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女传奇 >> 第五十三回 武林大会

第五十三回 武林大会

时间:2014/5/23 7:06:10  点击:2178 次
  上回说到小神女叫丐帮的门长老千万别这样。邵老寨主含笑说:“这正是应了武林人士所说的一句话,不打不相识了。来!我们重新坐下商议大事。”

  这时在场的精英们,对小神女已是刮目相看了。他们目睹了小神女不可思议的武功,初时的轻视、不以为然的目光一扫而光,换上的是赞赏、敬佩的目光,更加没有人要向小神女挑战。就算是自感武功高过小神女的,但见到小神女的轻功那么超绝,身法那么奇诡莫测,人又异常灵巧敏捷,自知怎么也伤不了小神女,说不定反而像老怪物那样栽在这个小丫头的手上,那更是自讨没趣。门长老败在侯三小姐手上,仍有颜面,那是他不识侯三小姐的真面目。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自己再去挑战,万一败了,只落得为人耻笑。

  各位在场的掌门人,也暗暗佩服邵老寨主不愧是武林中的人杰,能慧眼识英雄,重才而不重名声与身份,怪不得他亲自去迎接侯家兄妹,还视为上宾,礼仪有加,真正做到礼贤下士。恐怕也是回龙寨这几年兴旺、强盛的原因。怪不得各处的奇人异士,甘愿投到回龙寨来,愿为他父子效命。

  邵老寨主见小神女一手漂亮出色的武功,更是喜不自胜,向小神女和小三子一一介绍在场的各派掌门人和当今武林极负声望的侠义人士。当介绍到点苍派时,老怪物说:“邵寨主,我老怪物不用介绍了。这个小精灵,不!不!应当是侯三小姐才是,我老怪物曾经与她交过手。”她故意问小神女,“你总不会连我也不认识吧?”

  小神女笑着说:“您老不说,我真的不记得了。您好吗?”

  “好好!我老怪物吃得、跑得、睡得,有什么不好?想不到几年不见,你长高了,人也漂亮了,我几乎认不出你来。我老怪物想和你再玩一次猫猫,怎样?”

  “好呀!有机会我一定陪你玩。不过,你一定捉不到我。”

  “哦?为什么?”

  “没为什么!因为您老了!我却长大了呀!”

  “你别小看我老怪物,我是越老越古怪,这一次再比,你一定输给我。”

  小芹不满地嗔了他一眼:“你有个完的没有?这次是武林大会,谁有时间和你捉猫猫玩?”她又对小神女说,“小女侠,你别跟他胡闹,他是越老越不正经。”

  众人又是忍俊不禁。点苍派的掌门,真是武林中的老活宝,哪有半点掌门人的风度?简直是个长不大的顽童,不过众人是见惯不怪而已,知道他性格一向如此,也不与他计较。

  邵老寨主介绍完后,更将小神女、小三子安排坐在自己的身边,以示与众不同。他问至化禅师和丐帮、武当两位掌门人:“刚才大家商议如何了?”

  至化禅师说:“刚才各位议论了一下,还是由邵老施主担当重任,率领群雄扫荡猫儿山群匪,为江湖除害。”

  邵老寨主连忙推辞说:“老朽无德无能,何能担此重任?少林寺一向是武林中的北斗,禅师又是德望最高的。依老朽看,还是请禅师当此重任,武当、丐帮两位掌门人为副,率领群雄,为武林除害。老朽愿尽犬马之力,率领手下,听从禅师的调派。”

  “老施主此话错了!老衲素闻老施主仁义过人,富有谋略,天下群雄归心。何况这次大会又是老施主广发武林帖而召开,老施主不担当,何人能担当?老衲除了武功略有外,只会坐禅念经,对行军打仗的事一概不懂,更无调兵遣将之才。请老施主千万别推辞了!”

  华山派掌门逍遥真人说:“邵寨主,你是这里的主人,对猫儿山的地形地势以及猫儿山众匪徒的实力,谁也没有你了解得这么清楚,你不担此重任,恐怕谁也担不了。”

  “不不,老朽顶多成为各位的军师,提供一些意见而已。担此重任,老朽实在不敢。要不,请武当、丐帮两位掌门来担当此重任。”

  武当掌门和丐帮帮主连忙推辞。老怪物站起来说:“你们这样你推我让,推让到何时?要不,我老怪物来担当怎样?”

  小芹连忙说:“你这老东西,给我安分些好不好?你担当?你担当得了吗?你只懂得胡闹。要是给你来担当,你不知胡闹到什么程度,众人才不跟你胡闹。”

  小芹的话,正是在座众掌门的话,只不过不方便说出来。的确,论武功,老怪物是一流,在江湖上也有声望;论到率领三军,指挥作战,怎么也轮不到他。叫他作为一位冲锋陷阵的猛将还可以,率众却不行,就是独当一面的猛将也不行。

  恐怕在座的各掌门人和其他一方的知名侠客义士,率领三军作战,也没有几人能胜任。他们只是武林中的侠士,顶多是一派的掌门人,而不是军事家,只能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反而邵老寨主,却有这方面的才干,能指挥群雄作战。

  穆婷婷这时说:“姨父,别说芹姨反对你,我也不赞成,谁知你稀里糊涂的带我们去哪里胡闹了?说不定半路上,在一家酒馆里一闻到好酒,你什么也不记得了,饮得像一只醉猫,给人捉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老怪物愣着眼说:“我戒酒行不行?”

  小芹说:“你能戒吗?你醉了,宁愿要酒,也不要我。”

  群雄们一听,不禁哑然失笑。这时燕四娘进来报告说:“寨主,少寨主派人来说,时间已到了,各地群雄已纷纷去狮子坪等候各掌门人到场开会。”

  “好好!我们马上就去。”

  华山、峨嵋、崆峒三大派掌门人说:“邵寨主,你别再推让了,这次率领群雄,由你来带领,不然,就冷了众人的心。”

  其他在座的人几乎一致附和。邵老寨主见此情形,只好说:“既蒙各位厚爱,老朽只有愿意担当了,今后有不当之处,望各位指点和大力支持,共完成此义举。”

  崆峒派杜掌门说:“寨主不必客气,我们听从调遣就是。”

  邵老寨主深深向在座所有人一揖:“老朽在这里先多谢各位了!”

