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林传奇 >> 第二回 一个怪老人

第二回 一个怪老人

时间:2014/5/20 11:17:33  点击:2251 次
  董子宁一看异常惊讶,这团青色是一个人,而且不是一般的人。却是一个年近古稀,须发皆白的老人家。他慌忙跑过去扶起。问:“老人家,你怎么爬到树上去了?”

  “我喜欢爬就爬,你管得着吗?”

  董子宁一怔,心想:这个老人家性子好古怪,不高兴别人问的。

  “嗨!你看着我干吗?——哎哟!痛死我了!”

  董子宁又慌忙问:“老人家,跌痛了哪里?”

  “跌痛了哪里?”

  董子宁好笑起来:“老人家,我在问你呵!”

  “我在问你呵!”

  董子宁睁大了眼睛,暗想:莫非这个老人家是个疯子?要不,就是一个老糊涂。既然是个疯子,我理他做什么?于是便说:“老人家,你没事,我走了。”

  “没事我叫痛干吗?”

  “那你痛在哪里?让我看看。”

  “你看了能医好吗?你又没有‘九转金创还魂丹,?”

  董子宁又是一怔,一肚疑惑:他怎么知道“九转金创还魂丹”?难道他不是疯子,是一个异人?在暗暗地跟踪自己?

  老人又说:“都怪你这浑小于,害得我从树上跌下来。”

  董子宁说:“我怎么害得你从树上跌下来了?”

  “不是你害我,难道是我害我吗?浑小子,刚才我在树上问你,你为什么不回答?还傻乎乎东张西望,这不害得我从树上跌下来了?”

  董子宁感到他简直不讲道理,就细心打量着老人,又好象曾在哪里见过。猛然,他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位在林中酒店自斟自饮、神态潇洒的老者吗?可是现在,潇洒的神态不见了,却是副颟顸的样子。董子宁暗想:他到底是位疯子,还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异人?他想到自己还有正经事要办,不想与这个怪老人纠缠,深深一揖道:“在下实在不知,还请您老人家原谅……”

  “这能原谅吗?浑小子,我问你,你有多大的武功,竟敢学人行使仗义,好管闲事,你是不是想找死了?”

  董子宁忍着气说:“在下的确武功不行,但作为一个稍有正义的人,就是不会武功,见了不平之事,也应该去管,何况在下——”

  老人发起怒来:“浑小子,你居然敢顶撞我了——晤,看来,我说你武功不行,你还不服气哩!好,你用你那一手三十六式天罡指穴剑指指我的穴位,看能不能点倒我!”

  董子宁一揖说:“在下不敢。”

  “你既然不敢,为什么还要干蠢事?你给我一乖乖地回去,少管江湖上的事。”

  董子宁一听,顿时动怒,侧着头问道:“老人家,您一定要在下献丑?”

  “来吧,你能点倒我,我就不去管你。”

  董子宁并不拔剑,出手向老人轻轻一指,老人“哎哟”一声,跌在地上。董子宁又愕然了,显然,这老人家不会武功,非是身怀绝技的异人,而是个神神经经的疯子。顿觉得不忍,慌忙扶起他来:“老人家,真对不起。”

  老人说:“这不算,我叫你用剑,你怎么用手?重来!”

  “老人家,对不起,在下失陪了!”

  董子宁说完,大步向林外走去。不料刚走数步,老人象鬼魅似的,突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董子宁骇然,这才明白这位青袍老人武功如此了得,轻功达到了出类拔萃的地步,便说:“老人家,在下与你无冤无仇,何必相阻?”

  “不行,你点不倒我,就别想走出这座树林子。”

  董子宁暗想:这老人轻功虽然了得,只要我出其不意点倒了他,他就不会再拦阻我了。于是说:“老人家,在下只好得罪了!”说时,迅速拔出木剑,朝老人腿部的伏兔穴点去。老人异常机敏,轻轻一闪,避开了。董子宁见一剑点不着,又以无比快速的第二招,剑尖直刺老人胸部的阳纲穴,又叫老人闪开了。董子宁不敢怠慢,一把剑使得如急风闪电,招招剑尖向老人穴位点去。老人的步法鬼神莫测,董子宁三十六招使完,不但没点到老人的穴位,连老人的青袍、飘带也没碰着。董子宁大惊,想从头使起。老人冷笑一声,跃出数丈之远,说道:“你给我躺下吧!”出手一指,董子宁顿时翻倒地上,手脚不能动弹。老人这一指法,是武林中上乘的内功指穴法,又名“隔空指穴功”,虽隔数丈,指力所到,也能将人点倒。老人走近董子宁的身边说:“浑小子,你这样武功,也想学人行使仗义,简直是自寻死路。”

  董子宁闭目不答。

  “浑小子,你怎么不说话,嗯?”

  董子宁说:“你要杀就杀,何必多问。”

  “嗨!你这浑小子还顶英雄的,我不想杀你,要杀你,我在酒店时就早把你杀了,也不用等到现在。我问你,你这套天罡剑跟谁学的?是不是在武夷山学的?”

  “你知道了何必多问。”

  “你师父大概是肖飞雨吧?他这小子武功平常,怎能教出好徒弟来?简直给武夷剑派丢丑。”

  董子宁正色说:“在下武功不行,并非是我师父不行。我想你也是武林中的老前辈,懂得一些礼貌,怎能当着徒弟之面骂师父?请你免开尊口。”

  老人笑起来:“我这把年纪不能叫你师父为小子?我不但叫,还要骂他是个不成器的小子,教出你这样的浑小子来。”

  董子宁大声说:“你再说,我要骂你了!”

  “你骂我什么?”

  “我骂你是个老怪物,你杀我吧!”

  老人哈哈大笑:“你骂对了,我就是一个老怪物。喂,浑小子,你还有什么可骂的?”

  董子宁干脆闭目,不去理睬他。

  “喂!你怎么不回答我?”

