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客传奇 >> 第一回 六盘山上

第一回 六盘山上

时间:2014/5/20 14:07:39  点击:2336 次
这是第一篇
  金瓯缺,

  黄沙漫漫天边月。

  天边月,

  人闪如电,

  刀飞似雪。

  赤地千里西风烈,

  悲愤肠断气结、气难结,

  飞刀怒起,

  草木滴血。

  这是一些民间说书艺人,在茶楼酒馆、街头圩尾说书前所唱的一首“忆秦娥”。说的是在祸乱年代,各地豪强土霸、山贼强盗横行乡里,肆意杀人,弄得民不聊生、颠沛流离、哀鸿遍野。在大漠边上、咸阳古道、川陕甘交界中,出现了一位神秘的刀客。刀客出现之处,往往有一些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或者是令人敬畏的人物,不是暴死在荒野上,就是伏尸在自己的家中。死者往往是一刀致死,身上再没其他伤痕。这是一把快刀,快得不可思议的快刀,甚至连死者在临死之前,也不知道为何人所杀。刀客是谁,莫人知晓。这是继神秘杜鹃八九年后,又一神秘人物在江湖上出现。

  刀客,对武林中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还十分轻视他们。因为凡是为人称为刀客之人,多是一些十分剽悍的凶狠大汉,或者是一些蛮不讲理、任意而为的莽汉。他们对人对世,没有什么正义、善恶、好丑之分,如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在武林人士眼中,他们不过是一群爱玩刀子的人而已,称不上侠客义士,只能称为刀客。

  往往为人们称为刀客之人,绝不足什么名门正派、武林世家的子弟,也不是江湖上什么帮派的人物。他们是一群各自为政的独行者,不受任何帮规门教的约束,将世俗礼教置于脑后。刀客,是武林中人对这些玩刀玩命的人的一种贬义之称。

  刀客,对边陲、大漠一带的人们来说,却又含着错综复杂的情感。有的刀客,令人生畏而害怕,他们是一群在边陲上掠劫为生的马贼,十分残忍的强人;有的是人们敬仰而向往的人物,行侠义之事,在大漠、边关上除暴安良;也有的是某一权势人物豢养的杀手,为钱杀人,不分好坏,甚至滥杀无辜。总之,人们对这些刀客们是敬而远之、畏而避之,不敢去招惹他们。

  刀客们的武功,来路甚杂,有的是自学成才,没任何名师指点,全凭在实战中练就一身非凡的武功。当然他们是从九死一生中闯山来的,身上刀痕累累,用自己的鲜血、亲人的生命,换来的经验和招数;有的是家传的武功,一家世世代代都是刀客;也有的是四处拜访名师、偷学别人的刀法苦练出来的。

  在大漠、边陲一带的男子汉,绝大多数都喜欢玩刀,不玩刀的男人,几乎不能自保,只有任人宰割和遭受饿狼的袭击,也只能窝缩在一处寨子或小镇上,不敢在大漠、边陲上行走。能成为出名刀客的,那是少之又少,犹如浪里淘沙,千人挑一。所以真正成为刀客之人,实在不多。一般玩刀子的人,不敢自称刀客,也不敢与人交锋,除非逼得他进入绝境,才出刀反击自卫。如若不出刀自卫,只有忍受亲人受辱和死在别人的刀下,别无他路可选。尤其是在祸乱年代,更是弱肉强食的社会,没任何公理可说。

  神秘的刀客,却是大漠、边陲一带人们敬仰而神往的一位刀客。人们往往在苦难和绝望中,期盼他的出现。但他却不像中原武林侠义人士那样好打不平,更不像什么侠盗人物,专干一些劫富济贫的事。这位为人们称为神秘刀客的人,他的行为有点像儒家所说的那样,君子救急不救贫,救难不救苦。他的行为十分怪异,神秘而来,又神秘而去。

  神秘刀客是谁?没人知道,也没人见过其面目。但他杀人留下的刀痕,几乎莫人不知,是死者颈上划过一条刀痕,流血不多,却是一刀毙命。这与其他刀客有所不同。

  神秘刀客本来在大漠、边陲小镇出没,近来,也在咸阳古道、川陕边界上的秦岭,巴山一带出没了。这就引起了中原武林人士的注意,尤其是崆峒、华山、峨嵋三派和丐帮、白龙会等高手的注意和追踪。

  神秘的刀客,不但杀害了一些绿林好汉、草莽英雄,也杀害了丐帮,崆峒门下的弟子和白龙会的一些人。这个神秘的刀客,一向在大漠上、边陲小镇中出没,现在他跑到中原来干什么?挑战中原武林权威?想在中原武林中扬名立万?还是有其他的用意和动机?