  其实他内心里满怀高兴,他筹谋已久的计划,总算初步实现。担当此次统帅,不啻为今后武林盟主奠下了一块稳固的基石,今后自己便名正言顺,令出将行,谁敢不服从?不然,猫儿山人的榜样,就是其结果。

  这样,他率领中原武林七大名门正派、四大武林世家及一些在武林颇有名望的侠义人士,从凌霄楼出来,前往狮子坪举行武林大会的盛典了。他的左右,竟然是小神女和小三子相随,邵老寨主有意给他们特殊的荣誉和地位,不但视侯家兄妹为一派的大师,身份与各名门正派的掌门人并列,更显出对他们的熟络亲切,有意让别人看出他们已是自己的人。

  穆婷婷和小神女相视会意一笑,婷婷用密音入耳之功对小神女说:“小妹,你这次够荣耀和光彩了!”

  小神女也用密音入耳之功回答说:“姐姐,我才不要这份荣耀与光彩,要不是为了引蛇出洞,我才不来哩!这种荣耀与光彩,变成了一条绳子,捆绑了我的手脚,弄得我浑身不自在,无端端的变成了一个小大人,夹在这么多糟老头中间,实在不舒服。”

  狮子坪,是高霞山群峰之中一块颇为平坦的大草坪地,可容纳上千人,离回龙寨不到一里之地,翻过一道山坡便到。这里也是回龙寨的练兵场。现在狮子坪上各种彩旗飘扬,四周山头山坡人头涌涌,都是没收到武林帖的武林人士及看热闹的人士。进入草地的,都是各处接到武林帖的群雄,在草坪四周席地而坐,围成了一个大圆圈。草地中间,摆放着一排围成一个大半月形的靠背太师椅,那是各大门派掌门人、武林四大世家和有名望的侠义人物坐的地方,当中摆放了一张铺着红丝绸的八仙桌。这是邵家父子特意安排的,表示座位无主次之分,大家一律平起平坐。与以往武林大会不同的,只有中间桌子旁的一张坐椅,才是由这次大会推选出来的统帅坐的地方,以便和大家说话。

  这次武林大会,可以说是武林百年来的一次盛会。上一次武林大会,是由峨嵋派发出武林帖,在青城山召开,声讨九幽小怪(详情请看拙作《神州传奇》一书),那次大会给自称九幽小怪的慕容小燕破坏了。以后又在峨嵋山金顶上召开过一次。从此以后,武林中再没召开过这样的武林大会了。以后虽有飞鹰堡堡主也召开了一次,那根本不是什么武林大会,到会的人也少,为的只是攻打龙门薛家,不成大会(详情见拙作《奇侠传奇》),最终以飞鹰堡主诸葛仲卿身败名裂而结束。

  而这次武林大会,与青城山的武林大会最具规模,并且人数最多,到的各门派也最齐全,除了昆仑、恒山两大派没派人来参加外,连武林四大世家都有人来参加,是一次空前的盛举,百年难得一次的武林大会。

  狮子坪上,真是人山人海,喧哗热闹,就是坐在身边的人,不大声说话,对方也听不清楚。突然,喧哗之声一下静了下来,人们一看,是邵老寨主带着各大名门正派的掌门人和武林四大世家人鱼贯进场了。最为抢眼的是披着红袈裟的少林寺至化禅师,还有就是穆婷婷了。四周人头簇拥,议论之声又起,其中指指点点谈论的是四周山坡上的各处江湖人士和草莽英雄了。他们是不在邀请之列,是前来看热闹、见识世面和瞻仰武林名侠义士、目睹各门派掌门人风采的。

  一位青年壮士指着进场的穆婷婷问身旁的一位中年大汉:“宏叔,你看那位神采飘逸的中年妇女,是哪一派的掌门人?”

  大汉看了一下说:“什么?你连她也不认识?”

  “我认识还问吗?”

  “她就是曾经动天地、惊鬼神、大闹中原武林的神秘女侠之一的穆婷婷女侠。现在,她已是慕容家的少掌门夫人了,极少在江湖上出现。”

  青年惊喜地问:“扫平熊耳山,令七煞剑门一夜之间在江湖上除名的,就是她了?”

  “不错!就是她。不过,令七煞剑门除名的主要人物是黑豹大侠聂十八。”

  “宏叔,这次聂大侠有没有来?”

  “聂十八是位世外高人,怎会参加这次武林大会?他自从铲平天魔教后,便隐退在山野之间,不复在江湖上出现了。他是名士之流的人物,像开创汉朝百年天下的张良,功成身退,不与人争雄。”

  青年壮士失望地说:“我真希望能看聂大侠一眼,哪怕是死也愿意。”

  中年大汉宏叔说:“平儿,你现在能目睹当今众多武林一流的人物,已算是终生有幸了!”

  他们身旁不远的草地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一身剑客游士打扮,本来饶有兴趣地遥望进场的各掌门人的。听到青年壮士平儿的话,不由朝他们打量了一眼。这对夫妇,正是不露真相的钟离雨夫妇,钟离雨含笑地说:“小伙子,你不用死,有可能在今后见到聂大侠的。其实,他也和一般人一样,没什么特别。”

  平儿惊喜地问:“大叔,你见过聂大侠了?”

  钟离雨说:“见过,见过,他面貌平常得很,没有小兄弟英俊漂亮。”

  “大叔取笑了,我怎敢和聂大侠相比?一个人的面孔漂亮有什么用?我爹说,一个人主要是心地美,我就感到聂大侠的心地比任何人都美。”

  “哦?他怎么美了?”

  “聂大侠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哎!这种美呀,每一个侠义人士都可以做到。”

  “但聂大侠就不同。”

  “他有什么不同了?”

  “因为他能令所有邪恶凶残的人都惊震,功成身退,不与人争雄呀!”

  钟离雨一笑:“原来这样,我还以为聂大侠有什么特别的美法呢。”

  “大叔,你不会瞧不起聂大侠吧?”

  “我怎敢瞧不起他的?”

  宏叔大概不满钟离雨的话,但又不好发作,对平儿说:“平儿,你看,邵老寨主出来了!”他用这话打断了平儿与钟离雨的谈话。

  平儿往草坪上望去,有点惊奇地问:“宏叔,这么一次难得的武林大会,怎么邵老寨主将他一对孙儿孙女也带在身边的?不怕人说话吗?”

  宏叔大概也有些讶异,不回答,他也不知怎么回答。当各门派掌门人对号入座时,这一对少男少女竟然坐在邵老寨主身边,与极负盛名的掌门人竟然平起平坐。平儿惊奇地说:“宏叔,看来他们不是邵老寨主的一对孙儿,邵老寨主对他们十分的恭敬有礼呢!”

