真的想来救老夫,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是江湖上哪一户人家的子女?”

  “我说出来,你会相信吗?”

  “是真是假,老夫可以辨出。”

  “好啦!老公公,我们也不再瞒你了。我们是贵州古州城侯府中的人,在江湖上,我就是人称的侯三小姐,我哥就是人称的侯三少。”

  云雾居士顿时更讶异起来:“你们就是侯三小姐和侯三少?”

  “你不相信?”

  云雾居士不禁在灯下又再次上下打量起小神女来。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天真无邪可爱的小姑娘,竟会是那武功奇高、轻功称绝的侯三小姐!这可能吗?要是说他们是一般武林人家的儿女,甚至说是那一对自称夜游神夫妇的儿女,云雾居士还有点相信。说是侯三小姐,云雾居士就有点不相信了。他笑了笑说:“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侯三小姐是什么人?”

  “你见过侯三小姐了?”

  “老夫虽然不曾见过,但她的英名,老夫早已如雷灌耳,听得多了。她可以说是当今武林少有的一位出类拔萃的小女侠,击败过铁衣僧,超绝的轻功和莫测的武技,令丐帮有名望的门长老也折腰,更令那武林中少有的一流上乘高手、老夫也不敢去招惹的万峰山恶毒双仙,也叹服其神技,不再与猫儿山的人为难。连天下第一寨的邵老寨主,也对她尊敬如上宾,礼遇有加。这么一位惊震当今武林的小女侠,举世少有。可是小姑娘,你一双目光,似乎没有深厚武功的神蕴,反而你哥,多少还有点神蕴,但其武功,也不过如此。你们怎会是侯三小姐和侯三少了?”

  小神女笑着说:“原来这样,老公公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真的是人称的侯三小姐,绝不会骗你,也没有必要骗你。”

  “难道小姑娘也称侯三小姐?与那位名动江湖的小女侠同名同姓?”

  “好了!不管同名同姓也好,是不是你认为的小女侠也好。我和我哥,的确是诚心诚意来救你,希望你摆脱黑风教人的控制。”

  “你们想老夫摆脱他们,除非你们有化解这种毒药的良药。对了!老夫还想问一句,你们怎知道这是毒药了?”

  “我是请九龙门的毒掌门人检验出来,不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可怕毒药。老公公,毒掌门所说的这种毒药的毒性,是不是跟你服下的一模一样?”

  “不错!是一模一样。”

  “那你相信我所说的话了?”

  “既然毒症相同,又是天下有名毒药门派的人检验出来,老夫又怎不相信?不知九龙门的人有没有化解这种毒药的解药?”

  “老公公,我老实告诉你,你听了别难受,也别恼怒。”

  “那么说,九龙门没有这种解药了?”

  “不但没有,就是黑风教,也没有解药。因为这种可怕毒药,是没有解药的。”

  云雾居士听得怔住了:“没有解药?他们制造这种毒药来干什么?一心要人死?”

  “老公公,这就是黑风教人用心险恶之处。他们这种毒药也舍不得乱给一般人服用。黑风教教主自己就不会服,他的忠诚手下,也不会服;只有像老公公这样江湖上的一流上乘高手,而又难以控制的,才暗暗给你们服下。如果你没利用价值了,就会丢开你不理了!”

  云雾居士听得恨恨地说:“他们怎么这般歹毒,暗害老夫?老夫趁现在还有精力,跟他们拼了!既然是死,老夫就死得痛快。”

  “老公公,你想化解这种毒药,也有办法。”

  “哦?有什么办法?”

  “就是今后再不去服用它!”

  “那毒性发作了怎么办?”

  “那就靠老公公的坚强意志了!”

  “意志?”云雾居士摇摇头说,“小姑娘,老夫不是没疑心过这所谓的神丹不是真正的解药,有一次曾经不去服用。可是毒性发作了起来后,老夫难受、痛苦,到后来无法控制自己,只有服下了它才能解除痛苦。”

  “要是老公公再坚强地捱下来,碰也不去碰这种毒药,那就好了!”

  “那老夫不会难受、痛苦而死去?”