  董子宁仍然不理睬他,心里想:一个人给人骂为怪物,不但不怒,反而哈哈大笑,此人若不是疯子,也一定是个行为乖戾的恶人,不知会用什么残忍的手段来折磨自己。

  老人踢了他一脚:“浑小子,你听着。”

  “我不听。”

  “你不听也得听。浑小子,你今后想活命的,就少管闲事,懂吗?”老人说完,也不去管董子宁了,自己飘然而去。

  董子宁奇怪这个老怪物为什么不用残忍的手段折磨自己,反而径自走了?他百思不解,却又眼睁睁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望着天上飘浮的白云,心中暗想.这个老怪物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叫自己少管闲事?蓦然,他想起了韦妈妈的话,莫非这个老怪物就是残杀金鞭侠一门二十六口的大恶人?要是这样,韦妈妈和白小姐可危险了。他点倒了自己,难是去追赶他们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着急起来。可是有什么办法?自己一时又不能动弹、好容易他捱过了一时三刻,待穴位自解后,他慢慢爬起来。拾起木剑,一瘸一瘸地赶忙去追赶韦妈妈和白小姐了。他想,要是韦妈妈和白小姐不幸死在这个老怪物的手上,他便只好到云南向白魔王陈述一切了,要是韦妈妈和白小姐没死,仍在跟老怪物相斗,自己便出其不意点倒他。就算点不倒,自己总可以与老怪物纠缠一时,让韦妈妈和白小姐逃走。至于自己的生死,他不去多想了。他一口气奔跑了二、三个小时。直到黄昏,远远看见韦妈妈和白小姐一前一后策马向一个小镇走去,一颗心才略略放下来。他放慢脚步,留心观看附近左右,却瞧不见老怪物的踪影。他又奇怪起来,为什么不见老怪物出现呢?以老怪物那出类拔萃的轻功,要赶上韦妈妈她们是绰绰有余的,要在山野上杀死他们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为什么他不这样干?他猛然想到。是了,这个老怪物一定是碧云峰里的高人,是暗中保护韦妈妈和白小姐的,韦妈妈和白小姐有这么一个高人保护,自己倒是多管用事了!在这老怪物的眼中,自己武功这样浅薄,还想去保护别人。简直可笑!怪不得他给自己一次小小的警告。可是再想下去,又感到不对,既然这怪老人是碧云峰的人,为什么在那林中酒店前韦妈妈危极时,不出手相救,却袖手旁观呢?

  董子宁越想越生疑,最后一跺脚,说:“不管他是老怪物也好,不是也好,我先暗暗跟踪韦妈妈和白小姐再说。”于是,他不动声色,暗暗尾随她们进了小市镇。

  这个小镇,是群山峻岭中的一座小山城,城内只有二条青石板大街和几条横巷,由于它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也颇为热闹。城内有酒楼、客栈、商店等等。全城依山傍水,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几乎绕城而过;南北城门,都有一座构造奇特的木桥,桥上有亭,仿如一条长廊,当地土人叫“孔明桥”,相传是孔明当年平南蛮到此地而兴建的建筑,倒也是个方便乡民进城趁圩赶集避风雨和憩息的地方。桥的两旁还设有可坐人的地方,人们既可坐,也可以凭栏观看四周山野景色。

  韦妈妈和白小姐策马来到大街上。这时,夕阳西下,晚霞殷红,整个山城给染红了。从来福客栈走出一个店小二,到她们马前招徕生意,说:“小姐、太太,小店内有明亮的房间、上等的酒菜,还备有马料,伺候周到……”小魔女说:“别罗嗦了,我们住下就是。”店小二大喜,赶忙给她们牵马,一片殷勤。

  小魔女走进店中,看了看大厅内的众多食客,对店小二说:“能把饭菜拿到我们的房间吗?”

  “行,行,只要小姐高兴,小人就把酒菜送去。”

  董子宁眼看着她们上楼而去,自己才走进店中,在一个不大显眼的地方坐下。另一个店小二慌忙过来招呼,“少爷,是住宿还是用膳?小人好准备……”

  董子宁想了一下:“我不住了,有什么好酒好菜,拿上来吧!”

  店小二应了一声,慌忙又去招呼别人了。董子宁环视四下一眼,只见临街窗下一张桌上。坐着一位道人,三绺长须,一脸紫酱色,颇具有仙风道骨。他暗想:这神态逸雅的道人是从哪里来的?看来,他也是武林中的人士……正想着,蓦然听到一阵喝叱声,跟着“叭”的一声,有人给搁耳光了。董子宁急忙转过头一看,看见一位衣着鲜明的中年军官在怒叱店小二:“混帐东西,半点规矩也不懂!难道老子会少了你的钱?先给老子记下来!”

  店小二嚅嚅地说:“军爷,这是小店的规矩,吃饭要付现钱……”

  军官又是一脚踢去:“你这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敢跟老子顶嘴?想找死了?”

  这时店主人慌忙过来赔不是。董子宁看得火起,这当官的也太横蛮霸道了,有话好好说不行吗?怎么就动手打人?他本想过去劝劝,一想,算了,我这一过去,少不了会跟这位军爷动起手脚来,惊动了韦妈妈她们,岂不暴露了自已吗!何况师母口口声声叮嘱自己少管闲事,更不可轻易去招惹朝廷上的人。董子宁忍下气来,吃过酒饭,便转到北城门口一家客栈投宿。不料刚进房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喝声从隔壁房间传来:“为什么你当时不说?”随后是瘦汉冯老五一副委屈的声音:“三哥,当时我见他一出手就点倒了我们四位师弟。我和三哥只有两人,而他和那两个女妖却是三个人。那小子剑法奇异快速,小女妖的‘无形梅花针”又厉害,我害怕说僵下去,斗起来战不过他们,反伤了性命,只好……”

  “膨”的一声,气得梁平山拍桌喝道:“你这样贪生怕死,有理也不敢说,武陵山剑派简直给你丢尽了面子!”

  董子宁奇怪:这瘦汉冯老五还有什么理的?难道他在编排谎话欺骗粱三哥么?接着是那位给小魔女刺瞎眼的八师弟的声音:“三哥,别怪五哥了,都是那姓董的小子不讲义气,本门本派的师兄弟不帮,反而去帮助邪教,他准是看上了那个小女妖。”

  董子宁一听,气得肺都炸了.世上居然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自己心邪,反而去污蔑别人!钟师伯怎么收这样的人为徒弟?不但丢了武陵派之丑。连三武剑派人也给他丢尽了丑。他不知编了什么谎话去欺骗梁三哥了,不然梁三哥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平山兄,事情如此,再说无益,就算老五、老八理屈,也只是小事,而你们那位武夷山的人也不该偏袒邪教。他这样的泾渭不分,大是大非不明,是叛逆行为呵!”

  董子宁暗觉奇怪,说这话的人是谁?但此话简直无理。难道本门派的人为非作歹,欺侮别人,也去相助么?这不就助纣为虐了?董子宁转念一想,那人说话声音这般洪亮,显然内功造诣颇深,究竟何人,得弄个清楚才好。他不禁从板壁缝隙往那边窥探。只见房间里坐着八个人,其中七位,是武陵山剑派的师兄弟,曾在林中酒店见过面,只有坐在靠窗前的,却不认识。那人一身道装,三绺长须,紫酱脸色。董子宁再细看一眼,忽地想起:这不是在来福店中看见的那位颇具仙风道骨的道人?他外表这样逸雅,为什么说话却又这么糊涂,不讲是非曲直?