  这一点,不但平儿见了惊奇,就是坐在草坪上的各处群雄,也感到惊讶:怎么邵老寨主对这一双少男少女如此看重?与名动武林的各大门派掌门人并驾齐驱?在草坪上四周席地而坐的群雄,哪一个不是在江湖上成名多年的英雄侠士?如武当的七子,丐帮的几位长老,少林寺的十八高僧,峨嵋派的五大高手,随便哪一个在江湖上走动,都令人惊畏,就是武林中一些小帮小派的掌门人,也只能席地而坐,不能与九大名门正派掌门人和四大武林世家人物并排而坐。这一对少男少女是何方神圣?如此受到邵老寨主的敬重?人们纷纷议论和嘀咕起来。至于四周山坡上不受邀请的江湖侠士、刀客浪子,绿林中的豪杰人物,更是窃窃私语,惊讶困惑。

  钟离雨说:“他们当然不是邵家的人,邵家要是有这么一对武林新秀,更是睨视群雄、傲看武林了!”

  平儿问:“大叔,他们是什么人?”

  “哦?你们没听说过贵州古州的侯府么?”

  “古州侯府?”

  不但平儿一脸茫然,就是在他四周的一些江湖剑客刀士也愕然了。显然这些人都不是这一带的江湖之客,不知道古州侯府之事,将目光投向了钟离雨,想听听有关这一对少男少女的事。钟离雨慢慢说:“不错,古州侯府,听说是一户积善人家,这一对少男少女,就是侯府的侯三少和侯三小姐。”

  有人又问:“积善,就能受到邵老寨主如此的敬重?”

  钟离雨一笑:“邵老寨主并不是敬重侯府的积善,而是敬重他们的武功。”

  “他们的武功很好么?”

  “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传闻能力举千斤鼎的铁衣凶僧,去侯府强行化缘,给侯三小姐打得负伤而逃,再也不敢在江湖出现。”

  四周的人群,有的不知道铁衣凶僧是何许人。一位麻衣汉子惊讶地问:“看来她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能击败沾衣十八滚的铁衣凶僧?”

  有人一声冷笑:“铁衣凶僧又算得什么?在下刚才还听说,侯三小姐在回龙寨的凌霄楼与丐帮的门合长老比武,她能让门合长老先出手三棍,然后只出手三招,便将门合长老成名的打狗棍也夺了去!”

  众人更是惊愕不已,在座的游侠刀客、草莽英雄,谁不知丐帮的门合长老,是丐帮十大长老的首席长老,地位与金帮主平起平坐,手中的一条打狗棍,抖出的招式真是神奇莫测,有“三棍定乾坤”的美名。侯三小姐竟然先让他出手三招,然后又夺过了门合长老手中的打狗棍,其武功可想而知了。

  有人问:“兄台,你怎么知道的?”

  这汉子一笑:“在下有位朋友,是回龙寨邵老寨主身边的一位武士,在下来这里时,碰上了他,是他亲口告诉我知道的。”

  有人说:“要真是这样,那就怪不得邵老寨主那么敬重她,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也没意见了。”

  平儿叔侄两人对小神女更有某种羡慕、神往之色。

  在众人的议论之中,少寨主邵震山宣布武林大会开典,他内力颇为深厚,音沉而声远,四周山头山坡上的人们,莫不听闻。顿时鞭炮齐响、锣鼓齐鸣,彩旗摇舞招展,群雄不由静了下来。群雄们颇为关心的是,这次大会推选的武林盟主是谁?谁负责指挥扫荡猫儿山的战斗?论德之高,首选的是少林寺的至化禅师;谈到武功的出众,又数慕容家的少庄主慕容白和穆婷婷夫妇了;说到仁义长者之风,非邵老寨主莫属。至于武当、丐帮、峨嵋等掌门人,也各有所长。究竟谁是这次大会的盟主?众人又纷纷猜测议论。

  鞭炮响过之后,群雄们便静听邵震山的下一个宣布。蓦然间,草坪进场的一条路上,人们纷纷大喊大叫,争相走避,仿佛见到了极为可怕的怪物野兽,奔走逃命,场外的秩序顿时大乱,后面的人撞倒了前面的人,又引起怒骂和打斗。所有的人一时惊愕起来:难道有人前来捣乱这次武林大会?

  小神女也暗暗惊讶:谁来破坏这次武林大会了?是猫儿山的人?他们这样做不愚蠢么?林中飞狐不可能这样做,不是猫儿山的人又是谁了?总不会是钟离雨叔叔和兰姨吧?莫非是江湖狂生不忿气,又转回来了?

  一时之间,大会没办法继续下去。邵震山皱皱眉,对负责大会秩序、安全、保卫的燕四娘说:“燕堂主,你快带人前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燕四娘应声便带人前去。不久,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大路,燕四娘的两位佩刀侍女在前面开路,燕四娘陪着一对打扮得花花绿绿、手足尽戴上镯子的苗人装束的母女进场,后面跟着的更是一队妖异的男女武士,男的剽悍凶狠,女的妖艳娇美,有的更是媚眼乱飞。群雄一看,又是哗然。名门正派的人士,更是个个皱起了眉头。原来是贵州九龙门毒蝴蝶母女两人,带人赶来参加武林大会了。

  他们的服饰鲜艳夺目,已叫人惊奇,而他们的怪异作风,却令人头痛害怕。原来他们到来时,外面的人已围得水泄不通,尽管有回龙寨的人在前引路,可是锣鼓声、鞭炮声响彻入耳,人们根本听不到。这下,九龙门的小公主毒蜻蜓发怒了,她一下将两条有毒的小青蛇抖了出来,娇喝着:“你们再不让开,是不是想死了?”

  人们回头一看,顿时吓得大叫起来,纷纷走避散开。九龙门的武士更将一条大蟒蛇放了出来,由蟒蛇吐着蛇信,嗤嗤地在前面开路。胆小的人一见吓得魂飞魄散,就是一些江湖人士,虽不怕毒蛇毒物,但一见是九龙门的人,也不敢去招惹他们,害怕自己不知几时中了毒也不知道,也纷纷走避。这样一来,场面顿时便大乱了。

  燕四娘带人前来时也吓了一跳,一看,是九龙门的掌门人毒蝴蝶来了,远远便拱手说:“原来是蝴蝶夫人前来,在下有失远迎,请恕罪!”而那条大蟒蛇,却昂起头,朝她嗤嗤地吞吐蛇信。她身后的两位佩刀侍女,更吓得面无血色,远远站着。

  毒蝴蝶却欢笑地说:“燕堂主,我没有来迟吧?”

  “不迟!不迟!蝴蝶夫人正来得及时。”燕四娘看了看那条蟒蛇,说:“请夫人收起这条龙吧,别将在下吓坏了,惊了众人也不大好。”

  毒蝴蝶一笑,叫一位武士将毒蟒蛇收起,同时也命令所有人将所有的毒物也收起来,说:“燕堂主这下可以了吧?”