  “老公公,这种毒要是中毒不太深,它不会置人于死,只使人感到痛不欲生而已。挨过这一段痛苦,说不定就会化解了自己体内之毒,以后会慢慢如常人一样,再也不用服用它了!”

  “要是老夫无法控制自己呢?”

  “老公公要是信得过我,我会给老公公强行戒毒。”

  “怎么强行法?”

  “将你关起来呀!当你真的痛苦受不了时,我就点了你的昏睡穴,让你好好地大睡一场,醒过来就没事了!”

  “好!小姑娘,只要你能给老夫完全化解了这种毒,你要老夫做什么也愿意,别说点了我的昏睡穴,就是用刀砍了老夫也愿意。”

  “老公公,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夫虽然干了不少坏事,但从来说话算数,决不食言。”

  “老公公有这样的决心,我会将老公公带到我姐姐那里去,她比我更有办法给你化解身上的毒,令你像以往一样纵横江湖,再也不受任何人控制了!”

  “哦?你姐姐?”

  “就是侯府的大小姐呀!她对江湖上所使用的各种毒药很有研究,目前她正在家里研制克服这种毒药的解药。到时,说不定你不用忍受痛苦,就化解了你体内之毒。”

  “要是不能呢?”

  “就只好强行给你化解了。总之,你不会因这毒而死去的。对了,老公公,我这里还有两颗慕容家的玉女黑珠丹,要是你真的毒发受不了,不妨服下一颗试试。”

  云雾居士又睁大了眼睛:“慕容家的玉女黑珠丹?那不是武林至宝,可化解天下万毒的丹吗?”

  “是呀!可它从来没有化解过这种可怕的魔鬼之花的毒。但愿它能够化解就好了,那你就不用受痛苦了!”

  “小姑娘,你怎么得到慕容家这种武林至宝的?”

  “老公公,你不会怀疑我是去偷的吧?放心,这是慕容少夫人穆婷婷姐姐给我的。她担心我在江湖上走动,一时不慎,中了奸人之毒,所以给了我几颗防身。”

  “你称穆婷婷女侠为姐姐?”

  “是呀!因为我与她结拜为姐妹了。”

  “小姑娘,你真的是小女侠侯三小姐?”

  “哎!到现在你还不相信呀!好了,我先给你拍开穴位!”

  云雾居士刚想说,这是独门的点穴手法,可不能拍。可是小神女小小的玉掌,已拍在他身上了,一股和煦而带强劲的真气,输入云雾居士的体内,顿时冲开了被封的穴位,并且令人精神大振。云雾居士又是傻了眼。他到底是江湖上的一流上乘高手,一下就感到,单是小神女这一股掌力,小神女一身浑厚无比的真气,便可想而知了。何况小神女在运气的刹那间,目光一闪而逝的神采,神蕴异常,他不能不相信眼前的天真小姑娘,就是近来名动武林的侯三小姐了!

  云雾居士一跃而起,激动地向小神女深深一拜。小神女慌忙说:“老公公,你怎么啦?你不怕折了我的寿吗?”

  云雾居士说:“恕小老头有眼无珠,不认识小女侠的庐山真面目,刚才的言语,请小女侠宽恕。”

  “老公公,你这样说,那不见外了吗?”

  “不不!小女侠两次相救之恩,小老头永世也不敢相忘。大恩不言谢,今后小女侠有用得着小老头的地方,尽管吩咐好了!”

  “老公公,别这样说。目前,我要将你带到我姐姐处,让她来化解你身上的毒。其他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

  “小女侠的吩咐,小老莫不听从。”

  “老公公,你今后别对我这般的客气了。你叫我为小姑娘,我称你为老公公,大家随随便便,像自己人多好?”

  “好好!小老过去也是不耐烦世人的俗礼那一套的。”

  这样一来,小神女总算将这江湖上的一流上乘高手,从黑风教中争取了过来。不禁十分的高兴。小神女将两颗玉女黑珠丹递给他说:“老公公,这是你所说的武林至宝,你可要好好收藏了。”

  “不不!这样的无价之宝,还是小女侠保存的好,小老不敢领受。何况这是穆婷婷女侠给你防身的,万一真的有事,小老的罪过不更大了?”