  只听梁平山说:“净清道长,你说怎么办?回去再找他们算帐?”

  董子宁一听“净清道长”四个字,顿时傻了眼,他怎么也来这里了?净清道长,是四川峨嵋剑派中的第三高手,扬名江湖。他练得一副铁砂掌,一掌击出,金石断裂,号称“神雷掌”,与玉清道长的神剑齐名武林。董子宁暗中吃惊:他为何也到这里了?可以说,峨嵋派与碧云峰人有血海深仇,他们的虚清道长及七位俗家弟子,在赤松林中遭碧云峰人杀害,如今狭路相逢,必有一场恶斗了。

  冷清道长微笑一下:“梁三兄,不必再去找他们了。贫道刚才看见他们在来福店中,今夜里,我们——”净清道长一下停口不说,举手一掌,朝板壁击去,掌力穿透木板,击得董子宁胸口发痛,“哎呀”一声,跌翻地上。原来净清道长内功极深,他从董子宁轻微的呼吸声便判断到隔壁房间有人偷听,于是出其不意,一掌击去。幸而董子宁从小练武,内力颇厚,只震倒在地上,要是别人,恐怕胸部肋骨早已断折。这时,梁平山快步带人朝董子宁房中破门而入,一见是他,有点愕然:“贤弟,是你?”

  董子宁忍着痛,说:“梁三哥,是我!”正想爬起来,冯老五一下跃出,他害怕董子宁把林中酒店的真相说明,便迅速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又点了他的哑门穴。叫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梁平山喝道:“五弟,你这是干什么?”

  “三哥,这小子偷听我们讲话,显然居心不良,说不定是那两个女妖派来的。何况他那一手天罡指穴剑。乘人不备,专点穴位,我不得不先下手了。”

  净清道长点点头说:“冯五弟果然为人机警,这叛徒不得不防。”

  其他给董子宁点过穴的人也同时说:“他一出手就点人穴位,五哥这样,正好一报还一报,叫他不可小看了我们武陵剑派人。”

  梁平山见众口一词,便不出声。

  净清道长问:“梁三兄,对这叛逆,贵派打算如何处置?我们峨媚剑派的规矩,凡是叛逆的人,一律杀掉,不容他活在世上。”

  冯老五说:“对!先杀了他,去掉两个女妖的帮手。”

  梁平山大惊,忙说:“不行,尽管他做得不对。但他是肖师叔心爱的弟子,我们杀了他,怎样向肖师叔说话?”

  冯老五问:“那放了他?”

  净清道长说:“那放不得,放了,可坏了我们今夜的大事。”

  半晌,梁平山才说:“这样吧,先绑了再说,等我们捉到了那两个女妖后,把他带到衡山,交给肖师叔处置好了。”

  冯老五对董子宁冷笑一下:“老弟,对不起,只好暂时委屈你了。”说着,便将董子宁象扎粽子似的捆扎得结结实实,他又怕一时三刻穴道自解,董子宁喊起来,又找了一团破布,塞进董子宁的口中,然后交给瞎子八师弟看守,才算放心。

  董子宁感到这个瘦猴子比那个瞎眼老八的行为更为卑鄙,自己干了错事,怕人揭露,采取点人哑门,不让人说话的做法,还想置人于死地才称心,钟师伯怎么收这样的人为门徒?这样的人学了武功,能行侠仗义么?只能败事,成为武林中的一个祸害。

  是夜,月明星稀,山风阵阵。董子宁眼睁睁地看见他们一个个披挂妥当,手提利剑,施展轻功,从窗口跃出,消失在月夜中。董子宁一想到他们如果杀了韦妈妈和白小姐后将引起武林人士的仇杀不已时,不由得急起来。他恼恨瘦猴子点了自己的哑门穴,不能向梁三哥说明事件本末而消除这个祸端。这时,他倒希望那位怪老人是碧云峰的人,能暗中保护韦妈妈她们。可是一想,更感到不妙,怪老人武功超群,一出手就可置人于死地,他如果杀害了梁三哥他们,同样也会挑起武林界的一连串仇杀。他这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出面调解为好。可是自己现在动又不能动,说又不能说,只有空着急。突然,董子宁看见一条黑影在窗口一幌,象片落叶似的轻轻飘入,落地毫无声息。董子宁骇然,这人轻功与那怪老人的轻功几乎难分上下,同样达到了出类拔萃的地步。只见那人出手敏捷,一下就点倒了瞎子,跟着松开董子宁的捆绳,拍开他的穴道。董子宁慌忙取下塞在自己口中的那团烂布,想向那人道谢,那人身子一闪,早已从窗口飘然而去。董子宁异常惊讶,这位高手是谁呢?他为何要来救自己?此时,董子宁也不再细想,摸摸自己的木剑仍在,立刻从窗口跃出,朝来福店方向望去,却鸦雀无声,而东南方向的荒野上,却隐隐传来兵器相碰之声。他飞墙走壁,赶到东南方时,只见在荒野一处山坡上,一团白影在月光下伴着剑光,忽东忽西飞跃不定,显然是小魔女白小姐正在跟梁三哥他们相斗了。他隐藏在一丛杂树中,定神细看,发现韦妈妈早已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仿佛给刺死了。他心中一怔,再看看周围,瘦猴子和他几位师兄弟站在一边,按剑观战,小魔女却和梁平山、净清道长苦苦格斗。虽然这两位高手武功了得,但小魔女却异常机敏,宝剑神出鬼没,出手诡异,梁平山、净清道长倒也一时奈何她不得。

  董子宁心想,两位武林高手战一个小姑娘,胜了也不光彩。蓦然,他看见净清道长双手一合,“呼”地一声,一股掌力向跃在半空的小魔女击去。小魔女大叫了一声,砰然跌落,瘦猴子迅速跃出,梁平山忙叫:“五弟,别鲁莽,先留下她一条性命。”

  “三哥,让我先刺瞎她的一双眼睛,为八弟报了仇再说。”