  “在下多谢夫人!夫人,请!”

  燕四娘便带毒蝴蝶母女及其手下人入场。邵家父子也接到报告。九龙门也是武林中的一大门派,有百年的根基,尽管在侠义人士眼中看来,不属于名门正派,也行侠义之事,只是行为作风带邪气而已,报起仇来,他们更是不择手段。邵家父子不敢轻视,为表示与其他掌门人一视同仁,不但自己起身迎接,更叫人安排两张坐椅,请毒蝴蝶母女两人坐下。她们的手下人,自然在草坪一角的草地上席地而坐,一阵骚动,便平息下来。

  接着邵少寨主便高声宣布第二项事,说回龙寨的老寨主,经各大名门正派掌门人和武林四大世家等人一致推举,担任这次武林大会的主持人,率领天下群英,征讨猫儿山,还江湖上一个公道。他最后宣布:“现请邵老寨主出来和大家讲话。”

  少寨主声音一落,首先是回龙寨的人噼里啪啦拍起手来,同声欢呼,其他门派的人,为敬重当地主人,也拍手欢迎,以免失礼。至于一向服从回龙寨的湖广一带的群雄和一些小帮派,更热烈鼓掌欢迎。他们和回龙寨的人一样,认为自己的首脑荣任这次武林大会的主持人,无疑是武林中的盟主,是湖广武林人士的荣耀,也是自己的荣耀。回龙寨,经过这次大会,更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寨了!今后江湖上,谁敢不给回龙寨人的面子!这也是邵家父子十多年来,把回龙寨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寨,变成天下闻名的第一大寨,初步实现了第一个理想,第二步便是成为武林盟主、统率武林,称雄江湖了。

  邵老寨主在热烈的欢呼和掌声中站起来,先向四面八方的群雄们拱手相谢,然后徐步走到中央桌旁站着,这时的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白发飘飘、满面微笑。他暗运真气发言,真是中气充沛、声达数里,狮子坪所有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他一身内力非常深厚,不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他十分谦虚地说:“老朽蒙各大门派掌门人礼让,推选为这次大会的主持,实在愧当,再三推辞不得,只好厚颜担当。还望天下的群雄大力支持,鼎力相助,为武林除害,为天下百姓造福。老朽先在这里,向各位多谢了!”说完,又再次抱拳拱手,向四面八方的人们相谢。

  群雄又是一阵欢呼,回龙寨的更是挥动彩旗,敲锣打鼓,人群人有人高呼:“邵寨主,你放心好了!我们全力支持你!听从你老的调遣,荡平猫儿山,为江湖除害。”

  邵老寨主拱手说:“多谢!多谢!”他略略清润了一下喉咙,又扬声说,“这次大会的主要意图,是扫平杀人放火、危害百姓、十恶不赦的猫儿山匪徒。老朽的浅见,在动武之前,还是以仁义行先,先礼后兵。我们以大会的名义,向他们送去一封书信,劝其改邪归正、自行解散,烧毁山寨,从此之后,永远不得危害人间。这样,便减少双方的人员损失,不致血染山野。”

  邵老寨主的话音一落,首先少林寺的至化禅师连念“阿弥陀佛!”说:“善哉!善哉!老施主真不愧江湖上人称仁义长者,此举善莫大焉,体现苍天好生之德,我佛慈悲为怀,老衲首先赞同。”

  穆婷婷笑着说:“邵寨主真是熟晓孙子兵法,此乃不战而能屈人之兵,实为上策。”

  邵老寨主说:“婷女侠过奖了!老朽是不学无术之人,怎谈得熟晓孙子兵法?老朽只不过不忍多伤人命而已。”

  小神女说:“邵寨主,我也赞同呀!这办法太好了!”

  老怪物板着脸说:“我老怪物看就不好!”

  “哦?它怎么不好?”小神女问。

  “因为它行不通。”

  “行不通?”

  “小丫头,猫儿山的人会乖乖地自动投降,自行解散吗?既然行不通,它有什么好?”

  邵老寨主说:“万里掌门,老朽也知道,在江湖上,武林中,尤其是对十恶不赦的匪徒来说,是没有什么公理可言,最后要凭武力来解决。老朽所以召开这次武林大会,就是邀请天下英雄,共同声讨猫儿山众匪徒,首先在武功实力上占强大的优势,令他们有所惊畏和害怕,希望能不战而令他们屈服。老朽之举,虽然是行不通,也不妨试试。这也是老朽所说的,先礼而后兵。”

  门合长老说:“就是猫儿山匪徒屈服,我老叫化也不答应。”

  至化禅师说:“阿弥陀佛!门合长老的意思是—”

  “我老叫化的道理比一字更浅: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要不,我丐帮姚长老的一条命,不白白丢了?”

  武当派门下的弟子也说:“我们云道长惨遭匪徒暗算,尸横猫儿山中,就算放过了其他匪徒,但杀人凶手和主使者绝不能放过,血债血偿,要他们偿还我们云道长的一条命来!”

  回龙寨的几位堂主和一些长老几乎同声说:“还有,我们雷堂主和几十个弟兄性命,更惨死在鹰嘴峡下的山野中,岂能白白放过了他们?我们要林中妖狐和九重掌的人头来祭奠他们的英魂!”

  峨嵋派掌门松阳道长也说:“尽管我们仁慈为怀,但猫儿山的几位魔头,也要他们自尽以谢天下,不然众怒难平,也给今后武林留下后患。何况我们送去的书信,他们未必看在眼里。”

  更有的人说:“邵寨主,跟这伙十恶不赦的匪徒讲什么先礼后兵?干脆我们去扫平他们好了,永除后患。不然,何必召开这次武林大会?”

  门合长老的一句话,顿时挑起了人们仇恨的怒火。看来这一场江湖上的仇杀,势难平下来。小三子暗暗为猫儿山人的性命担心。初初,他听到邵老寨主的一番话,还满怀希望。希望就此将一场可怕的仇杀平息下来,以后再慢慢追查杀害姚长老、云道长的真正凶手,将神秘活动的黑风教揭露出来。现在,他感到难以制止了。自己一向不敢在大庭广众说话,就是想说,也不知怎么说才好。他的目光,不由望着小神女、慕容白、穆婷婷和老怪物夫妇了,希望他们能站出来说话。谁知他们一个个静观不语。难道他们是在观察这些人中,谁是神秘的黑风教人么?

  小三子忍不住轻轻地问小神女:“妹妹,你怎么不说话了?”

  小神女轻说:“现在我能说什么话呀!”