  “你收下吧。要是我姐姐一时还没有将解药研制出来,你又痛苦得无法忍受,用它来化解一下不更好吗?再说,我身上还有两颗哩!”

  “既然这样,小老惭愧地收下了。不到万一,我绝不敢服它,因为它太珍贵了!”

  “不不!老公公,人的生命才更珍贵。”

  小神女这样一句话,却对云雾居士震动极大。这个亦正亦邪、纵横江湖的人物,他何尝将人的生命视为珍贵了?凡是顶撞自己、得罪自己的人,他一怒之下,就随随便便将人杀掉。至于邵家父子这一类的人物,更将人命看得一钱不值,他们杀害一个人,简直不当一回事,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小神女不知道自己这样一句话,引起了云雾居士如此的震动,从而令他今后不敢乱伤人命。她又对云雾居士说:“老公公,你知不知道那个自称‘夜游神’的是什么人?”

  “哦?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我穆婷婷姐姐的兄弟呀!”

  云雾居士这一下更震惊了,问:“他就是武林中人称小飞侠,曾与黑豹聂十八大侠联手扑灭了天魔教的风云人物?”

  “是呀!就是他了!”

  “原来是他!”云雾居士自言自语地说,“那小老败得不冤了!”跟着又问小神女,“自从大洪山一战之后,他与聂大侠双双失踪,不再在江湖上露面,武林中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他怎么在这一带出现了?”

  “他就是为了追查黑风教的事而来。”

  云雾居士叹了一声:“有他出现,恐怕黑风教的覆灭指日可待了!”

  “哦?真的吗?”

  “小女侠,你恐怕不知道,小飞侠的出现,销声匿迹多年的黑豹聂大侠,也会相继出现。单是他们两位奇人重出江湖,已令江湖群丑们惊震了!何况他们的身后,还有穆氏姐妹双女侠,慕容一家,再加上你们这两位名动武林的小女侠兄妹两人,也在与黑风教为敌,黑风教的覆灭,怎能不指日可待?小女侠,就算没有小飞侠和黑豹的出现,单单是你们兄妹两人,已够黑风教人头痛了!”

  “老公公,你太夸奖我们了吧!”

  “不不!小老从来不轻易赞人,更不屑去说些阿谀奉承的废话。小老所以这样说,的确是你的出现,令黑风教人惊震与讶异。自从你在风雨桥上将黑风教的两位使者击毙击伤之后,黑风教人莫不时时在提防你,当然也莫不时时在计算和要暗害你。可是出他们意外的是侯府突然变卖家产,你们兄妹俩突然在江湖上失踪了,令黑风教的人一时无法找寻。不久,又风闻侯府遭到了一伙莫名其妙的鬼脸帮人抢劫,不单是你们兄妹两人,就连侯府的人,也无法追踪了。”

  小神女含笑问:“我后来参加武林大会,黑风教的人就不注意我了吗?”

  “他们怎不注意?只不过有顾忌,一时不敢去动你。”

  “哦?他们有什么顾忌了?”

  “小女侠,你知不知道黑风教人为什么神秘异常,不敢公然在江湖上公开活动?”

  “是呀!我也感到十分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开活动?”

  “就是因为有顾忌,只能在暗中活动了。第一个顾忌,就是怕惊动了慕容家的人;第二个顾忌,就是怕招惹了邵家的回龙寨。他们特别叮嘱黑风教人,千万别去罪得了这两处的人物,要避开他们。小女侠,你去参加了回龙寨的武林大会,黑风教虽然注意到了,但也不敢去动你,怕引起回龙寨人的注意或报复,何况参加武林大会的,还有中原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慕容家的人也在,所以更不敢去动你了!”

  小神女听了一笑说:“原来这样!”但心里却说,黑风教怕慕容家是真的,但忌讳回龙寨的人,完全是一种假象。看来云雾居士尽管为黑风教人利用,却不知道教主是谁,更不知道邵老贼是黑风教的教主了。不然,他就不会这样说了。恐怕他连教主的真正面目也没有见过。邵老贼在这一带,可以说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见过他的人不少。云雾居士不能没见过。要是他见过黑风教教主的真面目,必然会认出邵老贼来。

  小神女忍不住问:“老公公,你见过邵老寨主没有?”