  这个神秘的刀客,是真正的刀客,还是其他别有用心的刀客学他的样,在咸阳古道、巴山中杀人,挑动纷争,引起江湖上的?昆乱?因为在八九年前,神秘的杜鹃出现后,东厂的人,也曾冒用杜鹃之名,在江湖上杀人,引起一阵混乱。现在是不是有人重施伎俩,冒神秘刀客之名,制造纷争?武林人士,不能不三思了。

  但不管怎样,这个在咸阳古道、巴山中杀人的刀客,不管他是真是假,也要找到他为止。武林人士,一向对刀客看不起,瞧不上眼,交起锋来,他们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刀客的武功再好,刀法再快,怎敌得过中原武林各大门派的一些上乘高手?丐帮、崆峒和白龙会的人所以为刀客所杀害,恐怕是他们太大意,措手不及为刀客干掉而已。

  塞外的刀客,哪怕再神秘,也容易辨认和找到。因为刀客若要成名,往往没有二三十年的磨练是不行的,所以成为有名刀客的,一般都在三十多岁以上。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身躯伟岸、神情剽悍、桀骛不驯的凶恶鲁莽汉子,这样才能行动敏捷,出刀如风。他们之中,不可能是仙风道骨、文质彬彬的人物,更不可能是女子。所以只要注意一些身带利刀的关西大汉就可以了。他们也不会是尼姑、道士,极有可能是番僧、货郎和商贩打扮,但大多数是军汉和壮士打扮,因为一般人配刀十分显眼。因而寻找追踪刀客,比寻找追踪神秘的杜鹃容易得多,追踪的范围也窄多了。

  在各派追踪的高手之中,有一位刚满十六岁的少女,也卷了进来。她不是别人,却是崆峒派掌门人的爱女秦思思。

  秦思思一向深得掌门人秦山亭夫妇的宠爱与呵护,因而养成了她任性近乎刁蛮的性格,而且更好逞能贪玩。她虽说练得一手上乘剑法,实际上剑法却是一般。不知是她没有慧眼,还是贪玩,不专心刻苦练内外之功,所以在崆峒派众多弟子之中,只属中等水平。当然江湖上的二三流人物,不是她的对手,要是碰上一流高手,她根本就不堪一击。可她与众师兄弟比武试剑,却往往是她取胜,哪怕和武功,剑法出色的大师兄比武,也战成平手。其实是众师兄弟看在掌门人的面子上,不忍扫了她的好胜心,不是故意输了,就是故意失手,为她击败。这样一来,她更得意洋洋了,认为自己的武功了得,极有天分,不像其他师兄弟勤学苦练,才能练出上好的剑法来。她的武功,还不及她身边的丫环小婷。小婷只有十三四岁,剑法已胜她一筹,只是不露而已。

  正所谓知女莫如父,秦掌门何尝不知自己女儿的深浅,只是不点破而已。当然,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子击败女儿。每每当秦思思比剑胜了时,便微笑一下说:“很好!有长进了,但还得苦练才行。”另一方面,他又不想自己的女儿太辛苦。在秦掌门心中想到的是,女儿到底是别人的媳妇,可不能将崆峒派的绝技带到别人家中。女儿只要好好呵护就行了,不需要练成上乘的武功,能强身健体,打发江湖上一般高手就够了。

  在这几种因素之下,才造成秦思思自视甚高,自以为自己的武功了不起,是崆峒派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不将其他人看在眼里。因此,在追踪神秘刀客的行动中,她也要求参加。

  秦掌门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要参加,不由皱了眉头。要是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任性女儿去江湖上走动,不闯出大祸来才怪。闯出大祸还是小事,就怕连性命丢掉了,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便喝道:“你别跟我胡闹了,哪儿也不准去,给我好好呆在家中。”

  秦夫人也忙说:“我的乖女,闯荡江湖,是男人们的事,你别去趁这个热闹了。”

  思思说:“娘,你说得不对。我听人说,慕容家的四小姐婉女侠,年纪比我还小,就在江湖走动了,她难道不是女儿身吗?她行,我干吗不行?”