  董子宁一看情形紧迫,蓦然迅速飞出。兔起鹘落,出手一剑,首先点倒了瘦猴子,又以无比的快速,一剑直向净清道长左臂的曲池穴刺去,点倒了净清道长,一时叫他不能运用铁砂掌。跟着回身一剑,又点倒了梁平山。他这出奇不意,又快速无比的剑法。霎时间点倒了三位高手。还没等其他人清醒过来,他早已抱起地上的小魔女,抖展轻功。飞也似的在月下向荒山岭逃去。他知道净清道长内力深厚,用不了多时,就会将穴道震开,到那时,自己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果然,净清道长略过片刻,就已运用内力将穴道震开,吼道:“我看你们往哪里逃?”旋即舒展轻功,如御风一般,不用多久,就追上了董子宁,在三丈多远的地方,发出掌力,向董子宁背心击去。董子宁虽然内功不差,怎受得这刚猛的铁砂掌,登时一口鲜血喷出,与小魔女双双翻倒地上。

  净清道长走近一着,冷笑一声:“原来是你这逆种,甘心与邪教为伍,也就莫怪贫道无情了。”他想再加一掌将董子宁击毙。突然他“啊呀”一声,左目右额感到一阵难忍之痛,他知道自己中了小魔女的无形梅花针。幸而小魔女身负重伤,又是在月夜之下,出手偏了一点,才没刺瞎他的一双目,但却也已叫他变成了独眼龙。

  净清道长见瞎了一只眼睛,登时狂怒起来,凝集浑身内力在两掌上,双掌齐出,却又突然不知给什么撞了一下,身体一歪,掌力落在董子宁和小魔女身边三尺远的地方,将一块岩石击得四分五裂。董子宁和小魔女大惊失色,而净清道长却感到愕然,弄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撞了自己一下。他正想再出一掌,转眼之间,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仿佛一下从地里冒出来似的。他骇然问道:“你是谁?”

  那人拖长声调阴森森地说:“我是我——”

  董子宁在月下一看,也惊骇了。这个人,正是自己在树林里骂为“老怪物”的怪老人。看来,他的确是碧云峰的人了,在暗中保护小魔女。可惜他来迟了一步,不能救得韦妈妈。怪老人又冷冷地对净清道长说:“你回去吧!再迟一步,你就没命了!”

  净清道长惊疑:“你是人是鬼?”

  又是拖长的声音:“我是个鬼,一个荒山野岭的老鬼。你快走吧,不然就没命了!”

  净清道长大怒,一掌击出,满以为可将这老人击倒。谁知老人却纹丝不动,浑身似有一股真气保护着,掌力只能轻轻吹起他的青袍。净清道长大惊,知道碰上了武林中的上乘高手了。老人点点头,仍然是拖长的声调:“你这掌力还算不错呵!它能吹动了我的袍子,难为你练到了这个地步。你既然给了我一掌,我也给你一指吧!”说着,怪老人用拇指扣着中指,轻轻向净清道长胸口一弹,净清道长的胸口立即穿了一个小孔,一股鲜血马上从孔中喷射出来。净清道长顿时站立不稳,一下仰面翻倒。怪老人的这一指法,乃是武林中的上乘内功,名为“无形剑”。

  董子宁大惊,忙说:“老人家,请千万别伤他的性命。”

  “我没有伤他的性命啊,是他自已伤自己的性命。”

  董子宁一听,这怪老人又说糊涂话了,着急起来:“老人家,他一死,武林中的仇杀就解不开了。”

  “他活了,仇杀更解不开了。”

  董子宁急得不知怎样向老人解释才好,只是说:“老人家,你千万要救活他,不能让他死了。”

  “他不死,你这浑小子可要死了。”

  “就是我死了,也不能让他死。”

  “你这浑小子比我还糊涂,怪不得小姑娘骂你是个浑人,你简直是浑透了!好,好,我也顶害怕看见死人的。”怪老人说完,走到净清道长身边,伸手点了净清道长伤口四周的穴位,制止了鲜血涌出。然后运起自己的真气,放到净清道长体内,朝他胸口一拍:“起来吧!”

  净清道长应声而起,看了看董子宁一眼,一言不发,径自落荒而去。

  董子宁想挣扎爬起来向怪老人道谢,这时,梁平山领着他的师兄弟赶来了。怪老人一见,哈哈一笑:“嗬!都来了,都来了,够热闹的了!”

  梁平山见只有董子宁三人在,不见了净清道长,就喝问董子宁:“净清道长呢?”

  怪老人说:“走了。”

  “走了!是你们杀害了他吧?”

  “我想杀死他,是这个浑小子救了他。谁知道他今后会不会自己杀害自己。”

  梁平山怒道:“准是你们杀害了他,还在说风凉话,看剑!”

  “好,好!”老人纵身跃进众人剑光中,两袖飞舞,顿时只见把把利剑凭空飞起,梁平山他们跌的跌,滚的滚,都倒在地上。大家面面相觑,惊骇异常,都不敢停留,爬起来抬起剑,飞也似地逃去了。怪老人睁大眼睛:“咦!怎么都跑了?我还没玩够哩!慢一点跑,我跟你们一块去。”说着,他身子一闪,杳如黄鹤,在夜空中消失了,荒山野又恢复了原有的谧静。

  董子宁和小魔女给怪老人的怪异举动,惊讶得一时都怔住了,双双都坐在地上不作声。半晌,小魔女瞅着董子宁问:“喂!浑人,你说话呀!”

  董子宁听到小魔女叫自己为“浑人”,怪老人也叫自己为“浑小子”,想起自己一天一夜的事,也的确浑得可笑,不禁哑然失笑起来。小魔女觉得奇怪,问:“你笑什么?”

  “我,我没笑呀!”

  “哎,你刚才明明笑,怎么又没笑了?”

  董子宁不愿说明笑的原因,转问:“小姐,你伤得怎样?”

  “我一条腿好痛哪!”

  董子宁一惊:“哪么,小姐你还能走得动吗?”

  “痛,还能走动么?”

  “不!小姐,我是问,骨头没有断吧?”

  “没断,就是痛。”

  “只要没断骨就好办了。小姐,我来扶你一下,看看能不能走动。”董子宁说着,忍着痛,挣扎要爬起来。小魔女说:“哎!你别动,你的伤也不轻哪!”

  董子宁苦笑一下:“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坐到天亮嘛!”

  “那不行,万一跑来一只老虎就糟了!”

  “老虎来了更好。”

  董子宁愕然:“老虎来了还好吗?”

  “不好吗?老虎吃了你,也吃了我,我们双双都跑到老虎肚子里,老虎带着我们满山满岭的跑,不更好吗?”董子宁给小魔女天真有趣的话逗得笑起来,一时连背上的痛也忘了,说:“最怕老虎吃了你,不吃我。”

  “那你就叫它先吃了你嘛!”