  “那就眼看他们掀起一场血腥的大仇杀?不知有多少人无辜惨死在刀光剑影之中了,你能不理?”

  “你放心,我相信婷姐姐和雨哥他们会有办法制止的。何况还有一阵风叔叔和聂十八大侠他们在外面哩!”

  “那我们怎么办?”

  “看呀!”

  “看?”

  “当然是看了,看看躲在暗处的黑风教人怎么跳出来。”

  “这里真的有黑风教人?”

  “没有,我们参加这次武林大会干吗?你以为我很喜欢和这些一本正经的糟老头们坐在一起么?”

  小神女的回答,小三子听了很有同感。要不是为了追踪黑风教人的踪迹,他不想也害怕来参加大会,弄得他现在浑身不自在,拘拘束束的像一个正经的小老头儿似的,不敢多说,也不敢多动,浑身难受极了!他又轻问:“你看,这里哪一个是黑风教人?”

  “哎!我要是能看出就好了!”

  小三子一听,也感到自己这么问是多余的,要是黑风教人这么容易看出来,就不成为神秘的黑风教人了。他有点不敢相信,在座的这些名门正派、侠义人士当中,会有黑风教人?要是说场外四周山峰山坡上看热闹的人们中,会有黑风教人,那是半点也不出奇,但他们会跳出来么?

  他们兄妹在轻声低语嘀嘀咕咕时,场面又起了变化,邵老寨主以深厚的内力说话,将群雄们议论和说话声压了下去。他说:“老朽理解诸位愤怒的心情,对猫儿山十恶不赦的几个魔头,我们的确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但我们是侠义道上的人,不管有血海深仇也好,有亲人惨死的悲痛也好,有义忿填胸的愤怒也好,我们也应该先冷静下来,对匪徒们不能不教而诛。老朽的意见,还是先礼而后兵,尽仁尽义。当然,我们也不能指望一纸书信,他们就乖乖举手投降,元凶自尽以谢天下。我们作两手准备:派出我们这次大会特使,去猫儿山向匪徒们下书,善言相劝,请他们悬崖勒马,改恶从善,免令生灵遭受屠杀;另外我们云集这次大会的英难和众多高手,兵分四路,向猫儿山进发,四面包围,形成泰山压顶之势。他们要是顽固不从,负隅顽抗,我们已算仁至义尽,只有一举而歼灭群匪,将匪巢夷为平地,彻底根除这一伙危害人间的匪徒。老朽是希望万不得已才交战,期望我们大会的特使下书劝说成功,不费一兵一卒而铲除人间祸害。这样,就避免无辜的人死于兵刃之下,也使人间不再添孤儿寡妇。到万不得已用兵时,我们最好派出武功高强的上乘高手出阵,以武功先惊破了敌胆,威慑众多匪徒,令他们弃械投降,避免过多的伤亡,将敌我双方的伤亡,减少到最小最小的数目。老朽所以邀请天下群雄,举行这次武林大会,目的就在于此,望在场诸位英雄侠士见谅。”

  邵老寨主这一番大仁大义的话,可以说是字字铿锵,掷地有声,在情在理,打动了在场众多英雄豪杰之心,令多少侠义之人心折服。至化禅师更是连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邵老寨主的话音一落,全场顿时爆发了一阵雷鸣似的掌声和欢呼声,人人从心里敬佩了他这一次的所作所为,有的更暗暗说:“邵老寨主真的是武林中的仁义君子,宽仁厚义,今后武林盟主,非他莫属了!”

  连为人机灵、聪明、敏慧的穆婷婷也不禁暗暗感叹:此老可以说老谋深算,善于言辞,极富心机。他这一席话,不但大仁大义,也说明了召开这次武林大会的用意,志在邀请武林中所有的一流上乘高手,以武功威慑猫儿山,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从而也在武林中、江湖上树立了自己的威望。但愿他人如其言,今后言行一致,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要是他真的与神秘的黑风教有什么牵连,这种说似大仁大义的武林枭雄,实在令人心寒,更叫人难以对付,起码难以扭转天下群雄对他的看法。

  小神女和小三子一时间也怔住了。小三子简直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位仁义长者会是心怀叵测的野心家。小三子有点动摇了:不会是一阵风叔叔看错了他吧?是否猫儿山的五位寨主对他有偏见和误解,从而产生了种种过节,加上黑风教人从中挑拨,便造成了他们的势不两立?

  小三子要不是事前与一阵风、宫琼花等人接触过,在邵老寨主这样和蔼可亲的接待下,只听了他这一番言语,真会从心里敬重他的,也会为他效力的。不然,怎会有这么多的人敬重他,甘心愿为他效命?

  小神女却是另一番心情。她以好奇和惊讶的目光打量着邵老寨主,心想:他真会说话呵!小神女不知是先入为主,还是对自己爷爷所说的话从来没动摇过。她认为爷爷对邵家父子的看法与评价不会有错,尤其是她听了父母的一段可怕的经历,说她还在襁褓之中时,邵老寨主便打发杀手叶飞、少寨主来古道野店劝说他们为回龙寨效力,父母不答应之后,当夜里,便出现了十多个黑衣人,自称是朝廷东厂的人,前来捉拿自己的父母。母亲也是在那一场的战斗中丧失了一条腿。要不是爷爷出现,不但父母会惨遭杀害,自己恐怕在树上也被活活烧死了,也就没有了今天的小神女了!邵家父子和东厂的人有没有联系与默契呢?不得而知,但这事太巧合了,令人不得不怀疑。但黑衣人全在那一战死光,想追查没任何证据。父母也不想去追查,只求远离人境,不再卷入江湖的恩怨仇杀中去。当小神女艺成出山时,她父母只叫她小心邵家父子而已。以后她又与一阵风等人接触,了解到铁衣凶僧是邵家父子暗中打发前来追踪小三子的,更坚定了小神女对邵家父子原有的看法。就算邵家父子不干坏事,也不想与他们接近。这次要不是为了追踪神秘的黑风教人,追查那怀有可怕毒药的人,她才不来参加这次武林大会哩!更不想去接近邵家父子。

  现在小神女听了邵老寨主这一番感动人心的话,只是感到惊讶,感到邵老寨主真的人如其言,他可能不是怀有那种可怕毒药的奸险人,也不可能与黑风教人为伍。以他这样的精明老练,怎能屈人之下,受黑风教人的摆布?要是说回龙寨有黑风教人,可能不是他父子二人。而他手下的几位长老或众多的堂主,其中一两个极有可能是黑风教的人,邵家父子不知道而已。或者知道了却故作不知,意在暗中利用黑风教的人,等除掉猫儿山人之后,他就会向黑风教人下手了!以邵老寨主这样的老奸巨猾,不是不可能的。

  当掌声、欢呼声过后,邵老寨主又想说出怎么派人下书、怎么兵分四路的计策时,突然他儿子邵震山走过来与他轻声几句。虽然是轻轻几句,小神女内力深厚,完全听到了,在座的各大掌门人,似乎也听到了,一个个面露惊讶、愕然之色。原来邵震山是在向父亲报告说,猫儿山的少寨主粉面哪咤蓝琼,带人前来参加武林大会。

  这一下,不但邵老寨主愕然,内力深厚的各大掌门以及穆婷婷等人,听了也奇异:这次武林大会,就是为荡平猫儿山而召开,这个小魔头还居然敢带人前来参加?他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还是不知厉害,将天下群雄不看在眼里,前来破坏大会?