  “见过,他还带人来亲自拜见我,用重金来聘请我为回龙寨办事。只是小老一向闲散惯了,更不愿受人约束,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所以一口拒绝了,不为他所用。”

  小三子问:“老公公,那你怎么又为黑风教所用了?”

  “小兄弟,说来话长。从那次后,小老怕回龙寨的人再来罗嗦,便干脆出门远游。想不到在阳明山中,蓦然碰上了一位面目无表情的黑衣老者,拦路要与小老比试武功,说要是胜了他,就让小老过去,要是败了,就得为他干三件事,小老……”

  小神女一笑说:“老公公,你别说了,我已知道你们的比武结果。你不但败给了他,还受了伤。他好心地给你服下了这种能迅速止痛提神的神丹,令你的伤势很快好起来!”

  云雾居士愕然:“小女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有一个人,同你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

  “哦?是谁?”

  “江湖狂生。”

  “什么?是他?”

  “老公公,不过他比你幸运,没有服下他这害人的神丹,不然,他也会像你一样,受黑风教教主控制和利用了!”

  “小老怎知道这个黑衣老者居心这般的阴险歹毒?给老夫服下的竟然是这种可怕的毒药!小老今后非找他算帐不可!”

  这时,钟离雨和小兰双双走了进来,听到云雾居士后面的两句话,已知小神女将这亦正亦邪的一流高手劝服过来,不禁相视微笑。钟离雨笑问:“云前辈,你今后找谁算帐?不会是在下吧?”

  云雾居士一听,慌忙说:“钟离雨大侠,别误会,小老说的是找黑风教教主算帐。”

  “我还以为是在下哩!不过,我这个夜游神,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什么钟离大侠了?”

  小兰嗔了他一眼,对云雾居士说;“云前辈,你千万别介意,他这个人,一向说话不正经,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也不分什么场合,尽说些浑话。”

  云雾居士笑着说:“小老也素闻钟离雨大侠的个性,洒脱闲逸,喜爱说话,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小老怎么又会介意了?”

  小兰说:“云前辈不见怪,我就放心了!”

  小神女问:“兰姐姐,那个姓厉的怎么样?”

  钟离雨说:“放心!放心!经我这个夜游神一点化,他完全醒悟过来了。”

  小兰又说:“你正经一点好不好?你以为你真的是什么夜游神吗?你以前不过是一个小飞贼!而且是个不正经的小飞贼!”

  “哎哎!你怎么连我的老底也翻了出来?我明明是得人喜欢的小飞侠,怎么成了一个不正经的小飞贼了?”

  “你真是老鼠上天平,谁喜欢你了?”

  云雾居士和小神女、小三子,见他们夫妇这样,都不禁好笑起来。有他们夫妇两人在,不管任何严肃的场合,也会轻松起来,响起来一片笑声。

  小神女笑着说:“兰姐姐,你既然知道雨哥为人这样,干吗还和他这般的认真?那姓厉的,真的醒悟过来了?”

  “小妹,其实那姓厉的,早已不满和厌恶黑风教教主的行为了。可是他不单受可怕毒药的控制,他师父一家人的性命,也操纵在黑风教教主的手中,不得不由黑风教人的摆布。要不是为了他师父一家人的安全,单是毒药,他会宁死也要反叛黑风教了!”

  “兰姐姐,那么你答应为他师父一家人解除生命威胁,他就毅然跟随我们对付黑风教了?”

  钟离雨说:“不不!他是一条硬汉子,并没有要求我们去救他师父一家人。是我毛遂自荐,愿为他效劳,以解除他的后顾之忧。他就咬牙切齿地要与黑风教人为敌了!”

  小神女关心地问:“那他身上中的毒怎么办?你没和他说清楚?”

  “他对自己个人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他虽然这样,我们可不能不管呀!”

  小兰说:“小妹,你放心,我们告诉他,我们有办法解除他身上的毒。”

  小三子:“那他怎么样?”

  钟离雨说:“他当然是激动不已了,这还用问吗?”

  小神女说:“好啦!雨哥,兰姐,我们叫他过来,一块商议对付黑风教的事,好不好?”