  秦掌门说:“你知道什么。婉女侠原是慕容家的一个小丫头,从小就跟随婷女侠在江湖上走动,后来又跟随三小姐神女侠,几经生死,才能在江湖上扬名。你一个人出去,行吗?有神女侠这样盖世武功的人保护你吗?”

  秦夫人说:“乖女,听你爹的话,好好呆在家中练功学武,过几年,再随师兄弟出去走动也不迟。”

  秦掌门说:“你在家怎么胡闹都可以,出去就不行。江湖上不同家里,胡闹不得。”

  “爹!我出去可不是胡闹,是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追踪那个神秘的刀客,问他干吗将我七师兄杀害了。”

  “凭你这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能行侠仗义吗?你能自保已算万幸了。一句话,不准你出去!”

  “我偏要出去!”

  “你敢!?你敢下山半步,我就打断你一双腿。”

  秦夫人连忙说:“你别吓着乖女了。”

  秦掌门板着脸说:“夫人!从今天起,你就给我看着她,别让她走出家门一步。”

  “好了!乖女只是说说,你就别认真了。”她又对女儿说,“来!随娘回房里,别惹你爹生气。”

  秦思思带着一肚的委屈和不高兴,无可奈何地跟随母亲回到了自己的闺房,耍起性来,也不和母亲说话,倒在床上蒙头便睡。秦夫人关切地说:“乖女,你睡一下也好,等会为娘叫人送些吃的来。”

  秦思思说:“别送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吃,就是吃龙肉也没味,只想睡。”

  “好好,那你就睡吧!”秦夫人又吩咐跟随女儿的丫头小婷说:“你好好伺候小姐,千万别让她出去,过一会我再来看她。”

  “是!夫人。”

  秦夫人走后,小婷问秦思思:“小姐,你没事吧?”

  “我快要死了!你说有事没事?”

  “小姐,你别吓我,你好好的,怎会快要死了?”

  “我现在不死,过两天就一定会死。”

  “小姐,你不是得病了吧?”

  秦思思一下掀被坐了起来:“去你的!你这才是得了病了。”

  “小姐没病,怎会过两天就会死了?”

  “我不跟你说了,你什么也不懂!”

  小婷愣在一边,不敢再问了,她知道小姐又使性子了,也不知道谁招惹了小姐。秦思思想了一下说:“小婷,你想不想我死?”

  “哎!我怎会想小姐死的?我只想小姐长命百岁。”

  “好!那你帮不帮我?”

  “帮呀。”

  “你帮我,那你快收拾我们出远门的行装,今夜里,我们悄悄地逃下山去。”

  小婷愕然:“我们干吗要逃的?我们不能大摇大摆地下山吗?”

  “要是我能大摇大摆地下山,我用得着找你帮忙吗?”

  “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要弄得小姐连夜逃下山的?不会是老爷和夫人,逼小姐嫁一个不中意的人吧?”

  “你这死丫头!说到哪里去了?怎么扯到嫁人的事去了?”

  “小姐干吗要连夜逃的?”

  “因为我爹我娘不准我下山行侠仗义,追踪那个神秘的刀客。不但不准,还要将我关起来,我不逃走行吗?”

  “老爷夫人不准小姐下山,是关心小姐。我听说那个神秘的刀客,武功极好,出刀快如闪电,很多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丫头,你长别人的威风干吗?难道我的武功不比他更好、出剑更快?你别忘了,我可是崆峒派中一个有名的高手哩,将来就是江湖上一位女侠,难道还怕了那刀客不成?”

  小婷不敢说小姐的武功不行,但也不知道刀客的武功是不是不及小姐,只好说:“小姐的武功是高,但我们这么连夜逃下山去,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谁叫我爹我娘看不起我这个未来的女侠。我就是要做出点事让他们看看。”

  “我们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不怕老爷,夫人急坏了?老爷不发火吗?”

  “你放心,我爹发完火后,就没事,会照样疼我爱我。”

  “小姐,我们还是告诉夫人的好。”

  “告诉了我娘,我们就别想下山了。丫头,你到底想不想帮我的?”

  “想呀!但我害怕。”

  “有我在,你害怕什么呵!我爹我娘不是老虎,他们不会吃了你。你不是害怕到江湖上闯荡吧?”

  “这个,我是有点害怕。”

  “嗨!你这丫头,怎么这般没志气?我的武功那么好,你的武功也不错,难道还有人敢欺负我们?不怕我要了他的脑袋?”