  “哎!”董子宁大笑起来,“老虎能听人讲话的吗?”

  小魔女说:“不行,你一定叫它也吃了你,我们要生,生在一起;要死,死在一块。”

  董子宁心里一动,在月下看了小魔女一眼,见她脸上一片天真无邪的神态,双目晶莹,心想:这小魔女说话怎么不避忌的?她是天真?还是真情流露?便说:“小姐,别尽说傻话了……”

  “你才傻哪!尽说假话。”

  “我怎么傻了?”

  “你怎么不傻?这近城的地方,会有老虎吗?”

  这一问,又把董子宁问哑了。别看小魔女一片天真,说话荒诞离奇,却隐藏机灵哩!原来她故意说些荒诞离奇的话笑他说话糊涂。于是又说:“小姐,我们两个人总不能老坐在这里呀!”

  “你怎么老是叫我小姐、小姐的,你不能叫我的名字吗?”

  董子宁心想:我只知道你姓白,不知道你的名字,叫我怎么叫呵!再说,你这个顽皮的小魔女行为怪异,动不动想些奇离古怪的动作捉弄人,别人避都避不来,谁还敢请教你的芳名呢?只好说:“在下一时还没请教小姐的芳名……”

  “什么方的、圆的,我叫白燕哪!”

  “白厌?”董子宁忍不住笑了。他生长在闽粤一带,“白厌”两字,意思是顽皮。真是名如其人。小魔女奇怪:“你又笑什么了?”

  “小姐生性活泼,怪不得叫‘白厌’了。”

  “哎!我是燕子的燕哪!不是讨厌的厌。”

  “对不起,在下一时误会了。”

  “你呢?叫什么名字?”“在下叫董子宁。”

  不知是董子宁咬音不正,还是小魔女听错了,她惊讶地问:“董死人?噢!什么名字不叫,怎么叫“死人’呐?多难听。”

  董子宁好笑说:“我是儿子的子,安宁的宁,不是死人。”心想:这小魔女回报得好快。小魔女笑道:“我还以为你叫‘死人’哪,好了,我以后叫你‘子宁”好了,高兴吗?”

  董子宁笑着:“只要小姐今后不叫在下为‘浑人’就好了!”

  小魔女“卟嗤”一笑:“我就是喜欢叫你是浑人,你不浑吗?”

  董子宁无可奈何地苦笑:“好,好,我是浑人,浑透了,尽干些浑事。”

  “你别恼呀!我倒喜欢你这么个浑法……”

  这时,远处传来韦妈妈的呼唤:“大小姐,你在哪里?”

  董子宁惊愕:“韦妈妈没死么?”

  小魔女瞪了他一眼,随后高声应道:“嗨——韦妈妈,我在这里哪!”

  韦妈妈闻声赶来,远够问:“大小姐,你的伤怎样了?”

  “我的腿好痛,这小贼道的掌力好狠毒。”

  “没断骨吧?”韦妈妈一见到董子宁,又是惊喜:“少侠,这一次又……”

  董子宁忙说:“妈妈别客气了,你快看看小姐的伤势如何。”

  “韦妈妈,他也受了伤了!”

  韦妈妈一怔:“少侠,你也受伤了?”

  “我不妨事,小姐的伤要紧……”

  “韦妈妈,你别听他说的,他都吐血了,还说不妨事,你先给他看看。”

  “你们都别争了,让老奴一个个的看去。”韦妈妈看了他们两人的伤势,让他们先服下“九转金创还魂丹”,又将还魂丹嚼烂,涂在受伤的四周。片刻,小魔女能站立起来,董子宁疼痛减轻,他站起来向韦妈妈深深一揖:“多谢妈妈相救。”

  韦妈妈说:“少侠,你怎么倒客气了?是你不顾生死,又一次地救了我们。”

  “妈妈弄错了,我没有救妈妈,是妈妈又一次救了我……”

  “少侠,千万别这样说,要不是少侠同来的人相救,我恐怕早死在他们的剑下了。”

  董子宁愕异:“我同来的人?”

  “那位青袍老人不是少侠们来的人吗?少侠去哪里请来这位武林高手?当那伙人赶来要杀老奴解恨时,他赶来了,把那伙人一下吓退,远远出手一指,解开了我的穴道,还告诉我家的大小姐在这个方向,他不是少侠同来的人?”

  董子宁更傻了眼:“他不是你们的人吗?”

  小魔女睁大了眼:“他怎么是我们的人了?你别又浑了!”

  “不,不,我说的是真话,我以为他是你们的人哪!”

  韦妈妈愕然:“少侠,你不认识他?”

  “我怎么认识他哩?”

  “暧!”小魔女站起来,“你不认识他,你怎么称他为‘老人家’?还向他为那个峨嵋小贼道求情?浑人,你别又浑了!”

  董子宁摇摇头:“我真的不认识他,我还吃了他的苦头哩!”于是,董子宁一五一十将树林中的事说出来,又说出自己今夜里的遭遇,小魔女和韦妈妈听了都大为惊愕,半响出声不得。韦妈妈沉吟着:“这就怪了,他是什么人呢?怎么出手救我们?”

  董子宁说:“是呵!我也感到奇怪。”

  小魔女却说:“韦妈妈,我看他跟子宁一样:一个浑人,浑老头子。”

  “大小姐,千万别这样说。”

  “好了,韦妈妈,我们快回去吧,别管这个浑老头子是什么人了!”

  董子宁感到好笑,一位武功超群的老前辈,在这个小魔女的眼中又成了浑老头子,真是大为不敬。

  这样,他们三人一块转口小镇来。董子宁回到自己投宿的客栈,暗暗规察隔壁房间,只见人去房空,暗想:难道他们连夜走了?他不大放心,又到寄放马匹的地方看看,果然,梁平山他们的七匹马都不见了。显然,他们害怕怪老人,送夜逃走了。虽然这样,董子宁仍不敢大意,选了客栈一座无人到的楼阁和衣而睡,直到天蒙蒙亮,他才悄悄地潜回自己的房间,再睡片刻。等到他醒来时,窗外天色大亮,小镇的一条大街上已是人来人往了。他从窗口望去,已有不少人出镇往郊外而去。董子宁想:“韦妈妈和小魔女动身了吗?”他极目远眺北上的大道,不见有骑马的人,看来,韦妈妈和小魔女还没有动身哩!他将目光收回来,蓦然看见一个衣着华美的少年军官,骑着一匹高头大黑马朝镇口走去,一副少年得志的神情,目中无人。他前面的一位老仆,也骑着一匹马,吆喝行人让道。董子宁眼里露出一种鄙夷的眼色。暗想:“这小小年纪,有多大战功?大概是凭着父兄的权势,而谋到这一官半职,便目中无人,作威作福起来,实在可笑。”那少年军官掉脸朝他望来,他不由一怔,这少年军官生得实在英俊,而且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他望着少年军官去后的背影,怔怔发呆,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呢?正在这时,来福店方向传来一阵吵骂声,跟着是拍桌踢凳的响声。奇了,一大清早就吵骂,是什么人在吵架?别不是小魔女她们又跟什么人动起手脚来了!董子宁放心不下,急忙算了房钱,往来福店走去,只见来福店中围了不少的人,人群中一位身穿内衣内裤的中年人,拍桌拍凳地朝店老板吼道:“放屁!你这贼店,老子不见了衣服,不找你找谁在?”