  “好好!我正想这样。但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将云前辈说服了过来,所以过来看看。”

  小三子说:“那我去请厉英雄过来。”

  这一夜,他们一共六人,在云雾居士所住的房间里,在灯下商议对付黑风教的事。在议论之中,钟离雨和小神女等人听出,云雾居士不但不知道黑风教教主的真正面目,就是教主的出没地方也不知道,只知道教主是一个面无任何表情的黑衣老者,武功在自己之上。而且自从那次见过面后,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教主。每次,不是白无常以商人面目和他联系,分派任务,便是由其他的使者与云雾居士接头,就是赐“神丹”,也是事先叫他到什么地方见面而已,不知道黑风教的真正老巢在何处。所以云雾居士知道黑风教的事情不多。从某方面来说,他不是真正的黑风教人,只是一个受人利用的杀人工具。至于厉志行,他虽然是黑风教主贴身的四大护卫武士之一,接近过教主,知道的事情,也比云雾居士多。但他同样也不认识教主的真正面目,因为他每次跟随教主时,教主都戴上了不同的面孔。他是凭事前之约,到某一处去保护教主,或者由另一位使者通知的。他甚至疑心,自己所跟随和保护的人,是不是真正的教主。他只能执行命令,其他的事不敢多问,就是他和其他的三个同伴,互相之间也不敢多问,更不敢打听对方的来历。大家都心中有数,你提防我,我提防你,根本没有什么真情可言。

  看来,成为教主身边前后的护卫武士,也没得到教主的信任。就是信任,也有层次的不同,就别说黑风教其他的下属人员了。只有像猫头鹰这样死心塌地的忠实爪牙,才知道教主的真正面目,不时代行教主之事。而厉志行,恐怕是四大护卫中最不为教主信任了,要用毒药来控制。而猫头鹰这样的手下,就不用服这种毒药。

  黑风教教主有这么一套严密控制手下人的办法,怪不得江湖上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真面目,令人感到他行踪神秘、出没莫测,甚至武林中知道的人也不多。连黑风教的人,也没有几个能知道,回龙寨中的人,恐怕知道他的人就更少了。

  当小神女说出黑风教教主,就是回龙寨的邵老寨主时,云雾居士和厉志行两人听了,简直是不敢相信。他们睁大了眼睛,惊愕地问:“是他?”

  云雾居士随后说:“这不可能,邵老寨主是侠义道上的知名人物,是武林中的仁义长者,怎么会是阴险恶毒、手段残忍的黑风教教主了?他们两者之间,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没半点扯得上。”

  厉志行更是愕了半晌。自己不时接近的教主,令人感到汗毛直竖、心存恐惧、行踪异常神秘的人,竟会是武林中大名鼎鼎、天下第一大寨的侠义仁厚寨主了?这可能吗?不会是侯三小姐弄错人了?这要是真的,太过令人惊震了,也实在令人感到可怕。他问小神女:“小女侠,你这是听谁说的?”

  小神女说:“这是你们认为是教主的代行使者猫头鹰说的。”

  云雾居士问:“什么?是他说的?”

  厉志行怀疑地说:“小女侠,不会是这个贼子胡乱咬人,有意中伤邵寨主了?他的意图,恐怕是挑动你们和回龙寨的人不和,这也是黑风教人惯用的手段。他们血洗侯府的商队,就是意图嫁祸给猫儿山的众好汉,或者给湘西言家。就是想借你们的手,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小神女问:“你们知不知道猫头鹰现在身份是什么?”

  云雾居士说:“他不是教主的使者吗?”

  “不错!他的确是黑风教教主的使者,同时也是邵老寨主身边最为信任的身边护卫。他这次,就是奉邵老寨主之命,从回龙寨中出来而到这里。”

  “是猫头鹰对你这样说?”

  “不!是我和我三哥亲自从回龙寨暗暗跟踪他来到了这里。”

  云雾居士说:“那么,邵寨主是黑风教教主是真的了?”