  小神女也是愕然:怎么粉面哪咤在这个时候闯来了?他跑来有什么用意?万一交战起来,我出不出面?这样,不坏了追踪黑风教人的大事?她急用密音入耳之功问穆婷婷:“姐姐,我们这下怎么办?”

  穆婷婷用密音入耳之功说:“小丫头,别担心,在座的都是一代大师,侠义中的人,就是邵老寨主,他为了保护自己仁厚长者的面貌,不会向粉面哪咤下手的,就是有人想下手,他也会制止的。”

  也在这时,邵老寨主问:“他现在哪里?”

  邵震山说:“在外面,燕四娘已带人围住了他们,请示爹怎么处理。”

  “唔!他来干什么?”

  “说前来见爹:谈判。”

  “谈判?他带了多少人来?”

  “不多,男女一共六位随从武士。”

  门合长老听得清楚,早已忍不住说:“谈判?现在还有什好谈判的?叫他们准备受死好了!”

  一些内力不深或坐在远处的群雄,听了邵家父子的对答,门合长老又这么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是有什么人来了,顿时愕异相视,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老怪物故作听不到,问:“邵寨主,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人物跑来了?不会是猫儿山的人吧?”

  邵老寨主只好说:“不错!是猫儿山的少寨主,蓝琼这个小魔头带人前来。”

  不论场内场外,群雄们一听,顿时哗然起来,愕然相视,议论纷纷。

  有的人不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问:“这不是真的吧?这个小魔头还敢来这里?”

  有人说:“他是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前来送死?”

  也有人说:“这个粉面哪咤,的确够胆量,这个时候居然敢闯了来,叫人佩服。”

  “他以为他真的是哪咤,有三头六臂,前来挑战?别说在场的各大掌门人,单是他们手下的任何一个弟子,也可将他挑了!”

  回龙寨一些与猫儿山有深仇大恨的人,更跳了起来,对邵老寨主说:“寨主,属下去会会他,将他活捉过来见寨主,用他来生祭我们的雷堂主和惨死的弟兄们!”

  邵老寨主顿时面带微怒,喝声:“这简直是胡闹!你难道不知道,就是两国交战,也不斩来使?我们堂堂一大名门正派,怎能如此对付来谈判的使者?你给我退下去,不得乱来!”

  “是!寨主。”

  邵老寨主何尝不想将蓝琼捉起来?要不是在天下群雄面前,而是在回龙寨,他早已下令将蓝琼抓起来,关押到地牢中去了。现在群雄面前,却不能这么做,不然,自己刚才所说的冠冕堂皇的话,不变成虚伪之辞?言行不一致,能令群雄相信自己?他心里更暗暗怪自己的儿子和燕四娘,不会处理对蓝琼的到来,应该不来向自己请示报告,就在外面将蓝琼一伙人迅速干掉。就算群雄看见听到了,燕四娘完全可以一口咬定说蓝琼这伙人前来破坏武林大会,只好杀了,维护大会的安全,自己顶多骂骂他们,责怪他们一时鲁莽行事不就完了?

  因为邵老寨主已敏感到,蓝琼这次大胆闯来,一旦说出了事件的真相,便动摇了人心,有可能令自己精心策划的这一次武林大会成为泡影,而且后患无穷。要是杀了灭口,起码不会影响这次大会的进展。

  现在在座的各大门派掌门人知道蓝琼已到了,就不能这么处理了,起码得让蓝琼进来说话,到时只能随机应变了。他唯一希望的,是丐帮和武当派的弟子仇恨蒙心,出来与蓝琼为难,不令他将话说下去,能立刻将蓝琼等一伙人赶出大会就更妙。

  这时,邵老寨主为显示自己仁义君子的风度,对邵震山说:“你去请这小魔头进来,但不可失礼了!”

  “是!”邵震山应命而去。

  不久,在全场群雄的目光注视之下,邵震山少寨主颇合礼仪地陪同粉面哪咤蓝琼进入大会中心。在他们身后不远之处,便是燕四娘带领的一排女武士,神情庄严地跟随着,名为护送,实为押解,只要蓝琼有什么轻举妄动,她们便会奋不顾身扑上去的。

  这时全场是一片庄严而又紧张的气氛,并且出奇的静,不论场内场外的群雄,大家都想听听这个猫儿山的小魔头,会说出什么话来,会不会演变成一场血腥的交锋。整个狮子坪,几乎静得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听得出来。

  群雄所看见的,是回龙寨少寨主陪同一位年少英俊、举止大方的公子哥儿似的人物进场。群雄们又十分讶然了。这就是猫儿山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不太像呵!他们以为既然江湖上人称小魔头,必定是神情凶狠、高大威猛、骄横桀骜的人,而这个小魔头,简直是富豪人家的公子哥儿,任何一个大汉,都可以一拳将他击倒。因为他没有半点刚猛乖戾之色。

  蓝琼一进场,令场面顿时生辉,他俊美飘逸,神采奕奕,面容含笑,举止得体,在众多武林极负盛名的掌门人和高手面前,全无惊恐之色,也没目空一切的神态,从容镇定不卑不亢。他可以说是少女们心目中最理想的美郎君了。

  穆婷婷看得也惊奇了,想不到林中飞狐宫琼花生出这么一个俊俏的儿子来,也怪不得飞天狐邢天燕这大丫头这么喜欢他,收他为继儿,还叫鬼影侠丐吴三传他幻影十八变身法了。但不知他人品如何?要是人品不好,空有这样一副好皮囊了,也辜负了上天的赐予。

  蓝琼来到,向在座的各位掌门和大师们深深一揖:“邵寨主,各位掌门和前辈,晚辈蓝琼有礼了!”

  门长老拉长着脸说:“好小子,我老叫化佩服你有胆量敢来这里,难道你不畏死么?”

  蓝琼一笑:“要是晚辈畏死,当然不敢来这里了!”