  小婷不出声了。小婷原是祁连山中一户猎人的女儿。一天,小山村遭到马贼的洗劫,她父母双双都死于马贼的刀下。她当时只有八九岁,哭着喊着,抱着一个马贼的脚,要马贼还她的爹娘来。眼见她就要惨死在马贼的刀下,幸好崆峒派掌门秦山亭路过那里,闻声赶来,杀了那个马贼,将她从刀口下救了下来,同时也将其他马贼杀得落荒而逃。见她孤苦零丁,秦掌门将她带回山来,成为自己女儿身边的一个小丫头。

  小婷不知是极有学武的天分,还是她极想长大了为父母报仇,所以她常常聚精会神在一旁看小姐练功练剑,暗暗偷学。加上她从小就在山中长大,手脚伶俐、行动敏捷,胆子又大,六岁那年,她曾用一把猎刀,将一只饿狼吓跑了。

  小婷为父母报仇的决心,一直深深埋在心中,没向人言。她知道自己年纪小,又不会武功,说也没用。一个小小的女孩,要杀一个剽悍、出刀凶猛的马贼,谈何容易?何况身为马贼的人,在大漠边陲上出没无常,行踪飘忽。马贼的老巢,更不为人所知,又何处寻找?等到小婷长大了,说不定这伙杀害她父母的马贼,早巳死在别人的刀下,尸埋黄沙,变成了一堆白骨了。

  可是小婷为父母报仇雪恨的决心一点也没有变,所以她暗暗偷学崆峒派的武功,不时将一些小树枝当剑来使。有时秦思思也当作好玩指点她一些招式,让她陪自己过招,更传她如何运气用剑的心法。

  在崆峒派中,哪怕是一些下人,多多少少也会一些武功。掌门人的家中,家人、小厮、丫环,更是会一些武功防身。所以小婷学武,并不引人注意,也不作为崆峒派的正式弟子和门徒。

  大概是小婷年纪还小,掌门人秦山亭并不怎么在意,认为她不过是女儿身边的一个小丫环,陪自己女儿练练剑也好,只教她一套入门的剑法,便不再传她任何武功,更不会传她任何心法。

  可是小婷却有意识地暗中观看崆峒派众弟子如何运气用剑,又不时天真地问这问那。真是功夫不负苦心勤学的人,小婷在几年间,几乎集崆峒派众弟子的大成和长处,练成了一身出色的剑法和掌法,武功已超过了秦思思。但她从不外露,就是陪小姐练剑过招,也不会抖出自己的真正武功来。只是一味应付、拆招、接招而已,有时还故意给小姐击败,吓得跑开。她不但不敢胜了小姐,就是战成平手,也担心小姐会不高兴,甚至惹出极大的麻烦来。

  再说秦思思见小婷不出声,又问:“你不想下山走走,寻找杀你父母的那一伙马贼?”

  “小姐,我怎会不想的?”

  “那你就跟随我下山,到江湖上寻找呀!我们是既找这神秘的刀客,也找这一伙马贼,为你父母报仇。”

  “小姐,以我们的武功,能胜得过那伙马贼和那个神秘的刀客吗?”

  “你难道还不相信本小姐的武功?我现在已是崆峒派数一数二的高手了,要是连马贼、刀客也胜不了,我今后怎么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小姐,我们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连夜下山出走吗?这样,老爷、夫人就会担心死了,会派人四出追寻我们的。”

  秦思思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们留下一张字条,说我们下山去寻找那个神秘的刀客了,叫我爹我娘别派人来找我们,到时,我们自己会回来。怎样?”

  “小姐怎么说就怎么好,我听小姐的。”其实,小婷也极想找到杀害自己父母的那一伙马贼。”

  “好!那你快收拾一些衣服和银两,我来写字条。”

  于是她们主仆两人,在深夜时悄悄地从后院溜出来,趁着月色,连夜下了山。秦山亭夫妇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任性宝贝女儿,会这么大胆,带着小婷在深夜中逃出去。他们以为自己娇生惯养的女儿,只是任性说说而已,没师兄师弟带着,她怎么也不敢独自一个人在江湖行走,所以只派家人、丫环,看守家中门户就可以了。这些看守的家人、丫环,一到深夜,早巳呼呼入睡,同样也想不到刁蛮的小姐会在夜里离家出走,去闯荡江湖。