  店老板忍着气说:“军爷,小店人来人往,怎看得许多?再说军爷的衣服没交小店看管,怎么……”

  “叭”地一下,中年人给了店老板一个响亮的耳光,瞪眼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不赔衣服,老子把你送到官府去,先打四十大板,再赔衣服。”

  董子宁听店老板称他为“军爷”,再仔细一看,想起来了,这位穿内衣内裤的中年汉子,正是昨天晚上吃饭不付钱,还动手打店小二的那位横蛮霸道的军爷。董子宁本想走开,见到他这样仗势欺压百姓,实在看不下去,便走出人群说:“仁兄,有话慢说,何必打人!”

  那军爷瞪了他一眼,喝问:“你这小子是什么人?竟敢称我为‘仁兄’,滚开!”

  董子宁忍着气说:“有理说理嘛!你不见了衣服,顶多赔几两银子是了,何必……”

  “赔几两银子?你这小子真没见过大蛇拉屎,你以为老子这套官服是块烂麻布吗?是我刚穿没多久的朝服,没几百两就做不起,几两银子,还不够买衣服上的钮扣。”

  显然,这位军爷在敲榨勒索,漫天要价。董子宁冷笑一下,“就算是一套官服,也值不了这许多银子。”

  “滚开!你这乡巴佬懂个屁。我问你,你是不是这贼店里的人?”

  董子宁正想回答,一位家人打扮的人抢进来说:“老,老,老爷,我们的两匹,匹,匹马也不见了。”

  军爷大吃一惊:“什么,我那匹追风乌雕马也不见了吗?”

  “是,是,是,这里还,还,还有老,老,老爷的一封信。”

  “信!?什么信,拿来我看看。”

  董子宁目光敏锐,斜斜望去,只见信纸写着:“你这武夫,凭仗官势,欺凌百姓,吃饭饮酒不给钱,还骂人打人;现取了你的官服和马匹,以示警告,今后再仗势欺人,小心狗命。义盗‘一枝梅’字。”

  董子宁看了暗暗称快。那位军爷看得眼睁大如铜铃,怔了半天,猛然暴跳如雷:“何处小贼,敢向老虎面上捋须?老子阵前阵后,杀人无数,难道怕了你这区区小贼?来,先给我将这店老板捆了,这是个贼店。”

  “是,老爷。”家人应着,要去绑店老板。董子宁喝声:“慢着!”

  军爷惊异地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董子宁问:“你为什么不去抓一枝梅,却要去绑店老板?”

  “滚你娘的蛋!老子连你也绑了!”

  董子宁冷笑一下:“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军爷又愕然:“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一枝梅。”

  “什么!?你就是一枝梅?”军爷跳了起来,上前要去抓董子宁。董子宁不等他动手,早已出手往他命门穴一指,登时点倒了他,叫他再也不能动弹,然后说:“我再一次警告你,令后你再敢作威作福,欺压百姓,我就砍断你的双腿,叫你终身残废,做不成人。我做的事,与店老板无关,记着!”说完,董子宁在众人惊讶中纵身一跳,上了屋檐,一下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董子宁来到镇外,一路暗想:“一枝梅是什么人?怎么在江湖中不闻其名的?难道是新起之秀?我这次冒名顶了他,不知他有何看法。”跟着又想起自已要干的事来,骂着自己:“董子宁,董子宁,你真是个浑人,浑透了!为什么去管这些闲事?连正经大事也忘记了。”他看看天色,暗想:“韦妈妈和小魔女也该动身了,刚才自己所干的事,恐怕她们早已听闻。”他想到这里,便转到一处高坡,在一块不大显眼的岩石上坐下来。从这里,可以看到大路上来往的人,要是韦妈妈和小魔女从镇上出来,他一眼便可以看到。可是他一直等候了两三个时辰。仍然看不见韦妈妈和小魔女,便暗暗纳闷,为什么她们还不动身呢?难道小魔女昨夜伤势太重,不能走动么?不会呀!昨夜她回镇时,飞檐走壁比自己还轻快,怎么会走不动的?突然,他远远看见从小镇奔出两匹马来,那正是小魔女和韦妈妈昨天所骑的马,原来她们到现在才动身。他略略一看,又愕然,骑在马上的是两个男子汉,根本不是韦妈妈和小魔女。咦!难道她们化了装么!来近了,他定神细看,更是惊讶:这两个男子汉,其中一个,正是自己在来福店中指倒的那位横蛮霸道的所谓军爷,另一个,便是那个结巴口吃的家人,他们怎么骑了韦妈妈、小魔女的马呀!这军爷不怕死?敢去招惹这个天不怕地不伯、行为怪异的小魔女?他百思不得其解。猛然间,他想起来了:今天一早,不是有位少年军官骑着一匹高头大黑马出镇么?前面还有一位老仆开路喝道。他一下联想到这位军爷不见了衣服和马匹,显然是这小魔女的恶作剧,还署名什么“义盗一枝梅”。想到这里,董子宁哑然失笑:怪不得那位少年军官面熟,原来是小魔女化的装,自己怎么看不出来?董子宁不由暗暗点头,钦佩小魔女的聪明机灵,一来惩罚了这个恃官仗势的军爷;二来达到了自己化装的目的。他知道,一般武林人士,不愿去招惹官家的人,也不想与他们打交道,怕引起无谓的麻烦。小魔女化装成军官前往衡山,不为武林人士注目了。这样,我得赶上她们才是。至于小魔女的马为什么会转到军官的手上,他不去想了。

  董子宁不走大道,却翻山越岭,朝衡山方向奔去。他来到一条两山夹峙的崎岖山道上,看见一个人直挺挺地横躺在路上,感到奇怪:这个人怎么这样古怪,树荫下下躺,却躺在道路上?他走近一看,更惊讶了,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青袍怪老人。这个怪老人,行为比小魔女更怪异,一时爬到树上,一时又躺在路中间,叫人不可理解。董子宁不敢笑,轻轻地叫着:“老人家,起来吧!日头快晒到了。”

  董子宁叫了半天,怪老人竟纹丝不动,仍然直挺挺地的着。董子宁忍着笑说:“老人家,你再不起来,在下只好对不起,从你身上跳过去了。”

  怪老人还是不动,董子宁没办法。两旁是悬崖峭壁,只有这么一条通道,没别的地方可走,只好纵身跳过去;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怪老人仍然一动不动。董子宁奇怪了,又折回来说:“老人家,天色不早了,快起来吧!”