  武当派的掌门人云风道长问:“你来这里想说什么?”

  “晚辈奉家父家母之命,前来向各位武林前辈请安问好,其次是……”

  门长老“哼”了一声,打断他的话说:“小子,你这份请安问好,我们受不起,而且也不敢受。”

  穆婷婷说:“门长老,我们还是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门长老说:“好!小子,你有话快说!”

  “晚辈奉家母之命,特别向各位前辈说明,我们猫儿山人,不愿也不想与武林为敌,更不想以刀兵相见。”

  “小子,你这话不迟了么?”

  “晚辈认为不迟,现在还来得及。”

  “小子,你少跟我老叫化口罗嗦,回去告诉你的父母,准备等死吧!”

  蓝琼正色地说:“门前辈,晚辈敬你是一位在武林中成名多年的英雄,又是中原武林一大名门正派的长老。但你这种恃强凌弱、蛮不讲理的态度,晚辈不敢恭维,也令人失望,有失侠义之帮的声望。”

  穆婷婷这时说:“蓝少寨主,你知不知在这里召开的是什么大会?”

  “婷女侠,晚辈知道,是武林大会。”

  “它召开的目的是什么?”

  “是要集天下群雄,与我猫儿山为敌。”

  “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来自讨没趣?”

  “只要能平息这一场腥风血雨的相互仇杀,晚辈明知是龙潭虎穴,也敢闯来,哪怕就是死,也不足惜。”

  邵老寨主这时发言了:“蓝少寨主,你真的想平息这场战事?”

  “晚辈的确是为化干戈为玉帛而来。”

  “很好!你真的想化干戈为玉帛,只要你们答应了我们大会的三个条件,并且一一能办到,马上便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晚辈愿闻那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你猫儿山马上自行解散,从此在江湖上除名,以后更不能为害江湖。”

  “第二个条件呢?”蓝琼含笑地问。

  “将杀害姚长老、云道长的凶手和背后的主使人交出来,由武林大会处置。”

  蓝琼点点头:“这一个条件不错。第三个条件呢?”

  “第三个条件,就是你们猫儿山的大小五位寨主,在天下群雄面前,自尽以谢天下!”

  蓝琼仍面不改色地问:“就是这么三个条件?没有其他的了?”

  “就是这三个条件,一条也不可少,只要你们答应了,一场腥风血雨的交战,马上便可以消弥于无形中。老朽可以用厚礼安葬你们五位寨主的尸体。”

  邵老寨主提出的三个条件,无疑是赶人上绝路,发出最苛刻的通谍。别说是猫儿山的五位豪杰,就是黑道上任何一个山寨和门派的掌舵人,也不能接受。

  蓝琼却从容地说:“邵老寨主,晚辈素闻你是一位仁义君子,回龙寨又有天下第一大寨之称,行为做事,讲仁重义,向不滥杀无辜,伤害百姓……”

  回龙寨一位护法长老秦问天立刻打断说:“正因为我们寨主讲仁重义,不想多伤人命,才容你们一伙匪徒为害到现在。不然,我们早早去扫平你们了!”

  回龙寨又一位堂主怒问:“小子,我们寨主所说的三个条件,你是不想答应了?”

  蓝琼说:“不错!我是一条也不会答应,凭什么我们要自行解散?我们自问无罪,更没有理由要我们自尽以谢天下!”

  蓝琼这一说,几乎激怒了在地坪席地而坐的各门派的弟子和一些群雄,除了九龙门人静观微笑不语之外,其他人纷纷怒喝起来,有的问:“你们四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滥杀无辜,怎么无罪了!”

  有的说:“单凭你母亲林中妖狐是七煞剑门的长老,早应该干掉!自尽,已是最为宽容你们了!”

  更有的在人群中怒吼起来:“别跟这小子多说,先将他拿下了再说!”

  跟着有不少人附和同声说:“不错!先将他们全拿下了!不然,他这小子以为天下无人,不将我们在场的看在眼里。”

  就是在四周山坡上看热闹的群雄,也纷纷议论开来,有的说蓝琼不识时务,也有的暗赞蓝琼够胆量。

  蓝琼在这一阵惊涛骇浪的怒喝责骂声中,仍镇定从容,全无害怕之色。他等到众怒声略为小一点时,便扬声说:“天下诸位英雄和前辈们!请息怒,容在下说清楚。”

  门长老怒喝:“小子!你什么话也不用说,我老叫化先问你一句:我们的姚长老是怎么死的?说!”

  武当派的人也问:“还有!我们云道长又是怎么死的?”

  蓝琼说:“晚辈此次前来,除了表明我们猫儿山不想与中原武林为敌之外,就是想说明姚长老和云道长不幸惨死的事情。”

  崆峒派掌门杜冲问:“你们杀害了丐帮的姚长老、武当派的云道长,还想说明什么?”

  蓝琼说:“杜掌门,姚长老和云道长之死,不是我们猫儿山人杀害的,我们同样也为这一事件感到惊讶与愕然。”

  门长老“唰”的一声站起来:“什么?不是你们杀害的?”

  “不错!不是我们干的。”

  回龙寨的秦问天怒问:“小子!你们猫儿山这伙匪徒,杀了人还想不承认?来这里巧辩,你以为有人会相信吗?”

  “相不相信,全在你们,晚辈只想将事情说清楚,我们猫儿山人,也是当地的豪杰,做事从来敢作敢当,是自己所干的,绝对承认,更不巧辩推辞;不是自己干的,也不愿背这口黑锅,哪怕是利刀架颈,也不会承认。晚辈再向各位武林前辈和天下群雄说一句,丐帮的姚长老、武当派的云道长之死,不是我们干的,而且我们也在追查杀害姚长老和云道长的凶手!”

  门长老问:“姚长老和云道长惨死在猫儿山的悬崖之下,不是你们,又是谁干的了?”

  “晚辈要是知道是谁干的就好了!那就会拼尽全力,将他活捉来见各位掌门和天下群雄了。”

  邵老寨主这时说:“蓝少寨主,老朽实在佩服你在天下群雄面前,仍能镇定如常,你真的想追查杀人的凶手?”

  “不错!别说姚长老和云道长是武林中成名多年的侠义人物,就是一般平民百姓,在猫儿山一带惨遭杀害,我们猫儿山人也有责任和义务追查凶手,为死者讨回公道。显然,能杀害姚长老和云道长的,绝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辈,他要是不暗算,那就是一流的武林高手,也不难查到。”

  “哦?说得非常好听。试问少寨主,几时能将凶手查出来?”