  厉志行:“小女侠,不是在下有太多的疑心,在下知道黑风教有一条极为可怕的酷刑:凡是本教的人,至死也不能说出黑风教的秘密来,不然,自己不但身受酷刑,也累及了他的亲属子女,一个个将不得好死。这样惊人的大秘密,他会轻易说出来吗?就是你用刀架在他的脖了上,他宁愿死也不会说出。”

  小神女只好将猫头鹰说出这事的经过,一一详细地说了出来。又听得云雾居士和厉志行愕然不已。厉志行说:“看来,这事可能是真的了!”

  钟离雨问:“你怎么认为是真的了?”

  “钟离大侠,在下虽然不大了解猫头鹰的为人,但他有这么一个特点,他对一个将死的对手,更喜欢用残忍的手段,从精神上去折磨对手,将对手所要知道的秘密,都说了出来,令对手心灵感受更大的痛苦而死,他才感到称心如意。这并不是他得意忘形的大意,是他性格如此,对人有一种虐待欲,这恐怕也是天意,令他碰上了小女侠,说出了这天大而令人震惊的秘密来!”

  钟离雨说:“虽然这样,我们也要谨慎从事才好,不可大意了。尤其是潜龙寺之事,不能让邵老贼知道了,以免另生事端。我们最好先麻痹这老贼一下。”

  小神女问:“怎么麻痹这老贼?不见猫头鹰回去他会怎么想,潜龙寺之事,他恐怕迟早都会知道。”

  “这事得赖云前辈和厉兄相助了。”

  云雾居士和厉志行几乎同时说:“钟离大侠,别这样说。消灭这老贼,也是我们的本分,不但为自己雪恨,也为天下人除害。”

  钟离雨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众人一听,几乎是一齐赞好,拍手赞成。

  第二天一早,厉志行写了一份机密报告,以飞鸽传书向外送出。潜龙寺本来就有这种信鸽,一旦有事,可以迅速向教主报告。

  信鸽飞走之后,小神女、小三子和云雾居士、厉志行四人,带上蒙了眼睛的猫头鹰,并且还将他装进一个大麻袋之中,先行离开潜龙寺,赶回听泉山庄。

  尽管猫头鹰已成废人,难以逃走。但万一他走了出去,对歼灭黑风教一事影响可就大了,不得不这样对待。小神女所以留下他的性命,除了以后能与邵老贼对证之外,更想从他口中问出制造毒药的地方,彻底根除这一可怕毒药。

  在他们一行四人之中,以小神女的武功为最好,其次是云雾居士。厉志行的武功虽然比小三子高,但轻功却不及小三子。他们提着大麻袋,施展轻功,转眼已去百里之遥,在崇山峻岭森林中穿插而行,避开了任何的江湖人士,回到了听泉山庄。

  韦珊珊和章总管一见他们兄妹两人双双回来,十分惊喜。章总管首先问:“三少、三小姐,你们怎么回来了?外面的事都了结了?”随后却以疑问的目光打量云雾居士和厉志行两人。

  小神女笑着说:“章叔,外面的事,十画还没有一撇哩,怎能这样快就了结了的?”随后又对韦珊珊说,“姐姐,我们这次回来,可有事要麻烦你了!”

  “哦?三妹,什么事要我做的?”

  “姐姐先别问,现在我先介绍两位武林前辈给姐姐认识。”

  小神女将云雾居士和厉志行先后介绍给韦珊珊、章总管相识,然后将他们中了可怕的毒之事一一说出来。最后问:“姐姐,你研制这种解毒药,现在进行得怎样?”

  韦珊珊说:“有一些眉目了。我在一些兔子身上试验过,似乎起了作用。”

  小三子惊奇地问:“姐姐,你这么快就制出这种解药来了?”

  “说起来,这还全靠慕容老庄主和莫老夫人的大力相助哩!”

  小神女问:“什么?慕容老庄主和莫老夫人也知道这事了?”

  “我也不知他们怎么知道的。他们派出了好多的人手出去,给我找寻和购买种种我需要的药回来,还给了我一些玉女黑珠丹,混入在其他的解药之中,从而起了化解这种毒药的作用。”

  小神女大喜说:“姐姐,你真的制出这种解药来,无疑为武林造福,将解救很多武林高手,真是功德无量了!”


 

 
分享到:
刘备牺牲老婆小孩感动老百姓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三字经39
羊5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孝庄与多尔衮只是偷情失身绝无下嫁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