  第二天,日上三竿,小姐的闺房仍静悄悄的,没任何声响。家人丫环以为小姐仍在耍性子,高卧不起,也不敢去打扰。要是惹恼了小姐,可不是好玩的。可是到了吃饭用餐的时候,仍不见小姐开门出来。不但是小姐不出来,就是小姐身边的丫头小婷,也不像往常那样,一早起身,在院中练剑习武了。家人丫环越想越感到反常,不由叩门叫唤,里面仍静哨悄的,没任何回应。家人们不由心慌起来,以为小姐出了什么意外,大胆推门进去。一看,小姐和小婷都不在,房中空空如也。再一看,桌上压了一张字条,这是小姐留下的,便立刻向老爷、夫人禀报。

  夫人听得呆住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说:“你们快到后院、后山上找找,这个任性的刁蛮女,她一个人绝不敢下山的。她是在后院、后山林中躲了起来,想吓唬我们,答应她去江湖上行走的。”

  家人、丫环们不但在后院寻找,也将整个大院和后山林一带都寻遍了,也不见小姐和小婷的踪影。夫人这才相信自己任性刁蛮的女儿,真的是胆大包天,离家出走了。

  秦山亭更是大怒,立刻命令八位弟子,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下山将这个胆大胡为的刁蛮女追回来。如若她不回来,绑也要绑她回山,不能让她胡闹!秦山亭不是担心女儿在江湖上胡闹出丑,而是担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不是惨死在别人的刀下,就是被自己的仇家活擒了过去,成为要挟自己的人质。要是这一事件真的发生了,秦山亭会先杀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倾崆峒派全力,将仇家满门杀得干干净净,仇家的山寨与城堡,更会夷为一片平地,才解自己心头之恨。他盼望这件事最好不要发生,不然,将是江湖上一场血腥的屠杀。

  崆峒派可以说是西北武林的第一大名门正派,威镇西北江湖近百年,没人敢公开向崆峒派挑衅、寻仇。为崆峒派开创天下,在武林中扬名立万的几代掌门人之中,首先数梅映雪女侠。她以千手观音掌威镇天下群雄,令崆峒派得以扬名中原武林,是当时武林人士盛传的武林八仙之一,与当时的漠北怪丐齐老等人并列齐名(详情请看拙作《武林传奇》一书)。梅映雪女侠的得意弟子刘如梅女侠,是崆峒派的第二掌门人,以鞭、掌、剑在武林中称绝,成为西北武林继梅映雪后又一大女侠。

  刘如梅女侠仙逝后,崆峒派历代掌门似乎一代不如一代了,其中更出了一些不肖的门徒,成为了武林中一些野心家的杀手,或者是朝廷东厂的爪牙,从此崆峒派声威大跌,远不及华山、峨嵋等派。尽管这样,崆峒派仍是中原武林九大名门正派之一,是西北武林的雄主,威震西北群小,足令流寇、马贼不敢侵犯崆峒山附近一带地方。想不到这个神秘的刀客,竟然在凉州的一个小镇上,杀害了秦山亭的第七位弟子高七侠,从而引起了崆峒派人对神秘刀客的追杀,也造成这个刁蛮任性而又自大的秦思思小姐,私自离家出走。

  秦山亭派出的八位弟子,两人一组,分东南西北去追踪胆大妄为的刁蛮女。可是他们追寻了一天一夜,在两百里的范围内,仍不见秦思思和小婷婷的踪迹,只好回来向秦山亭报告。秦山亭在盛怒下呆住了,难道自己的宝贝刁蛮女儿会飞天入地,还是在崆峒山中躲到一处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去了?不然,以自己这八位武功一流、轻功不错的弟子,怎么发现不了的?

  秦山亭的大弟子甘平说:“师父,别为师妹担心,以师妹的武功,足可以打发江湖上的一些好手,她身边的丫环婷婷武功也不错,想来她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江湖上的一些人物,看在师父的情分上,谅他们也不敢得罪师妹,会让师妹三分的。”

  第二弟子展飞也说:“师妹虽然为人好强、任性,但也善于应变,就算是碰上真正的强大对手,她也能全身而退,并不是一味的争强好胜。大师兄说的不错,这样的一些人物,对师父不能不忌畏,不敢过分逼师妹的。”

  甘平又说:“师妹不过是一时兴起,想出去玩玩罢了,说不定过了几天,她受不了江湖的艰辛,会自己跑回来。在外面,说什么也不比家里舒服。”

  秦山亭听两位得意弟子这样说,心也宽了不少,但仍带气地说:“算了!别去找她了。让她死在外面好了,我当没生这个女儿!”