  “几时能将凶手追查出来,晚辈就难说了,或者几个月,或者一年半载。”

  邵老寨主含笑说:“其实你们真的要将凶手追查出来,不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将他查出来!”

  “邵寨主这话怎说?”

  “因为这杀人的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你们的二寨主九重掌巫昶,背后的指使人,就是令尊令堂,或者阁下也有份参加。”

  “哦?邵寨主怎么这般的肯定?”

  “老朽听说姚长老和云道长是死于重掌之下,而且是无耻偷袭,量你们五位寨主,就是联手,也不能胜得了姚长老和云道长。就算你们能胜,姚长老和云道长也可以脱身而走,不致惨死在猫儿山的悬崖之下。这完全是你们有计划、有预谋,乘人不备,进行暗袭的结果!”

  丐帮门长老吼道:“小子!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丐帮、武当两派的弟子也纷纷怒吼:“别跟这小子多说,先拿下了他再说。”

  回龙寨的秦问天长老一下从人群中跃了出来,抖展分筋错骨手法,直取蓝琼,想一招就将蓝琼置于无力反抗的境地。谁知蓝琼身边的一位中年武士,以一招巧妙的手法,不但破解了秦问天这招快速歹毒的手法,更将秦问天轻轻扔了出去,冷冷地说:“在下劝秦长老还是千万别乱来的好。有话慢慢说,别动手动脚,坏了气氛。”

  这样一来,不但群雄愕然,连在座的各派的掌门人和众多一流上乘高手也讶异了:怎么小魔王身边有一位如此身手敏捷、出手不凡的武士?秦问天也是在江湖上成名多年的人物,分筋错骨手法令人敬畏,不然,他就不能成为回龙寨的护法长老之一了。他是没提防?还是一心要取蓝琼而不将他身边的武士看在眼里,才如此失手?但不管怎样,以秦问天这样成名多年的高手,给蓝琼身边的一位武士轻易扔了出去,也太丢丑了!

  小神女和穆婷婷他们也不由暗暗吃了一惊,蓝琼身边怎么有如此的上乘高手?怪不得蓝琼敢闯来了!她们不禁打量起这一位中年武士来。一看,又是惊喜了,原来这位中年武士不是别人,竟然是越女剑门的掌门人钟离雨,那蓝琼身边的另一位中年女子,便是小兰了,他们夫妇两人,几时扮成了蓝琼身边的武士,陪同蓝琼直闯武林大会?小神女这一下更放心了,有钟叔叔兰姨护着蓝琼等人,纵使不敌在座的众多高手,也可以脱身而走。何况还有婷姐姐他们在暗中相助哩,自己更不用出面了,全心注意回龙寨人和其他人的行动与说话,希望看出混入来的黑风教人的一些蛛丝马迹来,看谁人的行为最为可疑。

  秦问天长老给扔出去时,回龙寨的其他护法长老和一些在场的堂主一时愕然,他们一听到这位中年武士似乎目中无人的说话,又一下愤怒起来,纷纷跃出,眼见一场刀光剑影的交锋就要开展,场面一下混乱起来。邵老寨主完全有能力可以制止,但他不出声,只是讶异地打量着那位中年武士。他怎么也想不到,蓝琼身边有一位如此的高手,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同时他也感到,猫儿山的人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前,将自己的一位护法长老扔了出去,除了暗暗怪秦长老不小心外,无疑大大丢了回龙寨的面,他希望有人好好地教训这个武士,不然,回龙寨太没面子了!

  小兰“嗖”的一声,利剑出鞘,不屑地看了跃出来的众人一眼,叱道:“你们这样恃众凌人,算是英雄好汉的行为吗?有哪一点仁义侠士的作风?”

  秦问天先是一愣,看看自己没有受伤,一下纵了起来,对其他长老和堂主说:“你们散开,等我来教训这蓦然向我出手的杂种。”他还不认识自己的武功不及,以为只是一时大意,遭了这武士的暗算,同时更想给自己挽回面子,所以他叫众人散开,自己一个人来打发。

  小兰朝他叱道:“你说什么?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谁是杂种了?”

  秦问天一怔:“你——!”

  “我怎样了?你这样骤然向我们少寨主出手,光彩吗?要是我出手,你就不是无伤地摔了出去,而是爬也爬不起来。”

  “好!本长老就先教训你这位泼妇!再教训那杂种!”

  说着,秦问天骤然出手,一招歹毒的招式,就想将小兰抓过来,小兰身形轻闪,利剑刺出,要不是秦问天见机缩手,他这一只爪子便给小兰削了下来。小兰这一招剑式,是地地道道的武当剑派的两仪太极剑法招式。

  秦问天又是一怔:“你,你是武当派门下的俗家弟子?”他不由看了武当派掌门一眼。

  武当派的掌门人云风道长及武当派的人也愕然起来,怎么这个小魔头身边的女武士,竟会是武当派的弟子?她是哪一门下的俗家弟子?不然,怎会太极两仪剑法?至于其他门派的掌门人,更是十分的愕异,武当派有人与猫儿山同流合污么?而且还是一个护卫武士,那不太丢人了?名门正派的弟子,就是怎么的不肖,也不能沦落为一个人身边的护卫武士。

  小兰说:“你简直是胡说八道,谁是武当派的弟子了?”

  “你不是,可是你的剑法……”

  “你以为只是武当派有这一招式,别的门派就没有?”

  “好好!你既然不是武当派的弟子,本长老就没有任何顾忌,放手与你交锋了!”

  “你要是不怕你这一双脏爪子断了,就只管出手!”

  “看招!”秦问天声落手出,又是凌厉惊人的分筋错骨手法。他这一双手苦练了几十年,十个手指,宛如钢爪一般,不但可以将对手的筋骨抓碎,更能将整整一块肉撕了下来。但他碰上的是太乙门下的女弟子,是活该倒霉!小兰不但会太极两仪剑法,更会太乙剑法和越女剑法的精湛招式,在剑法上,真可以说是奇变莫测。她在闪过秦问天的两招以后,剑一出击,就令秦问天主动变被动,转眼之间,小兰只出手三招,不但划伤了秦问天的手,剑尖更点在秦问天的脑门上,娇叱一声:“不准动!”

  剑尖冷冰冰地点在自己的脑门上,剑气更寒彻入心,秦问天哪里还敢乱动?钟离雨急说:“兰妹,千万不可伤了他性命。”


 

 
分享到:
农民皇帝朱元璋的五大历史功绩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1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1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古代皇帝爱情生活揭秘
农夫和蛇的故事3
当康,有牙的小猪状,因叫声而得名。可以预见丰年。《山海经(东次四经)》有载
揭秘唐太宗晚年的荒淫生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