  怪老人还是不动,好像死了一样,直挺挺地躺着。董子宁只好去推他一下,感到他身子冰凉,大吃一惊,难道他死了么?用手试试他的鼻下,没半点气出,显然已经死了。董子宁惊骇万分,这位武功超群,内功达到了叫人不可思议的境界的怪老人,怎么会死了?谁能杀害了他?董子宁警惕起来,纵身跃出峡口,跳上高处,极目四眺,见方圆十里之内,荒无人迹,尽是丛山峻岭。他观察了半晌,确定附近一带无人,又走回怪老人的身边,细心观察。附近既无血迹,老人身上又无伤痕,怪老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呢?难道他中了一种极厉害的毒药?董子宁曾听师父说过,在岭南地方,有一个会帮,叫司毒帮,是碧云峰邪教属下的一个帮派、极善使毒,发明一种毒药,其毒无比,名“安乐散魂”药,人服之后,不到一刻立即死去,死后毫无中毒痕迹,仿佛睡熟一般。难道怪老人中了这种毒药?可是,司毒帮的人为什么要杀这位行侠仗义的怪老人呢?他昨夜里还救了韦妈妈和小魔女呵!司毒帮的人会向他下毒手,不怕小魔女告诉白魔王、罗刹女知道?董子宁想不明白,但不管怎样,怪老人目前是巳经死了,再也无法挽救。他想到怪老人曾出手相救,使自己和小魔女从净清道长的铁砂掌活过来,这救命之恩,永世难忘。董子宁想到这里,不禁悲从心来,双眼垂泪,跪在老人的身旁,深深地磕了三下头,说:“老人家,要是你在地下有知,请托梦告诉在下谁杀害你;在下那怕刀山火海,也要为你报仇雪恨,祭奠英魂。”说着,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抱起老人的尸体,打算找个好地方把老人安葬。当他走出两山夹峙的山道时,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浑小子,你要去哪里?”

  董子宁吓了一跳,险些让老人尸体从手上跌下来。他看看身前身后,并无人影,再看老人,依然直僵僵的不动,暗想:“难道我神经出了毛病,怎么听到了老人昨天在林中说的话?是老人阴魂不散,跟在我的身边?”便说:“老人家,要是你阴魂不散,请原谅在下冒犯贵体。在下寻找一处好地方将你安葬,日后好来拜祭。”他说完,静听四周有没有回音;见没有回应,抱着尸体来到一处山坡树下。这里坐北向南,山坡下有条淙淙欢流的山溪水,真是一个好地方。董子宁将老人尸体放在树下,打算挖坑,突然自己的头给人拍打了一下,又是苍老的声音问:“浑小子,你想干什么?”

  董子宁吓得跳起来,难道怪老人没有死么?可是怪老头直挺挺躺在树下不动。他再摸摸老头的鼻下,依然没有气息,显然是具死尸。怪了,刚才谁打了我一下?这声音又是谁的?是了,一定是他老人家不高兴在这里安葬,他的阴魂拍打了我一下。于是,董于宁又朝老头尸体深深一揖,说:“老人家,你是不是不喜欢在这里安息?要在下另找一处好地方?”

  “谁要你安葬我了?”

  这声音仿佛从地下升起。董子宁惊讶不已,慌忙一揖:“老人家,是你在说话吗?”

  “浑小于!不是我说话,难道是你说话?”

  董子宁真不敢相信眼前的怪异事,又说:“老人家,你英灵这样,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杀害了你?”

  “谁杀害我了?啊?”

  董子宁心想:“这怪老人生前说话颠三倒四,死后说话也颠三倒四的,自己给人杀害了还不知道是谁,真是老糊涂了!”于是又问:“老人家,你真的不知是谁杀害了你?”

  苍老的声音发怒了:“浑小子,你再说浑话,我要打你了!你希望我死吗?”

  董子宁大惊:“老人家,难道你还没有死么?”

  “谁说我死了?我看你不久就要死了!”

  董子宁异常惊骇,怪老人明明直挺挺地躺在地下,怎么还说自己没有死呢?难道他的阴魂看不见自己的尸体?

  “喂!浑小子,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怕死了吗?你要怕死,今后就少管闲事,回到武夷山去,别再在江湖上荡来荡去。”

  董子宁说:“在下武功不济,原不应该在江湖上荡来荡去,但在下并不怕死。既然老人家一片好心,生前死后都叮嘱在下不要多管闲事,在下今后就少管闲事了。现在,在下先将你老人家的贵体安葬好,以免为野兽所噬。”

  董子宁说话刚完,青袍怪老人一下坐起来。董子宁惊叫:“老人家,你怎么坐起来了?”

  怪老人开口说话了:“我再不坐起来,你这浑小子不把我活埋了吗?”

  “老人家真的没有死?”

  老人怒道:“谁说我死了?你这浑小子真浑透了!昨夜里,为了你这浑小子,害得我一夜没睡;现在刚刚睡着,又给你七腾八折的,害得我又睡不成。你是不是想折磨我死了才舒服?。

  董子宁慌忙作揖,说:“在下见你老人家没有气息,以为不幸死去……”

  “浑小子,那是我睡着了,你怎么当我是死人?”

  睡着了怎么没气息的?董子宁一下猛省,他听武林前辈们传说,武林中有种“龟眠法”,一睡下去,毫无气息,仿佛如死去一样;但睡一时,胜过常人酣睡一夜,睡醒后,精神倍添。这种睡法,能保颜护身,养精蓄锐,但须得具有上乘内功,才能练成这种“龟眠法”。目前武林人士,能“龟眠法”者已是凤毛麟角,寥寥无几了,想不到老人竟有此登峰造极的武功,武功之深厚,叫人难测。但他有点不大明白,问:“老人家,你睡着了,嘴巴不动,那说话声音从何而来?”