  秦山亭话虽然这样说,但仍派了两位精明能干的弟子,分东西两路,去找寻自己的宝贝女儿。秦山亭年过半百,只得一子一女。儿子秦万山,也就是崆峒派的少掌门,尽得自己的真传,早已带人去追踪神秘的刀客了。没想到自己任性刁蛮的宝贝女儿,也跑了出去。对儿子,他是十分的放心,同时也希望儿子在江湖上磨练一下,广交朋友,增长见识;对女儿,他是十分的不放心。他知道女儿任性、好玩,崆峒派的掌、鞭、剑三门绝技中,除了剑法可以算是入门了,其他两门绝技,根本还没入门。这样的武功,又怎能在江湖上行走?还想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简直是太不自量了!这就是秦山亭十分不放心的地方,只祈望上天垂怜,保佑她平安回来就是万幸了。

  秦思思和小婷连夜下了崆峒山,来到了山下东西来往的一条大道上。东面的三四十里处,便是平凉府城,西面就是莽莽的六盘山。这时天色渐渐明亮,大道上全无行人。小婷问:“小姐,我们朝什么方向走?”

  思思说:“我不知道。”

  “小姐,不是吧?你不知道,我们怎么走呵?”

  “你别多说了,我们赶快离开大道,往西南方向的群山走,说不定不久,我爹就会派人追我们回去了。”

  “我们不走大道吗?”

  “你还想走大道呀,要是我爹追来了,我这一生一世,就别想离开家半步,哪儿也别想去了。”

  “小姐,那我们走吧。”

  于是她们离开大道,走人一条小径,往西南的六盘山而去。幸好家人以为她们两人仍在房中高卧不起,直到中午时分,秦山亭才派人来追赶她们。而此时她们早已进入状如曲蛇盘伏的山势十分错综复杂的六盘山中去了。

  六盘山又称陇山,南北走向,山势起伏延绵有四百多里,耸立在黄土高原上,峰脊岩石裸露,山峰上极少树木是渭水和泾河的分水岭。渭水,传说是姜子牙直钩钓鱼的地方;而泾河,更是传说中唐朝宰相魏征梦斩泾河老龙的地方了。

  六盘山山道崎岖曲折难行,古老的盘山小道有六重,所以才称为六盘山。六盘山上的山峰,没有崆峒山林木苍翠秀丽的景色。崆峒山有月石峡、莲花台、归云洞等名胜古迹;而六盘山只是卧伏在黄土高原的一座大山而已。追踪思思和小婷的八位师兄弟,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会跑到极少人烟的六盘山中去了。他们以为思思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姐,不是东走平凉去咸阳,就是西走泾原去兰州。这一路是商队来往的丝绸之路。要不就是北上固原,南下华亭。这一路也是县府之间来往的驿道。平凉府城,是当时陕西陇西的一处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是丝绸路上商人们经常落脚的一个地方。

  思思害怕爹爹派人来捉拿自己,便走了西南方向,跑到六盘山的南端去了。

  思思的确是娇生惯养的小姐,她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难行的崎岖山路,整整一个上午,她们主仆两人没看见一个路人,想找个人问路也没法。思思想不到出来跑江湖,单单走山路就这么的辛苦。她累得坐在山道旁的一块石头上,说:“婷婷,我们歇一会吧,我有点走不动了。这个鬼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呵,怎么连人影也没有见一个?”

  小婷在这方面比她强多了。小婷是大山大野中的一户猎人的女儿,从小就爬山走岭,随母亲在山林中打柴、割草、摘蘑菇,有时还捕捉一些小动物,练成她一身坚实的体魄与敏捷的行动,走这么一段崎岖的山间小道,并不感到辛苦。她见小姐已在路边坐下,打量一下四周,说:“小姐,我们就歇一下吧。不过,我们得在山中找一处人家才好,不然,我们今夜里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了。”

  “不知这山中有没有人家的?”

  “我想,这么大的山,一定会有人家的。没有人家,我们碰上一些人也好,打听一下我们在什么地方,附近有没有人家的。”小婷说着,也在小姐一旁坐下来。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卖火柴的小女孩
西施无疑是个最成功的二奶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2
揭秘中国男女关系最混乱的一个朝代
三字经76
幼儿园的故事
揭秘《聊斋志异》手稿为什么只剩半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