  “你以为是鬼吗?那是我用腹音跟你说话,懂吗?”

  董子宁惊骇:“腹音?”

  任老人发怒了:“你以为我说谎吗?浑小子,我现在再说给你听听。”老人说完,闭上嘴巴,跟着一个声音从怪老人身下传起,“浑小子,你听到了吗?”这声音低沉音细,仿佛从地下飘出。

  董子宁惊讶道:“我听到了!”

  “你摸摸我的腹部,它在动哩。”

  董子宁伸手在老人的腹部摸了摸,但觉其腹部随声音高低起伏在动。

  “这是‘腹音’。它有个好处,说话机密,我要说给谁听,就只有他一个能听到,别的人听不到。”

  “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骗你吗?”

  董子宁要不是耳闻目睹,真不敢相信有这种怪异的武功。“龟眠法”,他以前只听人传说,而“腹音法”,他闻所未闻了。

  老人开口问:“浑小子,你怎么从这小路而来?弄得我睡也没个好睡。”

  董子宁不敢在怪老人面前说假话,将自己来这条路的原因,全盘托出。怪老人“哼”了一声:“我这样的武功,还不敢多管闲事;你这浑小了有多大的能耐,敢在江湖上招惹是非。你真的不怕死么?”

  董子宁不愿与怪老人多争辩,却问道:“像你老人家道行之高,武功之深,怎么不敢多管闲事?难道武林中还有谁能超过你老人家的吗?”

  老人笑了:“你这浑小子真是井底蛙,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武林中比我强的人,多得很呵!”

  董子宁愕然:“真有人超过你老人家的?”

  老人又发怒了:“浑小子,老人家的话你不相信?单是西门子的一把剑,就杀得我只有招架之功,没还手之力。”

  董子宁更是惊奇:“西门子!?”

  “西门子你不知道吗?他是你的师叔祖,现在江湖上传说的什么‘神剑’、‘醉剑’。还不及你师叔祖的二成功夫。可惜你们玄武剑派容不得人,竟把他排挤出去,还说他的剑法是走火入魔。现在呀,玄武剑派的人,武功差极了,及不上西门子一成功夫。你以为你那一套三十六招天罡指穴剑就了不起吗?在你师叔祖看来,只不过是雕虫小技,乘人不防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剑法。你的轻功倒是还可以。”

  董子宁惊得半晌不能出声。西门子,师父、师伯们是绝口不提,认为他是玄武剑派的叛逆,早已清除出去了;只有师母偶然提起,也给师父喝住,仿佛一提到西门子,便会招来杀身之祸。现在听怪老人这么一说,西门子竟是这样超群绝伦。董子宁想了一下,又问:“老人家,你见过我师叔祖吗?”

  怪老人摇摇头:“我也有一、二十年没见过他了,不知他去了哪里——好了!浑小子,你走吧。目前,你已惹下了大祸,大难就要临头了!”

  董子宁又是愕然:“老人家,在下有何大难临头了?”

  “浑小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了?”

  “我怎么糊涂了?”

  “你不糊涂?你这一天一夜来,所干的蠢事还少吗?林中酒店,你不去帮助本门派的人,反而去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还去为她辩解,本门派的人能容得了你这个异种?我怕你走上了你师叔祖的一条路。昨夜,你不但出手救了那个小姑娘,伤了本门派的师兄弟,还伤了峨嵋剑派那个牛鼻子道人:他瞎了一只眼,又负重伤,峨嵋剑派的人能吞下这口气吗?他们今后不会找你算帐?今天一早,你又点倒了那个军爷,得罪了朝廷上的人,浑小于,你这祸越闯越大了。三方面都不容得你,还不大难临头吗?”

  董子宁怔了半天,细想一下,确是这样,可是自己用心无愧呵,便说:“关于本门派的事,我会向师兄弟们说清楚……”

  “他们能容许你说清楚吗?要是能让人申诉,辩论,天下也没有那么多的冤狱、冤案了,枉死城中也没有那么多的冤死鬼了!昨夜,你那门派的什么五弟,不就是先点了你的哑门,不让你说话,只有他说话吗?”

  董子宁给怪老人说得哑口无言,向老人深深一揖,“依您老人家看,在下应当怎样?”

  “你们门派的事,我管不了。你快走吧!希望你师父能救你,不过,你师父是个不成器的东西,武功又不济,帮不了你,恐怕连他自身也难保。”

  董子宁又怔了半晌才说:“在下的生死,不去多想了,在下想求你老人家一件事。”

  “你求我什么事?”

  “我求您能照顾那位小姑娘……”

  “嗬!你这样关心她,是不是日后想娶她做老婆?嗯?”

  董子宁一听,登时正色:“老人家,在下若存此心,那猪狗也不如。在下只是为了平息今后武林中的互相仇杀而已。”

  老人哈哈一笑:“浑小子,那小姑娘比你机灵,她自能己照顾自己,用不了我去照顾她。昨夜,她是看在你的面上,才没发射有毒的无形梅花针,她要是手下不留情,你那些同门派师兄弟,恐怕早已丧生荒郊了!”

  董子宁惊骇:“她还有一种有毒的无形梅花针?”

  “是呵!在这一点上她跟你一样,心地太过善良,不忍置人于死地,险些丧身在恶道人的铁砂掌下!浑小子,你自己管你自己的事吧,别去管别人闲事,武林中的仇仇怨怨,你没能力管,也管不了。”怪老人说完,一个纵身,跃上山岗,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丛山峻岭的茫茫森林中。

  老人走后,董子宁在山坡上呆了半晌才动身,一路暗叹:“这位老人,才是真正的高人侠士,对事物明察秋毫,对人了如指掌;可是,他为什么叫我少管闲事?”

  董子宁正想着,蓦然见前面树林中奔出一匹怒马来,马背上卧着一个晕迷不醒的人。显然这个人负了重伤,鲜血流满了马身。董子宁吃了一惊,暗想:这匹怒马再这样狂奔下去,马背上的人必然会摔下来,必死无疑,我怎能见死不救?于是董子宁运气行力,纵身一跃,奔了过去,将那人从马背上抱下来,一看,又惊愕了:这不是跟梁平山在一块的师兄弟吗?怎么给人砍伤了?欲知后事如风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出塞
弟子规
郑和七下西洋如何完成后勤补给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失去生育能力的隐情
三字经32
恋童癖者薛蟠
小青蛙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